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你跟了我,我的就是你。/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眼神阴冷的看着时婉月娇小的背影,走进了小区内,然后抬头看这后视镜里已经晃神的苏轻语,“我说的话,你都当耳边风了?”

听到他的声音,苏轻语抬起头眼眶里有些晶莹,她确实有些难过。

“薄景宸,你们会把方子荐怎么样?”苏轻语轻声问着。

薄景宸听到这话,眸子一寒,冷哼一声,“怎么?开始心疼了?”

苏轻语轻抿了下嘴唇,吸了吸鼻子,然后摇了摇头,“没有。”

说心疼谈不上,毕竟,苏轻语对方子荐的感情,早就在他一次又一次的暴力和嘲讽下,渐渐的消散了。

但是一想到他曾经是个那样温柔的男生,怎么一出社会就变成了这个模样,简直跟当初那个他比起来,判若两人。

薄景宸收回视线,“就是让他在南城混不下去而已。”

说着就踩下油门,发动车子,离开了。

苏轻语听到薄景宸的话,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让他废手废脚要了他的命之类的就好。

虽然,她对他已经谈不上什么喜欢了,但是她还没有心狠到那种地步。

她这种人,最大的弱点,恐怕就是太心软。

开到了一半,薄景宸的电话忽而响起,是谈凡沁的。薄景宸看到她的备注,眉头微微的一蹙,按了接听,“喂。”

“阿景……你现在在哪里?”

“车上。”

“什么时候过来?”

“……”薄景宸沉默了,自从这次事件之后,谈凡沁就变得格外的粘人和疑神疑鬼。

“将苏轻语送回去,就过来。”

“你果然跟苏轻语在一起!”谈凡沁的音量忽然增高。

薄景宸的眉头微微的一蹙,“我到时候过来“跟你解释,你赶快睡觉,我现在在开车。”

“阿景……你那么着急的离开,就是为了去见苏轻语的?”谈凡沁不肯罢休的追问着。

“……”薄景宸瞬间就不知道怎么接话了,他此刻只觉得,这样的谈凡沁,让他有些耐心尽失。

他能跟谈凡沁在一起这么久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不粘人,而且善解人意。

虽然他知道,是因为他娶了苏轻语的缘故,也因为她失去了孩子,还不孕,才变成这样的,但是他此刻直接的,让他特别的压抑。

每次,下班到医院陪她的时候,她的情绪就会让他特别的压抑。

“阿景,你为什么不说话了?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吗?”谈凡沁说着,还带着哭腔,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似得。

薄景宸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说了,我等会过来再跟你解释,现在,我在开车,先挂了!”

说着不等着谈凡沁说什么,就将电话挂断了。

他已经算是忍耐的够好的了,在她问出第一句话的时候,他就不想再跟她说下去了,因为他知道电话里面肯定说不清楚。

但是一想到她现在的情绪不稳定,怕她在做出什么自残的事情,才多忍了两句。

谈凡沁恨恨的捏着手机,抬起手擦掉眼眶里的泪水,然后神情忽而变得冷漠,打出一排陌生的号码,“英楠,我明天出院。薄景宸,他明天要去苏家,不会过来,我想你了,你可以过来陪陪我吗?”

“恩,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薄景宸呢?”电话那边,还有敲键盘的声音。

“本来已经睡了,他接到一个电话就去找苏轻语那个贱人了!”想到这里,谈凡沁满眼的恨意。

“你现在这样的状态可不好。小沁。”电话那边忽而安静了一下,只听到一个打火机点燃的声音。

“我现在怎么了?状态就不好了!”谈凡沁明显有些不高兴。

“男人啊,最怕的就是无理取闹还粘人的女人了。你现在看看你自己,像不像个怨妇?”

谈凡沁听着,秀眉微微一皱,“我哪里无理取闹了,我哪里粘人了?!难道,我怀了他的孩子,因为苏轻语流掉了,我就不应该闹一下,难道我就应该一点点的反应都没有!难道我还要支持他去见苏轻语?!”

“对,差不多就是你说的那样。你这样的女人,跟那些常年在那勾心斗角的女人有什么区别,别说薄景宸看了烦了,我看了都会烦!所以,学聪明一点。心放宽一点。而且,这个孩子是不是薄景宸的你我都不知道。而你也是因为查出了宫外孕,才陷害的苏轻语。这样想,你心里是不是舒畅一点?然后收起你那些压抑人的情绪。薄景宸就会被你吃得死死的了,不然,总有一天,薄景宸会离开你的。”

谈凡沁一脸委屈,“好了,我知道了,英楠你就不要跟我讲这些道理了,我就想你明天来陪陪我。”

“恩,你今晚乖乖睡觉,我明天就来陪你。”

说着两人就挂断了电话。

————

薄景宸将苏轻语送到了别墅,刚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就听到苏轻语清冷的声音响起,“你走吧,去看谈凡沁,今晚谢谢你赶来。”

说着就打开了车门,往别墅内走去。

薄景宸望着她清瘦高挑的背影,眉宇皱了皱,还是打开了车门下了车,跟了上去。

苏轻语走上楼梯,就听到了身后管家传来的声音,“少爷。”

她回头望去,就见薄景宸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情绪,一步步的朝她走来。

待到走近,苏轻语才微微的回过神,语气有些不咸不淡,“你不用去医院陪她吗?”

薄景宸淡漠的看了她一眼,没打算回答她这个问题,就继续往楼上走去。

他确实要去医院陪谈凡沁,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要走进来,只是单纯的觉得她刚才一个人的背影,太孤冷,让人看着有些心疼。

苏轻语知道这个大总裁的性子,即便她问了问题,他也不一定会理会自己,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再说什么。

两人走进房间,床单还有窗帘,墙上的红喜字,苏轻语都让人给换了。

床单换成了卡其和褐色,窗帘也是接近卡其色的驼色。整个房间的色调看起来十分的暖和,让人觉得很温软。

薄景宸眼前微微一亮,沉声淡淡的评价道,“嗯,这样好看多了。”

苏轻语浅浅的回应了一个“嗯”就不再理会他,自顾自的走到衣柜,拿出睡衣,一个转身,撞到了薄景宸的怀里。

心里一咯,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

在车上,薄景宸还没有注意,这回到房间里,他才看到苏轻语两边脸上深深的手掌印子。

这今天白天才消了肿,这晚上又挨了几耳光。

想着,薄景宸又有些气不够,总觉得那样就放过了方子荐,太便宜他了!

苏轻语将头微微低下,“你早点去医院吧,别让谈凡沁等太久了。”说着想要绕过他。

薄景宸抬手抵在了衣柜上,挡住了苏轻语的去路,眼神淡漠,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的脸更加清楚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他轻轻划过她的脸颊,“疼吗?”

苏轻语心口忽而猛地一颤,眼眶微微一热,紧咬着下嘴唇没有说话。

这一刻,薄景宸才忽然觉得,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还只是个孩子而已。

眉头微微一蹙,抬手一把将她揽到了自己的怀里,“苏轻语,你这点还真不讨人喜欢。想哭就哭出来吧。”

薄景宸知道自己肯定是疯了,但是让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压抑自己的情绪的时候,他更要疯了。

苏轻语的身子确实娇小,好像是营养不良似得。薄景宸拥住她,都有些不踏实的感觉,好像自己一不小心,她就可以从自己的怀里溜走似得。

苏轻语猛地一愣,感受着薄景宸的力道,温度,还有气味……

还有刚才他那番话,更是让她心口一阵委屈,扁了扁嘴,情不自禁的将头埋在他的肩窝里,就哭了起来。

她真的什么也不想管了,不管薄景宸到底是怎么了,不管薄景宸是不是还恨她,也不管薄景宸到底又有什么意图,她都准备放肆一次。

薄景宸听着她的哭声,心口有些闷闷的。抬手安抚着她的背部,拥住她的力道不自觉的更加的紧了几分。

怎么她就让人会这样心疼呢?

可是这样让人心疼的一个人……会做出那样伤害谈凡沁的事?

苏轻语难受了好一会,才止住了眼泪,抬手将薄景宸推开,看着他胸前湿了一片,她顿时有些尴尬,擦掉眼泪,低着头,哭后的样子是实在是太难看了,她不想让薄景宸看到。

带着哭腔说话,听起来有些委屈,“把你衣服弄脏了。”

“恩,所以呢?”

“额……你、你要不要换一身再去医院。”苏轻语一愣。

薄景宸见她低着头,一副恭顺的样子,将手臂打开,“既然你弄湿你的。你来帮我换。”

苏轻语秀眉一蹙,抬头看向他,这分明就是薄大总裁又开始耍流氓了呀。

为难了一下,但是想着,就算她拒绝,后面还是抵不过,要被他抓回来,给他宽衣的命运,就抬起白皙的手,脱掉他的外套,然后一颗颗的解开他的扣子。

薄景宸完美健壮的身材,一点点的出现在苏轻语的眼前,如果说女人火辣的身材,会让男人控制不住自己,那么男人精壮的身材,也会让女性忍不住尖叫的。

苏轻语看着脸顿时一热,连忙将视线转移到别处,然后将衬衫脱掉,转身打开衣柜,随手拿了一件白衬衫给他穿上。

薄景宸见她这个害羞的样子,嘴角不经意的上扬,她很多时候的样子,都还挺可爱,是那种让人看了会心头一软的可爱。

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抬手揉揉她。

他此刻倒是挺享受苏轻语给他换衣服这个过程,穿好衣服,苏轻语就像是个小女仆一样,始终低着脑袋,不敢看他。

薄景宸整理了下衣服,这个抬手看了看时间,都十二点半了,他便没有再多做逗留,只是淡漠的看了一眼身前的人儿。“还难过?”

一句反问,苏轻语只摇脑袋,“不了。”

薄景宸沉声“嗯”着,就转身走出了房门。

苏轻语望着他离开的声音,有些苦涩的叹了口气,她刚才好像心动了,可是这个男人,她不能喜欢。

这种危险的男人,你永远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他既能让你一下倍感温暖,也能让你从云端坠到地狱。

所以,苏轻语就是典型的她害怕结束,所以,拒绝所有的开始。

洗漱之后,苏轻语便躺在床上睡了,今天实在是有些累。

只是有些难以入眠,她明明身子已经累得不行了,但是大脑总是不停歇似得,一直在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后面也不知道到了几点才睡过去的。

而晚睡的代价,就是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异常的艰辛。

苏轻语八点钟被闹钟吵醒,她眼皮子都睁不开,感觉闭上眼睛,她就能立马睡过去。

她眸子微微合上,想着再睡五分钟,再睡五分钟她就起床。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推开了。

苏轻语听到动静,眉宇微微一皱,有些不情愿的撑起身子,看了一眼来人,是薄景宸。

顿时清醒了,蹭的一下就爬起了身子,“你……你怎么来了。”

“我要是不来,你又打算迟到?既然顶着总裁夫人这个称号,就给我做出点样子来。”薄景宸冷声道。

苏轻语有些懵的抓了抓头发,“嗯,我准备起了的。”说着就从下了床,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多么的诱人。

真丝白色,v领大口睡衣,苏轻语睡觉不喜欢穿睡衣睡,所以此刻,微微凸起的那一点点,格外的吸引眼球。

薄景宸眉毛一挑,“你故意的?勾引我?”

苏轻语刚走到衣柜,拿起起今天要出的衣服,愣了愣,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看向薄景宸,“什么?我没有……”

薄景宸不说话,只是看着她的胸前,苏轻语顿时一惊,这下子,是真的彻底的清醒了,惊呼一声,脸上立马飞过两片红晕,拿衣服挡住胸前,骂了句流氓,就急匆匆的往浴室跑去。

他看到这个样子的她,总觉得特别的可爱,或者是用萌这个词形容。

苏轻语站在镜子面前,双手捂住自己红扑扑的脸颊,她的胸虽然算不了波涛汹涌,但是,也是真材实料的。

或者可以说是大小刚好适中,摸着舒服。

换好衣服,化好妆,苏轻语想着,他应该也下去了吧,可是小心翼翼的推开浴室的门,就见他坐在了沙发上。

“这么慢,是打算拉着我一起迟到?”薄景宸将手中的报纸放下,冷冷的看着她这个方向。

“不、不是的。”

“不是的,就动作快点。”说着就站起了身子。

苏轻语浅浅的“嗯”了声,就跟了上去。

楼下厨娘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早餐还挺营养,这是苏轻语第一次单独跟薄景宸吃饭,总觉得气氛有些怪怪的。吃起东西来,也不在状态。

尤其薄景宸冷漠的扫几个眼神过来的时候,苏轻语都快要将脸塞到碗里去了。

吃过早餐,两人就赶去了公司。

正好踩点上班,这能算的上是,薄景宸意外情况的晚到公司了。

一般没有什么事,他都会早些赶到公司的。

苏轻语第一次跟薄景宸一同到公司,有几个同样踩点的职员,一同在电梯里,一脸慌张的看着薄景宸,喊了声“薄总好。”就一脸的紧张。

仿佛做错了事,刚好被抓了个正着似得。

薄景宸淡漠的扫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

但是等到他们要走出电梯的时候,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希望我下次这个点来的时候,不是你们几个。”

他们立马慌了。“薄总,这保证是最后一次。”说着就走出了电梯。

薄景宸去到办公室,就看到李赫刚好整理完里面的卫生,准备出来。

“周总,今天来了吗?”薄景宸冷声问着。

“这个……不太清楚,好像没有。”

“恩,我知道了。出去吧。”

李赫走了出去,就看到正在继续手中昨晚中途被周泽成打断的工作。

“苏秘书,你昨晚没事吧?你那个朋友打电话来的时候,可把我紧张的,我都入睡了的,差点没把那电话给挂了。”

苏轻语尴尬的笑了笑,“没事,谢谢你哈。你以后睡觉可能需要把手机关机。”

“那可能有点难,我记得我刚跟着薄总的时候,晚上睡觉弄飞行模式,然后第二天被薄总批了。”

苏轻语看着他一脸无奈的样子,顿时就有些想笑,“也是心疼你。”

“也没什么心疼的,我这都习惯了。不过也还好我没有弄飞行模式,这样你才没事了。”李赫说着咧嘴一笑,像个大男孩似得。

——

薄景宸拿起座机,按下快捷数字,拨通周泽成办公室里的电话,想了半天也没有人接。

眸子寒了几分,拿出手机,他人似怎么了?难道搞人间蒸发?

竟然今天早上没有他的回电。

继续拨通他的号码,响了很久,就在薄景宸准备要挂断的时候,接通了。

明显一副没有睡醒的声音,“喂,谁啊?”

竟然还在睡觉?

薄景宸声音一沉,“你说我是谁?”

周泽成微微一愣,睁开眼眸,看向手机屏幕,“哇靠,你干嘛呀,我困死了!让我在睡会,我睡醒了就去公司!”

说完,身旁忽然传来一个细腻的女声……

周泽成猛地一惊,脑海中忽然浮现了昨晚的事……

“现在马上给我来公司!”薄景宸冷声命令着,一想到他昨晚竟然不负责将苏轻语送回去,就肚子里一股子气。

“不行不行不行、今天我请假,我现在正有件大事要解决!!景宸你通融一下!!啊!我手机没电了要关机了!!”

说着那边就挂断了。

薄景宸脸色都黑了。

周泽成确实是手机没电关机了,也确实是有大事要解决。

现在躺在他身边的,是周奕冰,最主要的是她也跟自己一样赤身裸体。

昨晚的记忆也全部浮现脑海。

昨晚,周奕冰已经喝得整个人都醉忽忽的了。周泽成一个劲的问她,她家在哪里,她就是说不清楚。

把周泽成急得,后面决定给她开间房间好了。

这喝醉酒的人,果然真的不是一般的沉啊,看着虽然瘦,但是这抱起来的时候,可真是费劲。

好不容易将她丢到床上,准备给她洗把脸,然后走人的。

但是这脸一洗,周奕冰就忽然睁开了眼睛,好像醒了过来似得。

“你醒了?”周泽成有些愣,在她眼前晃了晃手。

只见她眉头一蹙,摇了摇头,“唔,为什么又是你?我怎么这几天天天都梦到你!”

周泽成这一听。心里顿时就乐开了花,坐在床上,觉得喝醉酒的周奕冰可比没喝醉的人儿,好玩儿多了。

“梦到我了??你梦到我什么了?”周泽成看着她的眼睛亮亮的。

周奕冰闭着眼睛,做了一个思考的样子,然后忽然爬起来了身子,一把挽住他的脖子。

周泽成顿时一愣,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之前眼前的周奕冰忽而痴痴一笑,脸就朝着他贴了过去,“这样!”

然后就吻上了他的唇瓣。

周泽成顿时身子一紧,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儿,她吻他的唇就算了,还细细的啃着,嘴里还不时的发出,满意的声音,“唔。好软。”

这更加点燃了,周泽成体内的邪火啊。

他可是两年多,都没有碰过女人了,连女人的嘴巴,他都没有亲过。

周奕冰玩完了,准备起身的时候,周泽成却不干了,抬手按住她的脑袋,她刚张嘴要说话,周泽成灵活的舌头就伸进了她的嘴里。

这一接吻,周泽成就真的确定了,她没有谈过恋爱,几次磕到他的牙齿,咬到他的舌头,还有的时候忘记呼吸。

这后面越吻越激烈,周奕冰也体内的酒精作祟,身子一阵火热,这不知不觉的,两个人的衣服就褪去了。

周奕冰好像忽然就酒醒了一样,脸上红红的,眼神里一阵迷离,她抬眼看着在自己身上的周泽成,颤抖着身子,软声问着,“你、真的喜欢我吗?会对我负责的那种吗?”

周泽成俯下身子深深的吻住她的唇瓣,“会!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周泽成的女人了。”

周奕冰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嗯”抬手环住他的脖颈,好像在提示着他可以继续了。

“我会很轻的,不要怕。”周泽成也紧张了,额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的往下滴。

他很怕自己太久没有那个了,会控制不住自己,而弄疼了她。

他控制的很好,但是在怎么轻,穿透那层薄膜的时候,还是让周奕冰疼哭了。

周泽成心疼的立马停了下来,吻着她脸上的泪水,“好了好了,我不要了。”

周奕冰哭着抬手打他,说他欺负她,说她张这么大,从来谁欺负她,她都要欺负回去的。

然后翻身,就到了上面。

恩,刚才你怎样欺负的我,现在我怎样欺负的你。

周泽成看着躺在一旁还在睡觉的周奕冰,简直紧张的心跳都要停止,要休克了。

他很怕。很怕昨晚她只是喝醉了,不记得那件事了,万一,她不记得了……

她会不会以为他趁虚而入……

她这样性格的女生,肯定会恨死了他,以后他们两个就……周泽成简直就要烦炸了。

周奕冰皱了皱眉头翻了个身,手就搭在了周泽成的腰上。

周泽成顿时就不敢动了,他现在内心快要纠结死了,他一边很希望她醒来,醒来了他就可以早死早超生了,但是另一边又真的是很害怕她醒来,万一真的不记得了……

他该怎么办。

去才加各大集团的竞标的时候,他都没有现在这么紧张。

可是人往往怕什么就来什么。

周奕冰睫毛颤了颤,眼皮抖了抖,一副要醒来的架势,周泽成害怕的连呼吸都屏住了。

只见她眸子缓缓张开,睡眼惺忪,看到眼前的周泽成的时候,眉头皱了皱,然后又闭上。

再睁开,然后动了动手,才真的确认,眼前这个人是真的。

周奕冰顿时眼眸就睁大尖叫着,周泽成也捂住耳朵尖叫着……

周奕冰爬起来就拿着枕头打他,“你昨晚都对我干什么了!!!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周泽成抬手挡着枕头,“我我我……我会负责的!!你相信哦!!我肯定会负责的!!”

周奕冰气的眼泪都往下掉了,她怎么稀里糊涂的就把第一次就送上了?

“负责你个屁,你怎么负责!!你这种人会负责吗?!你们这种人,不就是等着这一刻吗!!现在好了!你得到了!!是不是就该拍拍屁股走人了!!!”

周泽成听着,立马就慌了一把抢过她手中的枕头,丢到一边,然后抓住她的肩膀,还没说话,周奕冰就瞪大着眸子,一脸惊悚,“怎么,你还想对我动手??”

顿时,周泽成无言了,一脸的无奈,“不是……好吧,你打,你打!你打到高兴为止。”

说着又躺了回去,等着周奕冰打他。

周奕冰没有动手,只是拿着被子盖着自己的身前,扁着张嘴巴,十分委屈的样子。

“别!别!你别哭!我我我、你打我你打我吧!”周泽成急的不知所措,他最怕的就是女人哭了,尤其还是这种情况。

周奕冰强忍着眼泪没有掉下来。只是眼眶里满是泪水,一脸委屈的看着周泽成,声音里带着哭腔,“事到如今!你要怎么对我负责?”

“……”周泽成没想到她会忽然问这话,顿时愣住了,没有及时回答。

周奕冰这又炸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只是说说而已!你看我一问你,你就不说话了!”

“不不不,不是的!我没有反应过来!我……你、你要我怎么对你负责?”周泽成话一说出口,就知道说错了,但是还没有来得及解释。

周奕冰就挥着拳头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身上,“这种时候,你竟然说我要你怎样负责?很无奈是吗?很不想对我负责是吗?那就不负责算了!!你给我滚!滚!滚!不就是春宵一夜么!!老娘我玩得起!”

周泽成听着急了,一翻身就将周奕冰压在了身下,她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

看得出,他也很紧张。用力的喘着气,两人对视了很久,他才深吸一口气,认真的说道,“我愿意娶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周奕冰顿时就慌了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恋爱都还没有谈,就……就要嫁人了?

“什么时候……嫁?”久久的她才傻愣愣的问着。

周泽成这个时候不敢开玩笑,怕周奕冰会没有安全感,“你什么时候做好准备了,就什么时候嫁。我等你。”

“可是你了解我吗?”

“闪婚不需要了解,而且,我一眼看中的人,一般不会轻易改变我的想法。”

“一般?那么不一般的时候,你就会把我甩了?”

“不,不一般的时候,是你把我甩了!”

“那……我什么都没有。要钱没钱要权没权!”

“没事,这些正好我都有。你跟了我,我的就是你的!”

“可是你家里人会接受我吗?”

“不管他们,他们不接受你,就等着没有孙子。”

“你这是要为了我跟家里人闹吗?”

“也不是,我会跟他们好好谈判。而刚才那个是最后谈判不成,威胁的砝码!”

“那……”周奕冰正要说什么,周泽成就俯身吻住了她的唇,“好了,问的太多了,该停一下了。我忽然又想要你了。”

又是一场暧昧发云雨,周奕冰犹豫了很久,拿起手机,给苏轻语发了一条信息,她觉得她人生这么重要的一刻,需要告诉她最爱的人。

“宝贝,我已经是周泽成的人了。”

苏轻语抬眼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都呆了,简直就是不敢相信,这条信息连看了两次,包括周奕冰的电话号码,她也确认了。

这这这,都发生了什么?怎么一晚上的时间,忽然就什么都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