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如果你早点出现/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兰雪和姑父将苏轻语和薄景宸送到早就定好的房间。

姑父看着床上还没醒的两个人,有些紧张的看向苏兰雪,“你给他们吃的那些安全吗?不会有什么事吧?”

“应该……应该不会有事啊。那人说,过个半个小时就会醒了的。”说着就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纸,打开一看是一粒白色的药。

姑父看着她,眉头轻轻皱了皱,就只见苏兰雪拿着那粒白色的药,就要塞进薄景宸的嘴里,姑父立马一惊,连忙扯住苏兰雪,“这是什么东西?你要干什么?”

苏兰雪烦躁的将他的手甩开,“哎呀,你干嘛啊!!吓死我了!!这就是颗迷药!没事的,薄景宸这么久了都不肯碰小语,这我得帮下忙啊!得让小语怀上薄景宸的孩子,以后,她在薄家才会有说话的机会。”

姑父还是有些担心,心里有些不安的问道,“这真的没事?没有副作用什么的?看着怪吓人了!”

“就你磨磨蹭蹭的!比我还像个娘们!想不想要公司上市有更多的合作和项目了,想不想要佳琪过上好日子了!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们家!再不动手,等会药效过了,他们就醒了!”

姑父听着,犹豫了一下就将手收了回来。

苏兰雪便将药塞进了薄景宸的嘴里倒了水来,让他咽了下去。

只听到门口传来向佳琪的声音,“爸妈,你们给景宸喂的是什么?!”

苏兰雪立马一惊,连忙拉着姑父就往外走,然后将门关上。“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们对景宸和苏轻语做了什么?!”向佳琪有些难以接受的质问道。

苏兰雪眉头一皱,“就是醒酒的药!!你怎么来这里了!赶快跟我们回家!”说着就要扯着向佳琪一起回去。

向佳琪这下哪里愿意,立马挣脱开她的手,“你们喂的不是醒酒的药!苏轻语也晕倒在里面了,你们喂的是性药!”

话音一落,苏兰雪连忙就抬手将她的嘴巴捂住,一脸的惊恐,“你个死丫头,谁要你在这里乱说话的!赶快给我回家!!”

“不!我不回家!妈你放我进去!!不能让薄景宸碰她!!”向佳琪挣扎着,就去敲房门。

苏兰雪一把将她拉了回来,“你干什么!!放你进去干什么!疯了啊!再给我吵!以后就别想给我出门了!”

“妈!!不要让薄景宸碰她!!我也可以的!这样薄家的人会觉得他欠了我,然后就会补偿我的,然后到时候我就让薄家的人,帮爸!对帮爸爸的公司!!妈,你快放我进去!”

向佳琪忽然十分的激动,只是话音一落,整个楼道便响起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只见向佳琪的脸偏向一旁,脸上立马多了一个五指分明的巴掌印。

姑父连忙紧张的上前,扶住她,“佳琪……”

向佳琪被这一巴掌给打蒙了,有些傻愣愣的抬起头,看向苏兰雪,眼泪瞬间就大颗大颗的往下砸,“你打我??你竟然打我?!!”

“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女儿!!薄景宸他根本就不爱你!你嫁给她你会幸福吗!你没有看到苏轻语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吗?妈妈这样做到底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为了这个家!!”说着苏兰雪的眼眶也跟着红了。

“如果当初你让我嫁到薄家,嫁给薄景宸!!我肯定有办法让他爱上我的!!可是你没有!!你竟然让苏轻语嫁过去了!你这样做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自己!不要说是为了我!!”说着就一把推开了姑父,然后就哭着朝电梯跑去。

苏兰雪抬手就擦掉眼泪,“快去把她追回来。”

说着两个人就朝她跑过去,向佳琪扭头看他们追了上来,但是电梯还没有到。

心里一急,转身就打开安全通道的门,往下跑去。

苏兰雪他们也在后面跟着。

苏兰雪的腿本来就不怎么灵活,这一着急,直接踩空,整个人就往楼梯下滚去。

只听到整个楼梯道上,响起她的疼痛的惨叫声,姑父立马停住了脚步,向佳琪也停住了脚步。

“兰雪!兰雪!”姑父连忙就跑上去,要将苏兰雪扶起来,但是她一动,就疼的直叫,额头上都疼的冒着细汗出,“我没事!你快!快去把佳琪带回来。她一个女孩子家在外面不安全!”

“我先送你去医院!!!让她那个不孝女死在外面吧!我就当那个女儿不存在了!!”姑父满眼的心疼,和满心的气愤。

只听到踏踏踏的脚步声,向佳琪便跑了回来,脸上还满是泪水,看到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苏兰雪,一惊连忙冲上前去,“妈!你怎么了!?摔到哪里了!!”

苏兰雪摇了摇头,“妈妈没事!佳琪啊,你一个女孩子家,别往外跑,这年头坏人多。妈妈不放心啊!你上次离家出走,妈妈真的都要急死了。”

向佳琪听着,眼泪更加汹涌的往下流,“我不走了!不走了!妈,你起来,我们去医院看看!

苏兰雪接着姑父和向佳琪的力,正要起来,只觉得腰上猛地一疼,便又躺了回去,“腰、腰痛,起不来了!”

“佳琪赶快打120!!”姑父紧张着一张脸命令着。

然后准备将苏兰雪公主抱起来,但是被苏兰雪给拦住了,“你是不是傻!你这都一把年纪了!等会一抱我,把腰给闪了怎么办,我……我在这里躺一下,等医生来吧。”

姑父犹豫了一下,确实两个人都已经不是年轻的时候了。苏兰雪的少说也有一百一十多斤了,本来前两年的身材还是可以的,但是后两年,生了场病,长期吃药,身材就发福了。

向佳琪给120打着电话,说着这边的情况,姑父则将自己的西服外套脱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将外套穿过苏兰雪的后背,给她垫着,怕她着凉。

“除了腰,还有哪里摔到了吗?”姑父满眼担心的问着。

苏兰雪疼的眉头一皱,但还是摇了摇头,“我没事,没事!只是可能要在医院住两天了。”

向佳琪把电话挂断,“妈,已经联系了最近的医院了,马上就过来,你现在试一下还动的来吗?”

苏兰雪听着,便试着想要起身,只是刚刚抬了一点点脑袋,腰上立马就钻心的疼,苏兰雪疼的倒吸一口冷气,冷汗直冒,“不行不行,起不来,还是等医生来吧。”

向佳琪满脸愧疚的看着苏兰雪,声音里满是难过,“妈,对不起。”

“傻孩子,只要你没事,妈妈就放心了。”向佳琪听着,眼泪就忍不住的往下掉。

————

苏轻语只觉得脑袋上有些晕晕的,只觉得身上压着一个火热的东西,脖子还痒痒的,缓缓的睁开眼睛,就见薄景宸压在她的身上全身火热,有些忘我的亲吻着她的锁骨。

苏轻语脑袋顿时就是一麻,浑身跟触电了似得,苏轻语抬起手,就一直推攘薄景宸,因为他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异常了,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晕倒,又怎么会在这里,她也就喝了两杯红酒……难道就醉了?

“薄景宸……你清醒一点……放开我!薄景宸!!”苏轻语挣扎着但是薄景宸好像十分的痴迷着她的身子,动作甚至十分的粗鲁,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点的怜香惜玉。

“薄景宸!你看清楚!看清楚我是谁啊!!你怎么了!你喝醉了吗?!薄景宸!”苏轻语着急的整个人想要往后躲去,心紧张的砰砰的跳着。

苏轻语捶打挣扎着,这样疯狂的薄景宸真的是吓到苏轻语了,捶打着他的手,忽然被抓住,只见薄景宸抬起了脑袋,眼里猩红的看着自己,苏轻语顿时就不敢动。

眼前顿时一暗,唇瓣就被堵上,苏轻语眸子睁得很大。薄景宸吻得十分的激烈,好像恨不得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样,手上也十分的放肆要解苏轻语的衣服。

解了半天也找不到地方,薄景宸的眉头一皱,手上顿时一用力,苏轻语就只觉得胸前一凉,刚刚迷失在他吻里的理智又恢复了些。

“唔……薄景宸!!唔!!薄景宸!!放开我……”苏轻语身子忍不住的瑟瑟发抖,她的唇瓣被薄景宸用力毫不放松的堵住,身上也被他用力的压着,没了布料的阻碍,薄景宸好似更加的兴奋了。

苏轻语只感觉到一阵异常的火热,挣扎的更加的激烈,薄景宸眉宇一皱,抬起眸子。声音十分的难耐,“沁儿,给我!”

说完,就挺身一入……

苏轻语疼的惊呼一声,眼泪瞬间就往下掉,额头上都挣扎出了汗水。

“放开我……薄景宸!!!你放开我!!!”苏轻语哭喊着,她的心在听到薄景宸的那声沁儿的时候,瞬间土崩瓦解,支离破碎,满心全是鲜血。

她感觉自己快要痛死了。

身心剧痛!

薄景宸,你凭什么要这样对我?!凭什么??

薄景宸那一夜很疯狂,苏轻语全是都虚脱了,但是她还是忍着满身的酸痛,到浴室冲了一个澡。

当热水从头顶上洒下来的那一刻。苏轻语还是忍不住的抱住自己大声的哭了起来。

她守护了这二十三的身子,跟方子荐五年,她都没有给他,却在今晚这样当成了别的女人的替身没有了。

她幻想过自己将第一次交出去的时候,是怎样的场景。在这个物欲纵横的时代,像她这样将自己的第一次保留到婚后的女人越来越少。

她觉得自己该是被珍惜的,就像那次,她明显感觉到了薄景宸对她的不一样,那样柔情的亲吻……所以在那一刻,她是真的愿意将自己交给他,不顾后果。

可是呢,现实往往会给你响亮的一个耳光,告诉你,美梦可以做!但是成不成真看它心情。

所以,苏轻语从来就不是上帝的宠儿,她更多的像是个弃儿,别人从小就有爸爸爱,妈妈疼的,但是她呢,母亲死的早,父亲从来就不把她当女儿看,只是个提款的机器。

然后寄人篱下,连一个亲哥哥,五年都没有见过,就婚礼上的匆匆一面。

自己的姑父姑母,对她也只是利用,在她没有嫁给薄景宸之前,自己从来都不受待见。连一个保姆都不入,更像是古代的婢女。

之后,男友劈腿,还想强上她。嫁人了,老公不待见,外面还有别的女人,公公婆婆也不喜欢她。

她到底是上辈子做了什么?触犯了什么天条吗?这辈子要这样子对她!

尤其是薄景宸的那声沁儿,真的是刺穿了苏轻语的心。每每想到一次,心就狠狠的刺痛一下。  难道是她上辈子欠了薄景宸的?所以,要她这辈子来偿还吗?

蹲下身子,就像是婴儿在母体内的姿势,用力的抱住自己,心一抽一抽的疼着。

苏轻语洗过身子,身子跟散了架似得,走出了浴室,看到床上已经睡过去的薄景宸,她心疼的快要炸了。

她走过去,坐到床边,静静的打量着薄景宸的俊颜。

不可否认的是,她喜欢他,在不知不觉间,她就对这个男人产生了感觉。好像是那几天,他似有若无的体贴和关心。

就让苏轻语入了一个叫薄景宸的牢里,她现在想着要怎样解救自己。

这个男人,不爱她,真的……一点点都不爱她。

但凡有一点点的喜欢,他都不会在那个时候喊着她的名字吧。

苏轻语苦涩一笑,从床上站起身子。穿上衣服。

低头看向那床单上的猩红,苏轻语忍不住的眼眶就红了,她是薄景宸的人了,可是这个男人不爱她。

苏轻语忍不住的抬起手,就抚向薄景宸的脸颊、眼睛、鼻子、唇瓣……

深吸一口气,身子忍不住的颤抖着,正要收回手,手忽然一紧,被薄景宸用力的抓住。

只见他忽而睁开眸子,眼里布满了红血丝,苏轻语正好与她眼神对视,心里一颤。

薄景宸此时的眼神跟刚才的不一样,看起来清明了许多,好像这个才是真正的他似得,而刚才那个他……简直像是一个恶魔!!

“你要去哪?!”薄景宸声音有些干哑,手上的力道很重,眸子十分的阴冷。

苏轻语的心立马一颤,紧抿着唇瓣将头偏到一边,不说话。

她现在还生气呢,她现在还有小性子呢!

薄景宸低头看着自己身上一丝不挂,猝不及防映入眼帘的是那抹刺目的猩红,眉头不禁微微一蹙。

“你跟你姑妈他们对我做了什么!”薄景宸声音低沉的令人觉得十分的压抑,感觉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起来。

但是苏轻语觉得是十分的搞笑,她对他做了什么?她倒像是问问,薄景宸!!你对我做了什么!

苏轻语将头扭回来看着他,眼眶还有些星零的泪水,冷嘲的一笑,“我对你做了什么?薄景宸!你觉得我能对你做什么?”

薄景宸的眸子顿时一寒,他只记得他喝了那杯红酒之后,就不对劲了,头十分的晕,接着就没有了意识。

在醒来的时候,就觉得浑身发热,一股强大的欲望,触碰到身旁有一个人的时候,就像是他的解药似得,接着他的意识就有些模糊,但是他从中感到了快感,后面渐渐的意识到在自己身下的女人是苏轻语。

他有停下来的想法,但是他的身体却根本不想停。

他绝对不可能有这么痴狂的样子!!他怎么会对一个女人的身体如此的痴迷疯狂!肯定中间有什么猫腻,对他下了药!

见苏轻语委屈的朝自己吼着,薄景宸手上一使劲。就将苏轻语拉到了床上,自己的怀里。

苏轻语挣扎了几下,薄景宸将她箍得更加爱的紧了几分!

“别装了!这次我来这里都是你们联合设计好的吧!让我上了你!!成为我的人!!然后呢?以为我就会爱上你?苏轻语!你知道吗?你这样子真让我觉得恶心!!你这个女人!真的连一点羞耻之心都没有了?!为了你姑父的公司,连你自己的身子都不要了?”薄景宸的话十分的刻薄,一字一句的刺痛这苏轻语的心。

“我要想上你!我早就上你了!何必等到今天!!而且这个饭局是你自己要来的!!不是我逼着你来的!”苏轻语十分的委屈,怎么她失了身,最后还成了她的错?

薄景宸捏着她的肩膀的力道又重了几分,眸子阴冷的看着苏轻语,“苏轻语,我真是看不透你!”

说着手便用力的捏住她的高耸,重重的一捏!

苏轻语疼的惊呼了一声,身子挣扎着,“你干嘛!!”

“我干嘛?我真想把你的心掏出来看看,到底哪一个才是你!每当我觉得你单纯可怜毫无心机的时候。你就会做出一些打翻我这个想法的事情!苏轻语,你到底有几个心!而哪一个才是真的你?沁儿的那件事,就是你干的吧!手段跟今天的一模一样!”薄景宸声音冰冷的要将苏轻语的身子内脏冻结成冰。

眼眶顿时一红,心口早就满是鲜血,原本以为,早就不是第一次被误会,被冤枉了,再怎么误会她,她应该都能接受了。

不过她好像错了,还是很痛,每一次的误会都让她觉得十分的委屈。

她想要解释,却连解释的余地都没有。

他将她所有的后路都给堵得死死的,无论她怎样解释,都是徒劳。

苏轻语冷笑着,样子看起来十分的受伤,她的这个模样竟然让薄景宸有些难受,心口有些闷,“哪个才是真的我?你觉得那个是我哪个就是我啊!再说了,哪个是我重要吗?”

薄景宸见她这个模样,忽而翻身将她压到,眸子顿时就冒着火出。

“怎么?此时不打算再装下去了?”薄景宸讨厌苏轻语这个样子,讨厌她就这样承认。

苏轻语抬手擦掉眼角的泪水,深吸一口气,声音都有些哽咽,“我一直在装啊,你没发现吗?”

她确实一直在装,一直装着坚强。

薄景宸顿了顿,冷着眸子死死的看着她。久久的他才指着那一片猩红,沉着嗓子问道,“所以连那个也都是假的。”

苏轻语看向证明自己处子之身的那猩红之处,心口一疼,刺疼了她的眸子,将头扭回来,眼眸含着星零的泪水,与薄景宸对视着,深吸一口气,久久的声音清冷的说着,“你猜?”

话音一落,苏轻语就觉得脖子顿时一紧,薄景宸真的被气到了。

因为他没有忘记向佳琪说的,她跟方子荐在一起五年了。早就不是处女了!!再加上她刚刚那个无所谓的样子,薄景宸顿时心中的怒火被顷刻点燃。

刚才只要她说,那是真的!他都愿意相信!!可是她没有!!

“苏轻语,我忽然觉得你真脏!”薄景宸压着嗓子,冷嘲着说着。

苏轻语喉咙被死死的捏着,连呼吸都十分的困难,就更加别提说话了。

她扯唇一笑,想要从喉咙挤出话来,就见薄景宸的眉头一皱,手上的力道忽而一重。

“唔……”

现在是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苏轻语脸上顿时就涨红起来,眼睛死死的看着薄景宸。

他刚从忽然就不敢听苏轻语说话,苏轻语说的话,每一句都让他感到十分的难受!!

他想要听她的解释,听她的辩解。想要听到她说,那处子血丝真的!是她的!想听到她说,她喜欢他!!

但是……她没有,她一样都没有做到!!

薄景宸忽而觉得苏轻语正是厉害极了,他的逆鳞全被她触碰到了!他虽然脾气一直不好,但是也没有到这样子蛮不讲理,疯狂的地步。

可是苏轻语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爆炸,就像是个煤气罐似得!!

可是苏轻语你知道吗?煤气罐爆炸的时候,也会疼啊!!

薄景宸他只觉得自己的胸腔正在隐隐作痛。

忽而苏轻语脖子上的手一松,刚呼吸到一点新鲜空气,嘴巴就又被堵上……

薄景宸用力的吻着自己……好像是在惩罚她一样,啃着她的唇瓣,很疼,但是并不会流血。

苏轻语挣扎了一下。手腕就被薄景宸按住。

吻着吻着,两个人的意识便渐渐的迷离,苏轻语也情不自禁的抬手环住了他的脖颈……

好像有了第一次的肌肤之亲……后面的也不会也那样的抗拒……

苏轻语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的衣物散落一地,与薄景宸肌肤相触的时候,瞬间就点燃了她身上所有敏感的细胞。

完全就不是之前的那种感觉。

之前的那个薄景宸太恐怖了……

只感觉到一疼,苏轻语轻喘一声,唇瓣就被吻住……

——

苏轻语这下是真的累了,根本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躺在薄景宸的怀里,四肢无力,手臂都感觉抬不起来。

薄景宸毕竟平时健身,体力还是比苏轻语好很多。

他点燃一根烟,揽着小小一块的苏轻语,深深的吸了一口。

这个女人真的有毒……就是那样轻易的点燃他,如果说开始他的疯狂是因为药,那他刚才的疯狂呢?

他从来都没有过那种感觉,一种对苏轻语身体的渴望……

将手中的烟吸完,低头看着怀中的已经入睡了的苏轻语,心口忽而一疼。

现在……他们两个的关系,越来越复杂了,甚至复杂到了一种令他难以收场的地步了。

有些人,好像注定就是要出现在你的世界里,兴风作浪的~将你本来平稳的生活搅乱得一塌糊涂,不成样子。

也顺便将你的心,搅乱的连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苏轻语,你就是那个人么?

注定让我这辈子不好过的女人。

——

苏轻语第二天醒来,一睁眼看到的就是薄景宸。她没有忘记昨晚那忘情的疯狂,脸上顿时一红。

她躺在薄景宸的肩窝里,抬眼便看到他性感的喉结,忍不住的就抬手触碰了一下。

如果这个男人爱她……那该多好。

她就可以起身轻轻他的喉结,然后轻轻他的唇瓣,还有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子,性感的薄唇……

可是,她现在只敢想,不敢做,她只能用视线一一划过那些她想要亲吻的地方。

苏轻语的心忽而就是一疼,深吸一口气,身子就一紧,薄景宸搂着她的力道又紧了几分。

顿时她连大气都不敢呼一下。她有点害怕薄景宸醒过来……

他醒过来的话,肯定又是另外一个样子。

如果可以,她只想这样静静的看着他,这样的他就足够让她着迷了。

在她躺在他身下的那一刻,她的心好像又接近了他一分,在他进入的她一刻,她的心上,好像就刻上了他的名字……

不受控制的刻上了他的名字。

苏轻语忽而有些害怕,如果以后……等到有一天要抹掉的时候……会很痛吧。

想着鼻尖就有些酸,深吸一口气,想要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

就听到脑袋顶上传来他低沉性感还有些没有睡醒慵懒的声音,“醒了?”

苏轻语顿时一惊,连忙就闭上眼睛,不敢说话,直接装睡……

他不是总会在自己还没有睡醒的时候,就走吗?

那她宁愿薄景宸可以先离开……

薄景宸缓了缓,才睁开眸子,头还有些晕,他明显感觉到怀中的人儿好像醒了的。

低头看过去,只见她乖巧的躺在自己的怀里,闭着好看的眸子,轻轻的呼吸着。

还在睡觉?

薄景宸看了一会,苏轻语也没有要醒来的架势。

苏轻语只觉得脸上忽然有些痒痒的,薄景宸抬手抚着她的脸颊,额头忽而一阵柔软,是有些湿湿热热的。

心顿时一紧,心跳都跟着加速起来。他是吻着了自己的额头吗……想不到薄景宸还有这么柔情的一刻。

“如果,你早点出现……”薄景宸的低沉的声音忽而响起。又忽然顿住。

苏轻语的心也跟着一提,然后就没有掉下来过……她想要听下半句。

但是薄景宸却没有说出口……眉头不禁一皱…

薄景宸看着她微微皱着的眉头,忍不住的自己的眉头也跟着皱了皱。

怎么?做噩梦了吗?在他的怀里还是睡的很不好吗?

薄景宸将手抚在她的额头上,见她的额头平整了,才松开了手。

薄景宸将被苏轻语压着的手抽了出来,下了床。

苏轻语的心顿时一空,他是准备走了吧。走了也好……走了就可以不尴尬……也可以,不看到他生气的模样。

刚这样想着,身子顿时就悬空。

心里一惊,连忙就睁开了眸子,一脸惊恐的看着抱着自己的薄景宸。。

两个人视线相对,苏轻语的心瞬间就漏掉了一拍。

薄景宸看到她眼神中的清明,根本就不像是刚刚睡醒的样子,眉头微微一皱。冷声问道,“装睡?”

苏轻语顿时一惊,连忙就皱了皱眉头,好像一副被吵醒的样子,声音也哑哑软软的,“什么?”

薄景宸看到她这个模样,忽而就觉得有些可爱,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但是他不想戳穿,“没什么!去洗澡!”

说着就抱着苏轻语走向了浴室。

薄景宸臂弯很紧实,被他抱着只觉得十分的有安全感。

走到浴室,将苏轻语放到地上,脚底刚触底。就感觉到一阵冰冷,苏轻语一个激灵~身子就被薄景宸用力一提,“踩我脚上。”

心中一暖,踩在了薄景宸的脚背上,

薄景宸忽而好像换了一个人似得,十分的温柔,他认真仔细的给自己冲着身子,虽然手每过之处,都会让她有些酥麻。

她的脸顿时一红……她甚至感觉到了薄景宸又有了生理反应……

薄景宸却装作没事人一样,抬手一拍她的屁股……厕所顿时响起啪啪的声音。

特别的响。

苏轻语这个声音只觉得特别的尴尬,眉头一皱,连头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看他。

薄景宸见到她这个害羞纯情的样子,唇瓣不禁微微上扬,果然只是个小女生。但是依旧沉着嗓子,“愣着干嘛?转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