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你相信我吗?/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祝浩南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威慑力却不小,本来吵吵的两个人,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那清洁大妈,更是害怕的腿肚子都在抖。

“先生,那不关我的事,我就是开了个电脑,上了个QQ就什么也没做了,先生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这里还有一个老人一个小孩都靠着我养,不要抓我走啊。”那清洁大妈说着就扑通要跪在地上。

祝浩南眼疾手快的一把就扶住他,这并不是他心疼她,而是不想让场面太难看。

“要跪别跪我,跪你身后的妈妈!现在知道害怕了,知道家里有老人小孩了,当初做那事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这后果?我告诉你,你这种人,不会有人同情的!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澄清苏轻语并没有指使你做这件事,并且指出幕后黑手!不然,我可不管你有没有这一家老小。”祝浩南的表情严肃,语气阴沉。

那个清洁大妈脸上满是泪水,听着他这番话,久久的没有反应过来,祝浩南只觉得叫上一疼,就见那个小男孩,捶打着祝浩南的腿,哭喊着,“坏人坏人,你不要欺负我妈妈!!”

那个清洁大妈一惊,一把就将那个小男孩搂在怀里,捂住他的嘴巴,“对不起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您不要生气!”

祝浩南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个孩子,“你对不起的也不是我,是你的家人。我现在只问你,回去不回去,如果不回去,也不要紧,我现在就报警,让你当着你孩子还有母亲的面,被抓走。”

“丽珍啊,你到底做了什么事要到警察局那么严重?”说话的是那个老太太。

清洁大妈转过脸看向老太太,顿时就抱住她哭了起来。祝浩南见状,按下了胸前的录音笔,“妈,对不起,对不起,是女儿不孝,一时被、被钱冲昏了头脑,才干了对不起盛宇的事。”

祝浩南听着冷哼一声,对于这种人,他真是一点都心疼不起来,“你只是做了对不起盛宇的事情?”说着就看到苏轻语拐着脚,忍着疼,一点点的朝他们走去。

看到她走来,眉宇一皱,就走上前扶住苏轻语。“不是让你在那边休息吗?怎么过来了。”

“我没事……”苏轻语朝他笑了笑,就看着抱成一团哭的三个人,秀眉一蹙。

那个清洁大妈看到苏轻语走上前来,立马就跪在了地上,一把抱住她的腿,苏轻语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就听到她哭喊道,“苏秘书,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是别人指使我这样做的,是他们让我被抓到之后就说是你指使的。我开始是拒绝的,但是他们他们说,如果我不那样做的话,他们就要对我家孩子动手了。我也是不得已的。苏秘书,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求求你饶过我们吧。”

苏轻语看着哭得泣不成声的清洁大妈,顿时就为难了,她还是心软了。

“要放过你可以,首先你得跟我们走一趟。”祝浩南站在一旁冷静的说着。

清洁大妈听到走一趟,顿时就吓着了,连忙松开苏轻语摇着脑袋,“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去警察局吗?我不去,我不去,我不去。”

“不是要你去警察局,只是要你会盛宇,去澄清苏秘书的清白,并且,指出到底是谁指使你做的。”祝浩南知道苏轻语看到她这个样子会心软。

“我也不知道是谁指使我做的,那个人带着帽子口罩,而且那天是晚上,根本就没有看清脸。”清洁大妈哭着说道。

“男的女的?”祝浩南冷声问着。

“是个男的。”

祝浩南拿出手机,找到张英楠上了杂志的照片,递给她看,“是他吗?”

清洁大妈擦掉脸上的泪水,认真仔细看了好一会,最后摇了摇头,“我真的不记得了。”

祝浩南的眉头一皱,看向苏轻语,“看来暂时是找不到指使的人,现在先把她带回盛宇,让她澄清不是你指使的。其它的,让我先去查一下。”

苏轻语一脸感激的看着祝浩南。满心的感动,他总是能这样,在她最无助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

“祝总……谢谢你。”

祝浩南如沐春风的一笑,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薄景宸舍得看你受委屈,但是我、舍不得。”

说着他就看向清洁大妈,“现在你跟我们回一趟盛宇。”

一说回盛宇,这个人有激动了起来,连忙从地上起来,拉着她的孩子就要走,“不回,我不回,回去了我就出不来了。我的孩子也会出事!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两个就放过我吧!”

“回去!你要是不还这位苏秘书的清白!我就哪也不去!”老太太语气严肃生气的说着。

清洁大妈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涌了出来,“妈……”

“如果你今天不去换了这位苏秘书的清白!你就别叫我妈!小宝以后也不跟着你过!”说着一把将那孩子从她手里拉扯了过来。

苏轻语看着心里一阵阵的难受,摇了摇祝浩南的手臂,他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着她。

“你放心,你的孩子还有母亲,我会找人帮你照顾好,只要你澄清了不是苏秘书指使你做的,我就会派人,送你们回老家广西。”祝浩南冷声说着。

那个清洁大妈满眼泪水的看着祝浩南,“先生你说的是真的吗?只要我说了真话,你们就会放我走?”

祝浩南一脸认真严肃的点了点头,“我祝浩南说话算数。”

这样,清洁大妈才跟着他们两个走了,祝浩南找来他的助理安顿好了,她的孩子跟母亲。

将苏轻语和清洁大妈,送到盛宇集团公司的门口,祝浩南便扭头看向她,“小秘书,你就带着她上去吧,我上去不合适。”

苏轻语满眼感动感谢的看着祝浩南,轻抿了下唇瓣,刚说了句,“祝……”

嘴巴就被他用指腹抵住,他眉眼柔软的望着苏轻语,声音更是如潺潺的溪水,“不要叫我祝总,也不用谢谢我,这是我自愿想要为你做的。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苏轻语顿时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内心有些可惜,可惜自己并不能给这样一个温软的男人他想要的。

“好了,快下车吧。”祝浩南将手收回来,苏轻语跟着那清洁大妈下了车。

祝浩南看着她们两个走进公司,才开车离开。

他直接开车去了张氏集团。

祝浩南一下电梯,就看到张英楠已经在办公室门口等着了,脸上挂着令人很不爽的笑容,“祝总忽然来访,是为何事啊?”

祝浩南收起了平时那如沐春风的笑容,冷着眸子,一步步走向他。

一走近,祝浩南就挥了一拳上去,张英楠一下没有稳住身子,往一旁踉跄了好几步。

张英楠站直身子,抬手轻碰刚才被祝浩南打了一拳的脸上,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笑了起来。“祝总怎么一来就这么大的脾气呀?气大伤身,这可不好。”

话音一落,祝浩南又上前两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一把将他提了起来,脸色阴沉愤怒,“我说过,不准对苏轻语下手!”

张英楠冷笑一声,眼神也露出凶芒,“怎么?这就心疼了?现在心疼苏轻语了?那舒淋的死,你就忘记了是吗?!”

祝浩南的动作顿时一停,“我没有忘记!但是我要警告你!不可以从苏轻语下手!你手里不是有谈凡沁!照样可以毁了薄景宸。”

张英楠听着,冷笑一声,一把将祝浩南给挣脱开来。

“祝浩南,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真不知道,舒淋看到你这样会不会难过!最后到死,也没有一个真心爱着她的男人!你有没有问过自己,你到底是喜欢苏轻语,还是因为她是薄景宸的女人!”张英楠脸上带着冷漠的笑容。

听着他的这番话,祝浩南的脸色比之前更加冷了几分,好像就是换了一个人似得,“这个你不需要管!总之我没有忘记当初舒淋的死,也不会放过薄景宸。他如今跟LG签的那个合同,是我们的关键!我最后一处提醒你!不准碰苏轻语!”

说着,祝浩南根本就没有逗留,就直接离开了。

休息室的门忽然被打开,只见谈凡沁红着一对眸子,站在门口,看到他脸上的那一块红。连忙就跑了过去,“英楠,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都听到了?”张英楠看着她。

谈凡沁点了点头,“我只是你的工具是吗?”

张英楠抬手揉着她的头发,“如果我说是,你还会留在我的身边吗?”

话音一落,谈凡沁一头就栽倒他的怀里,“留!你骗我吧!你继续骗着我吧!骗我一辈子我都愿意!”

张英楠嘴角一抹苦涩的笑,不再说话。

苏轻语走进电梯,每个楼层都有陆陆续续的进来又出去的职员,看到苏轻语和这个清洁大妈的眼神都是鄙夷。

走出电梯门前,也都还能听到她们嫌弃嘲讽的说着,“哇,我还真是佩服这个女人,竟然还敢带着她回来。”

到了,这个清洁大妈忽然就不敢出去了,一把拉住苏轻语的手,眼眶又红了起来,“苏秘书,只要我说真话,真的就可以送我一家人回老家吗?”

苏轻语扭头看着她,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嗯,真的可以。”

听到苏轻语给了肯定,清洁大妈才从电梯出来,走到薄景宸办公室的门口,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做好了准备,才敲门。

只听到里面传来一声低沉的“进来”。

苏轻语的心都跟着沉重了起来,一把推开门。就见薄景宸抬起脑袋,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薄总,我来澄清我的清白了。”苏轻语挺直了背部,看着薄景宸这张面容,冷声说着。

薄景宸打量了一眼苏轻语,从她刚才一进门,他就注意到她拐着脚走过来的。

“你说吧。”苏轻语示意了身旁的大妈。

大妈深吸一口气,根本连正眼都不敢看一下薄景宸,就将事情的原委给说了清楚。

听完之后,薄景宸只是嗤之以鼻,“苏轻语,你知道你们这样的漏洞有多少吗?在所有人眼里,你们才是一伙,她说的这些话,别人完全可以认识还是你指使的!因为。你们始终没有找到第二个指使她盗取方案的人出来!”

苏轻语听着,顿时就不说话了,薄景宸说的这些确实没错,他们始终没有找到真正的指使者。而这个大妈也根本就没有看清那个人的脸。所以……怎么办,她要顶着这个罪名过一辈子,是吗?

苏轻语瞬间整个人就如雷劈了一样,傻站在了那里。

那个清洁大妈也着急了,“薄总,都怪我都怪我!都怪我之前被钱迷了心窍,才说出诬蔑苏秘书的话,我现在说的这些才是真的,苏秘书真的不是指使我的人。”

薄景宸冷哼一声,眼神阴冷的看着她,“当时你也说你句句属实呢?你现在觉得你的话,还有什么可信度吗?”

清洁大妈顿时哑口无言,扭头看向身旁已经绝望了的苏轻语,“苏秘书,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说出了真相,你就会放我走的……可是现在薄总……薄总他根本就不相信我哦的话,我该怎么办……”

苏轻语扭头看向她,扯唇苦涩的一笑,“没事了,你走吧。以后……不要在做着这种害人的事了,孩子……他都看在眼里的。”

清洁大妈看到苏轻语就这样的放过了自己,顿时就流出了眼泪,“苏秘书,都是我、都是我对不起你!”

苏轻语冷笑一声,只吐出三个字,“你走吧。”

清洁大妈知道就算自己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就准备离开。

只是刚走一步,就被薄景宸冷声叫住,清洁大妈顿时就吓住了,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你还记得当初你登陆的那个QQ?”

清洁大妈顿时眼前就一亮,连忙点头,“记得!我记得!”

说着薄景宸就让她走上前,将扣扣登陆在电脑上,找到记录,薄景宸就冷着眸子将那个人的信息发给了林倩茜,让她帮忙查找这个人的信息。

林倩茜在搜索这方面真不是一般的厉害,一看到薄景宸找到她帮忙,立马就爽快的答应了。

最后那个清洁大妈离开了,苏轻语什么也不想说,神色十分的落魄,她今天奔波了那么久。此时早就耗尽了自己的精力,一再的打击已经让她提不起任何的斗志了。

她转过身就准备往门外走去。

薄景宸忽然提声喊住,“苏轻语!”

听到他的声音,苏轻语脚步一顿,连头都没有回过去看他,只是她双眼空洞无神,脸上更是透露着疲惫两个字,她甚至差点有一种想法,就是这件事爱怎样发展就怎样发展吧,要她背锅就背锅吧。全部都滚犊子去吧!

只听到身后响起一阵脚步声,刚一回过头,薄景宸就已经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子腾了空,苏轻语被打横抱起。放到了沙发上坐着。

只见薄景宸忽然蹲在自己的面前,伸手就朝她拐着的那脚握去,苏轻语一愣,本能的就将脚往后缩,但还是被薄景宸一把给抓住了。

薄景宸抬眼看了她一眼,“别乱动!”

苏轻语立马就不敢再乱动了,只见他动作温柔的将她的高跟给脱了下来,看着脚踝处越肿越高的地方,眉头不禁皱了皱,一脸嫌弃的瞪了她一眼,“你是猪吗?穿着高跟鞋,还到处乱跑?!”

听着他的教训,苏轻语紧抿着唇瓣将头撇开,“如果不是你相信我,我也不会拐着。”

薄景宸眉毛一挑,现在还会顶嘴了?

冷哼一声,薄景宸就朝她伸出手,“拿手机过来。”

苏轻语眉头一蹙,警惕的问着,“你要我手机干什么?”

薄景宸见她这样墨迹,冷冷的瞪了她一眼,就直接伸手将她口袋里露出一角的手机给抢了过来,直接解锁,然后拨通李赫的电话号码。

“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密码……”苏轻语有些疑惑的问着。

薄景宸没有回答她,只是留给了她一个眼神。

“去买瓶云南白药的喷雾,还有红花油。”薄景宸意义吩咐着。

苏轻语听着他说的那些话,微微的有些一愣……他怎么对自己又是一个态度了?难道他不是要让自己痛死才对吗?

薄景宸挂断电话,就直接将手机丢到苏轻语的身旁,然后坐回位置上,继续工作。

只见祝浩南打来了电话。苏轻语的心里顿时一咯,斜眼撇着薄景宸……

他们两个关系现在敏感着,要是被薄景宸知道,这个打电话来的是他的话,自己指不定又要受到他的折磨,可是今天都是因为他那么帮自己……才……

心里一阵纠结,最后还是选择了接通,“喂?”

“小秘书,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你的嫌疑解除了没有?”祝浩南关心的问着。

苏轻语苦涩的一笑,“还没有……”她不敢说太多话,怕被薄景宸注意。

祝浩南听着苏轻语这个语气也明白了过来,“现在说话不方便?”

“恩……不好意思。”苏轻语有些无奈的道歉。

“那关系,不方便说,那就挂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苏轻语顿时松了一口气,但是内心只觉得祝浩南不能再这样对自己下去了,她心中的内疚会更加深的。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敲了敲,薄景宸说了声“进来”,就见李赫手里拿着一袋子的东西走了过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苏轻语就明白了一切,不过当薄景宸要他买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也就知道了,肯定是因为苏轻语。

将东西放好,李赫就出去了,薄景宸将最后一点快速的弄完,才从椅子上站起身子来,此时外面已经华灯初上了,将办公室里的灯打开,薄景宸走到苏轻语的面前,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拿起那袋子的药,就往休息室里的浴室走去。

换上拖鞋,薄景宸拿过花洒就蹲下身子,苏轻语瞬间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摸着墙壁稳住身子往后退了两步,“那个,我自己来洗就可以了。”

薄景宸抬眼瞪了她一眼,语气不善的说道,“不要耽误时间。”

听着他这语气,顿时心里就是一颤,犹豫了一下就缓缓的将腿伸了出去,薄景宸试了水温,一手抓住她的脚就给她冲了起来。

暖暖的水温划过肌肤,苏轻语的心中百味聚杂。她只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十分的危险,尤其是他对你的温柔,根本就不能去留恋。

冲洗干净了脚,薄景宸扯过毛巾,就将苏轻语抱了起来,放到床边上坐着,然后扯过一张一椅子,坐在一旁,将苏轻语的脚发在他的腿上,然后温柔的擦拭着她脚上的水。

苏轻语根本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的动作。

将毛巾丢到一边,从袋子里拿出一瓶红花油,苏轻语看了一眼,眉头紧紧的一皱,脚本能的就往后面一缩。

但是刚缩了一步。就被薄景宸一把就抓住了,他抬眼看着她,“怕疼?”

苏轻语眼里透露着害怕两个字,深呼吸一口然后点了点头,“嗯。”

当初扭伤的时候,就是因为怕疼所以才会留下后遗症。薄景宸冷哼一声,“怕疼也得揉。”

说着就往手心里倒上红花油,苏轻语眼里看到眼里都快要出来了,“别……可不可以冰敷?冰敷了我回去再用热水泡脚,也会好的。”

薄景宸看到她如此害怕的模样,眉毛一挑,就吐出两个字,“不行!”

说着手已经附上苏轻语的脚踝了,薄景宸先是轻轻的揉着,红花油刚碰到脚的时候还有些凉凉的。

他揉着揉着就开始用力了。用力之前还不忘提醒一句,“忍着,我要开始用力了。”说着手上的力道就一点点的加重,其实看得出他没有用多大的力,但是那个地方被揉着就是很痛,而且还有些烧。

后面苏轻语真的是疼得眼眶都红了,叫一个劲的往后缩,“可不可以轻点?”

薄景宸没理她,揉的差不多才停了下来,苏轻语的眼眶也因为疼而挂着几点眼泪。

“真是个孩子。”薄景宸看着她疼哭的模样,只觉得特别的可爱,真的想个小孩似的,特别想要将她揽到怀里蹂躏一番。

他转身到浴室洗了手,才走出来,看了她一眼。冷声问道,“你一个人将她给抓回来的?”

苏轻语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顿时愣了愣,她要不要告诉薄景宸……祝浩南也在……

正犹豫着,薄景宸就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丢在苏轻语的面前,苏轻语心里一惊,拿起一看是个视频,而视频的封面就是和祝浩南再火车站的那一幕。

有些无奈的深吸一口气解释道,“不是我找的他。我找到了她的联系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已经关机了,然后找到她家,正要敲门,祝浩南就从里面走了出来……然后就是你看到的和这个视频这样。”

薄景宸冷哼一声,“这个理由真是合理充分。祝浩南还真是对你不是一般的关心啊。”

苏轻语听着薄景宸这阴阳怪气冷嘲热讽的话,紧抿着唇瓣。心里顿时就燃起一股火气,“恩,确实,祝浩南再知道这件事的时候,选择完全相信我,甚至还主动去帮我找证据,证明我的清白,不像你,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话音一落,就见薄景宸脸色沉了几分,苏轻语心里顿时一咯,虽然害怕,但是她不后悔自己说出的那些话。

在她最需要别人信任和帮助的时候,他不但不帮自己。还根本就不信任她。

“我若是,对你半点信任都没有,你早就进局子里,成了盛宇的罪人了!”薄景宸冷声说着。

苏轻语听着心里顿时很不是滋味,他明明今天在会议室的时候……不是这样的。紧咬着嘴巴,眉头紧锁,眼神中尽是看不透薄景宸。

她望着薄景宸的眸子,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忍不住的想要说,“薄景宸,如果我说,这件事跟谈凡沁也有关系,你相信我吗?”

苏轻语说这番话的时候,喉咙都提到嗓子眼来了,她完全就不敢猜测薄景宸的情绪。

话音一落,薄景宸的脸色一黑,眼神都阴冷了几分,“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苏轻语!怎么?想借着这次将沁儿也一并拖下水!”

苏轻语看着他这个反应,心口顿时一阵的难受,她明明知道只如果这样说,肯定会让薄景宸更加的不信任自己,但是她还是忍不住的想要说。

如果……谈凡沁真的和张英楠有什么关系,那她的目的到底是自己,还是弄垮盛宇……

“我不管你信不信,我今天打那个电话过去时候,说话的人是谈凡沁。”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她只是想告诉薄景宸,这件事好像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话音一落,身子就忽然被推到在床上,腰上一疼。薄景宸一手就掐住她的腰,“你是觉得我傻,还是她傻?会这样轻易暴露身份让你知道了,然后让你来告诉我?!”

苏轻语深呼吸着,看着身上的薄景宸,苦涩的一笑,“是我傻!是我傻到明知道这件事你不会相信,甚至会更加怀疑我,我还是决定要告诉你!!我完全可以选择不说!这件事情,我也相信,肯定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薄景宸听着,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坚定的眸子,心里瞬间就乱成了一团糟。

从她身上站起身子,一声不吭的就往外走去。直听到个关门声,才知道他出去了。

苏轻语深呼吸一口气,他……他竟然、竟然放过自己了……他刚才眼底是受伤了吗?也是……他跟谈凡沁在一起六年了……如今自己告诉他,这件事跟谈凡沁有关。他该是受伤的……

只是比起这个更加让她意外的是,他竟然没把自己怎么样,苏轻语此时心口更加的乱成麻了。这样的薄景宸让她很慌。

脚腕上还传来丝丝的疼痛的感觉,还有些烧着疼,屋内还有一股红花油刺鼻的味道,眼前不禁就浮现出薄景宸给自己揉脚踝的那一幕……

忽然心口闷的难受,苏轻语再也忍不住的尖叫了一声,她真的快疯了!她真的弄不懂弄不懂弄不懂薄景宸这个人!!

这似有若无的关心,真的是很致命。

手机忽然响起电话,拿出一看是周奕冰的,苏轻语深吸一口气,从床上爬起身子,抬头揉着太阳穴,今天她打了很多个电话来,都被自己挂了。

这些再挂可能就要杀过来了。

“喂,奕冰。”

“你奶奶的!你终于舍得接我电话了!?你有种把我拉黑啊!”意料之中的爆发。

苏轻语一脸的抱歉,“对不起奕冰,那个时候,不方便接电话,所有就挂断了。”

“你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还背着锅!妈的到底是哪个混蛋在后面使黑手!手段够绝的啊!”周奕冰真是气炸了,但是因为是在公司,她又不敢太大声。

“应该跟谈凡沁有关。”苏轻语无奈的说出她的名字。根本就不能忘记,白天打那个电话过去,谈凡沁那得意的语气和轻蔑的笑。

“卧槽!又是这个贱人!我真是想弄死这个贱人!真的,最好别让我遇见她!!”周奕冰蹭的一下就从马桶盖上站起了身子,只听到厕所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周奕冰!上班时间又躲到厕所大电话!”

周奕冰顿时一惊,连忙捂嘴小声道,“轻语,我主管竟然在外面,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先挂了,这个谈凡沁的事,你先不能跟薄景宸说,要抓到证据了再说!好了不说了,我主管要踢门了!”

说着周奕冰就立马挂断了电话。

苏轻语忽然心中一阵苦涩,她没有抓到证据……就已经跟薄景宸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