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分明就是诅咒/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身子微微一顿,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眸子依旧是看不透的深邃,薄唇缓缓开启,低沉道,“说。”

苏轻语有些心虚的拿着勺子拌着碗里的粥,眼睛有些不敢看他,轻咳了一声,“恩,就是我姑妈昨晚打电话过来,说是姑父的公司过几天就要上市了,想要你帮忙出个面……”

将这番话一说完,苏轻语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尤其是薄景宸那看自己的眼神,简直嫌弃阴冷的想要将她浑身穿透似得。

咬了咬唇瓣,深吸一口气,有些犹豫的说道,“就是……出个面……帮我姑父姑母说一下……”

苏轻语没有底气的说着这番话,但是话还没有说完,说道一般,就被薄景宸嘲讽的打断了,“呵,等了这么久,终于开口了?”

苏轻语捏着勺子的手,不禁紧了几分,眉头微微一蹙,紧抿着唇瓣,没有说话。

薄景宸眸子阴寒的看着她,冷哼一声,“我当初说的话,还需要我再说一次?”

“这对于你来说,就是一个……小忙。”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心跳的极快,浅声说着。

“小忙?天真,欠别人的就要还。”说着就站起身子来,冷声道,“快点吃完,去公司!”

苏轻语无奈的浅声“嗯”着,便低头喝着粥。

这下她姑母那边到底该怎么交代?这对于她来说又是一个难题。

跟着薄景宸到了公司,苏轻语一直就很不在状态,有时候李赫叫了她两三声,她才反应过来,应他一声。

到了中午休息,苏兰雪果然打电话过来了。

苏轻语见着,眉头都不禁紧紧的蹙着,很无奈,但还是接通了,“喂,姑妈。”

只听到苏兰雪那边的语气很好,甚至有些讨好的意思,“喂,小语啊,吃中午饭了吗?”

“恩,刚吃过,现在在休息。”苏轻语淡淡的回答着。

“吃过了就好,你身子虚,还那么瘦,要多吃一点啊。”

“恩,知道的。”

“恩~就是那事你跟小景说了没有呀?”

苏轻语无奈的叹了口气,“嗯,说了。”

只听到苏兰雪那边语气立马就高兴了,“说了呀,小景准备哪天去帮忙出个面?我们也好准备些礼品什么的。”

听到苏兰雪这样说,好像只要自己说了,薄景宸就一定会答应一样,顿时只觉得十分的为难,犹豫了好一会,苏轻语没有说话。

苏兰雪等了一会,也察觉出了苏轻语的不对劲,“怎么了?哪里出了问题?”

“那个……薄景宸、不愿意出面。”苏轻语断断续续的说着。

“不愿意出面?这才多大点事,他就动动嘴的事情,苏轻语,我看根本就是你没有把我们的事情放在心上!!”苏兰雪有些生气的说着。

苏轻语握着手机的手,紧了几分,紧咬着唇瓣,没有说话。她真的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语啊,这个薄景宸到现在还没有碰你?”苏兰雪过了好一会,忽然问着。

苏轻语眉头一皱,不禁想到昨天,在休息室里……他戛然而止的动作。他是多么的嫌弃和讨厌自己……才会都到了那了一步了,都不肯碰她,她当时都已经感觉到了薄景宸身体的火热……

“恩?你倒是说句话啊!真是急死我了!”

“恩。没有碰。”苏轻语声音里满是无奈。

苏兰雪听着就急了,“这怎么行!你们都结婚一个月了!怎么连房事都没有行!他不愿意你就得主动啊!你们这样哪里有一点夫妻的样子,你现在嫁过去了,最主要的就是要怀上薄家的孩子!母凭子贵这个道理还要我说给你听吗?”

“……”

苏轻语再次无言,只觉得心里头顿时无限的压力,想着薄景宸今早上的话,说她“终于忍不住了。”

她嫁给他,确实是冲着他的权势去的。她无言以对。

门忽然被推开,苏轻语一抬头,就看到薄景宸,微微一愣,“姑妈,我这边有事了,要先挂了。”

说着不管苏兰雪在那边叫喊,还是将电话挂断了。

薄景宸沉着一张俊颜,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看着苏轻语将手机匆匆收好,低着头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他刚才站在门外听到苏轻语在打电话,虽然没有听到苏兰雪在说什么,但是光听苏轻语的说话,就知道她很无奈。

这件事对于他来说,确实是件小事,但是,当她今天早上跟自己开口的时候,不禁想到向佳琪那晚跟他说的,“苏轻语嫁给你,只是为了你的权势和金钱。”

他顿时就十分的嘲讽。

这么一个月,她从来都没有提过这方面的事情,他也差点忽略,等真的到她开口的那一刻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的内心是那么的抗拒和冷笑。

有多少女人想要嫁给他,哪个不是冲着他的权势、金钱的。

而苏轻语也是其中一个。

苏轻语看着薄景宸冷笑嘲讽的眼眸,她心里很不是滋味,感觉他的眼里带着利剑似得,一剑剑的刺在她的心口。

被自己喜欢的男人嫌弃,那真的很痛。

苏轻语有些无奈的深深的吸一口气,装作没有什么事的模样,“薄总,你来有什么吩咐?”

“你姑妈打电话过来说什么了?”薄景宸冷声反问。

苏轻语微微一愣,“没有什么,就是问我,中午吃什么了,让我多吃点东西。”

薄景宸的眉毛一挑,“哦?只是这样?她忽然这么关心你了?”

“……”苏轻语抿着唇,没有回答。

薄景宸又迈着步子朝她走近了两步,眸子寒了寒,“她难道没有让你,好好的讨好我?也许我高兴了,就会帮你?”

苏轻语捏紧着拳头,深吸一口气,“我讨好你,你就会帮姑父姑妈出面他们公司的事?”

看到她忽而坚定的眸子,薄景宸双手插在口袋里,神色忽然变得严肃,心里顿时就是一紧,“那就看你怎么讨好了!”

“你想要我怎么讨好?”苏轻语咬牙切齿的问着。她虽然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很没用,但是她没有办法,因为她知道,苏兰雪肯定会想着法子逼她。

如果她低眉善目能让薄景宸帮姑父的公司,她愿意忍。

薄景宸看着她这个样子,眸子都寒了寒,只觉得心口顿时就有一股气,冷哼一声,“苏轻语,你就没有一点的尊严和自尊?我当初就说过,你的事,我不会帮!”

说着就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往外走去。

苏轻语看着他疾步离开的背影,无奈的叹一口气,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下来,靠坐在办公椅上,心口一阵难受。

很好,她很成功的又让薄景宸讨厌了她几分。

他该是心里想,自己终于露出原形了,自己嫁给他,就是为了他的钱,为了他的权势了。

现在是姑父姑母的公司,以后苏岩海那边……会不会也有其它的什么事……而且是不是只要一有什么事,就会让自己找薄景宸帮忙。

一想到这些,苏轻语就觉得头疼。她跟薄景宸,恐怕这辈子,都无法有和好的一天了。

可是现如今这事,薄景宸都将话说的那么决绝了,她该怎么和苏兰雪说。

之后苏轻语那一天都没有见到薄景宸,连他什么时候离开的公司她都不知道。

一个人默默的回到了别墅,薄景宸并不没有回来过。他应该是去谈凡沁那里了吧。

谈凡沁……想到她,苏轻语无奈的苦涩一笑。

苏轻语吃过饭上楼,本能的就推开了之前的那间房,只见里面的被褥还有窗帘都换了,心口顿时说不出的滋味,因为那些都是她选的。

深吸一口气,就将门关上,往隔壁的房间走去,衣柜里的衣物已经重新准备好了。反正不管她喜不喜欢,薄景宸只要做一个样子罢了。

他得让那个房间,有她存在的痕迹,避免薄老太太忽然来访。

呵呵,真是细心,如此顾到薄老太太的情绪。

洗漱过,就看到手机两三个苏兰雪的未接电话,她以前哪里会给她打这么多电话,在学校的时候,一学期能有一个电话就很不错了,就恨不得她消失不见的好。

她今天是把一年的电话都给打完了吧。

苏轻语将手机熄了屏幕,并不打算回过去,只是她刚躺在床上,拿起床头的书,看了几页,正有些睡意。手机便又响了起来。

苏轻语眉头一蹙,心口一紧,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苏兰雪的,她真的也是执着。

“喂……”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你干嘛去了?”苏兰雪没好气的说着。

“刚洗澡去了。”

“我约了小景明晚去余江酒店吃饭,明天你给我打扮好看一点!听到没有!”

苏轻语微微一愣,“他同意去了?”

“不然呢!!我就说是你的原因,小景多么好讲话的一个孩子!我跟他提了一下那件事情,他都没有说不愿意,然后我说当面讲一下,小景就说让我定地点!!我都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跟他说这件事的!差点你姑父的公司就要毁在你手里了!你就这么见不得我们家好?一点点的感恩的心都没有?”苏兰雪简直越讲越气。

苏轻语听着顿时无语了,薄景宸他是故意的?故意将她陷入如此尴尬的场面?

“我不知道,反正我当时跟他说的时候,他是不愿意的。”苏轻语轻声说着。

“哼,我就随你现在怎么说吧!反正小景已经答应了明天的饭局。你就给我打扮的好看、性感些就行了!好了,挂了!我这是懒得跟你说话!”苏兰雪嫌弃的说着,就一把将电话挂断了。

苏轻语只觉得好笑,他们讨好薄景宸,让自己打扮的好看、性感有什么用?

不想再去想这么多,将手机关上了静音,就放到了一旁,将灯一关,便睡了过去。

薄景宸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半了,别墅内,早就熄了灯,他一步步走向二楼,打开房间门,看到平坦的床上的时候,微微的一愣,他这才想起来,苏轻语已经不再这个房间里了。

他眉头微微一蹙,转身走向隔壁的房间,轻轻的推开房门,房间里漆黑,只有走廊倾洒进去的灯光,星零的照亮了这件房。

只见那微微隆起的床,苏轻语小小的身子窝在里面。

薄景宸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看到苏轻语熟睡着的小脸,房内安静,还能听到苏轻语小小的呼吸声。

坐在床边,床跟着陷进去一块,他忍不住的抬手抚向她的脸颊,细细的看着,心口忽而一紧,便默默的将手收回。他这是怎么了……

眉眼间顿时浮上一层冷笑,他对自己冷笑,只见他收回了手,便直接往外走去。

他特地回来,好像就是为了看她似得。

看到她的那一刻,心里好像才安稳了。

第二天,苏轻语醒来洗漱,一副还没有睡醒站到楼梯口看到已经端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薄景宸的时候,她着实愣住了,抬手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她没看错,也没有做梦……

所以他昨晚回来了……

走下楼梯,薄景宸头也没有抬一下的冷声说道,“昨晚你姑妈给我打电话了。”

“恩,我知道,她跟我说了。”苏轻语低声回答着。

薄景宸将手中的报纸放下,就站起身子,往餐桌走去。

苏轻语看着他的身影,抿了抿唇,两人坐下吃早餐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你不是不会帮他们吗?为什么还要在电话里一副愿意帮忙的样子?”

“他们是长辈,面子总要给他们。”薄景宸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那今晚去了之后呢?你又打算怎样做?”

“什么时候,我怎样做需要你跟你汇报了?”薄景宸抬头冷眼看向她。

苏轻语微微一愣,低下头,浅浅的“嗯”了声,就不在说什么。

薄景宸看到她这个受伤的样子,眸子寒了寒,还没有吃完,就将碗放下,站起了身子,苏轻语动作顿了顿。做了一个抬头的架势,但是最终还不是选择不看他。

看到她这个样子,薄景宸简直更加的来气,“自己去公司!”

说着就拿上公文包,换上鞋子走了出去。

只听到门外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苏轻语动作一顿,缓缓抬起头,眼眶有些涩涩的。

她的生活,真的是越过越差,越过越无奈,她现在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快要难受的爆炸了。她快觉得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没有任何说话的余地,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没有任何自我的感觉。

她才二十三岁,本来未来该是有无限的可能性,但是她此时觉得自己看不到了。

她的未来,只有无限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没有亲人的理解,丈夫的体贴,也不想将自己的负面情绪带给自己的朋友,所有的所有,她就只能自己憋着。

压抑……十分的压抑。

她的这一生过的真是无比的失败。

在没有嫁过来的时候,苏轻语对这个生活还抱有一丝的希望,她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多赚点钱,早些将父亲的那些帐还清,然后早些脱离姑父姑母的那个家,然后再过几年,等她和方子荐的工作稳定了,就结婚,生两个可爱的宝宝,最好是一男一女……

即便是朝九晚五的生活,她也仍旧觉得很幸福,很憧憬。

至少不会向现在一样,每天早上一睁眼,心里就在恐慌、在害怕、在担心。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苏轻语也吃不下了,站起身子,便赶去公司。

到了晚上六点的时候,苏兰雪就给自己电话了,提醒她要到时间了,她们已经准备出门了,让她跟薄景宸也准备一下。

苏轻语放下了手中的工作,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向了薄景宸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就听到一声请进。

推开房门,走了进去,看到薄景宸还正忙着。

轻咳一下,“已经六点了,姑母那边已经往余江去了。”

薄景宸默默的听着。没有给任何的反应,继续着手中的工作。

苏轻语站在那里,忽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等了大概五分钟,苏轻语深吸一口气,“薄景宸……”

“在公司,你只是个秘书,谁允许你叫我全名了?”苏轻语刚叫了个名字,就见他冷漠的抬起头,严声打断。

苏轻语心里一颤,他刚从那说话的语气,简直太凶了。

“让他们等着!出去!”薄景宸冷声道,便又认真的工作着。

她知道薄景宸的鬼脾性,如果她要再多说两句,搞不好他就不去了,所以她最后选择默默的退了出去。

便给苏兰雪发了条短信。

“他还在忙。要等会。”

苏兰雪没一会就回了一条短信,“恩,好的知道了,工作要紧。”

苏轻语叹了口气便走回办公室,李赫不知道被派去忙什么了,她也被丢了一堆的任务。

这一忙起来,也忘记了时间。

苏兰雪又打了个电话过来,“小语啊,你们来了没有啊,这都一个小时了。”

听到一个小时的时候苏轻语微微一愣,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一看,已经六点五十多了。苏兰雪他们肯定也是在那边等得实在着急了,才忍不住的打电话过来的。

只是薄景宸那边一点的动静都没有,苏轻语一点都不想去叫他,“我去跟薄景宸说一下。”

“恩,快点啊~”苏兰雪不敢催薄景宸,只是能催她,但是催她了又有什么用?她还不是得看薄景宸的。

从办公椅上站起身子,只觉得颈椎那个位置疼的厉害,揉了揉便走向他的办公室,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传来任何的声音。

苏轻语等了一会,又敲了一下,还是没有声音……

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便对着里面喊道,“薄、薄总?”

没有反应……苏轻语顿时心里一慌,他不会在里面出了什么事吧?

犹豫了一下,管不了那么多了,刚一摸上门,门上就忽然一股力,将她往里面一拉。苏轻语忍不住的就尖叫了一声,撞到了一个柔软的怀里。

惊魂未定,还没有仰头看到来人,就听到脑袋上传来薄景宸的声音,“你干什么?”

苏轻语抓住薄景宸的西服,愣了愣,立马就松了手,身子往后退了好几步,退到了门外。

低着头,脸上有些微红,“我叫了几声看里面没有反应,就有些担心……怕、怕……”

“怕我出事?猝死?”薄景宸冷冷的接话。

苏轻语轻咬了下嘴唇,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薄景宸看到她这个模样真的是一点气都生不起来,她刚才是说担心自己?

手插进裤子口袋里,不禁紧了紧。便迈着步子从她的身旁走过,“我看你哪里是担心!分明是诅咒,应该恨不得我猝死了吧。”

说着就一步步的朝电梯走去。

苏轻语委屈的皱了皱眉头,心里竟然忽然划过一个可怕的想法,如果有一天薄景宸真的死了……她会怎样。

想到这个心口顿时一疼,她会难受……

“你准备走楼梯下去?”薄景宸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苏轻语顿时回过神来,扭头看过去,电梯门已经打开了,薄景宸迈着步子就走了进去,苏轻语连忙就小跑了起来,看他就笔直的站在那里,开门键都不帮她按一下。

只见门要合上的那一瞬间,薄景宸眉头一皱,最后还是忍不住的抬起手按下了开门键。

苏轻语立马走了进去,喘着气……他刚刚那是良心发现了么?

“谢、谢谢你……我以为你不会等我。”苏轻语站直身子。额头上出了些细细的汗珠。

薄景宸收回手,他本来也不打算等,只是最后那一刻,身子好像根本不受控制一样。

只见他神情冷漠的看着前方,“我不过是不想浪费时间等你。”

苏轻语浅浅的“恩”了声,也不再说什么。

到了地下地车上,上了车,开到一半,苏兰雪又打电话来催。

苏轻语现在看到苏兰雪三个字出现在手机屏幕上就觉得莫名的烦。

“喂,姑妈我们已经来了,大概还要二十分钟就到了。”苏轻语直接说着。

“恩,那就好啊,路上注意安全啊。”

说着就正要挂断,就听到姑妈那边传来她的声音,“我那侄女婿就要到了,您在等等啊……”

苏轻语眉头微微一皱。难道姑妈他们还叫了别人……

心里有些不安的看向薄景宸,他知道吗?如果他不知道,到时候去了,会……怎样?

眼看着就要到余江酒店了,这个酒店靠江边,南城的水资源还是管理的很好的,尤其是这片江,虽然这个酒店在这边,但是没有什么污染,江面吹过来的风很清爽。

下了车,苏轻语还是忍不住的说道,“我姑妈他们好像还请了其他的人。”

薄景宸眸子寒了寒,看向苏轻语,“所以,你在告诉我不要去吗?”

听到这话,苏轻语一愣,立马摇着头,“没有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怕你不知道,提醒你一下。”

白了苏轻语一眼,冷哼一声,就迈着步子往里走去。

苏轻语叹了口气,连忙就跟上了,苏兰雪看到他们两个站起站起身子招手,两人坐过去,就见一个人西装笔挺的站起身,“薄总,您好。”

薄景宸浅声“嗯”了声,“好久不见,李总。”

说着就坐了下来,姑父招手便叫了服务员过来。大家都将菜单递给了薄景宸。

“最近上火,吃些清淡的,可以吗?”薄景宸翻看着菜单,随意的说了句,便开始点着清淡的菜品,点了两个,便将菜单递到苏轻语的面前,柔声的问道,“你喜欢吃什么?听说这里的螃蟹很好吃,要不要来一份?”

苏轻语微微一愣,他此时对自己如此的体贴,应该都是做给苏兰雪看吧,然后让苏兰雪更加的觉得自己就是不愿意帮他们。

抬眼瞪了一眼,薄景宸这个腹黑的男人,点了点头,“恩。问问他们喜欢吃吗?”

“没事,薄总和薄太太点菜就好,我们负责吃。”说话的是刚才那个西装笔挺的男人。

薄景宸也不跟他们客气,选一个菜就问苏轻语的意见,好像两个人的感情真的很好似的。

点了五六个菜,便礼貌的问道,“这些菜可以吗?还需要再点两个吗?”

“不需要了,这些菜正好都爱吃。”

薄景宸敷衍一笑,便将菜单递给了服务员,“可以了。”

姑父站起身就要给薄景宸倒水,只见他连忙拦住,“怎么说,我也该叫你声姑父,也该是我给你倒水。”

说着就拿起茶壶,姑父一脸受宠若惊的模样,苏轻语在一旁看着,更加的满是尴尬。

只听到坐在一旁的人笑说道,“薄总,果真是个好男人,真是羡慕苏总还有薄太太的好福气了。”

薄景宸将茶壶放下,看向他,“李总说笑了。谁不知道李总才是出了名的疼老婆?”

随便聊着,没有一个人直接谈工作的上的事情。

彼此试探着对方的脾气,拍着薄景宸的马屁,苏轻语全程都不说话,全场只有她觉得最尴尬吧。

等到菜上齐,点了酒水,酒过了三巡,开始说正事了。

“听说薄总公司最近RG的项目准备要动工了,然后看到公司在网上贴出的公告,本公司正好有一批建材~您看?”这个李总也是着急,直接便将他的意思给表明了。

不过薄景宸在看到他的时候。就知道了他此次前来的目的,也知道苏轻语姑父叫上李总完全也是为了他自己的公司。

“我记得,去年的时候,贵公司好像被查封了一段时间?是因为什么事?”薄景宸看似无意的问道。

这个李总顿时脸一黑,尴尬的笑了笑,“那个啊,就是没看好底下工厂的问题,几个负责人总是挖着油水出,然后造出的东西就有些次,不过现在那几个人被炒了,而且也都一一派人检查过关着了,我时常也会亲自去查看,绝对不会有那方面的情况出现了。”

薄景宸冷笑一声,点了点头,“等过几天,这方面的事情。再联系你。”

李总听到这话,心悬在半空中,但还是又不好说什么,便点了点头,“恩,好的。薄总这杯敬你。”

李总喝到一半,接了个电话,家中有急事便先离开了。

只见苏兰雪站起身子笑说道,“我去拿瓶红酒来。”说着就站起身子走向不远处的服务生,没一会便拿着红酒走了过来。

给薄景宸和苏轻语各到了一杯,“女孩子喝些红酒好,美容养颜的。”

倒了两杯,苏兰雪便将红酒放在桌上,服务员端着两杯饮料走了过来。

“人年纪大了,喝两杯就头晕,我跟你姑父就喝些饮料陪陪你们。”苏兰雪笑得满面春风。然后举起酒杯,“懒得一家人吃个饭,小景啊,那个李总的事,你别介意,愿不愿意合作都没关系的。”

薄景宸脸上看不出多余的表情,冷声“嗯”着就举起杯子跟着碰杯,喝了一下口。

苏兰雪和姑父并没有提公司上市的事情,全程话家常一般,红酒这一喝也喝了小半瓶,再要倒的时候,薄景宸抬手拦住,眉头轻轻一蹙,“有些上头,不喝了。”

薄景宸喝了两杯,便觉得头有些晕。虽然他酒量比不上周泽成,但是也不差,这不应该才是。

扭头看过去,苏轻语脸上绯红,眼神迷离,单手撑着脑袋,再看一会,只见苏轻语倒在了桌上,他眼前也有些模糊,摇了摇头,抬手抚向她,“小语?!小……”

后面一声语字没有说完,薄景宸只觉得头越发的沉,只听到耳边苏兰雪和姑父紧张的叫唤声,“小景,你还好吗?哪里不书法吗?”

薄景宸将头扭过去,只见他们的人影模糊,有些艰难的说道,“小语她……”说着眼前便是一黑,头倒在了桌子上。

苏兰雪见两个人都倒下了,试探性的叫了两声,“小语?小景?”只见他们两个都没有反应。

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推了推紧皱着眉头的姑父,“还愣着干嘛,赶快送去房间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