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我只是警告了她/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冷哼一声,“是吗?我看他们以后会变本加利吧?让你怀上我的孩子,然后就觉得可以操控我了?”

脸颊一疼,薄景宸就用力的捏住她的俩,苏轻语抬眼恨恨的瞪着他,抬手将他的手打掉,“他们想他们的!但是你不碰我我也怀不上孩子啊!所以你根本就没必要纠结这件事情!”说着就挣扎着从薄景宸的身上站了起来。

苏轻语扯过一个椅子,站了上去,打开衣柜最上面的一个柜子,刚拿出被子准备下来,就听到椅脚发出断裂的声音,就只见苏轻语惊呼一声,整个身子就往后倒去。

薄景宸看到她直直掉下来的身子,第一反应,就是连忙站起身子,跑过去接她,刚一抱住她的身子,但是随着她的惯性,往后踉跄了几步,还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苏轻语只觉得身后软绵绵的,她压在了薄景宸的身上,但是只听到身后一声沉闷吃痛的声音,“你还不起来,打算压死我?”

后背顿时就一麻,苏轻语连忙就爬了起来,就看到薄景宸紧皱着眉头,撑着身子要爬起来。

苏轻语连忙握住他的手臂,将他扶了起来,一脸的不好意思,“我、我、对不起。我没看到那个凳子脚是烂的。”

薄景宸一脸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就忍着腰上的走向床边。

“你闪着腰了?”苏轻语见他揉着后背的腰上,弱弱的问着。

“我有这么老?!!!”薄景宸听到她说那话的时候,差点没有弹起来,给她做一个广播体操了。

“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是不是腰很疼?我、我帮你揉揉吧?”说着苏轻语的手就按向了他的后腰。

薄景宸只觉得一痒。连忙躲着苏轻语,“停停停!不要捏!”

说着就趴在了床上,留了一个后背个苏轻语,“按吧!”

苏轻语轻轻锤着他的腰,时不时的还问一句,“这样疼吗?”

薄景宸也没有不耐烦,闭着眼睛享受着,“不疼,按按肩膀。”

然后苏轻语又照做的给他按按肩膀。

只听到薄景宸的呼吸平稳了些,苏轻语停下了手,看着他闭上的眸子,他这次应该是真的睡了吧。

苏轻语轻手轻脚的给他盖上被子,然后就起身捡起刚才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棉被。

将那些一层稍微厚些的棉被铺在地上,从床上拿些一个枕头,正准备躺下的时候,就只听到薄景宸带有些困意的声音响起,“你做什么?”

“我吵醒你了?你睡吧,我马上也就睡了。”苏轻语细声细语的回答着,然后就坐在了地上的被子上,又拿过一床被子盖在身上。

薄景宸的眼眸一寒,这才忽然记起,上次跟她一起睡。是她喝醉了,自己还没有等她醒过来,就走了。

想着,忽而鼻尖仿佛飘来一股苏轻语身体淡淡的清香。

“你这样是打算,你姑妈他们推门进来看到,以为我在薄家虐待你?”薄景宸声音清冷。

苏轻语正准备躺下去,扭头看向他,犹豫了一下。

“自觉一点躺过来!别让我下床!”薄景宸严声说着。

苏轻语握紧着被子,紧抿了下唇瓣,最后还是起了身,然后不急不缓的将地上的被子收拾好放到一边。走到床边,薄景宸没有移动位置,“睡里面去!”

苏轻语浅浅的“嗯”了声,就掀开被子,躺倒了里面。

她仰头看着天花板,头都不敢扭一下。就像是一具死尸似得,一动不敢动的。

房间里关了灯,很安静,只听到薄景宸的呼吸声在耳边,苏轻语闭着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只听到耳畔的呼吸声渐渐平稳。

苏轻语睁开眸子。缓缓的扭头,呼吸声不自觉的就屏住了,薄景宸正面朝着她这个方向,睡着了。

她一扭头就看到了他的睡颜,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他睡觉的样子,但是这同床共枕却真真的是第一次。

接着窗户透过来的光,苏轻语细细的看着,忽然想起昨晚,他一把拥住自己的时候。

嘴角不禁微微上扬,但是仅仅一瞬,心口就不自觉的有些疼,昨晚肯定也只是他的一时冲动,所以才会那样做。

他爱的是谈凡沁,而在他的心里自己是杀他孩子,伤害谈凡沁的罪魁祸首,在他心里,自己应该就是一个狠心恶毒的女人。

想到这些,苏轻语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薄景宸,她名义上的丈夫,会一直都恨着她吧。

苦涩一笑,然后转过背,缓缓的闭上眼睛。

薄景宸忽而睁开眸子,看着她的后背,眉头微微一蹙,她刚才深深的那口叹气,竟然不经意的也让他的心跟着颤了颤。

苏轻语只觉得腰上一紧,身子就随着一股力往后靠去,后背一热,顿时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只觉得脖颈湿热湿热的,该是薄景宸的呼吸。

苏轻语心跳加速,有些害怕,脖子也有些痒痒的,等了一会,薄景宸也没有了下步动作,不知不觉的,她就没有感觉的睡了过去。

薄景宸听到苏轻语均匀的呼吸声,缓缓睁开眸子,只觉得有些口渴,今天的菜有些咸,他平时都吃得比较的清淡。

轻轻的抬起手,松开苏轻语腰然后动作轻缓的下床,好像生怕吵醒刚睡着了的人儿似的。

推开房门,大家都已经睡了。客厅没有光,薄景宸怕吵醒大家,便打开手机,照着路,走到厨房。

打开厨房的灯,只觉得微微有些刺目,抬手遮了遮眼睛,找到杯子,打了一杯温热的水。

刚仰头喝着,腰上忽然一紧,薄景宸眉头一蹙。将杯子放下,扭头看去,就只见向佳琪红肿着眼睛,紧紧的抱着他结实的腰。

两个人都穿得很少,向佳琪有意的用她胸前的柔软磨蹭着他的后背,“我真的好喜欢,即便你现在成了我姐夫我还是放不下你。你当着就对我没有一点点的意思吗?”

薄景宸将杯子放下,冷漠的将她用力抱着自己的手,一点点的掰开。

但是向佳琪不死心,在薄景宸刚转过身,她就扑了上去。薄景宸眼眸一寒,伸手便将她一把推到了地上,语气冰寒入骨,“我警告你,再敢碰我,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向佳琪倒在地上,红着眼眶,抬眼看着薄景宸,“为什么?你不是不喜欢苏轻语吗?你既然不喜欢她,为什么还要跟她在一起?她也不喜欢你!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薄景宸听到后面一段话,脸色一沉,周身的气场也变得让人觉得压抑。

看到他忽而变化的脸色,向佳琪从地上爬起来,想要上前抓住薄景宸的衣角,但是被他一个侧身给躲开了,只见他冷着眸子,看着她。

“她在大学有一个男朋友谈了五年了!!他们两个的感情可好了。而且那个男的也对苏轻语很好。所以,你不要被她给蒙蔽了,搞不好他们两个现在都还有联系呢!再说了,他们两个在一起五年了!苏轻语也许早就把身子给了那个男人了!现在谁谈恋爱还能保住自己的身子啊!我还是处子身,我愿意把我的第一次给你,我可以不要名分。但是就让我跟着你好不好?”

向佳琪有些激动的说着,一脸的委屈,她也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再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起,她就感觉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她的魂魄好像就被他勾走了一样,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他,想着如何让他能接受自己。

薄景宸冷着眸子看着她,她说的那个男人是方子荐。可是方子荐,早就在他第一次见到苏轻语的时候,他们两个就已经闹掰了。

所以,他们两个不存在还有联系的说法,但是,苏轻语的身子,到底干不干净……他只知道,他十分抗拒自己碰她,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自觉的眸子沉了几分,“我就算不喜欢苏轻语,也对你没有半点的兴趣。你下次若还是这样不知害羞,那么就不要怪我,将你的行为告知你的父母。不要做不切实际的梦!有这个精力,不如好好想想自己到底该做什么!”

说着薄景宸就往厨房门口走去。心情郁闷的很。

当时刚走一步,手臂就被拉住,她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砸,“跟你在一起,就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啊,我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好像中了毒一样的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你了……”

薄景宸一脸嫌弃的看着她,将手生生的抽了回来,“话我说的很明白了!”

说完,就大迈着步子走出了厨房。

回到房间,苏轻语睡得很香,还能听到小小很可爱的鼾声,掀开被子,躺了进去,苏轻语的味道就钻入鼻内,好像是安眠香似得,闻着非常的舒服。

等着身子热了些,薄景宸才将手揽在了苏轻语的腰上。

这会,他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许是睡得太晚,又许是,抱着苏轻语太舒服,薄景宸竟然没有醒过来。

第二天还是苏轻语先睁开了眼睛,她微微一动就感受到了腰上的重量,一愣,这才回想起,自己昨晚和薄景宸同床共枕了,睡前他还将自己抱到了他的怀里,这一觉醒来,两个人的身子贴的更加的紧。

苏轻语甚至都能感觉到他的高昂挺立,不自觉地心口就一顿,缓缓往前移了移身子。

这一动,就将薄景宸给弄醒了。

苏轻语立马就闭上了眼睛,装作自己还没有醒过来。

薄景宸睁开睡眼惺忪的眸子,就看到了躺在自己怀里的人儿,心中莫名的涌上一阵暖意,只是下一秒,他抬眼看到窗外,有些明亮,眉头微微一蹙,反身拿过手机,竟然八点钟了!

正准备起身,就见苏轻语翻了个身,面朝着自己的方向。

眉眼不自觉的柔软,又躺会了床上,撑着脑袋,静静的看着她的睡颜。

苏轻语顿时心里一惊,她只是想转过背,看看他在干什么,走了没有……没想到他竟然又躺了回来……

吓得苏轻语眼睛都不敢睁开。

过了一会,没有了动静,苏轻语微微犹豫了一下,偷偷的睁开眼睛……

就见薄景宸正睁大着眼睛细细打量着自己,苏轻语一愣,立马又合上了眸子……

薄景宸眉毛不禁一挑,然后从床上翻身起来。“既然醒了就起床!”

听到这话,苏轻语才有些尴尬的睁开眼睛,她刚才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薄景宸躺会床上是看着自己的。

她爬起身子,拿过手机,看到时间一惊,“天呐!都八点钟了!我们要迟到了!我的闹钟竟然没有响。”

薄景宸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的换好了衣服,苏轻语还躺在床上没有动。

“怎么?等着我帮你换衣服?”

“不不不、我在等着你换衣服,你先去洗漱。然后我换好衣服,到我洗漱。”苏轻语解释着。

薄景宸听着也懒得理她,换好衣服。就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只听到苏兰雪皱着眉头,从向佳琪的房间里出来,“这个鬼孩子,这大清早的难道就去学校了?也不说一声!”

说着就看到了正走出房间的薄景宸,“小景起床了?怎么样?那床还睡得习惯吗?小语还没起床吗?”

“恩,昨晚睡得很好。她已经醒了,在换衣服。”说着就走向浴室准备洗漱。

只是他还在想一个问题,就是向佳琪,是去学校了?不禁想到昨晚的事情,眉头轻轻一蹙。

“那个……”那声姑妈,他是在有些叫不出口。

但是苏兰雪还是知道他在叫自己,转过身满脸和善的看向他,“怎么了?”

“我觉得还是打一下向佳琪的电话。”薄景宸淡声说着。

苏兰雪微微一愣,然后点了点头,“好……”然后就拿出手机打着向佳琪的电话。。

只是一拨打过去,就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顿时苏兰雪就慌了,看向薄景宸,“这……关机了……她是不是去学校上课去了,然后手机没开机?”

薄景宸眉头一蹙,“打电话去学校问问,在不在学校。”

“恩,好……”正要找手机。才忽然想起没有学校老师的电话。

“佳琪不会出什么事吧……我……我去学校找找。”苏兰雪是忽然真的慌了,向佳琪是她的女儿,她自然知道向佳琪对薄景宸的心思,她也曾经找她谈过这件事,但是向佳琪的反应很大。

刚才薄景宸要她打向佳琪的电话的时候,她顿时就想,向佳琪是不是……昨晚对薄景宸做过什么事,然后受刺激了。

薄景宸见她慌张的样子,淡声说着,“你也别急,你在家里等着。我跟小语洗漱一下,去她学校找找看。”

苏兰雪有些愣了愣的点头,“好!好!我去给你们下点面吃。”

说着就要慌慌张张的去厨房。

薄景宸正要洗漱,就听到从厨房传来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苏轻语也正好走出来,听到什么连忙小跑到厨房门口,就见里面的锅碗都摔在了地上,苏兰雪根本就整个人不在状态,“你们去洗漱我没注意。”

说着就要蹲下身子去捡地上摔碎的碗,苏轻语连忙阻止道,“姑妈!!别用手去捡。”染上上前连忙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拿过一旁的扫把,将地上的碗片扫了干净。

苏轻语将扫把放好,将锅洗干净,有些担心的看着心不在焉的苏兰雪,“姑妈,你怎么了?”

不问还好,这一问,苏兰雪根本就忍不住了,“小语啊,要是你妹出了点什么事,我也不活了!”

“佳琪?佳琪怎么了?”苏轻语秀眉一蹙,紧张的问道,她这才发现,她今早没有看到她。

苏兰雪摇着头,“不知道,她一大早就不在家,现在电话也关机……”

薄景宸站在门口,“好了,先别担心,我们马上洗漱完就去学校看看,早餐也别弄了,我们出去随便吃点就可以了。”

“我没事,我就是担心了一点,我可以给你下面。”苏兰雪擦着眼泪,就又要重新弄面。

苏轻语立马就给拦住了,“姑妈,你去坐着吧,我跟景宸马上洗漱。”

见他们两都这样说,苏兰雪也没有坚持,薄景宸看了一眼就走到浴室洗漱。

两人洗漱干净,苏兰雪坐在客厅给姑父打着电话,眼泪直掉。

看到他们两个,她才挂断了电话,然后抬手擦掉眼泪,“如果找到了佳琪,一定要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啊。”

“恩,肯定的,姑妈你在家里也不要多想,我们现在就去学校看看。”苏轻语安慰着。

两个人上了车,苏轻语眉头微微一蹙,看向一脸冷漠,没有任何表情的薄景宸,“昨晚,你刺激她了?”

薄景宸发动车子,“我只是警告了她。”

他如实回答,苏轻语顿时就愣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你睡了,我起床喝水。”薄景宸懒得继续解释,竖起也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还只是个孩子……你说话就不能委婉一点?”苏轻语此时也着急的厉害,向佳琪一直都是个很偏激的人,现在她倒是真的怕她会想不开……

“我已经说得很委婉了。”薄景宸倒是觉得无辜,如果放在别的女人身上,他昨天说的话会跟狠,或者理都不会理。

他至少那个时候还尽了当姐夫的职责,劝了她。

到了向佳琪的学校,找了老师。问了同学,也找到了她在学校最好的闺蜜。

都说没有看到向佳琪,但是她却在三四点的时候给闺蜜发了一条信息。

“他一点希望都不给我。那么我对这个和世界也没有了向往。”

苏轻语看着那条信息,满脸紧张,薄景宸就忽然来了个电话。

“薄总,已经找到了向佳琪的去向了。”

“去哪里了?”

“她坐了今早上七点四十的车去了凉城。”

“找到她在凉城的位置了吗?”

“暂时还没有。”

“继续找。”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苏轻语一脸紧张,一把抓住薄景宸的手臂,“她在凉城?”

薄景宸没有立即回答她,而是低头看向苏轻语抓住自己的手。

苏轻语也是一愣,只是刚刚那一刻,她有一种错觉,好像他们两个的关系很亲密。

她立马松开了手,“对不起我……”

苏轻语的话还没有说出口,薄景宸就冷声打断,“恩,去了凉城,还不知道具体位置,等李赫查出来,我们再过去。你先给你姑妈打个电话,报个平安,至少。她不是去寻短见的。”

听着薄景宸的话,苏轻语连忙点头,然后拿出手机,一瞬间她觉得薄景宸好像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冷酷、可怕。

拨通了苏兰雪的电话,跟她说了情况,让她别担心,然后就不挂断了电话。

看向薄景宸,他还打着电话,让人去找向佳琪的下落,真的,如果没有谈凡沁……苏轻语可能真的也会不受控制的爱上这个男人。

但是往往现实都是无情的,看着薄景宸有些出神,他已经挂断了电话,苏轻语还没有反应过来。

只觉得额头上一疼,薄景宸给她额头来了一个很响的响指!

苏轻语疼的轻呼了一声,抬手揉着刚才那个被他弹的地方,眉头微微一蹙。

“不想走,就自己来公司!”说着就迈着步子往校门口走去。

向佳琪的闺蜜见他们两个离开后,拿着手机就给她发短信。

“他们来学校找你了,已经知道你在凉城了。难怪你那么喜欢那个薄景宸!!真的长得超带劲!!!”

去到公司,前台便叫住了苏轻语。

然后递了一个大大的相框给她,“薄太太,这个是一个叫阿哲的男人,送给您的。”

苏轻语眉头一蹙,阿哲?昨天那个设计师……

画的正面被一块深色的格子布给遮住了,根本看不到画的内容,但是薄景宸在一看到这个画框的时候,脸瞬间就黑了,一声不吭的就往电梯口走去。

苏轻语一愣,有些吃力的提着这个画册就匆匆跟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