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还你自由,也还我自由/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祝浩南听着祝若北的话,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推开房门,祝若北抬手打开房间里的灯,“她跟我喝酒,和我跟她喝酒有什么区别?不都是我们两个在喝酒?

说着,就将苏轻语放在床上,然后脱掉她的鞋袜,外套。

苏轻语感觉到有人在动她,眉头不满的立马皱成了一块,嘴里发出不满的声音,然后转过身子侧躺着。

祝浩南看到她这个模样,嘴角不禁露出一抹笑容。

祝若北在一旁看着,只觉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从来都没有看到祝浩南有过这样的表情,他这十多年,一度让祝若北觉得祝浩南其实喜欢的是男人。

不然,怎么会在她设计了那么多次的美人计,他从来就没有上钩过的,唯一一次上钩,还是以为内那个女人跟死去的舒淋长得很相似,但是只是长得相似而已。

祝浩南最后只是和她吃了一顿饭,吃饭的期间,全程都在看着她。

看得那个女生十分的不好意思,本以为可以有下一步的进展,谁知道上了车,祝浩南就冷冷的问道,“是不是祝若北派你过来的。”

听到这话这个女的就愣住了,呆笑着说不认识祝若北。

祝浩南最后将她送回了家,全程直说了一句话,“笑起来很像她。”然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女生了。

因为,像永远只会是像而已,这个女生并不是她。

所以在看到祝浩南此刻这副痴心的模样,看着苏轻语,祝若北其实是有些惊讶的,但是惊讶过后,她又冷静了下来。

“肯定有区别啊!而且还是很大的区别!如果苏轻语约的你喝酒,那么就是她的问题了,如果是你……约的,甚至还迷了她,那么就是你的问题了啊!必须要把她还给薄景宸!!”祝若北没好气的说着。

“都不是,你这么操心就帮我把她身上擦擦,然后给她换身睡衣。”祝浩南说着就站起了身子。

祝若北连忙抬手抓住他,“诶诶诶,哥!我知道你喜欢这个女人,但是她喜欢你吗?你把她带回来又征求过她的意见吗?你到底是喜欢她,还是因为她是薄景宸的女人!”

听着祝若北的这番话,祝浩南的眸子微微一沉,扭头看向苏轻语的睡颜,这阵子,他自己也在问自己这个问题。

开始的接近确实是有目的的,但是之后的想念,确实是不受控制的。

“不帮忙换,就出去!”祝浩南看着是生气了。不想再理会祝若北。

见状祝若北微微一愣,扁了扁嘴巴,一脸的不爽,“换!我帮忙还还不行吗?你出去吧!”

祝浩南冷着眸子瞪了她一眼,冷声警告道,“动作给我温柔一点!”说着就推门出去了。

祝若北看着苏轻语的睡颜,脸颊红红的,一脸的胶原蛋白,看的她叫一个羡慕,抬起手就忍不住的戳了两下,“要是成为我的嫂嫂倒也不错,以后能给我生一个帅气的小侄子。”

给苏轻语擦了擦身子换上了睡衣,祝若北就打开房门,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祝浩南已经不在门口等着了,只听到楼下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苏轻语是我的妻子,这点需要我提醒祝总吗?!”

祝若北的眉头轻轻一蹙就走向楼梯口。只见一个挺立面无表情,眼里带着一丝隐忍和怒气的男人,那俊朗冷漠的容颜真是令她顿时眼前一亮,她不是没有见过薄景宸,只是每一次见都会被这脸,这气场给吸引。

“恩,她很快就不是你妻子了,离婚协议拟好了吗?苏轻语她可以净身出户。”祝浩南双手插在口袋里,眼神里没有丝毫的畏缩。

他们两个人这样凑在一起,不是一般的养眼,祝若北走下楼梯,站在了祝浩南的身边,上下打量了一下薄景宸,嘴角上扬,“薄总好。”

薄景宸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如果不是他们两个相似的五官,薄景宸可能会以为,这是祝浩南的小女朋友。

“她睡的好吗?”祝浩南看向祝若北。故意这样问着。

薄景宸听着唇瓣紧抿,手里早就握紧了拳头,忍不住的上前就狠狠的砸在了祝浩南的脸上,“你个混蛋!你给我记住!苏轻语是我的女人!!生生世世都只会是我的女人!你想得到她吗?!我偏不让!”

薄景宸压在祝浩南的声音,语气里满是怒火,他今天都爆炸了一天了,尤其是看到祝浩南的时候,他没有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挥拳头,已经很隐忍了,没想到他竟然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

祝若北一惊,连忙抓住薄景宸第二次挥过去的拳头,这毕竟是祝浩南的家,薄景宸和祝浩南一下子就被拉扯开来。

“薄先生,我希望你自重,这里是祝家不是薄家!”祝若北将祝浩南扶了起来,语气十分不善的说着。

薄景宸挣脱开那几个抓住他的人,整理着自己的衣服,眼眸中的怒火和戾气没有丝毫的减弱,“需要自重的是你们,苏轻语是我妻子,在她没有同意,也没有通告我的情况下带进你们家,你觉得合适吗?祝小姐!”

祝若北微微一愣,扭头看了一眼祝浩南,他的嘴角出了血,左边的脸已经肿了起来,只听到他冷笑一声,“妻子?现在说是你妻子了?你要不要好好的回忆一下,你这些日子你到底对你的妻子做了些什么?你配唤轻语妻子这个词吗?!”

薄景宸眸子一沉,紧抿着唇瓣,阴冷强势的眸子,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就收回视线,自顾自的朝楼梯口走去。

祝浩南上前就有要拦住他的意思,但是被祝若北给抓住了,“哥。苏轻语现在毕竟是他老婆。”

动作一顿,祝浩南紧紧的捏着拳头,看着薄景宸一步步走上楼梯的背影,深吸一口气,苏轻语现在还是薄景宸的女人。

将祝若北的话又重新在心里过了一遍,祝浩南的理智才稍稍的回归。

薄景宸打开苏轻语所在房间的门,他迈着步子就走上前,看着她身上穿着女生的睡衣,眸子沉了沉,但是想着祝若北后面才下来,气焰才下去了些,算这个祝浩南还算是个正人君子。

拿过苏轻语的外套,给她穿上,身子被抱了起来,她十分的不爽,挣扎了几下,嘴里发出不满的声音,缓缓的睁开眸子,看到了薄景宸,她愣了几秒,眸子不禁又合上,嘴里喃喃着,“我怎么又梦见你了。”

说着就没有了动静,继续睡了过去。她是喝了多少酒,过了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有清醒过来。

但是更加让薄景宸在意的是,她梦见他了?

抱着苏轻语一步步的朝楼下走去,祝浩南的手里多了一块包着冰块的布,正按着脸上肿的地方。

薄景宸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多谢祝总和令妹对我妻子的照顾。”说着就没有再说接下来的话,就迈着步子要离开。

“薄景宸!”祝浩南冷声喊住他,然后从沙发上站起身子来,一步步的走向他。

他低头看着安静的像个孩子似得轻语,心口微微的有些难受,他真的想把她就这样抢过来,让她成为自己的人,但是他知道不可能。

收起眸光看向薄景宸,神情少有的严肃,“薄景宸,你不是要离婚吗?那就赶快离了,不要耽误了轻语的幸福!”

薄景宸眸子一寒,冷哼一声,“她的幸福我说的算!祝总还是趁早打消对苏轻语的念头。”

说着就再也不管他,走出了祝家,上了车就离开。祝浩南看着扬长而去的车,紧紧的捏着拳头。

“好了,别看了,他们已经走了。哥,你说你喜欢上谁不好,偏偏喜欢上一个已婚妇女。”祝若北嘴里满是惋惜的说着。

祝浩南心情不好,抬眼瞪了她一眼,“明天,你就给我搬出去住。”说着就迈着步子朝楼上走去。

“哥!我是不是你亲妹,我还比不上那个苏轻语了!”祝若北朝着他的背影喊着。

只听到祝浩南没好气的回答道,“你是打鱼打来!”

——

昔阳别墅离薄景宸家并不远,开了十多分钟就到了。

薄景宸抱着苏轻语从车上下来,管家一看到他们两个连忙跑了过来,“夫人这是怎么了?要不要请医生过来看看?”

管家一看到苏轻语被薄景宸抱在怀里,紧张的问着。

“她没事,李姨,你赶紧去休息吧。”说着就抱着苏轻语往楼上走去。

抱到房间里,就将苏轻语放在了床上,好像那颗遗失的心,终于在此刻找到了安定。

他自己都无法想象,前面两个小时,自己疯了一般的找苏轻语的时候,好像那一刻,苏轻语在也不会回到自己的身边一般。

薄景宸想着握着苏轻语手的力道都不禁紧了一分,望着苏轻语的眸子也跟着沉了沉。

苏轻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她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就只感觉到身后有一个男人打呼噜的声音,顿时心态就爆炸了。一扭过头就看到了薄景宸的一张睡颜,整个人都顿在了那里,她的大脑瞬间就一片空白,作死的在回忆昨天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她跟薄景宸会躺在同一张床上,她脑袋有些疼,但是这件事情,更加让他头疼。

昨天、昨天不是他跟自己说要离婚吗?然后她才跑去喝酒的……然后喝了很多很多很多酒……然后然后……然后呢!!!

苏轻语怎么都想不起然后发生了什么,大脑真的是一片空白了!!她内心简直就是堵的发慌,她甚至都在怀疑,她昨天是不是做了一场梦??

忽然胃里一阵难受,她蹭的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也没能顾着会不会把薄景宸吵醒,她只怕自己忍不住会吐他一脸。

快速的冲到厕所,打开马桶就吐了起来,她简直是要把胃都给吐出来了,最后吐到什么都没有了,都还在吐。

只觉得后背一暖,一个宽大的手掌轻轻的抚着她的背。她连回头的时间都没有。只是一个劲的吐着。

苏轻语吐完后整个人都没有了力气,缓了下就听到头顶上传来一声熟悉的嫌弃,“我看你是已经喝酒喝上瘾了。”

听到这话,顿时身子就一颤,是薄景宸,她没有立马回过头,而是准备费劲的站起身子。

身上一轻,薄景宸就使劲将她提了起来。

苏轻语走到洗漱台漱了口洗了把脸,才转过头看向跟往常一样,依旧没有丝毫情绪的薄景宸。

她想问自己昨晚的事情,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最后只是淡漠的吐出一句话,“我回房间。”

刚一转过身,身子就被猛的扯回来,然后被抵在了墙上,如此的静距离虽然不是第一次,但还是让苏轻语不禁心里一咯,漏了一拍的心跳。

她紧抿着唇瓣,不说话。也没有抬头看向他。

只觉得下巴一疼,薄景宸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抬了起来,迫使她看向自己,“苏轻语,你是不是觉得躲猫猫的游戏很好玩?”

听到这话,苏轻语的眉头一皱,“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昨天是从祝浩南那里把你带回来的。”薄景宸说这话的时候,手上的力道更加重了几分,苏轻语疼的都惊呼了一声,秀眉紧紧的一皱。

“祝浩南?我怎么会在他那?我昨天一天都没有遇见过他。”苏轻语忍着下巴的痛,疑惑的问着。

薄景宸手抵着她粉嫩的唇瓣冷哼一声,“你看看你身上这身睡衣,是不是你的。”

听到这话,苏轻语连忙挣脱开薄景宸的手,看向自己身上的睡衣,才发现,这件睡衣真的不是自己的。

她顿时就觉得脑子要爆炸了,她昨天到底都干了些什么事。她为什么会和祝浩南在一起。

“我只记得我昨天和月月还有奕冰一起在酒吧,后面的事我就不记得了。”苏轻语有些头疼的说着。

“是时婉月把你交给祝浩南的。”薄景宸冷声说着,他觉得苏轻语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傻的可怜,上次已经提醒过她要注意时婉月了,但是她始终就不是听,总以为自己要做着伤害她的事情……

听到这话,苏轻语眉头皱着更加的紧了,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疑惑的问着,“月月?她?跟她有什么关系。”

“这个你恐怕就要去问她了。往往那些你所谓的朋友,都是在你身后捅刀子的人!苏轻语你要记住了,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自己,谁都不要信。”

薄景宸这个是什么意思,让她防着时婉月吗?细想这阵子时婉月的表现,确实有些令人想不通的地方……

苏轻语只觉得呼吸一顺畅,薄景宸依旧迈着步子离开她身体三步远了。

“换衣服然后去公司,这睡衣丑死了。”薄景宸嫌弃的评价了一句,就走向洗漱台准备洗漱。

苏轻语看到这样的薄景宸总觉得怪怪的,他不应该对自己这么友好才对。毕竟……他们两个都是要离婚的人了。

“我不去公司了。”苏轻语看着他拿过牙刷挤上牙膏,淡声说着。

薄景宸的动作一顿,冷眼扭头看向她。

只见她深吸一口气,声音清冷,甚至还有些疏离,“离婚协议书应该今明两天就会弄好吧。正好这两天我清理些东西。就不去公司了。”

这番话令薄景宸的眸子一寒,声音都冷了几度,“苏轻语,你就这么想要离婚!?”

苏轻语眉头一皱,疑惑的看着薄景宸,“说离婚的人难道不是你吗?”

薄景宸忽然将手中的牙刷和杯子一放,就走向苏轻语,“我当初还说过让你离开南城不要嫁给我!你怎么就不听呢!”

听着他这番话,不明白薄景宸为什么忽然这么的生气,反正他从来就这个翻脸比翻书还要快的性格,她也该要习惯。

“恩,你也别着急,等到离婚协议一签。我就会离开南城。再也不打扰你们,你可以和谈凡沁一起好好的生活。”薄景宸真的觉得自己是快要被眼前这个女人给气炸了。

一把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苏轻语惊呼了一声,一脸惊恐的看着薄景宸,“啊,你放我下来!!”

话音一落,身子就被重重的摔到了床上,正要爬起来,身上就被他用力的压住,只见他一脸的怒气,他简直是咬牙切齿的说着,“苏轻语!你难道就没有看出我现在不想离婚吗!!??”

听到这话,苏轻语顿时一愣,望着薄景宸的眸中,只有自己的身影,心口顿时一颤,但是仅仅一瞬,她就告诫自己,不能在被这样的话语给勾走了魂,傻傻的又把心交给他伤一次。

“不要闹了,我们这段感情本来就不是你情我愿,你有你喜欢的女人,而我也不想在你们之间纠缠下去,我也不想成为那些女人公认的情敌,我只想要一个平淡的生活,仅此而已。所以,离婚,我觉得挺好的,还你自由,也还我自由。”苏轻语不知道是怎么说出这番话的,只觉得说的时候,心口的微微隐隐的作痛,这些话在昨天,她已经跟自己说了一百次了。

只是她话音一落,苏轻语的唇瓣就忽然被堵上,抬手抵着他的胸膛,试图将他给推开,但是这都不过是徒用功罢了。

薄景宸吻的很用力,手开始不安分,苏轻语身子一颤,连忙抓住他的手往外扯。

“自由?你的自由我不想给。”他忽然抬起脑袋只见他的眸子里迷蒙,说出一句话就又亲吻住她的嘴巴。

苏轻语听到他那话,心口一抽一抽的,眼泪不禁就从眼眶中顺着眼角流了下来,薄景宸动作忽然一顿,只见她数日按紧闭着眸子,但是泪水却没停过。

薄景宸松开她的唇瓣,她就再也忍不住的哽咽起来,望着她这个模样,心口顿时一疼,眉宇一蹙,他俯下脑袋吻住她的眼眸,一点点的吻干她的泪水。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子对我?我到底欠你什么了!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折磨我!!你要离婚!那就离啊!!为什么到头来,我什么准备都做好了。你却又说不离了!!折磨我就让你这么爽这么舒服吗!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肯罢休!!你当初那么不想娶我!!就别娶啊!!你在意你奶奶!我也在意我的家人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都是我的错!!我也不想嫁给你!!我也不想爱上你!我现在只想离开你永远的离开你!!”苏轻语忽然疯了一般的抬起拳头狠狠的砸在薄景宸的身上。

薄景宸没有生气也没有阻拦,就任由她的拳头如雨点般的砸在背上、胸膛上。

苏轻语也越哭越汹涌,到最后她都没有力气打下去了,抬起手臂捂住眼睛嘶哑的哭着。

看到她这个模样,都不禁刺痛了他的心,眸子里满是心疼,薄景宸抬手抚着她的脑袋,轻轻的揉着,微微张唇想说些什么,最后却什么也没有说。

听到苏轻语的哭声小些,薄景宸才从她的身上起来,一声不吭的去了浴室,换上衣服,然后走出房间门。

听到关上门,苏轻语才从床上坐直了身子,望着他离开的方向,紧抿着唇瓣,刚才薄景宸揉着自己的头发的时候。她感觉到了他的那丝心疼和内疚。

只是她不确认,他怎么可能会心疼自己,又怎么可能会内疚。扯唇苦笑,洗漱过换上衣服,走下楼的时候,薄景宸竟然已经不在了。

微微一愣,只见餐桌上的碗筷还干干净净的摆着,说明薄景宸连早餐都没有吃就离开了。

只见管家走上前来,“夫人早,少爷已经走了,还让我告诉您,去不去公司,您随意。”

听到这话,苏轻语的手不禁握成拳头,紧抿着唇瓣,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她只是还想知道,这个婚,到底还离不离了?

她今早上把胃里能吐的都给吐了,现在胃空的厉害,管家也是贴心,特地让厨娘煮了粥,怕她的胃受不了。

犹豫再三,苏轻语还是去了公司。

只是一到公司就看到李赫站在薄景宸办公室的门口,微微一愣,小声的问道,“里面来了谁?”

李赫看了一眼紧闭着的房门,“薄老太太还有薄老爷夫人都来了。”

苏轻语一顿,秀眉微微一蹙,“怎么会这么大架势?公司哪里出问题了?”

“你还不知道?是因为……因为你跟薄总要离婚的事啊……这事没瞒住被薄老太太知道了,一大早就到了公司。”李赫小声的说着情况。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苏轻语心口忽而就有些疼,正犹豫要不要进去,门就忽然被打开,只见是薄旭祁开的门。

“我就听到门外有说话的声音,弟妹来了怎么也不进来。正说着你们的事呢。”薄旭祁一脸得幸灾乐祸的坏笑。

苏轻语轻咬了下嘴巴,就迈着步子走了进去,“奶奶,爸、妈、嫂子。”连云恩晴都回来了。

一个个都叫了,扭头看向薄景宸,只见他眸子里没有丝毫的波澜,依旧是那深邃见不到底的墨黑,看的苏轻语心里有些发慌。

只是比起薄景宸的表情,更加刺痛她眸子的,是他桌上写着离婚协议四个大字的文件。

她本来以为自己早就做好了准备的,但是没有想到,在看到这协议书的时候,心还是忍不住的颤了两下连呼吸都感觉是疼的。

“小语已经来了,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好好跟奶奶说说!”薄老太太椅子上,语气里满是生气。

苏轻语就站在那,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手紧紧的攥着衣服的衣角,胸口像是被一块石头压着似得。难受的厉害。

之间薄景宸轻启唇瓣,“奶奶,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过的下去就过,过不下去就离,就是这么简单,没有其它的原因。”

听到薄景宸的声音,苏轻语抬眼看向他,只见他根本就没有看自己一眼。

“过不下去!!你告诉奶奶你想和小语好好的过下去吗!你和那个谈凡沁是真的瞥清关系还只是做做障眼法!我上次就说过!薄家只有丧偶没有离异!小语这么的一个好姑娘,嫁给你都算是便宜你了!一把年纪还能娶到一个二十几岁如花似玉年轻懂事的女孩!你怎么就这么不珍惜!你是要气死奶奶吗!!”薄老太太简直越说越气,说到后面整个人都咳嗽了起来。

苏轻语一惊连忙上前拍着后背,“奶奶您别生气,别生气,注意身子啊……”

苏轻语是经历过生离死别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而薄老太太又对她十分的好,让她一度感受到了亲人的存在,看到薄老太太气成这样,苏轻语都快要内疚死了。

扭头看向也十分紧张,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的薄景宸,犹豫了一下,便开口说道,“奶奶,我们不离婚了,您不要替我们操心了,您现在要多注意身子啊。”

“景宸你都多大的人了!做事还这么不知分寸!!你们两个给我回家里住!”开口发言的是薄逸阳,他也是一脸的怒气。

只有华丽容一脸心疼的看着薄景宸。

薄逸阳走上前来,将半跪在地上的苏轻语给扶了起来,脸上是严肃的表情,“知道你们两个没有什么感情基础,景宸又是一个倔性子,肯定没有那么容易相处,但是都不是小孩子了,做事要有分寸!”

苏轻语被吼着,低着头,没有说话。眼眶泛起一圈红晕。

奶奶抬手抓住苏轻语的手,想要替她说话,但是刚一张口又咳了起来,华丽容和云恩晴一个劲的顺着她的后背,“妈,您就别操这个心了,您的身体重要啊。”

“离婚是我提的,不是她的问题。”薄景宸忽然开口替苏轻语说话。

苏轻语微微一惊,抬眼看向他,就听到薄旭祁笑说道,“看看、看看,景宸还是很关心老婆的,爸刚才凶了一下轻语,景宸就帮忙说话了。我觉得他们也是夫妻间闹闹嘴,印个离婚协议吓吓人,我们也别瞎操这个心了。”

听到薄旭祁这样说,苏轻语也才反应过来,薄景宸刚才好像是在帮自己说话。

“开什么玩笑不可以!非要拿离婚开玩笑!离婚是闹着玩的吗!”薄老太太顺过气来。就朝着薄旭祁吼着。

“对对对,离婚不是闹着玩的,是我说错话了,奶奶您别这么大的气,气大伤身。”薄旭祁立马就哄着奶奶。

薄老太太示意薄旭祁把桌上的离婚协议拿了过来,她冷着眸子就撕碎了,扔到垃圾桶里,“就听你爸的,你们两个从今天起住到家里来!”

薄景宸和苏轻语听着,没有一个人接话。

薄逸阳的脸色一沉,扫了他们两个一眼,“奶奶说话没有听到啊!”

话音一落,薄景宸冷声吐出三个字,“知道了。”

他们走出去的时候,苏轻语被薄老太太叫到了一边,这事真的是让她操心了,感觉一下子就老了很多,憔悴了很多。心里的内疚就更加的浓烈,鼻尖都不禁有些酸,“奶奶,对不起……让你操心了。”

只见薄老太太摆摆手,“你老实告诉奶奶,你是不是不喜欢宸儿?”

苏轻语微微一愣,根本就没有想到薄老太太会忽然问这个话,瞬间就觉得喉咙里卡着一个东西。

“你是不是喜欢拥城祝家的那个孩子?你如果说是,奶奶就成全了你们两个!到底是我们宸儿对不住你!”薄老太太说着眼眶就泛着泪花,没一下就流了出来。

苏轻语看的都快要心疼内疚死了,话没有说出口,脑袋却摇成了拨浪鼓,“奶奶,我跟祝浩南真的没有半点的关系。我不喜欢他,不过他确实是对我好了些。我以后会注意的。”

薄老太太抬起满手皱纹老茧的手,紧紧的握住苏轻语,“这不是你们两个的问题,你再给宸儿一些时间。奶奶看的出,宸儿心里是有你的。”

话音一落,这下红了眼眶的是苏轻语。薄景宸的心里真的是有她吗?为什么她感觉不到,她只能感觉到薄景宸对自己无限的折磨。

只听到薄老太太叹了一口气,抬起粗糙的手擦拭着不禁滑落下来的泪水,“不委屈了,奶奶会替你做主的。只是这个身子一天不如一天了,也不知道奶奶可不可以撑到你们圆圆满满的那一天。”

说着薄老太太脸上苦涩一笑,眼神也不禁变得飘渺,这个模样真是吓着苏轻语了,“奶奶,您不要吓我,您肯定会寿比南山,福如东海的。”

薄老太太笑着点点头,“恩,知道小语舍不得奶奶,好了,出来久了身子乏了。奶奶回去了。”

送走了薄家人,此时的苏轻语心里完全都不是个滋味,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刚才薄老太太跟自己说的那些话,想不到这个世上还会有人这样的关心她。

“你不是很想离婚吗?刚才为什么不开口。只要你开口了,奶奶会同意的。”薄景宸双手插在口袋里,语气冰冷。

苏轻语听着紧抿着唇瓣,扭头看向薄景宸,毫不畏惧的对上他深邃冷漠的眸子,看着他眸中的自己,想着薄老太太说的那句话,“宸儿心里有你。”

薄景宸看到苏轻语如此灼热的目光,心口一颤,不动声色的将眸子移开,然后迈着步子走向电梯,“有什么就说。”

苏轻语跟上,她心口是有问题,但是那问题实在是不好问出口,而且她也是知道答案的。

她忽然记起来。当初周奕冰也告诉自己,薄景宸对自己是有感觉的,她自己有时候都这样感觉,但是现实往往才是真实的,她无法忘记薄景宸给了自己温柔体贴之后,怀里抱着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

他只是给了所有人错觉而已,错觉他的心里有自己。所以她不能,不能被奶奶的话给影响了。

电梯门忽然打开,一看是喻少远,他打了招呼,便忍不住的问道,“总裁夫人,时婉月是不是病的很厉害?她今天请假没来公司。”

听到这个消息,苏轻语微微一愣,“月月没有来公司?我、我都还不知道这件事。”

喻少远见她这样的反应,眉头也是微微一蹙,“恩,今早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没精打采的,我就顺口问一下。”

“好的,谢谢喻总监的关心。”

薄景宸和苏轻语下了电梯,苏轻语正准备拿出手机给时婉月打着电话过去,手机却被薄景宸抢走了。

苏轻语眉头猛的一蹙,抬眼瞪着他,心里十分的不爽,“干什么!”

“时婉月对你来说很重要?”薄景宸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对!很重要!把手机还给我。”说着就要抢着薄景宸手里的手机,但是却被他躲开了顺势一手将她揽在了怀里。

“上班时间,不可以打电话!”薄景宸脸色一沉,严肃的说着。

苏轻语顿时就无言了,眼里全是埋怨的瞪着他。

“这次离婚是你自己没有抓住机会。奶奶的身子不好,回薄家的时候,给我演好戏了。”薄景宸忽然将话题扯开,然后就往办公室走去。

苏轻语上前一步,朝他伸出手,“手机给我。”

薄景宸冷眼看着她,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今天早上的话,你有没有好好听?”

话音一落,苏轻语就在回忆着薄景宸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只是他说了很多,现在实在想不起他到底要自己记住的是哪一句了。

“昨天将你交给祝浩南的,就是时婉月,难道你不想问问她为什么?”薄景宸从她眼里的迷茫就知道她不记得是那句了,便简单的将主要内容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苏轻语心口微微一颤,秀眉一蹙,“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你自己清楚。”话音一落,薄景宸就将手机递给了苏轻语,“十分钟。等会去GR公司。”

说着薄景宸就走进了办公室后。

苏轻语拿着手机,顿时就不敢给时婉月打电话了。但是还是抵不住内心的疑惑,深吸一口气给时婉月打了电话过去。

打过去过了很久,就在苏轻语以为她不会接的时候,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时婉月虚弱的声音,“喂,轻语。”

“月月。你今天没来公司?生病了?”轻语听着她这虚弱的声音,还是忍不住的关心问着。

只听到时婉月轻咳一声,“恩,昨晚着凉了。轻语……对不起。”

后面一句话的时候,时婉月忽而就带着哭腔,这不禁令苏轻语一惊,她很怕,很怕时婉月说出口的事,是她接受不了的。

“怎、怎么了,你为什么要忽然跟我说对不起……”苏轻语是真的有些慌。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轻语你不要不要我好不好?你不要我了,奕冰也就不要我了,我就没有朋友了。”时婉月很难过的哭喊着。

苏轻语心口有些闷,“你、你先告诉我怎么了,我都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为什么就说对不起了。”

她没有将薄景宸跟自己说的说出来,她想听听时婉月是怎么说的,毕竟比起薄景宸,她更加相信时婉月一些。

“他们……没有跟你说吗?”时婉月声音带着哽咽。

“……”听到时婉月这样问着,苏轻语犹豫了一下,“说了。月月,为什么你要把我交给祝浩南!”

时婉月听到苏轻语问这话,顿时就哭了起来,“昨天奕冰说她那里有周泽成不方便,就让你来我家,我把你接回来,正要扶你上楼,祝浩南不知道什么就出现了。然后一定要把你给带走,我争执了几句,又折腾不赢他……就……就让他把你带走了。后面薄总赶来了然后找你去了……轻语,你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苏轻语听着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我没事。月月,你是不是很想我跟祝浩南在一起?”

听到这话,时婉月一愣,沉默了几秒钟,“恩……我觉得祝总对你比薄景宸对你要好些……而且你们如果你跟薄景宸离婚了,祝浩南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

“月月,我和祝浩南是不可能的,他是个好人,我不能耽误了他。”苏轻语提到祝浩南,不禁深深的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

她忽然想起那晚漫天的星空,他好听的声音,忧郁的眼神,还有西服里他的味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