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苏轻语,你想我吗?/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吃过早餐,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去到公司,她这两个星期都是这样,公司家公司家,其它什么地方也没有去,也没有去找时婉月,也没有去找周奕冰,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只是单纯的不想出门,不想说话而已。

那晚再凉城的事情,她也始终历历在目,那次的感冒也好的很快,没有拖的很久。

望着车窗外,脑子里不知道想了些啥,就到了公司,下了车,就面无表情的坐上电梯。

走到自己的办公室,苏轻语一愣,李赫回来了……

那薄景宸呢?他也回来了?只是不回家而已?

李赫看到站在门口有些愣神的苏轻语,“嘿,轻语,你怎么了?发什么呆?”

听到他的声音,苏轻语忽而就回过了神来,看向他,“薄景宸呢?”

“薄总啊,薄总在办公室呢。”李赫回答着,“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看着怪怪的?”

苏轻语摇着头,深吸一口气,“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李赫顿时就知道苏轻语是怎么了,犹豫了一下。眉头微微一皱的看着苏轻语。

“你们是不是昨晚回来的?”苏轻语没有生气,她控制着自己的音量,让自己看着尽量很冷静。

“恩,昨晚十点钟回来的。”李赫有些无奈的说着。

其实薄景宸在那边出差的时候,也跟平时有些不一样,有时候他会不在状态,忽而一下出神,要么就是站在阳台上点着烟,神色忧愁。

谁的电话都不接,除了一些工作上的电话,就连谈总监的电话,他也没有接。

本来这一个星期就可以完成的事,他生生的拖了两个星期。

不过,薄景宸看起来,好像就是不想回去,就是想拖这么久,这么长的时间。

回南城,下飞机的那一刻,薄景宸本来说是要回别墅的,他的神色里好像终于露出了一抹喜色。

但是仅仅一瞬,等走出去,上了车,司机问他去哪里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说公司。

薄景宸没有回家,也没有去谈凡沁那里,而是选择去了公司。

苏轻语听到李赫说十点多钟回来的时候,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

苏轻语也真是佩服自己,薄景宸不回来,她不是应该更加感到高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她觉得有些难过,有些失望,她想要见他。

可是那晚再凉城的闹剧,两个人要怎么见面?见面应该会很尴尬吧。

李赫桌上的电话响了,苏轻语只听到他拿起电话,“薄总。”

顿时她就将眼睛看向他,恨不得自己的耳朵能听到他电话里说了什么。

可是她听不到,只能听到李赫认真的回到着,“嗯,好的,我知道了,我现在就送过去。”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他要你干什么?”苏轻语弱弱的问着。

李赫看着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恩,你想帮我送过去?”

苏轻语轻咬了下唇瓣,然后点了点头。

她不能没有任何事的就跑到他的办公室去……

李赫找到几个文件递给了苏轻语,“这些是这两个星期出差时候的资料,还有tk项目的合作书。你给薄总拿过去……就说我忽然肚子痛,虽然这个理由,薄总肯定不会信。”

苏轻语接过文件,心跳不只觉得加快,她有些害怕,这个两个多星期没有见过的人,最后的印象还是他满身湿透了,狼狈凌乱,还有那雨中的激吻……好像是梦境一样。

“轻语?你怎么了?”李赫一脸担心的问着。

苏轻语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我没有事,我这就给他送过去。谢谢你。”

“不用谢,就希望你跟薄总能好起来,每次看到你们这样,我也……我也不好受。”说着李赫苦涩的一笑。

苏轻语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笑容,就转身出门,走到了隔壁的薄景宸的办公室。

深吸一口气,越来越紧张,就要见到他了,心跳都跟着加速起来,抬起手敲了敲门,只听到从里面传来低沉熟悉的声音,“进来!”

苏轻语心忽然就一咯,深呼吸一口,才推门进去。

她看到薄景宸低着头认真的工作着,没有一点察觉是她来了,她也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他的头发剪短了,看起来更加的精神,年轻。

还是一如既往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没瘦没胖。

将东西放到桌上,薄景宸眉头忽而一蹙,抬起头与苏轻语的视线瞬间就对上了。

苏轻语动作顿时一停,心跳砰砰砰的快速跳动着。

还是之前那个熟悉的模样,熟悉的蹙眉,熟悉的声音。

“怎么是你?李赫呢?”薄景宸神情冷漠。

当苏轻语走近的时候,他就问道一股熟悉的清香,当看到眼前那葱白修长的手的时候,他想都没有想的就抬起头。

看到苏轻语脸庞的那一刻,他竟然有些舒心的感觉。

他这两个星期总是逼迫自己不去想她,但是越是这样,他就越满脑子的是她,想着那晚她在凉城说的那些话。

竟然她就会这样毫无征兆的触动了他的心。

他很想见她,但是他却在压抑着自己,他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

他们中间夹着一个谈凡沁。

谈凡沁什么都没有做错……她跟了自己六年,怀过自己的孩子,现在孩子没有了,而她也不能在孕……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是残忍的。

而此时他却对另外一个女人,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所以那两个星期,除了工作上的电话谁的都不接,也不想回南城。

回来的那晚,他本来是想回别墅,但是后面转念一想,还是去公司吧。

他这些日子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

但是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心还是被不经意的轻轻撩动着,只是他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苏轻语看着薄景宸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和嫌弃自己,说不上难过,她反正也习惯了。

“李赫他忽然肚子疼,我就帮他送过来了。”苏轻语故作淡定的说着,但是她不停的摆弄着她的手指的动作,出卖了她。

薄景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就低下了头,“恩,出去吧。”

苏轻语轻咬了下唇瓣,深吸一口气,“那个……奶奶说,你回来了,让我们今晚回去吃饭。”

薄景宸的眉头轻轻一蹙,“今晚没空,我去跟奶奶说。你出去吧。”

当真是一点点都不想见到她吗?苏轻语不再说什么,浅浅的“嗯”了声,“那我……走了。”

说着就转过身子,薄景宸抬眼看着她的声音,心口有些发闷,眉头一紧,“苏轻语!”

一声呼唤,苏轻语停住了脚步,心跳又一次加速,缓缓的扭过头,就见薄景宸站起了身子,一步步的朝她走来。

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苏轻语的心口上,每一下的靠近,苏轻语就觉得自己的空气变得稀薄,好像周身都是他的味道。

薄景宸眉头皱的很紧,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叫住她。

走进她,抬手便将她的下巴挑了起来。细细的打量着这个扰乱他思绪的女人。

苏轻语抬眼望着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大气都不敢呼一下,紧抿着唇瓣,心跳好像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似得。

“你想我了。”薄景宸好看薄薄的唇瓣缓缓开启,一语击中苏轻语的心。

她眼神闪躲,不敢再看他,脸上顿时就一热,说话都不自觉的结巴了,“我、我没有、我、我就是帮、帮李赫送一下文件。”

薄景宸看着她这个可爱害羞的样子,心中某一块柔软却被她触碰,这个该死的女人,是不是有什么魔力,竟然让他都有些难以控制自己对她的情绪。

“哦?是吗?”薄景宸说着,脸又靠近了她几分。

苏轻语顿时呼吸变得极其缓慢,胸口起伏的倒是很大。

一抬眼就看到脖颈那如墨般漆黑深邃的眸子。还是第一次见到他那般的摄人心魄。

苏轻语顿时就失去了魂魄一般,忘记移开眼睛。

薄景宸与苏轻语如此近距离的对视的时候,心跳好像也是漏了一拍一样,他根本就无法想象自己这么大的年纪了,竟然还会有这样的时候。

“薄……薄……景……”苏轻语望着薄景宸越来越靠近自己,心顿时就慌乱了,头又不曾移动半分,有些害怕的想要喊道他的名字。

唇瓣却在最后一个字说出来之前被堵住了。

薄景宸这次吻得的很温柔,由浅入深,苏轻语整个人就像是飞上了云端似得。

后面吻得十分的火热、激烈,整个身子都着了火一般,不知不觉两个人到了休息室,苏轻语被薄景宸压在身下。

两个人的呼吸声十分的粗重,苏轻语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胸前的扣子被解开……

薄景宸的每次触碰都让苏轻语难以忍耐……

抬手环住他的脖子。仰起头热烈的回应着他。

这么一刻,她真的什么都不想去想,好想就这样放纵自己一次,可以不管不顾,管他日后是万丈深渊,还是深渊万丈。

“苏轻语,你想我吗?”薄景宸吻住她的唇,声音粗重的问着。

苏轻语早就神智迷离了,不知为何,一滴热泪顺着脸颊往下滑落,声音有些哽咽,“想!薄景宸我想你!”

听到这话,薄景宸的心一阵悸动,一阵发闷,心中说不出的味道,动作骤然一停……

苏轻语满心颤抖着,缓缓睁开有些湿润通红的眸子,看着身上的薄景宸。

只见他眉头依旧紧皱着,本来迷离的眸子,渐渐变得清明。

他忽而从自己的身上起来,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苏轻语身上顿时一轻,心也像是被掏空了一般。

她扭头看着站在床边,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整理自己衣服的薄景宸,她也缓缓的坐直身子,扣着胸前的扣子。

薄景宸整理好衣服,一种说不出的眼神看了一眼苏轻语,便往外走去。

苏轻语看着他的身影,紧咬着唇瓣,深吸一口气。她……说错什么了吗?

只是她不禁想到了谈凡沁……所以……是因为她吧。

想到这里,苏轻语不禁苦涩一笑,她刚才又差点傻了,女人一旦感性起来是真的不得了。,

为了一个男人什么都愿意付出,她差点就……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她是不是该庆幸薄景宸最后挺了下来。

去浴室洗了几把脸,走了出去,就看到薄景宸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神色严肃忧郁,手中点燃着一根烟。

苏轻语看着他的身影,没有说话,提步就往门口走去。刚才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

只是那一刻,苏轻语好像感觉到他的心里有自己。

身子已经迈出去一般了,就听到薄景宸的声音低沉的响起,“等我下班,回去吃饭。”说着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苏轻语看着他的身影,浅浅的“嗯”了声,就将门关上了。

这应该就是他们两个的距离,看似很近,中间却隔阂了你不知道的矛盾阻碍。

转过身,就看到了脸色惨白的谈凡沁。

苏轻语微微一愣,好像自从上次她割腕自杀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她了。

只见她眼神狠狠的瞪着自己,“苏轻语!”

“谈总监,薄总在里面。”说着就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谈凡沁抬手就抓住了苏轻语的手,眉头一皱,扭头看向她,“还有什么事?”

“苏轻语。你不觉得你这个第三者的存在很可恶吗?我跟阿景六年的感情,你真的就要这样破坏?”谈凡沁身子还很虚,说话也没有多大声。

听到她的这番话,微微一愣,心口忽而一紧,紧抿着唇瓣。

她现在的身份是第三者……他们两个相爱了六年了,有过孩子……

而她,为了自己的家人,因为薄家的权势,被逼无奈的嫁了过来……打扰了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

苏轻语苦涩一笑,在这段感情里,她才是令人唾弃的那一个,虽然谈凡沁的手段阴暗凶狠,但是她那只是为了她跟薄景宸的那段感情。

深吸一口气,“你们两个可以完全当我不存在,我只不过是空有名号而已。”说着苏轻语就将手抽了出来,“只要你不在乎这个名号,就好了。”

说着就再也不管谈凡沁,疾步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推开门,李赫一脸惊悚的看着苏轻语,“怎么样了?薄总没有要杀了我吧?”

“没有要杀了你,你可以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了。”苏轻语走到饮水机旁倒了一杯冷水就喝了下去。

“哦~那你……没事吧?”看着苏轻语的情绪有些不对,细声问着。

只见她摇了摇头,然后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没事,只不过刚才在门口碰到了谈凡沁。”

“谈、谈总监啊。”李赫眉头不禁微微一皱,大概也就知道会发生写什么事了。

“嗯。你有什么工作要我分担的吗?我已经闲了两个多星期了。”苏轻语一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模样,淡淡的说着。

“我就说……我怎么有做不完的事!”李赫看着自己手中一堆的文件,一脸苦恼。

苏轻语本来还郁闷的心情顿时就好了些,“把一些可以让我做的给我吧。我不想闲着。”

李赫犹豫了一下,还是匀了少些比较容易的工作给苏轻语。

——

谈凡沁看着苏轻语匆匆离开的身影,捏了捏拳头,然后就敲了敲薄景宸的房门。

只听到一声“进来”她就推门进去了。

看到他孤傲挺拔的背影,谈凡沁深吸一口气,声音十分的柔弱,“阿景……”

薄景宸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扭过头就看到谈凡沁一脸惨白,十分的虚弱。

“你怎么过来了?你身子还这么虚!”薄景宸说着,就走上前来,扶着她走到了沙发上。

谈凡沁不肯坐下,委屈着一张小脸,红着眼眶,“我担心你啊,我听到消息说你回来了,就忍不住的想要看你。”

“恩。我能有什么事。”薄景宸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比起对苏轻语的冷漠,却要好上许多。

谈凡沁伸手抱住薄景宸的腰身,将脑袋贴在他的胸脯上,“你自从去了凉城回来,就没有联系过我了,你说我能不担心吗?”

“太忙了,没空看手机。我今晚要回去吃饭,不能去你那。等会我让李赫送你回去。”薄景宸淡声说着。

“我刚来你就要赶我走了吗?”谈凡沁不禁泪眼模糊。

薄景宸的眉头微微一蹙,没有做声。

只见谈凡沁从薄景宸的怀中出来,仰起头看着他,扯唇一笑,让人看着十分心疼的模样,“好吧,那你先忙吧。等我身体好些了,我就来公司。不用李赫送我了,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说着就要走,薄景宸顿时只觉得有些愧疚,“没事,不用那么着急来公司,你最主要的是把身体养好。你一个人回去,不放心。”

说完就拿出手机给李赫打着电话,刚一接通,就冷声命令着,“过来把谈总监送回去。”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抬手揉了揉谈凡沁的后脑勺,“我有时间了就去看你。”

谈凡沁点了点头,然后仰起头踮起脚尖,吻了吻薄景宸的唇瓣,“恩,我在家乖乖等你,你出差的这两个星期,我又学了一道新菜,到时候弄给你吃。”

薄景宸点了点头,就听到了敲门声,说了声进来,李赫便恭敬的站在门口。

谈凡沁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李赫,然后朝着薄景宸扯温柔一笑,“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早点完成工作,早点来看我。”

说着就往门口走去。

送走了谈凡沁,薄景宸的心里,是在是百味聚杂~说不出个味道。

尤其是当谈凡沁脱着虚弱的身子过来,不吵不闹,只是担心自己的时候,忽而有种内疚感。就如去凉城的前一晚去找她的时候,她也是这般的温柔理解,体贴。

所以,到了凉城对苏轻语的态度,会如此的冷漠。

他坐回位置上,又重新开始工作,这些儿女情长,先放到一边。

工作到快七点钟的时候,忽然来了一个电话,看到是母亲华丽容的,他才猛然的想起,他今天还要回家的,这一工作就忘事。

拿起电话按了接通,“喂,妈。”

“你跟苏轻语回来了没有?好开始准备饭菜了。”

“现在准备回来了。”

“恩。那好,路上注意安全啊。”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薄景宸将最后一点点看完,然后就起身穿上西服外套,走到苏轻语的办公室。

一推开房门,就见苏轻语一脸认真工作的模样。

听到开门的声音,抬眼看过来,样子有些傻傻呆呆的,看着有些萌。

“走了,回去。”说着就看向李赫,“你也下班吧。”

坐到车上,薄景宸认真的开着车,一声也不作,两个人的关系陷入了比开始要冷淡的状态。

所以有些话,还是不能说透的。苏轻语有些无奈的苦涩一笑。扭头看向车窗外。

到了薄家,饭菜正好全部弄好。

华丽容连忙走上前来,“以后要常回家来,让妈看看你,看起来好像比以前要瘦了些?”说着就看向苏轻语,“轻语啊,不是妈说你,宸儿的工作量大,饭菜要是一些有营养的,而且一日三餐一定要把好关。”

苏轻语愣了下,然后点了点头,“恩,知道了。妈。”

她把好关有什么用?也要薄景宸回来吃,也要他愿意听自己的啊。但是这些话她不敢说,只是再心里这样想着。

薄景宸朝厨房走去。“好了,我这么大个人了,吃什么自己知道!饿了,吃饭吧。”

说着就看到薄奶奶从房间缓缓的由女仆扶着出来。

看着薄老太太的白发苍苍,还有脸上的皱纹,步履蹒跚,薄景宸忽然就有些心疼。

他连忙上前扶住她,“奶奶。”

“宸儿回来了,奶奶都感觉好就没有看到你了,你出差的那几天,都是小语陪着奶奶说话散步,工作很忙吗?现在才回来?”薄老太太问着。

薄景宸点了点头,将薄老太太扶到位置上坐着,“恩,刚出差回来,公司有不少的文件要审。我先去洗手,有些饿了。”

说着两人就走到厨房洗了个手。

坐着餐桌上,就只有华丽容和薄老太太,薄逸阳和薄旭祁两个人去国外出差了,估计要半个多月。

薄景宸吃饭的时候,一般都不会说话,尤其是在家里,除非是他们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薄老太太吃着饭菜,“什么时候把公司的事缓一缓,跟小语一起出去度个蜜月?跟人家结婚连个蜜月都没有。像什么样子?当初你爷爷还带着我去了三亚,现在好歹也要出个国什么的。”

苏轻语夹菜的手微微一顿,就见薄景宸沉声“嗯”着,“恩,这阵子产品上新。又有不少合作,我会抽时间的。”

薄老太太听到这个答案,满意的点了点头,“哎,这时间一晃,宸儿都三十了,我的年龄就跟不要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去了,当初只盼着你结婚,还好奶奶撑到了你结婚,现在啊,奶奶就盼着你跟小语能早日有个孩子。这样奶奶的这一生,就真的圆满了。”

话音一落,薄景宸吃饭的动作微微一顿。眉头几不可察的一皱,心口更是有些发闷,捏着筷子的手更加紧了几分,“奶奶,肯定可以再活个十多年,看到你的曾孙长大。”

薄老太太听到这话,顿时乐呵呵的,“好好,奶奶看着你长大的,以后还要看着你的儿子长大。”

说完不禁就面露愁色,“奶奶最近老梦见你爷爷。不知道……还能呆多久。”说着就笑说着,“好了,难得宸儿回来一趟,奶奶就不说这些丧气话了,吃饭夹菜,小语你要多吃点,长胖点,要给奶奶生一个胖孙子。”

苏轻语扭头看着薄景宸,她知道薄老太太对他的重要性,他此时心里肯定很难受……

虽然他对自己做过很多不是男人的事,但是实际上,他还是一个比较有责任心的男人。

薄景宸这餐饭只觉得吃得心中十分的沉重,这薄老太太确实是想抱孙子,但是另一方面,再给自己施压。

因为她看得出自己跟苏轻语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吃过饭,又聊了会天,就到了十点多钟了,薄老太太也有些犯困了,“真是人老了,到了点就累的不行。你们要记住奶奶今天说的话。赶紧给我生个孙子出来,而且宸儿也都老大不小了。不要耽误了。你们今晚要留在这里吗?”

只见薄景宸站起了身子,“不了,我跟小语回去。奶奶、妈,你们两个早些休息。”

——

一坐上车,薄景宸发动车子,就忍不住的嘲讽着,“看来这两个星期的工作做得不错。”

苏轻语扣好安全带微微一愣,紧抿了下唇瓣,无奈的叹了口气,不想说些什么,反正这样的嘲讽是意料之中的。

到了别墅,薄景宸就径直去了浴室,苏轻语坐在沙发上,电话忽然响起。一看是苏兰雪的。

心中顿时有着不好的预感,起身走到阳台上去接。

“喂,姑妈?”

“小语啊,你睡了吗?”

“还没有,怎么了?”

“就是下下个星期,你姑父的公司就要上市了~这几天各方面的人脉需要好好的熟络一下,你看看,能不能让小景,帮下忙?出个面?这样你姑父的公司成功的可能性也大些。”

苏轻语眉头一蹙,她现在和薄景宸的关系正是最尴尬的时候,他根本理都不想理自己。

“姑妈……姑父的公司肯定能上市的……不一定要薄景宸……”话还没说完,苏兰雪就不满的说道,“小语,你是不是不肯帮我们的忙?万一这次没有上市成功,你知道我们家会损失多少吗?小语啊。算姑妈求求你,这件事又不难,只要小景出个面。姑父的公司真的就靠那关键的一步了。”

苏轻语紧咬着唇瓣,实在为难。

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我试试看,如果实在不行……”

“你行的!小语这件事不能不行啊!就靠你了!小语。”苏轻语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她就直接打断。

苏轻语只觉得顿时心里满是压力,挂断了电话,正好就听到薄景宸推开浴室门的声音。

扭头看去,只见薄景宸一身深蓝色的家居服,头发吹得半干,只见他正好将头转过去,两个人的视线相对,苏轻语的心就咯了一下,立马就将头给扭开。

走进屋内。正准备拿着衣服去浴室的时候,就听到薄景宸冷漠的声音响起,“从这个房间搬出去,随便找个自己喜欢的房间。”

苏轻语的脚步一顿,就扭头看向正躺在床上的薄景宸。

只见他眼神冷漠,没有任何一点可以反驳的余地。

“恩,我知道了。我现在就搬。”

“明天再搬,拿着睡衣去别的房间洗漱。我要睡了。”

苏轻语眉头不禁一蹙,紧抿了下唇瓣,沉声“恩”着,就走到衣柜旁,拿好睡衣和明天要穿的衣服,就走到了一间小些也是内置浴室的正好一个人住的房间。

也好,这样也避免了要同床共枕的尴尬。

第二天醒过来,苏兰雪又给自己打了个电话,苏轻语还迷迷糊糊的。

“你昨晚跟小景说了吗?”

“还没有。”

“还没有?那今天一定要说了啊!这件事早点做好,早些安心。”

“恩,我先起床了。”

苏兰雪真是着急的很,苏轻语疲惫的爬起身子,洗漱一番,刚一开门,就见薄景宸也从房间走了出来。

看到心里不禁就有些紧张,因为她准备等会跟他说一下苏兰雪拜托的事。

跟在他的身后走下楼梯,坐在餐桌上,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自顾自的喝着碗里的粥,只是苏轻语一直在做着心里准备着开口。

只见薄景宸喝完最后一口粥,正要起身的时候,苏轻语连忙叫住,“薄、薄景宸……”

薄景宸脸上没有太多情绪的看着她,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咬了下嘴唇,“那个,就是……有件事想要你帮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