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最不应该的是爱上我/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精致的小脸立马就皱在了一起,深吸一口气将头扭到一边,语气有些无奈,“可以,随便你。但是现在请薄先生放开我!”

薄景宸见苏轻语这个模样,眉宇一皱,眼眸顿时一沉,抓住她的手,力道也重了几分,只见她吃疼的秀美一皱,薄景宸也并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放开你?你的家人听到你这话恐怕又要怪你了吧。别忘了,你为什么嫁到薄家来的,来,讨好我看看。”薄景宸语气满是讥讽,苏轻语心口顿时就像是被刺穿了一道口子,生疼的厉害。

苏轻语听着他这满是嘲讽的话语,忽的扯唇一笑,抬起微红的眼眶与他对视着,“薄先生要是不提醒我都要忘记我为什么嫁到薄家来了。”

话音一落,苏轻语的身子忽而更加紧紧的贴着他,动作生涩,心里还是忍不住害怕的,身子瑟瑟发抖着,抬起一只脚架在他的腰上,抬起手就环住他的脖颈,一点脚,两脸之间的距离很近,近到一说话,就会触碰到对方的唇瓣。

当苏轻语的腿架在他的腰上的时候,他整个后背都挺了起来。深邃的眸子怔怔的打量着近在咫尺的美人儿。。

她在害怕,身子几不可察的颤抖着,还有那微微闪躲的眼神,轻颤的唇瓣。

薄景宸眸子危险的一眯,一把端起她另一只腿,夹在他的腰上,熊抱了起来往别墅走去,“是你引火自焚的!”

苏轻语微微一惊,想到别墅内还有管家和佣人,“薄景宸,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但是薄景宸并不理会她,带着她径直的往楼梯上走去。

管家看到这情况,微微的愣,但是随即几反应过来了,“少爷、太太……”然后就转身退回了自己的房间。

薄景宸请的管家是个女管家,虽然四十多岁了,但是气质依旧很好,头发扎得一丝不苟,平时也不苟言笑,看着就不像是很好相处的人,反正苏轻语也习惯了,跟薄景宸在一起的做事的人,基本上都是这样严肃不好说话的。

苏轻语脸色绯红,紧咬着唇瓣,抬眼看着薄景宸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只见他推开房门,苏轻语的心顿时一提,不禁紧张的问道,“你、你你要干什么?”

薄景宸垂眸看了她一眼,将她抱进浴室,“怎么?就开始害怕了?刚才你可不是这样的表现。”

苏轻语的眉头不禁一皱,薄景宸就松了手,还好环着他的脖颈,才稳住自己的身子。

一到关键时候,苏轻语就怂了。

薄景宸冷着眸子看着她害怕的模样,嘴角几不可察的微微上扬,转过身子,“洗干净点。”

说着就转身出了门。

苏轻语微微一愣,就看着薄景宸将浴室的门关上。

“嘭”的一声,苏轻语的身子也跟着一颤。

薄景宸刚将自己身上的西服外头脱下,挂在衣架上,就听到身后的门打开,只见苏轻语紧抿着唇瓣,紧皱着眉头,“我……我回我自己的房间。”

说着就从浴室走出,然后疾步的朝门口的方向离开。

薄景宸看着她那个落荒而逃的模样,也没有要阻拦的意思,只是冷哼一声,“你走出这个房门试试看,我猜你姑妈不愿意等到下次再上市吧。”

苏轻语都走到门口了,脚步顿时就停住了。扭着头看向他,“所以呢?”

“所以,你该像刚才在外面那样,性感的讨好我!”薄景宸坐在沙发上,将大长腿一架。

“薄景宸,我知道你并不想碰我!”苏轻语转过身子朝他说道,“你这样子无非就是羞辱我!”

薄景宸的眸子微微一眯,“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想碰你了?言语的羞辱,不如行动的羞辱!过来!”

他冷声命令着,苏轻语站在门口没有迈动半步,深吸一口气和他对峙着。捏着门把的手紧紧的

“你不过来也可以,以后你家的事就不必跟我说了,我绝对不会帮。出去吧。”薄景宸冷声说着,就将眸子移开。

苏轻语听着,眉头一皱,“薄景宸!你……”

“我?我什么我?要你求我的,是你的家人。而我从不欠你什么。出去!”薄景宸说着,脸色便一沉。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迈着步子一步步朝他走去。

薄景宸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眼前紧咬着牙齿同样没有任何表情的苏轻语。

“坐上来。”薄景宸拍拍自己的大腿。

苏轻语眉头一蹙,看着薄景宸,犹豫了一下,手就忽然一紧,身子就被一股力扯去。腰上一紧,被薄景宸紧紧的箍在了怀里。

“你现在是不是很气愤?”

苏轻语挣扎了两下,薄景宸手上的力道也重了几分,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扭头看向薄景宸,“不气愤,我为什么要气愤。”

“哦?不为我摔了你那个小情人的手机气愤了?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种小鲜肉了?你当初不是很喜欢祝浩南吗?”薄景宸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冷嘲热讽,像是在笑说她是一个水性杨花,朝三暮四的女人。

“我最后一次解释,黎家若我跟他只有今天的一面之缘!祝浩南跟我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很多次都只是偶然而已!”苏轻语没好气的解释着,当一个问题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误会,是真的很生气的。

薄景宸听着她的解释,冷笑一声,“你觉得我会信你吗?一次两次是偶然,三次四次还是偶然?还有在凉城的那次,也只是偶然?”

话音一落,苏轻语就觉得腰上一疼,薄景宸本来轻轻抚着的,忽而就一用力,像是在宣告这他内心的不满。

苏轻语有些痒疼的,躲着他的手,没好气的说,“信不信随你。”

说完,身子就忽然腾空,薄景宸轻而易举的就抱着自己腾空,被丢到床上,薄景宸的身子随即就压了下来。

苏轻语顿时一惊,心跳也不禁跟着加速起来。

“你要干什么?”苏轻语底气瞬间就不足,有些害怕的问着。

薄景宸看到她面露害怕的神色,脸更加贴近了她几分,“你是我妻子,你觉得我要干什么?”

“……”苏轻语瞬间就说不出话来了。

这个男人变脸比翻书还快,你永远都搞不懂,他下一秒会是什么样子。

薄景宸抬起指尖抵住她粉嫩的唇瓣,苏轻语因为紧张,胸脯而上下起伏,她不经意的一个小动作,轻吐了下舌头,触碰到他的指腹,身子就这样因为她轻易的有了感觉。

眉头不禁微微一蹙,他的自制力不该这么差,但是每次他越想要在她面前克制自己就越克制不住,尤其是在尝过她的美味之后……

薄景宸好像更加的难以克制自己了。

“薄、薄景宸……”苏轻语刚唤道他的名字,他就俯下身子堵住了她的嘴。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听……因为他知道,苏轻语说出来的话,肯定是会破会此时的气氛的。他这一刻,只想好好的温柔对她。

薄景宸真的吻的很温柔,像那次在办公室里,苏轻语差点不顾一切将自己交付给他的那时候的温柔。

“什么都别说……”薄景宸微微松开她的唇瓣,声音低沉而充满了磁性,听得苏轻语心里一颤,堵在喉咙里的话,全都咽了回去。

薄景宸温柔的吻着她的唇瓣,锁骨……动作娴熟的解开她衬衫的扣子……

身体每个地方薄景宸都没有放过,苏轻语的意思也渐渐的迷离……情不自禁的就抬手环住他的脖颈,娇软的唤着,“景宸……”

室内,暧昧旖旎,春光无限。

一场云雨之后。苏轻语整个人散了架一般,躺在床上,眯着眸子,呼吸均匀。

身子忽然腾空,才将她惊醒过来~

她猛的睁开眼睛,就看到薄景宸赤裸着精壮的身子抱着自己往浴室走去。

苏轻语只见浴缸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好了水。

薄景宸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到浴缸里,随后他也坐了进来,从身后抱住了苏轻语,顿时睡意倦意全醒了。

后背顿时一麻,扭过头看向薄景宸,只见他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看什么?”

一句话,就吓得苏轻语将头扭了回去,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苏轻语轻咳了一声。“那个我自己会洗……”

话音一落,薄景宸就拿过洗浴球擦拭着她的身子……苏轻语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他的动作轻柔,水温也适合,不禁又有些困了……只感觉后背一凉,薄景宸站起了身子,扯过一旁的浴巾围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看向苏轻语,“站的起来吗?”

苏轻语睁着迷蒙的眼睛,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撑着浴缸两侧,就要站起身子……只是脚忽然一滑,尖叫一声,身子就往后倒去。

薄景宸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她的腰身,眉头紧紧一皱。“苏轻语,以后少吃些豆腐!”

说完,身子就被薄景宸用浴巾抱住,身子忽然腾空,被薄景宸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薄景宸将苏轻语放在床上,用浴巾细心的擦着她身上的水渍,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像是在沉思些什么事情。

擦干净之后,薄景宸就站起身子走向了衣柜,直接拿起一件深棕色的西服,就开始换上。

苏轻语看着他换着西服,忍不住的问道,“你……还有出去。”

薄景宸冷声“嗯”着,好像刚才那样柔情蜜意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换好衣服,看着床上用被子遮挡着身子的苏轻语,眉头不禁微微一皱,“今晚表现不错,你姑父公司的事情,我会出面!”

说着脸上的表情就忽而冷漠,转过身子,就开门离开。

苏轻语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她抬手捂住心口的位置,用力的呼吸着……怎么这一刀就给的这么的猝不及防……

她宁愿……宁愿薄景宸直接狠狠地给她刺伤一刀,十刀,百刀千刀万刀!也不要像此刻……给尽温柔甜蜜,让你陷入其中,无法自拔,防备最薄弱,心里满是他的时候,狠狠的。毫不犹豫的用一把沾满毒药的刀刺了过来。

快准狠,一击即中!

苏轻语眼眶顿时就泛红了,表情是一脸的不敢置信,此时的难过,就如那晚……他嘴里唤着沁儿的那晚……

难过的想要将这颗心给掏出来,扔在薄景宸的脸上。

这颗心可不可以不要?真的……好痛。

薄景宸,你当我是什么了?一个工具?一个交易的肉体?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身子就忍不住的瑟瑟发抖着,她觉得冷,很冷,好像赤裸的身子被丢到了满是白雪的地域,找不到出路,只能慢慢的等死。

苏轻语从床下下来,走到衣柜,拿过睡衣套上,穿上外套就走到楼下,拿过一瓶洋酒就走回房间,到阳台上,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她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了借酒消愁,好像渐渐的,自己的酒量也好了起来,苏轻语望着外面一盏盏亮起的路灯,脸上的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滑落。

恩,喝了酒,身子就不冷了,一点都不冷了,只是有些头晕,也止不住这眼泪。控制不住自己崩溃难过的情绪。

苏轻语只觉得头越来越昏沉,身子也重的不想动,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

薄景宸昨晚没有去医院,而是直接开车去了公司,什么时候,他薄景宸连一个可以去的地方都没有。

第二天,薄景宸醒过来,直接就从休息室走了出来,正在整理桌面的李赫微微一愣,整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薄、薄总……早。”

薄景宸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结巴了,就主动把辞职信递上来。”

李赫顿时一惊,站直身子,再一次的喊道,“薄总早。”

“恩,苏轻语来了吗?”薄景宸冷声问着。

“苏秘书通常这个时候还没有来,大概要过十分钟之后。”李赫汇报着。

苏轻语在之前的公司,都会早早的就到公司的。

但是自从跟薄景宸结婚之后,不是迟到,就是踩点的。

薄景宸浅浅的“嗯”了声,“你现在买些清淡的粥去医院,等她吃完,然后办理出院手续。”

“是的,薄总。”说着李赫就迈着步子离开办公室。

过来半个小时,公司已经正常上班了,薄景宸打着苏轻语办公室的电话,半天都没有个人接。

眉头不禁微微一蹙,办公室的房门忽然就被推开,只见周奕冰气势汹汹的就走了进来。

看到她,薄景宸的脸色更加沉了,“周小姐,连进来要敲门这种礼节都不知道吗?还有!没有预定,就给我出去!你以为我是想见就能见的!”

周奕冰冷笑一声,站在他的面前,“不好意思!礼节这种东西我不想给你!至于预定!!老娘偏偏不!你昨晚对轻语做什么事了!!”

听到轻语两个字,薄景宸的脸色更加的阴沉,“怎么周小姐现在连我跟我妻子的房事也这么感兴趣?”

周奕冰怎么也没有想到薄景宸竟然会这么说,先是愣了下,但是随即就反应了过来,“薄景宸!是不是我昨天说的不够清楚!还要我今天在说一次吗!你既然有谈凡沁了能不能不要恶心我家轻语!!昨晚凌晨三四点的时候,轻语哭着给我打电话,嘴里一声声喊的都是你的名字!!说你只爱谈凡沁!什么都是她的错!她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薄景宸!你摸摸你的良心!!轻语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你这样对待!!”

薄景宸听着眉头不禁一蹙,连忙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直接忽视了周奕冰,就推门走向秘书办公室。

只见里面没有一人,苏轻语不在。

拿起电话就给管家打着电话,“喂,太太在家吗?”

“今早没有下来吃早饭,敲了房间的门也没有反应。”

薄景宸的心口顿时一阵难受,“马上去我房间看看。”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转身迈着步子就往电梯走去,周奕冰微微一愣,也连忙跟上,紧张的问道,“怎么了?轻语出事了?”

薄景宸现在哪里有心情理她,紧抿着唇瓣就走进电梯里。

周奕冰这个急性子哪里忍得了,“薄景宸!你倒是说话啊!”

话音一落,电梯门就打开。周泽成正好就站在门口,一脸懵逼的看着电梯里神色紧张的两个人,“你们这是什么情况?”

薄景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就按了关门键,周泽成一愣,连忙就跳了进来,“景宸,你干什么啊?一大早就跟吃了炸药似得!”

电梯到了地下车库,薄景宸只丢给了周泽成一句话,“管好你女朋友!不然她这辈子都别想踏进盛宇半步!”

说着就坐上车子一脚踩上油门开了出去。

周奕冰气得直跺脚,周泽成紧紧的抱住她,“我的姑奶奶,我这上厕所的一会儿工夫,你怎么又去找景宸的麻烦了?”

“你的车呢!赶快跟上!”周奕冰反应过来就到处找着周泽成的车。

“诶诶诶,你先跟我说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周泽成一把拉住周奕冰。

周奕冰眉头不禁紧紧的一皱,抬眼瞪了他一眼,“我昨晚跟你说的你都忘记了吗?”

周泽成顿时一愣,“昨晚?昨晚?昨晚跟我说什么了?”

苏轻语打完电话之后,周奕冰就将周泽成给推了起来,然后跟他说,担心苏轻语,谁知道周泽成一把将周奕冰揽在怀里,吻着她的唇瓣,“不用担心,景宸不会对她怎样的,景宸肯定还在医院,乖,我们睡觉……”

然后周奕冰许是太累了,就真的睡了过去了。

看到薄景宸那么紧张,她真是要气死了。

只听到一声车笛声,两个人转身看去。只见一脸红色的捷豹停在了他们的身旁,车窗打开,是李倩茜。

“嘿,小李子刚拿完奖杯回来啊?”周泽成笑说着。

周奕冰脸色却微微一变,她知道李倩茜喜欢周泽成,也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挺不错的。只是自从跟自己在一起之后,周泽成就基本上不联系李倩茜了。

李倩茜翻了个白眼,“对啊,我不但拿了奖杯回来,还瘦了一圈呢!你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

“没干什么,刚送完景宸离开。”

“哦,我刚才还碰到他,他看起来很急,理都没有理我就直接开了过去。”

“恩啊,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确定你要这样子跟我们说话吗?”周泽成忽而就没好气的说着。

李倩茜立马笑出了声。“对啊,我就想这样跟你说话,怎么滴了,有种把我拉出来啊!不过,奕冰是也到盛宇工作了吗?你的小秘书?”

周泽成满脸笑意的看向周奕冰,才发现她安静的有些可怕,只见她脸上的表情也不太好,“冰冰,你怎么了?”

周奕冰见他终于想起了自己,不禁翻上了一个白眼,“没怎么!我还有事!你们两个先聊着!”

说着就往外走去,周泽成微微一愣,连忙就追了上去。

李倩茜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没有从车上下来,握着方向盘的手也紧紧的。本来以为自己不会有任何的感觉。没想到到真的碰上的时候,心里还是难受的厉害。

“冰冰,你怎么了?怎么这情绪说变就变呢?”周泽成一把抱住周奕冰。

“对啊,我的情绪说变就变,不好哄,你快去找那些好哄的女人!”周奕冰阴阳怪气的说着。

顿时周泽成就知道她怎么了,嘴角满挂着笑意,周奕冰看着他这笑,心里就是一烦,想要挣脱开他的手,但是周泽成箍得紧紧的,哪里挣脱的开。

“吃醋了?我还以为你这个女英雄没有醋坛子的呢!”周泽成说着就俯下脑袋,对准周奕冰的脸颊就亲上去。

周奕冰嫌弃的瞪了他一眼,“谁吃醋了!你的醋有什么好吃的!啊!谁让你轻我的!放开我!!周泽成!”

李倩茜坐在车内,透过车旁的后视镜看的一清二楚的。心口顿时就隐隐作痛着,一脚踩上倒车,退到他们两个的身旁。

顿时周奕冰就安静了下来,只见李倩茜笑着看着他们两个,“既然景宸不在,我就先走了。奕冰我们下次再见。”说着就将车窗摇上,本来挂着笑意的脸上立马就冷漠一起来,一脚踩上油门离开了。

周奕冰听到最后一句话就郁闷了,扭头看着周泽成,指着她离开的方向,“不对,她这是干什么?下次再见??我为什么要跟她下次再见啊?”

周泽成看着她这个吃醋的小模样,都乐死了,“对对对,我们才不要跟她下次见面呢!你今天过来的工作完成了吗?”

周奕冰本来心里还气着的,忽然听到这话,顿时反应过来,“啊!!对对对!我差点忘记了!几点了?我十二点钟之前要回公司的啊!”

说着就赶忙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

薄景宸开了十多分钟的车,就接到了管家的电话,“喂,少爷,在您的房间看到苏小姐躺在阳台上,有一个空的酒瓶子,全身滚烫,刚才测了下体温,四十度,发高烧。”

薄景宸的眉头顿时一皱,这个女人是疯了吗?他知道自己家里珍藏的都是些什么酒,度数不低,而且分量也不少。她竟然喝了一整瓶!还在阳台上睡了一晚上!不要命了吗?

“赶快联系家庭医生过来!”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脚上的油门也加重了几分。

快要到家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是谈凡沁的,眉头微微一蹙,没有接,直接按了挂断。

薄景宸到别墅的时候,家庭医生还没有来,他连忙上楼,走到床边,就见苏轻语整张小脸通红,身子也热的厉害。看着阳台上那空瓶子,眸子都沉了,拿起手机就给家庭医生打了电话过去。

“你到哪里了!”薄景宸着急严肃的问着。

“大概还有十分钟。病人高烧,准备冰块用布包着敷额头。”家庭医生严谨的说着。

薄景宸挂断了电话。就吩咐了管家去准备。

家庭医生赶到的时候,看着床上的人儿愣了愣,然后看向薄景宸,“这个不是你婚礼上的新娘?”

要是其它人问这个问题肯定很奇怪,毕竟在他家出现的不是婚礼上的新娘,那能是谁?

薄景宸冷眼瞪了他一眼,“谁让你过来废话的,赶快的看看。”

家庭医生给苏轻语测了体温,翻了眼皮子,打开了她的口腔,眉头不禁微微一皱,“喝了多少酒?”

薄景宸冷眼看了阳台上的酒瓶子,他也扭头看去,眉毛不禁一挑,“看不出来她是个酒鬼。”

“陈真!你今天的话很多!”薄景宸冷声说着。

陈真忽而一笑,“让人架起吊水架子,我等会给她开副醒酒的药,让人去买,我这里只准备了退烧的药……”

话还没说完,薄景宸就冷声道,“中药还是西药?”

陈真听到这话没有反应过来,“是中成药,副作用毕竟小。”

“全部换成中药!怎么苦怎么来!”薄景宸冷眼看着床上还昏睡着的苏轻语,不给她点教训,是不行的,得让这个女人,长点记性!

陈真点点头,然后就看到管家拿着纸笔过来了,洋洋洒洒的写下药单子,就交给了管家。让他们去抓药。

“景宸,我还第一次看你这么紧张。”陈真便收拾着东西,边说着。

薄景宸抬眼看过去,“你是过来治病的,还是过来八卦的!我建议你还是少跟周泽成在一起,以前的你比较可爱!”

陈真顿时就想笑,直点头,“好好好,我是过来治病的,现在药方我也开好了,可以走了吗?”

“慢走!不送!”薄景宸冷声吐出这几个字。

陈真拿着他的医药箱,直点头,“好好好,我慢走,记得给她准备好醒酒汤。还有提醒她下次喝酒的时候先喝一瓶酸奶。”

薄景宸抬眼就瞪着他。他立马闭上嘴巴,笑着就离开了。

走出别墅,坐上车子,就忍不住的给周泽成打着电话。

“喂,小真真,你是不是刚才景宸那里出来呀!”周泽成一脸嘚瑟的说着。

“哦呦,你也知道了?”

“对啊,说说看,你又什么发现?”

“我感觉景宸这次是陷进去了,还从来没有看他这样在意过谁,就连上次,谈凡沁切菜手出了那么多的血,我都没看他这样紧张过。”

“哦,对了,那边什么情况?”周泽成看着紧皱着眉头的周奕冰。问着。

“就是喝多了,然后受凉发高烧。整整喝了一瓶的波士顿。这么个小姑娘。”

“这是真厉害了,估计得睡上一整天了。好了我这里还有事,就先挂断了。”说着两个人就挂断了电话。

周泽成挂断电话,就看到周奕冰一脸着急的样子,顿时他就想要卖个关子,轻咳一声,“宝贝儿,我渴了。”

“说完再去喝水!”周奕冰完全就不接招,没好气的说着,“你是皮痒痒了?”

周泽成立马一扁嘴,“不痒不痒,一个医生朋友去看过了,你的小苏苏呢,喝了一整瓶波士顿正醉着呢。然后受凉了发高烧。”

“我靠!竟然用这好酒买醉!!”周奕冰没忍住就爆了一句粗口。

周泽成立马就笑翻了身,“你喜欢,我给你准备一箱子,让你也买醉。”

说完,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是薄景宸的,接通,“喂?薄总,有什么吩咐啊?”

“今天的会议你去开了,还有HR项目的方案书发我邮箱里来。竞标的方案你在公司好好的把关,我会让李赫过去帮你。”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周泽成简直没话说的看向周奕冰,“宝贝儿,你等会自己去公司吧,我有的忙了!”

薄景宸放下手机,扭头沉着眸子看着床上依旧没有半点要醒过来的人儿,昨晚离开之前的话……伤到她了,他记得那个时候,她震惊难过的表情。

他坐在床边,抬手抚向她的滑嫩的脸颊,“苏轻语,你最不应该的,就是爱上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