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你要眼瞎到什么时候?/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听着,冷着眸子看着李赫和苏轻语,只见苏轻语始终闭着嘴巴不说话,李赫也是眉头一蹙,解释着,“薄总,我说的话,绝对没有半分的虚假。我跟苏秘书绝对清白。”

李赫也不知道来了什么勇气,说这话的时候,说的义正言辞,字字铿锵!

谈凡沁将头扭过来,满眼泪水,双手死死的抓住薄景宸的西服外套,摇着头说道,“阿景,如果他们两个没有关系,那么那盒避孕药!避孕药是怎么回事,就算苏轻语不是跟李赫发生关系了,那么她也跟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这样子正好,我们就可以跟你奶奶说,苏轻语做了伤风败俗的事情,她根本就不配做你的妻子!!”

“那避孕药,是我给苏轻语的。”薄景宸的眉头紧蹙,声音冷漠响起。

话音一落,谈凡沁不可置信的仰起头来,满眼泪水的眸子瞪得很大,泪水就顺着脸颊缓缓滑落,松开薄景宸的衣角,心口感觉瞬间就被掏空了似得,一步步往后退着。声音里满是哽咽,“阿景,你在骗我,在骗我对不对?怎么可能会是你,你答应过我的!你答应过我!你不会碰她的!!”

全程忽而就静默了,苏轻语看着谈凡沁那副伤痛欲绝的模样,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她确实讨厌谈凡沁这个人,但是如果换位思考……自己确实就是破坏他们感情的那个人。

想到这里,手不禁就握紧了拳头,心口有些发闷,额头也在隐隐作痛。

薄景宸看着她这个模样,顿时心生内疚,紧抿着唇瓣,久久的才挤出三个字,“对不起。”

谈凡沁忽而又冲到他的怀里,嗓子都有些哑了,“不!我不要你的对不起!!我只要你!只要你告诉我这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你在骗我!骗我对不对?要么就是……就是苏轻语那个贱人勾引你的!对吗?阿景……是不是她勾引你的!肯定是的,阿景你答应我的事,不可能食言的,我相信你……我该相信你……”

谈凡沁本来就大病初愈,还没有完全好全,本来薄景宸今天是不要她来的,但是她自己非要过来,薄景宸想着自己那里反正有休息室,她也有地方休息,就带着她出来透透风。

谈凡沁前面就折腾的厉害了,这下忽而更加的激动,甚至有些崩溃,一个人在那说着说着,声音就越来越小,忽而就没了声,身子一软,就要往下倒去。

薄景宸心里顿时一震,连忙就一把抱住谈凡沁的身子,苏轻语也是一惊,连忙上前了一步,想要扶住她,但是薄景宸抬眼狠狠一瞪,就将她伸出在半空中的手,给吓的缩了回去。

整个人都往后退了一步,心里顿时一凉,没有什么比那个眼神更加伤人的了。他的那个眼神,分明就是在怪她……

“李赫还愣着干嘛!赶快联系医生!下去开车!”薄景宸弯下身子将谈凡沁打横抱起,朝着愣着了的李赫就冷声吼这。

李赫顿时就反应了过来,连忙拿出手机,就小跑出去,打开电梯。

薄景宸转身离开之前,眉头紧皱着,眸光深邃的望了自己一眼,最后什么都没有说的转过了身子,疾步小跑的往电梯跑去。

苏轻语望着他们一个个匆匆离开的背影,心口顿时一闷,往前迈了几步,最后还是停下了脚步。

她就算去了又有什么用?还不是遭人嫌?还要受尽薄景宸的冷嘲热讽。所以还是算了吧。

苏轻语无奈的深深的吸一口气,苦涩一笑,转过身子,就看到地上的那盒避孕药。

眼睛好像瞬间就被刺伤了,生疼的厉害,胸口的位置,也好像压着千斤重的石头似得,难受的喘不过气来。

她蹲下身子,捡起那盒避孕药,只觉得眼眶有些涩涩的,手不禁就抚在小腹上,这连怀都不一定怀上,就被那么多的人阻止嫌弃了,这后面若是真的怀上了……是不是会更加的惨。

捏着盒子的手,不禁紧了几分,连着盒子的形状都跟着变形了。

任何人不想让她怀孕,她都不怕,她都不会去管,不会去在意,但是……这药是薄景宸给的。

如果说这是枚避孕药,不如说。它是一枚诛心的药。

苏轻语用力的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将盒子拆开,拿出里面的药片来,挤压放在手心里,然后一步步走到饮水机前,找到一次性的杯子,倒了一杯凉水。

看着手中的药,苏轻语犹豫了一下,如果这次真的一次就中标,怀上了,孩子,对不起,是爸爸,不要你。

想到这里,苏轻语的眼眶都红了,左胸腔生生的抽动着,好像被无数把隐形的刀子插在了心口。

闭上眼睛,一滴泪水就顺着脸颊缓缓滑落,最后她还是将要放进了嘴里,仰头便将杯中的水喝完。

这下,你们该都满意了吧。

苏轻语忽而就笑了,笑得凄美,令人心疼。这样的笑,不如哭来的痛快。可是哭又有什么用?只会显示你的懦弱!!让那些恨你的人得逞!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整个身子都不禁颤抖着,生生的将眼眶中的泪水,给逼了回去。

只听到门口倒吸一口冷气,苏轻语连忙抬手擦拭着脸上的泪水,转过头看去,就只见周奕冰一脸生气加诧异的看着这有些狼藉的秘书办公室。

扭过头就看到了苏轻语,她本来脸上还有些郁闷,但是看到苏轻语之后,气瞬间就冲上了脑门顶,蹭蹭蹭的就走到了苏轻语的身边,“我靠!!你额头上怎么这么大个包!!告诉我,是不是谈凡沁那个小表砸干的!!哎呀呀呀,我刚才看到薄景宸抱着她上电梯的时候,就觉得心里不安了!!!这果然,你们到底刚才发生了什么恶战?”

周奕冰就是这个火急火燎的性子,苏轻语的眼眶其实还有些红红的,但是周奕冰得先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苏轻语苦涩一笑,摇了摇头,就准备将手中的垃圾扔掉,但是周奕冰眼尖一把就抢了过来,并且一眼就看出来了是什么!

眸子顿时瞪大,“轻语?什么情况??你吃这玩意干什么??难道你跟薄景宸那个了?这药是谈凡沁给你的吗?!!我日,吃什么吃!!敢上还不敢让你怀了啊!!!我真是要气死了!!我操,这他妈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人!!”

周奕冰真的是要气炸了,整个人都站在原地打转,苏轻语全程一句话没有说,但是周奕冰根据这些线索,就大概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就算不是百分百的准确,但是有一点,周奕冰是肯定的,就是她的小苏苏肯定受委屈了!肯定是受伤了!!

一想到这个,她就气的可以原地爆炸,怎么这种事情老要让苏轻语碰到呢!让她来啊!看她不见一个打一个,见一双打一双!非得把他们打到外太空去了!

她的这个暴脾气。现在真的是有气没有地方撒,刚才就不应该那么轻易的放他们走!她反正不怕得罪人!!得罪了,她还有周泽成在!!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伸手就将气得直跺脚的周奕冰一把抱住,顿时眼眶就热了,好不容易忍住的泪水,在此刻终于忍不住了,瞬间崩塌,无声的哭泣着。

“奕冰……”苏轻语只喊了声她的名字,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所有的话语都化成了哭声。

这一哭,真的是哭碎了周奕冰的心,她真的是要心疼死苏轻语了。她这么善良温柔的一个女生,本来应该遇到一个好男人,然后将她当成花儿一个好好的呵护着。但是偏偏,所有的不幸,都被她遇到完了。

周奕冰这一刻,真的好想好想跟她换一下,让那些所有的厄运让她替她挨过去了!她不想看到有朝一日苏轻语变得冷漠,变得心狠,变成自己这样的百毒不侵,无坚不摧。

如果她真的变成这样了,只说明一点,她过的不好,很不好,一点都不好。

苏轻语哭了一会,就听了下来,她擦拭掉自己的眼泪,扯出一抹并不好看的笑容。

周奕冰看得。鼻子都有些发酸了,宝贝,你知不知道,你强颜欢笑的样子,真的很令人心疼。

“好了,不哭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对不对?等以后有机会了,我们就把他给甩了,我们不要他!这个坏男人,恶心的男人,就让他跟那个恶心的女人双宿双飞吧,我现在怎么看他们两个怎么配。”周奕冰边说着,边擦着苏轻语脸上的泪水。

苏轻语点了点头,便将前两天还有刚才的事情,跟周奕冰说了。

她听完之后,真真是能体会到什么叫做火冒三丈了,她感觉自己的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了。

“我靠,你那个姑妈,也是太厉害了吧,这是为了钱什么都做的出?她在哪个医院?就是上次那个医院对不对?”周奕冰气得深吸了好几口气。

苏轻语眉头微微一皱,“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要干什么!等我想想!等我跟泽成好好商量一下!!真是好生气啊!你真是是海绵做的吗?一点都不生气?”周奕冰真的是气到了,妍丽的脸蛋气得红红的。

苏轻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生气也不能解决问题。你今天不用上班吗?怎么过来了?”

苏轻语不想再纠结这些事了,她现在一想到这些,就头疼的很。

“上啊,还不是周泽成那个神经病,抛了个单子到我公司,然后指名让我负责那个项目。在然后,所以我为什么在这里还要解释吗?”周奕冰虽然一脸无奈的说着。但是眼里是根本就掩饰不住的幸福。

苏轻语见她这个幸福的小模样,嘴角不禁微微上扬,他们两个虽然总是斗嘴吵闹,不到最后谁也不让着谁,但是周泽成对周奕冰的宠爱,真是日月可鉴,谁都看得到的。

“可以了,你不需要解释了,你之所以来这里就是为了狠狠的给我一波狗粮。这碗狗粮我端着了,你可以走了。”苏轻语笑说着打趣道。

这气氛才舒缓了些,没有刚才那样的压抑,令人难受。

还好,还好周奕冰今天过来了,不然她可能要一个人在这个办公室抑郁一天了。

“奕冰,我要不要打电话过去问问,谈凡沁的情况?”苏轻语还是有些不放心。

“问你个头,最好就是没法医治!我跟你说,她这种女人,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我一想到薄景宸竟然能和她在一起六年,我就气得快要炸,如果不是薄景宸太傻!我只想说!这个女人的戏演的太好!!她是不是那个戏剧学院毕业的?”周奕冰表情生动形象,苏轻语看着就觉得特别的有意思,这样越看她跟周泽成就越有夫妻相,两个人说话的语气和表情都越来越相似了。

这就是,你跟谁在一起久了,就会越来越像他吧。

“好吧,你说不问就不问吧。我也懒得操这个心。”说着苏轻语就拿过办公室里的扫把将地上的玻璃渣子扫了起来。

周奕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从位置上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我光顾着跟你聊天去了,差点就把你脑袋上的那个包给忘记了。走,我们去医院!你要是留疤毁容的话,我也绝对不会放过谈凡沁那个小表砸的。非得让她也毁一个容!”

说着就一把拉过刚放好手中扫把的苏轻语,“等等等,我这个就是小伤,没事的,不用去什么医院的。”

周奕冰说是典型的说风就是雨,听她这样说,立马就不高兴了,“有没有镜子?你自己看看!好好看看你额头上的那个包!!小伤!!我看谈凡沁的那个才叫小伤!!晕倒一下,睡几个小时就醒来了!!你这个呢!!得疼好几天!而且,你这里面万一要是淤血什么的呢??我真是服了你!你要不去,我就把你绑过去的!”

苏轻语见她这样说了,无奈的点了点头,“好了好了,我去。”

两个人坐上电梯,刚下了两层就停了下来,门一打开,就看到站在门口双手插着口袋的周泽成。

“你们两个这是什么情况?我正要上去找你们呢。”

“去医院!你要不要一起,不要我就关门了。”周奕冰快速的说着。

话音一落,周泽成就嬉皮笑脸的迈步进来,“去,当然去,你去哪我就去哪!”

周奕冰听到他这话,虽然翻了个白眼,但是嘴角那幸福的笑意,完全就不需要隐藏,“你干脆就挂在我身上好了,我做什么都跟着。”

“这个主意不错,我也正准备这样做。”说着就双手挂在了周奕冰的脖子上,孩子似的说道,“这样子么?挂在你身上。”

“哎呀!周泽成你要死了!下来!这好歹是你公司,你就不怕你职员看到!”

“不怕,怕什么!他们看到也装作没看到的。”周泽成得意的说着。

电梯门就忽然打开了,门外站着几位职员,看到里面的情况,微微一愣,然后就傻了般寒了声,“周总好,苏秘书好……”

然后就没有迈步进来了。

周泽成扭过头朝她一笑,“你们要进来吗?”

只见他们连忙摇头跟摇拨浪鼓似得,笑说着,“不了不了,我们直接坐下一趟。”

刚一说完,周泽成就毫不客气的将电梯的门合上。

然后一脸得意的看着周奕冰。“怎么样?哈哈哈,所以快到我公司来,让你为所欲为!”

周奕冰冷眼瞪了他一眼,抬起膝盖就要往他的命根踢去。

周泽成反应的快,俩囔囔就松开手,往后退了好几步,都要抵在门口了,一脸惊悚的看着她,然后看向苏轻语,“小苏苏,你快管管她!太可怕了!”

“我要是过来了,我怕你对我猥琐!欲为!”说完电梯的门就打开了,周奕冰猥琐两个字,咬的很重。

看到他们两个人打情骂俏的,苏轻语本来有些抑郁的心情都好了不少。看着他们一唱一和的好像是在唱相声似得。

她在一旁听着,嘴角都不禁微微上扬着。

不禁想到一句话,一辈子这么长,要跟有趣的人在一起。

上了车,周奕冰陪着苏轻语坐在后座,苏轻语不怎么想说话,扭着头看着车窗外,周奕冰虽然大大咧咧,但是并神经也大条,她知道她的心情不好,需要一个人静一下,便只跟周泽成有一句每一句的说着。

到了医院,挂了科室,等了会,也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伤,医生交代了,今天先热敷,然后明天开始冷敷,给拿了几副药和喷雾。

三人拿好药,一转身就看到了薄景宸,只见他手里也拿着药单子。

薄景宸脸色阴沉,能看得出,他的情绪并不好,他走过来,一眼就看到了苏轻语。

苏轻语只见他的眸子一直盯着自己,她的眼神闪躲,并不想和他有什么眼神对视,看到他三个人本来还说说笑笑的,瞬间气氛就变得压抑。

“呦!这不是薄总吗?你的那个小情人呢?怎么样了啊?有没有事啊?真是林黛玉的身子,王熙凤的性子呦。没有那身子,就让她别逞强,这晕倒了搞不好醒来呀,就又要乖我家轻语了!说是我家轻语害的她!”周奕冰根本就管不住自己的那张嘴,张嘴就满是讽刺嘲讽。

周泽成想拦都拦住不住,还被她狠狠瞪了一眼,警告他,“你再拦着我,等会遭殃的就是你!”周泽成瞬间就作罢了,这姑奶奶的性子,他是管不住的。

苏轻语听着也是微微一愣,推了推周奕冰抓住她的手,“奕冰,不要说了。”

“为什么不说?我偏要说了!你好欺负,不代表我愿意让你被欺负!我就是想要看看。这位薄大总裁要眼瞎到什么时候!!”周奕冰上前迈出一步,虽然她比薄景宸矮上许多,但是气势丝毫不减。

“薄景宸!我家轻语就是一个闷葫芦,被人欺负了,能忍的就忍了!但是作为朋友我就忍不住了,先说你们结婚的事情!不是我们轻语逼你的吧!是你奶奶谈妥的这个婚礼!而你呢!像一个男人吗?将全部责任推给轻语??真是好笑!再说婚礼!谈凡沁的宫外孕!她知道自己的孩子不能要了!便直接将锅推了轻语,陷害她!而你呢!脑子被狗吃了吧!这点小伎俩你看不出??再说说今天!你像个男人吗?拔屌无情啊!爽了就让轻语吃药!呵呵呵!这正好!我们轻语还不想给你生孩子了!怕又生出一个眼瞎的!!你也是个有家室的男人了!!还想在两个女人之间徘徊流连?我真是觉得你恶心!!我告诉你,你要是这么喜欢谈凡沁,你直接跟她在一起,我们轻语不稀罕和你过日子!”周奕冰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气愤!

但是话音一落,才发现薄景宸眸子阴沉,也没有打断过她,就这样静静的将她的话说完了。

说完后,她再看向薄景宸的表情。咽了咽口水,怂了,往后退了一步,走到周泽成的身旁,说的时候,是爽,说完之后还真害怕薄景宸一巴掌把她给拍飞了。

但是在这里面,最害怕的还是苏轻语。

她眉头紧紧的皱着,根本就拦不住说嗨了的周奕冰,只看到薄景宸的脸色越来越黑,紧抿着唇瓣。

只见薄景宸冷着眸子朝周奕冰走去,周泽成连忙就挡在了周奕冰的身前,“诶诶诶,景宸……你奕冰就是替苏轻语气不过,说了几句……你看在我的面子上……”

薄景宸抬眼瞪了一眼周泽成。就冷声说道,“周小姐!这是我的家务事,恐怕还轮不到你指指点点,说三道四!有句话叫做祸从口出,你该学着点,不要给泽成添麻烦!”

周奕冰忽而被教导了一番,正要直起背反驳回去,就被周泽成拉了拉手示意她够了,周奕冰看了他一眼,深吸一口气吐了出去,反正她刚才该说的都说完,周泽成和薄景宸的关系不一般,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知道如果她跟薄景宸要吵起来他会很为难。

她也不是那种撒泼胡闹的女人,也就作罢不说话了。不过他有句话说的没错,祸从口出,如果今天的对象不是薄景宸,可能真的会给周泽成招来麻烦吧。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脸色十分的不好,额头上擦了些药,更加的红肿了些,看起来就觉得十分的疼。

“苏轻语,你留下。”薄景宸收起眸子看向苏轻语,冷声命令着。

“干嘛留下?你不要还有谈凡沁要照顾吗!你去照顾你的小情人啊!我们轻语又不拦着你,你还要怎样!”周奕冰听到他那话根本忍不住,周泽成在一旁拉都拉不住。

薄景宸冷着眸子扫向周奕冰,周奕冰也毫不无惧推开了周泽成,像是老鹰护小鸡一样的挡在了苏轻语的面前。

“我可能需要提醒你一下,苏轻语是我的妻子。”

“那又怎样?你又把她当成过妻子么?你有尽到丈夫的责任么?在外面养小三啊!那我们轻语是不是也可以去外面养男人啊!”周奕冰的嘴就像是连珠炮似得,突突突的就怼了回去。

周泽成在一旁只能倒吸一口冷气。这两个主他都惹不起。

薄景宸手不禁捏紧,手上的药单捏皱了在手里,她直接忽视了周奕冰,看向苏轻语,“你确定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要扯上别人?”

苏轻语微微一愣,心口忽而一紧,这场婚姻,并不像周奕冰说的那样的洒脱。或许只是因为她苏轻语不是一个洒脱的人,不能撒手不管她的亲人。

虽然没有一个真心对她,但是苏兰雪一家人确确实实带了她八年,这八年连她的父亲都不曾带过她。

还有苏瑾之,虽然八年都对她不闻不问,但是那每年打过来的学费,生活费也确实没少一分。

他只是从来都不善于表达自己而已。她依稀记得小时候,母亲过世,自己哭得很伤心,紧紧抱着她默默流泪的是苏瑾之,他声音哽咽,“小语,我们没有妈妈了。”

那一刻,真的好想半边天都塌了下来。

她也依稀记得,将自己交给苏兰雪一家的时候,苏瑾之离开的时候,眼眶都红了,但是愣是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说。

包括她跟薄景宸结婚的那天,他也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偷偷的给了自己一张卡,微红的眼眶只说了五个字,“照顾好自己。”

那一刻,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泪如雨下,也是那一刻,她知道,自己在这个世上是有亲人的。

苏轻语心微颤着,脸色有些不好,“奕冰,你们两个先走吧。我留下来没事的。”

周奕冰听到这话,顿时就转过身子,“什么没事啊!不行,你不能留下来!”

周奕冰忽然就后悔了,后悔了自己的莽撞,薄景宸是会看在周泽成的面子上不对自己做什么,但是苏轻语不一样……他会不会把对自己的气全部撒在苏轻语的身上!

顿时她心里就一阵的苦恼,坚决不能让苏轻语留下来。

“周小姐。我想她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怎么?还要做左右人思想的事情?”薄景宸的音色冷漠,听着渗人。

“你走吧,我跟他确实有些事需要谈谈。”苏轻语说着看向薄景宸。

“你跟他能有什么好谈的,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啊。他根本就是瞎了眼,看不清事实,只为一味的怪你恨你!!你又斗不过谈凡沁,不可以!我不放心!”周奕冰越想越不放心。

苏轻语听着,拳头不自觉的就捏紧了。

薄景宸眸子都沉了沉,忽而就转过身子,“苏轻语,我希望我拿了药过来,你还在这里!”说着就往前走去。

周奕冰拉着苏轻语的手就走,苏轻语犹豫了好久,有些为难的叫了声。“奕冰……”

脚步顿时停住,她没有回过头看她,她现在心情十分的不好,苏轻语也看得出来。所以她也不敢再说些什么。

周奕冰深吸一口气将手松开,转过身子,看着苏轻语,“我也不逼你!你爱留下就留下吧!只是,我要说!苏轻语!你脑子给我开点窍!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受委屈受欺负我都很难受!”

苏轻语听到这话,眼眶顿时就红了,鼻子一酸,上前就抱住周奕冰,“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周奕冰顿时心就软了,眼眶也有些涩涩的,周泽成在一旁看着,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但是他不能上前说什么。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你留下吧,我走了!”说着就推开苏轻语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周泽成一愣,上前拍拍苏轻语的肩膀,“你不要太在意,她没有生气,就是难过而已。我哄哄就没事了。我先走了。”说着就追上了周奕冰。

苏轻语望着周奕冰的背影,心口一阵难受,深吸一口气抬手擦掉眼角星零的泪水,一转过身,就看到了薄景宸手里拿着药,冷着眸子一步步的走向她。

苏轻语眉头微微皱着,深吸一口气,“你叫我留下来干什么,有什么就说吧。说完我就离开,不妨碍你照顾……谈凡沁!”

薄景宸眸子一沉。没有回答,淡漠的看了她一眼,就走向电梯。

苏轻语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上到谈凡沁的病房,李赫在门口等着,看到苏轻语也在微微愣了愣下,随即汇报道,“薄总,所有的行程都往后推了一天了。”

“恩,把这药送进去。”说着就将手中的药递给了李赫。

李赫接过药,就推门走了进去,苏轻语站在他的身后,只字未吭。

薄景宸转过身子,眸光忽而从冷漠变得柔软,眉头一蹙,看着她额头上的淤肿的那一块,沉声道,“疼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