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始终是薄总的夫人/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的话音一落,苏轻语轻咬了下嘴唇,就这样被发现了?

腰上忽然一紧,只听到啪的一声,薄景宸将室内的灯给关了,苏轻语微微睁开眸子,一下子不能适应这房间的黑暗。

只觉得后背一热,薄景宸紧紧的抱着自己,他温热的鼻息轻喷在她的脖间,有些痒痒热热的。

苏轻语顿时就不敢乱动,就这样任由他拥住。

忽而响起向佳琪的事情,苏轻语顿时心口一闷,到底要不要问他?

犹豫了一会,就听到身后均匀的呼吸声还带着浅浅的鼾声,苏轻语微微一愣,他就这样睡过去了?

他刚才不是还让自己别装了吗?

苏轻语犹豫了一下,轻轻的转过身子,与薄景宸面对面,眼睛已经渐渐的适应了房间的昏暗了,这样近的距离完全可以看得清薄景宸的五官。

真是一个好看的男人,虽然都已经三十了,但是他就属于年纪越大越有气场越迷人的男人。

苏轻语动作轻柔的抬起手,轻轻的触碰着他薄凉的唇瓣然后是高挺的鼻子,睫毛也出奇的长,抬起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动作就猛然顿住了。

薄景宸忽而就睁开了眸子,那如墨一般漆黑的眸子,在这昏暗的房间里,尤其的明亮,瞬间就照亮了苏轻语的世界。

心顿时就一咯。下一秒就立马闭上了眸子。

“还打算继续装下去?”薄景宸沉声说着。

苏轻语眉头轻轻的一蹙,紧抿了下嘴唇,最后还是缓缓的睁开了清亮的眸子,对上他的眸子的时候,心跳都不禁漏了一拍,然后有些心虚的说道,“我、我是不是把你给吵醒了?”

“我没睡。”薄景宸冷声回答着。

听到这话苏轻语心里郁闷了一下,所以他刚才是装睡炸她的?

还没有想好要说什么,苏轻语的额头上就忽然就一阵温热,只听到薄景宸浅声“恩”了声,“恢复的不错,烧退了。没什么就睡了。”

说着,薄景宸就闭上了眸子,苏轻语睁眼看着他,最后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你……是不是绑架过向佳琪?”

“恩,她找你了说了?”薄景宸闭着眼睛,语气比起白天要柔和了许多,应该是累了。

“你绑架她干什么?”苏轻语见他没有丝毫要隐瞒的意思。

“教她辈分关系。”薄景宸的声音越来越弱。

苏轻语见他这疲惫的模样,就没有在问下去了。

“好了……睡吧。”苏轻语也闭上眸子,毕竟感冒还没有根除,身子还是乏的很,一闭上眼睛,就一阵睡意袭来,脖颈下薄景宸的手臂传了过去,整个人就被他圈在了怀里,姿势十分的温暖暧昧。

苏轻语愣了一下,抬眼就见薄景宸始终闭着眸子,好似这个动作,是他睡梦中做的,最后她还是没有推开他。

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过来,薄景宸已经不在床上了,苏轻语只听到浴室里传来水龙头流水的声音,整个人有些懵的,从床上爬起来,头发有些凌乱,睡眼惺忪的坐在床上,有些呆呆的。

只见浴室的门忽然被推开,薄景宸已经换好衣服,洗漱好,头发也都梳好了。

简直是帅了苏轻语一脸,眨巴了一下眼睛,视线好像被锁定了一下,他走到哪里,她就看到哪里。

只见薄景宸的眉毛一挑,冷声道,“给你二十分钟下来。”说着就面无表情的推开房门。

苏轻语愣了几秒整个人才反应过来,连忙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衣柜,她眼里莫名就相中那件浅粉色的外套。

可能是心里甜暖,审美都会变得少女吧。

苏轻语里面穿了件蕾丝及膝的长裙,配上那件粉色的中长外套,长发披着身后,清新又不失仙气,化了一个简单的日常妆,粉粉的腮红,粉粉的口红,今天这一妆扮完全就是减龄。

苏轻语拿起一个白色的小香包,就赶紧推开房门,走下楼。

薄景宸听到动静,抬眼就看到正快步往下跑的苏轻语,她神情认真的看着楼梯,塔塔塔的就跑了下来。

“我这次应该准时了。”苏轻语呼了口气,声音不大不小,但是正好薄景宸可以听到。

将手中的报纸放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嗯,有进步,吃早餐。”

说着就迈着步子朝餐厅走去。

今天薄景宸也是起晚了,他一半都会早起两个小时,运动一个小时,休息洗漱吃早餐一个小时,然后去公司。

但是今早上一睁开眼睛,薄景宸就知道自己肯定睡过头了,他扭过头就看到苏轻语小巧精致的睡颜。嘴巴微微张开着,露出一点点洁白的牙齿,看着十分的可人。

两个人吃过早餐,就赶去公司,坐在副驾驶,薄景宸和苏轻语扣好安全带,薄景宸淡漠的扫了她一眼,好似不经意的评价道,“以后多这样穿,才像个女孩子。”

说着就一脚踩上油门,车子就飞驰了出去。

苏轻语听着扁了扁嘴,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今天的穿着,难道她以前的穿着像个男孩子?

到了公司,李赫看到苏轻语的时候都愣住了,正朝她走过去,脚步忽然就顿住了,因为他不禁想到前天谈凡沁的那些话,所谓人言可畏,他还是避嫌一点好,他一个男人没关系,反正也没权没势的,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但是苏轻语不一样,她是薄家的媳妇,薄景宸的太太,也是个有身份的人,薄景宸本来就对她的态度忽然好忽然坏的,不能落人口舌,害了苏轻语。

眉头不禁一皱,李赫就停住了脚步,朝苏轻语露出一抹并不好看的笑容,就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处,然后低下头就工作着,连头都没有抬起来一下。

苏轻语顿时整个人都郁闷了,扭头看向他,刚刚张唇想要说话,手机忽然就来了条信息,拿起一看就是李赫的。

“轻语,我们以后还是注意点距离,虽然在公司只是薄总的秘书,但是你始终还是薄总的夫人,为了避免前天那样的情况出现,我们还是少说话,多工作好了。对了,你今天很美。”

苏轻语眉头不禁一蹙,李赫是她在这个公司唯一的朋友,如今就连他也要跟自己避嫌了。心中不禁有些苦涩,抬起头看向他,他却始终刻意的不理会自己。

将短信删了,他其实说的也没有错,她的身份,不容许她跟别的男人有过于亲切的关系。即便只是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朋友。

李赫被薄景宸叫去做其它的事了,周泽成忙着和奕冰的公司的项目。

她就在公司跟着薄景宸开着各种各样的会议。

好不容易到了中午休息,苏轻语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是时婉月的。

“喂,轻语,你现在在哪里啊?”时婉月的语气明显很开心。

“我在公司,刚好中午休息。怎么了?”苏轻语疑惑的问着。

“你下来,到一楼大厅来。”时婉月欢快的说着。

苏轻语听着微微的一愣,“一楼大厅?你在盛宇?”

“我打算给你一个惊喜呢。我爸把我安排在盛宇工作了。我们两个又可以在一起了。”时婉月很开心。

“真的吗?太好了!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下来。”说着苏轻语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拿起包包就开门走向电梯。

路过薄景宸的办公室的时候,微微一愣,他还在工作?不禁停住脚步,忍不住的就敲了敲他的房门,只听到一声请进,苏轻语就开了房门,只见薄景宸正认真的工作和,修长的手指就没有停一下的敲着键盘,眼睛一边看着电脑屏幕,一边对着手中的文件。

“什么事?”薄景宸正眼都没有看她一下。

苏轻语这样忽然出现,好像还是打扰他工作了一般,轻咳了一下,“那个到中午休息时间了。”

“嗯。你先休息。”薄景宸沉声说着。

薄景宸一旦忙起来,就真的只把苏轻语当做是一个秘书看待,工作是工作。

“你不休息?吃个饭再来继续工作?”苏轻语轻声问着,只见薄景宸的动作忽然一顿,抬起头看向她。

苏轻语见他看向自己,心里顿时一咯,连忙直起了身子,紧抿着唇瓣,不敢在说什么。

“你想要我陪你吃饭?”薄景宸忽而这样一说,苏轻语的脸都红了。

“没、没有,我就是提醒你按时吃饭……妈让我……这样做的。”

薄景宸眸子忽而沉了沉,将视线收回,“出去。”

“……”苏轻语紧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她知道是刚才那话说错了,只是她真的说不出。让他陪自己吃饭的话。

最后只好默默的退出了他的办公室。

走出电梯,就看到了大厅休息处,时婉月坐在那,玩着手机。苏轻语心情顿时就好了些,走上前,轻唤了声,“月月!”

时婉月抬起头,就只见苏轻语一人面带微笑的走了过来,将视线移向她的身后,已经没有其它的人,只有她一个人下来了。

心里不禁有些失落,只见苏轻语走近,时婉月立即收起了那失落的神色,面带着微笑,“轻语,你干嘛去了,我等了你好一会。”

“我……我刚才提醒薄景宸吃饭。”苏轻语淡声说着,“你什么时候来的盛宇啊,怎么都不提早跟我说一声呢,你在哪个部门?”

“我今天来的,想给你一个惊喜啊,所以就一直瞒着你,我在市场部给那总监做助理。我听奕冰说你生病了?现在是好了吗?”时婉月忍着没有去问薄景宸的事。

苏轻语挽着她的手,“我已经没事了。边走边说,市场部那个总监啊,感觉还好,反正我觉得这些总监都不是很好相处,不过我相信你,肯定能让他喜欢你的。不过他确实是一个挺厉害的人物,跟他在一起能学到不少的东西。不对啊。你的店面呢?不开了吗?”

“怎么可能不开?我请了一个店长,然后我晚上过去查账。我爸还是让我来公司体验一下,不能白费了大学四年。所以就给我安排到盛宇来了。”时婉月笑说着。

两个人在公司附近找到了一家餐厅,点好餐,两个人在一起好像就是有说不完的话,东聊下,西聊下,一下子饭菜也就上来。

时婉月最后还是忍不住的问道,“薄景宸他中午都不吃饭的吗?”

一提到他,苏轻语愣了下,“吃的,可能叫李赫给他送过了吧。不忙的时候会自己下来吃。”

时婉月点了点头,“还好,我以为他不吃,也要拖着你不吃呢。”

“这点他还好,他会自己忙,然后那个去吃。”话音一落,苏轻语的手机忽然就响起来。一听这个铃声不用看来电显示,苏轻语就知道是薄景宸。

眉头不禁一蹙,拿出手机看向时婉月。

“怎么了?谁的电话?”时婉月吃一口饭疑惑的问着。

“薄景宸的,我接下。”

时婉月连忙点头,“恩,你快接吧。”

“喂?”

“在哪里?”

“公司楼下对面的古树餐厅吃饭。”苏轻语说着还抬眼看了看对面的公司。

“给我点好菜。”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苏轻语都还没来得及说时婉月也在,这挂段话急急忙忙的就不能改一下?也等别人把话说完?

“他说什么了?不会让你回去工作吧?”时婉月一脸担心的说着。

“没有,他要过来。让我点好菜。”苏轻语眉头一皱看着时婉月。

时婉月顿时心中有些高兴,但是却强忍着表情,没有表现出来,“啊……那我在这里不太好吧……不然你们吃……我、我先走了?”

“那怎么行,没事的,我点两个菜。”说着就叫来了服务生点了两个薄景宸平时吃的菜。添了一副碗筷。

时婉月顿时心跳就加速起来,握着筷子的手,都有些出汗。

她时刻注意着餐厅的门,知道薄景宸要来,两个人的情绪都有些乱,苏轻语也根本就注意不到时婉月微变的情绪。

只见一个高大挺拔,穿着深蓝色西服的薄景宸推门走了进来,时婉月连忙就推了推苏轻语,“他来了。”

苏轻语心里一咯,连忙转过身,一眼就看到人群中,气质与众不同的他。

刚一站起身子,薄景宸的眸子就扫了过来,两个人视线顿时就相对,但是同时他也看到了坐在苏轻语对面的时婉月。

时婉月看到他的眸子看向自己,心顿时就像是小鹿乱跳一样的,眼神有些闪躲。

薄景宸走过来,时婉月这下是连正眼都不敢看他一下。

薄景宸扯过苏轻语身旁的椅子坐了下来,脸色阴沉,面无表情。

“薄总,好!”时婉月打招呼道。

薄景宸淡漠的扫了她一眼沉声“恩”了声,就看向苏轻语,“点菜了吗?”

“恩,点了,这是我跟月月之前点的……还没吃两口的。”苏轻语有些尴尬的说着。

只见薄景宸拿热水烫了碗筷,“恩,没事。吃饭吧。”

说着就夹着菜。

气氛一下子就有些僵硬,没有人说话,时婉月虽然低着头,但是总是会是不是的瞥一下薄景宸。

只见薄景宸十次有九次是给苏轻语夹菜的。看到这场面,握着筷子的手就不禁握紧,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的感觉。

她以为,看到他们两个,是不会有难过的感觉的。

毕竟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薄景宸是苏轻语的丈夫,也知道了苏轻语其实对薄景宸是有感觉的。但是……她好像完全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心里难受的感觉。

薄景宸只要跟苏轻语坐在一起,就会给她夹菜,苏轻语也不会不好意思,这好像成了一种习惯似得。

“时婉月?”薄景宸忽而冷声说着。

时婉月顿时心里一咯,连忙就抬起头看向薄景宸,“嗯,对!”

苏轻语也被他忽然说话给愣住了,疑惑的看向他,只见他看都没有看一眼时婉月,继续冷声问着。“你是不是在喻总监手下工作?”

“恩,是的。薄总。”时婉月低声回答着。

“哦,喻总监还是很不错的,好好的跟他学。年年部门第一,你爸的眼光不错。”薄景宸继续沉声说着。

“恩,我一定会好好跟喻总学习的。”

薄景宸听着就不再说话,只是沉声一个“嗯”。

吃过饭,时婉月先下电梯,走前还跟薄景宸打了声招呼,朝苏轻语笑了笑,才下的电梯。

她一走出电梯就深吸了一口气,根本就忍不住的紧张。

“嘿,月月,你跟薄总他们是朋友啊?!”忽然一个女职员八卦的走上前来问着。

时婉月愣了愣,朝她露出一个礼貌性的微笑。声音温温柔柔的,“恩,我跟苏秘书是好朋友。”

“天呐,厉害了,你竟然跟总裁夫人是朋友。”那人表情惊讶,然后上下打量着时婉月。看的时婉月浑身都不对劲。

“时婉月,喻总叫你过去。”只听到有人喊着,时婉月就朝那人笑了笑,“我先去了。”

“恩,快去吧。”时婉月刚走两步,就听到那个女的在身后跟另外一个人说道,“我就说吧,一看就是有后台的女人,她跟总裁夫人是好朋友!”

“真的啊?真是这年头还是要走后门,看她一个小姑娘,要资历没资历,要经验没经验,光长得好看,就直接是总监助理了。”

“算了算了,人和人不能比,能气死!”

时婉月听到身后的议论,心里一下子就不是滋味,她能进盛宇和苏轻语有什么关系??她又不是靠的苏轻语!!

什么时候,她竟然还要接着苏轻语的名声了?

深吸一口气,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敲了敲门,只听到一声“请进”,时婉月就推门走进去,“喻总,你找我?”

“嗯。把这些拿去复印,每个复印十份。”声音不如薄景宸的低沉,但是也挺好听。

时婉月走上前接过,就见他忽然抬起脑袋,长得倒是人模人样,挺干净,但是同时一看就是一个比较严谨的男人。

“听说你和薄总夫人的关系挺不错?”时婉月没有想到他也会这样问。

“嗯,我们大学四年同窗。”时婉月柔声回答着。

“那好,我知道你是南大时校长的女儿,也知道你在学校的成绩优异,但是既然他们把你送到我这里来了,我就有必要提醒一下了,市场部不是一个给你享受体验生活的地方,必须给我扎扎实实的工作。不然我随时会辞退你。”喻少远严肃的说着。

时婉月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的严肃,微微的还有些惊讶。心里不禁还有想害怕,连忙点头,“放心喻总监,我既然选择了来盛宇,就不是来这里玩的,一定会好好的跟着喻总工作!”

“恩,你能这样想就好了,去忙吧。”说着喻少远就继续着手中的工作。

时婉月忽然发现她来这个公司,会从此就贴上总裁夫人好朋友的标签,顿时心情有些郁闷。

——

苏轻语跟薄景宸走出了电梯,就听到薄景宸冷声说道,“时婉月为什么来盛宇?”

“她爸让她来公司体验一下上班的氛围,说大学四年不能白读了。”苏轻语将刚才时婉月跟自己说的话,跟薄景宸说着。

薄景宸眸子寒了寒,看了一眼苏轻语。“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万一时婉月或者周奕冰背叛你,欺骗你。”

听到这个问题,苏轻语的秀眉一蹙,看着薄景宸,语气坚定,“难道你会想着有一天周泽成会背叛你吗?”

薄景宸见她这个模样,就不在说什么,“让竞标的负责人将初稿发过来。”

说着就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苏轻语看着他的高大挺拔的背影,在想着他刚才问的那个问题,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时婉月或者周奕冰有什么可以背叛和欺骗自己的。

她跟她们两个比,什么都没有!

深吸一口气,他可能也只是随口一问,还是先工作,不能被这个影响了心情。

这一工作起来。就不得了,苏轻语的病也才刚好些,身子还是有些吃不消,跑上跑下,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的,脚跟都快疼炸了。

坐在位置上,见办公室里也没有人,就脱下鞋揉了揉,缓了缓才好些。

门忽然被推开,吓得苏轻语连忙将脚放下,坐得笔直,只见薄景宸淡漠的看了她一眼,她刚才那个动作,他是看到了的。

“你可以下班回去了。”薄景宸的沉声说着。

苏轻语将鞋子穿好,“那你呢?”

“还有工作没有做完,加班。”薄景宸说着就转身离开。

苏轻语还想说什么,但是一般他决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

那就先回去好了,她也觉得,身子好像有些疲惫的厉害,整理着东西,就下楼,忽然想起时婉月,拿出手机就给她打电话。

“喂,月月,你下班了吗?”

“还没有,今晚估计要加班了,最近都会很忙,你下班了?”

“恩……薄景宸让我先回去。”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我又有去忙了。”

“好的。”说完两个人就挂断了电话。

下到一楼。迈出一步,就觉得后脚被扎的生疼的厉害。走出公司,本来是想坐地铁然后转公交回去的,但是看她现在这个情况,还是直接打个车吧。

刚站在马路边,忽然就听到一声车笛声,苏轻语扭头看去,就见那辆黑色的赛摩停在了自己的身前,黎家若将头盔摘下来,“嗨,苏轻语。好巧,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你。”

苏轻语愣了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只见他扫了扫头发,露出一口大白牙,笑说道。“我就是正好路过啊。前天那电话是你老公接的,他……没为难你吧。”

说到那手机,苏轻语忽然想起来,眉头不禁一皱,满脸的抱歉,“那个……对不起,你的手机被……碎屏了,就算修好了,也肯定不好用,我发工资了赔你一个吧。等等,你的电话卡,我好像拿了。”

说着就翻着自己的包,拿出一个小钱包然后将电话递给了黎家若。

黎家若接过她手中的电话卡,“是你老公摔碎的吧?”

听到这话,苏轻语不禁尴尬了一下,“对不起……等我发工资,我就赔给你。”

话音一落,黎家若忽然抬手就揉着苏轻语的头发,苏轻语整个人都是一惊,往后退了一步,黎家若也尴尬了一下,他刚才那个动作就是潜意识的,“对不起……我……哎,那个手机你不用赔给我,本来就是我要送给你,还有那手机已经用了好久了,本来就要报废了,我这里有个新手机,你把电话卡给我就好了。你要去哪里,我送你一程?”

苏轻语看着他。眼里羞涩的神情,笑着摇了摇头,“谢谢,不用了……”正想着后面说什么好,忽然就见一脸深棕红的宾利停在了他们面前。

车窗摇下,薄景宸沉着眸子冷声说道,“上车,回家。”

黎家若扭过头就与薄景宸深邃阴冷的眸子对上,毕竟还是太年轻,气场上还是输了一大截。

苏轻语跟黎家若说了声抱歉,就直接上了车。

薄景宸一声不吭,连招呼都不打的就将车窗摇上,然后一脚踩上油门车子就飞驰出去。

苏轻语扭过头看着薄景宸的神色很不好,她也没有做声,只是脚跟的疼。是在是有些难受,蹭了蹭,就将脚给放了出来,轻松一下。

薄景宸斜眼就看到他不经意的动作。

“苏轻语你真是能耐了,人都勾搭到公司来了?你是觉得公司里的人,眼睛是瞎的,还是脑子是坏的?”薄景宸冷声嘲讽着。

苏轻语听着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那,而且,我只是把他的电话卡还给他而已。两个人并没有干什么。”

“是么?你们两个的关系已经亲密到他揉你的头发了?”薄景宸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低了几个度。

“我不知道他忽然会揉我头发……”

“你觉得这是解释的理由吗?”

“我……”

“苏轻语,你不要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不要给薄家,给公司抹黑!”薄景宸冷声警告着。

苏轻语捏了捏自己的衣摆,浅浅的“嗯”了声。就没有在说话。

薄景宸的车子忽然在一个美容按摩馆停了下来,苏轻语这才发现,他竟然不是将她送回家。

“我没来这里干什么?”苏轻语疑惑的问着,第一反应,是不是有某个客户在这里。毕竟薄景宸今天一天都很忙。

“来这里你觉得能干嘛?下车。”薄景宸冷声说着,就熄火开门下车。

后面苏轻语知道来干嘛的了,足浴。

薄景宸给她安排了一个人给她按摩脚底,走了进来,苏轻语简直傻了眼,“送我来按摩的?”

“不然你觉得来干什么的?”薄景宸冷声说着,“等会自己打车回去,穿不喜欢高跟鞋,以后就穿平底鞋。”

说着薄景宸扫了一眼她那双精巧的小白鞋,“我先走了。”

苏轻语看着他准备离开的身影,抬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臂。“你不一起吗?”

薄景宸扭过头,看着她的表情,就知道她不习惯这种环境,抬手看了看时间,“没时间。”

苏轻语低下头,将手松开,然后扯唇一笑,“嗯,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说完,薄景宸就头也没有回的就离开了。

苏轻语在知道,他是送自己来做按摩的时候,心里说不出的暖暖的感觉,只是他这样对自己忽冷忽热的……完全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那颗心。

今天也累了一天,虽然按摩脚底的时候是有些痛,但是还是抵不住疲惫,没一会人就闭着眼睛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按摩完了,苏轻语对按摩的小姐说了声谢谢,正准备穿上鞋的时候,只见一双平地的小白鞋摆在了自己鞋子的旁白,愣了一会,“你们准备的?”

只见那按摩的小姐,礼貌一笑,“不是的,好像是您老公让人送过来的。您老公对您真是温柔体贴,好让人羡慕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