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只是轻微的警告/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谈凡沁三个字的时候,时婉月眉头不禁微微一蹙,紧抿着唇瓣。

“轻语,你也不要想太多了,毕竟你现在才是薄景宸的明媒正娶的合法妻子,那个谈凡沁最多就是一个旧情人。”时婉月握住苏轻语的手,柔声说着,眼神里却透着不易察觉的阴冷的眸光。

苏轻语听到这翻话,苦涩一笑,深吸一口气,“我只是一个挂名妻子,只是空有名号而已,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去找她。而且……他对她狠体贴。”

“轻语~你不要这个样子,振作起来呀,你可是要跟这个男人过一辈子的,这样子怎么行。”时婉月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每晚都去找谈凡沁,那……”

说着话忽然就顿住了,好像是怎样难以启齿的话语一样。

苏轻语疑惑的“嗯?”了声,“那什么?”

时婉月犹豫了一下,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小声的问道,“那你们两个做那个事了没有?”

苏轻语顿时就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了,娇嗔的抬手拍打了一下她,“哎呀!月月~”

“我就是替你担心,如果这个男人都不愿意碰你……”时婉月眉头一皱,一脸担心的问着。

看到她这个认真的样子,苏轻语有些无奈的深叹一口气。

如果不是苏兰雪下药。薄景宸这辈子可能都不会跨越那一步,都不会碰自己。

可是……如果说,昨晚是下药才让薄景宸碰的自己,那么药效过了之后呢?那都是他主动的啊……

“轻语?你想什么呢?如果不想说,就算了。我们不说这个事了。”时婉月摇了摇苏轻语的手,柔声担心的说着。

苏轻语回过神来,将头扭过来,看着她,轻咬了下嘴唇,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昨晚的事情一一告诉了她。

时婉月顿时一惊,有些小小惊讶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你姑妈……竟然……天呐。那他对你……”

“他更加讨厌我了,觉得我这个女人为了权势不择手段,先是出卖自己的灵魂,一定要嫁给他,后是出卖自己的肉体。月月,我这辈子算是毁了。不过奕冰和那个周总过的很好,周总很宠奕冰,也对她很好。就差你了,月月,一定要眼睛擦雪亮了。”苏轻语说着说着就强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顺带就转移话题,跳过这个令她压抑的话。

时婉月心口很压抑,尤其是在知道薄景宸和苏轻语做过这事之后,整个人都好像有些不在状态。

————

薄景宸坐在后座,脸色阴沉的,看着不远处一辆车开了过来,李赫转过脑袋,“薄总,人来了。”

话音一落,那辆车就停在了他车的前面。

车灯一灭,薄景宸眸子冷漠,沉沉的“嗯”了声,他们开到了墓园区,夜晚这里十分的阴冷,街道两旁全是高高的树木,因为不怎么修剪,所有枝桠压得很低,四月份新芽长出,地面上全是掉落的树叶,两旁的路灯,透过枝桠照射下来,始终昏暗,让人感觉十分的没有安全感。

只见对面的车一把拉开车门,推下来一个眼嘴都被封了的女人,呜咽挣扎,全身瑟瑟发抖,李赫扭头看着薄景宸,见他点了点头,便开门下车。

领着那个女人坐进了车内。

薄景宸满眼杀气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冷哼一声,她就一个劲的往后躲,但是身上被绳子绑住,眼睛嘴巴也被封了,她只感觉到危险,一直呜咽着。

薄景宸抬手将她嘴上的封条用力的撕掉,就听到她满是惊恐的哭喊着,“求求你们!!放过我放过我!”

“你们是谁??我没有得罪过你们啊!你们为什么要抓我!”

“你们要钱吗?给我家人打电话!我让他们给你送钱来!!”

“只要放过我!只要放过我,要多少钱都可以的!!”

冷着眸子,看着她惊恐的哭喊,脸上没有半点的动容,好像这个才是他想要的,就是要一点点击溃她的内心,让她感觉到无边的恐惧。

薄景宸听够她的求饶了,抬手将她眼睛上的黑布扯掉。

她一看到眼前的人的时候,本来已经满脸泪水的小脸,瞬间眼睛更加的水汪汪了。

扑的一下就要朝薄景宸的身子上去,薄景宸眸子顿时一寒,抬手就将她的身子往后一推。只听到嘭的一身。

她的身子撞到了身后的车门上,脑袋也重重的砸在了车窗上,一阵生疼。

“姐夫……”被绑架的那个人就是向佳琪。

听到这声姐夫,薄景宸冷哼一声,“你还知道,我是你姐夫?!”

向佳琪挣扎的爬起身子,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景宸,是你救的我对不对?我好害怕,我从医院回去的路上,就忽然被人绑架了。”

说着向佳琪朝他微微的挪动的身子。

薄景宸冷嘲一声,“绑架你的人是我!”

听到这一句话,向佳琪顿时一惊眼里满是不相信,“什、什么?景宸,你肯定在骗我对不对?你怎么可能会绑架我?绑架我干嘛?”

说着向佳琪眼里忽然一阵憧憬,“你是不是要带我离开了?因为我的身份,你一直不好对我做些什么,所以才用绑架我的幌子?然后带我跟着呃逆一起离开,对不对?”

薄景宸听到她这么一番话,眉头一皱,忽然就很佩服她的想象力。

“我的名字不是你叫的!在叫你的舌头就会没有了!”薄景宸冷声威胁警告着。

“景……”刚委屈的喊出一个字,看到薄景宸眼神的杀气,连忙将后面一个字咽了下去,“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又为什么要绑架我?你要对我做什么??”

“今天在医院,你对苏轻语做了什么?”薄景宸冷声道。

向佳琪微微一愣,心口顿时一疼,声音都有些委屈,“苏轻语?你是因为她……才把我绑架过来的?”

“苏轻语是我妻子!日后再让我知道你为难她,后果你自己想想!这次绑架你,只是一次轻微的警告!”

“难道你睡了一晚苏轻语,你就喜欢上这个女人了?她就是一双破鞋而已!!早就不知道跟方子荐滚了多少的床单了!!你难道就不觉得恶心吗???”

话音一落,车内就听到啪的一声!

十分响亮,车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薄景宸听着向佳琪说的那番话,心里顿时就燃起一股怒火,忍不住的就抬手用力的甩了他一耳光。

很明显,向佳琪也是被打懵逼了。她今天一天被苏轻语打了,被周奕冰打了,现在又被薄景宸打了,可是谁的耳光都不如薄景宸这一个耳光,伤她。

她的那颗心好像也瞬间被他给拍碎了。

向佳琪将头摆正,眼眶通红,眼泪一颗颗的挂在脸上,“昨晚的一切,都是苏轻语跟我妈一手设计的!将你晕倒!喂迷药!然后上了苏轻语!让她怀上你的孩子!!这样的女人,一心只想设计你,利用你的女人,你也要维护她吗?!!她不喜欢你!!如果你一无所有的话,苏轻语连嫁都不会嫁给你!!但是我不会这样!!我不会!我是爱你的,我爱的是你的人,我跟她们都不一样。你为什么就不能正眼看我一下呢?”

薄景宸的拳头不自觉得捏紧,看着她这副歇斯底里的样子,眸子寒了寒,眼神里满是杀气。

向佳琪又朝薄景宸挪动着身子,“你不是想知道我今天在医院对苏轻语做了什么吗?好!我告诉你!我让苏轻语吃药!避孕药!!我不能让她怀上你的孩子,然后来利用你!可是她不愿意!她不肯吃!!景宸!!这说明什么?这就说明,苏轻语只是为了怀上你的孩子而已啊!!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配。不配得到你的维护和爱!!”

“避孕药??你逼她吃避孕药??”薄景宸沉着嗓音问着。

向佳琪一愣,完全看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意思……瞬间就不敢说话了。

只是下一秒,向佳琪的脖子就一紧,呼吸瞬间就不顺畅了,薄景宸伸手就捏住她的脖子,将她抵在车门上,“你以为你是谁!!我的女人还能由你来管?!如果你不是苏轻语的妹妹,你就觉得你今天还能活着回去吗?”

向佳琪脸上瞬间涨红,在车内,薄景宸背着光,只觉得他的表情很狰狞,就像是地狱走出来的恶魔一样吓人。

“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再对我存在什么心思!再敢对苏轻语做什么!!今天这墓园里就有你的一个位置!!”

薄景宸冷漠的说着,就将手松开,然后一把推开她身后的门。毫不留情的一把将她推了出去。

李赫连忙上前将她扶了起来,看着本来还精精致致的小人儿,变得如此狼狈的模样,将她身上的身子松绑。

李赫便坐上主驾驶。

向佳琪哭喊着一直拍打着薄景宸的车窗,“不要留我在这里!带我一起走!!我错了!!我错了!!以后都不敢了!!带我走!!”

薄景宸连头都没有扭过去看一眼,冷声命令着,“走!”

李赫听着就一脚踩上油门,车子就飞驰出去,向佳琪追着车子拍着,最后一拐脚,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完全忍不住的就趴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开出墓园区,李赫忍不住的问道,“薄总。就把她这么一个小姑娘丢在那……不会有什么事吧?”

薄景宸将车窗摇了下来,冷着嗓子说道,“那你留下陪她。”

李赫听着,顿时就觉得自己多嘴,尴尬的笑说着,“呵呵,薄总,您说笑了。”

说着就听到身后一声火机响,一股好闻的烟味就充斥着整个车内。

——

苏轻语还在时婉月店里聊天的时候,手机忽然响起,拿出来一看,竟然是薄景宸的。

眉头微微的一蹙,犹豫了一下接通他的电话。

“喂?”

“在哪?”

“月月的门店,怎么了?”

“你爸到机场了,我过来接你!”薄景宸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其实苏轻语总觉得奇怪,明明他很不喜欢这场婚姻,但是对她的家人,还是有着起码的尊重。

看着挂断的电话,苏轻语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时婉月刚忙完过来,就见她将手机收好,“刚才薄景宸打电话来了?”

“你怎么知道?”

“我一看到你这个表情我就知道了。他说什么了?难道又为难你了?”

“没有,我爸过来了,他过来接我然后去机场。”

时婉月听着,点了点头,“他等会要过来?”

苏轻语有些无奈的“嗯”了声,就不想再说话。她现在不想见薄景宸,也不想见苏岩海。她谁都不想见。

等了一会儿,就见到门口听着一辆豪车,时婉月的眼神立马就亮了,背部赶忙的挺得很直,然后有些紧张的推了推苏轻语,“他来了!!”

苏轻语一愣,连忙坐直身子,转过身,就看到薄景宸迈着步子推门走了进来。

他一进来,就好像自带了光环似得,吸引了不少美少女的视线,都能细碎的听到一些女人的惊呼和窃喜的声音。

但是他一点的反应都没有,只是径直的朝着苏轻语的方向走过去。

只见身前忽然跑过来一个人,薄景宸的眉头一皱,低下头,就见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一脸红扑扑的有些害羞的拿出手机,“帅、帅哥……能、能加一个微信吗?留个联系方式?”

说着抬起小小的脑袋看向薄景宸,只见他正冷着眸子毫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立马又害羞的低下头,不敢再抬起来,只是静静的等着他的回应。

只听见薄景宸声音没有任何的柔情,除了冰冷就是冰冷,“不可以!别挡道!”

那个小姑娘顿时一愣,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样冷漠的拒绝自己,眼里满是受伤和尴尬,身子往旁边侧了过去,给薄景宸让出一条道。“对不起,打扰了。”

薄景宸冷声“嗯”着,连句没关系都没有。

苏轻语看着这全部过程,唯一的感觉就是十分的佩服那个小姑娘的勇气,连薄景宸的路都敢拦。

最后那个小姑娘特别失落和受伤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薄景宸也走到了她的身边。

“傻愣着干嘛?还准备喝一杯奶茶再走?”

时婉月看着薄景宸走进,整个个人都有些掩饰在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和兴奋。好像只要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他,都觉得十分的满足。

“没有,我那不是看到你有艳遇,就不过去打扰你了吗?”苏轻语说着就从椅子上站起了身子。

然后看向时婉月,“月月,我先走了啊。”

时婉月微微一愣看向苏轻语,点了点头,“嗯,你们两个,注意安全。”

说着还面带微笑的抬头看向薄景宸。

只见薄景宸冷眼扫了她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和苏轻语一起走了出去。

时婉月一直到那车子开走,才收回了目光,整个人不禁就像是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在椅子上,连来了客人,她都打不起精神。

时婉月深吸一口气,她其实好羡慕苏轻语,至少她还有一丝的可能让薄景宸喜欢上她……而她能除了这样的思恋,没有一点点的可能!!

她甚至连看他,都只能去网上看一些有关他的信息,要么就是买那些有关于他的杂志!

可是他这样的人,愿意上的杂志就真的太少了。

苏轻语想着见薄景宸的次数,简直就是屈指可数。她好不甘……她是不是可以……可以想想办法,至少能让自己每天看到他?

她什么都不做,她毕竟知道薄景宸是苏轻语的男人,她只是真的觉得思恋难耐,她只要……只要能看到他就好了。

想着,时婉月就好像忽然来了精气,连忙拿出手机给她爸打着电话。

“喂,爸~”

“月月啊~怎么了?难得能接到我宝贝女儿的电话啊~是不是又遇到什么事情了啊??”

时婉月微微的尴尬了下,没有立马说出自己想要说的话,“爸,你这是什么话,女儿没有事,难道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啊?我还不能想你一下了?”

“哈哈哈哈,还真不能。你就说说,你十次打电话,有几次是因为想我的?好了,说吧,我的宝贝女儿,又有什么吩咐了啊?”

“爸!!你这的怎么这么讨厌!!什么都瞒不住你!”

“哈哈哈哈,你是我女儿啊!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小九九?说吧。”

时婉月深吸一口气,忽而有些紧张,“爸,我想去盛宇集团去上班……”

话音一落,电话那边就沉默了。

时婉月等了一会,疑惑的冲着电话说道,“爸?你还听得到我说话吗?”

“听得到,当初要你去上班。你不去,说要自己开店做老板,你这店不才有点气色,怎么?又玩腻了?还有盛宇集团,是你说想进就能进的?得通过层层考核面试!老爸顶多只能给你铺条路,能不能面试成功还是要看你自己的本事啊。”

“爸,我知道!我就只要你给我开个门,剩下的路,我自己走。”

“你这个店呢?开的好好的就要关门了?”

“不,我请个店长帮我看店,然后下班我就过来巡查一下就好了。爸,你就说可不可以嘛~”时婉月撒娇道。

“好好好,女儿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我去联系一下人,帮你问问看,有没有适合你的职位。”

“恩,就算是去做一个实习生也没关系的。”

“你要不要老实告诉爸爸,你到底为什么要去盛宇公司?”

“我就是忽然想去公司上班了而已,没有其它的什么原因啊~”时婉月乖巧的说着,“我就是整天呆在这个店里无聊的很,想去体验一下上班的生活,还有小假期呢。”

“好好好,不说就算了,女儿长大咯,管不住咯,有心事也不跟爸爸说了。”

“爸!!”时婉月娇嗔的叫了一句。

“好啦,挂了挂了,我帮我的宝贝女儿找工作!”

说着两人就挂断了电话。

时婉月忽而就有些忍不住内心的窃喜和兴奋。只要她能去盛宇集团,这不就意味着可以天天看到薄景宸了……离他就更近几分了。

——

苏轻语跟薄景宸到了机场,就看到苏岩海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

李赫将车停在路边,薄景宸跟苏轻语便下车去接苏岩海。

苏岩海一看到他们两个人,便咧嘴一笑,“景宸公司最近是不是很忙,爸这个时间点,让你来接我,会不会打扰你工作或者休息了?”

“没有打扰什么。”薄景宸语气听不出太多的情绪。

李赫接过苏岩海的箱子就走向车的方向。

苏岩海坐在副驾驶,苏轻语跟薄景宸坐在后座。

“你们两个今天去看了姑妈了吗?她摔得严重吗?”苏岩海扣上安全带扭头问着。

听着,苏轻语连忙接话道,“恩,看过了,好像是摔伤了腰。暂时还不能动,动一下就痛的厉害。”

“真是这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好好的照顾自己。”苏岩海嫌弃的说着。

“您今晚是去我这边住,还是去哪里?”薄景宸没有太多的情绪问着。

“你那里还有多余的房间吗?这些年一来南城就在你姑妈家住,也不太好意思。”

“多余的房间是没有了,都分给了佣人了,我去给您开间房,您一个人住也自在些,您觉得怎么样?”

苏岩海听着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更好,一个人住确实自在许多。”

薄景宸将苏岩海安顿在他公司旗下的五星级酒店,给他开了一间豪华单间,里面的环境是根本就不用说的。

苏岩海看了看这环境,简直就是特别的满意。“恩,这是景宸公司的吧,不错!真不错!不知道你哥什么时候也可以像景宸一样,公司发展到个个产业。而且还是顶级的。”

苏轻语瞬间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很明显,他这就是在试探薄景宸的口风。

连苏轻语都听得懂,薄景宸怎么会听不懂,他没有接这话,而是转移话题道,“飞机上的饭菜应该很不合胃口。”

一说到这,苏岩海就同意的说道,“是的!没错,你这样一说,我都觉得饿了。你们吃过饭了吗?”

“恩,还没有吃,等着您一起呢。”

薄景宸的语气虽然对苏岩海很是尊重,但是从来都没有喊过一声爸。

苏岩海自己也知道,但是,只要他能是这样的态度对自己的,那就够了,一个称呼而已,总有一天,他会叫的。

到了吃饭的餐厅,薄景宸将菜单交给苏岩海,他点了两个菜,薄景宸就交给了苏轻语,可谓是绅士风度到位。

这是苏轻语单独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完全不能体验的。

“还需要喝些什么酒吗?”薄景宸接过苏轻语的菜单,礼貌的问着。

只见苏岩海摆摆手,“不喝了,不喝了,年轻的时候,就是贪这个杯,喝酒误事!把一个家都给喝没了,戒了戒了。”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反正在接到苏轻语的时候,她就基本上没有说过话,虽然这个是她的父亲,但是她实在是跟他没有话说。

听到他的这番话的时候,苏轻语只觉得心里一阵冷笑,这么说。他还知道,那个家说毁在他的手里了!

只是,他说的后面的那个戒酒,恐怕就只能在外人面前说说而已。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个酒,苏岩海这辈子都戒不掉。

等到菜上齐,薄景宸见苏岩海没有点酒,便点了鲜榨的果汁。

“爸,知道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都不情愿,只是这相处了一个多月,感觉怎么样?”

苏轻语微微一愣,完全就没有想到苏岩海竟然将这大家都不敢提的事情拿到了台面上来讲。

眉头一蹙,抬眼看向苏岩海,“爸!”

“干嘛?我难道说错了??你们都这么大了。这事难道还要藏着掖着?爸这就是关心你们!”苏岩海没好气的冲着苏轻语吼着。

这算是温柔的了,要是薄景宸不在这里,搞不好苏岩海是要拍桌子大骂她了。

“恩,相处的还好,小语的性格很好,不吵不闹。我很喜欢。”薄景宸说着就夹了一块肉放在苏轻语的碗里。

苏轻语一脸的无奈看着薄景宸,他在外人面前总是表现一副对自己十分好、体贴的样子,但是一旦回到别墅,薄景宸对自己的态度就是一个大转变。

这些时日,她都已经习惯了。

“恩,轻语这孩子从小就听话,只是我这个当爸爸的没能力,不能给她一个安稳的家,让她一直寄住在姑母家里。她虽然从来都不说,但是我知道,她在姑妈家没有少吃苦。”苏岩海语气里满是愧疚和抱歉。

苏轻语听着心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只是一个劲的低头吃饭。

菜都还是薄景宸夹到她的碗里的。

苏轻语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苏岩海说那些话的时候,只觉得特别的难受,心里特别的委屈,差点忍不住眼眶就要红了,还好忍住了。

原来他都知道,知道自己过的不容易,吃了很多苦,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还有他这样的爸爸!!不但不把她接走,还在她实习可以拿微薄的薪水的时候,问她要钱。

心里说不恨苏岩海是假的,从他带着别的女人回家的时候。她就恨透了苏岩海。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即便她在怎么恨,苏轻语始终做不出什么过分的事情。除了对他冷漠之外,她什么都做不到。

她想不理他,也不管他的死活,但是每次只要他一苦苦的哀求着自己,跟自己道歉,苏轻语就又心软了。

只怪她从小的性子就善良,而在这个社会上,善良是最没用的东西。

苏轻语即便知道,却始终改不了。

薄景宸听着苏岩海的话,沉声“嗯”着,然后扭头看着一言不发的苏轻语,“我知道。我会好好对她的。”

苏轻语的动作微微一顿,心口顿时一颤,但是仅仅一瞬,她就警告着自己,不能信、不能心动,薄景宸这些话,只是在外人面前装的。

“你能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苏岩海笑说着,忽然想起什么,然后看向薄景宸,“对了,就是轻语姑父公司的事……景宸……是怎么看的?”

薄景宸低头几不可察的扯唇冷笑着,前面铺垫了这么多,这才是他最想说的吧,“我已经跟小语说过了。让她到时候去转告他们。”

苏岩海听着点了点头。“恩,毕竟她姑父姑妈带着轻语八年,人总该是要懂得报恩的,你说对不对?既然轻语嫁给你了,你能帮上点忙的,就适当的帮点。爸在这里谢过你了。”

苏轻语听着捏着筷子的手,不禁紧了几分,听在她的耳朵里,只觉得特别的,异常的嘲讽和搞笑。

苏岩海今天真是打了一手好的三观牌。

薄景宸扭头看着苏轻语的表情,冷笑着,“这是自然。”

一餐饭吃得苏轻语异常煎熬,薄景宸肯定都在内心里嘲讽死了苏岩海和自己。

他肯定心里愈发的瞧不起自己还有她的家人。

将苏岩海送回酒店,薄景宸和苏轻语就开往别墅。

一下车。薄景宸在她的身后,就冷声嘲讽着,“告诉你爸,下次有什么直接说,不需要说那么多的废话,他不觉得口干,我还觉得浪费时间!”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就往楼上走着,路过薄景宸房间的时候,就被一把扯了回来,惊呼一声,就被他紧紧的禁锢在怀里。

“房间在这里,你准备去哪?”薄景宸冷哼道。

苏轻语看着这个曾经属于她的房间,深吸一口气,“这是你的房间!我累了!你放开我!”

说着就只感觉到薄景宸抱住自己的力道又紧了几分,然后空出一只手,一把将门打开,打横就将苏轻语抱了起来,往房间走去。

苏轻语眉头一皱,她今天的身体可是实在吃不消了,被用力的丢在床上,苏轻语爬起身子,一抬头就看到薄景宸居高临下,冷着眸子的看着自己。

眼神十分的不善,只见他薄唇轻启,冷声道,“苏轻语,你是不是很想怀上我的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