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小秘书,你误会了。/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满脸受伤的听着薄景宸说的话,深吸一口气,眼眶不禁就泛红,声音有丝丝的哭腔,和强忍着的颤抖,“就凭那个人的一面之词,你就直接认定是我做的了?或许是张英楠指使她这样诬蔑栽赃我的!然后毁了盛宇还有薄家的名声呢!”

这一次,她必须要为自己辩解,这已经不是她和薄景宸情感的私事了,这关系到她是不是背叛盛宇的名声,万一、万一以后,她最后没有个薄景宸在一起了,她要去别的地方工作,也不能带着这个名声。

薄景宸看着她有些微微红润但是异常坚定的眸子,神色微微的严肃,“所以,你也打算用你的一面之词去让我相信,这件事不是你做的?”

苏轻语听着,心口顿时一颤,看着薄景宸眼里的冷漠和不相信,心一颤一颤的抽痛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在她对薄景宸产生一点点的好感之后,对他产生一点点的依赖之后,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事情,来告诉她,这个男人不是值得你托付的。

“我没有!这件事,我一定会想办法证明不是我做的。”苏轻语红着眸子颤声说着。

看着她这个眸子,薄景宸的心口不禁微微的一疼,紧抿着唇瓣,眼眸中不禁透露出一丝失望,声音低沉道,“证明?苏轻语,你欠我的证明,实在是太多了。”

苏轻语看着他这个眸子,听着他这个语气,顿时就觉得胸口特别的难受。

他是以为自己背叛了盛宇失望了吗?他是始终不相信自己,然后还一直认为,自己和祝浩南有关系是吗!!

欠他的证明……

苏轻语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了,当初婚礼上,谈凡沁的那一出。

“欠你的证明?薄景宸,你既然还是不相信我,为什么昨天要帮我!你干脆让薄旭祁碰了我!让我忍受侮辱去死啊!这样不是也就赔了你和你孩子的命!!”苏轻语说着一滴热泪就砸了下来,刺痛了薄景宸的心。

话音一落,苏轻语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似得,冷笑一声,抬手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望着薄景宸那深邃的令她第一眼就着迷的眸子。颤声苦涩的说道,“哦,我差点忘记了,你怎么能让我这样就去死,你是要一点点的折磨。一点点的让我对这个世界!对你!失去希望。”

“薄景宸,你知道吗?我真的好后悔认识你,如果可以我真的想一辈子都不认识你。认识你之后我的世界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让我觉得无比黑暗没有光明可言,整天生活在欺骗、陷害、冷漠之中。如果不认识你,这些我都不要经历,就算方子荐背叛了我,我也可以自己一个人过得很好,至少!比跟你在一起好。”苏轻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说这些,只是她一说,就根本停不下来,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砸。声音里更满是哭腔。

薄景宸只觉得胸口一阵阵的刺痛,尤其是苏轻语此时的泪目,他真的好想一把将她扯入怀里,紧紧的搂着,一点点的吻干她脸上的泪水,然后道歉,安慰。

可是他做不到。

或许,不认识他,苏轻语确实可以过上平平淡淡的生活,和一个普通的男人,结婚生子,幸福快乐的过完这余生。

但是,薄景宸如果不遇见她,或许……永远都不会有此刻这种心痛失望的感觉。

苏轻语可以因为伤心难过而痛哭流涕,但是他不可以,他只能忍着。

“你刚才说的那些都与此事件没有任何的用……”话还没有说完。苏轻语的手机就忽然响起。

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未知的号码,想都没有想,就抬手挂断了,她现在不想也不适合接任何人的电话,就算是客户的,她也不想接。

只是刚一挂断,手机就立马又响起了短信的声音,苏轻语和薄景宸的眉头都微微的一蹙,拿出手机一看,只见刚才那个未知的号码发来一条短信。

“轻语,我是英楠,听说那个人把你招供了?情况怎么样?一定要注意好安全,随时给我电话。”

苏轻语一看着这个内容,眉头不禁猛地一蹙,他们这次的目标不单单是为了让盛宇拿不到项目,同时也要将自己陷入危机之中,可是她根本就没有跟张英楠有过任何交集,甚至昨天的竞标会场上,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到底是谁,想要害她?

薄景宸注意到苏轻语的表情,伸手就要拿过苏轻语的手机,苏轻语顿时一惊,潜意识的就将手机息屏往后一缩,眼眶中的泪水还在。

顿时,会议室里的空气就变得压抑起来,薄景宸的手停在半空中,眼眸中的寒意愈发的浓烈,苏轻语看着薄景宸这个表情,顿时就知道自己刚才那样无遗是给自己带到了更深的坑里,让薄景宸更加的不相信自己一分。

“拿过来!”薄景宸声音都冷了几个度。

苏轻语犹豫的看着薄景宸,微微张开唇瓣。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选择什么都不解释,什么都不说,就将手机递给了薄景宸。

清者自清,她相信这句话!

薄景宸拿过她的手机,直接打开信息的界面,看着上面的话,握着手机的手不禁就紧了几分。

他是很想信她!他此时彼任何都想要信她,但是!这一而再再而三的线索,矛头全部都指向了苏轻语!

加上昨天最后中标的人是祝浩南,薄景宸的心顿时就不平衡了,额头的青筋都跳了跳,“你不打算解释什么?”

“我不知道我要怎么解释,但是我还是那一句话,我苏轻语觉得没有做任何对不起盛宇对不起薄家的事情,这次的事件,就是一场陷害!我跟张英楠,昨天才是第一次见面!”苏轻语知道,此时的语言很苍白很无力,但是该说的那些话,她一定要说!

薄景宸忽而一阵冷笑,猛地一声响,薄景宸将手机一拍就拍在了桌面上,然后蹭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子刚往后退了一步,就猛地被他抓住按在了桌面上,脖子顿时一紧,“你说的话到底那句才是真的!!你知道我一次次的选择相信你的时候!你带给我的却是一次次的失望吗!你是不是祝浩南的人!?是不是帮着他来弄垮盛宇?!让我身败名裂的!”

想着苏轻语和祝浩南之前那些令他抓狂的举动,薄景宸真是不得不往那个方面想!祝浩南有多恨自己,薄景宸知道,他一直为了当年舒淋死的事情,而恨着自己!他一心想着要替舒淋报仇!

薄景宸是真的生气了,苏轻语脸上因为呼吸不顺而满脸通红,一字一顿的清冷的说着,“是你始终不愿意相信我,而我对你才是一次次的绝望!我跟祝浩南,绝对清清白白没有半点的瓜葛,你跟他之间的恩怨,我更是一点都不知道!”

门忽然被敲了敲,薄景宸才松开了手,站直了身子,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听到薄景宸喊了声进来,就见李赫站在门口,“薄总,不知道谁将这消息透露出去了,现在各董事都已经赶过来了,说半个小时之后,召开董事会。”

薄景宸眉头微微一蹙,斜眼瞥了下,紧抿着唇瓣,红着眸子,一脸冷漠的苏轻语。

“好,我知道了。”薄景宸淡声应着,李赫满眼担心的看了一眼苏轻语高挑清瘦的背影就关上了门。

“如果我一无所有,你也就不会认识我。”说着薄景宸就迈着步子走了出去。

听到一声关门声,苏轻语的身子顿时就软了,往后退了一步,靠在桌上,身子忍不住的瑟瑟的颤抖着。

她跟张英楠并不认识……为什么张英楠要这样陷害她,难道真的只是为了,让盛宇,让薄家发生一场动荡?

手机忽然响起,只见是华丽容的。她此时打电话过来……无非就是知道了这件事。

划过接通,还没开始说话,就听到华丽容高声说着,“苏轻语!你什么意思!我们薄家难道有半点对不起你的地方!你竟然干出这样背叛宸儿,背叛薄家的事情!”

“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是被冤枉的……”苏轻语知道解释很无力。

“一句不是你做的就可以了吗?我相信你!宸儿相信你!薄家相信你!外人会相信你吗!如果不是你做的,你就最好尽快!找到不是你做的证据!你真是个扫把星,一嫁进薄家,就闹得鸡犬不宁!”华丽容的语气里满是气愤和嫌弃。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沉沉的“嗯”了声,“我一定会澄清自己!”

挂断电话,苏轻语就想着刚才那个号码,连忙拨了个号码过去,响了一会,就接通了。

“苏轻语!”

一听到这个声音,苏轻语就愣住了。很熟悉……特别的熟悉……谈凡沁!这个人是谈凡沁!!

苏轻语十分的震惊,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跟谈凡沁也有关系……那她跟张英楠……他们两个想要干什么!

“谈凡沁!怎么会是你!这件事是你指使的?!竟然会是你!!谈凡沁你说话啊!”

只听到电话那边的一声嘲讽的轻笑,谈凡沁就将电话给挂断了,脸上满是得意的看向一旁的张英楠,“英楠,你这一招可真狠。不过……我们这样真的没事吗?”

张英楠扭头看着她,冷笑一声,“怎么?这就怕了?”

“才没有,有你在,我不怕。”谈凡沁说着就靠在张英楠的怀里,“这是他们两个应得的报应!我们的孩子,还死在了苏轻语的手里!我得让她还回来!”

苏轻语看着这个挂断的电话,眉头紧紧的蹙着,再打过去已经关机了。

刚才那一声苏轻语,谈凡沁就只是想要嘲讽她。就是想要告诉她,是她……是她在其中操控着,难怪……难怪要让这个锅给她背。

可是她知道是谈凡沁……薄景宸不知道,而如果自己说谈凡沁跟这件事有关联,他根本也就不会相信。

顿时苏轻语就迷失了方向,对!她要去找那个大妈!她是她的关键!

想都没想,苏轻语就连忙跑了出去,去到清洁房的时候,那个大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如果今天不找到她……明天,她可能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连忙拿出手机给李赫,“李赫,你能帮我去人事部那里看看有没有今天这个大妈的联系方式或者是地址?我现在在找她,她已经不在公司了。”

“好,你别急,现在薄总准备去开董事会,你先去人事等我。”李赫说着就挂断了电话,薄景宸正好从办公室里出来,冷眼看着李赫,“苏轻语?”

望着薄景宸的眼神,心里顿时一咯,“恩,今天那个清洁工已经不在公司了,苏秘书需要她的联系方式和地址……薄总,难道您真的觉得这次方案设计被盗,是苏秘书指使的吗?”

李赫知道后面那句话,有些越级了,但是连他都不相信的事情……薄景宸会信吗?

只见薄景宸冷漠的将目光收起,一步步走向电梯,声音低沉而充满威慑力,“他们想要看到什么,我就让他们好好的看!看电影也还得买电影票!”

李赫听到薄景宸的这番话,脸上的愁容立马就露出一抹微笑。这是发自内心的,从那个大妈诬蔑苏轻语开始,李赫就全程紧张,要不是这个大妈是个女的,李赫真的想将这个大妈给揍一顿。

两人走进电梯,“薄总,您这样做为什么……为什么不跟苏秘书说一下……她好像很伤心。”

薄景宸紧抿着唇瓣,没有回答,刚才在会议室里,苏轻语的神情还清晰的浮现在眼前,眸子微微一寒,斜眼瞪了一眼李赫。

李赫就立马闭上了嘴巴,不在问此事,只要薄景宸是信苏轻语的……这件事就好办。

薄景宸坐到位置上,等着剩余还没有到的股东,但是在座的这些人。已经忍不住的想要问情况了。

“薄总,今天我们可是听说,将方案设计透露出去的是您的夫人兼秘书啊。这件事你要给在座的董事一个交代吧?”

薄景宸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看向他的眸子带着阴冷的眸光,“这件事自然会给给位董事交代,现在人还没有来齐,等人都来齐了再说。”

那人被薄景宸的眸子盯的,浑身都不对劲,听着他这样说,也就点了点头,其他人看到这情况,也不会自讨没趣。

又过了十分钟,所有的董事才全部到齐。

离薄景宸最近的一个,看上去跟四五十的一个男人,最先发言,“这次的董事会,是我召集的,因为我最先得知,这次关于竞标项目方案设计被盗的消息。我也跟大家说了,所有在这里我也不再做重复,只是这件事情,跟薄总有些脱不了干系,薄总,您说说,这次事件,打算怎样处理?”

薄景宸抬眼扫视了一圈各位董事,冷声道,“如果这次方案设计真是苏轻语盗走的,我自然会让她付出相应的代价。”

“相应的代价是什么代价?薄总最好说清楚些。”

“坐牢,赔偿,一样都不会少。”

“这样自然是最好,只是薄总,您真的就能做到?能没有一点的私心?”

薄景宸听到这话,冷眼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如果这件事是她做的,损害公司利益的人,我留着何用?这件事我已经给了各位董事答案,还有其他什么事情,要讨论的?”

见薄景宸并不想在讨论这件事,而他确实有给了明确的态度,确实不再好说些什么。

一场会议结束,只听到那些董事小声的议论,“呵,这个薄景宸还真是心狠,不过也是,得避嫌,万一被抓住什么小辫子。就要惹祸上身咯。看来是要不太平一阵子了。”

李赫一到会议室,就知道一时半会肯定是不能讨论完,所以在等那些董事的时候,就给人事部的人打了电话,说了声。

虽然按道理来说,苏轻语是总裁夫人说话更加有用一些,但是她刚才出了那事,恐怕那些人也不会那么爽快的让她看。

找到了那个清洁大妈的联系方式和联系地址,苏轻语就急忙离开公司,就怕自己慢一步,他们就已经离开南城了。

只是刚到一楼的大厅,就碰到了时婉月,只见时婉月一脸紧张的走上前来,“轻语,到底怎么回事?公司都传遍了,说这次竞标的项目。是你透露的……”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看着时婉月,“月月,你信我吗?”

在知道薄景宸不相信她的时候,她真的觉得全世界都昏暗了。

时婉月看着苏轻语此时这个模样,眉头微微的一皱,连忙点着脑袋,“相信!我当然相信你!轻语,你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

苏轻语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嘴角挂上一抹苦涩的笑容,“还好,还好有你相信我。月月,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说着苏轻语就迈着步子往外走去。

时婉月在她的身后,问道她去干什么,苏轻语没有回答就匆匆的走了出去,打了辆的士,就赶往这个清洁工的家。

她的手机不停的响起电话,一看不是苏岩海的就是苏兰雪的还有周奕冰的。

但是苏轻语一个电话都没有接,全部挂断了,她现在谁的电话都不想接,也不想再去解释这件事情,她觉得华丽容有句话是对的,一句不是你做的就可以了吗?那些人是不会相信你的。

到了清洁大妈的家,苏轻语数了车费,就急急忙忙的往楼上跑去,这一层楼很破旧,楼梯道上更是斑驳累累的,光线很暗,苏轻语穿着小高跟爬上了五楼,已经气喘吁吁了。

苏轻语喘了几口气,楼道里的声控灯熄灭了。正要抬手要敲门,门就被推开,苏轻语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脚上忽然一拐,踉跄了一下,只觉得重心不稳,身子就往后倒去,苏轻语惊呼一声,手腕就被拉住,接着只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苏轻语的身子随着那力又往前倾。

直直的撞在了一结实精壮的胸膛里,还有一股熟悉的味道。

苏轻语一脸惊恐的抬起脑袋,就看见祝浩南紧皱着眉头正垂眸看着自己。

两人视线相对,空气静止了几秒钟,苏轻语忽然反应过来了一把推开了祝浩南,只感觉到脚腕上传来一阵刺痛。倒吸一口冷气,扶住墙,皱眉警惕的看着祝浩南,“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祝浩南从这个清洁大妈的房间里出来,是在是很尴尬,“小秘书,你不要用这种防着我的眼神看着我啊。我好受伤的。”

苏轻语忽然发现她有些看不透眼前的祝浩南,深吸一口气,又重复着刚才的那句话,“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里面的人呢!?”

祝浩南往房间里看了一眼,耸耸肩,“已经走了。”

听到这话苏轻语的眸子顿时放大,有些不愿意相信的喊了声,“什么?”

就忍着脚上的疼走向房间,祝浩南看着她的脚眉头一皱,正扶着她,苏轻语就扭头瞪了他一眼,然后将他的手甩开,“你不要碰我!”她走进去一看里面乱糟糟的,确实已经离开了。苏轻语站在门口,瞬间整颗心都低到了谷底,没想到最后还是没有赶上……

“小秘书?”祝浩南看着一脸失望红着眼眶的苏轻语,小声喊着她、

苏轻语一扭头就朝他吼道,“你不要叫我!祝浩南,这件事是不是跟你有关!你一开始接近我!就是为了今天是吗?我就是你跟薄景宸只见复仇的工具是吗!?你们两个之间的恩怨!为什么要扯上我!!”

祝浩南忽然一愣,苏轻语吼着眼泪就跟着掉了下来。

看得他满是心疼,从口袋里拿出纸巾就要擦拭她脸颊上的泪水,但是一掌就被苏轻语给拍开了。

手上的纸就缓缓的掉在地上,苏轻语深吸一口气,收起瞪着祝浩南的目光,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就要离开。

祝浩南迈了一步严肃着一张脸站在了苏轻语面前。苏轻语心口一颤,仰起头与他对视着,“怎么,要拦着我去找她吗?你害怕我问出真相吗?”

苏轻语现在真的很受伤,她一直都知道,祝浩南跟薄景宸之间肯定有什么恩怨,但是,他对自己却真的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而且,她甚至也能从他的眼神中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喜欢,但是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喜欢上他,也一直觉得他是个不错的男人,但是今天,真的是她天真了,这里的每个人都带着一个面具,你永远不知道。面具底下是个怎样的面容。

“小秘书,你误会我了,不是你想的那样。”祝浩南解释的说道。

苏轻语扯唇苦涩一笑,“我想的哪样?祝浩南,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除了自己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我想我现在是真的学到了!别拦着我!”

祝浩南眉头紧紧的一皱,忽然弯下身子就一把将苏轻语打横抱了起来,苏轻语轻呼一声就抬手锤着他,“祝浩南,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祝浩南抱着她就往楼下跑去,“我是过来逼问她情况的,只是等我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在了,看样子,他们是早就设计好了。你想既然他们会逃,那么在她盗取盛宇的设计方案的时候,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就会走了,为什么非要留到被抓到才走。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陷害栽赃你。”

苏轻语一脸震惊的看着祝浩南,“你都知道……”

祝浩南抱住苏轻语走出楼梯口,刺目的阳光就照在两个人身上,只见他们两个穿着和相貌都不凡,和这个地方一点都不搭,立马就引来了周围街坊邻居的目光。

苏轻语脸上一红,一拍祝浩南的胸膛,“你放我下来。”

祝浩南没听,而是抱着她走到副驾驶旁才将她放了下来。

“你要带我去哪里?”苏轻语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祝浩南发动车子,一脚踩上油门,扭头看了眼苏轻语,好看的一笑,“去火车站。他们是广西的。而去广西。南城没有去广西的飞机,只有火车。现在离那班去广西的火车还有四十分钟。坐稳了小秘书。”

说着就又是一脚油门……

“你真的……是过来帮我的?”苏轻语始终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祝浩南棱角分明的侧颜。

苏轻语一句话,祝浩南久久的才柔声回了一句,“我不忍心看你受委屈。”

顿时心口一颤,紧抿着唇瓣,不是没有感动,只是感动……不是心动。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将脑袋扭开,看向车窗外,瞬间她就不说话了,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这种话题总是尴尬。

“薄景宸为难你了?”祝浩南犹豫了一下问道。

苏轻语听着不禁又回想起他跟自己说的那些话,胸口的位置顿时就有些发闷,苦涩的一笑,“可以不回答吗?”

其实这已经是回答了。

车内陷入一场沉寂,过了许久苏轻语轻声的说了句,“刚才。对不起。”

祝浩南扭头看着她,扯唇一笑,抬手就揉了揉她的头发,“没事,要是当时是我,我也会误会,就是时机太巧合。”

苏轻语这祝浩南的眸子,心里十分的不好受,这件事,他本就不该参与进来,到了火车站,苏轻语解开安全带就说道,“谢谢你把我送过来,我自己去找就行了。”

祝浩南白了她一眼,没理她,自顾自的就下了车。苏轻语眉头一蹙,“这件事本来就和你无关……”

“和你有关的事情,就跟我有关!”祝浩南眼神忽然坚定,然后迈着步子就走向候车大厅,苏轻语刚迈一步,就感到脚腕传来丝丝疼痛的感觉,眉头一皱,祝浩南就转过了头,“脚很痛?你要不要在车上坐着,我去找他们。”

苏轻语摇着头,“我没事。以前这个脚就歪过一次重的,可能那个时候没有处理好,留下的后遗症。没事的,我可以走的。”

只见祝浩南朝她迈了两步,苏轻语就抬手拦住了,“你要干什么?这里人这么多,抱着……影响不好。”

“谁说我要抱你了?我就扶着你,扶着你走总可以吧?”说着就扶着苏轻语。

到售票大厅,祝浩南和苏轻语的眼睛就快速的扫描着候车的人。

看了两圈,只见一女一老一少动作鬼鬼祟祟的,而且将头扭开根本就不看向他们这个方向,因为他们有很多东西要背,所以根本就不好跑走,而且带着一老一小也根本跑不走。

苏轻语推了推祝浩南,“祝总,我看到他们了,他们在那!”

话音一落,车站就响起了从南城去广西的列车,让乘客去乘车。

那清洁大妈听到,立马就拿起行李,拖着孩子就往通道跑去。

苏轻语也想跑,但是跑了两步。脚腕就传来刺痛的感觉,疼的苏轻语身子顿时一停,额头上都不禁冒着冷汗。

祝浩南一把扶住苏轻语,脸上根本就是掩饰不住的紧张,语气里更是担心,“小秘书!你慢点!”

“别管我,快去追,不能让他们跑了。”苏轻语松开祝浩南的手,着急的说着。

祝浩南一脸担心的看着她,然后看着那是那三个人离开的方向,沉声道,“那你一个人在这里小心一点,我去去就回。”

苏轻语点点头,就见祝浩南小心的松开她的手,朝着那三人跑去。

苏轻语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踝,有些微微的红肿。这个伤,还是她在实习公司上班的时候,下楼梯不小心拐的,当时就肿了很大,而且根本走不动,可是她连医院都没有去,只是去药店拿了一些喷雾和药吃。

第二天她还忍着痛,一瘸一拐的去上班,没想到那次之后还留下了后遗症。

苏轻语找到位置坐了下来,也不管这是不是公共场所,就脱掉高跟,用手轻轻的揉着脚踝,只听到身后有争吵声,扭头看去,就见那清洁大妈和那老人家,边哭边谩骂着祝浩南,那个小孩,更是哭的大声。

祝浩南则是在一旁,一脸的严肃,任由他们谩骂着,等到他们停了下来,他才缓缓的开口,“说完了吗?就到我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