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避孕药吃了吗?/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被薄景宸这突如其来的柔情,愣得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本来以为他又是会对自己冷嘲热讽,或者是将谈凡沁晕倒的责任全部推卸给她。

但是他并没有,这一下子让苏轻语有些受宠若惊,甚至在想这是不是暴风雨的前奏而已,更大的风暴也许还在后头。她不能再次被他偶尔的蜜糖给迷失了方向,她该要理智些。

苏轻语眉头轻轻一蹙,不小心就牵动了,淤肿的地方,不禁就倒吸一口冷气,还不忘回答一句,“不疼。”

薄景宸看到她这个逞强的模样,眸光微寒,声音更加的低沉了几分,“真的不疼?”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正眼都没有看他一下,其实刚才周奕冰说他的那番话,好像也将她自己的心给点得清明,薄景宸该是永远都不会爱上她的,想到这里,不禁苦涩一笑,“恩,你叫我过来,到底要跟我说什么,如果是关于谈凡沁的晕倒的事情,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想怎么对我就怎么对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听到苏轻语淡漠清冷的说出这一番话,薄景宸顿时心口一闷,朝她迈上一步,眼眸一眯,满带着危险的气息,“没什么好说的?苏轻语,你是觉得我拿你没有办法?还是已经开始破罐破摔了?还是你觉得有一个周奕冰护着你,你就可以无所畏惧了?”

苏轻语看着他一步步的逼近自己,身子往后退了两步,抵在了墙上,眉头一蹙抬起脑袋与他对视着,“那你要我说什么?我说什么你又能满意呢?”

薄景宸看着苏轻语眼神还有丝难以掩藏的难过和无奈,不禁抬起手就想要抚向她的额头,苏轻语怕疼本能的就将头撇开,警惕的抬眼看着他,“你要干什么?”

看着苏轻语这样防着他的眼神,薄景宸心口不禁有些闷,“你觉得我会对你干什么?”说着薄景宸就将手收回,往后退了一步,给苏轻语让出了空间,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冷漠起来,面无表情,好像苏轻语欠了他几十上千万一样,冷声问道,“避孕药吃了吗?”

一句话问出口,两个人的心口皆是一颤,说不出的难受,但是没有一个人表现出来。

最难开口的就是,那句爱你的话。爱透了,还要嘴硬。

苏轻语听到这话,只觉得心脏被他用力的扯了出来,然后捏碎碾碎的就又放了回去,她直起身子,脸上的表情缓缓收回,眼神坚毅冷漠,“吃了,你的孩子,我不想怀!”

薄景宸将手放在口袋里,紧紧的捏成了拳头,不禁又想到了昨晚,她红着眼眶问自己,你想要一个孩子吗?

薄景宸那时候差点就要回答,他想要、想要一个孩子。

但是这个想法仅仅一瞬,就被理智冷漠划过。

可是在听到苏轻语说出,你的孩子,我不想怀的时候,他顿时就有些心颤。

“恩,那自然最好!别想用孩子来威胁我!到时候我会让你得不偿失的!”薄景宸朝病房缓缓的迈着步子,“你走吧。回去陪陪奶奶!”说着就开门走进了病房。

苏轻语望着他被门阻隔的身影,眉头紧紧的一蹙,抬手就捂住心口的位置。

她刚才好像看到了他眼里的失望落寞,那样的眸光,顿时就刺痛了苏轻语的心。难道他是在意自己怀不怀孕吗?

别再为他找借口了,他怎么可能会在意,他只会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设计,都是她计算好的,就是为了利用他,为了他薄家的权势金钱,她苏轻语就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

从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是个那样的女人。

苏轻语用力的深呼吸一口,缓了缓心口的疼痛,将手放下,扭头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扇紧闭着的病房门,然后收回眸光,转身离开了。

薄景宸站在门后,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望着门外的苏轻语,她的一举一动都收进了他的眼眸内,她捂住心口的时候,薄景宸仿佛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抽痛了一下。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不知不觉间,苏轻语好像就可以轻易的牵动着他的情绪了。

还有刚才周奕冰的那番话,他字字都听进耳内,眉头不禁一蹙,看着苏轻语离开的身影,他才转身走向谈凡沁的病床,看着她一张精致的小脸惨白着,没有丝毫的血色。

“谈凡沁的宫外孕!她知道自己的孩子不能要了!便直接将锅推了轻语,陷害她!而你呢!脑子被狗吃了吧!这点小伎俩你看不出??”脑海中不禁又想起周奕冰的那番话。

眉头不禁紧蹙着,看着这个在自己面前一向温柔听话善解人意的人儿,是他被蒙蔽了双眼是吗?

——

周奕冰坐到了车内,还是一肚子的气的,“哎呀!我真的是好烦啊!!周泽成!你说你怎么有这么一个哥们啊?脑子是进水了吗?不!是进屎了吗?”

周泽成笑着直点头,每次看到她因为某些事气成这个样子,然后嘴毒的没药救的时候,他就觉得她特别的可爱,觉得这样的女孩子是真性情啊!

看着他叨叨的骂着薄景宸的时候,心里简直就是一万个佩服,谁敢这样怼薄景宸啊,估计薄景宸的爸妈都不会这样怼他,除了个薄旭祁在的时候会说些阴阳怪气的话,也不想周奕冰这样,字字句句都是实实在在的。

“你笑什么笑啊!那个时候你竟然几站在旁边看着我骂!要是薄景宸动手打我了!你是不是也只站在旁边看?”周奕冰没好气的问着。

周泽成顿时一脸惊讶的表情,“天呐,冰冰,你这可就冤枉我了!我看起来像这样的人吗??我在旁边是做好了时刻要和景宸动手的准备了好吧,他要是敢动你,看老子不废了他!”

周泽成说后面一句话的时候,气势明显有所减弱,但是周奕冰听到他这样说,心里还是好了一下,嘴角都不禁上扬到一个得意的弧度,然后将脑袋凑过去,对着他的脸颊就亲上一口,“哼!这还差不多!不过!就谈凡沁流产的那件事!你是不是也觉得是轻语干的?还有薄景宸他这样脚踏两只船你作为兄弟的就不管管??”

周泽成内心瞬间就紧张了起来,脑子立马就敲响了警钟,要好好的说话了。不然他就有的受了。

周奕冰看着他干笑的表情,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她知道他的脑子在飞速的运转着,“你回答那么慢干什么?我要听实话!赶快给我回答!!”

话音一落,周泽成就立马接话道,“我怎么可能会觉得是苏轻语做的,一看她那个样子就不像是做这种事的人嘛!对不对?景宸脚踏两只船啊?奕冰,如果你家轻语脚踏两只船你管吗?”

周奕冰的脸瞬间就黑了,“我问的是你!谁要你问我了!!轻语才不会做这种事情!我现在倒是想她给我找个能和薄景宸抗衡的男人!!妈的!我真是越想越气!”

周泽成见周奕冰自己将这个问题跳过,就不再去挑起,只是顺着她的话继续说着,“就是,真是生气!好了,冰冰,你别气了,你这来大姨妈可不能生气,容易产生毒素,对身体不好,要保持身心愉畅!”

周奕冰抬眼白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你这么害怕这个话题。说为什么?难道你跟薄景宸一样,也在外面给我藏着一个!还是说,其实你已经结婚了?没有告诉我?”越说周奕冰就越觉得是那么一回事,周泽成想要反驳,都说不过这个机关枪,“我靠!!你是不是孩子都两岁了!!我真是太天真了!!我怎么能相信你这个男人!你都三十岁了啊!!”

周泽成顿时就觉得头疼,一脚就踩上了刹车,周奕冰的身子朝前倾去,要不是扣好了安全带,搞不好整个人都要随着这个惯性撞到挡风玻璃上。

周奕冰一脸惊吓的扭过头看向周泽成,“你干什么呢??”

“我干什么?周奕冰你够了啊!你再这样给我瞎猜,我就要生气了!!我再跟你说一次!我没有结婚!没有孩子!在外面没有其它的女人!我的只有一个女人,她叫周奕冰!”周泽成语气有些凶,开始周奕冰还被他吓到了但是听到后面的话的时候。周奕冰的心花一点点的绽放,他一说完,周奕冰就咧嘴一笑,捧着周泽成的脸对准他的唇瓣就吻了上去。

才不管身后一排的长龙,喇叭都要按坏了!

周奕冰这一刻真的觉得自己都要幸福到天上去了,自己这个暴脾气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忍受她,甚至还喜欢她这个脾气的男人了。

周奕冰轻轻啃了一下周泽成的唇瓣就松开了他,只见她脸颊有些微红,甚至有些不好意思,“好了,好了,快开车,我感觉他们想要撞你了!”

周泽成看着她这个害羞的养你,唇瓣不禁微微上扬。一脚踩上油门,车子就飞驰了出去。

“对了,你说薄景宸会对苏轻语做什么吗?会对她动手吗?”周奕冰忽然想起了苏轻语,不禁有些担心的问着。

周泽成眉毛微微一挑,“这个……应该不会吧。”

“什么叫应该不会啊!不行我不放心我还是打个电话过去,我真是怕轻语这个傻丫头吃亏的很!”说着周奕冰就从口袋里拿出手里来。

周泽成看着她这个担心的样子嘴角不禁微微上扬,果然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刚才在医院的时候,还那么凶,这一下子就还是抵不过心中的担心。

这恐怕就是他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她的原因。

周奕冰打电话过去,没一会苏轻语就接通了,“喂,轻语你那边什么情况,薄景宸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苏轻语一个人漫步在大街上,看到周奕冰的电话的时候,心口不禁就一暖,她就知道周奕冰是放不下她的。

听着她语气中的着急,苏轻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有,两个人就是聊了两句,你跟周总在一起吧?”

“没事就好,不过你跟他有什么好聊的,我跟你说,我觉得薄景宸已经被谈凡沁那个小贱人下了毒了,而且中毒已深没得救了!所以,我知道你已经陷进去了,但是,能脱身就脱身。我怕以后你会陷得更深。”周奕冰有些不放心的说着。

苏轻语心里一阵的苦涩,“恩,你放心吧,我不会再陷进去了。好了,我在走路,就先不跟你聊了。”

说着两个人就挂断了电话。

周泽成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的说道,“奕冰~”

“嗯?怎么了?”

“咳,奕冰,就是我想替景宸说两句话啊~”

“你要替他说什么话?”

“就是,其实我觉得景宸已经喜欢上苏轻语了,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呵呵呵呵,周泽成,你就算要替你兄弟说话,也要说个符合实际的吧。喜欢一个人是这样喜欢的?”周奕冰听着,嗤之以鼻。

“你是不了解景宸,从他平时对苏轻语的态度,和一些小细节,就能感觉到了,昨天,他还将向佳琪绑架了,教训警告了一顿。”

“什么??他绑架了向佳琪??”周奕冰很是惊讶。

“恩,因为向佳琪在医院门口和苏轻语起了争执,当时你也在,所以……他就只是警告而已。如果这是不喜欢我都不知道什么才是喜欢了。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而且他这么骄傲的一个男人,也不会轻易承认。”

“我的天,我忽然觉得薄景宸好帅……不行不行,我不能这样子。他骄傲个屁啊,轻语是他的妻子,如果他也喜欢轻语的话,直接说了就好了,两个人不是就贼幸福了!”

“景宸轻易不会抛弃谈凡沁,先别说他们两个在一起六年,就说谈凡沁当初还救过他,谈凡沁在这件事情里,虽然手段很不光明,但是让她做出这些事的,都是因为景宸。你觉得作为一男人,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会抛弃她吗?”周泽成作为一个男人的角度说着这番话。

周奕冰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如果站在薄景宸的角度,确实……很难放手……而且,谈凡沁那个小贱人还演得一手好戏,楚楚可怜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难不能让他们三个人就这样牵扯下去?要是我可受不了!”

“静观其变,找机会在下手。你今天骂景宸的那些话,他会好好的回去想的。所以他才没有把你怎么样。”

周泽成其实不喜欢插手别人感情的事情,但是看得出周奕冰是不会放着她的轻语不管的,所以,他也只好在这段感情中插上一手了。

——

苏轻语从医院出来,没有打车,而是选择走到附近的公交站,然后再坐到附近的地铁站,这个时间点,容易堵车。

其实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坐在车上带着耳机听着歌,放松一下自己。

只觉得有些累,就闭了会眼睛,手机没一会就又响了起来,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因为来电话的是向佳琪,她打电话来肯定没有好事,她现在没有心情跟她争吵,就直接给挂断了。她现在只觉得向佳琪这个真的是越来越不可理喻了。甚至有些癫狂,她不知道日后,她因为薄景宸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刚一挂断,这没一会向佳琪就又打了过来,苏轻语这会犹豫了一下,她怀疑如果她今天不接她的电话,除非她关机,不然她就要打一天的电话了。

所以她最后还是选择了接通了。“喂……”

刚喂了一声,向佳琪就语气生气的说道,“苏轻语!我真的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把昨天的事情跟景宸说!!”

苏轻语听着先是一愣,昨天的事……她说的是她给自己避孕药的事情?

“我没有跟他说!”苏轻语压低声音冷声回答着。

“你没有说?呵呵呵,你没有说那么还会有谁去说这件事?你真是厉害了,我妈因为你和薄景宸的事,现在还躺在病床上!!而你呢!!丝毫没有一点点报恩和感恩的心,这样报复我!你的妹妹!!你说像你这样的人,如何让我开口叫你一声姐!”向佳琪将所有的锅都甩给了苏轻语。

苏轻语捏着手机的手不禁紧了几分,内心只觉得十分的搞笑,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这些是怎么做到将黑锅甩得如此顺手,而且一点都不觉得心虚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有这个闲工夫。不如多到你妈病床前尽孝!”苏轻语冷声说着。

“呵,你就继续装!就是你在景宸面前说了我给你避孕药的事情,不然他怎么可能会找人绑架我,还警告我?!!我真是没想到啊,你这个女人还挺能耐,给他睡了一万,他竟然就还未你打抱不平?”向佳琪冷嘲热讽!

苏轻语脑子却嗡的一下炸开了,“你说什么?薄景宸绑架了?还警告你?”

“苏轻语,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个样子,我真是发现你越来越恶心了!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我是不会罢休的!!”说着就一把将电话挂断。

刚才苏轻语后面那一句话,没有控制好音量,惹得公车上的人都投来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但是她此时没有心情去理会别人的目光。

她比较在意的是,薄景宸竟然会因为自己的事情,绑架了向佳琪,给她警告……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又警告了什么?苏轻语整颗心都开始乱了,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薄景宸对自己不经意表现出来的关心和柔情的时候……

女人一旦爱上,她就注定是这个感情的输家。

任何一点他对自己的好,都会被女人无限放大。忽冷忽热是女人们怎样都无法解脱的,非得等到忍无可忍,再也受不了的那一天,忽然顿悟,才能重新活过。

苏轻语下了公交有些不在状态的正往地铁站走去,忽然想到自己还没有跟苏兰雪他们说薄景宸对他们公司上市的意见。

连忙就去拿手机,只是一摸口袋,竟然没有摸到,眉头不禁微微一蹙。又翻了另外一个口袋,包包里面都翻了个遍,转头看过去,地上也没有手机……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在公车上被偷了!

苏轻语心里一阵懊恼,现在身旁又没有一个人。拦了两个人想要打个电话,但是被人都警惕的不肯给。

苏轻语瞬间就想到一个词,叫做祸不单行!

真是人倒霉起来,连喝水都塞牙缝!苏轻语真是有些心烦气躁的,无奈的一跺脚,想想自己的钱包没有丢也算是一件幸事,叹了一口气,直接去医院好了。

到医院,向佳琪不在。就姑父在。

苏兰雪的腰还是没怎么好,还是得躺在床上,起来一下就疼的厉害。

“小语来了,今天不要上班吗?”苏兰雪笑说着,一脸亲切。

苏轻语还是很不习惯苏兰雪对自己的这样亲切的样子,“恩,不用上班,姑妈感觉好些没有?”

“真是人老了,好的太慢了,还是不能动。就是麻烦你姑父了。”苏兰雪说着就看向姑父。

“这是什么话,你摔伤了,我不照顾你,谁照顾你啊?你就快点给我好起来。”苏兰雪这个人虽然不怎样,但是他们两个人的感情确实不错。

苏轻语笑着点头。“我今天过来,就是跟你们说一下薄景宸对姑父公司的意见。”

“什么意见?”

“就是他说,姑父的公司有不少该有的上市具备的要求没有做好,比如资金流动上的问题……他建议姑父先按照上市过审的标准来。”苏轻语轻声说着,因为很明显,苏兰雪和姑父的表情已经不一样了。

“这个薄景宸是故意的吗?我们要是都弄起了还要他帮什么忙啊??小语啊~你就帮我们求求他吧~好不好?让景宸帮姑父这个忙吧!”苏兰雪求着苏轻语。

苏轻语眉头一皱,只觉得十分的为难,“姑妈,如果那些问题不现在解决,公司的根基不稳,以后会有很多的麻烦的。”

“我知道!但是姑父的公司得先上市,上了市之后,那些问题,我们自然就会想着办法解决了。求求你了。小语,要不是姑妈的腰不好,起不来,我就给你跪下了!这次能不能上市,真的对我们家很重要,小语!”

看着苏兰雪一声声的求着自己,苏轻语紧抿着唇瓣,一时不知道自己该怎样说,深吸一口气,“我再去跟薄景宸说说,如果他实在不愿意的话,我也没有办法的。”

苏兰雪见她有所动容,便也不再逼着她,“好的,小语,我们家就靠你了。”

苏轻语没呆一会,就走了。

走出医院,苏轻语忽而就觉得有些饿,随便找了家餐馆就坐了下来,她对这些没有要求,看到餐馆里的一对对的情侣,苏轻语不禁苦涩的一笑,她并不觉得自己孤单寂寞,她甚至有些享受此时的无人打扰的感觉,刚要摸手机,就忽然想起手机丢了。

难怪一下子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上了菜,苏轻语一个人默默的低着头吃着饭,只见眼前忽然多了一碗菜。眉头不禁微微一皱,抬眼看向服务员,“这个不是我的。”

“额,这个是那边那位先生送给您的。”苏轻语顺着服务员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就见到一个穿着一身运动服的男生坐在那,朝她咧嘴一笑,特别的阳光,看起来年纪不怎么大。

苏轻语尴尬的回了他一个笑容,然后看向服务生,“不好意思,这份菜我不要,麻烦你给他送回去,谢谢。”说着,苏轻语就继续低着头。一副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继续吃着饭。

只见眼前忽然多了一个人影,苏轻语抬眼看去,就见那个男孩坐在了自己的对面。

眉头不禁微微一蹙,就见他手中端着菜,服务员也将碗筷给他带了过来,“嗨咯,小姐姐,你建议我坐在这里吗?”

苏轻语不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就继续吃着碗中饭菜。

那个男孩也不跟苏轻语客气,一看就是一个自来熟的人。

见苏轻语不说话,那个男孩也识趣的不说话,直到苏轻语站起来,准备要付款的时候他才连忙的站起身子来,抢先一步给苏轻语交了钱,“我们两个的一起数了!”

苏轻语扭头看向他,“不好意思,我并不认识你,所以我们还是各付各的。”

说着就也将钱给了服务员,但是被他手快给拦住了,然后一把就拉着苏轻语的手往外走,苏轻语十分的抗拒着,走到外面就将他的手给挣脱开来,“你要干什么?你要在这样我就要报警了!”

只见他扁扁嘴,“你不要这么凶嘛,我又不对你做些什么。我就是觉得你很好看,我们做个朋友吧?”

“不好意思。我已经结婚了。”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那个男孩愣了愣,随即就跟了上去,“哦,结婚就结婚呗,我又不打算对你干什么。我就是单纯的爱美之心而已!”

苏轻语的脚步忽然停下,扭头看向他,只见他又是刚才那个笑容,咧嘴一笑,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

“你应该还在读书吧?你还是先好好读书吧!”苏轻语尽量语气友好的说着。

只见他小跑着就跑到她的面前,“没有没有!实习生!南大读书!苏轻语,我跟你一届的!黎家若。”

苏轻语微微一愣,他既然能喊出自己的名字,那该真的是跟自己一届的,只是苏轻语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也不认识他。

“那个,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苏轻语尴尬的笑了笑。

只见他也挠了挠头,“你不认识我很正常啊,我认识你就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加个好友什么的吗?以前在学校看到你,总觉得你好高冷,而且身旁还方子荐,就不好意思。”

苏轻语有些为难,“不好意思,我的手机在公交上被偷了,所以……”

“被偷了?”黎家若疑惑的反问着。

苏轻语点了点头,“恩,那个饭钱还是给你吧,不然我总觉得欠人东西。”

说着苏轻语就从口袋里拿出钱准备给他。只见他忽而将自己的手机塞进了苏轻语的手里,然后笑着就往后跑,“想要还我,就下次请我吃饭!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记得接!”

苏轻语叫唤了两声“黎家若!”

他当作没有听到似得,跑到不远的前面,他的一辆很酷炫的黑色摩托,他开到苏轻语的旁边,“记得接我电话!密码是四个零!”

说完就开走了。

苏轻语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她点开屏幕,就愣住了,这个屏锁不就是她??

还是她在学校上课的时候,一个后侧颜。

别人也许看不出是她,但是苏轻语自己认得出来。抬眼看向黎家若离开的方向,早就没有了人影。

苏轻语顿时只觉得很无奈。她最后只是买了些东西就去薄家。

薄老太太看到苏轻语过来,就特别的开心,对她嘘寒问暖的。华丽容反正始终就没有给过苏轻语好脸色,但是奈何老太太喜欢她,华丽容也就只能光嫌弃。

到了晚上的时候,准备晚饭的时候,华丽容便从房间走出来,“轻语,你给景宸打个电话,让他回家吃饭。”

苏轻语一愣,摸到口袋里的手机,“妈,我的手机,今天在车上丢了。”

“丢了?那你没有去买一个手机?补张卡?”华丽容一脸的不可理解。

苏轻语紧抿了下嘴唇,底气有些不足,“恩,没有买手机。”

华丽容一脸嫌弃的看着她,“好吧好吧,座机常按三键。我去个厕所。”说着就白了一眼苏轻语转身走向厕所。

苏轻语叹了口气,走到座机前,按了三键,只听到电话里传来一个熟悉而又低沉的声音,“喂,奶奶?”

“不、不是的……我是苏轻语,妈要你回家吃饭……”苏轻语淡声说着。

只听到薄景宸的语气瞬间有些不善,“你还知道打电话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