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你确定要把儿子介绍给她?/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一打开那画,就有些被惊艳到了,画上面是阿哲第一眼看到苏轻语的样子。

一个侧颜,双眼有些空洞,一身黑色紧身的职业服,一头漆黑的长发,扎起来放在身后,棱角分明,小巧挺立的鼻子。

苏轻语仔细的看着这幅画,有些愣神,就连薄景宸已经站在了门口,她还不知道。

薄景宸沉着张脸,紧抿着唇瓣,眼神有些阴冷,看到苏轻语那样仔细的打量着那画,他觉得自己的胸前简直就是要气炸了。

李赫跟在薄景宸的身后,想要提醒,但是一看到薄景宸周身的气场都不同了,便什么声音也不敢发出,生怕引火上身了。

“画了什么?拿给大家看看?”薄景宸低冷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苏轻语立马一惊,吓得呵了一声,立马就将画像,藏在了桌子底下,然后站起身子,轻咬着嘴唇好像做错事情的学生一样。

让人看着竟然有些不忍心责骂。

薄景宸始终面无表情,冷着一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一步步的走向苏轻语。

苏轻语眉头不禁微微蹙起,这种感觉就好像在上课的时候看小说,被老师发现了。

薄景宸冷漠的垂眼看着她脚旁的画册,“拿起来。”

又是这种不容抗拒的命令的语气。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弯下身子,将脚旁的画像,拿了起来。

看上上面画的什么的时候,薄景宸脸色更加的沉了几分。冷哼一声,怎么?这是挖墙脚挖到他家来了?

看到薄景宸的表情有些严肃,苏轻语轻咳了一声,“那个……他可能只是觉得我跟他之前那个朋友长得有些像,才会画这些画的。”

薄景宸抬眼冷漠的瞥了苏轻语一下,冷哼一声,“关我什么事?”说着,就冷冷的对身后的一直不敢吭声的李赫说道,“以后,宇思集团的广告由我过审。”

说着冷冷的看了一眼苏轻语,就转身迈着步子离开。

直到薄景宸高大挺拔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后,苏轻语才无奈的坐了下来,再看到上面的画,只觉得心疼那个阿哲。

薄景宸指不定要怎样刁难他了。

将画刚刚装好,门忽然又被推开,吓得苏轻语手中的画像没有掉了。

只见周泽成一脸郁闷的急匆匆的走上前来,坐在她的面前,“苏轻语,我们是不是朋友!”

忽然见他这一脸严肃的,跟自己搭关系,苏轻语立马就知道了,他来找自己肯定就是因为周奕冰。

只见苏轻语,摇了摇头,“周总身份尊贵,我怎么能是你的朋友。”

“啊~~”周泽成听到这话,立马苦嚎一声,“不不不,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我错了,我为上次我没送你们回家的事情道歉!!不然你要我去干嘛?我就去干嘛!你要帮我啊!”

苏轻语见他这样抓狂的样子,也不逗他了,“奕冰怎么了?”

“还是你了解我啊!”周泽成一脸的欣慰,“我不是一直却个助理什么的嘛,然后就想要冰冰过来,但是她不肯!!我怎么讲她都不肯!”

苏轻语看到他这样崩溃的样子,只觉得好笑,每次跟他聊天,听到他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她就特别的想要笑,觉得很有趣,比薄景宸那个成天冷着一张脸,看不到任何情绪的表情有趣多了!

“这个我虽然很想帮你,但是我也无能为力啊,奕冰说不来,她就一定不会来的。她这么好强的一个人,所有的事业肯定要是她自己打拼的。”

“我知道啊!!我也跟她说了,是来我手下做事的,又不是玩的,我、我还可以给她一堆,做不完的事!怎么!怎么就不行了啊?小苏苏,我知道你最好了。上次,她不是说不来酒吧,最后还不是过来了,你帮我跟她说说呗。”周泽成撒娇的说着。

苏轻语有些为难,“额……”

“不要犹豫,帮我就是帮你帮冰冰啊!你看冰冰来了,你们两个就有个伴了不,还有,大家要知道,她是总裁夫人的好朋友,副总的女朋友!谁还敢欺负她是不?不然,每次都加班那么晚!不加班的时候,就要去那个鬼清吧!你也不想她这么累对不对!你也肯定很心疼冰冰对不对?我这里一份工作就有她两份工作的工资高。对吧!!快去帮我劝劝她,她从来都不听我的话!”周泽成放连珠炮似得,叭叭叭的就说了这么多。

苏轻语忍着笑意,嘴角微微上扬,假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恩,你说的也有道理。”

“对吧,你也这样觉得是不是!所以,快说吧,就现在!”周泽成一脸高兴,拿起她桌上的手机,就递到她面前。

“是你个头,我看你就是觉得奕冰一天都在工作没时间陪你。”苏轻语好笑的说着。

“诶诶诶,这个、这个是次要的!上面我说的那些才是主要的!!主要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这些细节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得让奕冰过得舒服!”

苏轻语拿过手机,“她现在肯定还在上班,等有时间了,我就帮你说一下!可以吧!”

“她正在上班就好呀,让她马上辞职了,然后下午就过来!”周泽成一本正经的说着。

苏轻语只觉得好像。将手机放进口袋里,然后打开电脑,摇摇头,“不行,先不说,我现在在上班,等会被薄景宸看到我会遭殃,要是奕冰知道我在她上班忙得要死的时候,带电话就是为了这个,我会被骂死的。你要是再催我,你就自己说去。”

周泽成听着,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好了!好了!我错了!薄太太您先工作,我也去忙了!!很忙!!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说着就走了出去。

苏轻语见他离开,有些好笑的摇摇头,忽然替周奕冰安了下心,至少这个男人,对她是认真的。

薄景宸今天很忙,所以,苏轻语李赫也非常的忙!

李赫跟着薄景宸到处跑,两面三刀,苏轻语则在公司里,打印各种文件,检查,审核,修改,整理。

好不容易到中午休息的时候,有些累的坐在办公椅上,准备歇一歇。

房门又忽然敲都没有敲的就被推开了。

苏轻语吓得蹭的就坐直到了身子,只见是李倩茜。

她站在门口,扯唇一笑,打到招呼,“嗨,轻语。”

苏轻语看到她,顿时便整个人都不好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底气不足的回应道,“嗨~你、你怎么来了?”

李倩茜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坐在了她的对面。

苏轻语只觉得,今天自己这个小小的办公室真是热闹

“没什么事,就过来看看你,自从你结婚之后,就没看过你了。过得还好吗?谈凡沁的事情解决了吗?”李倩茜亲切的问着,好像一副跟苏轻语很熟的样子。

苏轻语只觉得尴尬、尴尬,不太熟悉的人的热情,总会莫名的被抗拒,她现在就抗拒着,但是又不好表达出来。

“过得……还好吧。至于谈凡沁那边,我也不想说些什么。”苏轻语回答着。

李倩茜点了点头,“也是,这种情况,确实不好说什么,就像我相信你不会推谈凡沁下楼梯,但是也不好跟景宸替你说话一样。”

苏轻语见她开到着自己,就觉得慌,因为李倩茜这特地过来找自己肯定不是为了来跟她聊天的。

轻咳了一声,“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的?”

不用想都是因为周泽成和周奕冰的事情。

刚问完,李倩茜就苦涩一笑,看着苏轻语,“你是个聪明人,当然知道我过来是为了什么。”

见她这样说,苏轻语眉头不禁轻轻一蹙,怎么他们两个的事情,要来找到她?

“我知道是因为周总和奕冰在一起了……所以你,过来找我。只是,奕冰跟我的关系你也知道的,所以。这件事,我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既然他们两个在一起了,就说明他们相互喜欢。所以希望……希望你能放宽心。不要……”说着犹豫了一下,“不要为难奕冰。”

李倩茜听着,低头无奈的一笑,然后叹了一口气,“所以,你一直觉得我是那种会去打扰他们的那种女人?我想你也知道,我跟泽成,还有景宸认识了多久,泽成之前也很喜欢过一个女孩子,但是我都没有从中作梗什么的。所以你不要担心,我会对你朋友做些什么。”

苏轻语抿了抿唇瓣,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我、我只是有些担心奕冰。”

“恩,能理解。我这次来吧,就是想让你跟你朋友说一下。不要伤害了泽成了,他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一个男人,不要平时看他吊儿郎当的,其实他骨子里是一个很认真,也很专情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跟徐叶从高中谈到大学毕业,都订婚了,连结婚的日子都定好了,徐叶跟别的男人走了。本来以为他会颓废很久,没有想到,只有一个晚上,他烂醉如泥。第二天就跟没事人一样,好像他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一个人叫徐叶的女人,他不提,我们也没有人提起。所以,我希望你朋友能好好的珍惜这段感情。”李倩茜浅声说着,语气中透露着淡淡的无奈和苦涩。

苏轻语忽而就很心疼她。这样一个好姑娘,只是爱上了一个不爱她的人。

“那你呢?还不结婚吗?”她既然跟薄景宸他们是好朋友,所以,年龄也该也是三十左右了……

“我吗?不知道,暂时还没有想要谈恋爱的想法,只是我爸妈着急了,连要求都没有了,只要是个男人。”李倩茜好笑的耸耸肩,装作轻松的样子。

苏轻语却觉得有些心酸,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静静的听着。

李倩茜忽而站起身子,“你吃过饭了吗?我请你吃饭。”

“不用了,我等会自己去吃就可以了。”李倩茜见她这样说,也不勉强,笑着点了点头,“那好,我就先走了。”

苏轻语浅浅的“嗯”了声,就见她踩着小高跟离开了。

这还没有休息一下,电话又忽然想了起来,这一刻,苏轻语都要爆炸了,她今天这一天都没有停过。

拿起手机一看,是薄景宸的,无奈的叹一口气,“喂?”

“到停车场来。”只听到他冷冷的吐出这几个字,就挂断了电话。

苏轻语连句话都还没有说完,算了,反正也习惯了。

穿好外套,拿起包便往电梯走去。

找到薄景宸的车,坐了进去,就听到他冷声问道,“吃什么?”

苏轻语扣安全带的手,微微一停,抬眼看了看他。他也正好将头扭着看自己,愣了愣,“额,随便吃什么就好了。”

话音一落,薄景宸也没有问第二句,便发动车子。

苏轻语扁了扁嘴,真是一点点诚意都没有,但是她也只是在心里想想。

薄景宸将车开到离公司不是很远的一家餐厅,装修比起之前去的那些要差些,但也算是简约精致。

走进去,只见里面两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女,慈眉善目的,本来两个人正在说话打闹,女的还时不时抬手拍打一下那个男的,看上去很有爱,看到有人进来了,眉眼一弯,“欢迎光临。”

苏轻语也朝他们友善的一笑,便跟着薄景宸,找到一个位置坐下,这个时间点,这个店里没有什么生意,环境也很安静。

只见那女的,拿着菜单一拍男的,“还愣着干嘛,快去点菜啊。”

“嘿!一天到晚就知道使唤我,真后悔开了这个店!”男老板忍不住的抱怨着。

“快,别开了,关了,整天那么忙都要累死了。”

“好好好,关了关了,正和我意。”

苏轻语只觉得,这两个人非常的有意思,虽然话语看起来好像是在吵架。但是实际上不是的,像是在吵闹。像两个大孩子一样。

看到他们两个,苏轻语是心头满满的羡慕,好希望等到自己年老的时候,也能有一个这样的伴侣。

虽然相互嫌弃吵闹,但是却十分爱着彼此。

“帅哥美女,要吃点什么?”说着打量了一下他们两个,“这位帅哥,应该来过两次小店,只是这位美女,看着有些面生呢。”

“恩,她第一次来。”薄景宸淡声回答着。

正要点餐的时候,那老板,忽然将菜单从薄景宸的眼前拿走,苏轻语跟薄景宸都是一愣,看向他,只见他把菜单摆在了苏轻语的面前,“帅哥,你要绅士啊,得让女士先点菜,对不对?”

说着笑嘻嘻的看向苏轻语,“你们两个结婚没有?这个是你男朋友吗?这男朋友一点都不绅士,美女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儿子,也很高很帅,可能就是没有这位帅哥有钱。”

苏轻语听着只觉得这老板真的……好奇葩,竟然光明正大的就挖墙脚。

正要开口回答,薄景宸冷冷的声音就插了进来,“我们结婚了。”

“好吧,那也不影响,美女,你们哪天要是感情不顺的时候,记得告诉我啊,我把我儿子介绍给你。”

苏轻语真是觉得可怕,这她该怎么接话??

“二舅,你确定要把你儿子介绍给她?”薄景宸抬眼冷声问着。

听到这声二舅,苏轻语都震惊了,舅舅?这是薄景宸的舅舅?

有些愣愣的抬眼看了一眼那个老板,然后再看一眼薄景宸,只见那老板扁扁嘴,然后摇摇头,“不,不确定。好啦,快点菜点菜。”

苏轻语有些想笑,正要看菜单,薄景宸就淡声点了两个菜,一个汤,看来他真的很了解这里。

将菜单收好递给那个老板,就见他不禁嫌弃的啧啧道,“美女啊,你当初怎么就选择嫁给他了?菜都不让你点。”

薄景宸看了一眼苏轻语,冷哼一声。“因为钱!”

“真是,有几个臭钱了不起了,来,把我这家店子买了,让我跟你舅妈去玩上几天!!”

“我下午还有会议,所以,麻烦二舅快一点上菜。”薄景宸直接跳过他的问题说着。

等到这个老板走了,苏轻语有些诧异,“这个真是你舅舅?你妈妈的兄弟?”

“恩,我妈同父异母的哥哥。等到成年的时候,他就离开了那个家,所以平时也不怎么联系,倒是时常联系我。”薄景宸淡声说着。

苏轻语点了点头,“是这样子。看起来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饭菜很快的就炒好了上来,只见那老板娘也跟了过来,细细的打量着苏轻语,满心的喜欢,“恩,真是水灵灵的女孩子,越看越喜欢,你吃吃菜,看看你喜欢吃不?”

苏轻语见她们如此的热情,暖暖的一笑,然后抬起筷子,夹了一块肉,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恩,很好吃。”

这不是在说什么漂亮话,而是真的很好吃。

只见老板娘得意一笑,“哈哈,你喜欢吃就好,厨房的卫生我打扫一下,你们两个慢慢吃啊。”

吃一餐饭,苏轻语吃了两碗。一个可能是因为白天吃的太少,第二个可能是因为,真的很好吃,菜特别的下饭。

吃得饱饱的,苏轻语一脸的满足。

薄景宸看到她满意的样子,便站起身子走到前台去埋单。

苏轻语坐在位置上,准备缓一缓。

给钱的时候,就见老板一脸的嫌弃,“你说你这样的人,怎么可以找到老婆呢?还是个这么好看的。”

“因为不仅帅而且有钱。”薄景宸接过他找来的零钱,唇瓣上扬着说道。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快回去开会,大老板。”那老板嚷嚷着就开始哄人。

薄景宸笑着说道,“二舅妈的菜真是越炒越好吃了,而且越来越年轻了。”

一说完,那老板娘,顿时开心了起来,扭头看向老板,然后问道,“有没有觉得我越来越年轻了?”

“没有!你以为你吃了返老还童药啊,还想越来越年轻,诶!景宸你个小兔崽子,就走了!你看看我,又没有年轻啊!”

说着薄景宸已经和苏轻语走出了店门了。

苏轻语第一次看到薄景宸除了冷着一张脸的其它表情,而且还是那种有些坏坏的笑容。

他一定是特别喜欢这对夫妇吧。不过苏轻语也很喜欢。

只是一坐进车内,薄景宸又变成了之前的模样,冰冷冷的,苏轻语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每次去那里吃东西,就会觉得很轻松。”车子开了一小会,薄景宸忽然说道。

苏轻语正看着窗外,“啊?恩,他们那对夫妻很好玩。确实很招人喜欢。”

“当初二舅成年离开那个家遇到二舅妈的时候,他曾经带她回过家一次,但是家里人不喜欢,嫌二舅妈没钱没势,要他们两个分手,当时还威胁二舅,说不分手,他就不是华家的人,也得不到华家的任何财产,也不会将户口本给他,让他们两个结婚。”苏轻语有些出神的看着薄景宸。

这是第一次听薄景宸讲述一个故事,他说故事的时候,声音沉沉的,很好听,语速不不急不慢,一点点的撩动人的心弦。

薄景宸扭过头就见苏轻语听的一脸认真,嘴角几不可察的上扬,不再往下说下去。

苏轻语等了一分钟,清澈的眸子一眨,声音弱弱的问道。“然后呢?”

“想知道?”薄景宸反问着。

只见她毫不犹豫的就点着头,“恩恩,想知道。”

“累了,不想说。”

“……”

这就是在玩她啊??啊?吊人胃口啊?苏轻语哼了一声就将头扭头一边,感觉心中感觉有一万只蚂蚁在咬。

薄景宸见她腮帮子还鼓鼓的,很明显的心里还郁闷着。

“然后,二舅舅就从那个家搬了出来,就真的再也没有回去过,直到我外公死了,他都没有回去。那个时候我外公一直想要见他,其它的舅舅姨妈,轮流去劝了他,但是他就是不肯回去,我二舅妈也劝了。但是都没有用,只是一个人躲在一边默默的吸了很多烟,最后听到外公死了的消息,他才回去的。外公还是给了他一笔资产。但是他只留了开这家店的钱,便将剩余的钱全部捐了。然后,也再同年和二舅妈领了结婚证。”

薄景宸说完了,苏轻语愣住了,“所以……你二舅和二舅妈,谈了十多年的恋爱?”

“恩。”

“厉害了,不过也是,结婚证不过就是一张纸而已,还是得看两个人对结婚证的理解,只要彼此爱着对方,对彼此尊重,负责,那张纸也无所谓有没有,不过你这个二舅也真厉害,竟然将钱全捐了。”苏轻语忽然就对他们两个有了不同的看法。

“你知道为什么外公快死了,他都不回去见他吗?”薄景宸沉声问着。

苏轻语愣了愣,然后摇摇头,“不知道。”

“二舅的妈妈,是外公外面的女人。”

“私生子?!”苏轻语有些惊讶的打断道。

“恩,那个时候外公只有女儿,没有儿子,就把他接回来,而且不准他们母子见面,那年他妈妈就疯了,外公最后还是心软带着二舅去看了他妈妈,从此,二舅就恨上了外公,等到二舅成年的时候,他妈就死了,外公没有去看她,也不准二舅去,就算苦苦哀求,都不给。后来,他就找到机会。一个人跑了出去打拼。”薄景宸说完,车子已经开回了公司。

苏轻语忽然就很心疼薄景宸的二舅,“真羡慕他,敢于简直自己的想法,这样的人,一定生活的很洒脱。”

她是真的羡慕又佩服,苏轻语想,如果自己也有他这样性格,可能今天就不会嫁给了薄景宸了,搞不好会拿着薄景宸给的那笔钱就跑路。

谁的死活都不用管,但是她做不到,这阵子苏岩海正和苏瑾之在一起,准备将他那个公司发展起来,在外面打着自己的女婿是薄景宸,获得了不少的合作。

薄景宸不是不知道,只是暂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到了公司,就又开始忙了起来,又是准备会议资料,又是审批各文件。感觉自己也渐渐的熟悉了这个工作环境了。

到了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苏轻语都还在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苏兰雪的,薄景宸正在那里说事情,她走了出去,“喂,姑妈?”

“你在干嘛呢!我打了那么多个电话,你为什么不接!!”苏兰雪语气十分的不善。

苏轻语微微一愣,“开始在公司手机是静音,没有听到。怎么了?”

“怎么了??佳琪你们找的怎么样了!?要不是因为你,佳琪可能会离家出走吗?”苏兰雪愤恨的说着。

苏轻语眉头轻轻一蹙,这件事情,也能怪到她头上来?

“就知道她在凉城,还在找她具体在哪里。”苏轻语装作没有听到他后面说的那些话,冷声说着。“我还在忙,一有消息就会联系你。先挂了。”

“我看你就是不想找!恨不得佳琪死在外面!对不对?苏轻语!你怎么这么狠心啊!!佳琪她还是个孩子啊!”

苏轻语脸色一沉,听着她将话说完,“恩,说完了?说完了我就先挂了。”

说着还不等苏兰雪说下面的话,就直接将电话挂断,然后将手机弄成飞行模式。

“你姑妈打电话来了?”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苏轻语连忙将头转过去,看向他,“恩,问向佳琪的下落。”

薄景宸垂眸看了她一眼,“明天去凉城,今晚你准备一下。”

“啊?你知道她在哪里了?”苏轻语有些惊讶。

“大概知道了,正好有个老朋友在那边,顺道过去看看。听说正好明天孩子满月酒。”

“恩,好。对了,那明天宇思集团的方案公审……”

“推迟。”

——

可能是因为明天要去凉城,所以。薄景宸今天加大了工作量,将三天的工作当做一天来完成了,整个公司都忙飞了天。

苏轻语累瘫了躺在床上,脚疼的要死,今天穿着高跟鞋跑上跑下,脚都快要断了,她只想知道,到底是谁发明了高跟鞋这种东西的。

苏轻语一米六五的身高,而且身材比例很好,就算不穿高跟鞋也会很好看,只是穿上高跟鞋的时候,整个人会更加的有气场。

薄景宸没有回来,让李赫将她送回了别墅,不用想,都知道他肯定去了谈凡沁那里,想到这些心口就有些发堵,坐起身子。揉着自己疼的厉害的脚,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等整个人缓了缓,洗了澡,穿了个外套,就走到阳台上,四月的风,还是有些凉凉的,吹在脸上柔柔的很舒服。

只听到放在屋内的手机响起,苏轻语收起眺望远方的视线,转身走进去,只见祝浩南三个大字显示在手机上,微微蹙眉。

“喂?”

“喂,小秘书。你终于接电话了,我还怕你不接电话呢。”

只听到祝浩南说话的声音有些不对,“你喝酒了?”

“恩,喝了一点点。不过我没醉,这么多年了,我就没有醉过,不过确实感觉头有些晕晕的,看来还真是老了,在我二十几岁的时候,这几瓶酒根本就不算什么。”祝浩南就是典型的一喝多,就喜欢说话的那种人。

“恩,所以,你现在快去洗个热水澡醒醒脑!”

“小秘书,下个月!下个月我在南城的公司就弄好了,然后我就到你那边去了,你高兴吗?”

苏轻语一愣,瞬间不知道怎样回答,总觉得他这样的话有些暧昧,只是他好像也不等着苏轻语的回答便自顾自的又继续说着。

“反正我挺高兴的,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有种特别的感觉,那种很久很久都没有过的感觉。可是我运气不好,每一个有感觉的女生,都是薄景宸的!”说着苦笑一声。

苏轻语听着眉头一蹙,“祝总,你真的喝多了,你在家吗?”

“不要叫我祝总!叫我的名字,叫我祝浩南,浩南,阿浩,阿南……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祝总!”祝浩南不满的说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