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你只能是我的!/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不起,轻语,我、都是我的错,我当时只是觉得祝浩南肯定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所以,才……轻语,我真的没有其它的想法。”时婉月声音里有些哽咽。

苏轻语听着她哽咽的说话声,眉头轻轻一蹙,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薄景宸的影响,她此时竟然有些不那么相信时婉月的话。

“轻语,你是不是不肯原谅我?是不是心里是怪我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轻语……”时婉月后面都慌张了起来,哭声也渐渐的大了起来。

听的苏轻语心中一阵的难受和发闷,她跟时婉月和周奕冰一直关系都很要好,四年的感情即便有过小打小闹小矛盾,中间都会有一个劝和的人,而且也总是有人会提前的道歉,所以她们三哥哥的感情也才可以维持到现在还这么的要好,而且越来越像是亲人一样。

听到时婉月这么难过和害怕的哭声,苏轻语瞬间就心软了,甚至有些内疚,毕竟时婉月跟自己这么多年的情谊,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知道。

“没有,我没有怪你,也没有生气,我刚才就是想事情去了。你生病了就在家里多休息。能不打针就不打针。”苏轻语胸口的位置有些闷,说话也有些心不在焉,再聊了两句,时婉月还是在道歉,然后就挂了。

她此时也有些心里不是滋味,只觉得不爽,但是又没有一个不爽的理由。

薄景宸为什么要自己防着时婉月,难道她对自己做了什么……被薄景宸撞见了?

回到办公室整理着去GR公司的资料,就往门外走去,敲了敲薄景宸办公室的门,他就走了出来,神色冷漠,她其实还想问问时婉月的事情。

但是看到他这张脸就瞬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去到GR公司,跟着薄景宸的待遇还是很好的,一切都完成的很顺利,GR公司的老总做东请客吃饭。

到了酒店,开了一间大包厢,苏轻语识趣的站在薄景宸的身后,只见他拍拍身旁的椅子,“坐这里。”

苏轻语一愣,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她,他们有些人认识苏轻语,有些人却不认识。被那些目光望的有些尴尬,苏轻语带着笑容坐在了薄景宸的身边。

只见GR老总笑着说道,“薄总才真的是好福气,娶了个可以帮自己忙的还年轻漂亮的老婆。”

这一句话,才让那些不明情况的人恍然大悟。

“都听说薄总和薄夫人新婚燕尔,感情浓郁,工作的时候都要带在身边,还真是这样。”

“我就看着薄总身边的这位秘书气质不凡。难怪了是薄总的夫人,哈哈哈。”

“薄总跟薄夫人,真是郎才女貌啊,看着真是养眼。”

一个个马屁都拍的很响,那些人虽然没有见过苏轻语,但是都知道她这个人,知道她的身世,所以个个都捡着好听的说。

苏轻语听着那些话,只觉得自己的尴尬癌都要犯了,只是面带着微笑。纳西人敬酒的时候,苏轻语一个劲的拒绝,说着自己不喝酒的。

但是那些人就是不信,”这怎么可能,做我们这行的哪里有人不喝酒的。薄夫人您这是不给面子啊?“

苏轻语听到这话瞬时语塞,看着那杯中的白酒只觉得喉咙烧着痛,只见手中的酒杯被接走,“她确实不喝酒,酒精过敏。”

那些人见薄景宸这护妻的模样,一个个就起哄。一副要将薄景宸灌醉的架势。

只见他们菜没有吃几口,酒倒是开了好几瓶,一个个都把目标放在了薄景宸的身上,苏轻语坐在一旁,只见那些人巧如簧舌的,聊天就聊天,手到没空闲着给薄景宸倒酒敬酒。

苏轻语看着眉头轻轻的一蹙,有些担心的摇了摇他的手臂,他本来白皙的脸上,都已经渐渐的浮上一层红晕。

他一般很难脸红,这下脸红了只说明他真的有些醉了,连着眸子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泛着红血丝。

手上忽然一热,薄景宸宽大温热的手附在了她的手背上,声音低沉好听的安慰着,“我没事。”

一句话,顿时让苏轻语心头一安……

喝到后面,薄景宸真的是整个都瘫软了,一半的力是靠在苏轻语身上的,那些老总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只是比薄景宸要好些,只见GR的老总稍微清醒些,拿着几张房卡和几个服务生就走了进来,“把他们带到房间去。”

苏轻语微微一愣,今天薄逸阳和薄老太太才让他们两个回去住,这第一天就违抗命令住宾馆?扭头看向薄景宸,只见他真是醉的不轻,以前也有这种大家伙敬他酒的情况,他都能完美的化解,最后别人都烂醉如泥了,他却只是走路有些摇晃,今天他好像就是故意要喝一样……听李赫说,昨天……他也是来者不拒,好像爱上了喝酒似得。

看着他这个模样,苏轻语只觉得心口微微的一疼。为什么他会忽然变成这样,他有心事对吗?

无声的叹了口气,他这个样子也是回不去的了,干脆就让他住在宾馆吧,示意了服务生过来扶着他。

但是薄景宸一感觉到有人要将他从苏轻语的身上拿走,他就十万个不愿意,像个孩子似得,紧紧的箍着她的脖颈。

“你们要干什么!走开!她是我的!只能是我的!”薄景宸口齿不清,断断续续的说着这番话,苏轻语只能大概听得清。

听到这些话,苏轻语的心口顿时一颤,“她”这个她是谁……

有那么一瞬间,她在想有没有可能就是自己,但是仅仅那一瞬间,不是的,这个她肯定是说谈凡沁。

她没有忘记,没有忘记那晚,薄景宸的那声“沁儿!!”

苏轻语现在想起她的第一晚,都会有种心被刮着疼的感觉。回忆汹涌,现在想起来,眼眶不禁就有些发烫。

见薄景宸实在是不愿意放手,苏轻语只好用着自己的力,撑起他,好在服务生没有离开。一直半扶着他另一边的身子,费劲的走到他们的房间,想要将薄景宸扔在床上,但是因为他箍着自己的脖子,怎样都舍不得放手,苏轻语的身子也跟着倒了下去。

服务生出去的时候将门带上,苏轻语躺在那柔软宽大的床上有些累的喘着气。

只觉得耳边热热湿湿的一扭头,就见薄景宸忽然睁开的眸子。

苏轻语顿时一愣,心都漏跳了两拍,身上忽然一重,薄景宸就压在了她的身上,心跳加速起来,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脖颈,半天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你……你、你装醉?!!”苏轻语实在是被吓着了,尤其是一扭头与他眸子对视的时候。

话一落,薄景宸没有回答她,她的唇瓣就被堵住,口腔立马就充斥着他嘴里的酒的苦涩味道。

眉头猛的一皱,用力的推攘着他,想要将他给推开,但是只是徒劳,薄景宸感觉到了苏轻语的反抗,吻得更加的汹涌。

苏轻语开始还能挣扎,后面自己都被吻的迷失了方向,紧紧的环住他的脖颈,同样热烈的回应着。

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褪去了,薄景宸一点点的亲吻着,苏轻语呼吸声不禁加重,身子一颤一颤的……

洶上忽然一疼,薄景宸忽然就啃了她一下,苏轻语疼得轻呼了一声,思绪也回来了一些,睁开迷离的眸子,唇瓣红艳微肿,眉头轻蹙,声音娇媚,“疼!”

薄景宸像是听不到似得,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苏轻语渐渐的没有了块感,只有疼的感觉,用力的推攘着他,往后躲着,身子被他猛的又拉了回来,他赤果着精壮的身体,死死的压在她的身上,眸中如嗜血一般,他的嘴巴也同样的红艳,“苏轻语,你只能是我的!!!”

听到这话,苏轻语心口忽而就猛的一颤,眼眶都不禁湿热了,他叫的是自己的名字。

他的话音一落,低头吻着她的脖颈、锁骨,然后再到她的唇瓣,开始还动作温柔,没一会,不知道他是想到什么了,嘴巴一疼,他狠狠的咬了自己一口,猛地睁开眸子,只见他也睁着眸子看着自己,“苏轻语,你是不是喜欢祝浩南!!是不是喜欢祝浩南!!”

薄景宸说这话的时候,都是吼出来的,听的苏轻语心口一抽一抽的疼,刚一张唇准备回答,“不喜欢!”

他好像非常害怕苏轻语回答似得,立马又吻了下来,只是很激烈,像是要将她生吞了一般。

忽然那里一疼,苏轻语忍不住的轻呼了一声……

他这又是在惩罚她是吗……??

苏轻语的泪水不禁从眼角滑落,嘴里呜咽着,三个字,“不喜欢!”

-____

苏轻语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身子就跟散了架似得,完全就动弹不得。只觉得后背是热的,她就知道了,自己被薄景宸抱在了怀里。

昨天他的疯狂让她此时想起来都不禁一颤,他是因为祝浩南,才这样对自己的……是吗?

苏轻语低头看着自己身上深深浅浅的印子,都是他留下来的。

轻轻的将他环在自己腰上的手拿开,然后小心翼翼生怕吵醒他,慢慢的起身……只是再轻再慢,他还是醒了。

刚一爬起身子,腰上一紧就又被勾了回去。

后颈一热,薄景宸吻了一下,声音因为刚睡醒有些干涩,“去哪里。”

苏轻语深呼吸一口气,她刚才其实被吓到了,就好像是逃课的学生刚好被老师逮着了一样,“我去洗漱……”

“嗯,再躺会,等下我帮你洗。”说着就感觉到薄景宸一点点不安分的吻着她的后背。

惹得苏轻语的身子如触电流一般,身上起了鸡皮疙瘩。

眉头轻轻的一皱。准备跟他说不要闹了,但是一扭过头,唇瓣就被吻住。

呼吸顿时一紧,眸子睁得老大,身子就又被他抱过去了几分,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结实的肌肉。

吻着,薄景宸就松开了她的嘴巴,然后闭着眸子,将她的脑袋摁在了自己的怀里,声音有些沉沉的,“头晕。”

苏轻语听到头晕两个字,紧抿了下唇瓣,难道是昨晚着凉了?

她抽出自己的小手,微微仰起脑袋,就抚向他的额头,竟然还真的有些烫!

“你感冒了!”说着,苏轻语就拉起被子往他的身上盖了盖。

难道她说怎么他的身上可以那么热。

她想着要挣脱薄景宸的怀抱,但是他却不肯,“别动。一会,我就抱一会。”

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一晚上之后,就跟个孩子似得,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酒还没有醒。

“抱什么抱啊!去医院打针!拿药!你感冒了你知不知道?放开我!”苏轻语挣扎着从他的怀里出来,薄景宸也没有再将她抓回来,只是有些难受的皱着眉头。

“你等下我、我去冲冲身子!”说着就捡起地上的衣服,跑到浴室,真的就是冲了一下自己的身子,然后就换上衣服走了出来,一掀开杯子准备给他换的时候,看到他那里,苏轻语还是很没有出息的脸红了!!

薄景宸睁开眸子,此时看着好像要清醒了许多,她看了一眼费劲将她扶起来的苏轻语,手上一用力,她又到了他的怀里,“我没事。给我倒杯热水过来。”

苏轻语脸上有些发热,红着一张脸从他的怀中爬起来,就倒了杯开水过来。

薄景宸接过她递过来的水,眉宇一拧,“故意的?想要烫死我?”

苏轻语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真的是打了一杯开水给他,“我去重新给你打一杯。”说着要接过他手中的水。

薄景宸抬手挡住,将杯子放在了一边,声音有些些鼻音,“算了先凉着。”

说着就从床上下来,苏轻语一惊,连忙就转过背,抬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你、你先穿衣服。”

“昨晚没见你这么害羞?”薄景宸轻笑一声,看着她这个害羞的模样,嘴角微微的上扬,从她的身后抱住了她。

苏轻语感觉到了一个东西抵着她,身子顿时一僵,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脸上跟火烧了一般的热,“你感冒了!你快穿上衣服!”

薄景宸愣是调戏了她一番。才肯将她放开,然后走向浴室。

苏轻语深呼吸着,脸上火热火热的,薄景宸简直就是个流氓!!男人果然都是些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洗漱过,薄景宸穿上衣服,两个人走到车旁,苏轻语还是忍不住的问道,“真的不用去医院?”

“不用。”薄景宸说话的时候有些鼻音,说完还很不凑时的咳嗽了起来。

他趴在方向盘上,咳的脸上都涨红了。

苏轻语眉头一蹙,看着他咳嗽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不住的抬手顺着他的背,“那至少去药店买药吧?”

薄景宸咳了好一会,将车窗打开,缓了会,一脚踩上油门,“我从来都不吃药。”说着车子就开了出去。

见他这样拒绝,苏轻语想说什么,但是所有的话到嘴边都又咽了下去。

她始终不想表现的太在乎他了。即便昨晚上两个人发生了那样的事……但是这一出宾馆。一看到薄景宸冷着的一张脸,她也就将自己的那颗心给包裹了起来,她的心真的很脆弱,也真的不想再让它受伤害。

回到公司,就开始各种忙,接的新项目,还有正在开发的新项目,还有竞标……

到了下午开会议,薄景宸说话的时候,声音还有浓浓的鼻音,说话还总是忍不住的会咳嗽两声,苏轻语最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给他手边倒来了一杯热水。

薄景宸的话音一落,扭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端起喝了一口,又继续面无表情的讲着。

——

苏轻语吃过晚饭,然后回到办公室又继续加班着,这一工作起来也是忘记时间,手机忽然响起,一看是华丽容的,眉头微微一蹙,看了眼时间,竟然已经九点半了。

“喂,妈。”苏轻语停下了手中的事情,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只觉得有些晕。

“嗯,还在加班?宸儿怎么不接电话?”华丽容的语气很不好,不过苏轻语也习惯了,反正她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一直都是这种阴阳怪气的。

苏轻语微微愣了一下,“恩,还在加班,他……可能忙着手机没调声音。”

“恩,你去跟宸儿说说,不要熬夜了,早点回来休息!”华丽容没好气的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苏轻语无奈的叹了口气,从位置上站起身子来,就走出了办公室,然后走到薄景宸办公室的门口,敲了敲房门,里面没有反应。

苏轻语心里忽然一慌,连叫了几声,始终没有应一声,她猛的一打开房门,只见薄景宸趴在桌上一动不动的,顿时心口一紧,整个人都懵了,连忙冲上前去,“薄景宸!!薄景宸??”

薄景宸眉头一蹙,声音沉沉的发出一个“嗯”。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说着苏轻语将薄景宸的身子往椅背上靠着,只见他难受的紧皱着眉头,刚说了句,“我没事……”

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本来灰白的脸上,因为这个咳嗽而有了些血色。

苏轻语顺着他的背,然后连忙拿着桌上的杯子准备给他倒一杯开水。只见杯中有些咖啡的残留,苏轻语的眉头一皱,“你本来就感冒了,怎么能喝咖啡呢!!”

边说边打了杯温热的水过来,薄景宸喝了一口,并没有好转。

他单手撑着脑袋,脸上开始不正常的潮红,声音都有些嘶哑,“我没事,你出去吧。”

苏轻语扭头看着他烟灰缸里多了些的烟头,心中顿时一气,将他手中的文件抽了出来,“好了,别看了,我们去医院!我真搞不懂你!本来只是一个小感冒!怎么就能被你搞的这么的严重!!”

抬手一抚向他的额头,热度有些吓人,苏轻语秀眉紧紧一皱,“天呐!你竟然发高烧了!!”

薄景宸有些无力的将她推开,声音微微提高。“小病而已!”说完又是剧烈的咳嗽。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看着他难受的样子,心里顿时一阵难受,好像发烧咳嗽的那个人是她一样。

“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哪里像是小病了!!”苏轻语真的是对薄景宸这种不把自己身体当身体的人,快要气炸到外太空了!

话音一落,门就忽然被推开,而这栋楼里,除了周泽成找薄景宸不会敲门之外就没有第二个人了。

他一看到苏轻语和薄景宸在一起,愣了一秒,“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说着就要关上房门。

但是被苏轻语喊住了,“周总!你等下!”

周泽成门关到一半,听到苏轻语喊着自己停了下来,才注意到薄景宸的不对劲。

他大半个身子撑在桌上,脸色也很差,整个人没有任何的精气神。

“他这是怎么了?”周泽成边说着就边走上前去。

薄景宸眉头紧紧一皱,只觉得肺部疼的有些难受,他嘴里无力的说着“没事”然后强撑着要爬起来。

只是刚一站起来,身子就晃着往一边倒,苏轻语一惊连忙伸手扶住他,也还好是周泽成在一边,不然苏轻语这娇小的身子会被薄景宸一起带下去。

“没事你个头!!就知道逞强!!!哪里没事了!!!我看你大大的问题!”周泽成没好气的扶稳了薄景宸的身子,然后半撑着他的身子,就往办公室外走去,“今天看你开会的时候就觉得你不对劲了!谁知道你这个鬼身子竟然没有撑下去!!他是不是吸烟又喝咖啡了?!”

周泽成也整个人要被薄景宸给气炸了。

苏轻语紧抿了下唇瓣,“嗯”了声,周泽成冷哼一声的瞪了一眼,一直咳嗽的呼吸粗重的薄景宸,“我就知道!!大佬!你是不是觉得你金刚不坏之身啊?!”

薄景宸眉头一蹙,想要将周泽成推开,但是他早就知道薄景宸会这样了,所以用力的抓住他的手,“诶,你现在是打不赢我的!你就乖乖的跟我去医院!”

苏轻语和薄景宸坐在后面,薄景宸坐在车内,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了过去,整个人特别的沉本来靠在苏轻语的肩上的。但是最后没能承受住他的力,让他倒在了自己的腿上,只是他肯定特别的不舒服,因为他那么大一个人,就蜷缩在车里。

苏轻语只觉得他的额头越来越烫,睡的时候咳嗽就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周泽成开车的时候,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车后的情况,眉头微微的一蹙,语气十分的不好,“估计是肺炎和高烧了!他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苏轻语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昨天喝了很多的酒。也可能是晚上还着凉了。”

这种换季的天气,最容易发烧感冒什么的了。

“恩,我估计他昨天就有些感冒了,只是他不重视!我真是的是要被他给气死了!以前公司刚起来的时候,也是的,工作起来不要命!最后过度劳累给晕倒了!送医院吊了两天水又继续,当时医生只说,他要是在这样熬夜赶工作,哪天就把自己给熬坏了!”周泽成真是很气愤的说着这番话。

苏轻语握住薄景宸的手都不禁紧了几分。低头看着他的模样,胸口有些发闷。

她此时自己根本完全就控制不住自己此时的情绪,她就是很担心他!就是不受控制的很紧张他!而且因为他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感到非常的生气。

薄景宸送到医院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意识,最后检查出来的结果也如周泽成说的那样,因为本身就感冒还不注意休息,过度的劳累,引起的肺炎和高烧。

薄景宸打着点滴,从上了车他就没有说话,然后一直昏睡着。下车的时候都叫不醒,他只能应两句身子完全就没有力气。

他现在打着点滴,苏轻语坐在床边守着,看着他极差的脸色,和紧皱着的眉头,他睡的肯定很不好。

苏轻语忍不住的抬手抚向他的额头,还是很烧,可能是因为她手心凉的缘故,他的紧皱的眉头稍稍放松了些。

只是他呼吸很重,时不时的还咳嗽两下,但是这样他都没有醒,咳了又昏睡了过去。

周泽成将医院这边的弄完,就去找周奕冰了,反正有她在这里守着也不会有什么事。

门忽然被推开,只见推门进来的是华丽容和薄旭祁。

华丽容怒气冲冲的就走上前来,苏轻语站起身子,然后就听到啪的一声,苏轻语顿时就愣住了,要不是薄旭祁及时抱住她,可能还得再挨一耳光。

苏轻语简直就懵逼了,扭头抬眼瞪大眼睛的看着华丽容,“凭什么打我?!”

“凭什么打你?!你到底是怎么照顾宸儿的!!竟然还把宸儿照顾到医院来了?!”华丽容的语气十分的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凶。

苏轻语听到这话,简直都郁闷了,薄景宸不爱护好自己的身体还要怪她了是吗?

她听到华丽容责怪的语气,真是连反驳的话都不想说,一是因为她是长辈,二是因为她实在不想跟她在这个医院争辩些什么。三也不想打扰到薄景宸休息。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站直身子,收回视线,什么都没有说准备转身给她倒一杯水,但是刚走一步,就被华丽容用力的扯了回来,“你干嘛!你要去哪里!怎么说你两句你还不高兴了!?我看你就是和宸儿八字不合!!大半年都没有生过病,和你在一起没有多久竟然就病到医院来了!!”

苏轻语紧咬着唇瓣,只觉得胸口闷着一口气,将她抓住自己的手抽了出来,然后扭过头与她对视着,华丽容见苏轻语的眼神不善,也是微微的一愣,往后退了一步,“你想干什么?竟然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话音一落,苏轻语还没有开口,就只听到薄景宸低沉嘶哑的声音,“你们在候着了吵什么?!”

华丽容一见薄景宸醒了,连忙推开了站在一旁的苏轻语坐在了椅子上。“宸儿,是不是把你吵醒了,你现在难受不难受?妈妈找了这医院最好的医生,到时候让他给你好好看看,可不能有什么差池!”

薄景宸听着这话,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紧抿着唇瓣不做声的苏轻语,“我这只是小病!用不着这样麻烦!我这病跟苏轻语无关,不要这样为难她。我要休息了,你们早点回去。”

说完就又咳了起来,苏轻语一愣,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他刚才竟然帮自己在说话……

华丽容听着薄景宸的这番话,也是一顿,眉头一皱扭头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苏轻语。

苏轻语被她那眼神看着不好受,便说了句,“我去拿药。”

说着就迈着步子走了出去。

华丽容见苏轻语离开,就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看着薄景宸,“宸儿。你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喜欢上这个苏轻语了吧?”

薄景宸听到这话就头疼,紧抿着眸子,语气十分的不好,“没有!”

“我真是不喜欢这个苏轻语,前几天碰到她那个姑妈,呦那神气的,亲家长亲家短的,好像生怕谁不知道,她跟我们结亲了一样!还有那暴发户的样子,我看着就烦!如果不是依靠我们薄家,不是你帮他们!他们现在都不知道会是什么穷酸样!”华丽容的语气里真的都是嫌弃。

薄景宸眉头紧紧的一皱,咳了两声,“妈,我头晕着,你能不能让我好好的休息。”

听到薄景宸这样说着,华丽容立马就不敢在说什么了,“好好好,妈不吵你了,你休息着休息着。”

薄景宸难受的闭上眸子。直接就不理会华丽容。

苏轻语并没有去拿药,她早就将药给拿好了,她只是想借一个理由离开那个病房而已。她抬手捂着那半边火辣的脸,华丽容那一耳光真是没有半点的留情,到现在位置还火辣辣的疼。

“弟妹不是去拿药吗?怎么到这里来了?”只听到身后传来薄旭祁的声音,吓得苏轻语一下子就弹开了,转过身看着薄旭祁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

“哥,你怎么跟来了。”苏轻语离开他几步远,自从云恩晴跟自己说了关于他的那些事,她就对这个薄旭祁压根就没有了好感,看到她这样悄无声息的跟过来,她甚至有一丝的防备。

这个点,这个走廊上根本就没有人路过。

“看妈跟景宸有话说,我也跟着出来了,只是弟妹不知道想什么想的太入神了,根本就没有丝毫察觉我在你身后,要去拿药吗?我陪你?”薄旭祁面露微笑的说着。

苏轻语尴尬的一笑,“不用,我就是找个借口出来。”

薄旭祁笑着点头。然后上前一步走近苏轻语,抬手就轻抚苏轻语那边被华丽容打的脸颊,看到他这一个动作,苏轻语立马就躲开了,一脸惊恐的看着薄旭祁,声音都有些颤抖,他应该不敢在这里干什么,只要她一喊,肯定会有人听到,但是她还是有些警惕,万一他有办法能让自己叫不出声呢?

“你这么怕我干什么?我还能把你吃了不成?”薄旭祁一脸无辜的将手收回,“我就是看你如花似玉的小脸蛋,被打成这样,心里怪心疼的,你说我妈怎么就这么下的去手?”

听着他这个阴阳怪气暧昧的语气,苏轻语的眉头紧紧的蹙着,“我没事,我先回病房了。”说着迈着步子就往回走,只是刚迈一步。薄旭祁就挡在了苏轻语的面前,然后一把将她的腰搂着。

苏轻语吓得大吼了一声,“你干嘛!!”然后就猛的推开了他,往前连跑了好几步,“哥!!请你自重!!你要是再敢乱来,我就喊了!”

她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虽然冷静,但是其实心里已经害怕的不得了了,尤其刚刚那一声哥,叫的尤其的用力,提醒着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只见薄旭祁哈哈大笑着,“好好好,我不乱来,总有一天,我会带你去一个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

苏轻语身子一颤,满脸危险的看着他,只见他的笑容收了起来,眼神猥琐的上下打量着自己,他那个眼神好像就是自己身上没有穿衣服似得,连忙迈着步子就跑开。

一跑到病房门口,就和刚从病房门口走出来的华丽容撞了一个满怀。

只听到哎呦一声,华丽容就往后倒了好几步,还好苏轻语停步及时,不然华丽容肯定会摔倒在地,到时候她要是跟着玩碰瓷,就有苏轻语好受的了。

苏轻语一脸惊恐的看着身后,只见薄旭祁暂时还没有跟上来,就松了一口气,连忙扭过头看向华丽容,“妈,对不起。”

“你到底干些什么啊!在医院里这么跑,万一撞到哪个病人怎么办!这么毛毛躁躁,难怪照顾不好宸儿!!我真是要被气死了。”华丽容的语气却是很生气。

苏轻语低着头也不反驳,任由她骂着,她现在只觉得,看到华丽容就安全了,刚才的薄旭祁实在是太让人惊悚了。尤其是最后一句那威胁的话……

华丽容说了她两句。看她不顶嘴,也自讨没趣,懒得说她,“照顾宸儿的时候给我细心一点,这几天不要让他过度操劳公司的事情了!”

苏轻语浅浅的回了一个“恩,我知道了。”

薄旭祁这时候也走了回来,送走了他们两个,在电梯关上的时候一抬头看着薄旭祁那挑衅的眼光,就不禁让苏轻语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难怪当初他能干出那么龌龊不是人的事情,也难过云恩晴这么多年都不愿意原谅他,这样的男人简直是衣冠禽兽!

一推开薄景宸病房的门,就听到薄景宸在剧烈的咳嗽着,苏轻语眉头一皱,打着一杯温热的开水就走上前去。

坐在位置上,动作熟练的将薄景宸的身子扶了起来。

然后拿出药,“先把药吃了再睡。”说着就将手中的药和水递给了薄景宸。

可能是因为生病的原因,薄景宸的眸子没有了之前如墨般的深邃,只有疲惫。

薄景宸喝吃过药,苏轻语接过他的杯子又起身去给他打了一杯开水。“医生说了,多喝水。”

苏轻语全程连正眼都没有看他一下,薄景宸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接过杯子一口喝完了。

“我妈打的?”薄景宸看着苏轻语脸上的五指印,带着鼻音冷声问着。

苏轻语整理着桌上的东西,沉沉的“嗯”了声,一副并不像说这事的表情。

见到她这冷漠的模样,薄景宸脸色也沉了一分,抬起那只没打针的手就抓住了苏轻语,动作一顿,苏轻语扭头瞪着他,神情有些委屈,只是她倔强的不表现出来。

薄景宸不是第一次见她这个委屈的样子,但是每次看到心里还是会心疼,眉宇一蹙,抬手轻抚着她的脸颊,音量都不禁变得柔和起来,“很疼。”

他不这样还好,他一这样温柔,苏轻语心中委屈的感觉更加的浓郁,先是被华丽容二话不说的又打又骂,然后又被薄旭祁调戏威胁,她到底是怎么欠他们薄家的了,要让她遭受这些。

眼眶顿时一红,将头偏开,躲开了薄景宸的手,“不疼!吃了药你就睡吧!”

说着就站起身子要将薄景宸的枕头放平,只是刚俯下身子,薄景宸就一用力,将自己揽在了怀里,苏轻语心口一惊,一脸担心的扭头看着薄景宸另一只打吊针的手,“你干嘛呢?你还打着针啊!”

只见薄景宸沉着一张脸,严肃的看着自己,刚要开口就咳了起来,苏轻语想要从他的怀里起来,但是他手上一用力,根本就不允许。

咳嗽听了下来,薄景宸深吸一口气,等着面上潮红褪去了一些,冷声严肃的问着,“刚才薄旭祁是不是对你干什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