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听到苏轻语说的话,沉沉的“嗯”了声,“是谁?”

“李赫说,是那个给你办公室打扫的清洁大妈。是在那天我们都不在公司的时候,打开了你的电脑。”苏轻语眉头轻蹙淡声说着。

薄景宸听着这话,眸子一寒,抬眼看了看眼前的电脑,上面的时间显示二十一点,清洁的员工都已经下班了。

苏轻语看着薄景宸不说话,“现在……打算怎样?”

话音一落,就见薄景宸从位置上站起来,然后拿过外套穿上,“回家!”

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他已经走向门口了,“找到了线索,明天处理。”

回到薄家,就见大厅沙发上薄逸阳和薄旭祁坐在沙发上下着棋,薄景宸和苏轻语打了声招呼,就打算往楼上走去。

只听到薄逸阳沉声喊道他,“宸儿,小语过来。”

两人脚步一顿,走上前,薄逸阳也放下了手中的棋子,抬眼严肃的看着薄景宸,“听说这次竞标出了意外,失败了?”

“嗯,方案设计被人盗取。已经有线索了,明天会继续调查。”薄景宸简洁的回答。

薄逸阳点了点头,“这个问题是得好好的注意,公司的那些董事,也不安分,要处理好这个问题,不要被他们留下把柄。”

“恩,知道了。”

“哎,真是可惜,这次竞标的利润多大,没想到竟然出现这样的事情,景宸,你的保密工作不行啊。还是要多注意,下次别再吃这样的亏了。”薄旭祁阴阳怪气的说着。

薄景宸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直接跟薄逸阳说道,“爸,我跟轻语先上去了。”

说着两个人就准备离开。

刚迈一步,就又被喊住,“你们两个,这么几个月了也没有点动静,奶奶那边天天嚷嚷着要抱曾孙。奶奶的情况你们也是知道的。薄家也需要添丁了!”

薄景宸眸子顿时一沉,脸上的神情。苏轻语看不懂。

薄旭祁就在一旁幸灾乐祸,煽风点火,“是啊,景宸、弟妹,你们两个要加油努力啊,我还想做大伯呢。”

薄景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最后就只是浅浅的一声“嗯”就离开了。

回到房间,薄景宸面若冰霜,根本看不到任何的表情,苏轻语不禁心中叹了一口气,怀孕么,永远是他们两人之间最不能触碰的话题。

一碰,薄景宸的伤口就疼吧。

在她没有出现之前,他和谈凡沁幸福的生活着……然后都是因为她……打破了他所有宁静的生活。

望着他健壮的身影,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滋味,两个人虽然已经同床共枕了这么久。但是始终没有那种熟悉彼此的感觉,两人心里都有一个过不去的坎。

薄景宸脱掉外套,一声不吭的就走进浴室。

过了一会,就听到有流水的声音,苏轻语整个人奄奄的坐在床前的坐垫上,不禁发起呆来,想着今天周奕冰和周泽成在一起的感觉,心中不禁满满的都是羡慕,因为爱情在一起的感觉,一定很好吧。

她现在也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啊,为什么,她却这么的难受呢。

只见眼前的浴室门被打开,一团雾气从门缝中钻出来,只见薄景宸顶着一脑袋的泡沫,脸上的神色特别的难看,“去问一下。怎么没水了。”

苏轻语看着薄景宸这个模样,不禁愣了愣,莫名的有一丝的喜感,跟平时那严肃冷漠的模样根本就不一样。

从坐垫上站起身子来,“哦,好。”说着就推门走了出去。

走下去的时候只有薄逸阳和华丽容在客厅喝茶聊天,看到苏轻语走下来,华丽容就立马翻了个白眼,还是薄逸阳问道,“怎么了,小语?”

“景宸在洗澡……然后忽然没水了,我下来看看。”苏轻语一步步的走下来,淡声问着。

“景宸洗澡的动作这么快?今天这边停水了,你大哥已经去澡堂子了。”薄逸阳笑说着。

薄逸阳平时对苏轻语说不上好,但是比起华丽容的白眼,薄逸阳算得上是亲近多了。

听到薄逸阳的话,苏轻语说了句“知道了。”就回到房间,敲了敲浴室门。

浴室门再次打开,薄景宸已经将头包好,下身也围上了浴巾,简直是出浴美男子,苏轻语如此近距离的和他对视,还是在他赤裸着精壮的上身的情况下,不禁咽了咽口试,耳根一红,都不敢抬眼看向他。

“那个,爸说家里停水了,要去澡堂子。”苏轻语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飘乎乎的。

薄景宸斜眼看了一眼,不知不觉已经红了脸的苏轻语,嘴角几不可察的微微上扬,然后打开门。从浴室走了出来。

与苏轻语擦肩而过,低沉而充满诱惑的声音在她耳后响起,“准备一下去澡堂子。”

一转过身,就见薄景宸走到了衣柜前,拿着欢喜的衣服。一见他准备扯掉浴巾,苏轻语的瞳孔瞬间放大,连忙就转过了身子。

心跳顿时就砰砰砰的加速着,脸上也有些发烫……她跟他明明都已经做过那事了,但是她就是……没出息的总害羞,特别的害羞。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等了会,正在想,他应该穿好了吧?

正要转过头,就听到他迈着步子的声音,“打不打算洗漱?”

苏轻语连忙回过头,他已经穿戴整齐,一声休闲装。

“打算啊。”苏轻语愣愣的回答着,薄景宸已经白了她一眼打开房门离开了。

见状,赶忙就去准备东西。还好她动作从来都利索麻溜的,下去的时候,薄景宸才刚将车开出来。

看着薄景宸还顶着一头半干没有吹的头发,就想着他其实是一头的洗发水没洗,就想笑。但是看到他这么严肃的模样,就算是有一个笑点,苏轻语也不怎么笑的出来。

如果换别人,她可能已经笑岔气了。

说是澡堂子,其实是泡温泉的,而且里面的装修不错,有情侣池,友人池,童趣池,还有公共的男女分开的池子。

薄景宸和苏轻语到男女更衣室。

苏轻语换上了泡泉的衣服,然后将脸上的妆卸了,准备了一下,就往外走去。

只是刚一走出门口,腰上就忽然一紧,身子就被一股力给抱了过去,苏轻语顿时一惊,正要惊呼,嘴巴就被捂上了。

苏轻语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更是拳打脚踢奋力的挣扎着,见他没有用迷药什么的,苏轻语张嘴就用力的咬在这个人的手上。

只听到身后一声闷哼,他松了手,苏轻语连人都来不及看,第一想法就是跑,但是刚跑两步,因为地上太滑,苏轻语嘭的一声,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瞬时,只觉得膝盖猛的一阵刺痛,苏轻语连爬都爬不起来了,眼泪更是疼的要掉出来了。

腿上忽然一痒,苏轻语心里顿时一惊,连忙扭头看去,只见竟然是薄旭祁。

苏轻语吓得赶忙就翻过身,忍着疼,缩回了脚,眼眸瞪得很大,因为疼,眼眶中还有星零的泪水。

“是你!你想要干嘛!?我告诉你,这里是公共场合!”苏轻语尽量使自己冷静,沉着嗓子不让自己看上去被他吓住了。

只见他坏笑一声,就感觉到一道猥琐的目光。将她从头看到尾,“只知道你的身材不差,但是没想到这么的好。景宸真是好福气。”

苏轻语紧皱着眉头背靠着墙壁,忍着疼爬起身子,只见膝盖上摔红了好大一块。腿上还有蹭掉皮的。

薄旭祁也站起身子,一步步的靠近苏轻语,苏轻语深吸一口气,扭头就想要往女更衣室跑去。

但是刚一忍疼买开脚步,身子就被猛的抓回来,然后,被薄旭祁用力的摁在床上。

苏轻语呼吸顿时一停,眼神中满是害怕,连着声音都颤抖着,她奋力的挣扎着,推攘着,“你放开我!!放开我!!!薄旭祁你是不是人!!”

话音一落。薄旭祁忽而一个大耳光子就抽了过去,“我是不是人!你等会就知道了!薄景宸没能力让你怀上孩子!我有能力啊!!”

说着就一把将苏轻语抗了起来,苏轻语吓得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可是无论她怎样奋力挣扎,都没有用。

身子忽然被猛的丢在了水里,因为水并没有多深,苏轻语的尾椎股狠狠的砸在了水底,瞬间疼的苏轻语爬不起来,额上不知道是汗水还是什么,苏轻语甚至连腰都直不起,整个人都要没在水里了。

身子忽然被一股力用力的一捞,人就靠在了池壁上,苏轻语已经疼的完全都说不出话来了,紧张的小脸紧紧的皱在一起,只觉得胸上一疼,苏轻语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对自己做着猥琐事情的薄旭祁,心里羞愤的很,泪水都因为害怕,簌簌的往下砸,虽然疼,但是苏轻语始终没有停止挣扎,“薄旭祁!!你混蛋!!王八蛋!!你要是敢碰我!!我会让你碎尸万段!!我会让你陪我同归于尽的!!薄旭祁!!啊!你放开我!!”

说着一口就狠狠的压在了薄旭祁的肩膀上,薄旭祁闷哼一声又是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苏轻语的脸上。

“我到要看看你要让我怎么碎尸万段!!”话音一落,他的动作更加的猛烈,苏轻语死命的护住自己的泳衣。

身子剧烈的颤抖着,脑海里忽然浮现出薄景宸的模样,“景宸!薄景宸!!救我!!救我啊!!薄景宸,你在哪你在哪!!”

只听到身上薄旭祁的冷声嘲讽,“你叫吧,薄景宸是不是知道这里的!就算是知道他恐怕也不会救你!就等着你被我……然后就跟你离婚!!”

苏轻语顿时心如死灰,眼里的泪水更加汹涌的流着,“混蛋、混蛋!!!”

身上的肩带被扯掉,身子被用力的一提,洶就暴露在空气中,薄旭祁眼睛立马放光,苏轻语声音都喊哑了,看到他这个如狼似虎的模样,苏轻语吓得挣扎的更加的厉害。

可是在厉害在用力,始终是个女人,而且在薄旭祁的欲望下,她的挣扎就像是激起他更大占有欲的激素。

两只挣扎挥舞的手臂,一把被薄旭祁抓住,然后压在池壁上,他脸上猥琐龌蹉的笑容看得苏轻语心里一阵恶心。

苏轻语通红着眼眶,吐了一口口水在他的脸上,声音满是颤抖,“我不会放过你的!!不会放过你的!!”

薄旭祁没有松开她的手。擦脸,只是脸上猥琐恶心的笑意更深,“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要怪就怪你嫁给了薄景宸!!”

说着就俯下脑袋要吻上她的洶。

苏轻语身子颤动着,吓得声音都喊不出来了。

只听到嘭的一声,一道冷风涌了进来,门口就传来一声,满是威慑力的吼声,“给我住手!!”

薄旭祁的动作顿时一停。

苏轻语听出了是谁的声音,眼泪大颗大颗的流了出来,连忙扭头看去,只见薄景宸脸色极度阴沉的走了过来。

好像周身都散发着令人恐惧的气息。

苏轻语挣扎着薄旭祁的手,想要遮拦只见的身体。

但是他好像就是要故意将自己这个样子给薄景宸看。苏轻语顿时连死的心都有了。

声音里满是恐惧和绝望,“薄旭祁!!你放开我!!放开我!!!”

薄旭祁冷眼看了她一眼,然后抬眼看向一步步走近的薄景宸。“景宸来了,看看你这个娇妻身材多么的好,分给哥哥享受一下,应该……不要紧吧。”说着就伸出舌头要舔去。

他这样做,就是为了嘲讽薄景宸的。

苏轻语手臂上的力道忽然一松,只见薄景宸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就往后扯去,然后狠狠的就是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

苏轻语一得空,就连忙就水里爬了起来,捂住胸口,跑上案,穿上备用的浴衣。

身子瑟瑟发抖的看着骑在薄旭祁身上一拳一拳砸在他脸上的薄景宸。

苏轻语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身子,想着前面那几分钟,她就像是过了好久一样,心中满是惊恐,现在想起,都始终惊魂未定,差点、差点她就要失身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只见坐在薄旭祁身上的薄景宸,瞬时被他压在了身下,薄旭祁像刚才打薄景宸那样一拳一拳的打在他的脸。

苏轻语心里顿时一惊,连忙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景宸!!”

然后就小跑了过去,一脚踏在温热的水里,一把就抓住了薄旭祁的手,“薄景宸……”

但是没抓住一会,薄旭祁用力的将她一甩,她就被甩了出去,腰撞在池壁上,疼的她根本就直不起腰来。

抬眼只见薄景宸趁刚才的空已经站了起来,抬脚就狠狠的踹了一脚薄旭祁,一阵水花,薄旭祁脸上红肿,嘴角还挂着被水冲散的血丝。

薄景宸深吸一口气,声音里满是警告和威胁,“薄旭祁!我警告你!苏轻语是我的女人!你要是再敢对她动半点心思,就不要怪我不把你当亲人!”

说着就转身看向靠在池壁旁,疼的直不起腰的苏轻语,走上前,一把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就听到身后的薄旭祁大笑了起来。

薄景宸根本就不在意,稳稳的抱住苏轻语,一脚就踏上了岸。

“薄景宸,我还真是意外,这个苏轻语竟然还能让你如此在意呢。是不是她的身体也让你无法自拔啊!啊哈哈哈”薄旭祁撑着身子站了起来,说着龌蹉的话。

苏轻语一阵羞怒,身子不禁就颤了起来,薄景宸根本就像是没有听到他说话似得,只顾着抱着苏轻语走出这间房。

薄景宸走到他定的房间。温柔的将她放在靠椅上,只见她眼眶微红,身子还不禁瑟瑟发抖着,根本连正眼都不敢看自己。

脸上忽然一热,薄景宸宽大的手就抚向她的脸颊,苏轻语心里一咯,心中的委屈更加的浓郁。

只听到薄景宸好听低沉的声音传入耳内,“好了,没事了。”这是苏轻语第一次听到薄景宸如此温柔的声音。

苏轻语心中的惊恐再也忍不住的发泄出来,一把扑在薄景宸的怀里嘤嘤的哭了起来,“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

薄景宸脑海中想着他进去看到的那一幕,就恨不得将薄旭祁给碎尸万段了。所以他刚才砸在薄旭祁脸上的那些拳头,真是一点点的都不手软!

紧紧的拥着她,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没事,不怕了。有我在。没人敢把你怎么样!”

苏轻语窝在他的怀里直点头,只是泪水根本就止不住的流,好像长这么大,第一次被欺负有个肩膀可以依靠。

哭了一会,苏轻语终于缓过来一些,薄景宸抬手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神情严肃,“以后身上备一瓶防狼喷雾,到哪里都带着。”

听到这话,苏轻语忽然就笑出了声,薄景宸眉头一皱,冷声道,“笑什么。”

苏轻语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摇着头,“没有,就是觉得你那话明明像是句开玩笑的话,但是被你这样严肃的说出来,有点戳中我的笑点。”

薄景宸看了她一眼就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苏轻语本能的抬手环在他的脖颈上,眼眶还是红红的,只听到他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还真是个孩子。”

薄景宸一脚踏在水里,然后缓缓的坐下,将苏轻语抱在怀里,这个姿势有些暧昧,苏轻语耳根已经红透了,脸上更是白里透红,因为刚才的那件事,苏轻语对薄景宸好像没有那样的抗拒了,甚至看到他,心里还安稳了些。

下巴被他捏住,然后被他扬了起来。迫使自己看向他,两人视线相对,苏轻语心里顿时就漏了一拍,正将眼神躲开,唇上就一软,只见薄景宸帅气俊逸的面庞放大在自己的眼前,心扑通扑通的就加速起来,只感觉他忽然张嘴就用力的咬了一口苏轻语的嘴巴。

苏轻语疼的惊呼一声,眉头一皱,他的舌头就伸进了自己的口腔内,手还在她的身上游走,苏轻语仅存的一点的理智,抬手抓住他的手,嘴上又是一疼,就见他迷离的眸子满是危险的看着自己,声线极具魅惑扰乱着苏轻语的心。“还拦着我,这是给你的惩罚,让你不保护好自己!”

说着吻得更入情,苏轻语最后一点的理智也被打破。

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被褪去,薄景宸抱着她的腰,手上一使劲,就将苏轻语抱在了岸上。

赤果的身子在空气中爆露,只见薄景宸忽然埋下脑袋,苏轻语顿时一惊,连忙伸手拦住,声音有些粗重,“不可以……”

薄景宸抬起脑袋,吻了吻她的唇,“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说着一点点的吻着她的脖颈,锁骨,再往下……

接着就是入骨的缠绵……

开始两个人还能控制住彼此,温柔以待,到后来,就像是疯了一般。

薄景宸嘴里一声声喊的都是她的名……苏轻语也一声声的应着。

一想到刚才那个画面,薄景宸胸前就郁积着愤怒,动作也更加疯狂了些,差点!!他要是在来慢点……薄景宸根本就不敢想,自己心态会怎样的爆炸,也不敢想那个时候,自己会把薄旭祁怎么样。

“你是我的!以后不准任何一个男人碰你!听到没有!!”

苏轻语的眼眶一热,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嗯”。

最后苏轻语软绵绵的躺在薄景宸的怀里,根本就没有力气,只听到忽然想起敲门声,苏轻语身子顿时一颤,第一个反应就是将身子往水里沉了沉,只露出一个脑袋来。

薄景宸看到苏轻语这个模样,不禁就笑出了声。苏轻语秀眉微微蹙了下,看着薄景宸的淡定。

“门,反锁了。”苏轻语浅浅的“嗯”了声,但是还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薄景宸从水里站起身子,将衣服丢给苏轻语,两人穿好了衣服,他才走过去开门,只见是服务生提醒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关门了。

苏轻语听到服务生的对话,已经从水里站了起来,裹着浴巾喝了一口桌上的百香果汁。

送苏轻语回到女更衣室,他冷声提醒着,“等我来了,再出来。”

听着话,她乖乖的点着头。

“进去吧。”

苏轻语才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换好衣服,苏轻语拿起手机就看到薄景宸发的信息。他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走出更衣室就看到薄景宸靠在墙壁上,低头看着手机,见到苏轻语走了出来,他便将手机收好。

回到薄家,换上睡衣,准备入睡的时候,就见薄景宸眉头微蹙手里拿着吹风机走了过来,“头发没吹干就睡?”

苏轻语愣了愣,头发是没有完全吹干,那里的吹风机力度太小,吹了好一会,都没干,看着时间,她就直接出来了。

她今晚实在是有些累,所以都没有想到吹头发这件事。

只见薄景宸坐在床边,伸手就将苏轻语抱在怀里。

苏轻语眨了眨布满红血丝的眸子。满眼困意的看着他。

“睡吧,我帮你吹干!”说着他就插上电源,打开开关。

热热的风吹在脑袋顶上,薄景宸的动作也十分的轻柔,虽然吹风机很吵,但是没一会,她还是睡了过去。

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一如既往的,她醒来的时候,薄景宸已经晨跑回来了,浴室传来流水的声音。

再躺了一会,听到浴室开门的声音,苏轻语才从床上爬起来身子,拿上衣服到厕所去换。

吃过早餐,两个人就赶去了公司,要处理昨天竞标方案设计被盗的事件。

因为昨晚的事情,两人的关系明显有着微妙的变化。

苏轻语这阵子虽然一再的提醒着自己不要再被迷了心智……但是昨晚上的深情。他总该不是装出来的,心和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只是……关系在微妙,两个人还是不能对彼此坦诚相待。

——

会议室内,还是昨天的原班人马,只不过还有一个打扫薄景宸房间的扫地大妈。

只见她在那坐立不安,额头上满是汗水,说话的声音都颤抖着,“薄总,我、我真的什么都做,我那天……那天就是、就是看到您的电脑屏幕上很多的灰,我、我就擦了擦。我真的没有盗走公司的文件,我连电脑都不懂,就算打开您的电脑,没有密码我也进不去啊。”

薄景宸冷着眸子听着她慌乱的解释,“第一,你坐到这里。我只给你看了监控,并没有告诉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事。第二,你怎么就知道我的电脑设有了密码。第三,监控内你的脸因为电脑开机,而照射出蓝色的光,你还要怎么解释吗!?”

最后一句话,薄景宸的音量顿时提高,那大妈吓得都从椅子上摔倒了地上来,别说她被吓到了,就连在座的这些人,身子都跟着颤了颤。

“谁指使你做的!”薄景宸眸子冷漠。

只见那个大妈抬眼看了眼苏轻语,身子瑟瑟的抖着,然后猛地的摇头,“我什么都没有做,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薄景宸见她还在垂死挣扎。冷哼一声,“李赫,打电话叫警察过来。”

话音一落,这个大妈彻底吓着了,“别、别、别叫警察,薄总,我求求你,不要叫警察!我、我、苏秘书对不起!我上有老下有小的,都还等着我回去照顾,您给我的那些钱,我都还给您我不要了。这阵子做了这件事,我心里就一直不安,薄总,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是苏秘书让我这么做的……”

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注视在苏轻语的身上。

苏轻语更是一愣,脸上全是惊讶,这件事是怎么牵扯到她身上来的,只感觉到一记凌冽的目光,是薄景宸的。

苏轻语摇着头,眼神里全是惊恐,“不是我……我根本都不认识她。阿姨,你不要污蔑人啊……”

话音一落,只见薄景宸的眼里满是质疑,他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话……顿时苏轻语的心就好像被他那质疑的眼神给捅了一刀。

“苏秘书,您就可怜可怜我……我、我真的是没办法才把你招出来的。薄总,我、我说的都是真的。求求你,不要把我送到警察局里去啊,我去了,我那一家老小可怎么办。”说着这个大妈就哭嚎了起来。

薄景宸扭头冷眼瞪住那个大妈,冷声吼道。“别哭了!说清楚,她要你干什么。”

这个大妈被薄景宸一声吼,吓得顿时就止住了哭声,抽泣了几声,还看了一眼苏轻语,“苏秘书,让我在上个星期三的你们都不在公司的时候,去你的办公室,打开你的电脑,然后……还告诉了我,你电脑的开机密码,让我登上qq她让人远程操控……然后电脑它就自己动了起来了。我其它的、其它的真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薄总,该说的我都说了,求求你,饶了我,放过我吧。”

“不。她胡说的,我没有!我从来都没有找过她!而且星期三那天我都不知道李赫会不在公司,你也是临时叫我去的LG公司的。我更加不知道你电脑的密码。景宸……我……”苏轻语还打算说下去,薄景宸就一拍桌子,冷声吼道,“够了!!”

苏轻语听着身子顿时一颤,吓得根本就不敢说话,眼眶都不禁红了,她现在该怎么办,她现在真的是百口莫辩了。

薄景宸本来就不那么信任她,现在听那个大妈又说的煞有其事。

“除了苏轻语,其他人都给我回去!这件事不可以外传!”说着就听到李赫小声的提醒着,“那这个人呢。”

薄景宸冷眼看了一眼,站起身子的大妈,就见她哭丧着一张脸,一口一句薄总,饶了我,我知道错了。

“辞退并且赔偿公司损失,带下去。”

那人一听到要赔偿都要哭了,还想找着薄景宸哭诉,就被李赫生生的带了出去了,“吵什么!没让你吃牢饭就已经是放你一条生路了!早知今日,你何必当初!”

李赫是很生气,他不相信苏轻语会做那种事,而且,如果不是这个人,这次的方案设计也不会到张英楠的手里。

会议室里只剩下薄景宸和苏轻语两个人,薄景宸将椅子转过去,与苏轻语面对着面,眸中的寒光,看的苏轻语心口一疼,“苏轻语,你真是下了一手好棋,表面帮助张英楠,而实际上,是让祝浩南拿到这次的竞标项目,对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