061 这个世界上是有报应的!/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昨晚洗漱之后,苏轻语本以为一下就可以入睡,毕竟身子沉重的很,但是没想到,她不单认床,最主要的是,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一直在想东西,什么都在想,硬是折腾到后半夜,实在是累的不行了,才真的睡下。

天气很好,和煦温软的阳光穿透阳光,照射进屋内,苏轻语浓密的睫毛微微轻颤,缓缓地睁开眸子。

只见眼前有个模糊的人影……

眉头轻轻一蹙,再次的合上眸子,缓了缓,才又睁开,发现眼前的人影不但没有消散,反而,更加的清晰。

只听到哗啦一声,一道刺目的光芒毫无防备的洒到苏轻语的脸上,有些刺目,抬起手遮挡眼睛,艰难的爬起身子,只见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站在床边。

不是薄景宸又会是谁?

苏轻语爬起身子,靠在床头,将鲜红如血的杯子盖在胸前,睡眼惺忪,头发凌乱,眼底有淡淡的黛青色,一看就知道昨晚没有睡好。

只见薄景宸一步步的走向自己,然后坐到床边,与她面对面的相互对视着。

苏轻语微微张唇,正预备说话,下颌就一疼,他是真的很喜欢捏住自己的下巴,他只觉得,总有一天,自己的下巴把会被他给捏碎的。

这用力的一捏,苏轻语瞬间便清醒了,精致妍丽的脸蛋微微的一蹙,轻呜一声,便抬手拍开他的手,“疼……”

“呵。你还知道疼?你将沁儿推下楼梯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有想到她有多疼了?”薄景宸刚从医院回来,虽然昨晚搂着谈凡沁睡了,但是他一夜都没有睡好,他满脑子的苏轻语。

越想越烦,越想也就越清醒,至于后面到底什么时候睡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薄景宸一直都是个生活很自律的男人,除了偶尔的加班,他会晚睡,平时没事的时候,他都会早早的睡觉。也从来没有像昨晚那样,辗转反侧都没能入眠!

他今早回到霖颐别墅,推门走进房间的时候,看到这喜庆的婚房的时候,眉头不禁就是一蹙,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婚姻,肯定不能由他做主,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回娶一个没钱没势的女人。

所以,那个时候薄景宸就在想,既然没钱没势的他都能娶,那么谈凡沁应该也可以。所以才会找到苏轻语,要她退婚,离开南城。

只是兜兜转转了这么久,最后,还是娶了这个女人。

就像是命中注定自己要有这么一劫,无法躲避。

看着床上的微微隆起的一小块位置,好像不轻易的就撞击着他心中的柔软,但是仅仅一瞬,那温软的情绪,就消失殆尽。

他不能对她动情,也不可能会对她动情。

迈着步子走上前去,坐在沙发上,望着她恬静美好的睡颜,那一瞬,薄景宸舍不得吵醒她。

不知道看了她有多久,只觉得好像时间都静止了一般,直到她睁开了眸子,他才好像忽然从梦幻中清醒,冷漠的站起身,一把将窗帘打开,让刺目的光照射进来。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眼神是说不出的无奈和难过,她知道,这将是自己和他永远都过不去的坎,他永远都会误会和记得,是她亲手杀害了他和谈凡沁的儿子!

一个人一旦不信任你,要误会你,就算你说再多,解释再多,他始终都不会相信你。

她和薄景宸就是这样,谈凡沁是他的爱人,而那流掉的是他们的孩子,难道她能让薄景宸站在自己这边,说什么都会相信自己?他会相信,谈凡沁就算再嫉妒,都要拿自己的孩子做牺牲?

如果她是薄景宸,恐怕都很难相信自己。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所以,她在如何纠结这件事情,都是徒劳。

“那你要我怎么办?杀了我?让我替你和谈凡沁的孩子偿命?”可能是一大早就被吵醒,加上昨晚上想了很多,说话的语气有些让人平淡的抓狂。

苏轻语眼神空洞,好像是真的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一样。

薄景宸眉头微微一蹙,冷哼一声,抬手轻抚她的脸颊,苏轻语一偏头躲开他的手,他的手在半空中停了半秒,苏轻语就脸颊一疼,被他狠狠的捏住脸颊,迫使她正视他,“怎么能让你这么年轻的生命就死去?我得让你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慢慢的折磨你。”

苏轻语胸口一阵发闷,眼眶有些红润,眼神坚毅带着恨意的瞪着他。

薄景宸将她用力一甩,身子就倒在了床上,“起床!”

说着就从床上站起了身子,往外走去。

苏轻语抬头见他走出房门,手上紧紧的攥住被角,身子瑟瑟的抖着。

——

洗漱,换好衣服,走下楼,薄景宸坐在客厅的沙发,抬眼看了一眼苏轻语,她今天穿得很阴沉,没有任何一点的朝气。

一身的黑,像是个女特工,让薄景宸看着有些压抑。

“去换一身衣服。”薄景宸命令道。

苏轻语下楼的脚步,一顿,只觉得这个男人简直有病,“我穿什么衣服,我总有自己的权利吧。”

“没有!你嫁过来,签了那纸合约,你就没有了任何的权利!换一身!”薄景宸冷着声音说着。

苏轻语捏着扶梯的手紧了紧,她真的快要被薄景宸这个大男子主义给气疯了,装作没听到似得,继续往下走着。

薄景宸眸子一寒,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严肃,骇人。

苏轻语觉得自己一定是要来例假了,脾气才会如此的大,竟然敢这样不要命似的顶撞薄景宸。

她就知道薄景宸不可能这样轻易的就放过自己,他那强大而恐怖的控制欲,根本就不会允许她的不听话。

苏轻语一走下来,薄景宸就从沙发上起身,一步步的朝她靠近。

见他走来,苏轻语脚步一顿,他一靠近自己,只觉得肚子一疼,他一把将自己抗了起来,就往楼上走。

苏轻语一惊,奋力挣扎着,手脚并用……

“再动,掉下去我就不管了!”语气尽是威胁!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是的,就算自己挣扎他也不会将自己放下来,如果万一,他没抱住自己,滚下了楼梯,他也不会有半分的心疼,搞不好心里还一阵乐呵。

苏轻语不再动,只见他将自己扛回了房间,心里一惊,他……他要干什么?

“你要干什么!!”

“你觉得我要对你做什么?”说着一把就将她丢到了床上。

苏轻语吓得连忙护着胸口,一脸惊恐的瞪着薄景宸,“你别乱来!”

见她这个模样,薄景宸眉毛一挑,冷哼一声,“我别乱来?你倒是告诉我什么叫乱来了!?”

苏轻语一时语塞,那些羞羞的话,她无法说出口。

只是红着眼睛瞪着他。

薄景宸见她如此害怕自己触碰他触碰她的样子,不禁想起她全身燥热,拥吻自己的那晚。

想着忽然俯下身子。

苏轻语吓得连忙抬手要挡住他,“你走开!你不要碰我!!”

薄景宸抓住她的双手,便往她的头顶上放去,整个身子就压在了她的身上。

苏轻语脸上瞬时一红,紧抿着唇瓣,与这个近在咫尺的人儿相互对视着。每当两个人如此近亲的时候,心跳都会不自觉得加速。

她害怕,她非常害怕和薄景宸发生那种事,就像每次方子荐要的时候,她都是拒绝的。

有一次,方子荐是真的忍不住了,连裤子都脱了,一直逼着苏轻语就范,那个时候苏轻语是真的害怕,十分的害怕。

即便方子荐一句句,“小语,你别怕,不痛的,真的一点都不痛的,我会很轻的,不弄痛你……你别动,别动……”

即便他一遍遍的安慰自己,但是她始终没有让他得逞。

苏轻语被吓哭了,一直推攘着他,声音都要哭沙哑了,“子荐,子荐,你不要吓我好不好,等我们结婚,结婚了,我们在做这种事好不好?我求求你子荐……”

可是这些并没有让他停下来,反而用力的就给了她一耳光,那是方子荐第一次动手打他,她也是第一次见到方子荐如此疯狂吓人的模样,整个人都被打懵了,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也就是因为这一巴掌,方子荐回过了神。

连忙就穿上裤子,一把扯过床单抱住苏轻语,眼里全是愧疚,“小语,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我不对你干什么了……小语,你打我好不好?我就是个混蛋,大混蛋,你打我,你打我啊……”

可是苏轻语没有打他,而是将他一把推开,扣好衣服,跑开了。

那晚方子荐在家门口站了一晚上,打了一夜的电话,苏轻语没有接电话,也没有出去,她最后干脆就把手机关机了,将头捂住被子里,哭得伤心裂肺的。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苏轻语睡醒,想着他应该走了吧,谁会在门口真的等一夜呢,只是她一开门,就见方子荐,坐在门口头靠在膝盖上。

只是苏轻语开门的动作惊醒了他,方子荐扭头看到了苏轻语,蹭的一下就站起了身子,一把就抱住自己,声音还有些干哑,“小语,昨晚我真的是疯了,我错了,你别不理我,别离开我好不好。你一晚上不理我,我真的好害怕。你要跟我分手。”

抱得很紧很紧,那个时候苏轻语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下来了,抬手就回抱住了他。

她最后原谅了他,方子荐也再没对她做过什么。

恩,确实是没对她再做过什么了,不过是跟别的女人上床了罢了。

苏轻语看着眼前的薄景宸,只觉得心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她深吸一口气,语气满是乞求,“薄景宸,我、我去换衣服,你别碰我。”

“呵?这么怕我碰你?”

苏轻语紧抿着唇,点了点头,从喉咙里,发出一个“嗯”

只听到他轻笑一声,单手抓住她的手腕,空出一只手轻抚着她的嫩白的脸颊,“你是我妻子,我为什么不碰你呢?”

听到这话,苏轻语心里一咯,“你根本不爱我……”

“恩,我是不爱你,但是我有我的生理需求。而你,正好可以替我解决。”

苏轻语吓得眸子立马放大,直摇头,“不要,不要,薄景宸,我求求你,别这样!你不缺女人!你可以找别的女人替你解决!”

喉咙忽然一紧,薄景宸的脸色一沉,“你在嫁过来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现在在这里这么一副可怜模样,装得真是难看!”

薄景宸只觉得好笑,多少女人想要爬上他的床,哪怕是一夜情,都愿意!可是这个苏轻语,竟然将他往外推!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不再敢说话,深呼吸着,让自己的情绪尽量平稳些。

薄景宸宽大的手穿过她的衣服,苏轻语身子顿时一僵,整个人瞬间就开始挣扎起来,“不、不、薄景宸!你放开我!”

前面几次他碰自己,她没这么抗拒,是因为。她知道自己迟早会嫁给他,但是那个时候,她对他还抱有幻想,而现在,她知道,薄景宸永远都不可能爱上自己,也不会把她当成妻子对待,她不想成为他的床伴,玩偶,不想让这个成为他报复自己的手段。

只听到撕拉一声,胸前一凉,“不是死活都要嫁给我吗!既然嫁了!就像个人妻的样子!”

说着薄景宸便低下头,吻着她胸前的一片柔软!

苏轻语只觉得一阵电流,滑过全身,身子一阵酥麻,用力的推着压在身上的人儿。

只是她的挣扎根本无用,忽然想到什么,苏轻语哭喊道,“谈凡沁才流了产,还在医院躺着!你碰了我对得起她吗?!!”

薄景宸的动作骤然一停。

苏轻语刚才提起的心,也瞬间放了下来,这是险招。

搞不好会适得其反,苏轻语此时不敢乱动,不敢乱说话,脸上还挂着泪水,心还在扑通扑通的跳着,用力的呼吸着,等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只见他眼神冷冽的移向自己,脖子忽然一紧。

苏轻语抬手抓住薄景宸的手腕,脑袋立马充血,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他。这样一点点没有呼吸,濒临死亡的感觉,自从认识薄景宸之后,并不陌生。

但是每次,她都会觉得特别害怕,因为每一次,他都是真的想将自己掐死。

只是苏轻语这次没有再让他放开自己,她抓住薄景宸的手,忽然松开,缓缓的合上了眸子。

见到她这生无可恋的模样,薄景宸的心忽然一紧,眉头一皱,手上的力道就松了下来。

“苏轻语,我真不知道该说你聪明呢,还是说你不要命。竟然敢提沁儿!你就不怕我一生气,将你掐死!”

苏轻语睁开眸子,与他对视着,“我倒是希望你将我掐死!”

薄景宸忽而冷哼一声,从她身上爬了起来,一脸冷漠的看了她一眼,“想死?那我就更不能让你死了!”

说着就转身走到衣柜前,拿出一件白色针织,水蓝色风衣,丢在她身上,“换上!”

实在是怕薄景宸这个疯子再做些什么,苏轻语从床上撑起身子,乖乖的将衣服换上。

见她换上了,薄景宸才迈着步子,往外走去,苏轻语也起身跟上。

一路上无言,苏轻语将头扭到一边,一直看着窗外。

到了薄家。

新婚第二天要回薄家照个面吃餐饭。

一进薄家门,就见大厅坐着一个妆容精致,举手投足都十分优雅的女人。

只听到薄景宸跟各位长辈都打了招呼,然后看着她唤了一声,“大嫂。”

苏轻语这才看到薄旭祁揽着她的腰。

原来是他的老婆,她认识薄景宸这么久了,都没有见过她,包括昨天婚礼,她都没有来。

只见她从包里拿出一个红包,然后起身走向自己,“昨天飞机延班,我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今天嫂子给你包个大红包,日后别怪嫂子。”

苏轻语推脱着那个红包,“没事,大哥已经给过了,大嫂就别客气了。”

“弟妹,你嫂子有的是钱,收下吧。”薄旭祁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着,她的动作就顿住了。

大嫂也就做了回了位置上,然后上下打量着苏轻语,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弟妹长得真是漂亮,好灵气的一个姑娘。”

苏轻语听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哪里,嫂子才是真的大美人!”

这句话,苏轻语没有说假的。

大嫂确实很好看,而且举手投足都十分的有气质,这是她比不上的。

只见她掩嘴一笑,“景宸真是娶了一个好弟媳,真是人好看又会说话。”

薄景宸冷淡的看了她一眼,“比起大嫂你的能言善辩,小语可差远了!”

很明显,薄景宸跟他这个哥哥嫂嫂的关系并不好。

只是她也不生气,笑了笑,是个很善于伪装的女人,“那倒没有,小语这是还年轻,等她到我这个年纪,就不一定了。小语你多大?”

“二十三。”

“二十三?大学还没毕业?”

“嗯,还在实习,六月份回校毕业。”

“听说学金融外贸的?”

“是的。”

“那很好,正好可以在景宸身边学习一下,以后搞不好会是他的得力干将。”

苏轻语点了点头柔柔的一笑,这个大嫂,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说不上有多么的亲近,但是,却是这个家,第二个如此关心她的人。

这餐饭,因为有这个大嫂在,基本上没有冷场,她很会活跃气氛,能将奶奶逗得乐呵呵的,华丽容也三两句离不开夸她。

她在这个家,应该很受欢迎吧。

但是苏轻语能感觉得到的是,薄旭祁对她的态度很冷淡,就像是薄景宸对自己的态度一样……可能是因为是同道中人,所以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酒足饭饱之后,苏轻语去洗手间,只听到身后有人叫她,转过头,就见大嫂笑着朝她走了过来。

“我不是很急,你先上吧。”苏轻语笑了笑,主动让位。

只见她笑着,亲昵的捏了捏她的脸颊,“谢谢,小语,那大嫂就不客气咯。”

苏轻语点了点头,便站在一旁等着。

听到里面冲水的声音,门便打开了。

苏轻语上了个厕所出来,只见她竟然还在那里等着自己,微微一愣神,有些疑惑的笑了笑,“怎么了大嫂,你有话要对我说?”

只见她直起身子,看着她,“你还记得我吗?小语?”

一句话,苏轻语便愣了,眉头微微一蹙,一直看着她,但愣是没想起什么事情来,“我们以前认识?”

“云恩晴,你还记得这个名字吗?”

苏轻语只觉得很熟悉,特别熟悉,忽而猛地记起,“啊!恩晴姐!是你!我我我……小时候的事情,自从我搬走之后,就不太记得了……而且你的变化也太大了,你怎么会嫁给薄旭祁?”

云恩晴跟苏轻语从小就认识,云恩晴比苏轻语大三岁,在苏家没有没落的时候,两个人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只是后面云恩晴到国外去了,苏家也没落了,两个人也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只是没有想到时隔这么久,竟然在没有任何联系方式的情况下,还能见到自己儿时的玩伴。简直就是太不可思议了,也实在是太令人惊喜了。

云恩晴听到她的问的问题,苦涩的一笑,轻哼一声,“为什么嫁给他?他就是个混蛋!!”

只见云恩晴气得身子浑身颤抖,苏轻语一愣,连忙上前抱住她,安慰道,“好了好了,就当我没有问,我们不想这些了,好不好!?能在薄家遇到你,我就觉得很庆幸了,感觉好像终于在这个家有个伴了。”

云恩晴深吸一口气,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这些年来从来都没有刚才那样的气愤,她一直都隐忍的很好,无论跟谁。

“为什么这样说?薄景宸对你不好?”

苏轻语苦涩一笑,摇了摇头,“不好,他不爱我,娶我也只是不得以。”

云恩晴眉头一皱,抚着她的背。“这里不适合说话,我们换个地方。”

走出去,只见他们一家子人正在泡茶聊天,云恩晴亲热的牵着苏轻语的手,走上前,“景宸,我跟你家小语挺投缘,想借你的小娇妻一用,去聊聊天,你不介意吧?”

薄景宸淡漠的抬眼,看了眼苏轻语,淡漠的吐出两个字,“随便。”

“你们要聊啥,把我一起带上?”只听到薄旭祁笑说着。

“那可不行,女人之间的话题,你还是留在这里喝喝茶聊聊天吧。”说着就转身往楼上走去。

薄旭祁几不可察的嫌弃的看了一眼云恩晴,便不再说话。

走进房间里。

云恩晴就怕不急待的问道,“我五年前回国,去找过你,听说你们家……然后我也问过一些人,都没人知道你的下落。”

“恩,我去了姑母家,也在南城。是没人知道我在她家,怕追债的人找上门。”

见她神情落寞,云恩晴也不在问这些,毕竟生意场上,输赢都是常事,她也大概能猜到她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只是有些心疼的,上前拥住了她,“这些年,肯定很不容易。只是……你怎么就……嫁给了景宸。”

“从小订的娃娃亲。”

云恩晴听着,有些失神的点着头,“原来是这样……”

“怎么了?”苏轻语总觉得有些奇怪,只要一提到薄景宸,她的神色就有些不对。

只见她笑着摇头,“没有。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嫁到薄家来吗?”

苏轻语秀眉一蹙,想起云恩晴刚才那难受的模样,她有些不再敢提她的伤心事,怕她有些抓狂。

“在说之前我要知道,你爱薄景宸吗?”云恩晴的神色忽然认真,苏轻语愣了愣。

“我跟他只是娃娃亲,以前并不认识,哪里来得爱。”

她哪里敢爱,爱一个不爱自己,还恨自己的男人?

“真的?你跟他相处了这么久,就没有爱上他?云恩晴很显然不相信,好像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那个女人能躲掉对薄景宸的爱慕一样。

在初见薄景宸的时候,苏轻语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很有魅力,她也时常会望着他那深邃的眸子而迷失自我,但是那只是开始。

现在她不敢,也不会。

“嗯,我跟他,这辈子都不可能了。”苏轻语只觉得胸腔闷着一口气,难受的很,然后缓缓的吐出。

只是她话音一落,就听到她说,“可是……我爱他。”

苏轻语顿时一愣,其实她已经感觉到了,但是,在她自己承认的时候,苏轻语还是有些诧异,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就算在不爱,但是从身份上来说,薄景宸还是她的丈夫。

云恩晴见她惊讶的表情,轻笑一声,“你一定是觉得我疯了。对不对?竟然喜欢自己的老公的弟弟。”

苏轻语抿着唇,不接话。

“我一开始爱的男人,就是景宸,在我见他第一眼开始就爱上他了!我跟他最开始认识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我表现的很明显,我处处随他,也会开出最好的条件与他谈。也就是因为这个,景宸的公司在那年拿到了很好的成绩,薄旭祁他开始眼红,他那些年一直在和景宸斗,明里斗,暗里斗。有一晚,我给景宸发信息,约他,本以为他会拒绝,却没想到,他竟然同意了。”说着云恩晴停住,哽咽了一下。

苏轻语连忙上前抱住她,安抚着她的背。这话,她肯定从来都没有和谁说起过,见到苏轻语就像是见到一个树洞似得,恨不得一次性将所有的都跟她说了,将所有的苦水都倒给她。

“好了。要是难过,我们就不说了,不说了。

云恩晴,苦涩一笑,”后面的事情,我不说你也能猜到,来的人不是景宸!是薄旭祁!!”说薄旭祁三个字的时候,她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的模样。

苏轻语更加的紧了紧自己的手臂,将她拥得更紧,一想起他时常打量自己的眼神,好像自己没有穿衣服,在他面前露着一样。

苏轻语就不禁起了身鸡皮疙瘩,所以……薄旭祁来了……对云恩晴……做了什么。

“我一看到他来了,我就要走,他不准,拦住了,纠缠了很久,最后他叫来服务生,喊了一瓶红酒,说跟我喝一杯,算交个朋友!然后就放我走!我当时为了要走,也没想那么多。就接过杯子喝下了,谁知道,他那个混蛋在里面放了药!!”

越说到后面,云恩晴就越激动,身子都忍不住的瑟瑟发抖着,眼泪猝不及防的就大颗大颗的砸了下来。

苏轻语听着都跟着心疼了,她忽然想到那晚谈凡沁给她下药的时候,她完全能理解云恩晴此时的感受,“恩情姐,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后面他强上了我!还拍了视频,照片,然后,他威胁我,让我嫁给他,如果我不嫁的话,他就将那些视频上传到网上去,让我身败名裂!!”

苏轻语心口忽然一紧,曾经谈凡沁也要是准备这样对她,可是还好最后薄景宸赶到了,不然,她根本就无法想象那个后果……

“不然,我怎么会嫁给他!嫁给他这个混蛋!!他要我嫁给他!无非是帮助他!!从那以后,景宸对我就越发的冷漠,连叫我大嫂的时候,看都不看我一眼。至少曾经……就算他不喜欢我,但是他至少愿意跟我说话,跟我聊天,两个人有共同话题……而现在呢,他连多跟我说一个字都闲麻烦,顶多叫我一句大嫂。”

云恩晴十分的落寞,她真是将心中所有的苦水都倒给了苏轻语,只是苏轻语也十分的无奈,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接她的这些话。

对于薄景宸,她根本就无话可说。只是她更加疑惑的是,为什么就那么多的女人,爱他,还爱得死去活来的。

谈凡沁是一个,左彦珂是一个,现在连云恩晴,都成了他的大嫂了,都还对薄景宸恋恋不忘。

可是薄景宸的好,她真的一点点都没有发现,也没有感觉到……不过也许只是因为薄景宸恨她。

“恩晴姐,这些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就别想薄景宸了,你跟他……哎。”

“恩,我知道我跟他没可能了,曾经我在还没有嫁给薄旭祁的时候,我找过他,我也像今天一样,告诉你,的全都告诉了他,我跟他说我爱他,但是他拒绝了。一点余地都没有。也就那次之后,我跟他说话,都成了问题。就在昨天听到消息,说他结婚了……我都……不愿意接受,只是在听到你的名字的时候……我才决定回来看看。不然我除了每年,这个南城我都不会踏进来半步。”

从她的眼睛里能看出她对这个地方深深的恨意。

房门忽然被敲了敲,两个人皆是一愣,云恩晴,立马擦掉眼泪,起身往厕所走去,“你去开门吧。”

苏轻语见她走进了厕所,才打开了门。

只见薄景宸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回公司!”

苏轻语愣了愣,看了眼身后紧闭着门的厕所。薄景宸便转过身,“楼下等你!”

走到厕所告诉她,人走了,云恩晴才出来,补了下妆,整个人的状态才好些。

“你要去公司了?”

“嗯。”

“那去吧,过两天,我就又要走了。有什么事情可以联系我。”说着就递给了苏轻语一张明天,然后紧紧的拥住她,“很高兴,还能遇见你,你还是以前的你,只是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了。”

苏轻语坐在薄景宸的车上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云恩晴跟她说的那些事,只觉得特别的心疼,如果是她,肯定早就崩溃了吧。

薄景宸扫了她一眼,“云恩晴她跟你说什么了。”

听到他的声音,苏轻语愣了愣,回过神来,语气里都有着淡淡的忧伤,“没什么。”

“没什么跟丢了魂似的。”薄景宸冷哼一句。

苏轻语便又不说话了。

开了好一会,都没有到公司,苏轻语猛然回过神来,微微的一愣,这个方向,是去医院的。

果然,车停在了医院停车场,薄景宸冷声命令道,“下车!”

苏轻语紧紧的捏着安全带,“不是说去公司吗?”

薄景宸站在门口,眸子一寒,将车门用力的一摔,苏轻语的身子微微一颤,好像这辆车不是他的似得,几百万的豪车,摔起来都不带心疼。

只见副驾驶的车门忽然被打开,薄景宸二话不说的就弯下身子,打开她的安全带,一把将她车上里脱了出来。

一旁刚下车的中年人,都愣住了,那个女人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被他丈夫给拦住了。

苏轻语一把甩开薄景宸的手,“你别拉我!我自己会走!”

薄景宸也不扯着她,冷哼一声,“哼,会走就好!”

电梯门打开,苏轻语跟在薄景宸的身后推开了,谈凡沁病房的门。

只听到一声虚弱但是语气满是高兴的,“阿景……”景字的音还没有说完,声音就停住了,一脸震惊,和恐慌的看着他身后的苏轻语。

“她……来干什么!?”谈凡沁心中顿时一惊,苏轻语见她这做贼心虚的模样只觉得嘲讽。

薄景宸没有立即回答,谈凡沁内心顿时就有些抓狂,“阿景,你为什么要带这个女人过来!她。就是因为她,我们的孩子才没有了啊!我不要看到她,让她走,让她走!”

谈凡沁的情绪非常的激动,薄景宸的眉头微微一蹙,坐在床边,将她揽到了怀里,“沁儿,别怕,她不敢伤害你的。她害了我们的孩子,自然要让她给我孩子一个交代。”

听到他这么说,谈凡沁顿时冷静了下来,她差点以为。薄景宸信了苏轻语的话……

“她就在这里,你想要她干什么?”

谈凡沁抬眼看向站在一旁紧紧捏着拳头的人儿,眼神几不可察的一冷,“我不能让她离开你,那从今天开始,就让她留在医院照顾我吧!”

苏轻语听着一愣,秀美紧紧的一蹙,只见薄景宸点了点头,“嗯,只要你高兴,就好。以后就让她留在医院照顾你。”

“我拒绝!”苏轻语直接拒绝,她什么时候成了他们两个的奴婢了?想怎样使唤就怎样使唤?

薄景宸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如果不是因为你!沁儿会躺在医院里?!!还容不得你拒绝!”

苏轻语看着谈凡沁眼中那份得逞的神情,就只觉得特别的恶心和可怕,跟这样的女人,呆在一起,以后还指不定会被她如何整。

一想到这些,苏轻语的头皮就不禁发麻,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她弄掉的!是谈凡沁自己弄掉,想起她刚进门时候,谈凡沁的心虚,她迈了两步,走上前。“谈凡沁,你就当真没有一点的难过?你竟然连你自己的孩子,都舍得流掉!!”

谈凡沁心中一虚,瞥了一眼紧皱着眉头的薄景宸,立马抓住他的手腕,“怎么?你害死了我的孩子,不肯承认,反倒说是我流掉了自己的孩子!你去问问,这个世界上哪个妈妈舍得伤害自己的骨肉!!你没怀孕!!你根本就体会不到那种痛!我真的也是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个如此狠心的女人!”

苏轻语见到她这副把黑的都说成白的嘴脸,真是万分的好笑,“谈凡沁,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报应的。哦,不知道薄景宸有没有告诉你!因为你宫外孕,然后流产又是外伤造成,你今后都不能在孕了!”

语毕,薄景宸就忽然暴怒的吼道,“苏轻语!!”

苏轻语身子一颤,她害怕,但是,她不后悔自己说的那番话,只见谈凡沁一脸的不敢相信。眼睛睁得很大,摇着头,“不可能!!你胡说!!昨天阿景才说我跟他还会有下一个孩子!!!怎么会!!阿景,他在骗我对不对?这个女人!!在骗我是不是?她害死了我们的孩子,现在还要骗我……”

薄景宸眉头紧紧的蹙着,看着谈凡沁,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些事情,她迟早都得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