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我结婚了,我有老公/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当时的祝浩南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他这么喜欢,恨不得将她握在手心保护的一个女生,薄景宸连一点点的情绪都不愿意给她,总是对她冷冰冰的。

那个时候的他想给她全部的热爱,而她却只想要薄景宸一个人的。

这些已经很多年都不曾回想起的事情,再次涌入脑海,总是有些青春淡淡的疼痛,他如今三十二了,这些年他没有喜欢过别人,也没有对哪个女生再心动过。

他总觉得自己的那颗心好像随着她的离世也跟着死了。

没错,她将自己的生命停留在了她最最美好的年华,在人生中很有意义的一天,还是那一席白色长裙,长发飘飘,然后纵身一跃,结束了她年轻的生命。

那天,他们毕业。

当有人告诉跑来正在合影的祝浩南,说她要跳楼,站在楼顶了,他停了,想都没想就疯了般的冲了过去……

刚跑到围满人的楼下,他仰头一看,如仙女般一样的她,跳了下来……

祝浩南大吼了一声,“舒淋!”

紧接着就是一声“嘭”血肉纵横……周围人的惊呼声……他身子瞬间便软了,倒在了地上,他哭了,跟个孩子似得。

他要冲上去,却被人给抓住了,后来祝浩南知道,她那天跟薄景宸告白。薄景宸给拒绝了。

她说,就算她爱他到死,你也不会爱我吗?

薄景宸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嗯,你死了也不爱。”

之后就出现了这样的悲剧。

他知道后,就跑去跟薄景宸打了一架,在那之前,他们两个的关系还不错。

这回忆汹涌,祝浩南的胸口只觉得疼的厉害,靠在自己胸膛的苏轻语还在嘤嘤的哭着,祝浩南,抬手擦着她脸上的泪水,柔声问道,“你也爱薄景宸吗?”

苏轻语听到薄景宸的名字,哭的更加的凶,哽咽的回答,“我不敢爱,不敢爱……他不会爱上我的……”

祝浩南无声的叹了口气,揉着她柔顺的头发,这又是一个被薄景宸伤到的姑娘。

“我带你去找薄景宸,怎样?”

苏轻语忽然猛的摇头,“不要,不要,不找他。”说着抬起亮晶晶的眼眸,可怜兮兮的像个孩子似得看着祝浩南,“他恨死我了,我不找他!他真的要恨死我了!”

说着眼眶的泪水汩汩的往外冒,祝浩南心口温温的疼着,抬起手擦试着她的泪水,将她的脑袋摁在胸膛里,“好,那我们不去找他。”

苏轻语总是能给他一种亲密的感觉,很想要保护。这是这些年,从来没有过的保护欲,他觉得自己都快要丧失那种能力了。

祝浩南看了看时间,不早了,打横就将苏轻语抱了起来,她挣扎了两下,祝浩南吓唬小孩似的吓唬她,“别乱动,掉下去,屁股会摔烂。”

苏轻语顿时就乖了,不敢乱动了,只是还是很难过,好像是被人点了伤心的穴道似得,这些日子所有不痛快的情绪都袭来了。

祝浩南叫了代驾,将苏轻语抱到了后座,自己也坐了进去。

苏轻语的手机忽然响起,她摸索了半天找到,然后接通,“喂!!小姐姐,你陪我喝酒,怎么喝着喝着就不见了?”

祝浩南眉毛一挑,她接通的时候,看到了上面的名字,是薄景宸的,他现在完全不能想象薄景宸听到她这样吼道会是怎样的表情。

薄景宸站在病房门口,眉头一蹙,脸色冷的跟外面的月色一样,“你去喝酒了?”

“咦,是个男人?你谁啊……也要跟我喝酒吗?我不跟男人喝酒啊!刚才就有个男人……”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忽然被抢了过去。

苏轻语一愣,“啊~你抢我手机干嘛……”

薄景宸听着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心都跟着提起来。

只听到一个熟悉的男声,“喂,景宸。”

薄景宸眉宇紧锁,声音低沉了几个度,“怎么是你?!”

祝浩南看了一眼一旁的苏轻语轻笑一声,“正好在这里遇到小秘书,你说你怎么能让她一个女人来酒吧这种地方呢?还长得这么水灵。”

“你们现在在哪里?”

“这……你的小秘书并不想见你啊。”

“到底在哪里!”

“你关心她吗?害怕她出事吗?”祝浩南忽然反问。

“我警告你!你若是敢伤到她半分!我会让你身败名裂!”薄景宸忽然就炸了。

祝浩南冷笑一声,“身败名裂?看谁先让谁身败名裂吧。我还真想不到,你还挺在意这个小秘书。你当初要是能有在意她这样在意舒淋一点,舒淋也就不会死了!薄景宸,这些年,你就没有一点点的愧疚?!”

“所以,你要把怨恨放在苏轻语身上?你以为我在乎这个女人?”薄景宸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手心竟然都不自觉的出汗了。

他在紧张苏轻语的安危,这个该死的女人,是怎么就落入祝浩南的手里的!

“所以你不在乎?既然不在乎,我对她做些什么,你也不会怎样咯?”祝浩南嘴角挂起一抹笑意。

“祝!浩!南!”薄景宸朝着电话,满是警告的吼着。

祝浩南冷哼一声,“呦呦呦,我这还第一次看你这么生气呢。因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叫苏轻语的女人。”

“你要对付的是我。是个男人,就不要伤害到别的人!”薄景宸真的感觉自己快要气炸了,但是他此时又特别的无力,他恨不得有千里眼,能搜索到,他们现在的方位。

“我要是偏不呢?如今,也有能让你如此抓狂的人了?曾经的谈凡沁好像都没能让你如此的生气呢。”说着就在薄景宸下一声警告的时候,将电话挂断了。

祝浩南看了一眼手机,冷哼一声,将手机放回了苏轻语的口袋里。

薄景宸看电话挂断,差点没气得要将手机给摔了。

他脸色很沉重,拨通李赫的电话。

“喂,薄总有什么吩咐?”李赫已经洗漱好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这一看到薄景宸的电话打过来,头都疼了。

“现在马上定位苏轻语,看她在哪里!”薄景宸的语气很急,吓得李赫都不敢有半点耽搁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他还从来没见薄景宸如此着急过,不知道苏轻语发生了什么事。

薄景宸紧紧的捏着手机,耳边还时不时的出现刚才祝浩南说的那些话。

没头一蹙,他此时的情绪,好像确实过于激动了。只是一想到苏轻语竟然喝醉了!还跟祝浩南单独在一起!

他顿时胸腔就来火,他此时有种有气却不知道往何处发的感觉。

到了凌云酒店,苏轻语还精神着,嘴里一直说个没完没了的,祝浩南也不烦她,反而觉得有趣,低头看着怀中不吵不闹一直说话的人儿,脸颊粉红粉红的,看着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咬上两口。

打开房间门,将苏轻语放到了沙发上,她蹭的一下就起来了,整个人神经兮兮的,“啊!这是哪里?不是我家呀?”

祝浩南觉得好玩儿,坐在了她旁白,“这也不是我家,不过暂时可以让我们俩睡一晚。”

苏轻语傻愣愣的将头扭想他,眉头一皱,抬起手指着他,“我们两?睡一晚?”重复了一遍后,吓得整个人往后退了退,眼神迷离,“你是谁!谁要和你睡!走开!流氓!!”

简直就是个傻妞,祝浩南见她双手在那里卖力的挥舞,轻笑一声,坐过去抓住她的双手。

苏轻语顿时就惊了,用力的挣扎着身子,“啊啊啊,流氓!你放开我!我结婚了!我有老公!你不可以碰我!!”

说着苏轻语就挣扎着往后倒去,祝浩南也被她带了过去,身子压在她的身上。

苏轻语顿时就不敢动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祝浩南的心也顿时一咯,望着身下这个女人,他竟然想要吻下去……

只是她的眼睛瞪得实在太大,太纯真,让祝浩南有些下不了嘴,不然总有种拐骗学生妹的感觉。

而且这个女人,他不能喜欢,一点点的拉回来的理智,即便身体很诚实,很不舍离开身下的柔软。但是,他还是起身,坐直了身子。

苏轻语,眨巴了两下眼睛,就听到祝浩南的深呼吸,他从沙发上起来,接过一杯水,仰头喝了。

苏轻语还躺在沙发上,保持着刚才祝浩南压着时的姿势。

祝浩南眉毛一挑,这个小妖精,他差点就忍不住吻上去了。

重新坐在她旁边,用力一把将她拉了起来,苏轻语蹭蹭的又往后移了移,“不可以碰我。”

“恩,不碰你。”祝浩南好笑的承诺,然后问道。“你说你结婚了,你老公是谁啊?”

“薄景宸!”说着苏轻语的眼角立马就浮上了一层雾,好不容易停下来不哭的,这下好了,又要开始了……

祝浩南一拍自己的额头,就他嘴欠!

门铃忽然响起,苏轻语的眼泪,也开始往下掉。

祝浩南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站起身子,“好了,别哭了!你老公来接你了!看来今晚,我们两个不能一起睡觉了!”

说着就转身去开门。

一打开门,果然就见薄景宸脸色阴沉,严肃。

“呦,景宸,这么晚了。还过来找我,我的面子可真是大!”祝浩南站在门口笑说着。

看到他一副笑脸,薄景宸可没有半点的觉得好笑。

“苏轻语呢?”他直接进入主题。

祝浩南冷哼一声,“她啊,她不想见你啊!”

“祝浩南,你要搞清楚!你现在是在南城,我的地盘!而苏轻语!是我的合法妻子!”薄景宸一字一顿的说着,那句话,不是在警告。

祝浩南点点头,“恩,说的有道理。可是我要是偏偏不怕呢?”

薄景宸眸子一寒,走上前一步,气势逼人。

“我忽会让你付出代价!”说着一把将祝浩南推开。

只见苏轻语不知道什么头架在沙发背上,以一种奇怪而又可爱的姿势睡了过去。

薄景宸的眉头微微一蹙,大步流星的朝她走过去,弯下身子,就闻到她身上一股刺鼻的烟酒味道,他虽然不陌生,但是他此刻很讨厌这个味道在她的身上出现,他还是喜欢,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淡淡的清香。

祝浩南就站在门口,也不阻拦,静静的看着薄景宸的一系列动作。

如果他想薄景宸找到的话,他就不会回这个地方了。他就是想要看看,薄景宸,到底对这个女人的在乎程度有多少!

薄景宸抱着苏轻语往外走去,越过祝浩南,就被喊住,“一旦心里有人了,就有软肋了。别说我没提醒你。”

听着他这番话,抱着苏轻语的手不禁紧了紧,只是他看都没有看祝浩南一眼。就抱着苏轻语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祝浩南望着他的背影,意味深长的一笑。

走进电梯里,薄景宸低头看着睡得并不安分的苏轻语,她时不时的还是会说两句话。

她没有睡死,只是太累了,不能再吵吵闹闹个没完没了。

薄景宸抱着苏轻语坐到后座,她忽然醒了,睁开了眸子。扭头看向薄景宸的时候,眉头紧紧的一皱,然后俯下身子,与他的脸靠的及近,呼吸都能感觉到彼此灼热的气息。

只见苏轻语一脸的痴像,眸子迷离,一张嘴就一口的酒气,“昂!你跟我老公长得好像!!嗝~”

说完就打了一个酒嗝,薄景宸眉头一皱,一把将她揽在了怀里。她刚刚说的那个老公,是他吗?

薄景宸揽着苏轻语的手,不禁紧了几分。

苏轻语微微愣了一下,只觉得这个臂弯十分的温暖,十分的有安全感,好像那颗不安的心,随处漂泊的心终于找到了一个安稳的地域,她终于可以栖息休息一样了。

薄景宸只听到耳边有小小的呼吸声,低头看去,苏轻语粉红的小脸蛋,轻合着的眸子,微微嘟起呼气的小嘴,可爱的紧。

这是只有她这个年龄才有的清纯和可爱,一不小心,就击中了薄景宸的心。

那个他从未开放过的一个领域……那是人性最脆弱的地方。

到了别墅,薄景宸将苏轻语从车内抱了出来,步子沉稳,一步步的走向房间。

这栋别墅很大,但是现在,除了他们两个,没有一个人,凭着外面路灯照射进来的光,薄景宸抱着苏轻语一步步踩在阶梯上,走上二楼,走进房间。

他既然以后要住在这里了,他也许应该让这个房子有些人气了。

推开房间的门,打开暗淡昏黄的灯光,将苏轻语放在鲜红柔软的床上。

昨天的床单还没有来得及换,薄景宸真不喜欢这个红色,太过喜庆,他的世界里,只有那些深沉的颜色。

苏轻语的手还挽着他的脖子,刚刚触碰到她的手,准备摘下来放回床上。

就只见床上的人儿,忽而睁开眸子,这令薄景宸心中一咯,再这样鲜红的床上,苏轻语这个眼神看着实在有些灵异惊悚。

只感觉苏轻语的手上一用力,薄景宸的脖子就被她压了下去,唇瓣一热,身子顿时入触电一般,身子顿时僵住。

薄景宸的整个神经都崩了,睁大着眸子看着紧闭着眼睛的苏轻语……

她……她他妈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脖子上忽然一轻,苏轻语的手掉在了床上,她忽然松开唇,翻了个身,呼吸平稳……

薄景宸则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苏轻语的侧颜,耳根一红。

她刚才是在睡觉?所以,她刚才那些动作都是潜意识?

薄景宸站直身子,心口有些说不出滋味的感觉。

坐在床边,看着苏轻语的睡颜,只见她眉头一蹙,一脸的难受,这样的表情,看的薄景宸也跟着皱眉,抬手抚向她的额头。

只听到她小声不清不楚的说着,“我没有、她自己下去的、别掐我、疼、”

说出来的话支离破碎,但是薄景宸却仿佛好像听到了一句原话。

她留下了如此深刻的阴影吗,要在梦里都这么的难受。

薄景宸站起身子,转身走进浴室,将帕子拿热水弄湿,然后走向苏轻语。

细细的擦拭着她的小脸,喝了酒,本就有些嗜睡。所以,苏轻语只是微微蹙眉,感觉不爽,但是始终没有睁开眼睛醒过来。

来回走了两趟,薄景宸将苏轻语全身都擦了个遍,睡衣都给她换上了。

她就像是一具死尸一样,半点的反应都没有,任薄景宸给她换着衣服。

给她擦脸的时候,只觉得苏轻语的脸上粘糊糊的,肯定没有少哭。她一喝醉了,就喜欢哭,眼泪跟开了闸似得,根本停不下来。

薄景宸有印象,只是他现在觉得很不爽,她可爱的样子竟然让祝浩南全程见到了。

想着心口就一阵发闷,俯下身子。碰上苏轻语的唇,就轻轻一咬。苏轻语唔了声,将薄景宸推开,又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薄景宸不自觉的嘴角微微上扬,但是仅一瞬,他的笑容就僵住。他是怎么了?

他竟然因为苏轻语的一个小动作,小表情开心?他是疯了吗?

薄景宸想着就站起身子,这样的自己,让他有些不能接受,不禁踱步走向阳台,点燃一根烟,今天晚上,从知道苏轻语喝醉了和祝浩南在一起,自己的状态就一直不对。

后来,他没有走,洗漱过,就躺在了床上,耳旁是苏轻语细细柔柔的呼吸声。

那晚,他睡的很好,一夜无梦,觉得很安稳。

薄景宸生物钟准时让他醒来,只觉得手臂一重,扭头就看到一个熟睡的人儿被他揽到了怀里,心里一咯,眉眼不自觉的都因为她而变得柔软。

只是脑海中不禁划过谈凡沁的模样,眉头一蹙,放肆的自己够久了,他该变回自己了。

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怀中的人儿,轻轻的起床,洗漱一番后,他本想走向床边,但是刚迈了一步,就停住了。

他还是扭头,选择离开。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人格分裂了,他竟然对苏轻语会产生那种感觉……

谈凡沁才没了他的孩子,还割腕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竟然……对别的女人产生异样的感觉,而那个女人竟然还是苏轻语……

上车,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一脚踩上油门,车子就飞驰了出去。

——

苏轻语是被吵醒的,睁开眸子的时候,只觉得头疼的要炸了,抬手揉了揉额头,只见眼前一片鲜红。

苏轻语吓得差点没有从床上摔下去,立马她就清醒了。

她环顾了一下房间,整个人都懵逼了,她、她、她怎么会在这里?她昨晚不是在喝酒吗?好像遇到了祝浩南……然后。这是她和薄景宸的房间……

猛地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连睡衣都换了,胸罩也没穿……天啊、苏轻语的脑子嗡的一下就炸了……

她只想知道,昨晚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苏轻语简直觉得自己想要一头撞死了。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怎么想都没有一点点的印象,她是怎么回来的。

她身上没有痕迹,也没有酸痛的感觉……所以,她应该没有被那个吧……

苏轻语紧紧的皱着眉头,头都要爆了,门忽然被敲了敲,顿时一惊,敲门声?不是薄景宸!薄景宸肯定不会敲门。

“夫人,您睡醒了吗?”只听到一个女声在外响起。

苏轻语愣住了,夫人??

她就睡了一觉醒来,怎么觉得好像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变化?

难道这里不是薄景宸的别墅???

门又被敲了两声……

“进、进来……”

门被推开,就见一个四十多岁的阿姨。笑的一脸的亲切,“夫人,听少爷的吩咐,您该起床了。”

“少爷?薄景宸?”

“嗯,是的,我吩咐下去,叫人给您备好中餐。”说着恭敬的对她一笑,便退了出去,将门重新关上。

这这这……这是佣人吗?

所以,她的衣服,可能是佣人换的……是吧……

苏轻语洗漱好之后,下楼,就只见别墅里来了三四个佣人。

有两个在搞卫生,有两个在厨房忙……

见到苏轻语就恭敬的喊道,“夫人,醒了?饭菜马上就好。您先喝杯水,清清胃。”

说着就有人去倒了一杯温开水给她。

苏轻语有些不好意的接过,“说了声谢谢。”整个人都还没有回到状态来,“你们……是薄景宸找来的?”

“嗯,是的,我们今天早上来的。”

苏轻语愣愣的点头,就听见从厨房传来声音,“夫人,饭菜好了,您吃饭吧。”

转身走到餐桌上,看着竟然是自己喜欢吃的,这也是薄景宸告诉她们的?

——

薄景宸一大早赶到病房的时候,只见谈凡沁已经醒了,看到推门而入的他,一脸的委屈。

走到床边,将早餐放在桌上,装作没事人一样,“怎么不多睡会?醒的这么早。”

“你昨晚去哪里了?”谈凡沁一脸难过到问着。

薄景宸的动作一顿,眉头微微一蹙,扭头看向她,唇瓣紧抿着。

她现在不能受刺激。

“你是不是找苏轻语去了!”谈凡沁的音量忽而提高,她从来没有这样跟薄景宸说过话。

她在薄景宸的面前,一直都很乖巧,一般就只会一脸委屈,从来都不会对薄景宸发脾气或者凶他。

所以吼完之后,谈凡沁就低着头,开始抽泣,“阿景,我昨晚醒来发现你不在……我……”

薄景宸继续着,将早餐拿了出来,然后坐在床边,“昨晚你睡了,怕吵醒你,我就回去睡了。”说着舀了一勺粥,递在她的唇边,“饿了吧,吃早餐。”

这样柔情的薄景宸,谈凡沁根本就没有抵抗能力,即便心里疑问重重,但是,她最后还是将那些话压在了胸口,接受着薄景宸的柔情。

谈凡沁吃过早餐,薄景宸收拾了一下垃圾,声音里听不出太多的情绪,“今天开始,我换个人照顾你。我等会就要去公司了,今天醒这么早,你再继续睡会。”

谈凡沁见他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她忽而忍不住的问道,“阿景……”

薄景宸看向她,“嗯。”

“苏轻语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

“她对我说了什么?”薄景宸眉头一皱,反问一句。

谈凡沁手指紧紧搅着床单,咬了咬下唇瓣,“跟你说是我自己要滚下楼梯的。”

薄景宸听着眸子忽而一冷,脸上的神情都微微一变,谈凡沁心里一咯,等着他的回答。

“恩,她是说了。”

谈凡沁深吸一口气,声音里带着哭腔,“所以,你也觉得是我自己滚下楼梯的吗?或者你觉得我知道了自己宫外孕,然后陷害苏轻语的?”

薄景宸眉头一皱,眼神是谈凡沁看不出的情绪,他没有说话,就是这样看着她。

谈凡沁瞬间眼泪就掉下来了,“你相信她了是不是?阿景,我跟你在一起六年了!我是个怎样的人,你真的一点点都不知道吗?我都没来得及去做孕检,我怎么知道自己是宫外孕!我又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孩子去害苏轻语!!你早就跟我说过无数次你不爱她!我也知道!阿景……你不信我……你真的不信我,信苏轻语吗?”

薄景宸,忽然只觉得很烦,感觉这一天天的,都是这些真真假假,他都快要成包公,来断案了!

“你现在就是一个人在医院什么都不做想太多了!还有,我没有相信苏轻语的话!今天乖乖的不要乱来了,等你可以下床了,我们就办理出院。回家养着。”薄景宸淡声说着,“好了,我要去公司了。”

谈凡沁点了点头,听到他说没有相信苏轻语,她不禁就松了口气。

薄景宸去到公司的时候,李赫正在整理他的办公室,将外套挂在衣架上,“苏轻语今天来了吗?”

“还没有看到她。要打电话让她来上班吗?”

薄景宸坐下,打开电脑,“不用了,好了,这里不用忙了,你出去吧。”

李赫说了声“是”便转身出去了。

这到下午两点多的时候了,李赫才看到急急忙忙赶来的苏轻语。

“咦,你怎么来了?”李赫正拿着资料准备送去会议室,“我以后薄总今天放你假了。”

李赫不是不知道,苏轻语是薄景宸的妻子,只是可能先给他的印象是同事,再加上苏轻语的性格一直很好。所以先入为主,便没有那样的对她客气。

苏轻语指了指薄景宸的办公室,小声的问道,“他呢?今天来了吗?”

李赫见她这个样子,忍不住的想笑,“薄总正在会议室,准备开会呢,你既然来了,过去帮忙吗?”

苏轻语听着连忙摆手拒绝,“不要不要,既然他放我假了,我还是走吧。别跟他说我来了。加油加油!”

李赫收起笑脸,脸色换变得严肃,“薄总!”

苏轻语整个身子就僵硬了起来,背立马就挺直了,她真是搞不懂自己为什么就要来公司了?

缓缓的转过身子。果然见薄景宸面无表情的朝她这个方向走了过来,苏轻语顿时就尴尬了。

她今天吃过中饭,手机忽然来了个电话,虽然是个没有名字的,但是她还是接了。

“喂,小秘书?”叫她小秘书的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祝浩南。

苏轻语眉头微微一蹙,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

“你忘了吗,你昨天给我的啊?”

这下苏轻语是真忘了,她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喝断片了……

“我昨天给你的?这个我……真的不记得了……”

“哈哈哈,这个不重要,看来你酒醒了呀今天。”听祝浩南的语气好像很高兴。

“恩……酒醒了……只是昨晚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哦,对了,昨天是你送我回来的?”

“看来你还真是一点点都不记得了呀,是你老公。薄景宸送你回去的。”

一句你老公,吓得苏轻语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薄景宸??”

所以,昨晚上,他对都自己做了什么,这些佣人都是今天早上才来的。

所以,她是薄景宸抱回来的,她的身子是薄景宸擦的,她的衣服也是薄景宸换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