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女人怎么那么难哄?/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听着谈凡沁的这番话,心里顿时不是滋味,竞标在下个月中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而薄老太太铁定不会允许她呆在公司一个月。

“不可以,奶奶不会让你留在公司一个月,听话,等会我陪你下去把东西整理一下,明天就不要来公司了。”薄景宸沉声说着。

谈凡沁的听着一脸瞬间就垮了,扁着个嘴巴,“阿景,你是不是想赶我走,然后就可以跟苏轻语一起了。”

话音一落,薄景宸的脸色顿时一沉,谈凡沁看到他这样的表情心里顿时一咯,“阿景……我……”

谈凡沁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薄景宸冷声打断道,“你如果执意要这样猜测,那就随你便!”

听到这话,谈凡沁顿时就愣住了,整个人顿时就是一慌,“阿景,我错了,我我我……我就是害怕,我就是担心,奶奶那么喜欢苏轻语,我害怕你为了你奶奶,跟苏轻语逢场作戏,最后成了真的。阿景,我就是太爱你。真的,你不要生气。我以后都不这样说了。”

薄景宸紧抿着唇瓣,沉声“嗯”了声,不再想为这件事,再多说什么,“好了,走吧。去你办公室将东西整理好。”说着就站起了身子来,谈凡沁也站起身子,犹豫了一下最后一次问道,“真的连一点点留在公司的可能都没有吗?我就要一个月……”

“你是想现在自己走,还是到时候,奶奶过来找你?”薄景宸沉声反问。

谈凡沁顿时就没有说话。

到了办公室,谈凡沁情绪低落的整理着自己的东西,整理好之后,谈凡沁深吸一口气,“我在这里工作了四年……现在要我走我真的有些不忍心。”

薄景宸接过她手中的箱子。“如果在家里玩着无聊,我到时候给你在别的公司安排一个适合你的职位。”

薄景宸冷声说着,就往门外走去。

谈凡沁站在那冷着眸子狠狠的等着薄景宸的背影,这下可怎么好,她该怎么和张英楠说这件事。

坐到车上,谈凡沁就忍不住的问到,“奶奶,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六年,知道我……怀过你一个孩子吗?”

“知道。”薄景宸认真的开着车,脸上没有过多的情绪。

“知道……知道她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动容吗?我……从二十三岁陪你到二十九岁……我都要三十了。她难道……就不会对我通融一点吗?我什么都不要,不要名不要利,我就只是想和你在一起,我现在连孩子都生不出了,根本就不能给苏轻语带来什么威胁啊!”谈凡沁有些难受,有些激动的说着。

一个女人有几个青春年华。而谈凡沁将自己最好的年纪都奉献给了薄景宸。

“恩,我知道。但是奶奶不是这样想的。薄旭祁娶了云恩晴,即便他们两个人没有任何感情,奶奶都不允许他们两个人离婚。她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恩怨,是一时半会解不开的,所以,她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薄景宸冷声解释着。

“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什么希望?让苏轻语怀上你的孩子吗?”谈凡沁紧咬着唇瓣,颤声道。

薄景宸眉头轻蹙,浅声一个“嗯”道,“该说的话,我昨天都说过了。我今天不想重复第二遍。”

谈凡沁听到这话捏紧了拳头,紧抿着唇瓣,没有再说话,直到快到她家的时候,才忍不住的小声的问道。“阿景,你到底……还爱我吗?”

到谈凡沁的家门口,薄景宸一脚踩上刹车,扭过头,神色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点的爱意,“你觉得呢?”

当谈凡沁问这话的时候,薄景宸自己的疑惑了一下。

“我不知道,如果你爱我,为什么……为什么这六年来,你连一句我爱你都不曾跟我说过?我甚至都看不到你眼底的一丝爱意……你不曾为我伤心为我难过也不曾担心过我!”谈凡沁说着说着就分外的委屈。

薄景宸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扭过头看向她,“爱是什么?我只知道,我对你有好感,也并不排斥你,你若愿意跟我在一起,我就不会轻易撒手。”

谈凡沁听到后面的话瞬间就是一愣,连忙就解开身上的安全带,扑到薄景宸的身上,“不,你就是爱我的,不然也不可能让我陪在你的身边六年。不可能这六年来除了我在没有其她的女人,你甚至还为了我和你奶奶反抗过和苏轻语的婚约,连那婚礼,你都为了我没有在场,是我矫情了,阿景……你不要生气。”

薄景宸垂眸看着搂着自己腰身的谈凡沁,声泪俱下,无声的叹口气,抬手顺着她的头发,“不要想这么多。熬过这阵子,我就来看你。等竞标的一拿下,我陪你去成都。”

谈凡沁听着,连忙点着头,仰起梨花带雨的小脸蛋就要凑上薄景宸的唇瓣。

薄景宸只见这越来越靠近自己的嫩唇,眉头一蹙,胸口顿时就是一闷,眼前顿时浮现出苏轻语今天那副清冷的模样,就在她要碰到自己的唇瓣的时候,薄景宸忽而就将脑袋给撇开了。

谈凡沁的动作一顿,眼眶顿时一红,好不容易好了些的情绪,顿时又难受了起来,“阿景?”

“今天很累了,你早点回去休息,这几天有什么事电话联系。”薄景宸眉头轻蹙,淡声说着。

谈凡沁心里虽然委屈,但是她一看薄景宸这个神情,就知道他的心情不好了,她要是在这样惹下去,指不定他又会生气。坐直身子,深吸一口气,“好吧,那阿景……我走了。一旦有机会,就要来看我,好不好?”

“恩,下车吧。”

话音一落,谈凡沁就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谈凡沁走进家门,就立马给张英楠打电话过去,只是连续打了几个都没有接。

等过了半个多小时,张英楠才回了电话过来,语气还有些不善,“打那么多个电话过来干什么?”

谈凡沁愣了愣,有些委屈,“薄景宸的奶奶发现了我跟他的事了,然后,他让我以后不要去公司了。”

“什么?让你以后不去公司了??你答应了?”张英楠的语气有些激动。

“我……我开始没有,求了好久,但是薄景宸没同意让我留在公司,我说就一个月,等到竞标完了再走,他都说不可以。英楠……”谈凡沁知道张英楠现在肯定有些爆炸。

“那现在准备怎么办?嗯?”张英楠冷声问着。

谈凡沁微微一愣,“英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再盛宇干了,你也就不要我了?”

张英楠眸子一沉,忽而想到什么,“怎么会,我只是说,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在家呆着还是来我这里?”

“你讨厌,你刚才明明都不是这样的语气,你吓坏我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我来你那,好吗?”谈凡沁犹豫了一下问着。

“只是你还是得瞒着薄景宸,躲过他的眼目,不能被他发现了。”张英楠说着。

“好,我就跟他说,我出去玩几天。那我今晚过来?”谈凡沁瞬间就有些激动。

“今晚?今晚不行,明天过来吧。”张英楠看着身旁的美人儿,淡声说着。

——

薄景宸看着她走进家门才离开。只是他没有立即回去,而是将周泽成拉了出来,去了酒吧。

可是本来应该是周泽成陪薄景宸喝酒的,最后反倒变成了薄景宸陪着周泽成喝酒。

薄景宸端着个酒杯子,冷着一张脸,一脸嫌弃的看着身旁已经喝醉了的周泽成。

“景宸,你说女人怎么就这么难哄啊!!我想陪她!她还不要!!我想给她减轻工作任务,让她来给我做助理,她也不要!给她丢了个任务,主要是让她来陪着我,倒好!来了两天,然后又各种加班,还不要我插手帮她!”说着周泽成烦躁的又喝了一口酒,“你说我找的是个什么女人!”

“金刚女强人。”薄景宸冷冷的吐了五个字。

“对!我看她周奕冰就是要当个女强人了!小小年纪,她就不能偷一下懒?撒一下娇?像一个女人一点吗?还天天为了你和苏轻语的事操碎了心!!”周泽成又端起杯子猛喝一杯酒。

周泽成整个人醉醺醺的。抬起手腕,费劲的看着上面的时间,“你看看看看!这都十一点半了!!她还没有给我一个电话!都连续几天加班了!她怎么一个小职员比我这个副总还忙啊!我有时间要去找她公司的老总谈谈!”

薄景宸扫了一眼,说话已经口齿不清的人,余光瞥到不远处,一个打扮艳丽,巨乳翘臀,风情万种的女人面带着调戏的微笑朝他们两个人走了过来。

薄景宸淡漠的扫一眼,就收起了视线,他对这种女人从来都没有任何的好感,更加不要说,提起什么兴趣了。

那个女人坐在薄景宸的身侧,眉眼一抛,俯下身子凑在他的耳边,还故意用她的胸有意无意的蹭着他的肩臂。“帅哥,我一个人来这里,没人陪,我跟你们一起玩儿,好不好?”

薄景宸眼神淡漠,抬起酒杯喝了一小口,从喉咙间冷漠的吐出一个字,“滚。”

身旁那个女人微微一愣,但是随即就反应过来,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直起身子,嫌弃的瞪了一眼薄景宸,就转身离开。

周泽成痴痴一笑,整个身子无力的趴在他的身上,“你那么无情干什么?身材多好啊!一只手都掌控不了。”

薄景宸抖一抖肩膀,将周泽成抖开,“喜欢自己去追回来。”

“放在以前,还要你说?我就自己留着用了,但是现在不行!我好歹也是一个有家室的人,而且还是一只母老虎,会把我生剥活吞了的。”周泽成撑起自己的身子,故意做出一副恐怖的模样。

薄景宸轻笑一声,周泽成今天说了那么多嫌弃周奕冰的话,但是言语里确实满满的爱意,他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是一旦认准一个人来,就真的就是很难再放宽心了,就像当初那个徐叶,那样背叛了他。他照样笑呵呵的在她婚礼那天包了一个大红包,然后自己一个人哭成了狗。

哭成狗的样子薄景宸没看到,倒是听李倩茜说的。

提到李倩茜,薄景宸只觉得他们两个真的是有缘无分,周泽成只能是李倩茜的一段孽缘,等了十多年,最后还是没能在一起。

薄景宸正晃神间,身子忽然被周泽成用力的摇着,神情一脸的激动,像个孩子似得,“啊,景宸,你看!她给我打电话来了!!”

薄景宸翻了个巨大的白眼,还没有要甩开他,他就接通了电话。

他看来是真的喝醉了。这里这么吵……他们打电话能听得清么?

果不其然,周泽成皱着眉头大声吼着,“我说我在bar!冰冰!你说的声音怎么那么小啊!!我好想你啊!!!你都已经几天没有打我电话了!!喂?喂?喂喂喂?!!冰冰!!奕冰??周奕冰!!”

最后周奕冰挂断了电话。

周泽成生气的将手机用力的摔在桌子上,“景宸,你说她是个什么人!打电话来了又不说话!!然后直接挂了??继续喝酒!真的是谈什么恋爱!不如喝酒!”

薄景宸那一瞬间,后悔今天叫周泽成出来了,将他的肩膀一拍,“好了,别喝了,走吧,不然你回去,得跪搓衣板了。”

“不行!你叫我出来的!我还没有喝够!你不能走!你怎么不喝呢?喝啊!跪什么搓衣板,我回去让她跪!”说着就给薄景宸手里的杯子又重新倒满了酒水,然后摇晃着手和他碰杯,“来,我们不醉不归!”

说着就一口将杯中的酒水给闷了,薄景宸也就只是意思一下的小喝一口。

又过了半个小时,薄景宸也有些醉意上来,心中却越发的觉得孤独,满心都只想着一个人,那就是苏轻语。

他好像着了魔似得,此刻很想她!!很想亲吻她的唇瓣,将她紧紧的拥进怀里。

“冰冰?冰冰是你吗?你怎么可能会在这里,肯定是我喝酒喝傻了。”薄景宸仰头喝了一口酒,就听到一旁周泽成的声音。眉头轻蹙,就见周奕冰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

“卧槽了,你干什么喝这么多酒啊!!我他妈的就不该过来,醉死你得了!要回家还是继续呆在这里!”周奕冰嫌弃的将一见到她就紧紧抱住她的周泽成推开。

一推开,周泽成又扑了上去紧紧的抱住她的腰身,“是我的冰冰呀~回家!我要跟你回家!唔,要亲亲~”说着就抬起脑袋凑向周奕冰的唇瓣,

周奕冰嫌弃的瞪了他一眼就将他的脸推开,“亲你个头,给我站起来!”

话音一落,周泽成立马就站起了身子,然后咧嘴一笑,比周奕冰高了一个脑袋,忽然捧起周奕冰的脸蛋,对准她的唇瓣就亲了上去,因为喝醉了,周泽成完全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砸的周奕冰的唇瓣牙齿生疼。

挣扎推攘了周泽成几下都没有用,周泽成越吻越深,周奕冰的身子都有些软软的,他才松开了她。“原来是要站着亲亲~”

周奕冰顿时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抬起手背擦掉唇瓣上的口水,只见薄景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她刚来的时候看到他们两个,薄景宸的背影竟然看起来十分的孤独,她刚想打声招呼,身子就被周泽成给死死的抱住了。

正晃了一下神,周泽成就不开心了,俯下身子对准她的唇瓣重重的咬了一口,疼的周奕冰尖叫一声,抬手就拍打着周泽成的胸膛,“要死啊!痛死了!”

话音一落,周泽成就踉跄着身子推攘着周奕冰往外走去,“谁让你看别的男人的!!你的眼睛只能用来看我!!”

听到这话,周奕冰瞬间没有了脾气,瞬间觉得他十分的可爱。任由他将自己带出酒吧,找到他的车,打开后座,准备将他塞进车内,但是他刚半躺着身子,坐在里面,周奕冰准备探出头来,身子就被他用力的扯了下去。

周奕冰整个人趴在了周泽成的身上,抬手拍了一下他的胸脯,“哎呀!别闹,先回家!这都几点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话音一落,周泽成搂得更加的紧,还一脸的不开心,“不要!明天我给你请假!我好想你啊!”说着就抬手摁住周奕冰的脑袋,再次的吻上她的唇。

周奕冰唔了几声,就将周泽成推开,而她也明显感觉到了周泽成的生理反应。

“奕冰,我难受!我想要你!”周泽成说着一脸的委屈,抬头就吻着她的脖子,锁骨~周奕冰想要推开他,但是他却抱的更加的紧。

“周泽成!别闹!这里人多!”周奕冰提醒着他。

周泽成动作忽然一顿,一脸委屈可怜的小模样,“那我们回去……回去我要你要你要你!”

周奕冰见他这样,忍不住就笑出了声,直点头,“好好好,回去我给你!”

说着就从他身上下来,钻出车内,正准备关上车门,就又听到周泽成委屈的声音。“我不要坐后面。”

周奕冰看着此时一个大男孩似的周奕冰扯唇温柔一笑,抬起手指着他的鼻子,故作严肃的警告道,“坐前面可以!但是!不可以吵闹!听到没有?!”

周泽成听到可以坐前面,立马就笑了,连忙点头!

周奕冰这才扶着他的身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给他扣上安全带。

一路上回去,周泽成都乖乖的,没有吵,没有闹的,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周奕冰将车停在了车库里,看着周泽成俊逸的睡颜,扯唇一笑,第一次看他喝得这么醉过,没想到喝醉了的他。竟然像一个孩子一样,如此依赖着自己,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解开,认真的端详了一下他的面庞,他的嘴巴真是好看,感觉比女孩子的嘴巴还要粉,忍不住的周奕冰就撑起身子对准他的嘴巴亲了上去,伸出舌头舔了舔,还有丝酒味。

心里一处地方,顿时就觉得满满的,唇瓣微微上扬,准备坐回位置上,就忽然见周泽成睁开了眸子。

周奕冰心里顿时一惊,有一种偷吃东西被抓到的感觉,正要退回位置上,脑袋就被他摁住,深深的吻了回去。

直到两个人的呼吸变得粗重,周泽成才放开了她,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奕冰,我们坐到后面去。”

周奕冰脸上立马飞上两片红晕,娇嗔的拍打了一下他的胸脯,就爬到了后座。

周泽成温柔的亲吻着她身体的每一处地方,周奕冰身子一阵阵的颤栗,抬起脑袋,看着已经飞上云端,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周奕冰,沉声求道,“宝贝儿,我也想要~”

周奕冰会意一笑。便俯下身子……

一场云雨,周奕冰身子软绵绵的躺在了周泽成的怀里,娇柔的说了句,“恩,有点小刺激,我生怕有人敲车门了。”

周泽成扯唇一笑,满身的汗水,“你叫的那么大声,他们不敢靠近的。”

“我叫的很大声吗?我明明已经控制了自己的音量了!”

“是吗?我怎么没感觉到,我吻住你的嘴,都不能压抑住你的叫声。”周泽成继续打趣道。

周奕冰抬眼瞪了他一眼,就坐直了身子,“穿衣服!回家睡觉!老娘累了!”

周泽成见她这害羞的小模样,忍不住的就又在她的脸上啃上一啃,周奕冰娇哼了一声。推开他,“哎呀!真的好累!我们快点回去了。”

听到她这样所,周泽成才舍得放开了她。

——

薄景宸见周泽成和周奕冰卿卿我我的模样,他便放下酒杯,脚步有些飘浮的走出了酒吧。这一走出酒吧,耳朵就有些不舒服,缓了缓,才找了代驾。

“老板,去哪里?”薄景宸坐在后座,抬手揉了揉有些晕晕的脑袋。

“易安别墅。”薄景宸沉声道。

他只是忽然想要回去,回去看看那个人。

到了别墅已经十二点四十多了,薄景宸在车上眯了会眼睛,酒也醒了许多,脚步轻缓的走向二楼,走到苏轻语的房间。推开房间的门,只见苏轻语安静的侧躺在床上。

薄景宸缓缓的走过去,坐在床边,低头看着苏轻语安静美好的睡颜,胸口的位置顿时有些闷的厉害。

忍不住的就抬手轻触她的脸颊,他刚才真的很想很想她,恨不得立马就见到她,尤其是在看到周奕冰和周泽成的时候,心中那种想念就更加的浓烈了。

“苏轻语,你是不是对我下了毒。”薄景宸声音很小,身旁吵醒了她。

脑海中不禁回想起谈凡沁问自己是不是不爱她的时候,他心里想到的竟然是苏轻语。

难道……自己爱上她了?

这样想着,心口就猛地难受,好像一股气根本就顺不下去似得,手上的力道都不禁一重。只见苏轻语的睫毛一颤,额头一蹙,薄景宸立马就松开了手,站起了身子。

内心顿时就乱成一团麻。

想他堂堂的薄氏总裁,竟然为这等女儿情长的小事心乱如麻,乱了方寸!

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苏轻语,就迈着步子走出了她的房间。

只是他回来过,苏轻语并不知道,她也不会知道,薄景宸因为她而乱成一锅粥的心。

在苏轻语的心里,薄景宸已经两天都没有回过家,薄景宸不在,房子很安静,自己也睡的很早,今晚又是如此。她好像倒也能习惯薄景宸不在的时候,反而更加的舒心。

第二天早早的醒来,苏轻语喝了一碗梨水,吃过早餐就到公园里散了散步,喉咙已经好了,声音又如之前一般的清脆好听。

手机忽然来了一个电话,只见来电显示是爸爸,是苏岩海的。

苏轻语眉头不禁一蹙,她这几天光顾着自己过得舒心,完全就忘记了苏瑾之的事情,划过电话,接通。

“喂,爸……”

“嗯,吃过早饭了吗?”

听到苏岩海忽然跟自己这样客气的说话,还有些不习惯。总觉得这次过来的苏岩海好像收起了以前的戾气,不禁让苏轻语有些诧然,好像恍惚间,又回到了小时候,母亲还在的时候。

心口顿时就有些难受,“恩,吃过了。”

只听到苏岩海那边轻咳一声,应该是在组织语言想着怎样跟苏轻语说才好。

看到这样的苏岩海,苏轻语只觉得难受,他宁愿苏岩海还是以前那个伸手问她要钱的父亲,也不想看到苏岩海这副样子,心酸。

“爸,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苏轻语深吸一口气。

“好吧,就是你哥哥公司现在急需一笔工程启动资金,本来是有投资人的,但是那边的忽然就不愿意投资了,所以你看看可不可以先找小景借些钱……你哥哥是不让我找你的,但是这都半个多月了还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再这样下去,你哥的公司就要赔违约金的。这一赔,就得把老本给搭进去了。”苏岩海语气听起来也十分的为难。

苏轻语握着手机的手不禁紧了几分,她现在和薄景宸的关系十分的僵硬,听着苏岩海刚才那语气,苏瑾之这件事情又迫在眉睫,久久的没有回话。

就又听到苏岩海那边说道,“小语,我们就先借着,等到工程竣工了,就还给小景。不然也可以分红。让小景入股你哥的公司。你跟他商量一下吧?”

“要多少钱?”

“三千万。这对薄景宸来说只是个小数目,小语你就帮帮你哥哥吧,我们家就靠着你哥哥这个公司,看看能不能回到以前的前景了!”苏岩海无奈的说着。

苏轻语咬了咬唇瓣,眉头一拧,底气有些不足的说道,“我去跟薄景宸说一下……”

“好,一定要尽快啊!今天晚上就要给爸爸答复啊!”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苏轻语只觉得十分的为难,可是除了薄景宸,又有谁可以帮她,又有谁会愿意借给她三千万?

苏轻语走着走着就走回了别墅,犹豫了好一会,最后还是决定了先去公司一趟。

换好衣服,再去公司的路上,苏轻语不禁有些紧张。她已经两天没有见过他了……

到了公司,坐上电梯,等到滴的一声,门开了,苏轻语正要迈着步子出去,就见到薄景宸和李赫衣服准备出去的模样,微微一愣,“薄、薄总。”

本来以为,这几天自己是可以正视他的。但是现在发现还是有些难,心口的位置还是会疼,尤其是想到还有事情要求他的时候,就有些郁闷。

“谁让你来公司了?”薄景宸冷声说着。

“我有事想要跟你说一下。”苏轻语深吸一口气。

薄景宸冷眼瞥了她一眼,就走进电梯,“等我回来再说,你不出去?”

苏轻语捏了捏拳头,“我跟你一起去。”

“你知道我去干什么的就跟我一起去?出去。”薄景宸冷声命令着。

苏轻语最后还是走出了电梯门。

两个人的关系果然是更加的僵硬了,只是如果没有苏瑾之的这件事,苏轻语宁愿一辈子跟薄景宸这样关系僵硬下去。

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苏轻语给时婉月打了个电话,两个人找到一家餐厅,点好了菜,只见苏轻语始终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轻语,你怎么还这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那个谈凡沁都已经不再公司了,你不应该开心吗?”说这话的时候,时婉月倒是忍不住的开心。

只见苏轻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无奈的说着,“谈凡沁在不在公司,对我都不能造成什么影响。”

时婉月听着眉头不禁微微一蹙,“他们两个私底下还联系着?”

“应该是吧,但是我现在已经不关心这些了,我跟薄景宸这段婚姻本来就是名存实亡的。”苏轻语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满是苦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