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我也没想和他有联系/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听着周泽成的抱怨,深深的吐了口气,心不在焉的回答着,“没事,老师没来,你继续玩。”

薄景宸看着苏轻语这副受到惊吓的模样,眸光一寒,声音都冷了几度,“怎么了?”

苏轻语抬眼望着他的眸子,抿了抿唇瓣,“刚才从厕所出来就碰到了张英楠。”

“恩,然后呢。”

看着薄景宸如此紧张自己的模样,心口顿时一暖,“其实也没说什么,就是感觉……他有点太……”苏轻语本来想说张英楠跟自己套近乎,但是他好歹一个集团的总裁,也完全没必要跟自己套近乎啊。一时之间找不到词来形容,蹙着个眉头,望着薄景宸,一副,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吧的眼神。

“以后跟他们保持点距离。”薄景宸眸光一寒,唇瓣一抿,冷声说着。

苏轻语听着点了点脑袋,小声的说着,“我也没想和他有什么联系。”

薄景宸听着才满意的将头转过去。

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个了,只听到主持人在台上喊道张英楠,苏轻语才好像提起了点精神。

背部挺直,回头就见张英楠脸上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看着薄景宸和她,苏轻语看着他这个笑容浑身都不爽,总觉得太过诡异。

薄景宸冷漠的与他对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没有任何的情绪。

张英楠走上台,说了一段前言,然后就要开始对这次别墅区建设一个方案策划。

大屏幕上首张显示的图片,就令苏轻语大惊!

她差点没有从椅子上蹭的一下站起来,还是一旁的薄景宸抬手按住了她的手。

第一张图跟他们的设计是一模一样的,除了改了底下的logo,苏轻语一脸震惊的看着薄景宸,胸口根本就是压不下去的火焰,“这……不是我们的设计方案吗!”

只听到周泽成一旁根本忍不住的就骂了一口脏话,“卧槽,这个龟孙子!!从哪里弄来了我们的设计方案!!”

薄景宸脸上的表情也十分的严肃和阴沉,苏轻语甚至可以感觉到薄景宸按住自己手上的力道,继续看他讲了两分钟,翻到第二页。也跟他们做的是一模一样的。

周泽成真是越看越气,“妈的!!这个王八蛋!竟然跟我们来阴的!!我真是想上去弄死他!!”

他们辛苦了一个多月的劳动成果就这样成了别人的了!!这真是让人气不过。

可是薄景宸从一开始,就沉着一张脸,根本连话都没有说一句。

苏轻语和周泽成都一脸紧张的扭头看着他,“景宸,你怎么就一点都不着急呢??现在怎么办??他在我们前面上去了,难道等会我还照之前的来??”

薄景宸好像终于有了点反应,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冷漠,眼神更是满带杀气的看向台上一脸嘚瑟的张英楠,薄唇亲启,声音听着让人不寒而栗,“就按照开始准备的来,我们不能中标,他也别想!”

竞标中,但凡有出现一样的策划。都不会被采用,因为两个必有一个是抄袭,而商业界,最讲究的就是诚信,所以,即便方案做的很好,也不会被通过。

这确实是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因为就算他们要重做也赶不及了。也不会有比此时方案设计更好的设计了。

既然盛宇不可以拿到这次标,那么张氏集团也别想!

张英楠讲完,全场响起洪亮的掌声,比前面几个人的都要响亮,他讲的确实很精彩,虽然这个套方案不是他的,但是他却很巧妙的归为己用,完全就不比周泽成讲的差。

他一步步的走下台来。视线就一直在薄景宸的身上,根本毫不避讳,他的眼里全是得逞,看的周泽成恨不得想冲上去将他打的满地爪牙!

但是薄景宸仅仅就只是与他对视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好像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影响,敌人越想看到你什么样子,就越不能让他得逞。

苏轻语不禁有些佩服薄景宸对自身的控制力。

因为张英楠这件事之后,苏轻语就更加对接下来上台的没有什么兴趣了,他们辛辛苦苦忙了一个多月的东西,在还没有上台,就已经没用了。

没多久就到祝浩南上台,苏轻语听到他的名字,本能反应的看着他从位置上站起身子,走向台上,拿起话筒,好听的声音从音响里传出,这样的场面,不禁让苏轻语想起几年前,他到南大办讲座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们两个还不认识,苏轻语甚至这辈子都没有想过,她的人生竟然会有会这样的转变。

就像在她十五岁那年,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变得什么都没有,就好像她的全世界都崩塌了一样。

她好不容易习惯了那样的生活,现在偏偏薄景宸又这样毫无征兆的闯入自己的世界里,如果没有遇到她,自己应该会在之前那个公司待着。从实习生变成职员,然后一步步往上爬,达到她自己人生的高峰。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她的生活从此必定和薄景宸这个男人相互牵扯。

正沉思着,场内就忽然响起响亮的掌声,苏轻语身子一惊,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第一反应就是跟着一起鼓起掌来,反应过来之后才知道原来是祝浩南已经讲完了。

只感觉台上祝浩南灼热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苏轻语顿时就觉得尴尬,将头一撇开,余光就瞄到了薄景宸,那阴冷的想要将她撕裂的视线,心里一咯……男人……真是不好惹。

“苏轻语,你是不是表现的太明显了!”薄景宸冷声不满的说着。

苏轻语只觉得无奈,吐了一口气,舌头舔了舔唇瓣,“我那只是……跟着大家鼓掌的而已。”

话音一落,就听到薄景宸的一声冷哼便不再说什么么,比这个会场,人多口杂的说什么都不方便,只见祝浩南已经从台上走了下来了。

祝浩南之后,过了两个人就到盛宇集团,周泽成从一进场就一副不紧张的模样,等到快到他的时候,他连手机都不玩了,死死的盯着台上的人,手机一响起他说了句,“我出来接你。”就匆匆的走出场外,再回来的时候,身边已经多了一个周奕冰。

周泽成这一动作,算是彻底公布了和周奕冰的关系了,毕竟这次来的都是商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难怪他身旁一直空着一个位置,原来是给周奕冰留着的。

苏轻语看到周奕冰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脸,不禁打趣道,“你今天不要上班啊?你们两个也是够腻歪的。”

周奕冰翻个巨大的白眼,“我要是不要上班,你一大早就能看到我了,我这是借着出来谈公事的理由跑过来的,等会他上台讲完我就要走了。”

她话音一落,周泽成就孩子样的一把抱住周奕冰,“老婆,我好紧张啊!下一个就是我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苏轻语看着周泽成这个模样,真的是忍不住的咋舌,他之前的淡定呢?奕冰一来就像个孩子似得。

周奕冰斜眼好笑的瞪了他一眼,小声的凶道,“放手放手放手!这么多人看着呢!紧张就上厕所去。”

话音一落,周泽成就一副委屈的模样,嘴上不在说话,但是手始终没有松开,还是紧紧的抱着她。

苏轻语见他们两个这个模样,心里不禁舒坦了一个口气,这就是他们的爱情吧,不管周奕冰怎么凶他怎么骂他,周泽成都不会走。

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在周奕冰的面前偏偏像个孩子。

从周奕冰的眼里,苏轻语看的出,虽然嘴上是嫌弃的,但是那眼里慢慢的都是爱意。不禁她很羡慕他们两个……

她很羡慕这样的爱情,他们可以在彼此的面前做最真实的自己。

心口忽然有些闷。扭头看向始终沉着一张脸的薄景宸,她跟他……根本就不像是一对夫妻……夫妻之间哪里有这么冷漠的,想着这些心中不禁一阵苦笑。

刚将头转向台上,手上就忽然一热,心里顿时一咯,低头看去,只见薄景宸宽大修长的手附在了她手背上,还轻轻的摩擦着她的指腹……

她愣了几秒,反应过来之后,第一想法就是将手抽走,只是刚往后缩了一下,薄景宸的手立马一握,苏轻语的手掌就被他握在了手心里。

苏轻语的耳根立马就热了,还有些微微的红,抬眼看向薄景宸。只见他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反应,看着台上,始终一副认真的模样,好像这手不是他的一样。

只见台上那人讲完,就听到周泽成呀了一声,抱得周奕冰更加紧了,“我要上了上了上了!要亲亲才有动力!”说着就问周奕冰索吻。

周奕冰眼睛扫了一下周围,发现有不少目光看着她这边,抬手就往周泽成的额头上一拍,没好气的说道,“好啦!快上去!讲的好再给你!”

周泽成也不在闹,嘿嘿的笑着,就往台上走着。

苏轻语侧头看着他们两个打闹,不禁也笑了笑,只感觉好像一抹强烈的目光盯着。苏轻语扭头往后看去,一眼就见到张英楠满脸笑意朝着苏轻语挥手打招呼。

看到是她,苏轻语的眉头顿时一皱,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就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这么多人的恶心她。

连忙将头扭过来,肩膀就被周奕冰撞了撞,然后她小声的附在苏轻语的耳边问道,“后面那男的你认识啊?”

苏轻语立马就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只是淡淡的吐出三个字,“不认识!”

听到她这话,周奕冰又扭过头看他一眼,“不认识那就是看上你了?看他那个眼神也太猥琐了吧!难道不知道你是薄景宸的人??”

周奕冰说完最后五个字,薄景宸就扭头看了她们两个一眼,苏轻语只觉得尴尬,周奕冰倒是咧嘴一笑,“薄景宸,你注意了,你的妻子现在正在被人虎视眈眈的盯着。得看好。”

薄景宸冷哼一声,扭头冷冷的瞪了一眼张英楠,“她跑不掉。”

只听到场上忽然一顿乱糟糟的议论声,三人往台上看去,大屏幕上是之前和张英楠一样的方案首页。

场上的议论声沸腾,周泽成难得的严肃站在台上,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看上去有着别样的帅气,反正周奕冰已经是被帅晕过去了。

等到主持人在后边维持了一下场上的纪律,议论声小了,周泽成才拿过话筒,冷声说着。“大家肯定十分的惊讶,为什么我们盛宇的设计方案会和张氏集团的张总的设计方案一模一样。毋庸置疑其中一个肯定是抄袭,我们盛宇的实力在座的各位都知道,还不至于抄袭一个小小的张氏集团!同样的,我们盛宇也可以拿出这份设计方案从初稿到定稿的文件!这次竞标就算不中标也并不会对我们盛宇有多大的影响,但是张总,你就等着吃官司吧。”

周泽成满眼杀气凶狠的瞪着张英楠,只见他的表情微微的有些难看,他是没有意料到薄景宸竟然会跟他硬碰硬的,但是慌张的神情紧紧一瞬,脸上就露出掩饰表情的笑容。

苏轻语的手臂忽然一紧,就听到旁边的周奕冰一脸花痴激动的说道,“天呐!他怎么可以这么帅!他今天怎么可以这么帅!!轻语,你看到他刚才说话那气势没有!真是帅炸了!”

苏轻语吃痛的挣扎开她紧紧捏着自己的手,有些好笑的说着。“帅帅帅,是你的,都是你的。”她都不想说,薄景宸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是那个模样,她怎么没有一点觉得帅??

果然是物以稀为贵。

周奕冰来了之后,苏轻语也不觉得这个会场上无聊了,周泽成讲完下来,场上的掌声十分的轰烈,周泽成一脸得意的看着周奕冰,一副小孩子得奖了的表情。

他坐在周奕冰的旁边,还没开始说话,周奕冰就捧着他的脸亲上了一口,“表现的不错,给你的奖励!”

周泽成露出一口大白牙,一脸得意的说着,“是不是忽然很崇拜我?觉得我身上自带光环?”

真是一个经不得夸的人,本以为周奕冰会白眼翻上天,只见她直点头,乐呵呵的说道,“对对对,特别崇拜,而且在台上闪闪发光!简直就是男神!”

周泽成脸上的笑意更欢了,抬手就揉着周奕冰的脑袋,“这个时候认识到我的帅还不算晚!”

话音一落,就听到啪的一声,周奕冰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周泽成的后背,“说了一万遍了!不要摸我的头发!我要走了!送我!”

周奕冰这个模样真是应了那句话,女人的脸就像是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周泽成这么被她猝不及防的狠狠的拍了一掌,一副受了内伤的模样,苦着一张脸,“你干嘛这么凶,人家也很怂啊!”

看着他这个委屈的模样,周奕冰真是忍着笑意,娇嗔的瞪了他一眼,也不再和他闹,一脸认真的说道,“好了,不闹了,我真的要走了!”说完就看向苏轻语,“小苏苏,我走咯~”说完还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只听到周泽成立马不满的吐槽着,还一脸幽怨的瞪着苏轻语,“怎么待遇就这么不一样?我问你半天还没有一个吻,这要走了。还主动亲她。哎呦,真是地位太低了!”

周奕冰好笑的瞪了他一眼,“还闹!走不走了!”

周泽成立马就怂了,“走走走!”说着就跟薄景宸说句,“景宸,我送送她,就过来。”

说完就听到薄景宸立马一脸嫌弃的回答,“不用过来!吵死了!”

周泽成瞬间就一脸的受伤,然后生无可恋的摇着头,“你们、你们、你们我算是看透了!”

说着就迈着步子离开了,周奕冰也跟在他的身后走了。

他们走了之后,耳边瞬间就清净了,苏轻语还有些习惯不过来,最主要的是,她又开始觉得时间异常的漫长。

只是薄景宸握住自己的手。就再也没有松开过。

终于最后一个讲完了,结果在两个小时之后出来,现在是下午两点钟,正好吃个饭再过来。

苏轻语从位置上站起来,真的是想大大的伸一个懒腰,她真是做的屁股都要烂了。

只见不远处的张英楠冷笑着一张脸走了过来,走到他们面前就停了下来,冷哼一声,“薄景宸这次算你狠。只是,这次竞标,对我们张氏也本来就没有任何的影响。只是看到你不能中标,我就满意了。”

薄景宸冷着一张脸,看着眼前张英楠的挑衅,“我会让你知道得罪盛宇的代价!”

他就冷冷的吐出一句话,就拉着苏轻语的手,迈着步子离开了。他这个人不喜欢嘴上得逞,得罪他的,触碰他底线的,他都会一个一个慢慢的解决掉!

薄景宸今天一整天基本上都不怎么说话,做什么事情都是沉着一张脸,应该是在思考些什么事情,苏轻语平时就不怎么和他说话,看到他这个样子,就更加不会打扰他。

吃饭的时候,苏轻语全程就像是个透明人一眼,低着头默默的吃着饭菜。

忽然眼前多了一个筷子,一块肉就在自己的碗里,一抬头就看到薄景宸冷淡的一张脸,简直就和刚才那暖心夹菜的动作不符啊。

“魂没了?”薄景宸冷声说着,这冰冷的语气就已经说明了他此时的心情。

苏轻语听着这话。郁闷的扁了扁嘴,明明是他的魂没了好吗?

“没有,吃饭的时候不想说话。”苏轻语懒得和他说话,就随便的扯出一个理由。

薄景宸听着冷哼一声,也不在理她,刚才就像个小小的插曲,别的桌上都聊的热火朝天,就他们桌上,像是两个吵架的人似得,各自吃着各自的。

回到会场,结果出来了,意料之中的,张氏集团和盛宇集团因为内容一样,已经被取消了竞标的资格了。

最后中标的,是祝浩南。

薄景宸听到这结果的时候。脸都黑了一下,握住苏轻语的手,都紧了几分。

苏轻语疼的皱了皱眉,抬眼瞪了他一眼,想着就要将手抽回。

最后会场终于结束,发开这个项目的老总就找到了薄景宸。

“薄总啊,您的方案,我真是喜欢,但是谁知道出了这么档子事。这个行里的规矩,您也是知道的。实在是可惜啊!”

薄景宸面上带着礼貌的一笑,“嗯,这个不碍事。下次有好的项目,我们再有机会一起合作。”

“那是那是,不过这次这件事,薄总可能需要清理一下公司的人员里。”

话音一落,薄景宸的眸光一寒,“这是自然的,李总您应该还有很多事,我先离开了。”

说着两个人客气的道了一个别,就离开了。

中途还有不少来打薄景宸马屁的人,说如果这次没有这档子事,中标的肯定是薄总的盛宇了。

但薄景宸只是敷衍了两句,没有多留,就离开了。

回到公司的时候,这件事已经传开了。整个公司都炸了锅。毕竟大家伙辛辛苦苦忙了这么久的项目,而且每个人都对自己的劳动成果抱有了希望,忽然闹出这么档子事,简直是分分钟就要爆炸了,最主要的是,只要中标了。就会有奖金!

如果是正规的比赛,失败了!!就算了,但是这是有人背后耍阴的!!简直就是要气炸了。

薄景宸一回到公司,就要准备下午的董事会。

只不过,他开董事会之前要先将这个奸细给抓出来!

会议室里,是所有参加了这次项目的人员,大到总裁,小到实习助理都在里面。

室内非常的严肃,开始还有细碎的议论声,薄景宸凌厉的眼神扫视了一圈,顿时就鸦雀无声。

“这次竞标的事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结果是什么了!那么把大家聚集在这里的目的也很明显。就是给那个透露机密的人一次机会,如果主动找到我承认错误,那么直接做辞职的处理,不予以任何的惩罚,如果。让我抓到!就等着吃牢饭!还有罚款!至于罚款的金额,一定会让你们吃不消!自己掂量一下后果!”薄景宸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让人觉得特别的压抑,尤其是他扫向每个人的眼神,好像瞬间就能将她的心思看穿似得。

顿了几秒钟,有胆大些的职员发言,“听说张氏集团拿到的方案已经是定稿了!而定稿的文件只有总监以上的人才有!”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要查出是谁,并不难,下班之前来我着自己承认了,我就放你一条生路,等到我抓到,我会让你这辈子脸上都盖着奸细这个章,所以,为了自己的未来。识趣一点的来找我。散会。”薄景宸冷声说着。

会议室一下子就只有三个人了。薄景宸李赫还有苏轻语。

薄景宸拿出一根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冷声命令道,“调出,我、周总、设计部、创意部、市场部总监的办公室内近一周的监控。”

李赫听着点了点头,就离开了会议室。

薄景宸头疼的抬手揉着太阳穴,苏轻语站在他的身后,眉头也不禁微微一蹙,犹豫了好久才缓缓的说道,“不然,先回休息室休息?”

话音一落,就听到薄景宸满是疲惫的说着,“不用了,走吧。”

说着就从位置上站起来,回到了办公室。

休息了没一下。薄景宸又去开董事会了,因为这件事主要都是他负责的,所以董事抓着机会都想要给薄景宸将一军,但是薄景宸那里是那么好对付的,只说会给他们一个交代。

最后到了下午下班,也没有一个人到薄景宸这里来主动承认。

不过薄景宸也不着急,这都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既然那个人敢做,就不会这样轻易的承认!

——

“英楠,今天的竞标怎么样?完成的应该很顺利吧?”谈凡沁小鸟依人的躺在张英楠的怀里,娇柔的说着。

“恩,有你在,这事自然完成的顺利了!”张英楠说着就深深的吻在谈凡沁的唇上,然后将她打横抱起就往房间走去。

一场云雨过后,谈凡沁软绵绵的躺在他的怀里。“英楠我不懂,你要盛宇的设计方案,却又不是为了拿到这次项目……而且还要冒这么大的风险……这是为什么。”

张英楠拿出一根烟,冷眼看了一眼怀中的人儿,冷哼一声,“宝贝儿,有些事情,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太多,比较安全。”

谈凡沁看着他这个眼神,顿时浑身就是一颤,愣了好几秒,扯动唇瓣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英楠,你讨厌,你吓我干什么!我又不知道什么!”

张英楠吐出一口烟在谈凡沁的脸上。惹得她直打喷嚏,“不知道什么,就最好了。”

——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敲了敲,薄景宸冷声说了句进来,就见苏轻语站在门口,迈着步子走了进去,看着薄景宸冷漠的神色,咳了咳嗓子,“我姑妈……问你今天过去吃饭吗……她前面几个月就让我叫你了。”

薄景宸抬眼看了她一眼,就继续工作着,冷声嘲讽着说道,“你姑妈他们又有什么要找我帮忙的了?”

听到这话,苏轻语的脸色顿时一红,轻咬了下唇瓣,硬着气说,“她们只说是回家吃饭。姑父的公司这段时间发展的还可以,应该没有要求你的地方。”

薄景宸听着不屑的冷嘲一声,“是吗?发展的不错?这就是当初无论如何都要将你嫁进薄家的原因吧。”

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薄景宸说这么难听的话了,苏轻语心口忽然就是一闷,知道他肯定是因为公司的事……但是她又不是她做错了,凭什么让她来承受他的发泄。

苏轻语脸上顿时一沉,神情冷漠起来,声音清冷,“他们只是让我来跟你说要你回去吃饭,既然不去,我就直接跟他们说,没必要将气全部都撒在我身上!透露公司机密的人又不是我!”

只见薄景宸的脸色阴沉,看人的眼神都可以将她撕碎了,深吸一口气。“既然没有什么其它的事情,那我就出去了!”

说着就转过身子要离开。

“站住!”薄景宸冷声喊住。

苏轻语的脚步也是一顿,一脸的郁闷转过头看向他,“薄总又有什么吩咐?”

“过来给我按摩肩膀。”薄景宸说着就朝椅背上靠去。

苏轻语眉头一蹙,他这算是什么事?前面不是还一副讨厌死她嫌弃死她的模样吗?

“还不过来?!”薄景宸半睁着眸子,满眼疲惫的冷声道。

苏轻语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脾气,将头一撇,“这不是我工作范围之类的事情,薄总找其他人吧。”

只听到薄景宸的一声冷哼,“苏轻语,你是不是觉得,这阵子我对你太好了,就开始对我甩脸了?如果不想你哥那个项目泡汤,就过来!”

苏轻语听着最后一句话,顿时一口气就闷在了胸口。“薄景宸!”

他总是这样!抓住苏轻语的软肋!各种威胁她!有的时候,她觉得薄景宸并不会那样做,但是她不敢赌,薄景宸这个人,她琢磨不透,她不能拿着苏瑾之的公司做砝码。

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苏轻语才提步走过去,高跟鞋踩在瓷砖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响声。

薄景宸只有在非常累的时候才会让苏轻语给他按摩,这没按一下,薄景宸就闭上了眼眸。苏轻语知道他没有睡着,只是闭目养神,浅睡着。

忽然办公桌上的座机响起,薄景宸的身子顿时一颤,直接从椅背上弹了起来,坐直了身子,一副惊醒了的模样,只见他的眸子里满是红血丝,他抬手示意了一下苏轻语,就揉着太阳穴。

可能是前阵子身体还有些虚,这几天过度劳累,这身子还有些撑不住。

苏轻语将电话挂断,就面露喜色的看向薄景宸,语气也是难以抑制的激动,“找到是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