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一句你错了就行了?/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浑身颤抖,任由薄景宸亲吻着自己,腰上一热,薄景宸松开了她的手。

一只手一有空,苏轻语就开始用力的挣扎着,她不想不想不想在这样任他玩下去了,她不想在他和谈凡沁之间在纠缠下去了,这样想着,只觉得心脏的位置疼的厉害,苏轻语的声音本来就沙哑,刚才哭喊了那么久,现在更是嘶哑的快要喊不出话来了,“薄景宸!你混蛋!放开我!你别碰我!别碰我!!”

那一声声别碰我,不经意的就刺痛了薄景宸的心,但是他就是不想停下来,有了别的男人,就不想要他碰了?!

他明明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在伤害她,是将他们两个的关系逼到无法回头的地步,但是他心里就是气不过!

苏轻语你是我的女人!却一心想着别的男人!!

薄景宸一想到她从祝浩南的车上下来,一想到祝浩南因为她放弃了一个千万的项目,顿时就怒火烧心,用着蛮力将她的外套扔到地上,用力一扯,将里面的吊带往下一扯,胸上顿时一疼,薄景宸张嘴就咬了上去。

苏轻语疼的尖叫一声,额头上都不禁冒着细汗,只听到啪的一声,薄景宸的脸上立马就多一个清晰可见的五指印,苏轻语也不知道哪里来得勇气,只是她真的忍不下去了。

整个人房间顿时安静,薄景宸的动作也是一停,苏轻语将衣服一扯,遮住身子,用力的将他推开,就吓得往后退去,抵在床头,瞪着通红的眸子满眼惊恐的防着薄景宸,脸上还挂着泪水,眼里还湿润着,身子还忍不住的瑟瑟发抖,声音几乎沙哑的都说不出话来,“薄景宸!你离我远点!不要碰我!”

薄景宸站起身子,抬手轻触了一下被苏轻语甩耳光的那边脸,眸子阴冷,他忽然异常的冷静,好像那一耳光将他打醒了一般,“从今天起。就呆在这里,哪都不准去。”

说完就深深的看了一眼苏轻语,转身迈着步子走出房门,然后用力的将门关上。

苏轻语眼里满是惊恐,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身子,她的掌心到现在都还有些发麻,唇瓣,脖子,锁骨,胸上,全是薄景宸刚才留下的印子,他刚才真是是恨不得将自己给生吞了,完全都是用牙齿在那里咬的。

只是比起肌肤上传来的疼痛,更加让苏轻语绝望崩溃的是,他这样对自己,完全就只是为了折磨她。惩罚她!

苏轻语一想到他和谈凡沁……就忍不住头皮发麻!她为什么会爱上这个男人,他的心里只有谈凡沁!!

想着那些苏轻语就忍不住的抬手生扯着自己的头发,好像只有头皮上传来的疼痛感,才能缓解她心中的难受。

想要将一个人从自己的心中挖走,真的好痛,挖心剔骨,只为忘记一个人呢。

一而再再而三的绝望,还不够她忘记他么?

苏轻语环抱着自己的手臂,指甲都深深的陷进了手臂上的肉内,可是比起心里的痛,这些痛真的不算什么。

苏轻语不知道缓了多久,好像心口的血都流干了,好像可以不再为那个男人再傻了,好像……应该不爱了。

她才缓缓的下了床,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走进浴室。

衣服都还没有脱,苏轻语就打开了淋浴。刚淋下来的水是冷的,冰凉刺骨,苏轻语顿时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人好像瞬间就清醒了许多。

没一会,水就渐渐的热了,苏轻语竖起来的寒毛才缓和了过来。

洗漱过,苏轻语就躺在了床上,整个人像是被空了一般,双眼空洞无神的抬眼看着天花板,薄景宸在开门离开的时候,就离开了别墅,她听到了那车子飞驰出去的声音。

苏轻语忽然在想,要等多久,等多久才能离开这里,离开薄景宸。这段婚姻,比坟墓还可怕,简直就是地狱。

让苏轻语痛不欲生的地狱。

苏轻语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是被电话吵醒的,她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只见来电显示是奶奶,眉头顿时一皱,揉了揉眼睛,轻咳了一下嗓子,声音粗的让人无法言喻。

犹豫了好一会,苏轻语最后还是接通了电话,声音粗的都快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了,“喂,奶奶……”

“小语你这个声音是怎么了?昨天的时候都没有这么严重,今天怎么直接就说不出话来了?”薄老太太的语气里满是担心。

苏轻语咳了下,想要说话,真的是太难受了,正要开口说了句。“没事。”

薄老太太就直接打断她的话,“好了,小语,别说话了,奶奶过来看看你。”

听到这话,苏轻语微微一愣,连忙拒绝的说道,“奶奶,我真的没事。”

“什么没事啊!昨晚和宸儿吵架了吧!这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还说没事了!”薄老太太的语气里带着点点的心疼和无奈。

“好了,你也别说话了,奶奶挂了。”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苏轻语顿时心里就有些不安,连忙从床上起来,跑到浴室,看着自己脖子上昨晚被薄景宸咬的那些印记。

还在…还有些泛红。

走到衣柜旁,就拿了件高领的毛衣换上,虽然这样穿有些热,但是如果接着自己感冒的理由,应该也好说的过去。

苏轻语洗漱一番,化了一个简单的妆容,让自己的气色看上去好些,走下楼,管家就站在了楼梯口,礼貌恭敬的打着招呼,“夫人早。”

“嗯,李姨早。”苏轻语本来想说话的,但是嗯了声,不回应她,觉得不太礼貌。

“让厨娘煮了冰糖雪梨汤,给夫人盛点吧。”李姨淡声说着。

苏轻语点了点头,哑着嗓子说了声,“谢谢。”

今早上煮了排骨粥,管家先给苏轻语盛了碗冰糖雪梨汤喝着润喉。

吃过早餐,没等一会,就听到门外车子的声音,不用想肯定都是薄老太太来了,苏轻语赶忙就走到玄关处换鞋。

只是看到门外的车和走下来的人的时候,苏轻语的脸都青了。

是薄景宸。

只见他也沉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一步步的走进苏轻语,冷着眸子看着站在她的面前。

苏轻语没有说话,紧抿着唇瓣,淡漠的看了他一眼,就转过身子,往屋内走去。

薄景宸一把将她扯住,苏轻语捏了捏拳头,深吸一口气,扭过头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冷漠的眼神与他对视着。

如果说一晚上的时间,就把他忘记了,这连苏轻语自己都不相信,再看到薄景宸的时候,发现心口还是会有些痛。

“苏轻语,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别忘了!要嫁过来的人是你,爬上我的床的也是你!要恨就恨你自己!”薄景宸捏着她的手臂紧紧的,语气尤其冷漠。

苏轻语面无表情的听着他的那些话,嘴角苦涩的上扬,“嗯,谢谢薄先生提醒,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妻子,你的床,我也不会再爬。”

说着苏轻语就用力的挣脱开薄景宸捏住自己手臂的手。

薄景宸看着苏轻语这冷漠的模样,神情顿时冷了几分。“呵,恐怕到时候,苏轻语你还是会爬上我的床求我,求我帮帮你的家人!清高不要装过头了。”

苏轻语站在了脚步,紧抿着唇瓣,薄景宸的话一字一句的进入耳内,他没有说错,她的家人,永远只会是她的软肋……

“他们又找你了?!”苏轻语冷声问着。

只见薄景宸换上鞋子,朝苏轻语走去,脸上的表情尽是嘲讽,“你看看你,还真是一点点都不关心你的家人,你的哥的公司最近差着一笔资金,刚接的项目拖了半个月都没有动工,现在到处在找人投资。不过你这个哥哥倒也是有骨气。怎么都不肯让你爸来找我。不然你觉得你爸这次过来是干什么的?真的只是为了看你那摔坏腰的姑妈?”

苏轻语听到薄景宸说这话,心里顿时一咯,这件事她真的一点点都不知道,苏岩海来了这几天也从来没有跟她说过……

苏轻语心口顿时一阵发闷,抬眼怔怔的看着薄景宸,“我爸是不是找你借钱了!”

“这个倒也还没有,我想过不了几天,等你哥那边的人催起来的时候……呵,苏轻语,到那个时候,你又打算怎么办呢?”薄景宸眼里的嘲讽嫌弃,显而易见。

苏轻语的身子往后退了两步,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她紧抿着唇瓣,满脑子都在想着苏瑾之这阵子肯定到处找着投资人给投资……半个月都没有开工,肯定情况很不妙……他不愿意找薄景宸。完全是因为不想自己为难,也不想薄景宸为难自己,苏瑾之肯定还压在苏岩海,不准他……找薄景宸。

顿时一阵难受,只觉得心口好像压着一个巨大的石头似得,闷的她喘不过气来。

“没有那个本事,就不要说狠话,到头来还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薄景宸冷声说着,“苏轻语,我警告你,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不要惊动奶奶!你越想怀上我的孩子,就越没有可能!”

话音一落,就听到门外停下车子的声音。

薄景宸眸子微微一寒,“好好说话,我还能考虑一下帮不帮你的那个好哥哥!”

苏轻语听到他后面的这番话,心里不禁一阵的冷笑,“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就算没有你薄景宸,我也不会对奶奶怎样!”

薄景宸听着眉头微微一皱,回头看了她一眼,就见薄老太太在李姨和华丽容的搀扶下下了车。

薄景宸和苏轻语赶忙走上前去,两人同步的喊了声,“奶奶……”

只见薄老太太斜眼冷冷的瞪了一眼薄景宸,就越过他走向苏轻语,抬手牵住苏轻语的手往里走去,“小语,我们进屋里去。”

苏轻语愣了愣,抬眼看了眼,紧抿着唇瓣,眉头微微一蹙的薄景宸,华丽容见苏轻语牵着薄老太太就松了手。走在薄景宸的身旁,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着,“奶奶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你们两个昨晚吵架了,还知道了你昨晚气的出来家门,现在很生气,你等会说话注意一点!我就不知道这个苏轻语有哪里好了?要说长得好看,温柔善良的孩子,一大把!偏偏就看中这么一个!拖油带水,一副可怜模样的女人!每次看到她我都来气!”

薄景宸听着华丽容在自己的身旁吐槽着,脸上没有任何一点的表情,声音依旧冷冷的,没有什么情绪,“好了,妈,进去吧。”

华丽容吐槽完,心里也好受一些。点了点头,就走进屋内。

坐在大厅,薄老太太就看向一旁的李姨,“有没有煮些润喉的汤给少夫人?”

“恩,今早给少夫人煮了雪梨汤。”管家恭敬的回答着。

“还有吗?再盛一碗过来。”薄老太太冷声发话道,李姨回应了声,“这就去”就转身走去了厨房。

薄景宸和华丽容就走了过来,坐在了她们两人的对面。

薄老太太抬眼瞪了一眼薄景宸,就扭头看向苏轻语,眉头轻轻一蹙,声音里满是气愤的问道,“小语啊,你跟奶奶说说,他是怎么欺负你的?!昨天还能说话,怎么今天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薄景宸听到这话的时候,眉头都不禁蹙了蹙,紧抿着唇瓣等着苏轻语说话。

苏轻语抬手揉了揉有些干涩发疼的喉咙,咳了一下,“奶奶,我跟、跟景宸没有发生什么。”

她和薄景宸的事,苏轻语自己都不想惊动薄老太太,让她为他们两个人担心。

薄老太太抬手点了点苏轻语的脑袋,“我就知道你这个孩子肯定不会说,一心就想保着他!!你还是别说话了,看这喉咙坏的,这几天就在家里好好休养,不要去公司了!”

说着就扭头看向薄景宸,看待他的眼神和苏轻语的眼神完全不一样,连说话时候的语气都不一样,“宸儿!昨晚那么晚了!为什么还出去!”

“两个人吵架了。”薄景宸如实回答。

只听到薄老太太冷哼一声,“为什么吵架!”

“这件事,是我的错,下次不会这样了!”薄景宸没有说明为什么吵架,而是直接承认了错误。

苏轻语微微有些震惊,没想到他会这样就承认错误。

但是薄老他太好像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一句是你的错就行了?我就不相信轻语这孩子能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不要以为奶奶不知道你和你公司那个创意总监的那点事情!上次婚礼离开也是因为她,对不对!”

薄景宸忽然听到薄老太太提起谈凡沁,整个人微微一愣,苏轻语更加的惊讶,扭头看向薄景宸的时候,只见他眼神冷漠的看着自己。

顿时苏轻语只觉得百口莫辩,他肯定以为,这件事是她告诉奶奶的。

“你不要看着小语!这件事不是她告诉我的!纸是包不住火的!孩子!你现在既然已经娶了小语,就马上给我跟那个女人断绝了关系,以前你没家室,我就不管你了!但是现在,必须给我断干净了!不然让人如何看待我们薄家!”薄老太太底气十足的冷声说着。

薄景宸脸色极黑,紧抿着唇瓣。没有接话。

“不说话是什么意思?奶奶今天都把话就放在这里了!薄家的男人,没有二娶的可能!这件事你最好给我解决干净了,不要让奶奶来替你处理!”薄老太太的语气也不容抗拒。

苏轻语攥着衣服的手,都不禁出汗了,眉头紧紧的皱着。

久久的才听见薄景宸沉着嗓音说道,“我知道了。”

“知道了,就给我快点,像她那种女人,无非就是钱。她能跟你有什么感情?不要被蒙蔽了!”薄老太太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沉重。

薄景宸的脸色始终十分的不好,紧抿着唇瓣,没有为谈凡沁辩解一分。

只不过是因为,他知道,辩解也没有用,还会加剧事态的严重性。

薄老太太看到他这个样子也不在说什么,场上人的表情都不太好。“你们以为我老了,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妈,这都是他们年轻人的事,我们就管到这里就行了,宸儿和轻语毕竟没有感情基础,让他们多磨合磨合就会好的。”华丽容出来打圆场。

只见薄老太太冷哼一声,“我倒是懒得管他们的事,只是有些事情,我不出面,宸儿他就不知道!这个家还有人管的!还有你丽容!宸儿都已经有家室了!就不要整天动摇他的心!薄家只有丧偶!没有离异!”

被薄老太太这么训斥一番,华丽容也不再敢说话,看得出薄老太太今天的火气确实大。

此时气氛正尴尬着,李姨就煮好了雪梨汤还有茶水端了上来。

薄老太太扭头看着苏轻语,“每天多整两碗雪梨汤喝喝,少说话,多喝水,多运动,你们年轻人就是运动的太少了。”

苏轻语听着,喝了一口冰糖雪梨润了润喉,便点了点头,“恩,知道了奶奶。”

等到苏轻语将碗中的冰糖雪梨喝完,薄老太太也将该说完的说完了,她站起身子,苏轻语就连忙扶住她的手臂。

薄景宸跟华丽容也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子。

“走了走了,这人老了就是经不起折腾,宸儿这段时间应该很忙吧,赶紧先去把公司的事完成吧。”薄老太太边说着就边休息那个玄关处。

薄景宸紧抿着唇瓣,沉声“嗯”着,“奶奶。慢走。”

薄老太太穿好鞋子,听到这话,忍不住的笑了笑,“我看你现在是希望我快点走吧。”说着脸上忽然面露愁色,握住了薄景宸的手,“你也不要嫌弃奶奶啰嗦,管的多,奶奶总归是为了你好的。听话,到公司去把那个女人给炒了,尽早的跟她断绝关系。”

薄景宸听着,脸上的神色凝重,心里虽然是不愿意的,但是嘴上还吃沉沉的“嗯”着。

扶着薄老太太上了车,薄景宸和苏轻语站在一旁,车窗摇下,薄老太太还是不放心的说道。“小语,如果他欺负你,你就来找奶奶。听到没有,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不好。”

苏轻语顿时只觉得心中一暖,扯唇一笑,点了点头。

“宸儿啊,奶奶从小都带着你,这次希望你,不要让奶奶失望,不要让我为你操这么多心。你跟那个女人的事情,我已经给了你够多的时间了。婚礼那次的事情,我都装作不知道了!”薄老太太最后放着狠话。

“我知道了,奶奶回去好好休息。”薄景宸低沉着嗓音说着。

薄老太太也就作罢,摆了摆手,“好了,你们进去吧,我走了。”

说着车窗就摇了上去,车子就开出了大院,消失在两个人的视线里。

苏轻语无声的吐出一口气,就听到身旁的薄景宸冷声道,“苏轻语,你是不是打算告诉我,这件事也不是你告诉奶奶的。”

听到这话,苏轻语眉头一蹙,扭头看向他,“你和谈凡沁的事情,我从来就没有跟任何说过。”

“是么?周奕冰?时婉月?这两个人你也没有说过?”薄景宸眸子阴寒,语气更是让人心中一颤。

苏轻语顿时一愣,她忘记了她们两个,“我……我是说过,但是我保证她们两个肯定不会说出去!听奶奶刚才的语气。她早就知道了你和谈凡沁的事情,只是一直没有说而已。”

只见薄景宸扯唇冷笑,一步步的走近苏轻语,将她抵在门上,眼神中满带杀气,“别装了,奶奶什么性格我比你清楚,她一旦知道不会拖到现在才跟我说,要我跟沁儿断绝关系!我真是小看了你!!”

苏轻语听到这话顿时说不出话来,难道薄老太太真的是近几天才知道他跟谈凡沁的事情的?

“我绝对没有告诉过奶奶,你和谈凡沁的事情并不算小心,就算是被人发现,也不是没可能的!”苏轻语喉咙有些疼,哑着个嗓子说着。

薄景宸沉声一笑,“事到如今,你已经得逞了。怎样说都没事了。”

说着薄景宸就嫌弃的瞪了她一眼,就往后退开几步,走向自己的车子,“你越以为自己什么都要得到了,我就越会让你一无所有。”

说着就听到一声关门上,薄景宸一脚踩上油门,车子就飞驰了出去。

苏轻语无力的靠在门上,看着他车子离开的方向,无力的苦涩一笑,心口的位置还是有些疼,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做了什么事情,他从来都不会相信她,她明明就应该习惯被误会才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会一次次的为自己辩解。一次次无力的解释,换来他更多更大的嘲讽。

“夫人,外面凉,进屋吧。”李姨走上前来,柔声说着。

苏轻语点了点头,眼神空洞无神的,就走进屋内,这晴了许多天,这下总算是要下雨了。

苏轻语一个人吃了中饭,看看书,看看电视,然后又是晚饭,又看看书,看看电视,在外面走走。

到了晚上十点,薄景宸也没有回来。苏轻语竟然还觉得庆幸,这不会来更好,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就受到了时婉月的微信。

“小语,你今天没有来公司?”

“嗯,喉咙哑了,说不出话。”

“这么严重了?买药吃了没有?”

“恩,吃了。”

“今天我看到那个谈凡沁来上班了。”

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苏轻语微微一愣,“然后呢?”

“她认出我来了。”

“那她没有为难你吧?”

“说了几句难听的话……我没有还嘴,毕竟是在公司,她的职位比我的大,而且,她跟……薄总的关系,所以我忍下来了。”

看着时婉月说着这番话,苏轻语心里很不是滋味。甚至有些无奈,“对不起,因为我,让你难受了。”

“这说的是什么话,这又不是你的问题,是这个谈凡沁欺人太甚了。你这几天在家里休息也好,等你好些了再来上班,不然她指不定要怎么对付你呢,好了不跟你说了,我先去洗澡了,刚从门店回来。”

“好的,晚安。”

苏轻语将手机息了屏幕,将床头灯也关了,闭上眼睛,不想再去想这些糟心的事情。

——

薄景宸去到公司并没有立即就找谈凡沁,而是先将手上的该完成的事情都给完成了。等到晚上八点多的时候,谈凡沁自己来到办公室找到的他。

谈凡沁手里拿着咖啡,迈着妖娆的步子走向他,“阿景,都累了一天了,休息一下吧。”说着就扯过凳子坐在他的身旁。

薄景宸停下手中的事情,抬眼看她一眼,只见她眉眼一弯,靠在他的肩头,“阿景,我刚才恍惚间,好像又回到了我们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是这个点,过来找你。陪着你下班。”

“嗯,你吃过饭没有。”一般只要谈凡沁说这种矫情的话,薄景宸不知道怎么回答便会转移话题。

“恩,吃过了,不过没有吃饭,就吃了些水果,晚上吃饭会长肉。”谈凡沁笑说着。

“等我一下,我还有些工作没做完。”薄景宸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声音说不上多柔和。

谈凡沁看了他的电脑屏幕一眼,眼睛顿时就亮了,是关于竞标的文件。

“恩,我不吵你,你忙吧。”说着就将椅子往旁边扯了扯,然后抬手撑着腮帮子看着他。

薄景宸直接无视了她的存在,认真的审阅着竞标的方案书的初稿。

谈凡沁见他连斜视都不给自己一个,便靠在椅背上,抬眼小心翼翼的看着上面的内容,但是薄景宸审阅的速度很快,没一下就做好了标记。翻了过去。

所以谈凡沁想看也根本没看到什么,只是大概看到了一些内容。

只见薄景宸将文件审阅好,就发给了周泽成,然后关掉电脑,谈凡沁立马就揉着他的手臂,“做完了?”

薄景宸沉声“嗯”着,扭头看向笑的一脸无害的谈凡沁,眉头微微一蹙,“沁儿,我跟你说一件事。”

这件事,迟早都得跟她说,所以薄景宸也不没有什么犹豫。

谈凡沁忽然看到他如此严肃的样子微微一愣,有些害怕的松开他的手臂,“阿景,你干嘛这么严肃啊,你这样都吓到我了。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很严重吗?”

薄景宸听到她这话,顿了一下,还是轻启唇瓣,“奶奶,知道我们的事了。”

“奶奶知道了?那……那怎么办……她……她要你干什么?是不是要你跟我断绝关系?”谈凡沁顿时就是一惊,紧紧的抓住薄景宸的手臂,眼睛都红了。

薄景宸见到她难过害怕的模样,眉宇一皱,抬手将她揽到怀里,“我们暂时这阵子先不要联系了。”

听到这话,谈凡沁顿时一惊,抬起泪眼婆娑的眸子看着薄景宸,“只是这阵子吗?还是阿景,你接着这个理由,然后再也不理我了?”

薄景宸抬手擦掉她脸上的泪水,“我若是不想理你,直接给你一笔钱就打发了,公司以后也别来了,如果一个人在家里难过,你不是想去成都吗?这阵子,你可以去放松一下。”

话音一落,就见谈凡沁摇着脑袋,声音有些哽咽,“不要,我哪也不去,成都,我只想跟你一起去,我才不要自己去。公司……公司我也不可以来吗?可是公司这次的竞标,我也参与了……就不能等竞标完了再走吗?”

“到时候我会找人代替你的位置,公司的事,你不用担心,有我在。”薄景宸沉声说着。

“阿景……就让我……让我陪你一起完成这次竞标好不好,等到一定稿了,我就主动离职。我知道这次竞标对公司的重要性,所以我想陪着你。这次离开公司,我知道,我以后肯定都不可能回公司了。我就想最后一次陪你一起工作。”谈凡沁声音带着哽咽的继续说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