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什么时候,我让你这么在乎?/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祝浩南仰头喝了一口,苏轻语拢了拢西服外套静静的看着他,只见他喉结上下滚动着,星空下的他,有些忧郁气质。

他喝完一口酒,吐出一口长长的气,然后扭头看向苏轻语,“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是不是忽然觉得我很帅?比薄景宸还帅?你现在跟他离婚,选择跟我在一起还来得及。”

祝浩南说这话,苏轻语不禁扯唇一笑,“祝总,你又开我玩笑了。”

“不是!谁开你玩笑了?你的玩笑有什么好开的,还有要我说多少次,不要祝总祝总的叫了,像刚才一样,超凶的叫我祝浩南。”祝浩南打趣的说着。

苏轻语忽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那个时候在车里着急了些……所以就……凶了点,抱歉。”

“这有什么好抱歉的?我挺喜欢那样的感觉的。没有人敢那样跟我说话。现在在我身边的人,不是阿谀奉承,就是刀锋相见。比起阿谀奉承的,我更喜欢那些对我刀锋相见的。”说着祝浩南又仰头一口酒。

今天的祝浩南跟平常不太一样,过于的善感了。可能是因为这个环境,也可能是因为他的面具戴的太久了。

今晚他终于想要摘下来了。

“祝浩南,你跟我讲讲你那个故人的故事吧?”苏轻语看了他一眼,就仰头看向漫天星空,这么美的景色,需要一个故事,才能更加的完美。

“故人的故事……呵,太久远了,不想再提了。”祝浩南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是浓郁的悲伤。

有些事情是不想提,也无法提的。而那个故人,该就是祝浩南永远不能揭开的伤疤。

苏轻语见他不想提,也就不问了,“不想说就不说吧,你会唱歌吗?唱首歌听?”

话音一落,祝浩南就抬手一敲她的脑袋,“你干嘛要我又说又唱的?我又说又唱了有什么好处的没有?”

“呀”了一声,苏轻语抬手揉着他刚刚敲的那个地方,扁了扁嘴,“不唱就不唱,不要动手啊。”

祝浩南听到她这小声嘀咕着的,不禁嘴角微微的上扬,“小可爱。”

苏轻语听到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疑问的“啊?”了声。

话音一楼,就听到一个低沉而充满磁性的歌声在耳畔响起。

祝浩南坐起身子,唱了首薛之谦的《其实》,苏轻语扭头看着他的侧颜,他唱这首歌的时候,周身都好像被一层浓郁的气氛给包围着,好像这偌大的山头只有他一个人一般。

听疼了苏轻语的心,他歌声一停,都不禁有一种想要拥住他的冲动,但是苏轻语知道,不可以,只是深吸一口气,然后继续看向着漫天的星空。

“真好听。”

“小秘书,你说人死后,会去哪里?是变成了天上的星星?还是奈何桥下?还是若水河畔?还是真的投胎转世了?”说到后面,苏轻语恍惚间好像听到了一丝哽咽,惊得她连头都不敢回。

她害怕一扭头看到的是祝浩南眸中的泪光,她心软,也会跟着难过。

“变成星星吧,祝浩南你抬头看看,看看有没有你一眼就相中的?”祝浩南听着她的话,仰头看着,一眼就看到一颗一闪一闪的星。

喉咙忽然有些发堵,像是卡着一根鱼刺似得,“嗯”。

“那个就是她。你一直忘不掉的人,所以你才会在这么多的星星中,一眼就看中了它。”苏轻语柔声说着,也看着一颗她所看中的星星,扯唇一笑,抬起手指着,“看,那颗就是我妈妈。”

祝浩南随着她指着的方向望去,虽然他们两个看到的也许不是同一颗,但是两个人心里那种缅怀逝者的伤心,却是同步的。

“我们走吧。再晚薄景宸估计又要找你麻烦了。”祝浩南忽然张口说着。

苏轻语也猛然想起还有薄景宸这桩事。顿时所有的好心情瞬间崩塌了。原来没有薄景宸的存在,自己可以这么舒心。

回去的路上是苏轻语开的车。

车内的气氛有些压抑,两个人心中各有想法。跟着导航开到了市区,忽然听到这刺耳的车笛声还有些不习惯,刚才在山上都是风声,蝉鸣声,还有祝浩南的歌声。

苏轻语等红灯一过,一脚踩上油门,忽然想到祝浩南喝过酒,便问道,“你住所在哪里?我先把你送过去。”

“不需要,先送你回去。”祝浩南淡声说着。

“可是刚才你喝了酒……不能开车。”苏轻语提醒道。

祝浩南听到这话眉头微微的一蹙,就点开导航输出了地址。苏轻语斜眼看了一眼,“昔阳别墅。”

离薄景宸的别墅没有多远,那一片区域都是别墅区,有钱人住的地方。

开个车大概十多分钟就到了。

送到了祝浩南所在了夕阳别墅。苏轻语就预备下车,“你早些休息,我先走了。”

祝浩南抬手将她拉住,“这个地方不好打车,你开我的车回去。”

苏轻语听着眉头微微的一蹙,笑着摇头拒绝,“不用了,薄景宸看到了等会又会误会的。”

“那我让人送你过去。”祝浩南不死心。

苏轻语犹豫了一下,看着这别墅区,确实没什么车辆经过,就算有也都是些私家车。

祝浩南叫了管家过来送苏轻语回去,坐在副驾上上,车窗摇下,薄景宸双手插在口袋里,眼眸中竟是柔情,“小秘书。今天谢谢你。”

“这有什么?我是不是也要谢谢你带我赏了星空?”

祝浩南扯唇一笑,“走吧,路上注意安全。”

说着苏轻语就将车窗摇了上去,祝浩南就站在门口看着那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那个就是小秘书吧,让你迫不及待搬来南城的女人?”祝浩南只听到身后冷不丁的响起一个女生,扭头看去是他的妹妹,祝若北。

“谁告诉你,我搬过来是为了她的?”祝浩南转过身子看向她。

“哼,谁告诉我的?你喝醉的那次,拿着手机就让我找什么小秘书的电话,我当时都吓坏了,以为你这么多年不结婚,是因为你喜欢男人!还是你的秘书!你还是个攻!吓得我不知道该怎么跟爸妈说。这可好电话一打通,是一个女的。我还在郁闷你什么时候找女秘书了,一问,恩,你可厉害了,看上了薄景宸的老婆!”祝若北说的一脸嫌弃。

“我听说,你今天把你那好不容易约到的李小姐给丢在电影院了?不要告诉我也是因为她!?”祝若北冷声说着。

祝浩南抬眼瞪了她一眼,“赶快洗洗睡吧你,真是后悔把你带过来!”说着就往别墅内走去。

将苏轻语送到了家,跟祝浩南的管家说了声谢谢,就下了车。

走进屋内,就见李姨走上前来,脸上的表情严肃,“夫人,少爷回来,等了你好一会了。”

听到这话,苏轻语顿时心里一惊,抬起眼眸看向她,只见她侧身就给她让出一条道。

苏轻语眉头一皱,瞬间就有些害怕,像那种做错事的害怕。

深叹一口气,轻手轻脚的就往楼上走去,路过薄景宸的房门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向自己的房间。

一打开房门,苏轻语就惊呼了一声,薄景宸正端坐在沙发上,冷着眼看着推开门的人儿。

“你去干什么了?”薄景宸冷声问着。

苏轻语攥着衣角,神色有些紧张,“到看了场电影。”

“和谁?”

“自己一个人。”

“刚才送你回来的是谁?”

“那是……我打的滴滴。”

“手机为什么打不通?”

“……没信号。”

说完,薄景宸就沉默了,苏轻语也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的就是不能跟他说实话,不能让他知道自己跟祝浩南在一起。

只见薄景宸眸子更加沉了几分,冷哼一声,“谁开这样的车,做滴滴?嗯?”

听到这话,苏轻语紧抿着唇瓣,没有说话。

“是不是和祝浩南再一起!?”薄景宸的声音再次冷冷的响起。

苏轻语顿时一惊,抬眼看向他的眸子,都有些闪躲,轻咬了下嘴唇,不禁想到她推开办公室的门,看到他和谈凡沁的那一幕。

钻心的疼痛再次袭来,攥着衣服的手心都不禁有些出汗。

抬眼冷笑一声,“恩,我是和他在一起。今晚,不去陪你的沁儿了?”

薄景宸听到这话,眸光都可以杀人了。

看得苏轻语心里一阵发寒,但是她还是毫不畏惧的挺直了背部。她不知道,薄景宸今晚会怎样对她,但是……她知道。肯定不会轻饶她。

只见他从沙发上站起身子,沉着一张脸,一步一步的朝她走来。他每靠近一步,苏轻语心里就是一颤,她逃不掉的。

薄景宸走近,苏轻语的身子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但是仅仅一步就被薄景宸用力扯了进来,叫上的鞋一滑,只听到一声沉闷的“嘭”,整个人就摔在了地上。

还好是木地板并不是特别的痛,房间内的时间忽然一暗,薄景宸将门关上,苏轻语的身子颤了颤,仰头抬眼看着居高临下的薄景宸。

“苏轻语,你还想说你和祝浩南没有半点关系?!”薄景宸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低沉。但是每字每句都像带着锋利的刀刃,可以刺穿她的肌肤。

“你可以跟谈凡沁在一起,我为什么就就不可以跟祝浩南有关系了?”苏轻语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吼,也没有叫,声音清冷,就像是问了一个很平常的问题似得。

薄景宸眼眸更加寒冷了几分,他蹲下身子,抬手用力端起苏轻语的下巴,脸上阴沉的令人不寒而栗,“所以,你在跟我示威?在告诉我,你找到了别的男人?”

苏轻语抬眼瞪着他,扯唇冷冷一笑,“这个对于你来说,重要吗?我有没有找其他的男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反正你也不爱我。不是吗?”

话音一落,下巴就猛的一疼,只听到薄景宸声音里满是怒气的一字一顿的喊着她的名字,“苏、轻、语!”

“薄景宸,我真的发现我看不懂你,你告诉我,你到底有多恨我,才会给了一次有一次的希望,然后再将我推入万丈深渊?”苏轻语忽而眼眶就红,声音哑哑的,语气是无奈的绝望。

薄景宸听到她这话,心口仿佛堵着一个东西,动作一顿,看着苏轻语眼眸中的难过,他不禁有些心疼。尤其是她说你到底有多恨我的时候,语气里的不甘和绝望。

今天他让苏轻语回去,完全就只是觉得她感冒还没有完全的好,声音都还是个沙哑的,才让她回去的。

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还会跑回公司来。

谈凡沁过来的时候也没有跟他说上一声,所以在苏轻语打开办公室门的那一瞬间,薄景宸自己都有些意外。

当薄景宸冷声让她离开,苏轻语眼里看向自己的冷漠,都不禁让薄景宸心里一颤,好像从此以后,她都会跟自己老死不相往来。

加完班,谈凡沁挽着他的手臂,两人一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了门口那双白色的小白鞋,薄景宸整个人的脸色都沉了,一句话都没有说。

谈凡沁看了眼,然后扭头看向薄景宸,“阿景……这鞋是你准备给我的惊喜吗?”

刚才跟苏轻语争吵的时候。她并没有注意她脚上的鞋子,她只知道,这双鞋,是Gucci的春新款鞋。

薄景宸沉了沉嗓子,“你喜欢?”

谈凡沁听到这话愣了愣,笑容有些尴尬的挂在脸上,疑惑的问道,“什么?”

“没什么,若是喜欢看看合不合脚。不合脚就自己去换一下。”薄景宸在看到这双鞋子的时候,他只知道自己差点没有爆炸了将苏轻语抓回来让她硬穿上这鞋。

他没有忘记在凉城的时候,祝浩南给她买的那双鞋!

谈凡沁听到薄景宸这样说着,甜甜的一笑,就扶着他脱下了脚上的高跟,穿上那双鞋,眉头轻轻一蹙,“有些些的挤脚。我觉得还是去换大一码吧。”

薄景宸面无表情的盯着谈凡沁脚上的那双鞋,收回目光,“嗯,找个时间去换双。”

说着谈凡沁就又穿会自己的那双高跟,将这双小白鞋放到了一旁的盒子里,“那我们现在就去换吧,好不好?穿着这高跟脚都有些怪疼的呢。”

谈凡沁挽着薄景宸的手臂,一脸幸福的小模样。

两个人走向电梯,薄景宸犹豫了一下还是沉沉的“嗯”了声。

将车停到专卖店的门口,薄景宸并不想下车,整个人都有些情绪不对,沉声说着,“进去换吧,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就见谈凡沁撒娇道,“阿景,我都好久没有逛过街了,你陪我逛逛好不好?这个季节的衣服我都没有买的。”

薄景宸听着眉头不禁蹙了蹙,最后还是将车停在了停车位上,陪着谈凡沁换了双鞋,然后买了衣服,包包,女人一旦逛起街来,真的是没完没了的,但是谈凡沁和薄景宸在一起这么多年,逛了四五家店子,试了几件衣服,看到薄景宸的表情,她就知道他不在想逛下去了。

“阿景,这些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谈凡沁走上前来,看着薄景宸手中的四五个袋子,柔声的说着。

薄景宸沉沉的“恩”了声,“今天有些累了,先回去吧。”

将谈凡沁送到家门口,她安全带都解开了,但是薄景宸依旧没有要下车的意思,微微一愣,“阿景,你怎么了?不下车吗?”

“今天我就不留下了,最近奶奶那边看的严。”

谈凡沁听着瞬间就沉默了,犹豫了好一下,才委屈的问道,“是这样吗?”

“嗯,奶奶,让我赶快跟苏轻语生个孩子。”薄景宸如实说着。

谈凡沁顿时一惊,语气顿时就有些不受控制,“什么?所以呢?你这么着急回去。是要跟苏轻语在一起造孩子吗?”

听到谈凡沁那话,薄景宸的脸色顿时一沉,“我说过,我和她不会有孩子,上次那避孕药你也看到了。”

谈凡沁咬了咬唇,“对不起阿景,我不是不信你……我只是……只是我再也不能怀上你的孩子了,我害怕。”

说着谈凡沁的眼眶就红了,泪水瞬间就往下掉。

薄景宸看着眉头猛的一蹙眉,不能生育是谈凡沁这一辈子的遗憾和痛,抬手将她揽到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好了,不哭了,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

“你今晚就留下来陪着我好不好?”谈凡沁声音哽咽着再次说着。

薄景宸犹豫了一下。脑海中想到的却是苏轻语的模样,紧抿了下唇瓣,“等过几天,我就来陪你。”

谈凡沁听着,哭声停住,将薄景宸推开,抬起满眼泪水,通红的眸子,深吸一口气,“好吧,我不为难你了,我知道你不好违背你奶奶,都是我没用,不能让你家人喜欢。”说着就打开了车门将后座的大包小包提在手上,满脸不舍的看着薄景宸,“那我先回去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薄景宸点了点头,“嗯,进去吧。”

谈凡沁紧抿了下唇瓣,浅声“嗯”了下,就转过身,朝别墅内走去,只是刚走两步就将手中的袋子丢在地上,转身小跑着就到薄景宸的车窗口,“阿景,我真的好爱你,好爱好爱你,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薄景宸将车门打开,刚一下车,谈凡沁就一把抱住他,“阿景,我最近总是梦见你不要我了,我在梦里哭的好伤心,我真的好怕,好怕这样的梦会成真,我一直都不敢跟你提,我怕我怕你嫌弃我矫情,但是你最近这样子对我,我真的开始慌了。我知道我没有苏轻语年轻,也不像她那样看着清纯可爱,但是我最好的年华都给了你……如果哪天你真的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

谈凡沁越说就越委屈,越说情绪就越激动,薄景宸拍着她的后背,“你担心的这些问题,都不会发生,我不会不要你。”

薄景宸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眉头紧紧的皱着,眼前浮现的却是苏轻语的模样,他觉得自己可能真是是中了苏轻语的毒了,才会这个样子。

想着,拥住怀里的女人就更加紧了几分。

送谈凡沁回到房间,薄景宸最后还是离开了,她也没有在留住他,她知道,薄景宸一旦决定的事情,轻易不会改变的。

谈凡沁站在窗口,看着薄景宸的车子扬长而去,拿起手机给张英楠打着电话,“喂,英楠,我觉得薄景宸的心已经被苏轻语那个小贱人勾走了一大半了,我那样留他都不肯留下来。”

“哦?那个苏轻语真是这么厉害?连薄景宸这种石头里蹦出来的男人。都能被勾走魂?”

“英楠!你这是在安慰我,还是在挖苦我啊。我刚才都把你教我的跟他说了,都没有用。薄景宸一旦不在意我了,我就不可能再盛宇做下去了,到时候,你的公司又该怎么办?”

“我只是惊讶了一下,你跟薄景宸在一起这么久,都没有感觉到他对你多余的感情,我就是惊讶这个苏轻语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他一旦爱上一个女人,就说明,他开始有软肋了,宝贝儿,你是不是难过,他不在爱你了?”

“没有,他这些年一直对我不冷不热的,我都受够了!我只想快点帮你完成这最后的竞标,然后早点能和你在一起。”谈凡沁委屈的说着,“我今晚过来找你好不好?我想你了。”

“今晚啊~”张英楠说着,声音微微拖长。

谈凡沁我这手机的手微微一紧,眉头一皱,“今晚你也没空么?”

“怎么会没空,我的时间都是你的,正好回来了一个好玩儿的玩意,我们一起玩玩。”张英楠笑说着,语气里还带着痞痞,坏坏的感觉。

谈凡沁一听他这么说,就笑出了声,“讨厌,我大病初愈不可以玩那些刺激的~”

“那你最喜欢的滴蜡呢?还玩么?”张英楠脸上一阵冷笑。

“哎呀!英楠!你讨厌啦,我就过来,看看你买了什么好玩的玩意!我先去换件衣服。”说着就挂断了电话,拿出一件黑色的连体情趣内衣。

——

薄景宸回到别墅,就冷声问道管家,“夫人回来了吗?”

“夫人还没有回来。”李姨接过薄景宸手中的公文包回答着。

薄景宸听着脚步一顿,眉头微微一蹙,“今天一天都没有回来过?”

“是的,少爷。”

“好的,我知道了。”说着就往二楼走去。

“少爷,要准备晚饭吗?”李姨跟着他身后问道。

“吃过了,不需要了。”

薄景宸回到自己的房间,便拿出手机给苏轻语打着电话,但是一打过去,竟然是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连打了几个都是这样,薄景宸的脸顿时就黑了。

他等了一个多钟头,看到时间已经将近十二点了,才听到窗外车子驶来的声音,他从是沙发上站起来,走到窗口,就看到苏轻语从一辆豪车上下来,他看不清开车的人,看到苏轻语走近了别墅,他就去了隔壁苏轻语的房间,因为他知道,苏轻语肯定是不会那么乖乖的就来自己的房间。

最后,果然是这样的。

如果说之前都是愤怒,现在薄景宸在听到苏轻语说,给了她希望又将她推入万丈深渊的时候,薄景宸一瞬间也看不清自己的心。

“我在想什么,为什么要你懂?嗯?”薄景宸一张口,就是刺疼苏轻语的话语。

苏轻语早就知道,会是这样,扯唇一笑,满眼的受伤。她挣脱开薄景宸捏住她下巴的手,然后站起身子,“恩,以前不想懂,以后我也不想懂,还有麻烦薄先生你,离我远点,我是死是活,过的好过的不好,都不需要你管!也请你不要偶尔给我一颗糖吃,然后又狠狠的甩我一耳光。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苏轻语说完这番话就没有了力气,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抬起泛红的眼眶,强忍着眼里的泪水不流下来,看着蹙着眉宇的薄景宸,“薄先生。这是我房间,麻烦你出去。奶奶那边如果问起,我来给她解释。”

“说完了?”薄景宸面无表的看着她,冷冷的吐出三个字。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浅浅的“嗯”了声。

只听到薄景宸冷哼一声,一步一步的朝她靠近,苏轻语便一步一步的往后退,退到后面,脚抵着床边,她的秀眉一蹙,冷着眸子看向他,“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我想告诉你,这整栋房子都是我的!能轮到你赶我出房间?”薄景宸冷声嘲讽着。

苏轻语紧抿了下唇瓣,侧身远离他,苦涩一笑,点了点头,“嗯,薄先生说的对,这整栋房子都是你的,该走的人是我!”

说着苏轻语就迈着步子准备离开,但是刚迈出两步,就被薄景宸用力扯了回来然后一把丢在了床上,紧接着身上一重,薄景宸压在了她的身上。

苏轻语抬眼狠狠的瞪这压在自己身上的薄景宸,心里一阵窝火,“薄景宸!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不走,我走还不行吗?!”

“你走?走去哪?找祝浩南?!苏轻语!我真是小看你!身后有别的男人了!说话都有底气了是不是!”薄景宸说这话的时候,只觉得他额头上的青筋都要爆出来了。

他强忍着心口的愤怒,当苏轻语真的准备走出这个房门的时候,他第一想的就是,苏轻语要去找祝浩南!

苏轻语用力的挣扎着自己的身子,推开着薄景宸,但是,薄景宸压着自己始终都没有一丝一毫的要离开她身子的意思。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脸蛋因为刚才的挣扎而变得通红,她睁开眸子冷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薄景宸,我最后一次跟你说!我跟祝浩南没有你说的那种关系!顶多就是普通朋友!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以后我也不会再解释!你爱信不信好了!”

“这么晚才回来,苏轻语,你要我拿什么信你!”薄景宸冷声说着,一把就将苏轻语抵着他胸脯的手往后压去整个人就更加的贴近了苏轻语一分。

苏轻语的心里一咯,呼吸一顿,看着如此生气气愤的薄景宸,她竟然觉得好笑,“什么时候,我能让你这么在乎了?”

听到这话,薄景宸心上一咯,眸子满带危险的半眯着眸子,打量着苏轻语的神情,明明她眼里的害怕掩饰不住,但是偏偏就是要强硬着这个嘴巴。

“我在乎的不是你!而是薄家的名声!你告诉我,什么普通朋友能为了你!放弃一个千万的大项目!!”薄景宸说这话一字一顿的砸在了苏轻语的心上。

李小姐在祝浩南和苏轻语走后,就立马找人问到薄景宸的号码,然后将在电影院的他们两个的事告诉了他,但是她没有讲自己对苏轻语说的那话。

薄景宸听后,心里顿时就染起了一股火,尤其是在苏轻语回来了,竟然还敢骗他,他就愈发的生气。

满脑子都在想,他们两个到底去了哪里干了什么!!

苏轻语看着如此生气的差点都要吼她的薄景宸,眉头微微的一蹙,“那个项目,完全是因为祝浩南自己不要的!”

“是么,如果李小姐没有说伤害你的话,祝浩南会不要那个项目?苏轻语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从你一推开这个房门!我问的第一句话,你就在说谎!”薄景宸的声音微微抬高,捏着苏轻语的手也不禁的再用力。

苏轻语吃痛的眉头一皱,没有吭一声疼字,正要张口继续解释那事,嘴巴就忽然被薄景宸嘴巴堵上了。

动作十分的粗暴,毫不怜惜,完全就是用啃的。

他只有在十分生气的时候才会这样子,苏轻语疼的眼泪都要出来,嘴里呜咽着,挣扎着身子,但是奈何身子被薄景宸压得死死的,根本就动弹不得。

薄景宸松开她的唇瓣,啃着她的脖子、锁骨,苏轻语浑身颤抖着,满眼的泪水,嘴巴红肿,喉咙沙哑的用力的哭喊着,“薄景宸!你不要碰我!!放开我!!我还要说多少遍!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