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她已婚啊!/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听到那是魅惑低沉的“晚安”心都跟着颤了颤,她不敢回头看他,低下头看着腰上健壮的手臂,心头一暖,睡意也渐渐袭来,眼皮一重睡了过去。

自从薄景宸生病,就比较嗜睡,苏轻语被他抱着也睡的特别的香,都是睡到自然醒。

因为身体原因,薄景宸有一个星期都没有去公司,都是让周泽成发电子邮箱,或者是李赫直接将文件送过来,然后第二天早上再拿回去,一些应酬,都让李赫跟着周泽成一起。

这一个星期在家里恢复的不错,今天必须要去公司,完成近期最重要的一个项目,就是竞标,过两天就竞标了。

定稿已经完成,这次要竞争的是别墅区的建设,其中的利润很大。所以全国各地许多的集团都参与了这次的竞标。

这两天整个盛宇的重心都在这个竞标上了,即便是定稿了,但是薄景宸都一再修改,而这次上台讲说的人是周泽成,陪同去的是薄景宸,所以由此可见这次竞标的重要性。

竞标的前一天晚上。

薄景宸坐在电脑面前,再一次的审稿,确认无误在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该了,就按下了保存,整个人的神经瞬间就放松了,往椅背上一靠,抬手揉着太阳穴,就听到了一个敲门声。

“进来。”薄景宸声音里满是疲惫,睁开眼睛,就见苏轻语手里端着一杯甘草醋茶,一手拿着文件,小心翼翼的走过去。

“听说这个喝了对肺好。”苏轻语将甘草醋茶和文件放在桌上,手背有些红。

薄景宸的瞥了一眼,眸子一沉,“手怎么弄的?”

“哦,刚才去泡的时候,没注意烫到的。这个是周总让我送上来明天要用的。你看看。”苏轻语直接忽略掉薄景宸问的问题,淡声说着。

薄景宸垂眸看了一眼桌上的文件,就抬眼看着她的手,冷声道,“把手伸出来。”

苏轻语听到这话,身子顿了一下,直接抬起手看了一下,有些泛红,是有些小小的痛,“这个没事。”

“伸出来!”薄景宸再一次的命令,语气比前一次的还要严肃些。

苏轻语微微的一愣,最后还是乖乖的将手给伸了出去。

可能是因为皮肤白的原因,所以烫伤的那个地方,看起来。就格外的红,让人觉得烫的有些严重。

“就是看起来红,其实真的不是很痛。等会我冷水冲一下就好了。”苏轻语始终受不了薄景宸对自己这忽然的关心,始终让她很抗拒。

心里有些坎不是说过去就过去的。也不是后期能弥补的。

“你是猪吗?泡个茶也能把手烫着!”薄景宸的语气里满是嫌弃,“去把医药箱拿过来。”

苏轻语被他说的耳根有些发红,听着他的话,就抽手走向休息室,将医药箱拿了过来。

薄景宸打开医药箱,找到一个土黄色的药膏和棉签,就拉过苏轻语有些冰凉的手,已经五月份了,苏轻语的手还是跟在冬天一样冰的。

薄景宸挤出药膏就擦拭在苏轻语的手背上,凉凉的,还有丝丝疼。像是蚂蚁咬在肉上的那种疼。

这次的这个药膏还好。擦了就没色了。

苏轻语看着薄景宸给自己擦药的那认真的模样,虽然有一丝的感动但是更多的是难受。

她始终告诫着自己,不可以再被这样的假象给迷惑了,陷得越深,到时候就会被伤的越深。

“好了,注意暂时不要碰水。”说着就将药膏放回了医药箱里。

苏轻语抱着医药箱放回原处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薄景宸看着那杯茶水,脸上不禁露出柔和的神色,等到茶水喝完,手中的事情,也差不多完成了。

就等着明天的竞标了。

薄景宸跟苏轻语坐在后座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两个人这阵子的关系并没有得到什么具体的缓和,只是没有恶化而已。

路过一家电影院,薄景宸看了一眼,低沉的声线缓缓的响起,“靠边停下。”

苏轻语不明所以的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只见他打开车门,冷声命令道,“下车。”

站在电影院门口,苏轻语愣了愣,看着薄景宸已经迈着步子走进去了,最后还是没有忍住疑惑的问道,“你……你是来看电影的?”

薄景宸排着队,冷眼看了下身旁脸上有些疑惑又有些诧异的苏轻语,抬手就往她的脑袋上敲了一下,然后翻了一个白眼,语气来满是嫌弃,“来电影院不是看电影那是来干什么?”

顿时苏轻语就觉得语塞了,只听到周围有不少的小女生看到薄景宸,然后泛着花痴。一个个嘴里都嚷嚷着好帅。

抬眼看了看十分钟之后有一个电影,薄景宸看了一眼苏轻语,“十点十分的电影,看吗?”

他竟然还征求自己的意见?正受宠若惊着,抬眼看向了电影名,是一个恐怖片,眉头微微的一蹙,正想说要不换别的电影吧,就见薄景宸已经将钱递了出去,好听的声线在苏轻语的耳边响起,“十点一十的电影。”

苏轻语眉头一蹙瞪向他,她就说,薄景宸怎么可能对自己有这么绅士的时候,扁了扁嘴。

就听到身后一个熟悉的女声,苏轻语回过头就看到了时婉月,顿时脸上就露出一抹笑颜,“月月!”

时婉月身旁还站着一个跟她一个部门的女同事,微微一愣,看了眼苏轻语,抬眼看向薄景宸的时候,心口顿时就一惊,他的眸子实在太阴冷,加上前阵子那事,时婉月一阵的心虚,根本就不敢跟他对视。

“轻语,薄总,你们两个也来看电影?”时婉月有些疑惑,他们两个的感情已经这么好了?

一旁的女同事见到她们两个也很是激动,“薄总,苏秘书好,你们也是看十点一一十的电影吗?可以坐在一起吗?”

薄景宸全程神情冷漠,只字不吐,苏轻语扭头看了一眼他的表情,最后还是不好意思拒绝,然后同意了。

买好了电影票,那个小职员十分积极的去买了饮料和爆米花。

买好了吃的,就可以进场了,时婉月挽着苏轻语的手臂,小声的附在她的耳边小声说着,“这阵子跟薄景宸的关系应该还不错吧,他竟然来陪你看电影了。”

苏轻语扭头看了眼走进电影厅的薄景宸,扁了扁嘴,“是我陪着他看电影,这是恐怖片!我最怕看恐怖片了!”

苏轻语刚才进去的时候看了一眼那个海报,都觉得毛骨悚然。

时婉月见着苏轻语这个害怕的模样,笑着说,“没事的,国产的恐怖片没有那么恐怖的。”

四个人找到座位,苏轻语和薄景宸挨着坐,时婉月坐在苏轻语的旁边,然后时婉月的旁边是那个女职员。

电影开始,苏轻语抬眼看了一眼薄景宸,小声的吐槽着,“你为什么要看这个电影……”

薄景宸听着她语气里的害怕,眉毛一挑,“害怕?”

苏轻语扁了扁嘴。将头扭向电影屏幕,小声的哼了就句。肩上忽然一紧,薄景宸将她搂了过去,“这样就不怕了。”

顿时心跳就漏了一拍,仰起脑袋就薄景宸棱角分明的五官,心砰砰的跳着,总觉得他这阵子对自己的好,有些不正常。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一把将薄景宸推开,然后坐直身子,将时婉月刚才跟自己说过的话跟薄景宸说了一遍,“那样看不舒服,国产的恐怖片不恐怖的。”

她要控制自己对薄景宸的情绪,不能被他这些小动作又给迷了神。

薄景宸冷着眸子看着她这个模样。心口微微一疼,其实他是感觉得到的,他能感觉到苏轻语在刻意的躲避着他。

而他也不知道被下了什么魔咒,对她的态度竟然也不像之前那样冷漠。

只是他对她越体贴,越关心,她就离他越远!

时婉月坐在一旁,手里的爆米花都被捏碎了。原来看到他们两个恩爱,她会如此的生气……

一看到恐怖的地方,苏轻语就潜意识的要往薄景宸的身边躲去,但是手臂忽然一紧,就见时婉月一脸害怕的抱住自己的手臂,将脑袋埋在她的肩窝里,“天呐,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之后看着电影。时婉月就一直挽着苏轻语的手臂,一看到恐怖或者声音大的地方,她就往苏轻语的身上躲。

苏轻语也没觉得哪里不对,两个人紧紧的凑在一起,一场电影终于看完,走出医院,时婉月大松了一口气,始终没有松开苏轻语的手,“主要就是那个声音吓人。”

“对啊,剧情真是不好看,故意弄得那么吓人。这一看完都十二点了!月月你开车来了吗?”苏轻语问着。

只见时婉月摇了摇脑袋,笑说着,“今晚没有开车过来。没事,等会我和我同事一起回去就好。”

“小月,你是被吓傻了吧,我家就在这附近啊,怎么?你今晚要住在我家吗?薄总应该开车来了吧?让薄总稍你一程呀。”那个女职员笑嘻嘻的说着。

苏轻语听着扭头看向薄景宸,她没有忘记前几天他对自己说时婉月的那些话,三个人现在都有些尴尬。

“应该不同路,我等会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了。”时婉月笑着说。

苏轻语听着这话,就更加郁闷了,薄景宸始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要载她的话。

女职员直接走回去了,时婉月站在门口打车,苏轻语一脸抱歉的握着时婉月的手,“月月,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赶快上车吧。这里打车很容易的。”时婉月笑着安慰着苏轻语。

最后两个人上了车,苏轻语就扁着个嘴巴。紧皱着眉头,一脸的不开心。将头一直扭向车窗外。她就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薄景宸对时婉月的态度这么的不好。当初就算是周奕冰将他骂了,薄景宸也没有今天这样的小心眼。

“因为我没有载她一程,所以你心情不好?”薄景宸冷着眸子看着她,冷声问着。

苏轻语听到了并没有回答,始终看着车窗外,想着最后离开时候时婉月那眼神,心里一阵的烦闷。

只听到薄景宸冷哼一声,“苏轻语,你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

听着这话,苏轻语心里就不爽了,扭过头皱着秀眉,与他对视着。

“你说的话。有哪句是真的为了我的吗?只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月月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样排斥她?”苏轻语最终还是问出了口。

苏轻语跟时婉月四年的情谊,谁要是在她面前说她们任何一个人的坏话都不行,薄景宸倒好,直接让她跟她保持距离。

薄景宸的眸子一眯,冷眼看着有些激动甚至眼眸中有些害怕知道真相的苏轻语,车内忽然就陷入沉默。

他知道苏轻语是个重情义的人。加上她从小就失去亲人的关爱,时婉月对于苏轻语来说,是她生命中很重要的角色。

眉头不禁一蹙,薄景宸将眸子移开,沉着嗓子,“既然你觉得我说什么都不是为了你,那么我就没必要再说什么。”

苏轻语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这话的时候,心头竟然还送了一口气,她是真的害怕知道些什么……上次薄景宸告诉自己,时婉月将她交给祝浩南的时候,她就已经很难过了,还是听了时婉月的解释,心情才好了那么一点点。

有的时候,不是不知道真相,而是不想知道真相。

回到薄家,薄家的人都已经睡了,两个人轻手轻脚的上了楼,然后洗漱睡觉。

这几天薄景宸都没有碰她,主要是身体没有完全好,这阵子在公司的工作量比较的大,两个人都比较的疲惫。

苏轻语躺在床上,不禁就是一阵困意袭来,后背一热,腰上一紧,薄景宸这阵子虽然没有碰她,但是每晚都要抱着她入眠。

就在苏轻语半睡半醒的时候,嘴上忽然一热,就听到一个熟悉低沉的声音,“我就让你这么不值得相信。”

苏轻语的眉头微微一皱,愣是醒不过来,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苏轻语醒来的时候,薄景宸依旧不在床上了,这阵子,他都早上晨跑,听到浴室传来流水的声音。苏轻语也不着急起床。

就闭着眼睛准备缓一缓,这一缓缓,苏轻语就又半睡了过去。

只觉得唇上忽然一热,还有摩擦的感觉,在睡梦中,苏轻语的眉头不禁一皱,微微睁开眸子,薄景宸一张帅气的俊颜出现在眼前。

心里顿时一咯,眸子瞪得很大,整个人瞬间就清醒了。

“唔”了声,就抬手要将他推开,但是薄景宸好像早就有防备了似得,一把抓住她推着他胸膛手,吻得更加的深入。

直到两个人呼吸变得粗重。薄景宸才松开了她,直起了身子,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睡懒觉的代价。竞标会,十点开始,现在已经八点了。”

接下来的话薄景宸没有说完,只是眼神示意了她一下,就迈着步子走出房门。

苏轻语心中顿时一惊,连忙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找了件套装,里卖弄是白色吊带紧身,外面是一件白色的外套。

扎一个半弯子头,显得干练又不失年轻。

苏轻语化妆的步骤很简单,就是隔离粉底腮红定妆。本来昨晚她是想好好的画一个妆容的,但是现在看来没有时间了。

换衣服洗漱化妆苏轻语就用了二十分钟,就搞定了,急急忙忙的走了下去,薄景宸还在等着她吃早餐。

“动作还挺快。”薄景宸抬眼看了她一眼,冷声说着。

两人吃过早餐,就赶往会场,开了四十分钟才到达目的地。

周泽成赶来的比较早,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们两个了。

苏轻语一下车,看着周泽成西装革履的,将前面的头发都梳上去成熟的模样,就忍不住的笑出了声音。

不是不好看,而是感觉和他这个人平时的气质不符合,要是不认识周泽成,不了解他。看到他这个样子,肯定觉得他是一个正经严谨的男人。

“诶诶诶,你笑成这样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我难道今天的打扮不好看吗?”周泽成没好气的说着。

苏轻语摆摆手,嘴角的笑意依旧还在,“我什么都没有说。我只是想笑。”

周泽成听着翻个巨大的白眼,“你怎么和奕冰一个样子!看到我弄这个发型,笑了半天,觉都给笑醒了。”

他这样无奈的说着,苏轻语觉得更加的好玩了,但是薄景宸却冷着一张脸,一副看智障的表情瞪了一眼苏轻语。

瞬间,苏轻语的笑容就僵在脸上。

谁知道薄景宸的脸色更加的不好,连着看周泽成的眼神都带着恶意。

他就没见苏轻语再自己的面前笑成那样子过。

三人正准备往会场里走,就听到身后有人喊着薄景宸。“薄总!早啊!”

三个人齐齐回头,就看到笑得一脸得意的张英楠和祝浩南走了过来。

他叫的是薄景宸,眼睛却打量着苏轻语,嘴角露着猥琐的笑容,那眼神更是看得苏轻语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眉头一皱,身子不禁就朝着薄景宸靠了靠。

薄景宸看到他们两个更是没有露出什么笑容,只是礼貌性的跟他们打了声招呼。

自从那次祝浩南将醉酒的苏轻语带回别墅里,他们两个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不是祝浩南不想见,而是祝若北那个天杀的,竟然真的将他喜欢苏轻语的事情告诉了爸妈。

祝浩南接到祝妈妈的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公司上班。

“喂,母亲大人今天心情不错?竟然还想起了你的宝贝儿子。”祝浩南边看着文件边打趣的说着。

“心情一般,而且我也没有什么宝贝儿子!只有一个不孝的儿子!”祝妈妈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生气。

祝浩南微微一愣将手上的文件放了下来,“母亲大人,你这样可使吓死我了。我哪里惹着您了?您告诉我,我给您赔罪去。”

“浩南!你喜欢谁不好!偏偏要喜欢薄景宸的老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三十多岁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好不容易听到你有喜欢的女生了!竟然还是别人家里的!你是要气死我跟你爸吗!?”祝妈妈真的是很生气,在电话那边,脸蛋都说的通红。

祝浩南眉头一蹙,本来的笑脸忽然就严肃了起来,“祝若北那丫头告诉你们的?”

“你管谁告诉我的!!我告诉啊!你赶快给我打消了这个念头!不然就给我回来!”

“肯定是那个鬼丫头!看我不收拾了她!妈,你别着急!儿子我有分寸的!好了好了,我这里正忙着呢!妈,我先挂了!您不要太生气啊!”说着就将电话挂断,打了祝若北的电话让她到他的办公室来。

祝若北像模像样的敲了敲门,才走进他的办公室内,带着一脸的笑容,丝毫没有任何危险的概念,“祝总。有什么事情要吩咐的?”

祝浩南从位置上站起身子来,然后笑得一脸和善的一步步走向祝若北。

立马祝若北就感觉到情况不对,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转身撒腿就往外跑,但是跑了两步就被祝浩南给抓住了,“跑!!你还想跑!!!祝若北!!你告诉我我哪里对不起你了吗!我欺负你吗!我没有好吃好喝的供着你吗!”

祝若北扭过头,像小鸡啄米似得,直点头,“哥对我最好了,全世界对我最好的就是你了,哥,今晚我给你弄饭吃好不好?”

“好个屁!!”说着就往祝若北的屁股上狠狠的打一巴掌。

疼得祝若北嚷嚷着,“啊!!我长大了!!不可以再打我屁股了!!”

“呵呵呵!我现在真想直接把你从这一楼给丢下去!竟然敢把我的事告诉爸妈!!”祝浩南扬起手就又是一巴掌打了下去。

祝若北连连道歉,“啊!哥你别打我了!我那还不是为了你好!!我我我。我昨天见过苏轻语了。人家她说了跟你没可能,她说了不喜欢你!你干嘛要把心思放在一个不喜欢你的人身上呢!?对不对?虽然我也很喜欢这个苏轻语,但是我们不能强人所难啊!她要是黄花大闺女也好嘞!我们抢也要把她抢回来!但是苏轻语她已婚啊!!已婚啊!”

祝若北一个劲的强调苏轻语已婚,祝浩南的脸上的表情瞬间就是一沉。

祝若北见到祝浩南这脾气,就知道他这下是真的生气了,“哥,我说真的,你真的不要把这个心思放在苏轻语身上了,我这里认识好多的好姑娘,我介绍给你认识认识吧?”

祝浩南撒手冷眼看着她,“如果我能这样轻易放下一个人,你觉得我现在还是这个样子吗?回去给我关禁闭去!一个星期不准出门!”

薄景宸冷声说着就不再看她。

祝若北苦艾一声,一把抓住祝浩南的手,“哥哥哥。你别这样好不好,我错了!错了!错了!我去跟妈说我开玩笑的行不行,你别管我禁闭呀!我最近看中一个小鲜肉,他正好乐队有活动,我得过去!”

祝若北一脸可怜,还装作一副要哭的模样,祝浩南冷冷的瞥了一眼,没有任何的动容,“那关禁闭正好。”

祝若北后面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把这事跟苏轻语说了,还求她让他跟祝浩南说说,让他放她出去,哪怕就后天一个晚上,看了黎家若的表演,她就回来。

但是苏轻语给拒绝了。虽然她是很想帮她,但是这实在是有些难为情。

现在苏轻语看到祝浩南,都会觉得有些尴尬。

见薄景宸打了招呼,苏轻语也喊了声,“张总好,祝总好。”

张英楠收起对苏轻语猥琐打量的模样,然后看向薄景宸,“这位就是苏秘书,薄总的妻子吧

?薄总可真是好福气,薄夫人长得可真是令人眼前惊艳呢。”

听着张英楠的评价,不知道为啥,苏轻语觉得浑身不自在,尴尬的笑了笑,“张总说笑了。”

话音一落。薄景宸就抬手揽过苏轻语的肩膀,毫不避讳的直接说道,“张总审美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这话听得苏轻语都有些害羞,脸上瞬间就飞上两片红晕,看着更加的可人。

祝浩南眉头微微的一蹙,开口直接打断这个话题,“别站在门口,进去说吧。”

说着一行人就往里走去。

走进会场,他们的熟人就不少了,虽然这次都是来竞争的,都是敌人,但是每个人面子上的功夫还是做的很不错,直到开始,主持人出来主持。会场上才安静了下来。

薄景宸他们坐在第三排,苏轻语看着那些上台的人,都不禁有些紧张,扭头看向一旁的周泽成,他竟然还低着头给周奕冰发着信息,他还真是一点点都不着急。

扭头看向薄景宸,只见他一脸认真的看着台上人的发言,感受到苏轻语的目光,他缓缓的转过头看向她,轻声的问着,“怎么了?”

苏轻语清澈的眸子,转了转然后摇了摇头,“没有……”

“觉得无聊?”薄景宸细声问着。

苏轻语扁了扁嘴,将她看着台上,没有回答……或许大概真的,她是觉得有些无聊。

薄景宸看着她这个模样,几不可察的扯了扯唇,“你这样就觉得无聊了,在学校上课的时候呢?奖学金真是自己考来的?”

这话音一落,苏轻语就抬眼瞪着他,薄景宸已经扭头看着台上了。

苏轻语小声的哼哼着,“我去厕所。”

她就起身走去了厕所,刚从厕所走出来,就看到张英楠站在对面的男厕门口,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苏轻语一看到她就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虽然看到他心里不爽,而且在这个厕所门口。但还是礼貌的打着招呼,“张总。”

“恩,薄夫人?我总觉得叫你薄夫人把你叫老了,不如我叫你轻语吧?”张英楠叫的这样亲昵,更是让苏轻语浑身不爽。

“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我就是一个小秘书,张总若是叫不惯那个称呼,叫我苏秘书就好。”苏轻语回避着他那亲昵的称呼。

张英楠听着她这话,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深了,两个人慢步往会场走去,“苏秘书……”他故意拖长了音,“可是这个称呼我也叫不习惯呢,就觉得轻语好听。”

苏轻语眉头一皱,想着应该和他以后也不会有什么接触。而且就算有接触肯定薄景宸也在,她现在只想快速的逃离他。

他那看着自己的眼神,实在是让苏轻语觉得太不舒服了,那种眼神,她曾经在薄旭祁的身上看到过。

“张总,您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吧。我先回位置上了。”说着苏轻语的脚步就加速起来,看着薄景宸挺直的后背,心里才放松了些,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也能给她安全感了。

张英楠看着苏轻语疾步离开的背影,脸上笑容更加深了。

只见祝浩南,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一脸的严肃,完全没有了平时清淡如风的笑容,语气也满是警告,“张英楠,我劝你最好不要打苏轻语的主意。”

“呦,这不是祝总吗?什么时候过来的,吓我一跳呢。祝总,也很在意这个苏轻语?”张英楠嘴角上扬,眼里满是深意。

祝浩南的眸子一沉,他若是严肃冷漠起来,看上去比薄景宸还要吓人。

“我只是警告你。不要把自己铺好的路给毁了!”祝浩南说着收起阴冷的眸子离开了。

张英楠望着他的背影,笑意收起,脸上一沉,拳头也不自觉的捏紧,“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们一个个踩在脚下!”

苏轻语匆匆的跑回来,心跳还砰砰砰的加速着,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坐下来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撞到了周泽成。

周泽成第一反应就是把手机收了起来,有一种在学校玩手机被老师发现的感觉,周泽成啧了一声看向苏轻语,小声的抱怨着,“干嘛呢?故意的啊?吓死老子了,还以为收手机的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