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是你放弃了我/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下电梯到地下停车场,脸色极其的难看,坐上车就给谈凡沁打了个电话过去。

他或多或少也许都有听信苏轻语的话吧,所以那个时候,他才放过了她。连着祝浩南和她的事,都没有再追究。说不上完全信任苏轻语,但是,他需要自己去查清事实!

谈凡沁那时正在洗澡听着手机响连忙关了水,围上浴巾,就小跑了出去,拿过放在床上的手机一看,只见是薄景宸的,微微一愣,看着床上欢愉之后的狼藉,心中一慌,接通电话。

“喂,阿景!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我好想你啊。”谈凡沁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欢快起来。

薄景宸启动车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声说道,“你在家里吗?”

谈凡沁动作一顿,故作委屈的说道,“恩,对啊,我在家里,我除了在家里就没有地方去了呀,你又不能来陪我。”

“等着,我现在过来。”说着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谈凡沁眉头微微的一蹙,总觉得有着不祥的预感,薄景宸这大半个月连电话都打的少,今天忽然就说要过来了。

谈凡沁感觉就去换上衣服,然后将床单被套,所有该换的,都换了。不能留下任何丝毫的蛛丝马迹。

只听到外面响起的敲门声,谈凡沁深吸一口气,就小迈着步子跑去开门,一看到他,人就立马冲到了他的怀里,声音里满是娇羞委屈,“阿景,我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啊,我以为我这几个月都不可以这样抱着你了,你也真忍心,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薄景宸垂眸看着怀中的人儿,心中是说不出的滋味,明明是跟自己相处六年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感觉到了一丝丝的陌生感。

抬手将她紧紧抱住自己的腰身的手给弄开,然后迈着脚步走进屋内,“这阵子在干什么?”

薄景宸边说边朝大厅的沙发上走去。他一坐下,谈凡沁也立马就坐在他的腿上,环住他的脖子。

对于这样亲昵的动作,薄景宸竟然眉头不禁一蹙,有些不习惯,又或者说是不喜欢,但是他没有说出口,任由她抱着。

“我这阵子……没干什么啊。就是那次听说你进了医院,我马上赶回来之后,这几天我不是逛街,吃东西。就是去看看电影,或者跟那些姐妹们去唱唱歌,就没有做什么了。我整天都快要无聊死了,阿景,你赶快给我介绍个工作做吧,我在家真是太无聊了,你又不来陪我,我这一天天的简直感觉时间太长了!”谈凡沁吐槽了一堆,小嘴巴翘的很高,就是一副在怪薄景宸的模样。

薄景宸瞥了一眼,淡声说着,“上次跟你说的那个工作你不是不喜欢?那你想做什么。”

“我……我就是想和你一起工作,不过我知道……这是在做梦~不如,不如让我开一个烘焙店吧?我知道我的,最喜欢弄那些小蛋糕了。”谈凡沁开心的说着,脸上还成仙衣服幸福的模样。

“只要你喜欢,可以去开一个。也比在家里呆着没事做好,你有时间可以去选地方。”薄景宸淡声说着,但是眼神却越来越沉,并没有从跟她聊天中解压。

全程。谈凡沁都没有提盛宇,提竞标,提苏轻语一个字,都是在讲其它的。

“那好,等我看中地方了,薄总,您要来做投资吗?”谈凡沁一脸俏皮的笑说着,虽然保养的十分的好,但是还是抵不过岁月在脸上留下的痕迹,谈凡沁的眼角还是有一点点的眼纹。

薄景宸看着,眉头不禁一蹙,抬手就轻触她的眼角,刚在一起的时候,她还跟苏轻语一般年纪,那时候也是笑颜如花,满脸的胶原蛋白。

谈凡沁见到他这个模样,心顿时颤了颤,“阿景,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你跟我说说?”

薄景宸抬眼与她对视着。脑海中却不禁浮现出苏轻语的模样,还有那句,“如果我说,这件事跟谈凡沁,有关系你会信我吗?”

如果眼前这个跟自己相处六年的女人……当真是在欺骗他……

“沁儿,竞标失败了。”薄景宸开口,然后注意着谈凡沁的表情,他没有忘记,当时谈凡沁一心想要留在盛宇完成这个竞标然后再走的时候。

而今天从一进门,谈凡沁就一直没有提这件事,而且,也一副不知道苏轻语现在是盗取资料的嫌疑人。

以她对苏轻语的敏感,这根本就有些不正常。

薄景宸是在怀疑她了,只是这样的怀疑,让他心中不禁有些不爽,一个跟你相处六年的恋人,然后有一天你开始不信任她,那是一种悲哀。

只见谈凡沁一脸的惊讶,完全就是没有想到的模样,“竞标失败了?天,怎么会这样……那最后中标的是谁的公司?”

“祝浩南。”薄景宸淡声说着,好像这次没有他的参与似得。

“祝浩南?他不是才刚刚到南城吗?我这阵子天天在家里,都没有注意这些事情,没想到……一下自己连竞标的结果都出来了……阿景……这次竞标对公司的损失应该不是很大……只是这个祝浩南,你们两个的关系一直都很僵,他这次中标了,你一定心理不舒服吧?”谈凡沁一脸关心的说着,抬手顺着他的后背。

“竞标失败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竞标中,张氏集团的张英楠的设计方案和我们的一模一样。然后最后两边公司竞赛的资格就被取消了。”薄景宸冷着眸子跟谈凡沁一一说着。

谈凡沁望着他的眸子,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总有些蹙的慌,总觉得,他的眸子好像是在试探些什么,让她不禁有些想要闪躲。

但是她忍住了,只见她眉头紧紧的一蹙,甚至有些激动,“为什么会这样?有人泄露了我们的机密?阿景,这个人抓到没有,一定不能放过!”

薄景宸见她如此激动的模样,眸子里没有半分的波澜。脸上也没有更多的情绪,微微轻启唇瓣,眸中的寒意忽而就深了些,“抓到了,一个清洁的大妈。”

他没有说苏轻语。

只见谈凡沁的表情微微的有些惊讶,顿了几秒,一副根本就不相信的模样,“一个清洁的大妈?一个清洁的大妈盗取的资料??”

但是眼里却是对薄景宸的质疑,尤其是他们明明确认的嫌疑人是苏轻语,他为什么要说是个清洁大妈,薄景宸今天一来,就让谈凡沁觉得怪怪的,此时更是让她心中不禁警惕了起来。

薄景宸望着她过于惊讶和十分不相信的表情,这个表情说不上有多么不对劲,任何一个人对这个答案都会惊讶,但是让薄景宸心寒的是她刚刚那一闪而过的质疑。

她那眼神就像是明明知道这件事的全部,但是却装作不知道的模样。

“这个清洁工说是苏轻语指使她这样做着的。”薄景宸提到了苏轻语。

只见谈凡沁一脸愤慨的样子,“苏轻语!?呵呵!我就说怎么可能是一个清洁大妈可以做的,难怪是身后有人,我还真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苏轻语!难道她和张英楠有些什么!?”

薄景宸眸子更加沉了几分,反问谈凡沁,“你觉得她跟张英楠应该会有些什么?”

谈凡沁看着薄景宸的眸子,心口顿时一颤,愣了几秒钟没有回答,在心里掂量着薄景宸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她会觉得他在炸她的话似得,心跳都不禁加速起来,咽了咽口水,眉头微微的一蹙,“阿景,你这是怎么了?我为什么总感觉你今天怪怪的?”

谈凡沁装作一脸无辜的模样,甚至语气里满是委屈的瞪着薄景宸。

两人对视了几十秒,薄景宸才冷冷的开口道,“我没怎么,只是……”说着薄景宸的声音就微微的顿了顿,谈凡沁的心也跟着这句话提了起来。

只见谈凡沁的眉头一皱,顿时就一脸的不开心,直接从薄景宸的身上站起了身子,“阿景,你这次过来,到底是想要说什么?你再这样吓我,吊我的胃口,我就要生气了。苏轻语她竟然做出了这种事情,你就该接着这事,去跟你奶奶说。搞不过因为这件事,苏轻语在你奶奶的心中的地位就没有这么好了呢?阿景,你都不知道我这些天都可委屈了,我总觉得有人在监视着我一样!”

“苏轻语说,今天给她打电话的那个人是你。”薄景宸见她已经开始生气,冷着嗓音说着这句话。

谈凡沁的动作一顿,心中顿时有些心虚,连忙扭头看着薄景宸,一脸的震惊和满脸的问号,“电话?什么电话?我给她打什么电话?我连苏轻语的电话都没有我给她打什么电话?”

“她说,这件事,跟你有关。”薄景宸冷着眸子继续沉声说着,时刻注意着谈凡沁的表情,她的回应合情合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在薄景宸的眼里,却总是有那么些许的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只见谈凡沁正要生气,忽然就冷静了下来,眼眶顿时就泛起红润,最后连着说话时候的声音都是委屈带着些许的哭腔,“所以,阿景,你今天过来……是因为怀疑我?你也觉得这件事跟我有关?阿景,你相信了苏轻语的话?你不相信我了!?你们竞标的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甚至都不知道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就将事情扯到我身上来了!难道苏轻语指证我,说这件事是我指使的吗?阿景!你相信她说的话?”

薄景宸眸子顿时一寒,眉头也跟着紧紧的一蹙,望着她说着就掉落下来的眼泪,紧抿着唇瓣,一时之间没有说话。

谈凡沁顿时眼泪掉的更加的快,然后一阵苦涩的说道,“阿景。你不爱我了,我在你的眼里,一丁点的爱,都看不到了,所以在苏轻语说是我的时候,你就选择无条件的相信了,所以之前的那些,你都是在套我的话,对吗?所以,最后你套出了什么?你也觉得是我?她苏轻语做了这种事情,三两句解释了,你就相信了她?然后要找个替罪羊,找到跟她有恩怨的我!我还真是没有看出,她使起手段来,真是厉害!竟然让我这么猝不及防的就背了个锅!”

“可以了,我没有相信她。”薄景宸听着她说着这些顿时有些脑仁疼,紧皱着眉头将她的话的打断。

谈凡沁却更加的难过,蹲下身子就大哭了起来,“阿景,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好爱你,我这几天每天都盼着能见到你,可是没想到见到了,然后没想到却是因为你不相信我。我跟你在一起六年了,我怎样爱你,你真的不知道吗?我怎么舍得对你做那种事情!”

谈凡沁的声音里满是哽咽。

薄景宸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起身蹲下身子要将谈凡沁的身子扶起来,刚触碰到她的肩膀,谈凡沁就拍开了他的手,抬起满是泪水通红的眸子,“阿景,我真的好爱你,我真的真的没有做那些对不起你的事,你信我吗?”

薄景宸的动作顿时一停,他信她吗?如果说信她,那么就说明,说谎的那个人是苏轻语,顿时就迟疑了。

谈凡沁的泪水也忽然止住,苦笑一声。然后缓缓的站起身子,什么都没有说的,就走上前一步,紧紧的抱住薄景宸,“阿景,你走吧。等你什么时候查出真相……再来告诉我。”

说着就松开了手,转过背就一步步朝楼上走去,薄景宸看着她清瘦高挑的背影,眉头都不禁轻轻的一蹙,心中是说不出的滋味。

——

苏轻语坐在床上,看着自己被揉的红红,但是因为药水又泛着油光的脚踝,正在犹豫要不要起身走了。

就接到了时婉月打过来的电话,“喂,轻语,你在哪里?我刚下班!”

“我在薄景宸的办公室。”苏轻语轻声说着,她听出了时婉月语气中的担心,不禁心中一暖。

“啊……你在薄总的办公室啊,我不敢上去……要不我在楼下等你吧?”时婉月小声说着。

“薄景宸不在,我脚扭着了。刚擦了药。”苏轻语有些无奈的说着。

“他不在啊……”时婉月第一个注意的是薄景宸不在公司,但是下一秒就连忙紧张担心的说道,“你扭伤了?怎么搞的?是因为今天去找那个人吗?”

“恩……”

“那、那我上来找你吧。你坐着别乱动啊。”时婉月说着就挂断了电话,从位置上站起来就准备往电梯的方向走。

只听到身后一声好听的“小月!”

时婉月动作一顿,扭过头回头看过去,只见喻少远摘下鼻梁上的眼镜,“又跟着我加班到这么晚,请你吃饭?”

时婉月愣了愣,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连忙摆摆手,“不用了,喻总监,这加班是我的工作,我还要去找轻语,所以……不好意思。”

喻少远笑着点了点头,“没事,苏秘书……这次是摊上了大麻烦,现在心情应该很不好,确实要好好安慰一下,你去吧。”

时婉月点了点头,“恩。那我就先上去了。”说着就朝电梯的方向走着。

走进电梯,不禁吐出一口气,这阵子,总觉得喻少远对自己好像是挺关心的,但是这样的关心让她不禁有些害怕。

到了薄景宸的办公室,时婉月不禁想起以前的事情,她给苏轻语送衣服那次,是第二次跟薄景宸见面吧……

顿时有些出神,只听到身后有一个男声,“时小姐。”

回过头,只见是李赫。

时婉月一愣,朝他礼貌的点了点头,“那个,我是来找轻语的……她说她在这里面。”

李赫对这个时婉月根本就没有好感,尤其是那次她跟薄景宸说的话,他也在旁边,听的一清二楚,她竟然还敢过来找苏轻语,如果不是因为知道苏轻语是个十分重感情的人,他真的是像告诉苏轻语那天他看到的事情。

“哦。薄总的办公室不是外人可以随便进去的,要不然你给总裁夫人打个电话吧。”李赫的话满是嘲讽,尤其是那声总裁夫人,就是在提醒着苏轻语和薄景宸的夫妻关系。

听着他的这些话,时婉月的脸色有些差,“恩,我知道,但是轻语的脚扭伤了,估计走路不方便……”

还没有说完,李赫就直接打断道,“这样的话,我那我进去跟总裁夫人说声。”

时婉月抬眼看了一眼李赫,他这分明就是故意的,但是她又不能表现出什么不满,只是点了点头笑着谢谢,“恩恩,好的。谢谢李秘书。”

李赫听着理都没有理她,就直接打开薄景宸的门走了进去。然后嘭的一声又将门关上。

时婉月站在那,看着那冰冷的门,眸子都不禁阴冷了几分,竟然连一个小小的秘书,都敢这种眼神,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

苏轻语听到李赫的声音,连忙应声道,“我在休息室!”

李赫站在门口就见到苏轻语坐在床边,一脸疑惑的望着自己,“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就是你那个朋友在外面等你。你的脚严重吗?还走的了路吗?”李赫没有走上前,避嫌着,这个休息室,平时没什么事,他都不会走进去。

苏轻语将脚穿进小高跟,试着要站起身子,刚站起身子,脑袋就猛地一晕,身子晃了晃,胸口就一阵犯恶心,缓了下,苏轻语才试着走了一小步,脚腕立马就传来一阵刺痛,深吸一口气,“恩,慢慢走还是可以的。”

话音一落,李赫就走上前去,扶住苏轻语的半边手臂,“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回去得好好的养着。不然会留下后遗症的。”

苏轻语听着这话,不禁脸上一阵的苦笑,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踝,扁了扁嘴巴,“这个就是后遗症了。”

打开办公室的门,就见时婉月靠在墙壁上等着,一看到苏轻语出来,就上前扶住她另一只手臂,一脸担心紧张的低头看着她受伤的脚。

“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两天最好不要下床了。不然得伤好久。”时婉月声音柔柔细细的,让人听着觉得很舒服。

但是李赫就不这么觉得了,只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是就比谈凡沁好那么一点点,毕竟是功力不够。他连正眼都没有看她一下。

苏轻语脸上挂着笑意点了点头。“恩,我知道了。我们走吧。”说着就扭头看向李赫,“你去忙吧。”

“已经下班了,你这脚,我扶着你下去好了。正好顺路。”见李赫这样说着,苏轻语也没有拒绝。

将自己送到时婉月的车旁,就跟李赫道了声再见。

坐在副驾驶,苏轻语就忍不住疼的将鞋子给脱了。时婉月见着,“别告诉我,你这脚是上次在实习公司扭伤的那只。”

时婉月将包丢到车后,苏轻语无奈的笑了笑点了点头,“恩……”

“苏轻语啊,我真是服了你了,我还是送你回去吧,这次一定要在床上躺个两天,等脚好了,消肿了,再说!不然下次你这还得扭!”时婉月没好气的说着。

说到回去,苏轻语不禁就叹了一口气,“我这次都不敢回去。现在就算那个大妈替我澄清了,他们也只会说我再次的收买她,根本就理由不够充分,除非能找到真正的幕后指使者,不然我真的就要一直背着这个罪名了。”

时婉月一脸心疼的看着苏轻语,“轻语,你说你怎么就老碰着这种事情呢。真是让人担心死了。这下怎么办,那个大妈不知道是谁吗?”

苏轻语摇了摇头,将今天的情况跟时婉月说了遍,“这样的话……就只能看薄景宸那个朋友了。希望能快点还你的清白,你都不知道,就这么短短几个小时,整个公司都在讨论你,我真是都要气炸了。”

苏轻语眼里满是感动,“没事的,就让他们说去吧,反正我听不到,你别受了影响。你先别送我去薄家,我现在根本就不敢回去。”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你吃东西了吗?不如我们去找个地方吃东西吧。”

苏轻语确实没有吃过东西,今天一天也就早上吃了些早餐,但是她现在根本就感觉不到一点点的饿,只是身子觉得有些虚。

“恩,去找个地方吃东西吧。”苏轻语低声说着,只觉得身子有些不舒服,可能就是因为一天都没有吃饭的原因,才会这样。

时婉月找了家西餐厅,下车前还询问了苏轻语的意见,“我好久没吃牛排了,今天想吃,轻语你吃吗?”

这到都到目的地,就算苏轻语不想吃西餐,也不好在说什么。不过她也根本就吃不下什么东西,就陪她在这里吃,也没有关系。

时婉月先下的车,招手叫来门口的门童,就扶着苏轻语上了电梯,找到位置坐了下来,苏轻语本来想吃碗粥之类的,但是这里没有,最后就只点了一份意面。和水果沙拉。

水果沙拉先上桌,苏轻语和时婉月聊着今天这事,听到谈凡沁的名字的时候,时婉月简直就是一脸的惊讶,“照你这样说的话,这个谈凡沁……是想干什么啊?难道是为了和这个张英楠交换条件?用盛宇的方案设计……然后让你来背锅,离开盛宇,离开薄家?天呐,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可怕。可是……她为什么,又要让你知道……她难道不怕你告诉薄总吗?”

苏轻语苦涩的一笑,“她怕什么?我根本就没有她的证据,那个号码如果我当着薄景宸的面再打过去,搞不好就是张英楠接了,这就中了他们的圈套了。而且,我也跟薄景宸说了,你觉得他会信我,还是会信这个跟他在一起六年的女人。搞不好,他会觉得,我接着这次的竞标。然后将栽赃陷害她。”

时婉月越听,脸上就越是一副害怕和意想不到的表情,“轻语,你肯定没有少受委屈吧。”

话音一落,苏轻语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听到这个铃声,苏轻语就觉得耳朵疼,她今天已经听到自己的手机响起了无数遍了,但是她就是不想去跟那些根本就不相信她的人去解释去说明。

拿过手机正准备挂断的时候,只见上面竟然是薄景宸的电话号码。

苏轻语看到的时候,连着手都跟着颤了联系啊,脸色微微的一沉,深吸一口气,“喂。”

“在哪里?”薄景宸给自己打电话永远第一句话都是这句。

“xx西餐厅。”苏轻语冷声回答着,说完,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挂断的声音。

苏轻语轻呼了一口气,看着时婉月,“薄景宸等会要过来。”

“他、他要过来……”时婉月眉头不禁一蹙,这阵子她都非常的害怕他,就算想要看他,都只会躲在暗处偷偷的看……这下是真的有些慌张了。

看到时婉月有些害怕的表情,“月月,你怎么了?”

“没有……我就是、就是感觉薄总,好像、不太想看到我……不然我在陪你二十分钟,然后我就走吧。”时婉月有些心虚的说着。

苏轻语紧抿了下唇瓣,想着薄景宸跟自己说要自己跟时婉月保持距离的那些话,心里顿时有些内疚,“月月,他这个人就是神经病,你不要把他放在心上……你、你要是实在不敢看到他,那你就吃完东西先走吧。”

时婉月有些不在状态的点点头,她很想看到他,但是又有些害怕,深呼吸一口气,“不行,我还是……我还是陪着你一起等吧。你一个人在这里我都不放心。”

苏轻语见她这样说着不禁笑了笑,“我这有什么不放心的,谁还能把我怎么样了。”

说着两个人就低头吃着东西,苏轻语吃了几口意面,胃里就不禁泛着恶心。最后那意面愣是吃不下去,喝了几口柠檬水才解了腻。

时婉月看着苏轻语这个样子,“轻语,你今天一天都没吃东西,这意面你也吃不下,这可不行,不然我陪你去隔壁的餐馆吃吧。”

苏轻语脸色有些发白,摆了摆手,“没事,我吃点水果沙拉就好。晚上了。少吃点没关系。”

“可是你这不是少吃不少吃的问题啊,你今天一天都没有吃什么。”话音一落,时婉月的声音就停住了,眼神望着离她们这桌不远的,而且正一步步朝她们走过来的薄景宸。

只见薄景宸的目光如一道寒光扫向自己,时婉月顿时惊慌的将眸子一收,看向苏轻语,“轻语,薄景宸走过来了。”

苏轻语顿时也是心跳一顿,连忙扭过头,就看到薄景宸冷着一张脸就走上前来。

薄景宸冷眼看了一眼苏轻语身前还满满一大碟。根本就没有动过几口的意面,眸子沉了沉,“才开始吃?”

“没有,吃不下。”苏轻语声音有些清冷。

时婉月就看了他那一眼,就再也不敢在抬眼看向他了。

薄景宸冷眼看着时婉月已经吃完了牛排碟子,冷声问道,“吃完了吗?”

时婉月有些受惊的直点头,“吃完了薄总,您要吃什么?”

他话音一落,薄景宸就抬手叫着服务员过来埋单。时婉月一愣,看向苏轻语只见她的脸上没有半分的波澜,她也不看一眼薄景宸。

“那个……薄总,我请轻语吃的,我来埋单就好。”说着就从包里拿出钱包,薄景宸冷眼扫了她一眼,时婉月的动作就顿住了,他的眼神实在是太凌厉了。

如果不是苏轻语在这里,时婉月真的都会哭出来,被自己喜欢的男人用这种嫌弃加讨厌的眼神看着,实在是太受伤了。

薄景宸给了钱。就忽然弯下身子,一使劲就将苏轻语抱了起来,这一动作,立马就引来周围女性的目光,苏轻语脸上顿时一红,一拍薄景宸的胸膛,“你干什么!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

但是薄景宸只是淡漠的给了她一个眼神,什么话都没有说,时婉月跟在他们的身后,拳头不禁紧紧的捏着。

薄景宸走到车旁,按了解锁,脚步一停,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时婉月,她脚步一顿,一脸懵逼的看着他,没敢说话。

“开车门。”薄景宸冷声命令着。

苏轻语一听,立马就急了,“我自己可以开车门,放我下来!”

但是薄景宸根本就不理她。故意站在让苏轻语够不着车门的地方。时婉月知道薄景宸这是故意的,但是她好像就是傻一样,心甘情愿的受着,他能使唤下自己,都会让她觉得开心。

时婉月将车门打开,薄景宸才走上前,小心翼翼的将苏轻语放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苏轻语刚扭过头跟时婉月说了声对不起,就听到嘭的一声,薄景宸将车门关上,并且还锁了。

他冷着眸子看着时婉月,苏轻语瞪大着眸子的看着外面的情况,一直拍着车窗,但是薄景宸完全就视而不见。

“过来。”薄景宸离车门走开了几步远,时婉月满心慌张的跟上,语气都有些微颤,“薄、薄总……”

“你的事我没有跟苏轻语说,但是,你最好给我收起你对我的感情,不然我随时都会让你离开盛宇!苏轻语把你当做朋友。别干那些让她失望的事情!到时候别得不偿失!别说我没警告过你!”说着薄景宸冷冷的瞪了她一眼,就走向驾驶座上。

时婉月眸子不禁就通红,眼眶里存满了泪水,直到薄景宸的车子开走,她才最后忍不住的捂着脸哭了起来。

肩膀忽然被拍了拍,时婉月止住哭声回过头就只见喻少远站在她的身后,连忙就站起身子,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喻总监,你怎么在这里。”

“我家就在这里。薄总骂你了?”喻少远递出一张纸。

时婉月接过纸,摇了摇头,“没有……就是、就是心情不好。”

“我家就在这边,你要不要上去喝喝茶?”喻少远见她不说,他也就不问。

时婉月看着他指的方向,摇了摇头,“不了,这么晚了,不太方便,谢谢喻总监,我先回去了。”

喻少远点了点头。时婉月也就走向自己的车离开了。

苏轻语扭头瞪着薄景宸,声音有些生气的朝着薄景宸吼道,“薄景宸,你跟月月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就谢谢她今天对你的照顾!”薄景宸冷声说道。

听着这话,苏轻语冷着眸子看着他,“请不要把你对我的那些仇意发泄给我的朋友!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请不要牵扯到其她的人!”

话音一落,薄景宸就冷哼一声,“那你说说看,沁儿怎么就是这次方案设计泄露的指使者了。”

“……”苏轻语顿时咋舌,没有说话。

“你是听到我让人去调查此事开始害怕?然后就找跟你有恩怨的沁儿替你背锅?”薄景宸沉着嗓子,声音里满是怒气。

苏轻语身子颤了颤了,紧抿着唇瓣,深吸一口气,“我没有证据,但是我没有找她背锅。”

“没有证据,你是怎么信誓旦旦如此肯定说,这件事就和沁儿有关系了。”薄景宸冷着眸子开着车。

他很生气,只是因为这件事跟她们两个人任何一个人有关系,都会让他觉得爆炸。

一个是六年的信任,一个是……他、是他、他不愿意承认的爱。

任何一个人,都能让薄景宸受到伤害,他不是个铁人,心也不是石头做的,他也会难受。

苏轻语听着他这样说,不禁苦涩的一笑,“那你就觉得我在说谎吧,你爱怎么觉得就怎么觉得吧。”

薄景宸听到这话,心中的气焰更加的旺盛,这是在消耗自己对她的信任吗?顿时一脚就踩上油门,苏轻语的身子往前猛的倾去,心里一阵发慌,胸口的位置不禁也一阵恶心。

捂着胸口缓了好一阵子,扭头看向他就听到薄景宸冷声道,“苏轻语,如果你自己都放弃自己了,那么也就没有人会救你!”

这话真像是天大的笑话,眼眶不禁微微的泛红,一字一顿的苦涩说道。“我没放弃自己,是你放弃我了!”

薄景宸的心口一颤,只听到车后是漫天的车笛声,对视了一会,薄景宸没有说话,先启动了车子。

一路上,车内都无言,苏轻语只觉得身体越发的不舒服,但是她始终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打开车窗,用力的呼吸着,缓着胸口的发闷。

只听到耳畔传来薄景宸低沉到吓人的声音,“苏轻语。”

苏轻语微微一愣,明显感觉到车速减慢,正要扭头看向他,就只见三四辆面包车横着停在了上山的路口,很明显就是堵着他们两个的。

还没有反应过来,正要转弯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只见那也亮起两盏远光灯,透过后视镜看往后看去。才发现原来一直都有车辆跟着他,他跟苏轻语说这话,吵了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眉头不禁一皱,人应该不少,薄景宸拿出手机,看向苏轻语,“报警。”

说着他就踩上刹车,锁上车门,冷眼看着此时的情况,给薄家人打着电话,让他们带人下来,然后,从车椅子下拿出一根铁棍子,还有一把不长不短的小刀,递给了苏轻语。

苏轻语顿时一脸慌张的看着薄景宸,她完全没有想到薄景宸车内竟然还会备着这些东西。

“你等会就给我在车里等着,他们的目标是我。”薄景宸冷声说着,手忽然一紧,苏轻语害怕而紧张的摇着头,“你别下车,我们在车里等着……等着警察过来……”

听着苏轻语这声音简直都快要哭了。

薄景宸看着她眼里的担心,心中一暖,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这把刀你拿着谁靠近你,你就砍谁。往死里砍!出了事,我负责!”

听到这话苏轻语心里更加慌了,只听到玻璃被敲碎的声音,身子就忽然被薄景宸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因为害怕,尖叫了一声,抬眼就见有人伸手将车门打开,一把扯住薄景宸就往外拉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