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不然跟你挤沙发/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听到薄景宸问的话,微微的一愣,抬眼看着他眸中已经燃起的怒火,犹豫了一下,本来是想跟他说的,但是考虑到他现在的身体,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没有。”

话音一落,腰上猛的就一疼,有些不满的抬眼瞪向薄景宸,就只见他冷着一张脸,半眯着眸子,“说不说?!”他说着手上就微微用着力,苏轻语顿时全身一阵的鸡皮疙瘩。

“他……他……”苏轻语是真的很怕痒,但是他了半天,想到他对自己做的那些事,实在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薄景宸手上一用力,苏轻语就整个身子蜷缩在了一起,嘴里发着清脆是笑声,“哈哈……好了,你别挠我!哈哈!痒!我说!哈哈……”

听到苏轻语这样说着,薄景宸才停下手上的动作,“快说,我困了。”

抬眼看向薄景宸,他确实一脸的倦意,“你放手,我坐下说。”

薄景宸看了一眼苏轻语,最后还是松了手,整个人也疲惫的靠在了床头上,“说吧。”

苏轻语简单的跟薄景宸说了一下,薄旭祁揽过自己的腰,然后还威胁自己的那些话。

毕竟薄旭祁是薄景宸的哥哥,所以说这件事的时候,苏轻语实在是觉得很尴尬。

“云恩晴的事,你应该知道。所以以后看到他,防着点,就算是在薄家!”薄景宸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严肃,眼睛里的怒火更加的明显。

他一说完,苏轻语浅浅的“嗯”了声,薄景宸又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苏轻语顺着他的后背,一脸的紧张,“好了,快睡吧。”

薄景宸躺下去,往一边挪出一个空位,他疲惫的闭上眸子,拍了拍身旁,“睡过来。”

见他这个动作,苏轻语眉头皱了皱,虽然昨晚两个人做了那么亲密的事,他刚才也对自己那样的关心,但是她已经很难再对他打开自己的心结了。

因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对自己这般忽然的体贴和温柔。她如果再进入这个温柔的陷阱,真的就是她傻了。

“我睡沙发上就好了。你赶紧睡吧,不早了。”说着苏轻语就从椅子上站起身子,然后准备走到沙发上去。

薄景宸听到她这话,眸子顿时阴郁,“苏轻语,我就让你这么抗拒?”

刚坐在沙发上就听到薄景宸的这话,心口顿时就是一颤,紧抿着唇瓣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她确实抗拒。

室内陷入一场冷寂,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轻语听到了一个若有似无的叹息声,然后就见薄景宸将头扭回去,缓缓的闭上眼睛,“算了,睡吧。”

他的语气里是失望和落寞。她刚才那样子是伤害到他了吗?苏轻语不禁捏紧了拳头,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躺过去。

她只是起身关了房灯。

薄景宸这是真的病的厉害,中途护士来换了几次吊水,他都没有醒过来,一觉睡到了第二天,苏轻语都睡醒了,他还在睡着。

苏轻语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憔悴的厉害,眼底还有一层淡淡的黛青色,看着气色很不好。

刚从厕所出来,就看到华丽容打开病房的门,手里还提着食盒。

她们两个对视了一眼,华丽容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眼色,看着还在床上熟睡的薄景宸,她一脸的心疼,舍不得吵醒他。但是此时护士也推着车走进来要给薄景宸继续扎针了。

薄景宸不醒来也醒了过来。

他睡了一夜,精神比起昨天是好了很多,但是比起没有生病之前却差了很远。

“宸儿,你醒了,来喝完粥。看这病把你折磨的,看着妈真是心疼啊!以后工作不要这么劳累,知道吗?注意身子啊。”华丽容只打了薄景宸一个人的分量,苏轻语站在一旁什么都没有说。

等到薄景宸的早餐吃完了,华丽容才准备离开,从椅子上站起来冷眼看着苏轻语,“这两天你也别去公司了,就在医院照顾好宸儿。”

说着就走出了病房。

苏轻语真不知道在华丽容的眼里,她是什么,薄景宸的贴身丫鬟?

心中一阵的苦笑,紧抿着唇瓣,就听到薄景宸不知道什么时候打着电话给了李赫,让他准备一份早餐来医院。

连忙扭头看向他,心口一颤颤的,紧咬着唇瓣愣是没有说一个字,那份早餐是为自己准备的。

今天这个病房也是热闹,来看望薄景宸的有不少人,都是些商业大咖,或者一些薄景宸的合作伙伴,也送了不少的好东西。

薄景宸虽然说病的不是很轻,但是说重的话也不重,一个个这样子,好像是薄景宸刚做了一场大手术出来的一样。

这到了中午,薄景宸也乏了,打完这最后几瓶吊水,他就可以回家休养着。

苏轻语累的坐在病床边,单手撑着自己的脑袋,看着薄景宸的睡颜自己也有了一丝的困意。

不知不觉的也闭上了眸子。

只是好像刚刚进入了梦乡,身子就被猛然扯了起来,苏轻语身子都颤了好一下。魂都被这一动作给吓飞了。

睁开眼睛半天半天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说谈凡沁……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一把就将苏轻语从椅子上扯了起来。

惊魂未定,刚才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吓人了,眉头微微一蹙看着她满脸的怒火。

看的出她很想对自己发脾气,但是顾虑到薄景宸正在休息,才忍了下来,只见她指着门口,刻意压低着声音,说话的时候宛如一个女主人似得的口吻,“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出去。”

苏轻语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和她对视了一眼,然后再扭头看向薄景宸,心中不禁一阵冷笑,恩,对,他的心上人回来了!

既然这样,她也用不着像个保姆似的照顾他!!

她懒得和谈凡沁有过多的交集,甚至连话都不想跟这个女人说,她直接拿起自己的包包,就准备往外走。

谈凡沁是被苏轻语这淡定和冷漠给愣住了的,只见苏轻语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她冷嘲的说道,“我还真想让阿景醒来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没有半点的心疼,让你走,你就走。”

苏轻语听到她的话,脚步微微一顿,左胸腔的位置,不禁有些发闷,她深吸一口气,扭过头冷着眸子与她对视着,“恩,不是有你心疼就够了吗?”

说着嘴角扯过一抹笑容,就迈着步子离开了。

谈凡沁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气得一口气出不去,气呼呼的坐在位置上,就见薄景宸不知道什么已经醒了。

谈凡沁顿时一惊,刚才……她跟苏轻语的对话,他不会一直都听着吧。

“阿景……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谈凡沁完全就没有了刚才那冷嘲苏轻语的戾气,一副心疼温柔的模样。

薄景宸脸色阴沉,扭过脑袋淡漠的看向她,心里想的却是苏轻语跟谈凡沁的对话。

“不是有你心疼就够了吗?”苏轻语!你还真是一点醋意都没有!!

薄景宸缓缓张唇,声音冷冽冰寒,听的谈凡沁都不禁身子颤了颤,“你怎么来了。”

谈凡沁被他这个说话的语气给愣了愣,脸上立马就是委屈的模样,“我们虽然这么久没有联系了,但是我真是时刻注意着你的。一听到说你生病住院了,我就连忙赶了回来,吓死我了都。你是不是很不想我过来?如果……如果不想看到我……那我走就是了。”

薄景宸将头扭过来,紧闭着眸子,一副疲惫的模样,“没有,我在睡会,你看着这药水。”

谈凡沁见他这般敷衍的模样,拳头都不禁捏紧,但是脸上却是笑意满满,“恩,快睡吧。我真是好想你。”

薄景宸不知道怎么的,就是不怎么想理会她,尤其是看到她前一秒对苏轻语还那样的凶,看到自己立马就变了个脸的时候,他心里是说不出的感觉。

苏轻语刚走出医院,手机就忽然响起,拿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按了接通,毕竟现在她是薄景宸的秘书,所以一天这种未知的号码真的是不胜其数。

“喂,您好?”

“你是苏轻语吗?”打电话过来的是一个女人。

苏轻语见她这如此笃定的语气,眉头不禁微微一蹙,“恩,你是?”

“祝浩南的妹妹,祝若北,请问一下苏小姐有空吗?现在。”祝若北语气友好的说着。

苏轻语听着微微一愣,警惕的问着,“祝浩南的妹妹?有什么不可以直接在这里说吗?”

“苏小姐你不必害怕,我对你并没有恶意,我只是想和见面谈谈而已。我现在就在医院门口。”祝若北坐在一辆白色的宝马里,按着喇叭,苏轻语眉头一蹙,张望了一下,就看到她的车子开了过来。

车窗一摇下。就见一个妆容精致,扎着一头马尾,脱下墨镜,眉眼跟祝浩南很像的女生,这应该就是祝若北了。

“嗨,苏小姐你好。”祝若北露出礼貌性的笑容,跟着苏轻语打着招呼。

“你好……”没想到她竟然就在医院门口堵着自己,

“这个地方不可以停车,苏小姐,你先上车来吧。”祝若北说这话的时候语速不禁加速。

这个地方确实不可以停车,要是被交警抓到可是要罚单的。

看着她并不像是来找自己麻烦的样子,而且看上起挺好说话,而且还一副不等到自己不罢休的模样,实在是敌不过,坐上了车。

“苏小姐吃过饭了吗?你选一个地方?”祝若北将主动权交给她。

苏轻语听着犹豫了一下,“你有什么就在车上说吧。”

“你不选地方,那我就选了哦?我等了你好一会。实在是有点饿了,你就陪我吃吃东西吧?”祝若北撒娇的说着。

见她一副跟自己很熟的模样,苏轻语真是有些受不了,而且要是从年纪算的话,这个祝若北应该还比苏轻语大两岁。

苏轻语顿时一阵为难,只见红灯停下,她瞪着那大眼睛,一脸无辜,她是知道自己是个心软的人,所以来给自己来软的吗?

最后没办法,妥协了,去了一家中西结合的餐厅,点好了菜,祝若北一脸的开心,看样子要说的事情并不着急,但是苏轻语着急,“现在可以说,找我什么事了吗?”

“恩,可以……但是可不可以等我先填饱肚子?”祝若北又开始撒娇。

苏轻语看着左右没事,也就随着她,只是对于她这种自来熟有些无奈。

“你是不是也是南大生?”祝若北喝了一口柠檬水问着。

苏轻语点了点头。

“我哥和薄景宸也是那个学校的。不过比你高好几届。那时候的南大,比现在还要风靡。不过你能考上南大应该是个很优秀的女生。”祝若北笑笑的说着。

“其实我来找你呢,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就是在这个南城没有什么朋友,正好和你见过两次,想看看能让我哥那个老古董开窍的女人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你长的倒是很好看,让人看着很舒服,你长得是像你妈,还是像你爸,听说你还有个哥哥?是不是也和你长得一样的好看?”

祝若北瞬间就说了一堆的话,苏轻语对她不禁也有了些好感,觉得是个挺有趣的人,对她的防备也不禁放低了些。

她说了那么多话,她只有最后一个问题可以回答。“恩,我长得像我妈多一些,我哥长得也很好看。”

苏瑾之确实长得很好看,气质很清冷,让人觉得很不好靠近,但是他的清冷,和薄景宸的高冷是两种不一样的感觉,薄景宸是那种会让人觉得很压抑的感觉,而苏瑾之则是让人觉得不好沟通。

“哇,那你妈肯定也超好看吧,你哥是那个苏瑾之对不对?过几天要去你哥那边的项目实地考察,我到时候过去会会他,看看有没有你这么好看。”祝若北弯眉一笑,眼角的那颗泪痣就跟活了一样,特别的好看。

菜一上来,祝若北的话就少了,一个劲的吃。看样子她是真的没什么事找自己,就只是单纯的找她陪她吃个饭,然后聊聊天。

苏轻语胃口不好,吃的少,祝若北吃的七分饱之后,才有了心情说话,“诶!终于等到了,你看台上,这个乐队的那个主唱是不是很帅!!主要唱歌超级好听!”

听着她的评价,苏轻语扭头看去,只见她说的那个主唱是黎家若。

台上准备好,黎家若和其他人眼神示意了一下,看着台下,他一眼就看到了苏轻语。

两眼瞬间放光,脸上是压抑不住的笑意,苏轻语尴尬的笑了笑了,然后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祝若北这下疯了,“哇哇哇!他看过来了耶!帅!太帅了!耶,不对,他是在看你吗?苏轻语?”

听到这话,苏轻语瞬间尴尬了一下,“应该吧,额,我跟他算得上是同学……”

“同学啊!那肯定有什么联系方式什么的对不对?”祝若北笑吟吟的看向苏轻语。

“这个……我手机之前丢了,真没有……”就算手机没丢,薄景宸也不会允许她有。

“没事,你们是同学你问总比我去问好,我都忍了好多天了!!你真是我的救星!”祝若北一脸的激动。

黎家若唱了一首歌,就将话筒交给了另外一个人,然后朝苏轻语走了过去,祝若北激动的推了推她,“哇!来了来了!”

祝若北这个样子,简直像是看到明星了一样。黎家若走过来,祝若北瞬间就淑女了。

“好巧,没想到可以在这里看到你。”黎家若一个大男孩似的露出一口的笑容,看得出是真的很开心。

“恩,跟朋友过来吃个饭,她说这里有个唱歌很好听的,没想到是你。”苏轻语将话抛给他们两个。

黎家若微微一愣,看向坐在一边的祝若北,礼貌的打了声招呼,说了声谢谢。

“你别站着呀,我仰着脑袋看你累,坐下说。”祝若北脸都快要笑开花了。

“不了,我还要上去唱歌,不然会被炒鱿鱼的。”黎家若笑说着,然后看向苏轻语,“等会我唱首歌给你。”

说着正准备往台上走去,苏轻语全的尴尬癌都要犯了,也没有问他要电话号码。最后还是祝若北喊住的他,“那个那个那个,轻语换新手机了,没有你的号码,留个联系方式?”

苏轻语听到这番话,立马就瞪大着眼眸看向她,只见她面带微笑的拿起苏轻语的手机递给她,真是坑队友。

黎家若看到,心里顿时一阵的高兴,交换了号码,他就跳回了台上。

“啧啧啧,苏轻语我真是佩服你,你说你一个已婚妇女怎么就这么能祸害未婚男人呢。”祝若北一脸可惜的看着台上笑得十分阳光的黎家若,“看来,我要拯救一下这个帅小伙了。就不要怪姐姐下手太狠了。”

“我没有祸害他们……”苏轻语无奈的叹口气,把黎家若的手机号码给了她,看到她存到手机里之后。看都没有看一眼就删了。祝若北拦都没拦住。

“你对我哥不会也这么冷漠吧?”祝若北看着她那个模样,忍不住的问着。

脑海中不禁想到和祝浩南少有的几次接触,“像你说的,我一个已婚妇女要对你哥这种未婚男人怎样热情?”

话音一落,祝若北的表情就忽而严肃起来,“恩,如果你不喜欢我哥,我就希望你对我哥能再狠一点,不要给他任何的希望。”

苏轻语望着她的眸子,这才是她今天来找自己主要想要说的吧。

“嗯。我从来没有想要给他希望,祝总是个不错的人,我不会去影响他的。”

祝若北望着她,不禁叹了一口气,“哎,难怪我哥那么喜欢你,连我都很喜欢你啊!薄景宸对不不好吧,不然你考虑一下嫁到我们家来?做我的嫂嫂?你是没看到我哥昨晚把你抱回来时候的那个神情,那叫一个痴情啊!我哥一定会对你很好的!”

真是一个严肃不过三秒钟的人。

说到昨晚的事情,“哦,你的那件睡衣……”

“哦,那件睡衣啊,是件新的,我还没来得及穿,你要喜欢就穿着吧。不喜欢就丢了,你开心就好。还有,你身材真好!看着瘦瘦高高的,没想到该胖的地方都胖了!”祝若北一脸坏笑的说着。

苏轻语的脸顿时就红了,刚一开口准备说些什么,手机忽然响起,拿出一看竟然是薄景宸的,眉头微微一蹙,他难道不应该和谈凡沁在一起吗?为什么打她的电话。

犹豫了一下看了眼祝若北,“我接一下电话。”说着就划过屏幕,接通电话。

“在哪里?”

“XXX中西餐厅。”苏轻语一副不想跟他废话的语气。

“过来接你。”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苏轻语看着这挂断的电话。简直就是心情复杂,他不应该和谈凡沁多相处相处?

一想到薄景宸和谈凡沁,心口就有些难受。她已经很刻意的不去想他们两个了。

祝若北推了推一脸愁容的苏轻语,“你那个老公?”

“嗯,他过来接我了。”说着苏轻语就喊着服务员埋单。

“诶,这餐算我的!是我带你过来的。”说着就将钱掏了出来,然后将苏轻语的钱塞了回去赶着服务员走了。

苏轻语还想说什么,就听到黎家若站在台上,双眼含情的望着她,“这首歌,送给一个女孩。”

一般这种时候,都会引起一场轰鸣~所有人的视线都在苏轻语的身上……

黎家若唱了一首《告白气球》,望着他真挚的眸子,不禁想着他那个手机屏保她的照片。还有每一次看到自己时候,那一口白牙。

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有些人注定就是有缘无分。

还没有等黎家若唱完,苏轻语站起了身子。拉着祝若北往外走,等会要是薄景宸过来看到他,又要闹个没完,她真是越来越没有精力处理这些事情了,能避免就避免吧。

走到门口,祝若北一脸懵逼,“天呐,你就这样走出来了啊?那个小帅哥的歌都还没有唱完呢!厉害了!苏轻语佩服佩服!够绝情!”

听到她这番话,苏轻语不禁一番苦笑,“你不是教我,不要给他们希望吗?”

“恩,这话确实是我说的,但是……我靠,不行,我现在完全就不可以想象他看到离开时候的表情。别说希望了,就连绝望都有了!”祝若北简直就是心疼死里面的黎家若了。

苏轻语也确实知道自己刚才那样突然离开,不但没有给黎家若面子,而且特别的伤人。但是如果除了这样,她恐怕没有更好的方法了。

这样如果能让他绝望,也没事。毕竟他们两个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她也没有这个兴趣。

听着祝若北扯了几句,门口就停下来一辆车,后车窗一摇下,就见薄景宸一张灰败无血色的脸庞,他斜眼看了一下站在苏轻语身旁的祝若北,眸子一寒,声音阴冷不容抗拒,“上车。”

苏轻语早就习惯了他这样,看向一旁嫌弃脸的祝若北,“下次换我请你,我先走了。”

祝若北知道别人的家事就算自己再不爽也别干涉,所以她也没有拦住苏轻语,点了点头。

上了车,薄景宸就冷嘲着。“那么决然的离开医院,就是来见她的。苏轻语想不到你动作挺快,看来和祝家的人相处的不错。”

有些东西是是可以习以为常,但是有些东西就算是你经历了一千次一万次都不会习惯的,就好比薄景宸的冷嘲,即便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此时听着,心里还是会很难受很委屈。

但是,放在以前,苏轻语会跟他解释,为什么会和祝若北在这里吃饭,只是现在她不会,因为她知道,解释也没用。

“恩,相处的确实不错。很久没有见到谈总监,是不是很开心?我以为你们两个会多聊一会。”苏轻语说这话的时候全程冷着脸,也不扭头看薄景宸一眼。

他此时的表情。确实恨不得想要将苏轻语给生吞了,心口顿时就郁积着一口气。

在医院,他那个时候说睡了之后,就确实睡了过去,只是睡的十分的不好,醒来的时候,手上的针头已经拔了。

他头晕沉的厉害,浑身还是无力,他这还真是属于,一病如山倒,眉头因为难受紧紧的拧着,抬手揉着太阳穴。

只听到身旁有些担心又有些激动的声音响起,“阿景,你醒了。”说着就站起了身子,打了杯温热的开水。

薄景宸这才猛然想起,守着她的人不是苏轻语,而是谈凡沁了……

苏轻语在谈凡沁来了之后。没有任何想要留下的意思,毅然决然的离开了。

心头顿时一阵难受,扭过头,就见谈凡沁将水放在了桌上,俯下身子扶起自己,然后将水喝药都递给他。

薄景宸吃过药,还是没有什么精神,咳了好几声,都把谈凡沁一副急哭了的模样,“阿景,你这是怎么了,我才走了几天,你就把自己病成这样子?真是要担心死我啊!”

“我没事,小病。去办理出院手续吧。”薄景宸刚咳完嗓子还有些沙哑,因为高烧说话的时候还有鼻音。

胸口的位置忽然一疼,谈凡沁猛的就扑了过来,薄景宸咳了几下。就听到她带着哭腔的说道,“阿景,你不要对我这么冷漠好不好?我这阵子出去玩,就是怕自己乱想,然后老烦着你,我今天赶过来看你,你却始终对我不冷不热的,你以前虽然也是这样,但是……不像现在……根本就不想理我。”

听着这些话,薄景宸的眉头一皱,她不说,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只不过他好像确实……不那么想要理她。

谈凡沁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薄景宸说一句安慰的话。

她仰起满眼泪水的眸子,“这次我不走了,我就在南城陪着你。阿景,如果哪天……哪天你不爱我了。你直接告诉我吧。不要再让我傻傻的等下去了,我不在乎名利,但是不代表我不在乎你不爱我。”

薄景宸心口有些沉闷,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就好像是无端得了一场病,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那颗心的走向。

办好了出院手续,李赫送来了衣服,谈凡沁挽着薄景宸的手臂,“阿景,今晚可不可以陪我吃饭?”

薄景宸咳了两下,垂眸一脸抱歉的看着谈凡沁,内心对她的愧疚越发的浓烈,“这阵子不行,前两天跟苏轻语闹离婚,被奶奶他们发现了,现在让我们回家住。”

一听到离婚两个字,谈凡沁的眸子顿时就亮了。连着说话的语气都有些激动,“阿景,你真的要跟苏轻语离婚?”

“没离成。”薄景宸吐出三个字,谈凡沁就焉了。

“开车来了吗?今天就不陪你了。刚才家里来电话,让我出院了就回去。”薄景宸因为喉咙痛,说话的声音也毕竟小。

谈凡沁一副没精打采的点了点头,“恩,开车来了。”

看着谈凡沁离开,薄景宸才上了车,打了苏轻语的电话。

“等会回去,不可以跟他们说,沁儿来了。”薄景宸冷声警告。

苏轻语扭头看向车窗外,夜幕降临,街边的路灯亮了起来,苦涩的一笑,“我懒得说。”

之后,一路上车内除了薄景宸的咳嗽声,就再无其它的声音。

回到薄家,薄奶奶就一脸心疼的看着薄景宸,“你说你这孩子那么操劳干什么?钱是挣的完的吗?还是身子重要些。看着脸色,奶奶看着心疼。”

“只是小病,不碍事的,过两天就又好了。”说着就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就是你,老是小病小病的不在乎,才发展成肺炎的!”奶奶一脸生气的说着。

“以后不会这样了。”薄景宸其实头还有些沉。

“好了,饭菜也弄好了先去吃饭吧。”华丽容走上前来。

苏轻语一看到那一桌子的才就头疼,她才吃过回来啊……

只是如果她要是说自己刚吃过回来,而薄景宸没却没吃过饭,这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至少华丽容肯定会让苏轻语说不过去,毕竟连薄景宸躺倒医院这件事,她都要把责任怪到她的头上来。

避免和他们发生口角,苏轻语主动去添的饭,只给自己添了一点点。

薄老太太眼尖。“小语就吃这么一点点?”

“恩,胃口不太好。”苏轻语有些心虚的说着。

薄景宸瞥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一顿饭,就听到薄老太太在说教。

聊了天,消了食,薄景宸的身子就有些撑不住的回到了房间。

看的出他是真的很不舒服,到房间,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去洗漱了,然后躺在床上。

等到苏轻语洗漱出来的时候,薄景宸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他的睡颜,苏轻语眉眼都不禁变得柔软,这是他看不见的柔软。每次和薄景宸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是一副上战场的模样,没有一刻是放松下来的。因为她永远都不知道,薄景宸的下一刻会是什么样子。

忍不住的抬手抚上他的额头,还是有些发烫。看着床头柜上的水杯和药,还好,还知道吃,看来这次生病确实很不好受。

正准备抽回手,就忽然被摁住。

心里顿时一惊,就见薄景宸疲惫的睁开眸子,眼眶里还有红血丝。

“不睡觉干什么?”他的声音沉沉的,说了句话又开始咳嗽。

“我就看看你的烧退了没有……我已经准备睡了。”说着就抽回了手,站起身子准备往沙发走去。

但是刚走一步就被薄景宸抓住了手,手上一用力,苏轻语的身子就我往床上砸去。

惊呼一声,苏轻语第一反应就是有没有砸到薄景宸。

猛地一扭头,他就一个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语气有些沉,带着丝戏谑,“我的烧退不退你这么关心?”

苏轻语还没有从刚才的惊慌中反应过来,一脸懵逼的抬眼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瞬间连说话都不通顺,“你、你想干嘛?你还感冒着……”

薄景宸将手探……去,苏轻语的身子就一阵酥麻,“别、不、不可以。你现在还病着,不要闹!”

听到这话,薄景宸忽而扯唇邪魅一笑,看的苏轻语瞬间心跳就漏掉了一拍,她好像是除了应酬,他第一次对自己露出笑容。

他的手很热,触到她的皮肤痒痒麻麻的,苏轻语扭着身子躲着,薄景宸却忽然停了下来,躺在了床上,“今天睡床上,不然跟你挤沙发。”

苏轻语听到这话还愣了愣,扭头看向他,只见他一脸的疲惫,抿了下唇瓣,犹豫了一下,站起身子,钻进了被窝里。

但是他们两个只见的距离,完全就可以再躺下一个人。

苏轻语关了灯,闭上眼睛,床上睡觉确实舒服,忽然身边一热,腰上一紧,脖颈上就一阵湿热的呼吸声音,“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