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不要被爱蒙蔽双眼/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凡沁见他同意了,嘴角不自觉地的上扬,她就是要接着薄景宸对她的愧疚和可怜绑住他。

薄景宸不可否认的是他对苏轻语产生了异样的情绪,说不上是爱或者喜欢,但是就像是一种占有欲一样,见不得别的男人对她做些什么。

薄景宸将谈凡沁微微推开,“我去上个厕所。”

然后便转身往厕所走去,将水龙头打开,拿出手机给周泽成发着短信,“走不开,不可以让苏轻语喝酒!别打电话过来。”交代完就将手机收好。

周泽成看到信息的时候,扁了扁嘴,果然如他想的那样,他对苏轻语的感情,没有那么的简单。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以前要是遇到这种情况,他理都不会理他,现在竟然给他发个信息,警告。

正准备将手机收好,就见周奕冰打来了电话。

周泽成将屏幕对着苏轻语甩了甩,看到上面的名字,她会意的点了点头,周泽成便起身,走到门口接人。

周奕冰看到笑得嬉皮赖脸,一脸得逞的周泽成就来气,瞪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就往里走去。

周泽成一把将她拉住,“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我真的会难过的,你每天上班都这么辛苦,带你来放松放松,而且,我还叫上了你两个好姐妹,你们也可以好好聚聚呀,对不对?”

听到后面一句话。才让周奕冰扭头看向他,“月月也来了?”

见她有些反应,周泽成立马得意一笑,“对呀,看我考虑的周到吧?”

周奕冰忽而一笑,“哼,算你还聪明!”

这个男人虽然看着不靠谱,说话的时候也不靠谱,总给人一种油嘴滑舌,花花公子的感觉。而且有时候做的事情,也会让人觉得孩子气,不成熟,但是往往是那样,却总会不经意的就触动周奕冰的心。

因为其他喜欢她的那些男人,都只是说说而已,嘴上说着有多么多么喜欢她,多么多么心疼她,以后要怎样怎样对她,但是却没有一个付出过行动的,对于这样的男人,周奕冰真的都是嗤之以鼻的。

到底是喜欢她,还是想睡她?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而周泽成,她看不懂,像真心,又像是玩闹。这种公子哥,等到对她的兴趣散了,他们两个就完了,她不想要那样的爱情。

如果是玩玩的爱情,周奕冰宁愿把谈恋爱的精力留到工作上去。所以,虽然她现在还没有毕业,但是公司就已经破例录用她为正式员工了,就是为了留住她。

虽然前不久,她们三个才在苏轻语的婚礼上见过,但是那样的场合太方便,而且,苏轻语也全程跟薄景宸在一起,加上那天谈凡沁的事情,大家的状态都不好。

周奕冰一来,整个气氛就活跃了起来。

苏轻语喝的很少,意思的喝了两口,昨天的阴影还没有散去,其他的三个人都喝嗨了,连着时婉月好像都心情不好,也不跟谁说话,就默默的自己给自己倒酒喝酒。

周奕冰酒量本来算是不错的,但是玩骰子老输,总玩不过周泽成,喝着喝着,她就越喝越凶,周泽成拉都拉不住,说非要把他也给灌醉了不可。

周泽成见她这可爱样子,看向苏轻语,“你怎么不提醒我,小冰冰喝醉了,会这么疯狂?”

苏轻语扯唇一笑,耸耸肩,“我从来没有看她喝醉过,要怪就怪你自己。”

说着眼底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所以,薄景宸果然没有来。她就知道薄景宸不会因为自己在这里然后过来的。

苦涩一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明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怎么会觉得失望,觉得难过呢。

时婉月忽而坐在她的身旁,整个身子一半的力压在她的身上,苏轻语扶住她,“月月,你喝多了……”

“没有!我没有喝多,我还清醒着呢。轻语,你婚礼那天我没有好好的敬你,今天我重新敬你一杯酒!祝你、祝你,新婚快乐!”说着眼底竟然有星零不易察觉的泪水。

苏轻语微微蹙眉,总觉得她哪里有些不对,但是又说不上哪里怪。抬手就抓住,她仰头要喝的酒杯,“好了,月月,你的心意我早就收到了,你以前都不喝酒的,今天竟然喝了这么多酒。”

时婉月痴痴一笑,伸手夺过酒杯,仰头喝完,然后还给苏轻语倒上一杯酒,递到她的面前,“呐,轻语到你了。”

苏轻语虽然不知道她怎么了,但是能看得出她很不开心,甚至很难过,接过她的酒杯也干了。

“月月,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不能跟我们说说?”苏轻语担心的问着。

时婉月看着她的眼眶顿时就红了,酒吧的灯光很暗,但是能看得清,她眼底泛起的泪光,闪闪的。

苏轻语一慌就将她一把抱住,语气满是心疼,“有什么就说出来,不要自己一个人扛着。”

时婉月,将头埋在她的脖子上,只觉得一热,苏轻语就特别的难过。

只听到她满是哭腔伤心的说道,“轻语,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

苏轻语揽着她的肩紧了几分,心口微微一疼,她自己也好像对一个不该有感觉的男人有了感觉。

她忽而很能理解时婉月此时难过的感觉,“月月,不管你爱上谁了,我跟奕冰都会支持你的!”

时婉月听着,顿了顿,抬起满是泪水的眼睛看着苏轻语,然后猛地摇头,“不会的,你们不会支持我的。”

苏轻语眉头一蹙,抬手擦掉她脸上的泪水,“傻月月,能爱上一个人本来就不容易,我们怎么可能会阻止你。”

她虽然这样安慰着时婉月,但是让她对薄景宸敞开心扉,她也做不到。这个男人,也是她不该爱上,也不能爱上的。

时婉月听着苏轻语的话,只觉得更加的难过,一把将苏轻语抱住,忍不住的一声声的“对不起……”

这把苏轻语彻底弄慌了,“说什么对不起??你又没有对不起我。好了好了,不哭了,我们不哭了好不好?”

时婉月没说话,就是眼泪晃晃的,直往下砸。

苏轻语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现在安慰也是没用的,喝醉了的人,心中的各种情绪就会被放大,时婉月现在心里肯定难过的要死,但是也什么都听不进去,所以,她现在也不安慰时婉月了,就让她一个人静静的哭会。哭出来了,心里就会好受些了。

还没有毕业的时候,大家在一间宿舍,生活在一起,一旦谁有些什么情绪,就会知道的一清二楚,也能及时的安慰着,开导着,现在,她们三个虽然还能时常聚聚,但是有很多的心里话,都藏着了。

苏轻语有些无奈的抬眼看了看周奕冰,只见她也醉的不清,眼神迷离,抬手指着周泽成,“你说你喜欢我!你喜欢我什么你就喜欢我了?”

周泽成好笑的将她的手握住,“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喜欢你啊。喜欢一个需要理由吗?”

“别人不需要,但是你需要!你喜欢我,是不是觉得我穷,觉得我好欺负,好追?我告诉你,我虽然没钱,但是我一点都不好欺负,谁欺负我,我就给欺负回去!”

周泽成听着,脸上满满都是宠溺般的笑容,抬手一把将周奕冰揽到了怀里,“你就知道瞎说,你哪里好欺负了?我才快被你欺负死了,还有,你好追吗?理都不理我,好追个鬼!”

周奕冰醉呼呼的,眉头一皱。抬眼看向他,只觉得这个姿势舒服,也就没有想过要挣开他的怀抱,“哼!我不理你,就是不理你,你们这种有钱人,就是喜欢玩弄别人的感情,我才不要跟你们玩,我玩不起!!”

周泽成笑着笑着的表情,忽而就僵住了,他没有立即回复她,而是眼神认真的看着怀中的周奕冰,周奕冰虽然醉醉的,但还是被他这个眼神给吓住了,“你、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东西啊~~”说着双手捂住自己的脸,用力的搓着。

周泽成将她的手给抓住,也不管她听不听的进。一脸认真严肃,“周奕冰,我跟你说!我周泽成这两年来,都没有对那个女人这么耍过无赖!也没有对那个女人,有过此时这种对你的感觉!一种想要将你抱在怀里好好保护的感觉!你不能因为我有钱而怀疑我的人品,我生平最讨厌的一种男人就是你说的那种男人,而且!我长这么大,也就只谈过一段恋情!我这都三十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心动的女人!我不会就这样放手的!”

他说完,周奕冰都愣住了。

周泽成看着她愣愣的双眸,根本完全就回忆不起自己刚才到底都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他只知道自己认真了……看着周奕冰一副酒醒了的表情,周泽成忽而有些紧张……他当初对徐叶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表白过。

真是人越活越倒回去了,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气的说情话,内心一阵苦恼,能不能把刚才那些话收回??

周泽成尴尬的咳了一下嗓子,“那个……”

话还没有说出口,周奕冰就笑呵呵的,说话的时候有些傻傻的,“你竟然三十了,哈哈……你个老东西……哈哈”

周泽成见她这个样子,顿时呼出了一口气,还好,酒没醒。

苏轻语虽然听不清他们两个在聊什么,但是看到周泽成的表情,就知道,他是认真的了。一直因为他们两个而悬着的心,忽而就放下了,只是顿时另外一种担心就来了,李倩茜,那个她虽然不熟,但是还不错的一个女生。

有些无奈的叹口气。

这酒喝到后半场,也就差不多了。时婉月哭着哭着靠在苏轻语的肩上不小心睡了一觉,醒过之后,人也清醒了几分,周奕冰这酒鬼,愣是又爬起来,说要将周泽成给灌倒,最后,周泽成也半醉半醉的,但是比起喝断片的周奕冰,不知道好哪里去了。

四人走出酒吧,只觉得那耳鸣劲都没缓过来,周泽成朝着苏轻语大声说道,“你们两个打车回去吧,我先将她送回去。”

苏轻语犹豫了一下,周泽成就嫌弃的瞪了她一眼,“我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吗?!”

周泽成带着周奕冰离开了,苏轻语本想打车,却被时婉月给叫住了,“轻语,我还没有缓过来,胃里一阵难受,我怕等会在车上忍不住吐了。”

苏轻语点了点头,“嗯,那我们走走好了。”

两个人往时婉月回去的方向走着,苏轻语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月月,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时婉月愣了愣,然后朝苏轻语扯唇笑了笑,“我那时喝醉了,讲得那些话都是些酒话,你别在意就好。”

“真的没事?”

“嗯,真的没事。我要有什么事肯定第一时间,就会跟你们说呀。”

见她这样说,苏轻语也就没有问下去了。

“今天,薄景宸怎么没来?”时婉月看着苏轻语,淡淡的问着。

提到薄景宸,苏轻语嘴角有些苦涩,“不知道。我跟他的关系,你也懂的。没有外人看着那么好。”

时婉月紧抿了下唇瓣,“那个,他有没有因为、谈凡沁的事情为难你?”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耸耸肩,“我们别提他了,反正啊,我这一辈子算是毁了,活不成我想要的样子了。我就希望你跟奕冰可以找个自己爱的人,然后好好的生活。”

时婉月眉心微微的一蹙,低头浅浅的笑着。

“小语!”一辆车忽然停在了她们的身旁,车窗摇下,是方子荐。

苏轻语眉头一皱,没有理会他,就拉着时婉月,继续往前走着。

方子荐打开车门,冲上前去,一把拉住了苏轻语。

“小语,我们好歹也有五年的感情在那里,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对我?”方子荐一副难过的样子。

一如曾经在学校时候,惹苏轻语不开心了,难过的哄着自己的样子。

以前看到他这个样子,苏轻语立马就生不起气了,但是她现在看着,只觉得嘲讽,搞笑。

“方子荐你何必还要再纠缠着我,你现在已经有杨荔媛了,而且你们两个也有孩子了,看你现在,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的,我很高兴,但是我觉得我们两个以后见面真的就装作不认识!”

方子荐死死的抓住苏轻语的手,眉头紧紧的皱着,“小语,你这样我真的好难过。我现在虽然该有的都有了,但是我发现,我最爱的……还是你。她躺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你。小语,我好想你。”

苏轻语冷笑着甩开他的手,“你别让我觉得你不是个男人!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我真的觉得好恶心!别再跟着我了。”

说着就走向马路旁,准备拦一辆的士,她们走了没多远,酒吧这附近的的士应该不少的。

但是她刚刚抬起手,方子荐,就一把将她揽到了怀里。用力抱得很紧紧。

“你干什么啊!放开我!!方子荐!!你个混蛋!你放开我!!”苏轻语挣扎着,她能闻到方子荐身上浓浓的酒味,他该是喝酒了。

时婉月也走上前,要扯开抱着苏轻语的方子荐,“方子荐!你当初既然选择了别的女人,就不要再来纠缠轻语了!!”

方子荐嫌弃的看了一眼时婉月,一甩手,就将时婉月一把甩到了地上。

时婉月只觉得尾椎股一疼,整张精致的小脸都皱在了一起。

苏轻语被方子荐拉扯着,往车上走。时婉月忍着疼爬起来,跑过去刚抓住后座的门把,车子就飞驰了出去,她差点没被带出去。

时婉月抬手就拦了一部的士,跟着方子荐的车。

方子荐紧紧的抱住苏轻语,一刻都舍不得松开手。

苏轻语斜眼瞪着方子荐,深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的冷静下来。

“方子荐。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小语,我就是好想你,真的好想你。”方子荐说着眼眶都不自觉的红了。

苏轻语忽而有些难过,但是还是抵不过当她推开房门,看到他跟杨荔媛肉体交缠在一起的时候那种心口绞痛的难过。

还有之后,那一次次火辣辣的耳光。

这些例子告诉苏轻语,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当初她在校时候,那个干净温暖的男生了。

但是她现在不敢刺激方子荐,她前面几次因为刺激了他,没有少吃苦头。

“可是我们两个,已经没有可能了。”

“有可能的!有可能的!小语,你是爱我的对不对?你根本不爱薄景宸,你肯定是逼不得已才嫁给他的。小语,我们偷偷的在一起吧。不告诉任何人,好不好?”

苏轻语只觉得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扭头嫌弃的看着方子荐。

“不可能!从你选择杨荔媛的那时候起,我们两个就结束了!”苏轻语神情淡漠的说着。

方子荐听着脸都沉了。

车子忽然停下,苏轻语透过车窗看去,顿时慌了,是一个酒店,扭头瞪着方子荐,“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告诉你,不要乱来!”

方子荐将门打开,一把将苏轻语从车内拉出来,箍住她的脖子,往酒店内走去。

苏轻语挣扎着,但是奈何没有方子荐的力气大,她想要呼救,但是嘴巴被他一把捂住,点开电梯,就将她丢了进去。

时婉月跟着来到了这个酒店,下了车,眉头不禁一蹙,她跟上去,只见电梯在七楼停了。

她刚才在车上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给李赫打电话,她只有李赫的电话。

但是当看到车开的方向的时候,她就知道,方子荐要去哪里,会对苏轻语做什么。

她拿出的手机,忽而就顿住了……

此刻她依旧犹豫着,她甚至觉得十分的紧张……苏轻语是她五年的闺蜜……她当真要为一个男人,害了她吗?

电梯下来,时婉月走了进去,按到七楼。

时婉月看着手机上的号码,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拨通了。

“喂,李赫吗?我是时婉月,轻语的好朋友!她现在被方子荐抓到了南陵酒店!你快告诉薄景宸!”时婉月语气很急。

惊得李赫也顾不得这件事的真伪,就给薄景宸打了电话过去。

薄景宸拿起手机。眉头一皱,就听到李赫将刚才时婉月的话复数了一次。

“什么?周总呢?”薄景宸立马从床上下来。

“不知道,没听她说,好了我知道了,把时婉月的电话发给我。”

薄景宸下床的动静太大,本来已经睡了的谈凡沁,也被吵醒了,“阿景,怎么了?”

快速的穿着衣服,“没事,你继续睡!”

穿上衣服,看都没有看一眼谈凡沁,就匆匆的走了出去,谈凡沁连叫了几声“阿景”他都没有停下脚步,看她一眼。

南陵酒店,正好离这家医院没有多远,晚上的车辆不是很多。预计着是来分钟就可以到。

薄景宸连打了周泽成几个电话,都是没人接通,他气的差点要将手机给丢了。

就知道他后面肯定不会管苏轻语的!怎么就遇上了方子荐了!!

薄景宸拨通着时婉月的电话。

时婉月正贴在门上听声音,到底是在哪件房。

忽然来了个电话,吓了一跳,只见是个陌生的号码,是他吗?

“我是薄景宸!”

听到他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时婉月有些愣,“恩,我正在找,是哪个房间!”

“就你们两个?周泽成呢?”

“我们散了之后,他就带着奕冰先走了。”

“找到房间了吗?”薄景宸心里刚才都燃起了一股火,想要烧到周泽成身上去了。

“没有,我就知道在七楼。”

“好了,我知道了。”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刚一挂断电话,李赫就打电话过来了,“薄总。方子荐在705,房卡在前台,您直接过去拿就可以了。”

薄景宸连闯两个红灯,而且完全不管那些测速,十分钟就到了南陵酒店。

他走向前台,一脸杀气的说道,“705的房卡”

前台小姐愣了愣,就将房卡递给了他。

好巧不巧,这家酒店正好就是他们薄家旗下的一家酒店。

上到七楼,只见时婉月正焦急的按着705的门铃,只听到电梯响的声音,她扭头一看,就见薄景宸沉着一张满是杀气的脸,朝她疾步走来。

“薄、薄总……”

薄景宸看都没有看她,就打开了房门,只见苏轻语被方子荐压在身上,头发凌乱,脸上是清晰可见的五指印,手被方子荐用领带绑在了身后,一脸绝望的抖动着身子挣扎着,满脸的泪水和惊恐,声音都喊得沙哑了。

薄景宸见到这一幕,只觉得胸腔顿时爆炸,疾步上前,一把将方子荐从苏轻语的身上扯下来,丢在地上,用力的踹着,只听着他一声声的求饶,但是都不能解了薄景宸的心上火,他一脚踩在方子荐的脸上,语气满是怒火,“我警告过你!再碰苏轻语,让你生不如死!”

方子荐被踩着脸,说话都说不清楚,“薄、薄总,我错了!我错了!我喝多了!!人犯傻!你绕了我……绕了我!”

薄景宸脸色阴沉,满脸的杀气,脚上的劲更加的重了几分,方子荐疼的啊啊直叫。

时婉月将苏轻语手上的领带解开,一脸心疼的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轻语,没事了没事了,别怕。”

薄景宸扭头看向凌乱没有回过神来的苏轻语,他就特别生气,“我已经告诉杨家了,等会杨家的人都会来,你自己掂量掂量着后果吧!”

方子荐眸子忽然睁大,“薄总、薄总,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打我打我!别告诉杨家!媛媛她怀孕了,经不起这个打击的。薄总。我求求你。”

“苏轻语再向你求饶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有一点要放过她的意思?!”薄景宸说着,又狠狠的踢了他一脚。

方子荐捂着肚子,看向坐在床边一脸冷漠看着自己的苏轻语,哭着求道,“小语、小语我错了!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打我,打我!别告诉媛媛,别让杨家知道……他们知道了我这一生都完了,小语。”

苏轻语听着脸上除了冷漠,没有任何的表情,她缓缓张唇,声音极冷,“关我什么事?”

她真的是对这个男人恨透了……从前五年的情感,在今晚荡然无存,她只觉得自己当初瞎了眼谈了个这样的男人。

看见苏轻语的反应,方子荐彻底慌了,爬起身子,跪了起来,没有一点点的男子气概。

苏轻语见到他这个模样,将眸子移开。

杨家人赶到,就见方子荐在那里求情,杨荔媛微微一愣,不可置信的走上前去。

方子荐一见到杨家的人,身子顿时就垮了,满眼恨恨的瞪着苏轻语,“苏轻语,我真的好后悔认识你!!”

“子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这是在干什么?”杨荔媛根本就无法相信的问着方子荐,“他们都是在骗我对吗?你明明这么爱我!你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

“媛媛,媛媛,我爱你,我爱你……”方子荐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立马抱住杨荔媛的腿,满是恐慌和重复着我爱你这句话。

杨荔媛的父亲气的上前一把将他扯开,“别在这里说爱媛媛!竟然干出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我早就跟你说过这个男人不靠谱!!你硬是要嫁!!耍尽了小聪明!!”

杨荔媛眼泪直往下掉,看着从床上站起来的,一脸冷漠的苏轻语,“我们走吧,这是他们的家务事。”

杨荔媛忽而冲上去,但是还没有靠近苏轻语,就被薄景宸挡在了前面,“杨小姐,你想干什么?”

“苏轻语,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勾引子荐的!!你就是看不过子荐跟我在一起了,然后要报复他,拆散我们??”杨荔媛伸手指着苏轻语便吼道。

方子荐听着立马也指控道,“对!!伯父,是这个女人!是这个女人勾引的我!!我早就对她没有感情了!!苏轻语!!你就这么恨我吗?!”

薄景宸冷眼扫向方子荐,就吓得他话都说不出口。

苏轻语冷笑一声,“杨小姐!我真是替你感到悲哀,自己爱上到了一个人渣。还一个劲的替他找理由找借口!方子荐值得我勾引吗?我的男人,比他好上千倍百倍!”说着站在了薄景宸的身旁,挺直了腰杆,“送你一句忠告,不要被爱蒙蔽了双眼了!!”

杨荔媛的身子往后推了两步,双手捂住自己的小腹,满眼泪水的看着跪坐在地上,同样满眼泪水的方子荐。

杨荔媛曾经是多么的靓丽风光,但是却爱错了男人,成了这般模样。

薄景宸揽着苏轻语的肩膀,看向杨荔媛的父亲,“这件事,我想你们应该会处理好。”

“薄总!我女儿怀的是他的孩子,您看能不能饶他这次”

“不可以!如果你不可以处理的好,我就要亲自动手了。”薄景宸冷声道。

“我知道改怎样做了。”

“我不想在南城在看到他!”说着就揽着苏轻语的肩膀往外走去。

坐在车上,苏轻语始终没有回过神来,时婉月也不知到底该说些什么。只是一直揽着她的肩膀。

先将时婉月送回了家,薄景宸淡漠的看向她,朝她说了声,“谢谢。”

她的脸颊顿时就一热,立马摇头,“这是我应该做的。”

“应该做的,为什么等到了酒店才联系李赫?”薄景宸眸子一寒。

时婉月顿时一惊,“我、我、我当时着急了,到了酒店的时候才想起来,之前存稿李助理的电话。”

薄景宸的冷哼一声,正要说话,苏轻语忽而缓缓开口,“好了,月月本来就胆小,今天谢谢你,你早些回去休息吧。”

时婉月点了点头,“你、你也别想太多。没事就好。”

说着连看都不敢看薄景宸的眼神就匆匆开门下了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