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上了贼车,还想半道下车?/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听到薄景宸的名字的时候,心口微微一怔,原来还是他。

他这个人好像总是嘴上冷漠刻薄,但是很多时候,做的事情,都让苏轻语意外,甚至是受宠若惊。

穿上薄景宸给买的小白鞋,加上刚才脚底的按摩,已经舒服很多了,抬手拦了部的士,刚坐进去,的士师傅便问道,“美女,去哪里?”

苏轻语犹豫了一下,轻咬了一下唇瓣,“去盛宇集团,师傅。”

她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忽然特别的想要去盛宇集团看他……现在心里想着,心跳就像是小鹿乱撞似得,有些紧张,有些期待,甚至在想在薄景宸看到自己忽然出现的时候会是什么感觉。

想着嘴角就不经意的上扬,这样感觉,她从来都没有过,就好像是那种要去与异地的恋人见面似得开心。

想到这里,苏轻语的心顿时一咯……异地的恋人,她已经把他当成是自己的恋人了么。

苏轻语现在公司附近不远处的一个星巴克停了下来,拍了十分钟的队,买了薄景宸爱喝的拿铁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以前她不爱喝咖啡的,但是可能是因为跟薄景宸在一起,也渐渐的喜欢上了这香中带苦的咖啡味道。

走向公司的步伐,都不禁的轻快起来,苏轻语走上电梯。不禁就紧张了起来,连着手心都有些冒汗,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紧张,是在紧张他看到自己的反应吧。

滴的一声,电梯门打开,走廊上只开着暗淡的灯,敲了敲薄景宸办公室的门,只听到一声熟悉的“进来”,苏轻语便推开了房门。

瞬间整个人都呆住了,只觉得啪啪打脸,特别的响。

本来一脸羞涩,面上还带着甜暖的笑容,在看到谈凡沁撑着个脑袋看向门口的时候瞬间就僵住了。

薄景宸抬起头看到苏轻语的时候,眉头都不禁一皱,动作骤然一停,“不是让你回家了吗?过来干什么?”

苏轻语只觉得心头凄凉冰冷的很,鼻头有些发酸,眼眶也有些发热,她也真是的是贱,是傻,是脑子进水,为什么偏偏就控制不住对薄景宸的感情呢!!她跟方子荐在一起五年!也都不像跟薄景宸在一起时候的这般没有出息。

苏轻语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她就是忽然好想忘记了当初薄景宸是怎么对她的,忘记他们两个人之间无法横越的鸿沟,忘记了他们两个除了利益除了恨一点点的爱都没有。

如果说这是爱情,苏轻语忽然希望自己还能像以前一样,可以不爱。

想对待方子荐一样,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那些可以做,那些不可以做……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完全就迷失了自我。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胸口一阵抽痛,说话的声音本来就哑哑的,此时说话,更是音调不对,“我就是忽然想起有东西落在公司了,所以过来拿。”

“苏秘书,你的喉咙是怎么了?感冒了?这个季节啊,最容易发烧感冒了,你要多注意啊,你手上提的是给阿景买的咖啡吗?真是麻烦苏秘书了,我已经给阿景买好了,你留着自己喝吧。”谈凡沁柔声说着,看上去温柔体贴,但是苏轻语完全能透过她这个表面,看到她内心真实的模样。

捏着手中的袋子的手不禁紧了几分,深吸一口气,面带微笑,“谢谢谈总监的关心,最应该注意身子的应该是你,又是流产又是自杀又是晕倒的,身子吃不消吧。还有这个咖啡是买给我自己的,不是买给薄总的。”

话音一落,就听到薄景宸的一声怒吼,“苏轻语!”

顿时身子就一震,谈凡沁的脸更是黑了,但是说出的话却是带着委屈的,听得苏轻语都以为她要哭了似得,“我变成这样是因为谁?还不是你苏轻语!如果不是薄老太太一直护着你,你觉得你还能在阿景身边吗?”

薄景宸扭头看向身旁的红着眼眶,一脸委屈的谈凡沁,眉头一蹙,抬手将她搂在了怀里,“好了,这件事情,总有一天会让她还给你的。”

一说完,谈凡沁就冲进薄景宸的怀里,嘤嘤的哭着,薄景宸神色严肃,拍着她的肩膀,抬眼阴冷甚至带着额恨意的看向自己。

苏轻语无奈的深吸一口气,扯唇无奈的苦涩一笑,可以,很好,忽然很想看看,薄景宸你会让我怎么还给谈凡沁!

“如果没有什么其它的事情,就出去!”薄景宸冷声发话,语气里满是不想看到她的意思。

苏轻语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神色冷漠,心如死灰一般的看着他们两个人,声音清冷,“没有事情。”

说完就退出去将门给关上了。

站在门口,苏轻语深深的吸着一口气,身子都忍不住的瑟瑟发抖着,总觉得憋着一股气发布出去!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忍!!她真的好像逃。逃离这个地方!当初她就应该接了薄景宸手里的那张支票,远离南城,远离他!

苏轻语一低头,一滴热泪就砸了下去,脚底那双白色的鞋子,此时尤其的刺目,穿在脚上也尤其的刺脚,想都没有想就将鞋给脱了,当脚板踩在冰凉刺骨的地板上的时候,苏轻语只觉得那冷直接袭上了她的心头,传达大脑。

重新换上她之前的那双高跟鞋,苏轻语苦涩的一笑,不是她的,永远都不会是她的,爱上一个不该爱上的人,就像是穿上合适的鞋,挤脚!

转过身子苏轻语就踩着高跟,走向电梯,整个人都跟丢了魂魄似得。

走出公司,苏轻语忽然只觉得嘲讽,她为什么要过来,她不过来,就可以不看到那一幕了。

不过看到了也好,又一次将她这个进了水的脑袋给敲醒,薄景宸是她不该爱上,也不能爱上的男人。

苏轻语看着这商业街,高楼大厦,人来车往,灯火通明,竟然有一种天大地大,就是没有她的容身之处的感觉。

别人夫妻俩吵架了可以回娘家,而她不可以,她若是回去,肯定会会被骂,会被打包送回薄景宸的身边,还会让她道歉。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忽而十分的委屈,看着手中提着的那杯咖啡,更是觉得好笑,好笑到她的眼睛都有些涩涩的。

苏轻语直接将被子上的盖子掀开,猛的就喝了一口,真是苦的厉害!苦的好像整个细胞都浸在了里面,但是苦一会就有些甘甜。

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苏轻语双目无神,一口一口的喝着手中的咖啡。

一想到这两个多月自己所经历的,苏轻语就难受的厉害,越想就越难受,她已经很拼命的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了,她不想看到自己那样无力的样子。

眼眶顿时就红了,苏轻语紧咬住唇瓣,强忍着眼泪不掉下来,仰着头将最后一口咖啡喝完。

手机就忽然响起了,拿出手机一看,是苏兰雪的。有那么一瞬间,她想直接挂断了这个电话。

但是她没有,她还是接通了,“喂,姑妈。”

“你的声音怎么啦?感冒了吗?声音哑成这样!?”苏兰雪关心的问着。

只是苏轻语听到这样的关心,莫名的只觉得嘲讽,“恩,感冒了。”

“感冒了要多喝水啊,去买些润喉的药吃吃,看看你这喉咙,说话肯定难受吧,买些雪梨和冰糖回去,弄个冰糖雪梨汤,每天喝喝,就好了。”

苏轻语听到她这样关心的说着。只觉得浑身别扭,便直接问道,“姑妈,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

“对对对!小景啊还真是厉害,你姑父公司上市肯定没问题了,还是多亏了你啊,小语。改天带着小景来家里,姑妈给你们做好吃的!”听得出来,苏兰雪的语气十分的高兴。

只是苏轻语怎么都提不起兴趣,她忽而就记起前天晚上,薄景宸对自己的说的那话。

呵呵,这公司上市,是用她的身子换来的!!

想到这里,握着手机的手,不自觉的就紧了几分,没有回答。

“喂。小语?小语你再听吗?”苏兰雪等了几秒没有回答,喊了两声。

“恩,再听,既然没问题了,那我就先挂了,我这边还有事。”苏轻语说着也不等苏兰雪说什么,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实在是无法在友好的聊下去了。在聊下去,苏轻语可能会忍不住的朝她吼。

苏兰雪看着这个挂断的电话,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这个苏轻语真的是个白眼狼,如果不是我们,她能嫁到薄家去吗?现在好了,身在福中了,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看看你这次公司上市,还要我们折腾这么久!!”

姑父听着苏兰雪的这些话,眉头微微一蹙,“小语这个孩子。挺可怜的,肯定是有什么苦衷的。”

“她能有什么苦衷啊!跟薄景宸结婚那么久,竟然连那个事都没有做,我看就是她自己心里一直有个梗!总是一副清高的样子,还以为自己是当初的千金大小姐!薄家愿意娶她都是她的福分了,还让我亲自动那个手!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苏轻语,我现在会躺在这里吗?!”苏兰雪越说就越来气。

姑父听着,嘴里一直“对对对”,然后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就是她的愿意,好了,不气,不气,生气容易老!医生说了,你这腰恢复的可以,明天就可以回家了。”

苏兰雪抬眼瞪了一眼姑父,“哼,回家干吗,回家给你们煮饭洗衣扫地啊!”

“你这腰还没完全好,我哪能让你做这些啊,回去我洗衣做饭扫地。你就当好你的太皇太后。”姑父笑说着。

苏兰雪听着他这样说,也是没有了脾气,抬眼娇嗔了他一下。

————

苏轻语走着走着,不禁就走到了,之前周奕冰唱歌的那家清吧。

听到里面传来的忧郁的歌声,苏轻语的脚步顿住,转过身望进去,就看到这清吧的老板杨迎,在里面唱着成都。

之前那个位置,都是奕冰坐着的,而他站在一旁,看的痴情。

不知道为何忽然就有些心疼他,这个大男孩其实挺不错的,一直都周奕冰也挺好。但是奕冰在他那唱了这么久的歌,他们两个都没有成功在一起,就说明是真的有缘无分了。

或许,他如果早些表白,周奕冰就是他的,而不再有周泽成什么事了。

感情这种事情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缘分两个字吧,就像自己跟方子荐……她怎么也没有想过,会有一天两个人闹到如此地步,也不知道哪个杨荔媛现在怎么样了,当时的她都怀上了方子荐的孩子……

忽然就有些庆幸,还好……方子荐跟自己分手了,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真的无法想象,如果在两个人结婚之后,怀上了孩子,再发现他出轨……苏轻语完全不知道自己会怎样做。

正有些出神,里面的歌声戛然而止,只听到杨迎在里面说着,“不好意思,有个朋友来了,我出去招呼一下。”

说着就眼神示意了一下身后其它的歌手,让他上台。

苏轻语听到杨迎的话,才回过神来,就看到他疾步走了出来,看到自己朝自己一笑,“你是奕冰的闺蜜吧,是……婉月还是轻语?”

“苏轻语。”

“哦,对对对!我记得那次你和你男朋友一起来的,还喝醉了。你一个人?”杨迎问着。

苏轻语苦涩一笑,点了点头,“恩,随便走走,就走到这里了,刚好听到你唱歌。就停了下。”

杨迎听到苏轻语这样说,也是苦涩的笑了笑,一看就是两个人都有心事,“你要不要进去坐坐喝两杯?”

苏轻语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不用了,我马上就要回去了的。没事,你去忙吧,我就先走了。”

话音一落,苏轻语就架势要离开的样子,杨迎连忙拉住苏轻语的手臂,有些诧异的看向他,他立马就收回了手,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就是……我想问一下……问一下奕冰最近过的怎么样?”

苏轻语看着他此刻的神情,不禁就想到他刚才唱歌的时候,歌声中的忧郁和难过。

“恩,奕冰她过的很不错。”

“哦……那个男人对他好吗?”

苏轻语见他这样的神情,真是有些于心不忍,但是有些东西,他总该知道,他也好死心,毕竟周泽成和周奕冰两个人的感情,确实很好。

“恩,对奕冰很不错,奕冰也过的很幸福。”

听到这话的时候,杨迎愣了一下,抬手扫了扫头发,然后爽朗一笑,却这掩不住眼底的忧伤,“那就好!过的幸福就好!你真的不进来喝两杯吗?我请你喝!”

苏轻语听着连忙摆手,笑着拒绝,“真的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我真的要赶着回家了。”

杨迎见她这样说了,也没有再留,只是笑了笑,“那好吧,你路上注意安全。”

说着两个人就道了再见。

我希望你过的幸福,很幸福,比我还幸福,但是我更加希望的是,你的幸福是我给的。

苏轻语本来就抑郁的心情,现在看到这个杨迎更加的抑郁了,她不想回家,而脚底又开始在告急了。

抬眼就望到了街道对面的电影院,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九点钟,也许她可以一个人去看一场电影。

拿出手机就在网上购票。刚好有一个九点十五的,看完电影十一点多的样子。回到别墅,将近十二点。

不过今晚上,薄景宸估计是不会回来了,毕竟谈凡沁在那,他得陪她。

苦涩一下,就等着红绿灯走到了对面的影院。

取了票,买好可乐就什么都没有买了,等了几分钟,就可以检票入场了。

走到检票口排队,只听到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苏轻语的眉头微微一蹙,一扭过头就听到一声女生的尖叫,“天呐!你干什么啊!!我的爆米花!”

苏轻语也是一惊,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重新买一份。你等下。”说着就离开队伍。刚迈了一步,手臂就被抓住,“小秘书?!”

苏轻语的脚步顿时停住,扭过头一看,果然是祝浩南,她刚才就是感觉好像听到了他的声音,所以才忍不住的想要回头看看,确认是不是的。

“祝……祝总……”

“浩南,这个女人你认识啊!”苏轻语看向说话的女人,妆容精致,长相可人,年纪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

“恩,认识,薄景宸的夫人兼小秘书。”祝浩南笑着介绍道。

“呦,原来是那位婚礼当天新郎不在的那位美丽娇妻?”这个女的上来就说话夹枪带棒的。

苏轻语听着眉头一皱,正要说话,就听到一旁的祝浩南沉声道,“李小姐,不好意思,这场电影我忽然不太想和你一起看了,你自己一个人看吧。”

说完还不忘露出一抹礼貌的微笑,然后就欲将扯着苏轻语离开。

这李小姐整个人都愣住了,“祝浩南,你什么意思!GH的旅游项目,你不签了吗?!”

祝浩南脚步顿住,面带微笑的扭过头看向她,“我祝浩南签项目也看人!像李小姐这种人,我忽然就质疑贵公司的能力了。抱歉。”

说着,就拉着一脸懵逼的苏轻语往外走去,连头都没有回。

苏轻语被他扯到车子旁,还没反应过来,祝浩南就给她来了一个车咚。

整个人顿时一愣,看着近在咫尺的祝浩南,苏轻语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节奏太快了,她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尤其是祝浩南如此暧昧的双手扣住她,将她抵在车门上。

“祝……祝、祝总,你有什么好好说……”苏轻语说话都开始结巴了,蹲下身子,准备逃出他两臂之间。

祝浩南知道她的意图,也跟着蹲上蹲下,就是不让她出去。

苏轻语顿时眉毛一蹙,一脸疑惑的看向他。

“小秘书,有没有觉得我们两个很有缘?既然这样都能遇见。”祝浩南的表情明显很开心。

但是苏轻语却很郁闷,“那个,祝总,我的电影要开始了。”

“电影有什么好看的,我刚才还因为你不要了一个上千万的项目呢。你得赔偿我。”

苏轻语听到这话猛地抬眼看向他,只见他眼里一阵狡黠,“你那个项目……是你自己……不谈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因为她对你言辞不善啊!你看。是不是因为你。所以上车吧!陪我去一个地方。”说着就将车门,打开,推着苏轻语就上了副驾驶的位置,还为她扣上了安全带。

苏轻语整个人还是有些懵逼,这个祝浩南……到底……是怎么了?

祝浩南发动车子,看向坐在一旁,一脸紧张的苏轻语,“你怎么一个人去电影院?”

“正好走到这里,又没有其它的事,就看看电影。”苏轻语说着,犹豫了一下,“祝总,我觉得……我们两个这样还是不太……”

苏轻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祝浩南抬起一只手,放在唇上,“嘘……两个小时,你看电影也是两个小时。我刚才还未你出气了来着。再说了,你不是没事做吗?陪陪我。”

听到他这样说,苏轻语瞬间就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了,想到祝浩南确实也帮过自己不少,就陪他两个小时吧。

“就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后,我就要回家的。”苏轻语小声说着。

“恩,那是当然,难不成我这个怪叔叔,还能拐卖你不成。”

听着祝浩南的话,苏轻语忽而就笑出了声,心情也好了些。

“你应该知道,我的公司在南城要正式启动了。”祝浩南忽然说着。

苏轻语微微一愣点了点头,“嗯,知道。”

前阵子薄景宸还打压过他在南城的公司,那些跟祝浩南准备合作的公司,都被薄景宸的人给拉了过来。

苏轻语想着不禁就有些尴尬,毕竟她的身份确实不好说些什么。

“这样。是不是说明,我看到你的机会更多些呢?”苏轻语内心正郁闷着两个公司之间的事情,却忽然听到祝浩南说着这么暧昧的话,顿时心里就是一愣。

扭过头就见祝浩南俊逸的侧颜,心里一阵慌乱,“祝、祝总……我……”

“好了,好了,我就这么十多天没见你,你怎么说话就结巴成这样了?还有!感冒了喉咙不舒服,就要少说话,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不要说话。”正好碰到红灯,祝浩南一脚踩上了刹车,扭头就看着苏轻语一脸郁闷的样子。

苏轻语被他一句话,噎的瞬间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干脆就闭上嘴巴不说话。

“哦,对了,小秘书你是不是还没有毕业的?”祝浩南忽然问着。

苏轻语刚刚张唇,想到他前面两句说的话,就闭上了嘴巴,懒得理他。

祝浩南看到她这个傲娇的样子,顿时乐呵了,“我不让你说话,你就真的不说话了啊,小秘书什么时候这么的听话了?”

说着就忍不住的抬手捏了捏苏轻语的脸,苏轻语一惊,连忙就拍开他的手,往后躲了躲。

“祝总,我觉得我们两个……还是保持些距离好。”苏轻语眉头微微一蹙,有些严肃的说着。

她其实不讨厌祝浩南,只是她的身份,确实不适合和他有这些亲密的举动。

祝浩南收回手,正好红灯变成了黄灯,绿灯一亮就一脚踩上了油门。

开了好一会。街道上的车越来越少,人也越来越少,苏轻语忽然就开始慌了,“你要带我去哪里?”

“你现在才想起来问我,不觉得已经晚了吗?”祝浩南没有看她,而是冷声说着。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车子上了盘曲公路,开始往山上开着。

“祝浩南,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苏轻语紧皱着眉头,语气有些不善。

“终于肯叫我名字了,不干什么,我是不是以前就跟你说过,不要太相信我了?可是你,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相信我。现在开始害怕了?”祝浩南始终卖着关子,甚至还吓苏轻语。

“停车!”

“上了贼车,还想半道下车?不太现实吧。”

苏轻语听着深吸一口气。拳头不禁捏紧,拿出手机一看,竟然连一格信号都没有。心中更是慌乱的厉害,但是没有很快的表现出自己心中的害怕。

也还好车内暗,祝浩南正开着车,也注意不到她此时的表情。

但是祝浩南偏偏就好像看到了似得,“手机没信号了是不是?开始害怕了?紧张了?”

苏轻语被道中心中所想,扭头就瞪着他,于此同时,祝浩南也一脚踩上了刹车,轻呼一声,苏轻语的身子就往前倾去。

祝浩南拉上手刹,将身上的安全带解开,扭过头看向苏轻语,“小秘书,你害怕我对你做什么?”

看着祝浩南倾上前来的身子,苏轻语一惊,连忙开着车门,但是车门被锁了,根本就打不开。

一扭过头,就看到近在咫尺的祝浩南。

四目相对,苏轻语心跳顿时加速,屏着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祝浩南望着苏轻语这清亮的美眸,心里顿时漏了一拍,不禁回忆起许多年前的那个人,也有苏轻语这般好看的眸子。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真好看?”祝浩南沉声说道。

苏轻语紧抿着嘴巴,不敢说话,两个人的距离实在太近,太暧昧,她害怕。

望着苏轻语这灵动的眸子,祝浩南只觉得自己的魂魄好像飞走了一般,飞进了她的眼眸里……情不自禁的就又靠近了苏轻语几分。

只见祝浩南越来越靠近自己。苏轻语也越来越紧张,就在他的唇瓣要碰上她的那一刻,她一抬手就将祝浩南给推了出去,深吸一口气,“我已经是薄景宸的妻子了!希望你自重!”

祝浩南被这么一推,坐回了位置上,才好像回过了神来,刚才那些根本就不受他的控制似得。

“不好意思,是不是吓到你了?”祝浩南忽然苦涩的一笑,眼眸中带着一丝难过和忧愁的看向苏轻语。

苏轻语眉头一蹙,没有说话。

“你的眼睛跟我一个故人很像,刚才我想起了她,对不起。好了,下车吧,这里的风景很好看,我想你应该会喜欢。”祝浩南深吸一口气,便将车门打开。下了车。

苏轻语吐了一口气,她刚才真的很害怕祝浩南会对自己做些什么,其实她的心里是相信他的,不然她也不会答应他,跟着他走。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苏轻语就打开车门,只觉得一阵凉风袭来,身子不禁抖了抖,但是没有冷一下,身子就又是一暖,扭过头祝浩南将自己的外套套在了她的身上,“抬头看。”

苏轻语本来想说他不冷吗,但是本能的就仰起头看向天空。

一仰头,苏轻语眼前一亮,这次是真的亮了。

是一片星空……很美很美……苏轻语看着,嘴角都不禁挂上一抹微笑,转过头就看向祝浩南。“你是怎么发现这个地方的。”

这个地方很偏,是一座小山头,放眼望去,还可以看到南城的灯火。

“我以前跟一个人来过这里,她也像你一样,很喜欢这个地方。”祝浩南该是想到了什么往事,说话的语气都带着浓浓的吹散的忧愁。

“那个人……是你刚刚说的那个故人吗?”苏轻语拢了拢祝浩南的西服,轻声问着。

只见祝浩南咧嘴一笑,沉声“嗯”着,“过来。”

说着就拉着苏轻语走到了车头旁,手握着她纤细的腰,“用力跳啊!一、二、三!”

苏轻语坐了上去,背靠在挡风玻璃上,祝浩南打开了后备箱,拿出了两瓶酒递给了苏轻语,也跳了上来,坐在她的身旁。“哦,你感冒了,不可以喝酒,所以还是我喝吧!”笑说着,就将她手中的酒瓶子拿了过来。

苏轻语的眉头微微的一蹙,“你等会还要开车……还是别喝了吧。”

“没关系,你不是会开车吗?到时候你开。”刚说着,祝浩南就用牙齿咬开酒瓶盖子。

看着他咬开瓶盖的样子,苏轻语一瞬就被帅到了,怎么也没想到祝浩南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幽默风趣的人,会有会这么霸气的时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