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今天晚上陪我,怎么样?/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站在门口都懵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谈凡沁竟然会割腕自杀!

她被抱出来送到了就近的手术室……

苏轻语也跟着守在了手术室门口,整个人都有些慌张,有些不知所错,微颤着拿出口袋里的电话,翻到薄景宸的号码,只觉得恐怖。

犹豫了一下,还是拨了过去。

“喂。”语气低沉,还是那样的没有任何的情绪。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呼气声都带着隐约的颤抖,薄景宸听得一清二楚,眉头微微一蹙,手上的动作一顿,“怎么了?”

握着手机的手不自觉的就紧了紧,“谈凡沁,她割腕了,现在在手术室。”

她不知道自己说这话的语气是怎样的,听在薄景宸耳里又是怎样的,她只知道,她自己很害怕,她很怕是因为,自己跟她说的那些话,让她如此的想不开的。

这样她可能会内疚……

只听到电话那边,嘭的一声响,苏轻语的身子猛然一颤,对,她还怕,怕薄景宸。她让自己照顾好谈凡沁,却将她照顾到割腕自杀,又一次的进到手术室。

薄景宸这下肯定说什么都不会再相信自己了,他肯定会恨死自己了。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为什么她的生活会变成这样?

每天都沉浸在无尽折磨、算计、血腥里……她根本就防不胜防。

果然是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只是她一防再防,终究还是功力差了一层。她想不到,这个女人,会对自己如此的狠!

“你说什么??沁儿割腕!!那你在干吗!!!”薄景宸几乎都是用吼的。

苏轻语身子微颤,紧咬着下嘴唇,胸口有些闷,正要说话,就听到薄景宸满是着急的声音,“我马上过来!”

说着电话就挂断了。

苏轻语靠着墙壁,缓缓的蹲了下来,抱住自己的双腿,眼神有些空洞。

心中的恐惧和愧疚感汹涌的袭来,她最后还是没有忍住给时婉月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轻语?”时婉月在那边忙着,“你等下,我擦下手。”

苏轻语浅浅的“嗯”了声,她本想找周奕冰,但是想着她现在肯定跟周泽成在一起,而且就算没跟周泽成在一起,她也在上班,不如时婉月有空和自由。

“怎么了?忽然打电话来?”时婉月走到仓库,柔声问着。

“谈凡沁,她……割腕自杀了。”苏轻语微颤的声音说着,语气里满是委屈和害怕。

时婉月眉头一皱,简直有些不敢相信,“什么?割腕自杀?她为什么要割腕自杀??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苏轻语将今天到医院来发生的事跟时婉月一一说了遍,最后忍不住的问道,“是不是因为我,因为我说的那些话,太狠了,刺激到了她,所以她才会割腕?”

时婉月一脸的无奈和担心,“没有!不是的!轻语,你别这样想!这……这跟你无关啊,是她自己想不开。你等我一下,我过来找你吧。”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苏轻语又一个人无助的靠在冰冷的墙壁上,等着里面的情况。

等了也不知道多久,只见薄景宸疾步迈着步子,就从拐角处小跑了过来,苏轻语想要站起身子来,但是奈何蹲的脚有些麻,身子还没有站直,衣领就被疾步小跑来的薄景宸一手给提起,“苏轻语!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苏轻语望着一脸暴怒的薄景宸,深吸一口气,“我没对她做什么。”

“她前面两天还好好的!我走之前她也好好的!怎么偏偏!就在我走之后,她就出事了!我不是要你照顾好她吗!!你是怎么照顾的?还是说,你就看着她割腕!!然后假惺惺的给我一个电话??”薄景宸的语速很快神情十分的生气。

“我跟她争执了几句,她就让我出去了。等到护士来的时候,才知道她割腕了!”苏轻语尽量稳着自己的情绪,不咸不淡的说着。

只见薄景宸的青筋都要爆了,捏着苏轻语的衣领紧了紧,“争执了几句!!她是个病人!!刚刚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还知道了自己不孕!你这个女人!真是心狠手辣!沁儿都沦到这种田地了,还不够吗!你还要她死!你才高兴是吗?!”

苏轻语听着抬眸与他对视,眼眶微微的泛红,紧抿着唇瓣。

久久的她才苦涩一笑,“没错,我心狠手辣,我想要她死,你们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来吧!我这个狠毒的女人,傻到会干这么明显让你们发现就是我下毒手的事情!让你恨我,恨不得杀了我!”

说到最后一句“恨不得杀了我”的时候,苏轻语的一滴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薄景宸的心猛然颤抖着,她这个模样,刺疼了他的眸子,他竟然有想要抬手擦掉她脸颊上的泪水。

但是仅仅一瞬,他将苏轻语一把甩开,她踉跄了几步,最终还是倒在了地上,薄景宸脸色阴沉,满眼嫌弃和冷冽的瞥了下倒在地上的人儿,“你最好保证沁儿没事!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苏轻语听着,拳头不自觉的捏紧,心口像是被薄景宸亲手插了把刀,一点点的往更深处扎。

“轻语!!”只听到一声轻柔的叫唤,时婉月踩着小高跟神色担心紧张的哒哒哒的就朝她跑了过去。

蹲下身子扶住苏轻语,然后抬眸看了眼,站在手术室门口,挺直身板,一脸严峻,森冷的薄景宸。

“轻语,发生什么事了?你没事吧?”说着就见苏轻语扶了起来。

苏轻语朝时婉月扯出一抹安慰的笑,“我没事。”

两人说完以后,皆将视线看向薄景宸,时婉月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小声的问道,“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苏轻语轻笑一声,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

薄景宸忽而扭过头,时婉月的神色顿时慌张,眼睛立马就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挽着苏轻语的手都不自觉的用力下力,心更是扑通扑通的跳着,好似要从喉咙里蹦出啦似得。

但是他仅仅是扫了一眼她们,便转身走向窗边,从口袋里拿出包烟,点燃。

苏轻语见他神色凝重的模样,他是真的紧张了。

他今天的心情特别的不好,夹着烟的手指,都有些紧,苏轻语有些无奈的深吸一口气,“月月,我们到那边去坐吧。”

时婉月忽然被叫到名字,愣了愣,“嗯?好!”

苏轻语只见她精致的小脸有些微微的泛红,整个人好像都有些不在状态,“怎么了?是不是还有时间要忙?我这边没事的,你要还有事,就去忙吧。”

时婉月听着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我只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店里有员工打理着,我就是担心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很不好。”

苦涩一笑,看着薄景宸深沉忧郁的身影,心口十分的沉闷,“月月,我在想,为什么嫁给他的,偏偏是我!?”

时婉月听着,眉头几不可察的一蹙,“嫁给薄景宸……不好吗?”

“不好,一点都不好!!”苏轻语声音里满是委屈。

时婉月顿了顿,捏着苏轻语的手紧了紧,偷偷的抬头看向薄景宸的方向,只见他也正朝这边望过来,时婉月心里一咯,顿时就漏了一拍,连忙将头看向苏轻语,“轻语,你这样,我看着心里好不是滋味,可是又不知道能怎么办。”

“没事的,月月,我就是难受,想跟你说一下。我现在只希望,谈凡沁能没事。”苏轻语扭头看向手术室。

透过两块长方形透明的窗口,只见一个人影朝门口走来,苏轻语连忙站起了身子,薄景宸也将头扭去,只见手术室的门被推开,医生走了出来,谈凡沁的病床跟在他身后。

他们三人赶忙上前,薄景宸一脸紧张的问道,“医生,她怎么样了?”

只见医生看向薄景宸,“病人已经是抢救过来了,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病人前两天才做了人流,怎么可以这么不注意病人的情绪呢?这次的割腕,对她的身体损害特别的严重,搞不好日后会留下什么后遗症!现在你们要多关注病人的情绪,多开导一下她,不能再刺激她了。”

薄景宸神色严肃。眸子一沉,直点头,“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谈凡沁被送到了病房,薄景宸,苏轻语和时婉月两人一直都在那等着谈凡沁醒过来。

在病房里,没有一点的声音,每个人的神色都十分的沉重。

最后还是苏轻语看向时婉月,“你要不先去吃东西吧,她没事就好了。”

时婉月看着坐在病床旁的薄景宸,站起了身子,“这样,我给你们去买饭过来吧。”

说着就预备往外走去,苏轻语连忙拉住她,“诶,不用了。真的不用,你这样我都不好意思了。”

“你跟我都什么关系了,说什么不好意思?”

“月月……”

刚唤了一个名字,就听到薄景宸冷声打断,“要上演姐妹情深,给我出去上演!”

时婉月一愣,整个人都有些害怕的神色,小声的说道,“好了,轻语,你就在这里等我吧。”

说着朝她柔柔一笑,便转身往外走去。

苏轻语看了一眼根本就不管自己的薄景宸,犹豫了一下,正准备跟上去,就听到一声,“沁儿……你醒了。”

脚步一顿,扭头看向病床上。缓缓睁开眼睛的谈凡沁。

她这一折腾,整个人更加的如纸片一般,虚弱苍白,连睁开的双眸都无神,连一点才曾经嚣张的气焰都没有了。

只听到一声似有若无的“水”,薄景宸便立马起身,为她打了杯温水去。

谈凡沁喝过水,扭头看向薄景宸,“我……没死?”

薄景宸眉头一蹙,语气微沉,“谁让你敢这种傻事的!?”

说着谈凡沁的眼泪簌簌的便掉了下来,薄景宸心口一疼,伸手揽住她,“好了,别哭。”

“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能让我死了?我日后不能生育,那什么跟你在一起?”谈凡沁说得十分的伤心。

苏轻语就这样站在一旁,如果一个隐形人似得,他们两个人没有一个人看得到她的存在。

她的心就这样一点点的变得冰凉。

薄景宸,你的心里,有没有我这么一个人。

她苦涩的一笑,低下头,便转身往外走去。

薄景宸听到点动静,扭头看去,就只看到苏轻语那抹单薄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

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就听到怀里人儿,声音里满是哽咽,“我当时,真的恨不得就死掉算了,这样,你也不用为我为难。可以跟苏轻语一起过日子,然后生个孩子。”

听着这话,薄景宸揽着谈凡沁的手紧了紧,“你现在就给我好好的养病,别想这些。我说了不会碰苏轻语!”

苏轻语推门离开的时候,还听到那样一句嫌弃自己的话,她走出医院,夜晚的风有些凉意,但是也还好,不是太冷,苏轻语拢了拢衣服,便漫无目的的走着。

手机忽然响起,是时婉月的,她竟然忘记了这馋,眉头一蹙连忙接起电话,“月月,我忘记跟你说了,我没在医院了。”

“恩,我刚到医院,看到你不在病房里,那个谈凡沁醒了。”

“我知道,所以我才出来了。今天不好意思。”

“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现在在哪里,要我过去陪你吗?”

“不用了,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月月,谢谢你。”

“说什么谢谢,那你一个人就要注意安全!早点回去,还有要记得吃东西。”

“恩,你也注意安全。”

说着两人就挂断了电话。

时婉月望着躺在薄景宸怀里的谈凡沁,眉心微微一蹙,心里一阵的不是滋味。

她手里打了三个菜,谁知道一推开门,便只见谈凡沁窝在薄景宸的怀里哭哭啼啼的,一脸可怜样子,而薄景宸也柔声安慰着,她顿时就有些难受。

他们两个听到动静看向她。

谈凡沁抬手擦掉眼泪,一脸疑惑的问道,“阿景,她……是谁?”

谁知道薄景宸只是淡漠的瞥了她一眼,就收回目光,“苏轻语的朋友。”

时婉月只觉得尴尬,“轻语呢?”

“不知道。”依旧淡漠毫无情绪的回答。

时婉月愣了愣,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将手中的饭盒放到了床头柜上,“那个……本来是给轻语打的饭菜,我打个电话问问她在哪里。”

话说完了,停了几秒,薄景宸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她转身就走出去给苏轻语打电话,现在知道苏轻语不在医院了,她要是再推门是不是就显得她没味了。

犹豫了一下,想着那饭菜,还是推门而入,薄景宸的眉头一蹙,看向她,时婉月顿时一慌,“轻语不在医院了,薄总您还没有吃饭的吧,你看看合不合胃口,我、我就先走了。”

说着不等薄景宸回答就害怕的连忙转过身子离开了。

他刚才的那记眼神太恐怖了,他难道很讨厌自己?

薄景宸看着桌上的饭菜,不禁想到了苏轻语,她不在医院?那她去了哪里?

——

苏轻语一路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家酒吧前。

她顿住脚步,望着里面的灯红酒绿,劲歌艳舞,犹豫了一下就见有人走上前来,“小姐,进去玩一呗,看你心情不好,进去和两杯酒!放松放松心情!里面还有很好看的节目供你看。”

是酒吧里拉客的人。

最后,她还是提步进去了。

她确实心情很不好,十分不好,她需要缓解一下心里的压抑。

一走进酒吧内,就听到能让人整个人细胞都沸腾起来的音乐,里面的人很多,舞池上各色男女,扭动着腰肢,服务员带她走到一个双人小桌,让苏轻语点单,听她的推荐,随意点了酒水。

苏轻语一杯接一杯的酒水喝着,随着这令人热血沸腾的音乐声,苏轻语的身子也跟着不自觉的动了起来,整个人好像不知不觉就融入了这个环境。

她一个女生在这种地方,十有八九,是受到了情伤,这便开始有不少男人开始打着她的主意。开始来的几个男生,都被她给拒绝了。

倒也没有再继续。

只见一个喝醉的男人,忽然坐到她这桌来,抬手就抓住了苏轻语的手,然后将她身子用力一拉,贴着她的耳边大声说话,“美女!一个人啊!无不无聊,让我陪你玩玩啊!不然到我们那桌去玩玩?”

苏轻语一慌,酒也醒了半分,挣开他的手,就往后坐了坐,摆手拒绝。

谁知那个男人不依不饶的,又上前,这下只见揽住苏轻语的肩膀,强制的扣住她,“别这么扫兴嘛,一个人在这里有什么好玩的?跟着我的那些哥们一起喝酒。玩玩,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苏轻语眉头一皱,这个男人整个身子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十分的沉重,苏轻语瘦小的身子用力的撑着,想要将他推开,但是怎样都推不开。

这个男人反而更加的得寸进尺了,抬手捏住苏轻语的下巴,一脸猥琐的打量着她,“真是好看!越看越好看!这么好看的美人儿,怎么一个人来这种地方买醉??你告诉爷多少钱一夜?我买你!!”

苏轻语彻底慌了,眼泪都快被吓出来了,“你放开我!你再不放开我,我就要叫人了!!”

那男人听着哈哈大笑,“叫人?这个地方是我的!你叫谁?谁会帮你??美妞,识相些,趁我现在还想好好的跟你说话,不然等会,我可怕吓着你。”

苏轻语心里顿时一慌,“哥,我求求你,你放开我好不好。”

“不好,这么个美人,一点都不想放开。”说着就要吻向苏轻语。

苏轻语顿时一惊,用力的挣脱开来,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

这一动作,不禁引来了不少的目光,但是音乐声依旧未停,苏轻语愣住了,转身就想跑。

但是刚一提步就被抓住了,“跟你好好说话,你不听!非得让我动手!你这个小贱人!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一下你!”

说着就用力的拉着苏轻语往厕所的方向走去……

苏轻语挣扎着,哭喊着救命,可是那些人只是看着,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手相救,拉出大厅,环境忽然安静下来,苏轻语的呼救声也越发的清新,只听到啪的一声,苏轻语狠狠的挨上了这个人一耳光,嘴巴就被捂住了,“你个婊子,竟然还敢打我!!再给我叫!等会我让人给你轮了!”

说着就继续拖着苏轻语往男厕走去。

苏轻语呜咽泪流满面。

那个男人忽然顿住步子,“干嘛!别当路,坏了我的好事!”

“放开她!”只听到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苏轻语顿时一个激动,挣扎的看去,只见祝浩南难得的沉着一张脸,让人不寒而栗,十分的压迫。

那个男人也是微微一愣,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主,但是他也在南城混了这么久,什么大咖他不认识,这个人看着脸生,他的挺直了背部,“我告诉你啊,这里是我的地盘,这个女人是我看上的!想要英雄救美,别处救去!”

说着就迈了一步,祝浩南一把抓住他箍着苏轻语喉咙的手,用力的往后一翻,苏轻语立马跑开,躲在祝浩南的身后。

那个男人疼的嘶哑咧嘴嗷嗷直叫,“啊!!放开放开!疼!要断了!!要断了!”

祝浩南没有放开,反而更加的用力,脸色也看着十分的吓人,“我说了让你放开!”

“啊!我错了!我错了!她给你给你!你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那个男人真的是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祝浩南抬起一脚将他踢开,冷声吐出一个字,“滚!”

那个男人,就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跑开了。

祝浩南收起冷漠的神情,转身看向躲在他身后一脸受到惊吓的苏轻语。

只见她因为喝了酒,精致的小脸变得粉红粉红的,连着脖子都是个红红的,确实诱人,连他都有些忍不住的想要将她揽在怀里啃上两口,就更不要说刚才那个男人了。

苏轻语被他看着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本来有些飘乎乎的,现在也被那个男人给吓醒了。

“谢、谢谢祝总。”苏轻语低头道谢。

祝浩南扯唇一笑,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骇人。

“谢我?你准备怎么谢?”祝浩南弯下身子,靠近苏轻语。

苏轻语吓得往后退了一大步,一脸的惊恐的看着祝浩南,“祝、祝总……你不要吓我。”

“你不是说谢谢我?就口头上的?”祝浩南直起身子,耸耸肩。

苏轻语听着眉头一蹙。看着他刚才那个样子,苏轻语心里就有些慌张,难道她这是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我……我请你吃饭吧。”

“饭?我恐怕没时间吃。换一个。”

“那、我请你喝酒。”

“这也不用,已经有人请我喝酒了,再换一个。”

“……”苏轻语顿时为难了,眉头一蹙不知说什么好。

“不如我提你想一个?”

苏轻语没敢接话,只见他买了一个步子,朝她靠近,苏轻语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抵在了墙上。

“今天晚上陪我,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猛地抬头,一脸震惊的对上他明亮的眸子,苏轻语脸上一热,连忙低下头,头像拨浪鼓似得的摇着,“不行,不行,祝总,我、我要回家,景宸、景宸还在家里等我。”

苏轻语搬出薄景宸,她是薄景宸的老婆,这个身份,他应该不会乱来吧……

祝浩南往后退了一步,忽而大笑,“小秘书,你真是有趣,好了我不逗你,我那正应酬着,你到我那去待会,到时候我送你回去。你一个人出去,刚才那个男人肯定会跟你的。”

苏轻语顿时犹豫了,不过祝浩南说的不错,如果她一个人离开的话,刚才那个那人肯定不会放过她。

秀美微微的一蹙,额头上就忽然一热,苏轻语一惊,连忙抬头,“一个小姑娘,总是皱着个眉头干什么呢?”

苏轻语心头忽然莫名的一暖,紧抿着唇瓣,几不可察的躲掉他的手,“人多吗?”

“五六个?你坐在我旁边就好,什么都不用说。”说着就一弹她的脑袋,“走吧。”

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上他的,他们在楼上的卡座,一见祝浩南回来了,还带回了一个小姑娘,那些人就打趣道。“我说,祝总怎么不要人陪,原来是自己带了个!”

祝浩南扯唇一笑,看向身旁乖巧不说话的苏轻语,“我这个可比你们那些水灵多了。”

说着就带着苏轻语坐了下来,音乐声还是很大,只是在二楼比起一楼的会稍微好些,祝浩南贴近苏轻语的耳边小声问道,“要喝酒吗?这个鸡尾酒不错,也不醉人,尝尝?”

苏轻语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他手中的鸡尾酒,口感确实比她刚才喝的那些好喝。

祝浩南也不管她,她这样反倒自在些,只是这喝完一瓶,他便给她递上第二瓶,忽然身旁坐来一个妆容艳丽的女人,“美女和祝总很熟?”

苏轻语喝得脸有些烫烫的,摇了摇头,“不是很熟。”

那个女人会意的点点头,贴在她耳旁说道,“美女你长得真好看!祝总是不是在追求你?”

苏轻语一愣连忙摇头,“没有没有,你别误会了,就是普通的朋友。”

那个女人,点了点头,扯唇一笑,“相遇是缘,我们碰一杯吧。”

苏轻语不好拒绝便拿起酒杯与她碰杯。

祝浩南扭头看向她们,只见那个女人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祝浩南没理会她,继续喝那几位老总谈事。

这个女人,很能聊天,苏轻语不理都觉得不好意思,直到苏轻语觉得头晕晕的,整个人的神经有些兴奋。

只是这个女人的酒量真好怎么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

她又举起杯子,要和自己碰杯,苏轻语连忙摆手,“不行了,我感觉有些醉了。”

那个女人笑着拿过她的酒杯放在她手里,“既然来这里,还怕什么喝醉?再说了,祝总等会肯定会把你送回去的,你一个人来酒吧,心情肯定不好,喝吧喝吧,别想想那么多。”

苏轻语犹豫了一下,一想到薄景宸,心里就愈发的郁闷,端起酒杯就继续喝着,这喝着喝着。她就真的醉了,开始自顾自的流眼泪,哭得很伤心,她也不说话,就是端着酒杯子喝,那个女的眉毛一挑,“酒量真小。”

然后拍了拍祝浩南的肩膀,“祝总,这位美女,我可帮你解决了。”

说着就起身离开。

那些老总相互看了一眼,也各自说着还有事,便离开了。

祝浩南也不说些什么,他双手环胸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苏轻语边哭边喝着酒,她忽然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祝浩南,一头栽在他的肩膀上。“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了??他们呢?那个陪我喝酒的人呢?她怎么不见了!”

说着就大哭了起来,嘴里喃喃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大致就是些,“我没有!不是我做的!为什么要怪我!为什么不相信我!”

祝浩南听着竟然有些些的心疼,抬手便安抚着她的背部,端起酒杯,仰头喝着。

这个小姑娘,年纪轻轻的,怎么看着那么让人心疼,本来该是让人羡慕的年龄,却总觉得她的肩上背负沉重的包袱。

哭吧,哭会也好。

这样搂着她瘦弱的肩膀,不禁让他想到一个人。

一个感觉好久好久都没有见过的人,他也很久很久没有如今天这般想念她。

记得那是个夏天,她很喜欢穿白色的长裙,跟苏轻语一样,留着一头黑色柔顺的长发,脸小小的。很漂亮,笑起来脸上会有一个小小的酒窝,看着特别的美。

那天,她忽然哭着就来找到祝浩南。什么话都没有说,就是一头撞进他的胸膛里,用力的哭着,嘴里也跟此时的苏轻语一样,喃喃着什么。

他只听到她说,“他不喜欢,他还是不喜欢我。”

祝浩南听着特别心疼,他知道她说的他是谁。

是薄景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