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她是我的妻子!/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你不知道啊?看来你们昨天没有干什么?是应该说景宸的自制力太好了?还是他根本就不行?”祝浩南可没忘记苏轻语昨晚那诱人的小模样,如果她的身份不是薄景宸的妻子,他可能就忍不住的将她吃干抹净了。

苏轻语顿时尴尬了,“祝总……你别开我玩笑了,你、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哦,我没事,就是我今天要回拥城了,你要来送我吗?”

“额……这个,我可能没空现在,我准备要去公司了,已经迟到了。”苏轻语总觉得这个祝浩南怪怪的,对自己有些过分的好,而且她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他跟薄景宸肯定有一段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去。

她就更加得注意了。

祝浩南在电话那边眉毛一挑,笑说道,“你好歹也是一个总裁夫人,去个公司还要这么积极?薄景宸是不是虐待你呀?再说了,反正你已经迟到了,也不要担心再迟到一点了,对不对?”

“祝总……”苏轻语有些为难。

只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哈哈哈的大笑声,“好了好了,不逗你这个小姑娘了,等会还说我以大欺小,我就是打电话过来听听你的声音,好了,你去上班吧,小秘书。”

苏轻语“嗯”了声,说了句,“一路顺风”便挂断了电话,松了口气。

她最怕的就是别人突然对她的好,让她总会觉得有些什么企图……

苏轻语这下看到薄景宸,就会想到昨晚上。他……对自己做的那些事,心里顿时有些慌。

但是薄景宸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好像昨晚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似得,淡漠的看了一眼苏轻语,冷声命令道,“苏轻语,到我办公室来。”

李赫在看到他的时候,就已经迈着步子,走向电梯了。

留的苏轻语一人在那孤立无援,跟在他的身后走进了办公室。

站在他办公桌的面前,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昨晚,去哪里了?”薄景宸冷声问着。

苏轻语微微一愣,祝浩南不是说,是薄景宸带她回去的吗?她去哪里了难道他还不知道?“

“你不是知道吗?”苏轻语小声的说着。

薄景宸见她这个样子,冷哼一声,“我知道?我还知道你跟着祝浩南去了酒店是这样吗?!”

听到这话,苏轻语吓得立马抬起头了一双眸子瞪得大大的,“酒店?和祝浩南?我没有啊?我就是在酒吧遇到的他!我没有跟他去什么酒店啊!”

她果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记得才好。

“呵,那你以为,我在哪里把你带回来的?”

苏轻语顿时愣住了,“我……真的跟他在酒店?”

薄景宸的眉头一蹙,“你以为呢?!苏轻语,你既然嫁到薄家来了!那么你身上就背负着薄家的声誉!以后的一举一动都得注意!不能给人抓到把柄!如果我昨晚没有赶去!你会发生什么,你自己预测得到吗!”

说着说着,薄景宸忽然就真的生气了,连着说话的音量都不只觉得提高了。

苏轻语彻底的慌了,“我……对、对不起。我昨晚喝多了,后面的事情就都不记得了。”

她这是真心的道歉,薄景宸说的这些,确实都是她该注意的,她现在不是以前没名没分的苏轻语了,她现在是薄景宸的妻子,是薄家的媳妇,即便薄景宸不爱她,不认可她,但是,她的脑袋上还是挂着他们薄家的牌子的。

她可以不顾及薄家的感受,但是她不能不顾及奶奶的感受。

“呵,喝多了!怎么遇到祝浩南的!”薄景宸冷声问着,脸色有些严肃。

苏轻语眉头微微的一蹙,犹豫了一下,“在、在酒吧被一个男人欺负了,然后就遇到了祝浩南,他那个时候还有应酬,然后担心,我要是一个人走会被又会被那个男的跟踪报复……所以就等着他……没想到这一喝就喝多了。”

薄景宸眸子顿时一沉,声音冷得吓人,“以后!不准去酒吧!”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点了点头,“嗯”

不用他警告,苏轻语以后也不打算去了,就算去,也不要一个人去,这太恐怖了,一不小心就有失身的威胁。

薄景宸有些诧异她的听话,但是语气依旧冷漠,“可以了!出去。”

苏轻语正准备转身离开,但是想到什么犹豫了一下,忍不住的问道,“昨晚……是你给我换的衣服?”

薄景宸动作一顿,不禁回想到昨晚苏轻语的那一吻,“不然你想要祝浩南给你换?”

“没有……”苏轻语连忙说着。

薄景宸收回视线,冷声道,“没有,就出去。”

苏轻语“嗯”了声,正准备转身,薄景宸又忽而叫住,“站住,跟我去会议室。”

说着就见他站起了身子,往外走去。苏轻语有些无奈的叹一口气,便跟在了他的身后。

走到会议室,见到苏轻语的一一都喊着,“总裁夫人……”

把苏轻语尴尬的,一直摆手,“在公司,我就只是个秘书。”

头忽然被砸了一下,苏轻语轻呼一声,扭头就见周泽成一笑的一脸开心,“嗨,总裁夫人!”

苏轻语顿时翻了个白眼,忽然想到了周奕冰,“你去奕冰公司找她了?”

周泽成点了点头,一脸疑惑“对啊,我去找她了,怎么了?”

“周总,你这是要闹哪出呀?”苏轻语无奈的叹了口气说着。

“我能闹拿出呀?我这不是为我的爱情而奋斗吗?”周泽成大大方方的将爱挂在嘴边。

苏轻语简直就要慌了,“好好好,你可以为你的爱情奋斗,但是,对象能不能不是奕冰,她是个好姑娘,也没谈过恋爱,她受不起伤的!”

周泽成一脸的不开心,“你不能仗着你比我官大一级,就欺负我,阻止我喜欢别人对不?我当然知道冰冰是好姑娘啊,不是好姑娘我追她干嘛?不对,你这话的意思是,只能又坏姑娘配得上我?你这是歧视啊!”

苏轻语顿时语塞,“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奕冰没恋爱过,一旦喜欢上一个人,肯定会很认真,她玩不起。”

“啊,我也玩不起啊,你看我像玩得起的人吗?我也可怕可怕等会你的小奕冰,看到什么小鲜肉,就不爱我了,拍拍屁股走了人啊!就像那个清吧的老板,叫什么名字来着?”周泽成做一脸沉思装。

“歌与烈酒。”

“对对对,就是那个清吧,冰冰在上面唱歌的时候,那老板的眼睛都亮了。虽说那老板长得还可以,气质也还行,一个阳光大小伙,但是和我比起来,还总是差点,但是小冰冰对他笑,都不对我笑呀!这就让我感觉到了深深的威胁感。”周泽成说得一脸害怕和委屈,整个人就像是在讲相声似得。

——

那天周泽成去找周奕冰,但是她愣是没有请假,周泽成也好像是个大闲人似得,坐在大厅愣是等到了她下班。

周奕冰一从电梯出来看到周泽成的时候,白眼都要翻上天了,心想着,轻语你个天杀了,到底让她招惹到了个什么样的人呀。

周奕冰,为了不让他发现自己,一把拉住了两个同事,想着夹在她们两个中间,偷偷的溜走。

但是,周泽成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又见这下班的人流,眼睛就厉害了起来。

苏轻语收腹夹腿的,恨不得自己有隐身术了。

这眼看就要走到门口了,周奕冰只觉得胜利就在眼前了,肩膀忽然被一拍,本能的回头,受惊了一般尖叫了一声。

“啊!你干嘛啊!你吓死我了!”

周泽成一脸无辜的摸摸鼻子,“难道不是你吓死我了么,这么凶。魂都要被你吼飞了。”

站在周奕冰身旁的两位女同事,一看到周泽成眼睛都犯桃花了,小声的拉着周奕冰问道。“奕冰,这帅哥是你朋友?”

“不是!”

“不是?”一个人反问,然后笑嘻嘻的看向周泽成,“帅哥你好,我们是奕冰的同事,很高兴认识你啊。”

周奕冰无奈的摇摇头,这真是看脸的社会啊。

可是周泽成看都没有看她们两个一眼,就一把将周奕冰从她们两个中间给拉出来,匆匆的回了一句,“恩,你好。”

便拉着她往外走去。

毕竟这里是她公司,她又不好反应太大,就只能瞪着个眼睛,语气满满的不爽,“周泽成,你又完没完啊!你要带我去哪里?”

将她塞进车内。周泽成也坐在了主驾驶,然后拿出手机,打开好友验证那一页,一脸的委屈,“不同意?”

周奕冰简直快无语了,这年头还有这种死缠烂打的男人?她不同意难道不是表现的很明显了,她不想跟他有什么牵扯。

“你就是因为这个跑到我公司来堵我的?难道周总,你没有事情要做的吗?薄景宸对你这么放纵?”周奕冰都快一脸的黑人问号了。

“没有啊,我很忙的啊,在等你的时候,我已经完成一单项目了。看我多么不易。你看我这么忙还等你下班的份上,该加我好友了?”周泽成一脸的无辜。

简直就是撒娇卖萌求好友呀。

周奕冰也是无奈,拿出好友,点了个同意,碰上这样厚脸皮的男人,算她输!

在校的时候。也有不少的男人追周奕冰,但是一个个都被她给吓走,就算加了好友,她也不会搭理别人,有些胆大的,跟她去上同一节公开课,要么坐她身后,要么坐她旁边的,找她说话或者穿小纸条的,她都会站起身,然后一句报告老师,“这位同学老打扰我上课,我要换座位。”

弄的别人一脸尴尬,之后也就没人敢怎么喜欢她,说她就是一铁树,永远开不了花的。

她本以为,等到她下班的时候,这个周泽成应该等不了那么久就会走的,谁知道……他愣是等着她下班。

周泽成满意的将手机收了起来,“恩,这就对了嘛!”

然后周奕冰正准备开门下车的时候,周泽成忽而将车子发动。

她手一顿,眉头一皱,一脸疑惑和嫌弃的看向他,“你干嘛呢??我这不是加你好友了吗?”

“我这都等一天了,连中饭都没有吃,你得负责,陪我吃饭。”说着就朝周奕冰露出一口大白牙。

“你喜欢吃西餐还是中餐?”

“只要好吃,不挑。”

“你喜欢辣的还是不辣的?”

“只要好吃,不挑。”

“你喜欢甜的还是酸的?”

“只要好吃,不挑。”

“……这么好养活?”周泽成扭头看向她。

“不好养活!我要吃大闸蟹,口味虾。卤猪蹄。”周奕冰一脸不爽的说着,她总觉得自己认识了周泽成,像是羊入了虎口似得。

她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就是一种被人吃得死死的感觉,这一刻她忽而有些方。

周泽成见她点菜了,乐呵呵的,脚上的油门都踩得重些了,“真巧,我今天也想吃这些!”

“不要脸!”

“恩恩,要你不要脸!”

周奕冰彻底败了,对于周泽成的耍无赖,她也是很无奈,很没有办法!

但是当那些美食摆在她面前的时候,真的是眼前一亮,只是,她平时都是去一些大排档啊,或者小摊子上吃这些,当那些美食放到如此高档的地方,还被打扮的如此好看的时候,周奕冰真是有些下不来嘴。

“怎么?不合胃口?”

“长得太好看了,下不了嘴。”

“那我帮你剥?”说着正准备拿起一个,周奕冰就一脸嫌弃的瞪了他一眼,“算了,我还是自己来吧。”

这一动手,根本就停不下来,好吃!

周奕冰这一吃,就忘记了时间,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拿出一看,是清吧老板杨迎的。

在抬眼看向屏幕顶上的时间,七……七点半了……她迟到半个小时了。

接通电话,杨迎就语气紧张的问道,“奕冰,今天加班吗?”

“没有、没有,跟一个朋友在一起,一下子没注意时间,我现在马上就过来。”周奕冰急忙解释着。

杨迎笑了笑,“没事没事,第一次看你迟到,有点担心,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吧?”

“没有没有。我、我马上就来,不好意思。”

“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也不着急,你路上注意安全。”

周奕冰回了句“好。”就将电话挂断了。

周泽成见她刚才那模样,眉毛一挑,“老板!?”

“你吃完了没有?”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我一直在等你吃完呀。”周泽成一脸无辜。

顿时周奕冰只觉得尴尬,“那……那我们走吧,送我去个地方。”

周泽成买好单,走出餐厅,找到车子,看向副驾驶上的周奕冰,“去哪里?”

“去水景街。”

“那?酒吧一条街?你要去喝酒?跟谁?男的女的?”周泽成脸色忽而一沉,调查户口似得。

周奕冰,抬手一拍他的脑袋,“喝你个头!我去上班的!快走了,哥哥!已经迟到四十分钟了!”

听到她不是去见别的男人的,周泽成这才满意的,发动车子,当男人吃醋起来,也真的是好恐怖的。

那是条老街,所以车子一般不给开进去,本来想将周泽成甩下的,但是他硬是跟了上来。

“你真的就没有一点自己的事情要做?”周奕冰觉得自己这一天都要疯了。

“我这不是在陪你吗?”

“我要去上班了啊,哥哥?”

“恩,陪你上班嘛。”

“好好好,那随你便吧!”周奕冰真是放弃了,跟他说话真的纯粹的就是浪费口水。

一推门进了店里,看到周奕冰,杨迎咧嘴一笑,“今天迟到了哦!”

“不好意思,今天我给你免费唱吧,不用给我费用了。”周奕冰笑说着,这个杨迎一直都对她挺好的,就感觉像个哥哥对妹妹似得。

“没关系,刚才也没什么人。来了就好。”话音一楼,周泽成就惊喜的说着,“呦,小冰冰,看不出啊,你竟然还会唱歌??我以为你是来酒吧送酒端盘子的那种!看来我得重新审视一下你了。”

周泽成不说话的时候。杨迎都没有注意到他,这才发现,周奕冰身旁还跟了一个人,还是个男人。

“就你话多!既然来了!就要点单!拒绝免费听歌!”周奕冰说着就走向台上,想他这种有钱的人,不宰白不宰。

周泽成挑衅似得看了一眼杨迎,他知道,这个男人对周奕冰有意思!

他看到离周奕冰最近的一桌台被一对小情侣给坐了,他走上前,“嗨,帅哥美女,你们这桌酒水,我请了,但可不可以麻烦你们换个桌台?台上那唱歌的女的,我女朋友,想让她高兴一下。你们懂得。”

最后,就这样达成了协议,周奕冰只觉得奇怪,他是怎样做到,让人换了这最好的位置,周泽成一脸得意的朝她一挑眉,她便不禁挑了个白眼,心里却莫名的有些欢喜,觉得这个男人倒是有些有趣。

“奕冰,我刚学会了成都那首曲子,我给你伴奏?”杨迎抱着吉他就上来了。

周奕冰愣了下,然后笑着点头点头,周泽成在台下个脸都黑了,因为他们两个在台上唱的不是一般的嗨。

本来是想等到周奕冰下班的,但是奈何来了个电话,有事,就先走了,连招呼都没跟她打一声。

周奕冰扭头看向他那个方向的时候,就只见位置已经空了,心里顿时就不是滋味,但是,她能怎么办,他那种男人,她确实惹不起。

———

苏轻语见他这个样子,顿时就想笑,她完全能想象得到,周泽成看到周奕冰和杨迎在一个台上时候,他坐在台下要爆炸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好看的笑意。

薄景宸在不远处眸子忽而沉了沉,她都从来没有对自己这样子笑过。

“周泽成……”

忽而被叫全名,周泽成只觉得满满的杀意,后背一凉,将头扭向薄景宸的方向,走了过去,“怎么了呀?薄总,你这叫的我寒毛都竖起来了。”

周泽成说得生动形象,好像真的身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薄景宸仅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吐出三个字,“开会了。”

顿时,周泽成语塞,如果说,周奕冰拿着周泽成的话多没办法,那么他的死穴只能是薄景宸!

会议开始,苏轻语站在薄景宸的身旁,拿着本子,记录着一些重要的信息。

这次的会议内容。除了前阵子拿下的HR的项目,就是针对祝浩南来南城发展的想法。

一提到祝浩南,苏轻语的动作都顿了顿。

有人说,要在他南城的公司还没有做稳做大的时候,就扼杀在摇篮里,还有人说,两两强势,在祝浩南的公司在南城还没有稳定的时候,可以一起合作,但是又有人担忧说,一山不能容二虎。别到时候在盛宇集团的帮助下彻底稳定了反扑他们。

薄景宸全程就听着他们的意见,没有说话。

等到散会的时候,还让在座的各位,写一份详细的方案到时候交给他。

苏轻语跟在薄景宸的身后,他迈步子迈得很大,她几乎都是小跑着的。真的是像极了电视里的那种小秘书。

只是这一走到办公室门口,就见左彦珂站在那里,听到脚步声的,抬起头看向他们两个,一脸的委屈。

薄景宸淡淡的看了一眼,没有多余的表情。

苏轻语看到她,才忽然记起,那天在她们的婚宴上,她哭闹的厉害。

“景宸……”她缓声叫道他的名字。

薄景宸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就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左彦珂愣了下,跟了进去。

“景宸,你是不是还在生我那天的气?”

苏轻语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后面想了想,这趟浑水她还是不要趟了吧,任何一个喜欢薄景宸的女人。她都惹不起。

刚准备转身将门关上,就听到薄景宸沉声命令道,“苏轻语,进来!”

苏轻语脚步一顿,左彦珂的声音也是一顿。

她无奈的叹一口气,只好走进去,她完全能感受到左彦珂眼神里满满的恨意。

“把这里整理一下。”说着指了指桌签的一沓资料,然后抬头看向左彦珂,声音冷淡的没有任何的情绪,好像他们两个根本就不像是认识多年的朋友似得,“婚礼那天的事,我不生气,而且丢脸的也不是我。如果左小姐这次来是道歉的,就不必了,我还有事要忙,就不留你了。”

“景宸……”左彦珂眼眶顿时一红,像是受到了万点打击。

连着苏轻语的心都跟着颤了颤,如果是她喜欢了一个几十年的男人跟自己这么说话,她恐怕要伤心死了。

“还有什么事吗?”薄景宸真的是一点情绪都没有,冰冷的吓人,苏轻语倒是挺佩服那些默默喜欢薄景宸的女人,世界上万千的好男人,为什么偏偏就栽在了薄景宸这棵树下。

左彦珂看了一眼装作什么也没听到但是表情却出卖她的苏轻语,犹豫了一下,她从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性子,“可不可以让苏轻语出去一下,我想单独跟你聊一聊。”

“不可以。一,她在忙着她的工作,二,她是我妻子,我单独跟别的女人在室内说话,这是对她的不尊重,也会让她没有安全感,所以左小姐你有什么就直说吧。”薄景宸一段话,差点没让苏轻语手里的资料散落一地,这是拿她当挡箭牌昂?

苏轻语只觉得左彦珂真的要恨死她了。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对我,我们都认识几十年了,为什么你从来都不能好好的跟我说说话?”左彦珂最后还是没忍住自己的脾气。

“我一直如此。”

“景宸,我一直没有嫁,就是因为爱你,想要跟你在一起……你当真不知道?”左彦珂声音有些哭腔,苏轻语只觉得很尴尬,她倒是想出去。

“恩,我不知道。我也没有逼着你不嫁人。”

“薄景宸!!”左彦珂忽然叫道他的全名,语气里全是无奈和生气,苏轻语倒是真的被这声吼给吓了一跳,手中的资料散了一地。

她连忙着蹲下身子,捡着地上的资料。薄景宸看了眼苏轻语,然后看向左彦珂,眉头微微一蹙,“左小姐,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就麻烦你出去,苏轻语,送客!”

苏轻语手上的动作一停,仰头看着一脸冷漠,甚至明显看得出不高兴了的薄景宸,无奈的叹了口气,站起了身子走向左彦珂,然后坐了一个请的手势,十足的一个小秘书的模样,“左小姐,薄总要忙了,您慢走。”

话音一落,整个室内“啪”的一声,结实的一个耳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把推到了地上。

苏轻语脸上立马火辣辣的疼,她扭头皱着眉头瞪着左彦珂,这些女人,真的是喜欢动不动就闪人耳光!

“就是你这个贱人!你现在内心是不是在窃喜!!在得意!!在看我笑话!!”左彦珂将刚才所有的气全都撒在了苏轻语的身上。

苏轻语只觉得胸腔里一股气,正要从地上爬起来,身子忽然一轻,扭头一看,只见薄景宸黑着一张脸,脸色极差。

“左彦珂!我看你真是越来越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苏轻语是什么身份?!打她?你不就是在打我!?”薄景宸的声音很沉,但是充满了威慑力,左彦珂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我、我没有!我、我知道你不爱她。知道你不想娶她的!”左彦珂瞬间有些慌,她没想到薄景宸会发这么大的火。

苏轻语腰上一紧,薄景宸宽大的手揽着她的腰,推着她朝左彦珂的方向走去,“我爱不爱她!她都是我薄景宸的妻子!”

听到这话,苏轻语的心口顿时一颤,手腕忽然被他抬了起来,“我从不打女人!但是有欠必有还!”

左彦珂还没听明白这话,薄景宸就从身后抱住苏轻语,抬起苏轻语的一只手,用力的摔向了对面懵了的人儿。

苏轻语也懵了,她发誓,她长这么大,真的是第一次打人,打人真的不好玩,她现在只觉得手掌疼。

左彦珂抬手就捂住左半边脸,指着薄景宸,“你竟然打我?”

薄景宸却一副没有听到的样子。握住苏轻语微微有些红的手掌,“皮还真是嫩,这么轻轻一打,你手就红了。”

苏轻语只觉得懵逼,懵逼,懵逼,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左彦珂眼泪睡觉就忍不住的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薄景宸!!你真是太过分了!!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说着就捂着脸往外跑去了。

苏轻语见着她离开的身影,眉头微微一蹙,她脸颊上还疼呢……

手忽然被松开,薄景宸冷漠的瞪了她一眼,然后走向办公椅坐下,“苏轻语,你就这么好欺负?不会打回去?”

微微颔首,秀美一蹙,唇瓣紧抿。“正打算起身打回去,你就过来了。”

“你打的赢她?”薄景宸嘲讽着说着。

苏轻语这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就知道薄景宸刚才那样并不是帮她,只是……为了让左彦珂死心。

薄景宸看到左彦珂甩给苏轻语那耳光的时候,他真是蹭的一下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立马胸口一股火气,要不是后面他看在跟左彦珂这么多年的情分,还有跟左家是世交,他恐怕不会这样轻易的放过她。

她刚才那行为,分明就是太岁头上动土。

看着苏轻语脸上五指分明,有些红肿的印子,眸子寒了寒,这个女人,只有他可以欺负!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欺负了?

“去休息室,床头柜的第二个箱子里的药箱里,一个黑色的罐装药。消肿的,自己去擦!”薄景宸声音冷到极点。

苏轻语愣了愣,浅浅的“嗯”了声就转身往休息室走去。

找到医药箱一打开,里面竟然有不少的药,但是她根本就看不懂,找到那瓶黑罐的药,走向厕所,一打开,连里面的药都是黑色的。

苏轻语顿了一下,这是要她往脸上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