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折磨我让你开心吗?/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才不理会,在电话那头唧唧歪歪一直说着话的周泽成,就挂断了电话,然后看向那个王董,还在那等着。

薄景宸将手机手到口袋里,“不好意思,王董,我跟爱妻还有事,就先走了,下次有机会再聊。”

说着正要走的时候,这个王董连忙问道,“那个那个薄总,您可以给我一张名片吗?我下次好联系你。”

“不好意思,身上没带,赶时间,我就先走了。”薄景宸说着就揽住苏轻语的肩膀,走出了别墅。

“我们要去哪里?”苏轻语问道。

“吃东西。”

“可是……我真的已经吃饱了……”苏轻语潜意识的摸着自己的小腹,眉头微微一蹙。

薄景宸看着她这个模样,冷哼一声,“谁说给你吃了?”

一句话,就让苏轻语尴尬的想要挖个地洞钻进去。

丢人,真的是太丢人了。她刚才一定是魔怔了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苏轻语觉得自己还是闭上嘴巴不要说话了,就乖乖的跟在薄景宸的身后找到了车子,坐了上去。。

一路上开着,薄景宸也没有说话,苏轻语也就将头扭向一边,看着窗外,外面又开始下雨,这雨下的有些令人心烦。

薄景宸随便找了一家餐厅,吃了点东西。

真的就没有问过苏轻语要不要再吃点,不过也是这样的他才是他,太过温柔和体贴了也就不是薄景宸了。

薄景宸扯过纸巾擦拭着嘴巴,然后看向苏轻语,“我们现在就去找你那个妹妹!”

“现在?”苏轻语看了看自己一身礼服,她本来想要去换的,但是看薄景宸黑着一张脸。搞不好她说了也不一定会理会自己,干脆就懒得说话。

薄景宸看到她的动作,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先回酒店换身衣服再去。”

——

苏轻语换好了衣服,这凉城的气温真是比南城要冷些,在南城就算是下雨,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穿这么多了,还觉得冷。

看到薄景宸的车子停在夜总会的门口的时候,苏轻语的眼睛都瞪大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正准备下车的薄景宸。

“她在这里?”

“恩。”

“她在里面做什么??”苏轻语不敢想,虽然向佳琪比起苏轻语是差了一些,但是实际上她长得不错的,在大学里也是有不少的男孩子追的。

“你觉得她会在里面做什么?”薄景宸丢下这句话,就下了车,苏轻语立马就跟上。

走进里面,里面可比酒吧乱多了。

薄景宸早早就联系好了人,所以也有人过来接应。

“薄先生,人已经找到了,在那边的包房。这边请。”

说着,这个人就他们两个带着路。

当包厢门一打开的时候,苏轻语一眼就看到了穿得极其暴露的,画着浓妆的向佳琪,正在被人罐着酒,那些灌她酒的还是个老男人,肥头大耳,满面油光,手还不安分的搂着向佳琪的小蛮腰,眼睛看着她的事业线,样子十分的猥琐。

苏轻语当时就只觉得一口气闷在了心口,虽然说这个向佳琪平时对苏轻语真的很不好很不好,但是毕竟这个是她的妹妹!

门被忽然的打开,里面顿时就惊慌失措,以为是扫黄的来了。

向佳琪整个人都被灌的迷迷糊糊的,正要慌张的站起来,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薄景宸和苏轻语。

只见她咧嘴一笑,踉跄着步子就朝他们两个走去,“景宸,我就知道你放心不下我,会来找我的,你放心,那些臭男人都没有碰到我,我还是干净的!比苏轻语那双破鞋不知道赶紧到哪里去了。”说着就要抓住薄景宸的衣服,靠在他的怀里。

薄景宸眼神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就往后退了好几步,向佳琪差点就要摔倒在地,还好是苏轻语扶住了她。

向佳琪一看到是苏轻语,就一把将她推开,“你怎么也在这里?谁让你过来的!?还是说,你也是在这里卖的?!!”

向佳琪朝着苏轻语就大声吼道。

苏轻语捏着拳头,看到她这个样子,心口就郁结这一口气,“我怎么在这里!你问问你妈!我怎么在这里!!让你妈看到你这个样子,看会不会伤心死!!”

她张这么大,都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只是看到向佳琪如此作践自己和想到苏兰雪如此担心她的时候,不禁想到自己的母亲。

她想要个母亲,想要好好孝顺自己的母亲都来不及,她竟然做着这些伤碎自己母亲心的事。

“呵呵,问我妈?我问她干什么!?她明明可以让我嫁给薄景宸的!!但是偏偏!!偏偏让你嫁了!!只要跟薄老太太说,我是你!!就好了!!反正他们家的人这么多年没见过你了,肯定不会知道!可是她呢!!偏偏让你!让你嫁进了薄家!我才是她的亲女儿啊!!怎么什么好事都让你给碰上了?”向佳琪喝了酒,整个人的脾气更加的大了,说话都是吼的。

只是好在这个环境本来就嘈杂,所以也就没有多么的突兀,包厢里面的人,也在刚刚被请走,给他们换了个包厢。

苏轻语听着她的那些话,眉头紧紧的皱着,真是莫名的替苏兰雪有些心寒,为什么她会将自己送到薄家,还不是因为不想耽误了她的幸福,只想让自己做那个摇钱树,给他们利益,给他们钱。让他们的宝贝女儿,好好的享福。

可是,他们的宝贝女儿根本就不领情。

向佳琪也不等苏轻语回答什么,就继续朝薄景宸走去,“你都来找我了,为什么还不肯接受我,我真的什么都不要,我不要你的钱,不要你的权,我只想要你,我也愿意把我最好的给你……可是苏轻语不一样,她嫁给你,就是为了你的钱和权势的,她就是为了我家,还有她家,为了她哥哥的公司……才嫁给你的,她开始都不愿意嫁。要不是我妈劝通了……她都不愿意嫁给你的。景宸,我才是最爱你的那个……”

薄景宸听到后面几个不愿意嫁的时候,脸都黑了。

他没有理会抓住自己衣角的向佳琪,而是扭头看向皱着眉头忍着胸口一股气的苏轻语。

“你从一开始就不愿意嫁给我?”薄景宸冷声问着。

腰身就忽然被抱紧,他低头看着紧紧抱住自己的向佳琪,眉头一皱冷冷的嫌弃了一把。

但是他现在莫名更加生气的,竟然是她说的,苏轻语不愿意嫁给自己。

他没有将她推开,而是等着苏轻语的回答。

只见苏轻语与他视线相对,眉头轻轻一蹙,轻咬了下唇瓣,没有说话。她开始确实不愿意嫁给他,但是跟他相处了这些日子,只见的感情,好像也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

深吸一口气,忽然想到了谈凡沁,心里头有些苦涩,冷冷一笑,点了点头,“对,我一开始……就不愿意嫁。我也一直都在说,我是没有办法的。”

听到苏轻语这样说,薄景宸冷笑一声点点头,“恩,对!那我还真的没有想到,苏轻语,你如此的舍己为人,为了你的家人连自己的幸福都不要了。”

“景宸,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就算你一无所有了我也会喜欢你。”抱住薄景宸的向佳琪痴情的说着,苏轻语站在一旁,唇瓣都要被她给咬破了。

薄景宸低头看着她,抬手就将她的头抬了起来,冷着眼睛看着她,那些与苏轻语神色的地方,真是让他越想越生气,冷哼一声,抬手一提她的腰,使她贴近自己的身子。

向佳琪顿时一惊,满脸惊喜的看着薄景宸,连着眼眶都红了,“景宸……”

薄景宸冷哼一声,“今晚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喜欢我!”

苏轻语顿时一愣,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态竟然发展成了这样,她忽而上前,一脸震惊的看着薄景宸,“她是我妹妹!!!薄景宸,你可以这样!!”

“哦?你妹妹?你问问看,她认你这个姐姐吗?”薄景宸冷声嘲讽着,苏轻语只觉得心好像瞬间就碎了一道口子。

“不,我没有姐姐!!我妈就只生了我一个!”向佳琪立即否认。

“你看看,你这个妹妹都不承认你是她姐姐!还有我怎样了?”薄景宸冷哼一声,看着苏轻语紧咬着牙齿,一脸委屈的模样。

“我们不是过来带她回去的吗?你晚上要她干什么?!”苏轻语心口一阵阵的疼着,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因为薄景宸的那些话,难过成这样。

“带回去!我当然会带回去,至于晚上要她干嘛,你就不需要知道了!走吧!我的好太太!”薄景宸说着就一把将向佳琪的肩膀揽住往外走去。

苏轻语看着他们两个的背影,心口简直都要疼炸了,深吸一口气,连忙小跑上去,抓住薄景宸的手臂,“薄景宸你是在生我气?”

听到这话,薄景宸的眸子一寒,一把将她甩开,“你以为你是谁?你又做了什么能惹我生气?我就是忽然觉得你这个妹妹,比你有趣多了!”

说着就冷冷的瞪了一眼苏轻语,抬步就离开。

一上车,薄景宸就一把将向佳琪推开,“你再敢靠上来!我就把你踢下车!”

说完就看到从里面走出来的苏轻语,他冷冷的看了一眼。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的就紧了几分,最后还是一脚踩上油门就离开了!

苏轻语刚一走出门口,就看到飞快开出去的车,她愣了一眼……所以……是将她一个人留在了这里?

可是这里是凉城,不是南城……她连那个酒店的名字,都没有记住。

她抬手拦了几部的士,都坐了人,没有肯停下来了,自己还被溅了一裤腿的水……在看去,薄景宸的车子已经看不到影子了。

她忽然真的就很怕,很怕薄景宸会把向佳琪怎么样。

可是她连续拦了四五辆车了,也没有一辆停下来的,苏轻语简直都要急死了,穿的鞋子也被溅了些水进去,现在,只觉得脚底一阵的冰凉,身子忍不住的就在瑟瑟发抖。

只见眼前忽然停下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车窗一摇下来,是祝浩南……

他一脸诧异的看着苏轻语,生怕自己看错了人。

因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凉城看到她,而且还是她一个人,如果不是她开口说话了,他可能真的要怀疑,是不是一个跟苏轻语很像的女生,因为他印象中的苏轻语,不会有如此厚重的妆容。

“祝……祝总?”苏轻语也是愣了愣,声音不太确定。

看着她身子涩涩发抖着,又穿得这么的少,眉头不禁一蹙,“上车上来说!”

苏轻语犹豫了一下,但是随即想到自己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薄景宸又不管自己了,还是先上了祝浩南的车……

坐上去,祝浩南便将自己身上的西服外头脱下来套在了她的身上。又是那股淡淡的味道,她曾经在婚礼上闻到过。

扭头看向他,就见他皱着眉头一脸的紧张,“鞋子湿了?”

“恩……好像有一点点……对了,祝总你可以把我送去……送去……”苏轻语眉头一皱,一直在回忆着那个酒店到底叫什么名字。

“送去哪里啊?”

苏轻语嘴巴一扁,眉头一皱,看向祝浩南,“我记不起来那个酒店的名字了……”

祝浩南瞬间没有忍住笑出了声,又没有忍住抬手就揉了揉苏轻语的脑袋,“我真是奇怪,薄景宸怎么会让你这个小笨蛋当他的秘书!”

只是话音一落,他就知道自己刚才动作,有些过于亲密了。

干咳了一声,默默的将手收了回来,“没事,大概的印象你总会有吧!我先带你去换双鞋!你不着急继续想着!”

说着祝浩南就发动了车子。

苏轻语愣了愣,“换鞋?去哪里换鞋?这鞋没事!我现在比较着急的是我要回酒店!”

“你一个人来的凉城?薄景宸呢?”祝浩南疑惑的问着。

“……”苏轻语顿了下才回道,“我跟薄景宸一起来的,他把我丢在这里,就自己先走了。”

祝浩南想着点了点头,“恩,这确实像他做的事情。”

“哦!对了!祝总,您认识那个……顾煜尘吗?”苏轻语忽而记起来。

祝浩南点了点头,“恩,认识怎么了?”

“你能问问他,他给薄景宸订的是哪家酒店吗?”苏轻语声音弱弱的。

祝浩南的车子已经在一家鞋店停了下来,“哦,那不用问了,他一般都会将客人安排在锡林酒店。下车。”

苏轻语微微一愣看向旁边的那家店子,微微一愣,“祝总……我的鞋子真的没有关系。”

“你带了两双鞋?”祝浩南忽然问道。

“……额,没有。”

“那就是了,下车吧。”

说着祝浩南就开门下了车,苏轻语是在是无奈的要死,也只好跟上。

走进店内。苏轻语根本就没有心思看些,最后还是祝浩南选了一双棕色的有些平跟的单鞋,跟苏轻语这一身,正好搭配。

“来,试一下。下雨天,还穿这种没有跟的布料的鞋子,恐怕就只有你了。”

苏轻语看着自己的脚下,微微的一愣,“我来的时候,不知道凉城这边下雨,刚好合脚,就这双吧,我着急敢时间,这里里锡林有多远啊?“

祝浩南看了一眼,显得苏轻语的脚小巧,而且确实很好看,满意的点了点头,“就这双了。你的这双鞋还要吗?”

苏轻语看了眼,又没有坏了哪里的鞋子,点了点头,“恩,回去洗一下晒干还是可以穿的。”

“薄景宸对你这么苛刻,连鞋子都不给你买?”

“……”苏轻语顿时就不说话了。

“好吧好吧,我不该问,服务员,把这双鞋装好,埋单。”说着就拿出钱包跟着服务员往收银台走去。

苏轻语一愣,连忙跟上,“那个祝总,我自己买就好了。”

说着就听到那个小姐说道,“一共九百九十九。”

苏轻语微微一愣,立马看着脚上那双看似也没有多么特别的鞋子……怎么就这么的贵?

祝浩南笑了笑,淡声说道,“微信支付。”

苏轻语才反应过来,“祝总……我来……”

“就当我送你跟薄景宸的新婚礼物,迟到的新婚礼物。”祝浩南说着就已经下了单”

上了车。虽然祝浩南那样说了,但是还是觉得十分的不妥,“祝总,您把您的微信账号给我,我还是把钱给你转过去吧。”

“好啊!”说着就将自己的二维码找到。

相互加了微信,等到苏轻语将钱转过去的时候,祝浩南却怎么都不肯收款。

苏轻语眉头一皱,一脸无奈的看向祝浩南,“祝总……您收款……”

“恩,我正在开车,到时候再收。好了,是前面那个酒店吗?”祝浩南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

苏轻语抬眼望去,点了点头,“恩恩,对,就是那个。”

到酒店门口停下,苏轻语看向祝浩南,“祝总,谢谢你。我先上去了,记得要收款。”

说着就急急忙忙的朝里跑去,祝浩南望着她的背影,扯唇一笑,没想到在这异地,在那么多人之中,那么多地方,他偏偏就在那里遇到了她,这应该就是他们两之间的缘分吧。

——

苏轻语急急忙忙的赶上房间,就见在自己对面的那间房站了两个黑衣人,心口顿时一冷,这是为了让她不去打扰他们两个吗?

苏轻语要上前,就被人给拦住了。

深吸一口气,“是薄景宸让你们站这里的?”

“恩,是的,薄总说,任何人不得靠近。”其中一个黑衣人解释着。

苏轻语眼眶顿时就红了,耳边忽然浮现出,他在夜总会时对向佳琪说的那句话,“让我看看你又多喜欢我……”

顿时心口就闷着一口气,深深的呼吸一口,脑海中就不禁浮现,他们两个在里面龌蹉不堪的画面,苏轻语顿时就脑子炸了,首先不说,薄景宸还是她的丈夫,最让她受不了的是,那个对象竟然是她的妹妹!!

苏轻语忽然一下就冲了过去,刚敲了一下门,就被两个黑衣人给拉开了。

“这位小姐,请你自重!!”其中一个黑衣人警告着。

苏轻语被死死的抓着,深深的呼吸着,两只手紧紧的捏着拳头。

只听到身后的门忽然被推开,两个黑衣人便朝着那个方向恭敬的喊道,“薄总!”

苏轻语微微一愣,连忙扭过头。就看到薄景宸阴沉着一张脸,冷冷的看着苏轻语,“你要干什么?”

看到薄景宸之后,苏轻语就不再挣扎了。

“放开她!”薄景宸冷声命令着。

黑衣人就松开了手,苏轻语捡起地上的袋子,低垂着头,紧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他原来原来没有在里面,所以在夜总会他说的那些话,是真的都是些气话了。

薄景宸看了她一眼,见她没有说话,就转身走进了房间里,苏轻语赶忙跟上。

关上房门,就见薄景宸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的鞋子和手中的袋子。

“谁给你买的?”薄景宸严声问道。

他从来没有给过苏轻语一分钱,在薄家的衣服鞋子,都是薄老太太让人给准备好的,当他看到这个鞋的牌子的时候,就断定不可能是苏轻语买的。

苏轻语看了看自己脚上的鞋。“我、我自己买的。”

反正自己后面确实是将钱给祝浩南了,所以说自己买的也没有错。

“是吗?这双鞋你自己买的?你这么久才回来,是在夜总会跟着了哪个男人?”薄景宸满眼嫌弃,嘴里也满是嘲讽。

苏轻语眉头一皱,捏着袋子的手紧了紧,“我没有!”

“苏轻语你会舍得买这么贵的鞋?”薄景宸步步紧逼,眼神越来越狠。

室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看着薄景宸冷漠且不打算放过自己的眼神,苏轻语紧抿着唇瓣,深吸一口气,“我遇到了祝浩南。”

话音一落,薄景宸的连瞬间就沉了,连着眼神都带着隐隐的杀气,苏轻语虽然心里有些怕,但是却始终挺直着背部,她又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而且是他将自己丢在那里的。

“在凉城遇到了祝浩南?苏轻语你不觉得这话很说不过去吗?”薄景宸明显就不相信。

苏轻语清澈的眸子,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着,“我没有必要骗你。”

“没必要骗我?所以你是很直接的在像我示威,你跟祝浩南有着说不清的关系?”薄景宸越说越刻薄,他不禁想到苏轻语第一眼见到祝浩南的时候那种崇拜的神情,还有谈凡沁在医院那次,祝浩南也在,还有那次苏轻语在酒吧……

苏轻语眉头一蹙,想要解释,忽而想到谈凡沁流产那次的事情,无论她如何解释,无论她怎样说不是她推的,薄景宸始终不相信她。

所以,这次的事情,她解释有用吗?

不禁冷笑一声,“反正从始至终,都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无论如何说你都不会信,那就随你好了。”

语毕,苏轻语就见眼前一暗。薄景宸蹭的一下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把将苏轻语推到在了床上,用力的掐着她的脖子,眼神阴冷充满了怒气,“苏轻语,别忘你是薄家的人!既然当初选择嫁进来!!就给我守好本分!!”

苏轻语脸色有些涨红,红着眼眶瞪着眼睛看着薄景宸,“恩,也是,毕竟我顶着你的薄景宸妻子的名号。”

说着苏轻语的声音就一卡,薄景宸掐着她脖子的力道微微加重。

“这么无所畏惧,是不是因为身后有了祝浩南?觉得没有了薄家,至少还有祝浩南可以帮你?”薄景宸提到祝浩南,就一身怒气。

“随你怎……唔……”

苏轻语的唇瓣忽而被吻住,薄景宸重重的一咬,立马唇瓣上就流着鲜红的血~

闷哼一声,苏轻语眉头紧紧的皱着,只见薄景宸抬起脑袋。舔了舔他染了苏轻语血的唇瓣,“这个地方他是不是碰过?”

说着,胸上闷得一疼,薄景宸重重的一捏,“这个地方他是不是也碰过?!”

只感觉他还要往下,苏轻语立马伸手抓住他的手,眼神满是愤恨的看着眼前这个疯子!

“薄景宸!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难道不是我要问问你!你跟祝浩南都干了什么!”

只听到房间里一声响,苏轻语抬手就给了薄景宸重重的一耳光,他小麦色的脸上立马就多了一个清晰可见的巴掌印。

他冷着眸子看着苏轻语,只见她眼眶通红,储满了泪水,满眼愤恨的瞪着自己,唇瓣微微颤动着,胸口上下起伏。

苏轻语是真的觉得受不了,薄景宸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误会她,不相信她,总要将她讲得如此的不堪!

“薄景宸!你不要拿我跟你相提并论!你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可是我苏轻语不会!即便你永远都不会爱上我!不会承认我!我也不会在外面有别的男人!!我跟祝浩南,一点一分一毫的关系都没有!人都是有尊严的!!不是谁都要忍受你这个疯子!!”

苏轻语朝他歇斯底里的吼着眼泪就簌簌的往下掉。“你知道最最最可笑的是什么吗?是我这几天,差点就要喜欢你这个疯子、变态、神经病!!谢谢你啊!!给我重重的一耳光,让我瞬间清醒,你是我苏轻语这辈子都不能有一点点感觉的男人!毕竟在你的心里,我永远都是杀掉你孩子的女人!!”

薄景宸被她吼得一句没回,心口却像是被她扔过来数剑,刺得一阵阵的疼。

尤其是后面的那些话,薄景宸甚至觉得是自己的幻听,眉头紧紧的蹙着,看着身下泪水不停往外冒着的人儿。

忍不住的抬起手想要擦拭着她眼角的泪水,苏轻语抬手就将他的手拍掉,然后用力的将他从自己的身上推开,就跑了出去。

薄景宸起身追了两步……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谈凡沁的。

眉头一蹙,“喂?”

“阿景,你在干什么?到凉城了吗?”

“恩,到了。”

“到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而且一天都没有个回信。”谈凡沁的语气里有些小小的埋怨。

薄景宸眉头微微的一蹙,看着已经跑得没有脚步声的苏轻语。心口不禁有些急,这个凉城她不熟,而且外面还下着雨,她要去哪里!

“我现在还有事,回去再跟你说,先挂了。”

说着薄景宸就挂断了电话,匆匆的就跑了下去。

苏轻语已经坐着电梯下去了,薄景宸等了一下电梯,电梯门一打开,满是人。

眉头一蹙,他就跑向了安全通道,从八楼跑下了一楼。

但是哪里还有苏轻语的身影。

薄景宸喘着粗气,跑到外面看到门口的安保,“刚才有看到一个穿着风衣的女人从这里跑出去吗?”

“恩,有,往这边跑了,下这么大的雨连伞都……”

这个安保的话还没有说完,薄景宸就已经朝他指着的那个方向急急忙忙的往外跑了出去了。

跑了一路,薄景宸的头上衣服上,都已经湿透了,他终于看到了那个已经跑不动,抬手擦着眼角的苏轻语。

她瘦弱的身子,漆黑如墨的长发,就这样在大雨中凌乱,在薄景宸的眼里模糊。

薄景宸心口猛的一疼,跑上前一把将苏轻语抱在了怀里。

苏轻语一看到是薄景宸疯了一般的捶打着他的胸口,嘴角还有他刚刚咬破的痕迹,“你放开我!!你个疯子放开我!!你那么恨我,干嘛要来找我!!让我消失让我去死,你不是更加如意吗?!!”

苏轻语哭吼着说着这些话,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砸,砸疼了薄景宸的心。

他低头吻住了苏轻语的唇,任苏轻语如何挣扎捶打,他就是不松手,有那么一下,薄景宸真的好想就这样抱着她不松手。

雨没有一点点要停的意思。凉城的春雨也格外的凉,苏轻语的身子再薄景宸的身子里瑟瑟的抖着。

薄景宸眉头一皱,打横就将她抱了起来,苏轻语不肯挣扎,但是都奈何不了他健壮的身子。

薄景宸拦了部的士,将苏轻语往后座塞了进去,她想要往外跑,但是薄景宸已经坐了进去了。

“锡林!”

苏轻语抬手捂住脸,什么都不想说,浑身湿哒哒的,还能滴得水出,瘦弱的身子因为冷而瑟瑟的抖着。

薄景宸看着她这个模样,眉头紧紧的皱着,抬起想要拥住他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最后又默默的收了回去。

她好不容易稳定一点的情绪,他不能打破。

没一下就到了锡林,车一停。苏轻语抬起脑袋,声音有些哑哑的,“我不上去。”

薄景宸眸子一沉,丢给了司机一百元,就用力的将苏轻语往外扯,然后打横将她抱起就往酒店内走去。

司机正找着钱,“先生!!还没给你找钱!!”

苏轻语没有挣扎,她知道,挣扎也没有,她跑掉了还是会被抓回来……

两个人十分的吸引眼目,也有不少的议论声。

上到八楼,打开房门,薄景宸直接走进浴室,打开热水,将苏轻语放在地上,还不等她挣扎,就一把扯掉她的风衣,强行要脱着她的衣服。

苏轻语顿时一慌,手脚并用的推开薄景宸,眼泪一颗颗的往下砸,“你不要靠近我!不要碰我!!折磨我就让你这么的开心吗!!啊!!”

薄景宸身子也都湿透了,那雨水刺骨的寒,让他都有些受不了,更何况是苏轻语这娇弱的身子。

苏轻语看着薄景宸,尤其是那眼神,她看不懂。

只见他最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转过身打开浴室的门就往外走,紧接着又是一个开门声。

苏轻语顿时身子就软了下去,蹲在地上捂住脸,大声的哭着。

那一晚,薄景宸没有回来,苏轻语也没有睡着。

她也很惊讶自己竟然会说出喜欢上薄景宸的那番话,好像就是潜意识。

迷迷糊糊的到了三四点,苏轻语最后才撑不住的睡了过去。

早上有人敲门,苏轻语艰难的爬起身子,觉得脑袋有些疼,有些晕晕的。

估计是有些发烧了。

打开门。就见一个女服务生,将一张车票递了过来,“苏小姐,这是薄总交代给您的,他已经走了。等会我们会送您去车站。”

苏轻语眼睛有些肿,现在还有些涩涩的疼。

接过车票说了声谢谢,那人就离开了。

最后他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苏轻语换好衣服,整理好东西,走出去的时候,只见对面门的黑衣人已经不在了,眉头不禁微微一蹙,所以是被薄景宸带走了?

走到楼下退房的时候问了下前台,说向佳琪那个房已经退了,那应该就是薄景宸带走了。

如果让她带向佳琪回南城,向佳琪肯定是不会跟着自己走的。让他带走了也好。

苏轻语头晕晕的就回到了南城,只觉得昨晚在凉城发生的那些事,就像是个梦似得。

她没有去打针,而是去药店买了药。

到公司的时候。李赫不在,薄景宸也不在,问周泽成的时候,他一脸诧异,“你不知道景宸去上海出差了吗?”

苏轻语听着微微一愣,她确实不知道……

苏兰雪忽而打电话过来,苏轻语按了接听,“喂,姑妈。”

“小语,和小景回家吃饭吗?佳琪已经送回来了。这次帮姑妈这么大个忙,得请你们两个好好吃餐饭。”

“不用这么客气,他出差了,没有空。”

“这样啊~那好吧,之前姑妈说的那些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啊,姑妈那是太担心了,所以说话有些难听,对不起啊。”

苏轻语只觉得好笑,最后只是淡淡的“嗯”了声。就将电话挂断了。

周泽成看着苏轻语有些白的脸色,微微蹙下眉头,“我说轻语,你是不是感冒了?看着整个人有些不对劲啊。”

苏轻语摇了摇头,“我没事。你继续工作吧。”

说着就离开了。

——

薄景宸这一出差,就是两个星期。

而这两个星期连一个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有,像是消失了踪影似得。

苏轻语有那么一瞬间在想,是不是他就永远消失在了自己的世界里,然后不再出现。

她这两个星期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公司上班也很闲,回去一个人坐在阳台也不知道干什么,就是发呆。

薄奶奶叫她去了薄家,吃了两次饭,说要他们两个快一点,给她生一个曾孙子。

苏轻语听着心口就直闷,但还是笑着答应着好。

薄奶奶都是过来人了,自然看得懂她眼里的无奈和苦涩。拍拍她的手背,“小语啊,你给宸儿一些时间,他会爱上你的。”

苏轻语一愣,有些诧异的看着薄老太太,轻咬了下唇,“奶奶……”

只是苏轻语怎么都感觉不到这个男人会爱上自己,他对自己只有折磨,无尽的折磨。折磨自己就是他最大的快感。

苏轻语只觉得心口一阵苦涩,点了点头,“恩,我知道的。”

“宸儿,该是今天回来吧?”

“恩,好像是的。”苏轻语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只是听周泽成说,也是今天回。

“那今晚你就早点回去,等宸儿回来吧。我叫司机送你。”看得出来,薄奶奶是真的很希望他们两个好的。

回到别墅里,苏轻语洗过澡,躺在床上,耳朵竖的很高,一直听着楼下的动静,但是等了好久,苏轻语忍不住的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十二点多钟,都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他……难道不是今晚回来了吗?

不知不觉的,也不知道等到了几点,苏轻语只觉得困意袭来就睡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的床头灯都还是亮着的。

苏轻语眉头微微的一蹙,他难道昨晚没有回来?

洗漱好,走下楼问道管家,“薄景宸昨晚回来了吗?”

“少爷昨晚没有回来。”

苏轻语愣神了一下,他是没有回来,还是不肯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