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谈总监,你冷静一下/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听到薄景宸的那句话,有些不太明白的瞪着疑惑的双眸看着他,眉头轻轻一蹙,紧抿着唇瓣,什么都没有说。

正准备撑起身子,眼前顿时就一暗,身子被压了下去,薄景宸的高大挺拔的身子就压了下来。

苏轻语顿时一惊,与他对视着。

薄景宸看着她这个模样,眸子微微一寒,抬起手抚着她的脸颊,苏轻语将头撇开,躲着。

只是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薄景宸用力的捏住,“苏轻语,你觉得你配怀上我的孩子吗?”

一句话,让苏轻语心神俱疼,只见她苦涩一笑,鼻子有些发酸,“不是我不配!是我根本不想怀上你的孩子!”

话音一楼,薄景宸捏着她下巴的手,骤然一紧,苏轻语只觉得自己的下巴骨都要被他给捏碎了,眉头因为疼,而不禁一拧。

“是吗?什么时候,你也学会了嘴硬?这么不想怀,那为什么你那个好妹妹给你的避孕药,你不要?”薄景宸沉着嗓音,冷声说着。

苏轻语有些惊讶的抬眼看着他,满眼的疑惑,“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的那个好妹妹有一句话没有说错,你生出来的孩子。不过是你利用的一个工具,你确定要他来到这个世上?”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身子微微颤着,她这还没有怀上孩子,薄景宸就开始威胁警告她了。

这不禁,让她想到了周奕冰和周泽成,周泽成多么想要一个孩子……

“难道,你就……不想有一个孩子吗?”苏轻语声音忽而哽咽了一下,抬起微红的眸子看着薄景宸。

一句话,薄景宸的心就猛然一紧,好像是被谁用力的握住了他的心脉似得,眉宇不禁一蹙,眸子都沉了几分,“你这句话仿佛是在提醒着我,你曾害死了我的孩子!”

苏轻语先是微微一愣,下一秒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他说的是谈凡沁的那个孩子。

那瞬间就觉得心脏被毫不犹豫的狠狠的刺上了一把刀,而握着那把刀的人,就是薄景宸。

“哦,你不说,我也都要忘记了。我!曾经!害死!过!你的孩子!”苏轻语后面的一句话,说得心口直疼,一字一句的揪着她自己的心脏。

苏轻语说完这句话,眼眶顿时就湿润了,眼前的薄景宸的俊颜都模糊在了视线里。

薄景宸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她这个样子,会心疼,明明应该生气,暴怒!!

可是他却下不了手!!

身上忽而一轻,薄景宸从她的身上站起了身子,“这笔账,我总有一天会跟你算清!”

说完,他就迈着步子推门出去,门重重摔上发出刺耳的声响的时候,苏轻语的身子,猛然一颤。

她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双目无神的望着头顶上的吊灯。

心脏的位置,鲜血淋漓,空了一个口子。

那笔帐要跟她算清楚,要怎么算?她没有做过啊……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她!

苏轻语不知道躺了多久,当她起来的时候,一滴泪水顺着脸颊划到嘴里,她微微一愣,抬手擦拭了眼角到太阳穴的位置。

难过又有什么用?回到自己的房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洗漱上床。

她今天太累了,被薄景宸那样的折磨着,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薄景宸从空无一车的街道,开到了市中心。

听着那车笛声,他好像才回过了神来。

不然刚才那一路,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过来的,整个人都不知道神游到哪个外太空去了。

遇到红灯停了下来,薄景宸的眉头一蹙,脑袋中终是回响着苏轻语说的那些话。

“你不想有个孩子吗?”

“你不说,我差点忘记了,是我害死你的孩子。”

薄景宸越想心口越发悸,摸出一根烟,点燃,正好红灯一过,一脚踩上油门,车子飞驰了出去。

车道上的车子不多,薄景宸也没有一个目的地,最后将车停在了公司门口。

他薄景宸竟然到了没有地方去,在公司过夜的时候了?

正准备将车开到车库去,手机忽而响起,薄景宸眉头一蹙,这么晚了会是谁打电话过来,拿出手机一看,是谈凡沁。

看着备注的时候,手不禁紧了几分,他开始不是没有想过要去找她,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他总觉得最近的谈凡沁,好的让他觉得不像她,但是,她以前也确实是这样的。

接通电话,就听到谈凡沁声音里满是哭腔,“阿景~我好想你。”

“怎么了?”薄景宸沉声问着。

“没有,就是刚刚睡了一觉醒来。”谈凡沁语气里满是委屈,难过。

“做噩梦了?”

“恩。做恶梦了,阿景……你可以过来陪陪我吗?我好想你,我一个人在这里觉得好害怕。”

薄景宸眉头一蹙,犹豫了一下,“我就过来。”

“恩,好的,景宸,我等你。路上要注意安全。”

薄景宸听着沉声“恩”着,就挂断了电话。

谈凡沁嘴角挂着笑意,看向一旁的长得十分魅惑邪性的男人,“英楠,你说的真没错,他等会就会过来了。”

邓英楠冷漠一笑,毫不温柔的将谈凡沁的连掰了过来,找准她的唇瓣,就重重的吻了上去,手还不安分的穿过她的睡衣,暧昧的轻唔一声,他便放开了她,只是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停,看着眼里迷离的谈凡沁,扯唇满意的一笑,“我的人看到他匆匆的从家里出来,肯定是跟苏轻语发生了什么矛盾。你等会说话,就要小心点了。尽量说你梦到孩子的事情,千万不要再说是苏轻语弄掉你的孩子。跳过这件事情。你明白了吗?”

谈凡沁点了点头,“你已经教过我很多次了,景宸明显对我比之前要好些了,他估计是感觉到内疚了。”

刚一说完,邓英楠就又啃了下谈凡沁的唇瓣,然后将手从她衣服内抽出来,一拍她的臀部,谈凡沁就站起了身子,“那就看你自己发挥了,我先走了,小美人儿”

说着就要往门口走去。

谈凡沁有些不舍,一把扯住他的手,“英楠~”

他一转过身子,谈凡沁就冲上去环住他的脖子,就死死的贴着他的身子,是不是的摩擦着他。

邓英楠嘴角往上一扬,用力的一拍她的屁股,就一把抓住,用力的揉了两下。

直到两个人的呼吸声都有些粗重,邓英楠才将她推开,谈凡沁整个人娇柔的躺在他的怀里,“好了,你个小妖精,你身子还虚的很,等你养好身子,让你下不来床。看把你给饥渴的。”

谈凡沁听着娇嗔的一拍他的胸脯,“好了,你快走吧,他估计也要到了。”

薄景宸到了的时候,谈凡沁已经洗漱过,换了身睡衣了,一看到薄景宸,就从床上坐起身子,眼眶一红,声音娇软,“阿景~”

正喊着,谈凡沁就一脚踩在地上准备朝着薄景宸小跑着过去。

薄景宸眉头一皱,连忙上前将她给打横抱起来,“你这才刚刚好一点。受不得凉,你这么大个人了,就不知道照顾好自己?”

将谈凡沁放到床上,正要松手的时候,谈凡沁手上一用力,将薄景宸带到了床上来。

薄景宸也不拒绝,将她环着自己脖颈的手给松开,就靠坐在床边上,将她揽在了自己的怀里。

“你这是在嫌弃我老吗?”谈凡沁乖巧的窝在他的怀中,揽着他结实的小腹,娇媚的问着。

薄景宸整个人根本就不在状态,只是摇了摇头,“我比你还大,那我不是更老了?”

刚一说完,谈凡沁就娇嗔的拍打着他的胸膛,“阿景!你讨厌。你就不能说我不老吗?”

薄景宸淡漠的扯唇一笑,便没有在说些什么,“不早了,你该早点睡了。我搂着你,你睡吧。”

谈凡沁眉头微微一蹙,然后摇了摇头,“阿景,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快?”

问到这话,薄景宸沉默了一会,抿了抿唇瓣,沉声道,“今天在公司加班,直接从公司那边过来的。”

“哦,原来是这样,阿景,你也不要太累了。要注意好自己的身体。我再在家里养两天。就去公司陪你。”谈凡沁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

薄景宸的眉头却不禁微微一皱,低头看着她,只见她正好也仰头看着自己,并没有那种和苏轻语对视时的心动。

如果说是因为在一起六年了,所有的激动早就变换成了平淡,由爱情变成了亲情。

可是从一开始,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薄景宸对她好像就少了那种怦然心动。

只是没遇到苏轻语之前不知道,原来还有心动这种东西。

怀中抱着一个人,心里的位置好像却空了一块。

“恩,身体好了就来公司吧,在家呆这么久也不好。”薄景宸淡漠的说着。

谈凡沁也习惯了,反正他一直都是这样子的,冷冷淡淡没有多余的情绪,能这样温柔的跟自己说话,就已经说明了自己对于他的不同了。

谈凡沁点了点头,浅浅的“嗯”了声,“这么晚了,就不回去了吧?”

薄景宸顿了下,看了眼她,只见她的眸光闪着些泪光。

“我本来不想这么晚还打扰你的,但是……我……我梦到了我们的孩子。”说着谈凡沁的就害怕的将身子朝着薄景宸靠了靠,颀长的身子也缩了缩。

握住薄景宸的手便伸向她的小腹,声音有些哽咽,薄景宸听着揽着谈凡沁的肩膀手紧了紧,“我开始不想跟你说这些的,因为我知道孩子没有了,你也很不好受,但是,我忽然就憋不住了。阿景……对不起。你一天都好累了,还要忍受我的矫情。”

谈凡沁的表情满是内疚,看的薄景宸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现在有什么就要说出来。不要憋着,不然很容易抑郁的。”薄景宸的语气明显柔和了许多。

“阿景……”谈凡沁喊着就将头埋在他的胸膛上,“我梦到我们的孩子过得很不好,浑身是血,连脸上都血肉模糊的……只有那双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我,什么也不说,就是一直哭着,看着我,我跑多远多久他都在我前面……怎么也甩不掉。阿景,他是不是很恨我,恨我既然怀上了他,为什么没有好好保护她。”

薄景宸眉头紧紧的蹙着,拥着谈凡沁的手也紧了几分,这个孩子,对于薄景宸来说,确实是个意外的惊喜。

听着谈凡沁这样说着,他心口也难受的厉害,“过两天有空的话,我们去安山寺吧,找个法僧为他超度一下。”

谈凡沁听着点了点头,“恩,阿景,你今晚就留下来陪陪我,好不好,我一个人真的好害怕。”

薄景宸顺着她的后背,抬手擦掉她脸上的泪水,“嗯,先去把脸洗了。”

——

第二天。

苏轻语醒过来,走到楼下的时候都没有看到薄景宸,心中不禁有些失落,他昨晚没有回来。

好像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习惯一早醒来,在这个餐桌上能和那个男人共进早餐,即便什么也不说,即便是冷嘲热讽。

去到公司的时候,看到薄景宸的办公室的门是合上的,他……应该已经来了吧,只有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来公司才会晚些。

走进自己的办公室,苏轻语有些不在状态的跟李赫打了声招呼,便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苏轻语没有注意的是,李赫从看到她的那一刻起就有些不对劲,看上去甚至有些慌,有些坐立不安。

见李赫回应自己的早上好,十分的没有底气,苏轻语边整理着自己的桌子边抬眼看向他,“你怎么了?怎么使怎么一副表情啊?难道是被薄景宸骂了??”

李赫紧抿了下唇瓣,眉头微微一皱,有些无奈地大叹一口气,刚刚张口,又合上了嘴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苏轻语看到他这个纠结的样子,眉头一皱,“你有话要跟我说嘛?干嘛欲言又止的,直接说吧,等会,你肯定又要忙去了。”

李赫从抽屉里摸出一个东西放在口袋里,简直就要郁闷死了,一脸的不愿意和不爽,那表情看得苏轻语心情都有些郁闷了。

看到他那个样子,苏轻语不禁笑出了声,连着心情都好了些,“你这一大早上的,干嘛什么呢?什么鬼表情?”

看到她还笑得如此开心的样子,李赫就更加的犹豫了,最后还是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走到她的面前。

看到他这个样子,苏轻语仰起头,“你这样真实要把我给急死了,有什么直接说了呀。你放心,我不会告诉薄景宸的。”

苏轻语还开着玩笑,李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轻语,你不要难过啊。”

听到他这话,苏轻语先是微微一愣,心里虽然有些不安,但是还是强装着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我难过什么我难过?你再不说,我就不听了啊!”

苏轻语威胁着。这一大早就被他弄得心慌慌。

李赫手在裤子口袋里,紧紧的握着那个东西,听到她这话,实在是无奈了,才缓缓的拿了出来。

苏轻语一眼就看出了那是什么,因为就在昨天,向佳琪也拿着这个东西。

避孕药。

苏轻语没有反应过来,一脸懵逼的抬眼看向他,“薄景宸要你给我的?”

因为如果不是薄景宸,他可能给了要这种东西。

他现在脸上这表情,在加上手上这东西,好像是李赫对苏轻语做错了事,然后逼着她吃药。

李赫无奈的点了点头,“轻语,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刚一说完,门就忽然被推开。李赫第一个反应就是将手中的药放回自己的口袋里。

然后扭过头,看过去,就只见谈凡沁打扮精致的出现在门口。

苏轻语和李赫的表情都不太好。

谈凡沁眉毛一挑,打量着他们两个,冷哼一声,“你们两个在说什么?”

还是李赫先反应过来,恢复以前的恭敬,“谈总监,早上好。”

说着就走向自己的办公位置,拿着一沓文件,便准备走向薄景宸的办公室,顺便告诉薄景宸,谈凡沁来了…

其实李赫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回事,总会莫名的想要给她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帮助,她一个小姑娘,确实太不容易了,有的时候,他都看不下去,但是又奈何自己没有身份,也没有资格给她安慰和关怀。

也没有能力去帮助她什么。

刚拿着一沓文件对她露出一抹礼貌的笑容,准备走出门口,就只见谈凡沁移身一挡,挡住了李赫的去路。

李赫微微一愣,往后退了一步,“谈总监有什么吩咐?”

“把口袋的东西拿出来。”李赫顿时一惊,低头就看到自己突出的口袋,眉头一皱,他早应该把盒子拆了的。

李赫笑了笑,“谈总监,不好意思,这是薄总的东西,不好拿出来给您看。”

“是吗?李秘书。我想我跟薄总的关系不需要跟你挑明,你也知道的,他的东西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谈凡沁冷声说着,就对着李赫抬起手,示意他交出来。

李赫也是跟在薄景宸身边那么久了,怎么这点应付的能力都没有,“实在不好意思,谈总监,我自然知道您跟薄总的关系不一般,但是我只是个秘书,没有薄总的指示我也不好给别人看,您就不要为难我了。到时候薄总责怪的只会是我,搞不好我的工作就不保了。望谈总监谅解。”

谈凡沁听着她这番话,脸色顿时就一黑,也不让步,“我看不是阿景给你的东西。是你自己的吧!!”说着就抬眼看向苏轻语。

她刚刚推门进来的时候,大概看到了一点点,只是没有看清,不太敢确认。

李赫眉头微微一皱,只觉得这个女人真是难对付。

“真的是薄总交给我的东西。您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拿着薄总的名义骗您,是不是?”李赫笑说着,“我还有东西要交给薄总,谈总监……”

谈凡沁冷漠的扯唇,身子往一旁侧开,李赫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刚从她身旁走过,谈凡沁就一把将手伸进他的口袋里,李赫一惊,但是奈何手上拿着一沓的文件,没有反应过来,谈凡沁已经将那盒避孕药拿在了手上了。

苏轻语坐在位置上。整颗心都提了起来,看到她手中拿着那盒避孕药的时候,眉头不禁一蹙,紧抿着唇瓣。这下又有她受的了。

李赫眉头也是紧紧一皱,心中甚至有些生气,觉得这个谈凡沁这个女人,实在是令人觉得无语。

他都那样说了,她还是非要。如果那是他自己隐私的东西呢?实在是个不会尊重人的女人,唯一令他佩服的就是她在薄景宸面前时候的小鸟依人和善解人意。

简直是判若两人,只是奈何身份,他什么都不能说。

谈凡沁看着手中的避孕套的时候,脸都沉了,眉头一皱,猛地一扭头看向苏轻语,然后又看向李赫,好像想到什么似得。笑着朝着苏轻语走过去,“苏轻语啊苏轻语,我真是佩服你的真性情呢。怎么忍不住了?现在连着阿景的秘书都不放过了?”

苏轻语冷着眸子没有说话,心里一直告诉自己,不与傻瓜论短长。

但是李赫听到这话,急了,连忙转过身看着她们两个,“谈总监,您误会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轻语是清白的。”

“呦呦呦,连轻语都叫上了。李秘书,我看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了。苏轻语和阿景是什么关系?他明媒正娶的女人!连她你都敢碰,我看你是真的不想在南城混下去了!!你们两个干的那个见不得人的勾当!真是该曝光,让大家看看,一个欺骗上司!一个背叛丈夫!”谈凡沁简直是越说越激动。

苏轻语连眼皮都懒得提一下,好像看她一眼就觉得浪费眼神和表情,她打开电脑,声音十分的清冷,“恩,那你去曝光吧。”

苏轻语此时的冷静,确实是让人很炸毛的。

谈凡沁怎么也而没有想到,她会这样的反应,想着怎么也该和自己争辩或者吵闹一番才对,她想跟她吵,可是,苏轻语却不想。

顿时就有一种,心里有一股气撒不出去的感觉,一肚子的火。

谈凡沁,一把将电脑后的那些插头给拔了,显示屏顿时就黑了。苏轻语眸子更加的冷了几分。

她们两个好像对换了年龄一样。苏轻语没有她这个年龄的暴脾气,而是超乎常人的冷静和忍耐。

谈凡沁此时的样子,就像是个弄堂里的那些妇人,故意挑架要骂。

苏轻语从位置站起来,将头扭过去,冷着眸子看着她,“谈凡沁,你好歹也活了快三十年了,而且也跟着薄景宸一起六年,你能不能有点素质?”

谈凡沁顿时一噎,但是随即冷笑一声,“素质??苏轻语?你跟我说素质??你跟阿景的秘书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那就叫素质了?你是不是还要告诉我,你跟李赫是真爱啊!!真爱无上!!”

李赫在一旁听着,只觉得女人之间的争吵实在是太可怕了,也佩服了。这个颠倒黑白的能力。

他更加担心的是苏轻语,这个平时就柔柔弱弱,笑起来都带着天真的女孩,怎么能斗得过谈凡沁。

“我没说过这些话,这都是你说的。”苏轻语眼神冷漠,没有丝毫的波澜。

谈凡沁简直就是要炸了,“呵呵!!苏轻语你就继续装!!我就想不明白了!薄太太这个名号你还不满足了?还要去外面找男人!给阿景!给薄家抹黑!!”

李赫只觉得无奈,“谈总监,这件事情您都没有弄清楚,还不好下定论吧,不如让我去把薄总叫过来,让他直接跟您说?”

谈凡沁听着,回头便冷眼瞪着他,心中顿时不安,握着手中的这盒避孕药也不禁紧了几分,眉头不禁一皱,看着苏轻语的冷静。

“苏轻语!你到底做了什么!!”谈凡沁这下是真的炸了!

“你想到了什么?”苏轻语冷哼一声,看到谈凡沁这个样子,她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里很爽。这一刻,苏轻语觉得自己骨子里可能就装着一个坏女人。

只是一直还没有被挖掘出来。

李赫站在一旁看着也有些刮目相看,他完全就想象不到,苏轻语也有这样强势的一面。

只见谈凡沁拿起桌上一个水杯就往苏轻语的脸上砸去。

李赫站在谈凡沁的身后,都是顿时一惊,抬手想要抓住她丢出去的手,都来不及了,只能大喊了一声,“轻语!小心!!”

谈凡沁的动作也着实是出人意料,因为距离很近,她即便已经有了躲的意识,但还是砸到了额头,只听到嘭的一声。苏轻语一声闷哼,紧接着就杯子碎落在地的声音。

苏轻语的额头上立马就淤肿了起来,她精致的小脸紧紧的皱在了起来,抬手捂住额头,冷着眸子狠狠瞪着谈凡沁。

只见谈凡沁还不罢休,还要上前,但是一把被李赫抱住了,“谈总监!您冷静一下!!”

“轻语!你快走吧!!”李赫抬眼担心的说着。

但是苏轻语只是挪着步子走到谈凡沁的面前,只听到她骂的十分的难听,“苏轻语,你个贱人!!你到底对阿景做了什么!!!”

苏轻语紧紧的捏着拳头,眼神冷漠的看着她,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她,诬陷她,要说苏轻语一点都不讨厌她。不恨她是不可能的,她心软不代表她圣母,是谁都可以原谅。

“这件事,你可以去问问你的阿景!我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但是我现在想要还你一个东西!”话音一落,苏轻语抬手一耳光就甩了过去。

天地良心,她下手绝对没有,谈凡沁甩她耳光的时候重。

她会甩人耳光,还得感谢薄景宸,那次抓住她的手给左彦珂的那一耳光,接着有了向佳琪的一耳光,这是她第三次……动手。

苏轻语觉得自己真是是被逼成这个样子的,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暴力的一天,只是她的心里真的很气!

好像就是一股积怨已久的怨气,终于在今天爆发了。

李赫和谈凡沁都是一惊,完全没有想到苏轻语竟然会动手。

谈凡沁眼睛瞪得很大,眼眶都红了。好像这辈子都没有受过这种委屈的模样,“李赫!!你他妈的放开我!!你信不信我让阿景炒你鱿鱼!!!苏轻语!你个贱人!!竟然打我!”

“你们在这里干嘛!!”

只听到门口一个熟悉充满震慑力的声音响起,李赫立马松开了谈凡沁,苏轻语抬头,就和薄景宸的视线相对。

薄景宸一眼就看到她额头上那块刺目的淤肿,眉头不禁一皱。

就见谈凡沁脸色惨白,左半边脸上还有点红红的巴掌印子,满眼泪水的一头栽进了自己的怀里,声音里满是委屈,“阿景,他们两个合起来欺负我!阿景,我长这么大了都没有谁打过我,可是刚刚那个苏轻语,她甩我耳光!!她还说我没有素质。”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紧抿着唇瓣,李赫的眉头也不禁紧紧的皱着。脸色十分的不好。

“李赫,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薄景宸冷声道。

“薄总,是这样的,我刚才正准备将……将药给苏秘书,谈总监正好进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便立马将药藏在了口袋里,可是谈总监非要看是什么,我说是您的东西,后面谈总监直接从我口袋里拿了出去,还说我……说我跟苏秘书有……有关系,我们解释,谈总监她开始不听,后面忽然就拿着桌上的杯子砸向苏秘书,我怕她们两个打起来,就抱住了谈总监……然后苏秘书……就……就给了谈总监一耳光。”李赫如实说着。

薄景宸脸都黑了,冷着眸子看着地上的避孕药还有碎落一地的杯子。

李赫的声音一落,谈凡沁忽而就抬起了脑袋,泪眼婆娑的看着薄景宸,“阿景!他们两个是一伙的!李赫他在混淆视听!!才不是李赫说的那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