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这是她的家,你是她的丈夫/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婉月听到电话里面传来薄景宸冷声的呼唤,心脏顿时一颤,连忙反应过来回应道,“在,薄总,我在。”

薄景宸脸色难看的厉害,身子微微的靠在车门旁,脸颊上也有些醉酒的绯红,只是夜色太暗,根本就看不清罢了。

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他今天喝的有点多,现在整个人都还不清醒着,语气完全就是那种不耐烦的的语气,“苏轻语是不是在你家!”

薄景宸第一次在应酬的时候喝这么多,还是在没有人灌酒的情况下。

可能就是因为他自己一个劲的给自己倒酒,吓得那些人也一杯杯给自己倒,然后给他敬酒,最后,薄景宸醉了,那些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李赫第一次看到薄景宸这个样子,哪里还有曾经理智的模样,刚才那个样子完全就是想让自己喝醉。

“薄总,您说你这是何必,您分明就是喜欢着苏秘书的,又干嘛非要说离婚。”李赫费劲的撑着薄景宸摇晃不停的身子,无奈的说着。

薄景宸听到李赫这番话,心中不禁一阵的苦涩一笑,为什么这些酒一点用都没有,为什么他还是满脑子的苏轻语,甚至还越来越想她,想念有关于她的所有。

“为什么要束缚住一个不爱你的女人。我薄景宸不缺女人。”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清醒还是正醉着,他说话口齿十分的清楚,听着根本就没有一丝的醉意,倒是满带着无奈和伤情的语气。

只是清醒的薄景宸,不可能说着这番话。

李赫看到他这样,心里也十分的不是滋味,只是他的身份并没有任何可以发言的权利。

正要将薄景宸扶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着,他就忽然猛的推开了李赫,蹲在路边,吐了起来。

李赫顿时一惊,赶忙就从车内拿出一瓶矿泉水和纸巾,轻抚他的后背,一脸的紧张还有心疼。

感情这个东西真的还是不要轻易触碰,看看薄景宸这样的冷血的男人,竟然都难过美人关,头一次把自己搞成这个模样,都要让李赫大跌眼镜了。

以前可能觉得薄景宸对苏轻语的感情也就那样,不冷不淡顶多就是一个对于他来说比较特殊的女人。加上那次的避孕药,李赫只觉得薄景宸对苏轻语可能也就是那一下的新鲜和好感,但是今天看来,是他错了。

薄景宸分明就是爱上她了,而且不可救药,只是他始终不愿意承认。

在这场感情里,薄景宸一开始是十分抗拒的,而且他还一度那样的对待苏轻语只为了赶她离开,现在让他承认自己爱上了这个女人,无非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李赫紧皱着眉头,见薄景宸吐完了,连忙就将手中的水瓶扭开递给他,“薄总,水!”

薄景宸连漱了几次口,才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李赫连忙又将纸巾递给他。薄景宸擦拭着嘴巴,就弯曲着身子,钻进副驾驶内,一脸的难受。

“李赫!回家!”薄景宸吐了之后稍微好些,但是胃里还是难受的厉害,头也有些晕沉沉的,这下酒劲上来了。

他刚才吐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肠子都要吐出来了,可是他就是很想一个人,他就不明白了,怎么会那么的想念她,他恨得能快点就飞过去看她!

薄景宸忽然想到什么,将全身上下都摸遍了,眉头紧紧的一皱,醉醺醺的朝他喊道,“李赫!我的手机呢!”

李赫一愣。单手摸着方向盘,单手从自己的口袋来给薄景宸拿出手机来,“薄总,您的手机,我给您收着呢。”

薄景宸拿过手机,就打开通讯录,看到上面的名字,薄景宸只觉得那些字都在动,根本就看不清,越看就头越晕,“李赫你怎么开车的!开车技术怎么越来越差!给我稳点!”

说完就继续翻看着手机查找着她的电话。

李赫只觉得委屈,他开的很稳啊。

薄景宸找到了苏轻语的号码,顿时嘴角就露出一抹孩子的笑容,他正准备打过去的时候忽然就犹豫了。

笑容渐渐的收住,心口猛然一痛,残存的那一丝理智在做斗争,但是他现在真的、真的好像要打她的电话,听她的声音。

薄景宸最后忍住了,他将手机息屏,放到口袋里,抬手用力的揉着自己快要爆炸的脑袋。

开了好一会,都上了盘曲的公路,往山上走了,薄景宸睁开通红的眸子,不满的看向李赫,“今天你怎么开了这么久!”

李赫一脸的无奈,薄总喝醉真是太可怕了,他深吸一口气,语气有些委屈,“那个酒店离别墅有些远。”

只听到薄景宸冷哼一声,就将窗户打开,冷冽的风吹在脸上。不禁整个人就清醒了许多。

到别墅停下,薄景宸打开车门,正要站起来,就发现自己身上还绑着安全带,他眉头不禁紧紧的一皱,他竟然醉的这么厉害?

李赫见状连忙就打开下车,小跑到副驾驶,抬手挡住车顶,小心的扶着薄景宸,“薄总,您慢点。”

话音一落,薄景宸就将李赫的手甩开,“你回去吧。”

看着薄景宸摇摇晃晃的身子,好像下一秒就会倒下似得,李赫惊恐的站在他身后,手随时就做着一副要接住他身子的手势,有些不安的说道,“薄总,不如还是我扶您上去吧。”

薄景宸没有理他,就这样东摇西摆的,走进了别墅内。

管家看到薄景宸和这个模样,连忙上前扶住他换鞋,“少爷,您怎么喝这么多酒!我扶您上楼。”

薄景宸将脚上的鞋一甩,随便穿了一双鞋就将管家推开,“不用,我自己可以。你去睡吧。”

说着薄景宸就走向楼梯,整个人的力道全部撑在扶手上,管家紧皱着眉头在下面看着,直到他上了楼梯,她才稍微安了下心。

薄景宸他没有走向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走到了苏轻语的房间。

他用力的一推开门,只见房间里面漆黑一片,走廊的路灯照射进来也能看清房内的事物,只见床上根本就空无一人,薄景宸眉头猛的一皱,他抬手就将房间的灯打开,刺目的灯光,让薄景宸抬手遮了下眼睛。

床上没有人!苏轻语不在床上!?看了浴室也没有人,薄景宸顿时整个人就爆炸了,苏轻语去哪里了!!到底去哪里了!!

他不死心的折回自己的房间,一样的漆黑,打开房间的灯,薄景宸把房间都转了个遍都没有她这个人。

苏轻语、苏轻语、苏轻语!你去哪里了?!

他摇晃着身子冲出房间,身子半挂在栏杆上,大声的喊道,“李姨!!李姨!!”

管家听到楼上薄景宸的喊叫声,立马就跑了出来,一脸的紧张,便往楼上跑,便担心的问道,“少爷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苏轻语呢!苏轻语她人呢!”薄景宸红着眸子吼道。

管家微微一愣,“夫人……夫人她还没有回来。”

话音一落,薄景宸整个脸色就沉了,从口袋中摸出手机,这次他一下子就找到了苏轻语的号码,打了过去。

但是响很多声,都没有人接!

薄景宸不停的打,打到最后,只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只听到“啪”的一声,薄景宸将自己的手机摔在了地上……

苏轻语,你去哪里了!你到底人去哪里了!你要是敢不回来!我到天涯海角都要把你给抓回来!

管家立马一惊。连忙捡起手机,“少爷,您别激动,有没有夫人哪个朋友的电话联系一下。”

手机还开的了机,只是手机屏幕上碎了,不知道是碎了钢化膜,还是手机屏幕,还能点的起。管家连忙将手机递给了薄景宸。

一提到苏轻语的朋友,薄景宸好像又重新燃起了希望,找到周泽成的电话就打了过去。

“苏轻语和周奕冰在一起吗!”薄景宸的语气十分的不好,直接问道。

周泽成也是微微一愣,“没有……你还还意思问我!你是不是要跟苏轻语离婚!因为你,我家奕冰连着我都不理了!你现在还找她干嘛!反正要离婚的!!”

“把电话给周奕冰!!”薄景宸几乎都是要吼的了,他现在就是想要找到苏轻语!

当他看到苏轻语不在房间里的时候,他彻底慌了,这个女人。是跑了吗!!他满心想念的跑回来,她却不在!!

这么晚了,她一个女生能去哪里!能去哪里!她是离开薄家,去找祝浩南了吗!还是她跑了!!再也不回来了!!

薄景宸做了一万种假设,他现在简直就像是个炸弹,可能随时都会爆炸。

“我都说了,苏轻语现在没有和奕冰在一起,只有奕冰一个人回来了!”周泽成听着薄景宸的语气不对,也大概猜到了苏轻语可能没有回去,也知道薄景宸会这个样子分明就是喝酒了,但是他就是故意要这样子拖着他。

“周泽成!如果不想我现在跑到你家来!就马上把电话给周奕冰!”薄景宸声音里满是怒气的威胁着!

微微一愣,周泽成嘴角不禁露出一抹笑意,这个男人,此时的表现真实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

“薄景宸你还威胁我!如果我是你女人,你这样对我,我早就跑了。还等到今天!你不是要离婚吗!苏轻语是死是活,去哪里了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啊!”周泽成继续不怕死的激怒他。

话音一落,薄景宸就挂断了电话。

周泽成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一脸的惊悚苦着一张脸的一把抱住一回家就气哄哄的周奕冰,“奕冰,你看我,我对你才是忠心不二的,等到明天,不用明天,景宸就会把我灭了,你就还不原谅我吗?”

周奕冰斜眼看着他的苦瓜脸,眉眼渐渐的露出笑意,“小伙子真是不错,现在是不是心里很慌?”

听到这话,周泽成立马就点起了脑袋,“对!!我觉得景宸已经杀过来了!真的,宝贝,苏轻语哪里去了?你也听到了,景宸是真的着急。”

一瞬间周泽成就觉得自己操碎了心,一边是周奕冰,一边是薄景宸,都得变着法来哄。

周奕冰听到他这话,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冷哼一声,“急?急死他活该啊!不是要离婚吗?!一晚上不回来怎么了啊!我真是越想越气,这个薄景宸他是有病吧!”

“对!我也觉得有病!所以,宝贝儿,我们不能跟这个有病的人计较,轻语在哪呢?”周泽成继续套着她的话。

周奕冰抬眼瞪了他一眼,“告诉他干什么?让他把轻语抓回去折磨轻语?不告诉他!让他自己找去!”

周泽成听着她这样说,无奈的叹一口气,“好吧,那你快去洗澡吧。洗完澡早些休息。”

“啧,你干嘛这副样子啊,你这分明就是在逼着我说出轻语在哪是不是?”只见周泽成一副生气不爽的模样。

“没有,已经不早了,我先去床上睡了。”说着周泽成就松开周奕冰,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子,朝房间的方向走去。

周奕冰扁了扁嘴,一把拉住他,“好了好了,别一副被我欺负的样子,轻语不跟我在一起,你觉得她还能跟谁再一起?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周泽成听着嘴角立马就露出一抹笑容,周奕冰看了瞪了他一眼,身子立马就一紧,被他紧紧的抱住,“就知道你最好了。”说完就在她的脸上印上一个大大的吻。

知道苏轻语在哪。周泽成就给薄景宸发了条信息过去。

薄景宸满是怒火的挂断了周泽成的电话,整个脑子里都在回荡着他说的那些话,离婚、他要和苏轻语离婚了,是他自己提的离婚!!

薄景宸从栏杆上撑起自己的身子,就要往楼下走去,管家紧皱着眉头上前要扶着他,“少爷,您冷静一下,您小心一点!慢点!夫人也许过一会就回来了呢?少爷你也别着急。”

管家一脸紧张担心的用力的扶着薄景宸的身子,听到她的那些话,薄景宸忽然一反手就将管家的手推开,“不!她不会回来了!!不会回来了!她再也不会回这个家了!!”

说着薄景宸就摇晃着身子,走下楼梯,“苏轻语,苏轻语,苏轻语你到底在哪里!!”

管家稳住身子,心里微颤着,看着薄景宸刚才那副明明难过却要又装作十分生气的表情,心里不禁隐隐的心疼着。

看着薄景宸摇晃的身子,管家真是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滚了下去,“少爷,我扶着你啊!您慢点!这里是夫人的家,您是夫人的丈夫,她会回来的!”

话音一落,薄景宸的脚步骤然停住,管家也趁这个时候扶住他,只见他本来就通红的眸子,此时更加是鲜红嗜血一般,但是刺痛人心的,是他瞳孔中不禁的湿润……

“少爷……”管家担心的小声唤着他。

只见薄景宸忽而大笑,可是这笑声里却听不到一丝的开心,让人只觉得心情压抑,“家?丈夫?呵,她苏轻语有把这里当成过是家吗?她又又把我当成过是他的丈夫吗?”

刚一说完,薄景宸就甩开管家的手,迈着步子往下走去,忽然脚一拐,薄景宸就整个身子滚下了楼梯。

管家惊呼一声,连忙就小跑了下去,看着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虽然不是从小看着薄景宸长大的,但是这些年,也是有些感情的,薄景宸对她也是不错的,管家一脸紧张担心的费劲的将薄景宸扶起来,“少爷少爷,您摔倒哪里了没有?”

薄景宸眉头紧紧皱着,抬手摆了摆。半撑着身子,就忍着腰上脑袋上的疼爬了起来,这一摔整个人也摔的清醒了些,只是脑袋还是依旧晕的厉害,“李姨,我没事!车钥匙拿过来给我。”

话音一落,手机就收到了周泽成的信息,苏轻语在时婉月家!

管家一听到他还要开车,立马就急了,“不行!你醉成这样开什么车啊。少爷,您就在家歇息着,我让人去找找夫人好不好。”

薄景宸看了一眼满脸担心的管家,“不用了,我知道她在哪里了。”

说着就立马打通李赫的电话,让他转回来接他。

他才急忙的赶去了时婉月的家。

__

时婉月听到薄景宸问的苏轻语是不是在她家,她顿时就语塞了。心中不禁有些慌张和害怕。

“轻语……轻语她……”时婉月站在这远远的看着薄景宸,心跳感觉都要跳出来了,没有组织好语言,说话也断断续续的。

“苏轻语她怎么了!”薄景宸听到她这样的语气,顿时一颗心就悬了起来,语气听起来,特别让人觉得压迫。

时婉月只听到手机嘟嘟的提示着没有电,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薄总,我看到您了,我手机没电了,您等我一下。”

说着,手机就自动关了机,时婉月握住手机的手都不禁出了汗,抬起步子就紧张的小跑着过去了。

跑到薄景宸面前,时婉月抬手将自己两边的刘海捋了捋,脸颊因为迎风跑过来有着丝丝的泛红,看着俏皮青春,“薄总,不好意思,我手机没电关机了,我也是刚到……还没有来得及上楼。”

时婉月看到薄景宸只觉得脸颊更加的红了,都不敢抬眼正眼看他一下,只顾着叭叭叭的解释着,能多说一句话就多说一句话。

薄景宸冷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眸子不禁寒了几分,因为除了她,根本就没有苏轻语,“苏轻语呢!”

他对她的解释没有丝毫的情绪,他只是想知道苏轻语在哪里!

时婉月心口里的话,瞬间就被噎着了,手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衣角。绞着自己的手指,“轻语她……”

薄景宸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人觉得十分的压抑,尤其是时婉月,她没有看到他的眼睛,但是都能感受到他此刻眼眸中的冰寒,像是带着刀子似的,狠狠的刮着她的肉体。

她其实心里已经有一个答案了,但是……她却始终犹豫着,到底该不该那样回答,毕竟在她今天看到苏轻语因为要和薄景宸离婚了,而那样难受的模样,她自己的心里也十分的不好过,内疚各种情绪集中起来,她都有些不敢单独和苏轻语相处在一起,总觉得对不起她。

可是现在,看到薄景宸过来找自己。始终都是为了苏轻语,张口闭口都是她!他们两个之间好像没有了苏轻语,就会没有任何的交流。

不过现实好像也确实是这样子。

时婉月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心口压着一股气,特别的不好受,深吸一口气,一副害怕的模样,“轻语她被祝浩南给带走了。”

听到这话,薄景宸顿时一句话都没有说,手掌不知道什么时候,渐渐的握紧了拳头,眸光中满是杀气的瞪着有些心虚的时婉月。

“你就这样任由苏轻语被祝浩南带走?!!”薄景宸语气带着怒气,时婉月听着身子微微一颤,眼眶都跟着红了。

“不、不是的,我跟祝浩南争执了几句,但是轻语、轻语喝醉了,我扶着她本身就比较吃力,祝浩南把她抱过去的时候没有挣扎,看上去好像还很喜欢、很喜欢被他抱着……我根本、根本就没有办法。”时婉月心虚的说着这段话,忽然想到什么,连忙就将自己的手机给拿了出来,“薄总,我真的不是故意把轻语交给祝浩南的,我的手机就是在刚才跟他抢轻语的时候摔碎的。我也好担心轻语,薄总,您可以找到轻语吗?”

说着,时婉月还一副内疚委屈的模样,薄景宸听到这段话,简直就要气到爆炸,他抬手就狠狠的砸在了车顶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时婉月头一次看到他如此气愤的模样。听到那声沉闷的声音,吓得身子也跟着颤了两下。

苏轻语你很喜欢被祝浩南抱着?!!他要带你走,你就真的一点点的反抗都没有!!

“薄、薄总……轻语她、她是喝醉了,如果没有喝醉……她肯定不会跟着祝浩南离开的……”时婉月继续替着苏轻语说话。

薄景宸将头扭过来,冷着眸子看着时婉月,“时婉月,你觉得你说的这番话,我应该信几分?”

听到这话,时婉月顿时整个人吓得抬起了脑袋,对上他的眸子的时候,心跳都慢掉了一拍,难道自己刚才说错什么话了?哪个地方有漏洞被他给听出来了?

“我说的话都是真的,我真的没有骗你,我骗你对于我自己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利益!我真的是好担心轻语……”时婉月紧张害怕的为自己辩解着。

“呵,是吗?你想得到什么你自己清楚!只不过我对你真是一丝一毫的兴趣都没有!我倒是很佩服你,可以将关心苏轻语的话。说的如此的理直气壮。上次方子荐的事情,我是看在轻语没有出事!在饶过你的!如果这次,苏轻语有丝毫的差错!我定会让你好看!”薄景宸语气里满是怒火和威胁。

时婉月微微一愣,眼眶顿时就红了,紧抿着唇瓣,皱着眉头,“薄总,我什么都没有做……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子对我!!”

“你是什么都没有做,如果你是周奕冰,你觉得,她会让祝浩南将苏轻语带走吗?!”薄景宸声音冷的快要将时婉月的身子冻成冰。

“你是不是知道……知道我喜欢你……”时婉月眼眶里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上前一步靠近薄景宸。

这句话,她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没想到她张口坦白的第一个人竟然就是薄景宸他本人,刚才他说的那些话,明明就是知道自己对他有意思。

薄景宸看着她。眸子中除了嫌弃没有丝毫的情绪。

“你知道我喜欢你,你为什么还会让我在你公司……你知道我喜欢你,为什么你都没有跟轻语说……薄总,您是不是也……对我……”时婉月不敢说下去,这样害臊的话,她还说不出口。

只是前面的那些话,已经足够恶心他了。

薄景宸见她越走越近的身影,眸光一瞪,吓得时婉月立即就站住了脚步,“时婉月,我让你在我公司和不告诉苏轻语,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不让苏轻语失望!你对苏轻语的重要性,我想不需要我说!”

薄景宸说着就坐进了后座,正要关上车门,时婉月忽然就扑了上来,一把就将薄景宸扑倒。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只好像是破罐子破摔,对准他微薄好看的唇瓣就吻了上去。

薄景宸心中顿时一股怒火,抬脚一脚就将时婉月踢倒在了地上,只见她满脸的泪水,“你明明就不喜欢轻语啊,为什么还要这么关心她!你要是喜欢她,为什么又要跟她离婚!!”

时婉月声音里满是难过,抬起头,捂着刚才被薄景宸踢的地方,歇斯底里的吼着。

“我就算不喜欢苏轻语,也不会喜欢你!”说着薄景宸就要将门猛的关上。

时婉月忽然猛的就跪着冲了上去,门狠狠的砸在了她的背上,薄景宸眉头一皱,眼里没有半分的心疼,本来还头晕着。酒还没有醒,被这个时婉月会这样一折腾,连着酒都醒了。

“想死自己躺路边去!”薄景宸语气十分不善,甚至十分的不耐烦的吼着。

只见时婉月一个劲摇着脑袋,哭得撕心裂肺,“薄总,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求求你,一定不要将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告诉轻语,告诉奕冰,我刚才就是、就是被冲昏了头脑,我就是疯了,我就她们两个朋友,我求求你,不要跟她们说。好不好。”

薄景宸看着她一副可怜的模样,脸上没有半分的动容,只是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放手!”

时婉月没有想到她都会这样子了,他还会这么的冷漠,她现在真的很怕,很怕薄景宸会把这个事告诉苏轻语和周奕冰,这样她真的就是遭千夫所指了,成为别人口中最恶心的女人。

她不要变成那样,她还没有得到薄景宸,她不能、不能这样就一无所有。

“我真的错了,我再也再也不敢这样子了,我以后也不会对你再有非分之想了,祝浩南帮苏瑾之投资的事情,不是轻语找的祝浩南,是我,是我找的祝浩南,我怕你不肯帮她,就让祝浩南帮她了。薄总,我求求你了,我真的不可以没有轻语……”薄景宸听到这番话,顿时一愣,猛地将头看向时婉月,一用力就将时婉月抓了起来,“你说什么?”

“找祝浩南投资的人是我,不是轻语。薄总,我真的知道错了。”时婉月整个人都泣不成声,她这阵子本来都满是内疚,此时说出了这番话,她心里还好过了一些。

薄景宸真是越来越觉得这个女人恶心,嫌弃的将她用力的推出去,然后猛的将车门关上。就看向一直在看热闹的李赫,“去昔阳别墅。”

时婉月往后踉跄了几步,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子,看着薄景宸扬长而去的车子,她捂着脸,蹲在地上,嘤嘤嘤的哭着,她到底该怎么办,如果这件事被她们知道了,她真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薄景宸现在满脑子都是今中午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和苏轻语的那番对话。

想着拳头不禁就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李赫你快点!”

——

苏轻语躺在祝浩南的车上,不禁就睡了过去,到了昔阳别墅,祝浩南从车上下来。走到打开后车门,将她给抱了出来。

一走进房门,就听到一段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祝若北穿着家居服小跑了出来,一看到祝浩南怀中的人儿倒吸一口冷气,“我靠,哥,你是疯了吗?你怎么把她给带回来了!!”

祝若北一脸惊悚的就小跑了下来,祝浩南懒得理她,往楼上走着,她就一直跟在身边,“她喝醉了!?还是你下了药?!哥!爱就要克制啊!她还是薄景宸的老婆,你这是干嘛呢?被爸妈知道了,要飞过打断你的腿的!”

祝浩南的脚步一顿,扭头冷眼的瞪她一眼,“除非你想看我被打断腿告诉爸妈,不然他们不会知道!”

说着就继续往楼上走去,走到自己的房间,祝浩南犹豫了一下,眉头不禁微微一皱,还是迈着步子走向了客房。

“哥哥哥,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们两个会在一起!是她跟你一起喝酒?还是什么?如果不是,你最好马上联系薄景宸。”祝若北一脸认真的看着祝浩南和苏轻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