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盖个章,以后你会是我的/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听到苏兰雪说的这番话,心里忍不住的一丝苦涩,说有用吗?她恐怕把嘴说烂了,薄景宸都不会相信她一分一毫吧。

“姑妈,我接下电话。”说着苏轻语就从沙发上站起身子,往房间走去。

“祝总有什么事情?”苏轻语的语气十分的冷漠,根本就听不出任何的情绪,让人不禁有些陌生。

“小秘书,你是在怪我给你哥投资的事情?”祝浩南淡声说着。

苏轻语听到这话,紧抿着唇瓣,祝浩南不但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反而更多的时候,都是他帮了自己的忙,她刚才那语气好像是带着一丝丝的幽怨……

想到这些不禁深吸一口气,舒缓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没有,这件事情不怪你。”

“薄景宸为难你了?”

苏轻语听着顿了一下,然后深吸一口气,“祝总,我们就聊到这里吧,你跟我哥公司的事情我不会再说什么,祝你们合作愉快。我不知道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但是我还是很谢谢之前你帮我的那些事,以后别再打电话过来了。”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苏轻语只觉得胸口闷着一股气,从他们两个第一次在宴会上见面的时候,她就隐隐的感觉到他和薄景宸之前应该有着些什么渊源,薄景宸也曾经有意无意的提醒过之间不要和祝浩南有过多的交集,这几次薄景宸的反应那么大,甚至牵扯到离婚,她就在心里更加的确定了。

他们的圈子,苏轻语真的是一点点都不想进去,脏乱不堪,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个面具,让你根本就看不清他们真实的样子,你以为这个人是对你好,搞不好往往在你身后捅你刀子的人就是他。

祝浩南听着挂断的电话,眉头深锁,脑海中始终回荡着她的那句话,“不知道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接近她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了。

开始接近她的时候,确实是为了报复薄景宸,因为他能看得出,苏轻语与薄景宸的不一样,往往最了解你的人。就是你的对手,这句话是没有错的。

只是渐渐的,多接触了苏轻语几次,他的心好像就有些不受控制了,很多次想要和她意外相遇,他都忍住了,就在暗处,静静的看着她。

他怕,他怕他总是这样出现的频繁会引起她的怀疑,只是好像就是上天安排的,他去个凉城能遇到她,他陪客户去看电影也能看到她。

只是,他现在不禁在想,这样的安排,对于自己和对于苏轻语到底是好还是坏。

她已经开始抗拒自己了。她今天已经说了两次,让他不要再跟她联系了。

祝浩南嘴角不禁苦涩一笑,为什么,他每次喜欢上的女人,都爱薄景宸!!

门忽然就被推开,之间祝若北穿了一件格子上衣,一条白色的短裙,踩着精致的小高跟就走了进来。

看到祝浩南的表情微微一愣,“呦,祝总,你这是怎么了,又谈崩了哪个项目?”

祝浩南抬眼瞪了她一眼,“出去,敲了门在进来!”

祝若北脚步一顿,回瞪了他一眼。“呦呦呦,还摆着架子出来了,我偏不出去你能把我怎么样?”

“不怎么样,那你就呆着吧。”说着祝浩南就穿上外套往外走,祝若北见他这情绪是真的不对,也不敢再开玩笑,挡在他的身前,“哥,你这是怎么了?感觉不对啊!”

“没怎么。让路!”祝浩南没好气的说着。

“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平时一副春风拂面,对谁都一张笑脸的,现在呢,谁欠了你钱一样。”祝若北抬眼啧啧说道。

祝浩南垂眸看着她,没有说话就绕想着绕着她离开,他现在是真的心情郁闷烦躁,需要发泄。

他往哪边走,她就往那边迈,祝浩南真是烦了,站直身子,“祝若北!你要再挡着我路,我就让爸妈把你送去国外!”

祝若北可是个小祖宗,又从小和祝浩南混在一起,自己知道祝浩南从来都只是吓吓她而已,她也双手叉腰,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哼,你要是敢让爸妈让我去国外,我就敢让爸妈给你相亲,我就说你喜欢上薄景宸的老婆了!”

话音一落,祝浩南整张脸都黑了。祝若北一见情况不对,立马捂住嘴巴,蹭的一下就转身跑到门口,“哥,你不高兴是不是因为苏轻语?”

祝浩南紧抿着唇瓣,理都没有理她,就迈着步子朝门口走去。

祝若北一惊,撒腿就跑,“好了,我错了!我走!”

祝浩南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无声的叹一口气,恩,他就是自讨苦吃,爱上了别人的老婆。

——

苏轻语挂断电话,掀开被子坐在床边上,不禁回忆涌上心头,想起了那次和薄景宸回娘家,他们两个第一次的同床共枕……

心口猛然一疼,苏轻语用力的呼吸着,好像此时还能感觉到耳畔他湿热的呼吸,腰间他温热的宽大的手掌。

门忽然被敲了敲,苏轻语忙的回过神来,注意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就走上前打开房门,只见苏兰雪试探性的问道,“那个人说什么?还是骚扰着你不放?”

“没有,没有人骚扰我,这就是个……朋友,姑妈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你和姑父多注意身体。”苏轻语扯唇笑说着。

“就走了?你还没有坐两下就要走了?小景一有空了你就要告诉姑妈啊!这餐饭必须要请的,知道吗?”苏兰雪神情肯定的说道。

苏轻语内心一阵苦涩,这餐饭是再也吃不到了。

“恩,我知道了。”说着就拿上包包,往门口走去,苏兰雪不放心,还是张嘴说着,“小语啊!薄家人都很在意名声的,你可千万不要做什么脚踏两只船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知道吗?到时候可是会翻船的!”

“姑妈,你看我像那种人吗?”笑说着说了些客气话,就推门离开了。

她本来想去薄家,看看薄老太太的,但是她怕自己到时候看到她的眼睛,自己心虚,而薄老太太多么精明的一个老人,待会被看穿了心思,薄景宸那边就又不好解释了。

等到晚上,周奕冰一下班,就给苏轻语给彪了一个电话过去,“你在哪里?我下班了,我现在马上过来找你。”

苏轻语后面是在没有地方去,就跟时婉月说了下,去了她的门店,周奕冰这次出现没有带上周泽成,“就你一个人来了?你不和是周泽成是连体婴儿吗?”

周奕冰没有理会她的玩笑,而是风风火火的坐在她的身旁,二话没说的就一把抱住了她。

苏轻语顿时整个人都懵逼了,“奕冰?”

“我知道你肯定很难过,可是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只要你开心就好!”说着手上的力道又紧了几分。“我和月月会一直在的!”

苏轻语只觉得心间划过一股暖流,眼眶都不禁有些发热了,她今天忍了一天,碰谁都一副无所谓,没有事的样子,可是偏偏就在周奕冰的这一个拥抱下,她红了眼眶。

将头埋在她的肩窝里,却还始终强忍着,一说话就有些绷不住了,“奕冰,我没事。为那种人难过,不值得。”

说着周奕冰就觉得肩窝上一热,心都疼了,只听到苏轻语靠在她的肩窝,呜咽的哭着。声音里全是难过和无奈。

周奕冰什么也没有做,也什么也没说,就是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部,像是个妈妈哄小孩子睡觉似得。

只见一辆咖啡色的宾利停在了窗外边,位置正好就是周奕冰和苏轻语的对面,周奕冰眉头微微一皱,眼睛死死的盯着那辆车,那辆车没有走,也没有摇下车窗,她看不到里面的人。

“轻语,这车你认识吗?”周奕冰轻轻的拍了拍苏轻语的肩膀,疑惑的问道。

听到周奕冰的话,她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扭过头,就见那辆车踩上油门就离开了。

苏轻语认识那辆车。

“天呐。你一回头他就走了?轻语你是不是被谁给盯上了?车牌号,我竟然没有记车牌号!”周奕冰都快炸了,看到那辆车一踩油门离开的时候。

“我知道是谁。”苏轻语声音里还有丝哭腔,有些无奈的说着,“是祝浩南,那辆车是他的。”

周奕冰一顿,“这个祝浩南……对你……好像真的还不错。感觉比薄景宸那个小子靠谱多了!”

“我跟他们都不是一类人,谁,我都惹不起。”苏轻语想着刚才祝浩南踩油门离开的时候,心口不禁有些难受。

“算了,我们管他们的呢!月月今天加班,我们两个先去喝一杯?”周奕冰笑嘻嘻的提议,“恭喜你马上又要回归我们的退伍!摆脱婚姻的束缚!”

苏轻语沉沉的“嗯”了声,“好!最后跟你们喝两杯,这些地方你了解,你来定。”

“冤枉人,我才不了解呢!就去我们上次去过的那个!”周奕冰笑吟吟的说着。

祝浩南开始并不知道苏轻语在时婉月的咖啡厅,但是他接到一条匿名的短信,把地址发给了他,他只觉得疑惑,就打了这个电话过去,但是被挂断了,他就派人去查了这个ip地址,竟然是盛宇公司。

他远远的看到这个咖啡厅的时候,车速就放慢了,开近之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落地窗旁的靠在周奕冰肩上哭的人儿,他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难过,但是他能猜测,肯定是跟薄景宸有关。他注意到周奕冰一直盯着他,所以他才没有将车窗摇下,等到他看到苏轻语扭过头的那一瞬间,他竟然慌乱了,想都没有想的就一脚踩上油门离开了。

只是他没有开远,在对面的一个停车位,停了下来。

没多久就看到了苏轻语和周奕冰打了一辆车离开了。他就在后面默默的跟着。只见她们两个进了bar酒吧。

祝浩南坐在一个能看到苏轻语一举一动的角落里,点了一桌的酒水,有一杯没一杯的喝着,他开始在猜测,能知道苏轻语行踪的,还是盛宇集团的职员的会是谁?这个人甚至还知道自己对苏轻语有意思。那么能肯定的一点就是,这个人不是薄景宸身边的人,那就是苏轻语身边的人。而她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他开始有猜测过会不会是谈凡沁,但是得到消息说。她已经不在盛宇集团几天了。

点燃一根烟,眼前的视线就忽然被挡,祝浩南眉头一皱,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穿着暴露,脸上妆容巧到好处的精致,算不上浓妆。

“帅哥,从你一进门我就看到你了,一个人喝闷酒多没意思,不如让我陪你?”这个女人的声音还挺好听,但是祝浩南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

他正眼都没有看过她,只是喝了一口酒,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那个女人微微一愣,脸色顿时就有些不好看,但是随即就又是一副笑脸,拿过一个酒杯,端起酒水就往自己的杯中倒,毫不客气,也不在意那个滚字,听到一声清脆的碰杯声,祝浩南眉毛一挑看向她,她眉眼一抛,唇角微微上扬,就端着酒杯喝了一小口,“帅哥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应该是为了我身后那桌的一个女人吧。自从你进来,眼睛就从来没有从她们两个身上离开过,暗恋?”

“我从来都不喜欢这样自作聪明以为了解男人的女人,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喝过这杯酒离开。”祝浩南没心思理会她,尤其是越看她这张脸就越觉得丑,还是他的小秘书赏心悦目。

对面那女人脸色顿时就是一黑,扯唇冷笑一声,“帅哥,喜欢一个人就行动起来,像你这样,永远都得不到她!”说着就从位置上起来,扭着腰肢离开了。

祝浩南听到那话,他苦涩一笑,只见一个人匆匆走来,坐在苏轻语那桌上,看清脸,不禁有些印象,她其中一个伴娘。

这个是昨晚给他打电话的那个人?

这样想着。就给助理发了条短信过去,“查时婉月!”

没过多久,就得到了回复,看到上面她的资料,尤其那条,盛宇集团,市场部总监助理。

这个女人,到底想对苏轻语做些什么?

他捏着酒杯的手,不禁就握紧,眸中都带着不易察觉的杀气,狠狠的盯着时婉月。

——

在时婉月过来的时候,苏轻语已经喝得有些醉忽忽的了,抓住时婉月就给她倒着酒水,“月月,你迟到了!罚!罚酒!”

“怎么喝这么多?”时婉月将包放下。眉头轻轻一蹙看着已经靠在自己身上,傻呵呵笑着的人儿。

“她难受,就多喝了几杯,让她喝吧,她什么都不肯说,心里肯定憋了一堆事。”周奕冰满眼心疼的看着她,“月月,你今天少喝些,今晚让她住你家吧,我那泽成在,不方便。”

时婉月微微一愣,“不送轻语回去?薄景宸那边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妈的!都要离婚了!还管他啊!!”周奕冰现在简直是一提到薄景宸就来气,看着苏轻语本来好好的一个人,变成这副模样。连着周泽成,她今天都没有理他,连续打了几个电话她都没有接,最后直接关了机,就是他,因为他,她才相信薄景宸是喜欢着苏轻语的!

可是刚才她套出了苏轻语跟他的一些事情,听着就来气,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她今晚得好好的找周泽成算算账!

苏轻语开始还是笑呵呵的喝到后面就开始哭了,眼泪根本就止不住的往下砸,祝浩南远远的就看到她躺在她们的怀里哭,手里还要端着酒杯子,都是些什么朋友?都哭成这样的了也不阻止一下?

祝浩南都快忍不住的想要冲上前去抢过她的酒杯子,将她抱走了。

“他竟然要跟我离婚……奶奶说了!薄家没有离异只有丧偶!!他竟然竟然要离婚!”苏轻语断断续续哽咽的说着,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面砸,周奕冰看到她这副模样都心痛死了。

端起酒杯子就仰头喝了一口,然后一把将苏轻语扯了起来。“轻语!离婚就离婚,这种男人我们不要!世界上的好男人,千千万,薄景宸就只是颜好金多,我们不稀罕!”说着就往苏轻语的杯中倒酒,“喝了这一杯忘记酒,我们就忘记那个男人!”

周奕冰都仰头喝完了,苏轻语却忽然端着这杯酒不动了,眼眶通红,满含着泪水,一脸委屈的看着她,“当初和方子荐分手的时候,我都没有这么难过……”

“我知道……感情这种东西……谁都琢磨不透,怎么也没想到你会喜欢他喜欢的那么深。”周奕冰无奈的深叹一口气。

时婉月坐在一旁,看着苏轻语都没有怎么说话……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是内心特别的煎熬,如果不是她……告诉祝浩南,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可是在告诉祝浩南之前……她就想到了薄景宸会生气,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到离婚的这种地步。

苏轻语一副还想说什么的模样,但是最后只见她眼角滑落一滴泪珠,扯唇苦涩的一笑,就仰头将杯中的酒水喝完。

这个模样,真是生生的刺痛了祝浩南的心。不禁让他想到上次,她躺在自己怀里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

苏轻语喝完那杯酒,就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这里好吵,我们走吧……唔……头好晕……”

说着身子就往一边倒去,周奕冰和时婉月连忙就站起身子了将她扶住,一人扶着她一边带着她出去。

苏轻语一走出酒吧,根本就适应不了外面的安静,耳鸣都还没有缓过来,将苏轻语塞到时婉月的车内,周奕冰和她交代了一些事情,帮她们叫了代驾,就去拦了部的士。

祝浩南看着苏轻语和时婉月在一起,眉头不禁一蹙,他只觉得这个女人对苏轻语根本就不是真心友好。

她们两个在一起,加上苏轻语又醉酒,他根本就放不下那个心。

一路跟着她的车到了她的家,将车停到车库里,时婉月就费劲的撑着苏轻语,“轻语,你还走的了路吗?”

苏轻语半边身子都靠在时婉月的身上,然后用力的点着脑袋,“恩。走的了……我这不是走着吗?”

时婉月见她醉的不清,也不说话了,带着她一步步费劲的走向电梯。

身上忽然一轻,耳边传来苏轻语嘴里的不满的声音,时婉月顿时心里一惊,连忙扭过头,就看到祝浩南,惊呼一声,苏轻语就被从她手中抢了过来,抱在了怀里。

只见他脸色阴沉,时婉月心跳不禁就加速起来,她印象中的祝浩南一直是那种看上去很温和很好说话的男人,头一次看到他这个模样,心中有些害怕。

“祝、祝总您怎么在这……”时婉月被吓的说话也不利索了。

“昨晚打电话的人是你。”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时婉月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问这个。一脸的疑惑,“是、是的……怎么了?”

“今天给我发信息的也是你。”

时婉月顿时心中一惊,完全就不敢与他对视,“什么信息?我就昨晚上给您打过电话……”

“你到底想对苏轻语做什么?!”祝浩南完全就不管她的辩解,直接问道。

他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吓得时婉月一时都不知道该怎样作答。

怀里的苏轻语忽然动了动,蹭了蹭他的胸膛,找了个她觉得是舒适的位置靠着,闭着眼睛没有了反应。苏轻语只是单纯的很喜欢他身上那淡淡的味道。

祝浩南低头看她一眼,眉眼不禁就柔和了,完全没有刚才看着时婉月的凌厉。

看到祝浩南对苏轻语的柔情,时婉月深吸一口气,声音有些颤抖,“祝总,你喜欢轻语对不对!”

听到她这话。祝浩南的眸子微微一沉,抬起眸子冷眼看向她,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足以让时婉月不寒而栗。

时婉月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抬眼看着祝浩南怀中的苏轻语,应该是睡了过去,她今天喝了那么多酒,第二天醒来也并不会记得这后面发生了什么事,“祝总,我知道您肯定是喜欢轻语的,不然也不可能这么护着她……薄景宸对轻语并不好,所以我觉得您跟适合轻语一下,而且……而且他们两个已经要离婚了。祝总,您难道不应该抓住这次机会吗?”

说完这番话,时婉月手心出满了汗。心跳砰砰砰的快速跳着,虽然知道苏轻语是听不到自己这番话的,但还是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她,只见她并没有其它的反应,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

祝浩南眸中闪过一丝危险,冷哼一声,“可是你为什么就觉得我会对苏轻语好?还是说,你只是想随便将苏轻语交给一个男人?”

“我从来没有这样说过!你不可以随便冤枉人!”时婉月激动的回应着,本来精致的脸上顿时花容失色。

这是她的秘密,她心底最阴暗的秘密,也是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的秘密,可是此时就被祝浩南这样说了出来,她顿时有些难以接受,这阵子她心里一直都备受煎熬,一边是自己喜欢的男人。一边是自己最好的闺蜜……

“到底是我冤枉你,还是你不愿意承认,你喜欢薄景宸!所以才一心想要我插手他们两个的事。”祝浩南一语击破时婉月保护已久的那层窗户。

身子不禁往后退了两步,眼神惊恐的看着祝浩南,“没有……我、我不喜欢……”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祝浩南就冷声打断,“你真不喜欢?”

时婉月顿时语塞……手紧紧的攥着手中的钥匙,甚至不禁颤抖着,久久的她忽然猛的抬眼看向他,“对!我就是喜欢景宸……从他第一次出现在我店里!我就喜欢上了!可是我从来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拆散他们!!我就是在心里默默的喜欢!祝总,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告诉轻语这些……我不想失去她这个朋友。”

祝浩南眸子更加的阴冷,这种女人,连自己最好朋友的老公都喜欢,真是令人恶心!

她说她没想拆散他们。祝浩南还真是一点都不相信,“不想拆散为什么你会出现在盛宇,不想拆散又为什么要告诉我苏轻语哥哥的事情,不想拆散又为什么让我抓住这次机会?”

时婉月一副不能接受祝浩南说的这些话,眼眶顿时就红了,“不、不是这样的……我去盛宇只是为了看到景宸,告诉你轻语哥哥的事情和让你抓住这次机会,这、这完全就是为了轻语啊……她过的不开心,过的不幸福,我只想找一个能让她幸福的男人……”

祝浩南对这样的回答简直就是嗤之以鼻,冷哼一声不想在于她多说什么,就打横将苏轻语抱了起来,苏轻语挣扎了几下,睁开眸子看了一眼祝浩南,忽然就不动了,唇瓣微微开启,“景宸……”

话音一落,苏轻语安心的合上眸子,靠在他的怀里又睡了过去,她只觉得自己头晕的很,她只想睡……

祝浩南听到那声“景宸”动作猛的一顿,胸口的位置忽而就难受的厉害,好像压着一块石头,怎么都搬不开。

手臂忽然一紧,时婉月冲上前来,抓住了他,眼眶中的泪水缓缓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祝总,你不要告诉轻语,我今天的这些话好不好。我真的不想失去轻语……真的不想……”

祝浩南斜眼冷冷的瞪了她一眼,用力的将手臂一扯,松开了她的手,转身就迈着步子走向他车的位置。

将苏轻语放在后座,躺着,他脖子一紧,苏轻语怎么都舍不得松手。

祝浩南也不着急,就这样静静的,以这样的近距离看着她,心中有种难言的心动。

苏轻语此时不止脸红,唇瓣也是异常的红,只见她忽而伸出舌头亲舔了下唇瓣,眉头微微一蹙,“唔,口渴。”

这么个小动作。顿时撩动了祝浩南的心,他手不知道什么已经捏成了拳头,好像在尽力抑制着些什么,连着心跳都不禁加速了起来。

“苏轻语,我能给你幸福,我会比薄景宸对你更好,我的世界里只会有你一个女人……”祝浩南喃喃的说出这么一句话,眼神忽而就变得柔和,抬手轻抚着她的脸颊、鼻子、嘴唇……

手停在她的唇瓣上忽然顿住,犹豫了一会,微微合上眸子,俯下身子吻了上去……

他什么都没有做,就是将唇瓣轻轻的附在她的唇瓣上,他不敢有下步动作,他知道苏轻语没有接受他,只是刚才他真的忍不住了。

抬起头,祝浩南的眸子里满是爱意,“盖个章先,以后你会是我的。”

说着就将苏轻语的手从脖子上摘了下来,然后从车内探出头来,走向驾驶座。

他没有注意,躲在一辆车子后面,时婉月拿着手机,偷偷的在录着视频。

看着祝浩南的车子开走,时婉月整个身子都软了,顺着车门滑到在地,微颤着手指按下保存……

她一脸受到惊吓的模样捂住心口,用力的呼吸着。

手机猛的响起,时婉月的身子猛的一颤手机啪的一下就摔在了地上,拿起一看,屏幕已经碎了,只见一串数字,她立马就激动了起来,她没有存这个号码,但是这串号码早就已经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喂,薄、薄总……”时婉月的声音有些颤抖也有些害怕。

“我在你家门口!”听到这话,时婉月顿时一愣,蹭的一下就从地上站起了来,抬眼望去,果然见薄景宸高挺的身子站在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旁。

时婉月顿时一惊,第一反应就是他过来,肯定是来找苏轻语的,她扭头看着祝浩南离开的方向,握住手机的手不禁紧了几分……

“时婉月!”薄景宸见她没有回答,又一次的冷声唤着她的名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