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给你糖吃/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两三点了,她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疼到炸了,整张小脸紧紧的皱在一起,抬手就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只听到耳边哒哒哒敲键盘的声音,苏轻语眉头紧紧一皱,抬眼看着这是薄景宸的房间,半撑起身子,头晕沉沉的,就看到薄景宸坐在电脑面前认真工作着。

看到他的那一瞬间,苏轻语还愣住了。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第一反应是不是自己出现幻觉了,第二反应,现在是什么时候,她这一睡睡的天昏地暗,感觉自己都睡的傻了。

她闭上眼睛,再睁开,发现薄景宸确确实实,真真实实的在那工作。

头晕的受不了,苏轻语又躺在了床上……

她就记得昨晚很难过,然后喝了很多的久……然后很困很困……就睡了。

薄景宸听到点床上发出的声音,停下手上的工作,将视线转移到床上去。就见苏轻语抬起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脸难受的样子。

终于醒了……

她要是不醒,薄景宸工作都不安心,隔半个小时就要去看一下她的情况,烧退了没有,隔两个小时给陈真打个电话,问为什么还没有醒,额头还是很热……

陈真接到他第三个电话的时候,简直都要烦炸了,“我说景宸,你要是这么不放心把她送到医院去,让护士时时刻刻帮你守着她,不是更好。”

话音一落,薄景宸眸子寒了寒,“今天工资扣了!”说着就挂断了电话,留的陈真一人在那里抓狂。

薄景宸那个时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有些过于在意她了……他从来都没有如此的担心过一个人,只是在他看到苏轻语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心里就有些慌乱。

她好像是轻易的能带动影响着他的情绪,即便很多时候,他已经感觉自己控制的很好了。

薄景宸从常按一键拨打着管家的电话,“送醒酒汤上来,让厨娘准备饭菜。”说着就从位置上站起身子,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看起来甚至有些严肃,让人有些害怕。

苏轻语听到薄景宸的声音,都不禁一愣,但是奈何脑袋太晕,好像是装了一个假脑子一样,难受的厉害,一直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昨晚那酒是假酒吧,怎么后劲这么大?

薄景宸坐在床边,冷着眸子看着她难受的样子,“头很晕?”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沉沉的“嗯”了声,这一声嗯把苏轻语自己吓着了,怎么可以这么粗?像个汉子一样,所以她是感冒了??

难怪头这么晕的厉害。可是难道她不应该是在医院打吊针什么的吗?

“昨晚的酒好喝么?”薄景宸继续冷漠的问着。

苏轻语听到这话,就知道他是在嘲讽自己,紧抿了下唇瓣,小声的“哼”了声。

“不要哼哼歪歪了,声音难听,不可爱!”薄景宸给了一个忠实的评价,苏轻语只想撞死,她既然是病人,难道不应该安慰她吗?

“我睡了多久了?”苏轻语的声音真的是难听到爆了,比汉子的声音还要难听,苏轻语说了一句,就不想说第二句话了,心态真的是要爆炸了。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脑子被换了,怎么连着嗓子都被抢走了?

苏轻语一说完,整个人都崩溃了,薄景宸看着她那个意外,郁闷的样子,不禁有些想要笑。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三天。”薄景宸冷声说着。

苏轻语忍着头疼半撑着身子,忍不住的喊了声,“什么?”

一喊完,苏轻语就紧抿着唇瓣,坚决不说话!!先不说说话十分的难听。想要喊出声音都十分的吃亏。

“我怎么睡了这么久。”苏轻语没有说出声音,就像是说悄悄话时的那种气声。

“这个难道不应该问你自己么?你不要命了将一整瓶波士顿喝了,酒精中毒。还在阳台上躺了一整晚,高烧不退。”薄景宸一本正经的说着假话。

苏轻语微微一愣,她竟然酒精中毒了。

眉头微微一皱还想要说话,就被薄景宸打断了,“说不出话来,就不要说话,我懒得听。”

说着苏轻语就闭上了嘴巴,没有再说话。

薄景宸看到她竟然真的相信了的表情,不禁觉得很好玩,从床上站起身子,转过身子,嘴角就不经意的上扬到一个好看的弧度,只是苏轻语没有看到。

管家将醒酒汤送了上来,薄景宸扶着苏轻语坐靠了起来,端起热汤,舀了一勺汤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用唇瓣试了试温度,不热了才递到她的嘴边。

苏轻语看着薄景宸这样柔情温柔的模样,愣住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对自己有如此温柔的一面,她愣愣的喝下那勺汤,喉咙热热的,感觉很舒服,不像刚才那样干涩难受,说句话,都感觉扯着喉咙。

苏轻语咳了咳,然后看向薄景宸,只见他又递过来一勺汤在自己的嘴边,她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哑着喉咙说着,“我自己来就好……”

薄景宸冷冷的抬眼看了她一眼,眸子一眯,没有说话,但是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了。

苏轻语见他没有要让她自己喝的意思,就还是乖乖的让他喂着。

一碗汤喝完,苏轻语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也暖和了许多,只是头还是始终晕的厉害,管家就已经送了清淡的饭菜上来了。

苏轻语胃口十分的不好,眉头微微一皱,她能喝得下汤,但是看着这些饭菜真是一点点的胃口都没有啊。

“我不饿……可不可以不吃?”苏轻语说起话来,还是很难听。

薄景宸眸子一寒,“不可以,你睡了三天,胃里没有一点东西。必须吃了。”

苏轻语眉头顿时一皱,她怎么就能睡上三天呢。她现在想着这个都有些不可思议,“我……”

“说不出话,就不要说话!难听!”薄景宸直接打断她的话,然后舀着一勺饭递到了苏轻语的嘴边。

这完全是把她当孩子养啊,这三天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感觉薄景宸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得的呢。

苏轻语看着薄景宸那没有任何表情的样子,就知道这个没有商量,忍着胃里的不舒服,张嘴吃着饭菜。

连续吃了几口,苏轻语就真的吃不下了,整张小脸紧紧的皱在一起,难受的厉害。她没有说话,就是一个劲的摇着头。

眼神里满是委屈,告诉着他,真的吃不下了,一点点都吃不下,一点点点都塞不下去了。

薄景宸见她这个撒娇的模样,顿时心中一软,将碗筷放下,看向还站在门口的管家,“李姨,把这些端下去,让厨房煮些粥。把熬好的药给端上来。”

薄景宸冷声吩咐着。

李姨就走上前来,将餐具收拾了下去,苏轻语看着薄景宸这个照顾自己的模样,只觉得十分的不习惯,好像他中了什么邪了一样。

眉头微微一皱,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的想要问着,“你怎么了?”

薄景宸看着她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抬起手就弹着额头,苏轻语惊呼一声……那声音难听的很……

多难听,只有苏轻语和薄景宸知道,反正惊呼完,苏轻语就后悔的紧闭着嘴巴,一脸委屈和愤恨的瞪着薄景宸。

“头不晕了?发烧好了?又有精力想东想西了?”薄景宸冷声说着。

苏轻语扁着个嘴巴,气呼呼的,鼓着一个腮帮子,十足的小可爱。

薄景宸看着她这个样子,心底好像也被萌化了,站起身子,坐在她的身后,然后将她一把揽入自己的怀里,苏轻语一惊,想要挣扎挣脱出他的怀里。

但是额头上忽然一热。薄景宸竟然……给她按摩着太阳穴。

苏轻语顿时就像是被人给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的任薄景宸给自己按摩着,还有些舒服。

“还晕吗?”薄景宸沉声问着。

苏轻语傻愣愣的摇着头。

这么一瞬间,苏轻语再想自己肯定是在做梦,这一切其实都是梦境,都不是真的,薄景宸的反应有些过于反常……但是刚才那一响指,是真的很痛啊!现在哪个地方都还隐隐作痛着。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不敢做声,管它是真的还是梦境……她忽然那一瞬间不想敲碎这个美好的时刻。

管家敲了敲门,薄景宸看了一眼,就松开了苏轻语,“进来。”

苏轻语低头看着薄景宸手中那黑乎乎还十分难闻的中药,顿时眼睛都直了,眉头紧紧的一皱,脸上写满了拒绝,不愿意。

薄景宸药了一勺药,这次他没有用唇瓣去试温度,吹了两下就递到了苏轻语的嘴边,只见她往后躲着,直摇着脑袋,“你……你先尝一下看看烫不烫。”

听到她这话,薄景宸眉毛一挑,“你是怕烫还是怕苦?”

心中所想。一下子就被薄景宸给道破,但还是嘴硬的说着,“怕烫……”

薄景宸冷哼一声,就将那勺药收回了手,他不禁试温了,还将勺里的药全喝下去了。

苏轻语看着的时候都愣住了,一脸的不敢相信,她光闻着那个味道就觉得很苦,不是一般的苦!

他竟然喝了,而且脸上还没有任何一点点的反应,感觉就是平常喝水一样,只见他又舀起了一勺,这次他吹了两下,还用唇瓣试了下温度,然后又一次递到她唇边,“不烫也不苦。”

苏轻语嘴巴一扁,半信半疑的看着薄景宸,“真的吗?”

“你看我觉得苦吗?”薄景宸继续冷声说着,然后直接威胁道,“再不喝我就灌了!”

苏轻语听着微微一愣,连忙就低下头喝了一口,咽下去一点点,她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了,整张脸都快皱巴巴的,一副要哭的表情,想要将嘴里剩余的药给吐了,但是薄景宸眼神一瞪,她生生的给咽了下去。

全部咽下去的时候,苏轻语只想重新活过,这副中药怎么可以这么苦???

“你骗我!!好苦!!”苏轻语整个人都不好了,声音再难听也要控诉薄景宸。

只见他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情绪,一直那个面无表情的模样,神色淡漠的看了一眼苏轻语,“我觉得不苦。”

说着又是一勺,这次苏轻语不愿意喝了。将头偏到一边,扁着个嘴巴。紧抿着唇瓣,俨然一副,你杀了我也不喝的表情。

薄景宸眉毛一挑,冷哼一声,“不喝病就不会好。”

“会好的,给我一天时间。”苏轻语哑着嗓子争辩着,那药她不会喝的。

“你一口闷了,给你糖吃。”薄景宸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一颗太妃奶糖。苏轻语都愣住了,堂堂的薄大总裁,口袋里竟然会放糖??

这糖是薄景宸让管家去买中药的时候,顺带买回来的。

苏轻语看着薄景宸这个样子觉得简直诡异的很。抬起手就将有些凉的小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只是刚刚放上去,就被薄景宸一巴掌给打开了,没有丝毫的温柔可言,立马手背就红了,这些苏轻语确定,他还是那个薄景宸。

“不喝不可以吗?”

“不可以!”

苏轻语看着他那个眼神,就是你再不喝,我就要灌了的表情。苏轻语一副被逼良为娼的模样,心不甘情不愿的接过那碗,看着能让她一命呜呼的中药,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都不好了,最后看了一眼薄景宸,只见他的表情没有丝毫可以商量的余地。

没有办法,只能干了这碗中药了。

苏轻语捏着鼻子,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一口将碗中的中药给喝了……

苦不堪言这个词估计就是这么来的吧。

苏轻语喝下去之后简直说不出话来了。

刚要睁开眼睛,嘴巴就忽而被堵住,唔了一声,口齿之间就一阵奶油的香甜……

唇瓣微微一疼,薄景宸就松开了她。

苏轻语睁开眸子,口中的苦味很快就被那太妃奶糖给遮盖,整个人才少稍微好些。

但是立马她就想到了什么。“我、我感冒了……你还亲我,会传染的!”

薄景宸看着她一脸担心的模样,扯唇一笑,直接忽略她这句话,冷声问道,“下次还大晚上喝酒,躺在阳台上睡觉吗?”

听到他这话,苏轻语吓得直摇头,没有说话,但是眼里全是后怕。

先不说这头晕眼涨,喉咙疼,就那中药。感觉可以要了她半条小命。

薄景宸拿过她手中的碗,从床上站起身子,然后将手中的碗交给管家。扭过头看向苏轻语。

“喝了药就睡会。”薄景宸说着就走到办公桌前,坐下,准备继续工作。

继续睡?苏轻语眉头微微一皱,还是有些虚弱的说着,“我都睡三天了……”难道不是带她到处走走吗?

薄景宸听着她委屈的说着这话,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头不晕了?”

听到这话,苏轻语最后选择默默的躺会床上,虽然这刚醒,但是头还是昏沉。没一会,就又睡了过去。

在醒来的时候,是薄景宸坐在床上,抬手抚在她的额头上,轻声说着,“嗯,烧退的很快。”

紧接着就听到他打电话的声音,“李姨,再去熬一碗中药。”

苏轻语明明还在睡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薄景宸说着这话的时候,立马就惊醒了。睁开眸子的时候,只感觉十分的疲惫,特别的疲惫。

“我……感觉好多了。可以不喝药了。”苏轻语有气无力的说着。

薄景宸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我没看你好很多。”

这次管家端上来的是粥,苏轻语可能是烧的差不多了,吃东西也有胃口多了,连喝了两碗粥。

苏轻语吃完了两碗粥,就看向薄景宸,眨巴了两下眼睛,“你看我,都喝能吃这么多了,我的感冒真的好了。不用喝药了。”

薄景宸听着冷哼一声,“必须喝,长记性!”

过了半个小时,薄景宸吃了饭上来的时候,手里还端着一碗药,苏轻语直接选择躺在床上装睡,薄景宸看着她这个模样,好笑的捏捏她的脸,只见她眉头一皱,拍开他的手,然后翻了个身子,背对着他。

薄景宸将手中的药放在床头柜上,伸手进被子。温热宽大的手,抚着她的大腿,轻轻的网上游走,苏轻语顿时一惊,蹭的一下就从床上弹了起来,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你、你要干什么!我还只是个病人!”

薄景宸冷哼一声,把药端在她的面前,“喝了。”

苏轻语知道肯定还是没有商量的余地的,只能默默的端过他手中的重要,再一次的捏鼻子,一口闷。又了第一次的心理准备,苏轻语这第二次喝的果断多了。

一喝完,苏轻语还是整张小脸都皱着了一起,“糖糖糖!”

吃了糖,苏轻语才缓了过来,为什么别人感冒的时候,有人安慰有人心疼,而她……却要遭受这样的折磨。

苏轻语的手机忽而响起来,拿起一看,是周奕冰打过来的,按了接通,“喂,奕冰……”

“我靠……你谁啊!!是不是抢我家轻语手机的混蛋!”

苏轻语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了,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奕冰,是我……”

“额,你的嗓子……怎么跟个男人似得?”

“感冒了,发烧了,躺了三天然后就这样子了……”苏轻语因为喉咙说话时在太难受了,那说话的声音简直比鸭公嗓子还要难听。

“三天?你躺了三天?你到底是谁,是我的轻语吗?你怎么就躺了三天了?啊?”周奕冰听的一脸的懵逼。

苏轻语也被她的反问给问傻了,傻愣了半天,粗着嗓子,“不是三天吗?”

“得得得!你别说话了,听你说话吃亏死我了。我现在跟泽成过来,薄景宸在那里吗?”

苏轻语抬眼看了一下薄景宸,沉声“嗯”了声,就听到周奕冰继续说着,“好的,我马上就到了。”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苏轻语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日期,愣了几秒钟,才猛的反应过来,抬眼看过去的时候,薄景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办公椅上了。

竟然骗她??她还相信了那么久??苏轻语简直要郁闷死了,但是奈何喉咙说话不方便。只能胸口闷着一股子的气。

但是想到周奕冰他们要过来,咳了一下嗓子,“等会奕冰和周总要过来。”

薄景宸听着浅浅的“嗯”了声,但是他扭头看着苏轻语真丝吊带的睡裙,性感迷人的锁骨,眉头轻轻一蹙,“把衣服给换了。”

听到这话,苏轻语先是一愣,“等会要去哪里?”

“不去!来客人了你就穿成这样?觉得合适吗?”薄景宸冷声说着。

苏轻语低头看着自己没有穿内衣,睡衣还是吊带的,确实不太合适。眉头不禁微微的一皱。就从床上起身,走到衣柜前。拿了身休闲的衣服,走到浴室换上。

苏轻语照着镜子,人真是生病不得,这一生病,就憔悴的厉害。

换好衣服走出去,就听到薄景宸轻咳了一声,苏轻语立马敏感的看向他,小声的问道,“你不会也感冒了吧?”

薄景宸听着抬眼瞪了她一眼,就听到楼下长按喇叭的声音。

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周泽成和周奕冰过来了。

薄景宸将手中最后一点弄完,就站起了身子,两个人走出房间。在楼梯口,就看到周奕冰和周泽成刚换好鞋,进来。

“原来还可以下床啊,还好还好,我听你电话的时候,以为你下不了床了呢。”周奕冰说着。

苏轻语脚刚踏下台阶,手臂就被稳稳的扶住,扭头一看薄景宸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好像扶着她的人,并不是她一样。

走下楼梯,周奕冰就上前来,眉头不禁微微一皱,“下次喝酒这种事情,你能不能叫上我?你一个人就干了一瓶波士顿啊,在下佩服佩服!对了,口感怎么样?”

苏轻语看和她这个模样,扁了扁嘴,“不怎么样……我这里还有,你可以试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