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和祝浩南不能说是熟人,也不能说是挚友,但是说两个人认识,也应该没什么问题。算不上和他攀关系。

只听到苏岩海继续问道,“你们两个很熟吗?”

苏轻语听到这话,眉头不禁皱的更加的紧了,坐直身子,“不是很熟,发生什么事情了?”

话音一落就听到苏岩海那边发出开心的笑声,“别紧张,刚才你哥打电话过来,说拥城的那个祝浩南,竟然主动找到他,说愿意投资那个项目。”

“什么??他?主动找到哥?怎么会这样……”苏轻语有些愣愣的,整个人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小语,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啊?好了,薄景宸那边既然你都已经开那个口了,多一个人投资也可以,只不过这个祝浩南还真是大手笔,三千万啊,他眼睛都不眨一下,也不跟你哥好好的细谈这件事,只是信任他是你哥哥,你老实告诉爸爸,你和他是不是关系不一般?”苏岩海试探的问着。

苏轻语只觉得脑子嗡的炸开了,她根本就没有找祝浩南说过苏瑾之的事情,他们总不可能还去关注苏瑾之这个小公司,即便苏瑾之接的那个项目确实还不错,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是苏轻语始终觉得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爸,那个钱,哥不能要,合同也别签了。我会在这边搞定薄景宸的。”苏轻语不想欠祝浩南的,前阵子那上千万的项目,已经让她很尴尬了,甚至有些内疚了。

这下又是三千万,他在这边的公司都没有稳固下来,而且,最主要的是薄景宸,他要是知道这件事……苏轻语顿时整个人都不爽了,虽然这件事本来就不是她让他做的,但是薄景宸肯定不这么认为。

她是薄景宸的妻子,而祝浩南的这些行径实在是很让人误会。虽然她跟薄景宸确实只是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但是她的脑袋上却始终挂着薄家人的牌子。

人要脸树要皮,更何况是支系庞大的薄家,更加要脸面,她可以不顾薄景宸的感受,但是她不能不顾薄老太太的感受,人起码的感恩她还是有的。

但是苏轻语这样想,不代表苏岩海会这样想,他立马语气就凶狠了起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哪里有到手的钱还不要的道理。再说了,祝浩南这是他自己要投资的,又不是我们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逼他的!还有万一薄景宸那边行不通呢!你以为做生意跟你女孩子过家家一样?不知轻重!妇人之仁!我不管你跟祝浩南是什么关系!这次这个投资,都是他自己主动的!你知道了吗!好了,登机了挂了!”

说着电话筒那边就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苏轻语握着手机的手,不禁紧了几分,最后一句话,她倒是听的清楚,让她注意好说话的分寸,毕竟这件事肯定会有人抓住把柄说事的。

苏轻语顿时心中一阵头疼,这件事完全就是出乎意料,不行,她得问清楚,说着就拿出手机给祝浩南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喂,小秘书?今天怎么有这个功夫给我打电话?”祝浩南接电话的速度有点快,让苏轻语都不禁怀疑,他是不是正在玩手机,可是这个时候,他难道不是在上班吗??

愣了一会神,就反应了过来,直接进入主题,“你怎么知道我哥项目需要资金的事情?”

“哦?这个啊。就是机缘巧合发现的啊,觉得这个项目的发展空间还是很不错的,看着竟然没有人下手,那么我就先下手为强了。怎么样眼光还是很不错的吧。”祝浩南说的十分的轻巧,好像就是一件很随便的事情,甚至还来邀功卖乖。

苏轻语眉头一皱,犹豫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淡声说着,“祝浩南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我和你终究是不可能的,我已经是薄景宸的妻子了!希望以后我的事情,您还是不要插手了。”

“恩,我没有插手你的事啊,这个是我自己觉得可以投资才投资的,小秘书你不要有这么大的心里负担嘛,对不对?你刚才那么严肃的跟我说话,我都被吓到了。你这样我可是要你赔偿的啊。”祝浩南试图转移话题。

“我认真的,上次是上千万的项目你说不合作就不合作,这次你连个实地考察都没有,就随随便便做投资,我不信你一个生意人,会这样草率。”苏轻语严肃的说着。

“怎么就不可能了,我这个人拼的就是运气啊,还有,谁说什么都要实地考察的啊,你不会是想让我退出这个项目,然后将这个项目的投资人给薄景宸吧,然后让他大赚一笔?小秘书,你这样是不行的,先来后到。好了,我要开会了,先挂断了。”

说着祝浩南就将电话挂断了,然后祝浩南面带微笑的看着在席的沉着脸一脸严肃的各位董事。

“各位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如果没有了的话,我就要散会了。那个苏氏外贸公司的那个项目投资,我已经签订了合同了,所以各位董事就不要在说什么了,你看我祝浩南什么时候失手过?”

祝浩南说着,就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然后站起身子,说了句,“散会”就走出了会议室。

苏轻语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简直就是要着急郁闷死了,抬眼看着这个密密麻麻的报告书,就烦的想砸电脑。

深吸一口气。喝了一口水冷静了一下,始终觉得这件事不对劲,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猛地想到一个人,时婉月。

她昨天的时候,就一心想着让自己去找祝浩南。

想到她,苏轻语就连忙打了电话过去,但是连打了两个都没有人接,这个点,估计是在忙了。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脑仁疼的厉害。这件事情,怎么就会忽然发展成这样子呢?她没有十足的把握薄景宸会答应这次的投资,但是也有八成的把握。

这次她明显就感觉到了薄景宸对自己稍微友善些的情绪,这下好了,她完全不敢想象,等到薄景宸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会是怎样的反应。

苏轻语整个人都没有了状态,时婉月就在这个时候打了个电话过来,连忙按了接通。

“喂,刚刚打印东西去了,怎么了轻语?”时婉月的声音温温柔柔的,让人听起来十分的舒服。

苏轻语再急。也跟着柔软了起来,“月月,你是不是告诉祝浩南我哥公司的事情了?”

时婉月顿时一愣,手中端着刚打的咖啡一晃,就洒了到她的手上,一疼就尖叫了一声,忍不住的就松开了手,杯子摔碎在了地上。

一紧张时婉月就蹲下身子,要去捡摔在地上的杯子,一碰到杯子就又被热到松开了手,手指上立马就划开了个口子,鲜红的血顿时就汩汩的往外冒。

苏轻语只听到电话那边一阵混乱,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月月,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杯子摔在地上划破了手,我先处理一下这里的事,等会再跟你说。”说着时婉月就急忙的挂断了电话。

苏轻语看着挂断的电话,眉头不禁一蹙,心中顿时一阵的不安。

时婉月蹲着身子看着被划开手的伤口,血一滴滴的滴在地上,却愣了神,手背上也红了一片。是刚才被烫伤的。

手忽然就被一张白纸包住,鲜红的血液渗透纸巾,时婉月被这个突然的动作给惊醒,连忙抬头就看到喻少远神色紧张的将她扶了起来,语气有些紧张,“时婉月??”

时婉月顿时就回过神来,“喻、喻总监……”

喻少远将她扶到休息室的沙发上坐在,就走到医药箱处拿出碘酒和创口贴。

“刚才你发什么呆?晕血?”喻少远一推门进来就看到时婉月抓着手指,双眼无神的蹲在碎杯子的面前,他干嘛从口袋拿出纸,第一反应就是怕她晕血倒在那玻璃渣子上。

“没、没有。我不晕血……就是忽然晃神了。”时婉月还是有些不在状态。

喻少远看到她这个模样,顿时笑出了声,“恩,也是,你们女孩子要是晕血,那每个月都得晕几天。”

时婉月没想到平时严谨的喻少远竟然会开这样的玩笑,顿时脸上一红,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看着我干什么,处理伤口,可能会有点疼。”说着就将手指上的纸拿开,拿着碘酒一点点的清洗着她的伤口。

只听到时婉月疼的倒吸一口冷气,喻少远的动作停了停,“很疼?”

时婉月摇了摇头,“还好……”

“哦,我还以为我太用力了。”说着就继续着手中动作,然后将创口贴给她贴上。

“谢谢,喻总监,耽误你时间了。”时婉月站起身子就看到那一地的杯子碎片,“我去扫干净了。”

喻少远抓住她的肩膀,“好了,你先休息一下,我来吧。”

话音一落,他就去找到扫把和垃圾铲,将那的杯子碎片清扫了干净。

时婉月不好意思的站在一旁看着,喻少远就打了一杯白开水给她,然后给自己也打了一杯,站在门口,“你先休息一下,等缓过来了再继续工作,如果是在不舒服就要说。”

还是之前那个一如既往的一丝不苟。

“那个……喻总监,我没事了,这个就是小伤。我还没有那么娇气。”时婉月轻声说着。

喻少远看了她一眼,淡声“嗯”了声。“你要是觉得没事,就工作吧。”说着就转身离开。

时婉月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满脑子想着苏轻语问的话,心里顿时就慌乱了,苏轻语哥哥的事情确实是她告诉祝浩南的,她犹豫了很久,才决定去找到祝浩南助理的电话,只是让她意外的是,一说到苏轻语,这个助理竟然就将电话给了祝浩南。

没想到苏轻语和这个祝浩南的关系如此的不一般,想到这里。时婉月顿时心里就有些不爽,什么时候她竟然和这些商业大咖都如此的关系好了。

祝浩南因为那场讲座,风靡了整个南大,她也曾经少女心的崇拜过他……

只听到祝浩南的声音冷漠缓缓的响起,“你是小秘书的朋友?”

祝浩南叫小秘书叫习惯了,一时没有改过来口,时婉月也知道他说的小秘书就是苏轻语,“嗯,是的,祝总。”

“说吧,小秘书怎么了?”祝浩南一副没有耐心的模样,他对这样主动找到他的女人,从来都没有什么好感。

“是轻语的哥哥……”时婉月将苏瑾之那边的情况跟祝浩南说了一遍。

“哦,然后呢?”祝浩南只想听关于苏轻语的重点。

“然后就是轻语肯定会帮苏瑾之,然后能帮苏瑾之的只有薄景宸,可是轻语和薄景宸的关系不好,上次轻语姑父公司上市,薄景宸都百般为难的,弄的轻语和姑妈家的关系也很不好,我担心轻语这次……又跟上次一样,轻语的爸爸比姑妈更加不好惹,会动手打她的。我知道你对轻语……所以希望你能帮帮轻语。我说过让她来找你,但是她不肯麻烦你。”时婉月的心跳都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她停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等着祝浩南那边的回答。

“没想到小秘书还有一个你这么好的朋友。”祝浩南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时婉月顿时一愣,“我、我跟轻语一直都很要好,不忍心她那么为难。”

“好了,我知道了,没有其它什么事就挂了,我会告诉小秘书。有你这么个好朋友的。不,你们女孩子喜欢说闺蜜。”

“别别别,祝总,您别告诉轻语,轻语她性子倔强,要是知道了,肯定要怪我的,我也只是单纯的想她不要为这件事为难而已,也不想她爸老是逼着她。祝总我求求你了,别告诉轻语。”时婉月当时是真的慌了,语气里都有些哭声。

祝浩南的眉毛一挑,他还真是搞不懂这些女人,“好吧,我不说。”

话音一落,祝浩南就挂断了电话,时婉月顿时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她只是单纯的心虚……

她在找祝浩南助理的电话的时候,一直给自己洗脑是为了苏轻语为了苏轻语,才鼓起的勇气。

此时她紧咬着唇瓣,脑子里构思着,要怎样说才能不让苏轻语怀疑……坚决否认不行,万一这件事是祝浩南告诉她的……想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主动承认。

时婉月喝了一口水冷静了一下。拿出电话,点开通话记录就给苏轻语打着电话过去。

每一声的“嘟”都让时婉月觉得紧张。

苏轻语的语气有些担心,“喂,月月?你刚才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不小心把咖啡洒到自己手上,然后摔碎了,又弄伤了手指。”时婉月柔声说着。

“严重不严重?伤口处理了吗?”苏轻语这下倒是真的担心了。

“没事,不严重,伤口已经处理,那个时候你是不是问我祝浩南的事?”时婉月捏着手机的手紧了紧,主动的提起这件事。

苏轻语听着愣了会。紧抿了下唇瓣,浅声“嗯。”着。

“是我告诉祝浩南你哥的事情,让他帮你的……”时婉月的话还没有说完,苏轻语就打断道,“月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不是说了不找他吗?你为什么做这事的时候,不跟我说一下呢?”

“我要跟你说了,你还会让我去告诉祝浩南吗?轻语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生气,但是我真的很担心你,吃饭的时候看到你的样子,我都好难受。就想着能帮你点什么,三千万我家又拿不出,你当初姑父公司上架,薄景宸都那样为难你,我怕这次他又为难你,你已经过的很辛苦了,很不容易了,这次如果薄景宸还不愿意的话,你爸……我觉得你爸肯定也不会罢休的,我怕你爸逼你,所以……我就……想了好久。才决定跟祝浩南说的。”时婉月紧张的快速的说着这番话,生怕苏轻语打断了。

苏轻语听着,又生气又不生气,她知道时婉月是担心她我,为了她好……

“月月,你应该跟我说啊!薄景宸已经差不多要同意了的!现在弄这么一出,我怎么跟薄景宸解释?更何况上次那件事……我和他……”苏轻语说着就停住了,深吸一口气,她是真的激动了,“月月,对不起。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担心我。这件事不怪你。我现在先想想这事怎么处理,我先挂了。你注意伤口不要进水了。”

“轻语!轻语!”时婉月立马叫唤她的名字。

“恩,怎么了……”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一点。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怎么办,不然我去跟薄景宸说吧,就告诉他,都是我。都是我告诉了祝浩南,祝浩南才会去给你哥投资的。”时婉月一副要急哭了的模样。

苏轻语心里顿时一阵内疚,时婉月也是为了自己好,刚才她的语气还那么凶,“月月,没事了,这事真的也怪你。是我自己的问题。没事了,这件事……我自己处理吧。”

说后面那话的时候,苏轻语的内心十分的沉重,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只是她不想自己跟薄景宸的事情,牵扯到别的人。

“轻语,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自作聪明,轻语怎么办啊,我真的好担心你。还是让我去说吧,薄景宸应该不会把我怎么样吧?”时婉月声音里满是歉意,说到后面的时候又有些害怕。

听到她后面语气里的害怕,苏轻语哪里会让她去说。又一次拒绝了,就挂断了电话。

苏轻语将手机放下,抬手揉着额头,她现在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薄景宸现在估计是开会去了,他知道自己要去弄报告书,所以会议上的事情都让李赫去忙了。

这种事情,她主动告诉了薄景宸可能后果会小些。

这样想着,她先将报告书继续完成,然后修改,等到中午的时候,看到李赫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她拿着打印好的报告问道,“薄总,在办公室吗?”

“恩,在,等会还要去G公司,你马上去找他吧。”李赫善意的提醒着。

苏轻语听着,就立马迈着小步子跑到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听到一声进来,深吸一口气,做好了心里准备才推门进去。

“我写好了。”苏轻语将报告放在他的桌上,然后站直身子,有些紧张。

薄景宸抬眼看了她一眼,将那份报告放在一边,“嗯,到时候看,你出去吧。”

苏轻语见状有些意外,本以为薄景宸会当场看的。

“还有其它事?”薄景宸抬眼看向她。

“嗯。”苏轻语胸口紧张的有些发闷,“我爸今天打电话跟我说,祝浩南已经投资了我哥的项目。”

话音一落,薄景宸的眸子顿时一寒,“那你交这份报告上来,干什么?”

说着就拿起苏轻语的那份报告丢在了地上。

苏轻语看着地上自己忙了一晚上的报告,紧抿着唇瓣,蹲下身子捡了起来,“三千万只是启动资金……那个工程浩大……”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薄景宸一声嘲讽,“你不是还有祝浩南吗?苏轻语我现在倒是越来越对你刮目相看了,我和祝浩南,是不是都是你们家的提款机,人力资源部?!”

苏轻语听到这话心里顿时一阵难受,手中的报告也被捏的变形,“我不知道祝浩南……会投资我哥的项目。”

“你觉得你口中还有什么话是值得我相信的吗?你应该早就找到了祝浩南让他帮你,然后你知道他一旦投资了,过不了多久我就会知道,所以紧赶慢赶的将这份报告连夜赶出来,就是在我知道之前主动告诉我,然后说你不知道他会投资。”他的话音一落,就听到室内拍起掌声,“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苏轻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