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有什么好好说,不要动手/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漫天大雨,苏轻语一个人在黑暗中奋力的逃跑,雨水打在身上刺骨的冰寒,脸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应该都有,她扭头看过去,只见薄景宸如同地狱走出来的修罗,手上滴着血,一步步的朝着苏轻语走去。

不论苏轻语如何奋力的跑着,薄景宸永远在离自己身后没有多远的距离,苏轻语忽然摔倒在地,膝盖上立马摔出了一道口子,她满眼惊恐的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薄景宸,双手死死的护住自己的小腹,声音根本就喊不出来,“景宸,不要!不要!这是你的孩子啊!不要杀他!不要!!”

只见薄景宸面若冰霜,脸上除了邪恶和让人不寒而栗的冰冷,没有任何半点动容的神色。

“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代价!”薄景宸蹲下身子将手抬起,朝着她的小腹伸去,似乎要直接将手穿进她的小腹内。

苏轻语剧烈的摇着脑袋,眼眸中全是惊恐,瞪着脚往后躲去,“我没有!!我没有!!啊!!不要!”

猛地一下苏轻语顿时就睁开了眸子。

望着雪白的天花板,苏轻语顿时就愣住了,心跳还砰砰砰的跳着,整个胸腔里还充斥着刚才还挥之不去的恐惧,抬手揉着太阳穴,却感觉到湿湿的,她哭了,连着枕头都湿了。

她扭过头,只见病房内空无一人,是梦……

刚才那个是梦,想着不禁松了口气,实在是太真实了,一回忆起梦中薄景宸那嗜血冷漠的模样,就让苏轻语的身子不寒而栗,脑袋顿时就一麻。

抬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心口一阵不安,那个梦是不是在预示着什么,想着昨晚上的事,心里顿时一阵后怕,捂着小腹的手,不禁微微的用力,她害怕,害怕努力到最后,还是不能保住这个孩子。

只觉得肩膀上传来刺痛的感觉,顿时将苏轻语拉回了神。薄景宸呢?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抬眼看了正对面的挂钟,此时竟然已经有十一点多了。

她竟然睡了这么久,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扭头看着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因为肩膀受伤,又加上高烧刚退,身体虚弱的厉害,苏轻语挣扎着半撑起身子,房门就忽然被推开,只见薄景宸冷着一张脸,眉头忽而就是一蹙,手里还拿着东西,就疾步走上前来,将东西放在桌上,扶住苏轻语的身子。端起枕头,就让她靠着。

苏轻语的脸色还是十分的差,脸上没有任何的血色,唇瓣也惨白干裂,让人看着觉得特别的憔悴,薄景宸将她身子稳住,抬手拿过他提过来的袋子里的一瓶红糖红枣水递给苏轻语,“喝了。”

苏轻语揭开瓶盖闻着那一股红糖水的味道,微微一愣,扭头看向薄景宸,“你煮的?”

薄景宸看了她一眼,声音淡漠的说道,“买的。”

听到这话,苏轻语不禁扁了扁嘴巴,但其实心里已经很满足了,尤其是他那个时候一脸紧张的疾步走上来的时候。

他眼中的关心真是让苏轻语心口顿时一暖。

喝了两口。身子也感觉暖和了许多,苏轻语看向薄景宸有些出神的脸庞的时候,又不禁回想起刚才那个梦境,身子顿时就起满了鸡皮疙瘩。

“薄景宸……”苏轻语忍不住的唤道他的名字,薄景宸回过神来,抬眼看向她,沉沉的一声“嗯,我在。怎么了?”

苏轻语与他眸子相对,心口顿时就是一颤,他那深邃的眸子,总是能让她不能自已。

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的躲开他的眸子,心跳都不自觉的加速着,耳根也跟着微微的一热,脸颊上也终于有了些血色。

薄景宸见她这个眸子眉头微微的一挑,抬手就一敲她的脑袋,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响起,“你这个脑袋瓜里在想些什么?”

苏轻语轻呼了一声,就抬起一只手捂着刚才被薄景宸敲的地方,有些委屈的小声喃喃道,“干嘛呢,疼死了。”

薄景宸看着她这个委屈可爱的小模样,忍不住的轻笑了一声,“不应该是我问你,干嘛么?”

第二次看到他笑的样子,苏轻语还是完全没有免疫能力,一时之间竟然有些看傻了眼,他其实……有时候也不是,像看起来那样的凶和严肃……

他会对自己凶,应该完全是因为讨厌和恨自己吧,但凡能被他爱着的女人,应该会是很幸福。

苏轻语不禁这样想着,可是他……爱自己吗?她好像能感觉到他最自己的那份感情。就像是昨天,他一心只想护住自己。

如果他当真对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的话,他才不会管自己的死活。

只见薄景宸又一次的扬起手,苏轻语这下有了防备,抬手就挡住自己的脑袋,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一副小可爱的模样,“好了、好了,有什么好好说,不要动手。”

以前怎么没有觉得苏轻语有这么孩子的一面,抬手就拿过袋子里的保温盒,打开饭盒就立马飘散过来一阵香腻的鸡汤味道,然后还有一盘青菜。

“你刚才要说什么,赶紧说。”薄景宸边说着,便往饭里给苏轻语夹着菜。

见到薄景宸如此柔情的模样,苏轻语有些失神,梦里都是假的,都是相反的,想到这些,她就不禁摇了摇头,“没有,我就是想叫叫你的名字。”

听到她这样说,薄景宸抬眼瞪了她一眼,冷哼一声,就将碗放在病床上的小桌子上,“先吃了饭,我等会要去公司,等会奶奶会过来,昨晚的事情就不要跟她提了。”

苏轻语听着点了点头,就见薄景宸舀了一勺饭菜递在苏轻语的嘴边,有些惊讶的抬眼看着他,“那个我自己来就可以……”话说道一半,发现右边的肩膀上的伤口根本就不允许她自己来。

薄景宸见到她这个模样,神色淡漠,“好好的把伤养好了,你就可以自己吃饭了。”

见状,苏轻语也不再挣扎了,任由薄景宸喂着饭菜,忽然有些享受此时的时光,原来被爱的人照顾,是这样的感觉。

好像连着伤口都不带疼的了,心里更像是抹了蜜糖似得甜,胃口都好像不觉变好了,本来一点饿的感觉都没有的,但是她愣是吃完了薄景宸打过来的饭,还喝了一碗的鸡汤。

吃完之后,苏轻语根本就躺在床上,饱的不能动了。

“我是不是应该下床走走?笑话一下?”苏轻语眉头微微一蹙,试探的问道在整理东西的薄景宸。

只见他扭头瞥了她一眼,“你现在需要静养,等明天,应该就可以去做产检了。”

一说到产检,苏轻语心中顿时就不是滋味了,看着他忙碌的身影,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你还是不相信我是吗?”

薄景宸听到这话,动作微微的一顿,然后又继续着手上的事,“这件事不存在相信不相信,就算昨天的报告单没有出错,我们也还得去做个产检确定孩子是否健康。”

听着他这样说,苏轻语心里瞬间就觉得好受了一些,轻咬了下唇瓣。不再说昨天那事了。本来以为自己说了那句话,可能也许又会和薄景宸吵起来,但是他竟然有些让着自己的意思。

薄景宸整理好东西,就扭头看向苏轻语,他的眸子中顿时有这她看不懂的情绪,微微的一愣,有些疑惑担心的问道,“怎么了?”

只见他坐在了床边,抬手就抚向自己的小腹,顿时苏轻语只觉得小腹上一热,心口也跟着暖了起来,望着他眼眸中的温柔和期待,好像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一个父亲的模样。

他……应该也很想要这个孩子吧。

“你好好休息,等我忙完了,就过来。”薄景宸连着说话的声音都轻柔了几分,听着令苏轻语顿时心口就一苏。脸颊有些微微的发烫,都不敢抬眼看向他,就带点了点头。

眼前忽然一暗,苏轻语一抬眸,额头上就印下了薄景宸的一枚湿热的吻,“我走了。”

说着就站起了身子,苏轻语整个人都像是被他下了咒一样,那个吻就是封印的,她整个人都愣愣的,本来惨白无色的脸颊上,顿时就飞来两片粉红,看着尤其的可人。

苏轻语看着薄景宸离开的身影,顿时心里就暖开了话,这是苏轻语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薄景宸,也从来都不敢想象的薄景宸会有的模样,是在是有些受宠若惊。

抬手摸了摸额头上那一吻留下的余温。忍不住痴痴的笑了起来。

忽然门被打开,苏轻语立马就止住脸上那痴傻的模样,扭头看着推着医药车走进来的护士。

“薄太太,今天气色看起来好多了。”一个看起来很可爱的小护士。

苏轻语笑着点了点头,浅浅的“嗯”了声。

她是过来给苏轻语换药的,小护士的动作很轻,还一直跟苏轻语聊着天。

“薄先生对你可真是好,昨天你送到医院来的时候都昏迷了,他就在手术室门口守着,当时他手上可是一个好大的口子啊,就简单的在救护车上清理了一下伤口,然后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当时我们怎么劝他去急症室缝针消毒,他都不肯去,就为了守着你。最后没有办法,还是我们推着医药车过来在你手术室的门口给他封的针。看得我们都感动了。”小护士笑吟吟满脸感动的说着昨晚上的事。

苏轻语听着,顿时就是一愣,她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这些,她完全就能够想象薄景宸坚持不肯离开要守在自己手术室门口时候的模样,心中顿时就是一颤,眼眶都不禁一红,心里满心的感动,她就是忽然好想好想好想他!

小护士给苏轻语上了药又重新将伤口包扎好,抬眼就看到苏轻语泪眼婆娑的模样,顿时就吓住了,“薄、薄太太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苏轻语唇瓣微微上扬摇了摇脑袋,“没有哪里不舒服,谢谢你。”

见她这个模样,小护士顿时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是咧嘴一笑,“你这是感动的吧,我一看薄先生。就觉得他是那种很深沉的男人,就算对你好,他也不会告诉你的。我觉得你两个真是般配,长得都好好看!”

苏轻语跟她聊了会天,心情都好了些,她整理好东西,就推车离开了病房。

她拿过手机,第一个找到的号码就是薄景宸的号码,她、她想给他打电话,但是,他才刚刚离开没有十分钟。

紧抿了下唇瓣,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将手机息屏,就忽然听到手机响起拨通电话那“嘟……”的声音。

一听到这个声音,苏轻语身子顿时就是一颤,一脸惊恐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拨打过去的薄景宸的号码。想都没有想就抬手挂断了号码。

还没有歇一口气,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看到屏幕上那个来电提醒,苏轻语手都颤了颤,顿时她只想一拍自己的脑门,怎么这种蠢事,她总能做到。

深呼吸一口气,就按下了接通键,只听到电话那边,传来薄景宸低沉的声音,“刚才怎么挂了?”

苏轻语听到他的声音,心跳都不自觉的加快,她和薄景宸平时通电话根本就不超过三句话,而且一般通电话都是因为有事。

这下苏轻语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额了半天,“我……不小心按到你好吗的,所以,额……我就挂断了。”

只听到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钟,语气明显有些不开心,“哦,那挂了。”

听到这话,苏轻语立马就慌了,“别……那个…你还有多久到公司啊?”苏轻语真是想要咬断自己的舌头,这是问的什么鬼问题。

“还有十多分钟。到底怎么了?”薄景宸沉声问着。

苏轻语心里一个劲的在回答,“没怎么,就是想你了,想听你的声音。”

但就是这样一句话,苏轻语根本就说不出口,最后只得失落,苦着一张脸,无力的说着,“我没事,你先开车吧。”

话音一落,薄景宸那边又沉默了几秒,这几秒钟的沉默,都不禁让苏轻语心口一颤。

“你想我。”薄景宸忽而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苏轻语顿时就满脸通红,他明明都不在自己身边,这就是个电话,苏轻语竟然都觉得害羞的厉害。

以前跟方子荐在一起的时候,也都没有此时这种害羞的模样。

“没、没有……我没有想你,我、我就是打错电话了,我、我有点累了,你开车注意安全我先挂了。”说着苏轻语就急急忙忙口齿不清的将电话挂断了。

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感觉都要跳出来了似得,抬起那边没有受伤的手,捂住自己的脸颊,只觉得十分的烫。

深呼吸一口。然后缓缓的吐出来,才缓过来了一些。

薄景宸听着这挂断的电话,嘴角不自觉地就微微的上扬,心口那一处空虚已久的位置,好像终于得到了满足。

那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是谈凡沁都没能给自己的那种心满意足的感觉。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心动。

薄景宸抬手捂住自己心口的位置,事到如今,他已经认清楚了自己的心,他是时候,对这段三个人的感情做个了断了。

虽然,对被抛弃的那个人来说……是残忍的,薄景宸一想到谈凡沁,心里就十分的不是滋味,他终是要负了她……这个在他身边待了六年的人。

从豆蔻年华到如今的三十岁……心中的愧疚油然而生。当初就是因为这个愧疚,就是因为谈凡沁,薄景宸一直都控制着自己不去正视自己真正的内心所想。

此时再也隐藏不住心中的感情了,他也做不到因为对谈凡沁的愧疚而放弃苏轻语。他此时能做的,就是在最大程度的物质上满足她。

毕竟一个女人,没有那么多个六年供她消耗。

薄景宸拨通谈凡沁的电话,只听到她在电话里开心的语气,“阿景,你怎么打电话过来了?今天呢不用忙吗?”

听着她这样欢快的语气,薄景宸心中更加的不是滋味了,顿了几秒钟,才沉声道,“正准备去公司的路上,下午忙完我去找你。”

谈凡沁听着只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在医院那边的人告诉她,薄景宸就昨晚伤口裂开了一点,然后并没有把苏轻语怎么样,也没有传来要流了苏轻语孩子的意思,而且今天早上还给她带了早餐,感情看上去好了不少。

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谈凡沁内心瞬间就要炸开了锅,完全就不明白薄景宸到底在想什么,难道就这样接受了苏轻语肚子里不是他的孩子的事实,越想谈凡沁就越气,正打算跟张英楠说着这事,薄景宸就打电话过来,听到他要过来找自己,第一个反应就是……他不会是查出来……自己昨天让莉莉改孕期的事了吧。

谈凡沁微微晃神,“恩,好,下午等你来,我刚学做了蛋糕,为我们以后的蛋糕店做准备的,你喜欢什么味道的?我给你做”

她越是这样,薄景宸内心的愧疚就越重。眉头皱了皱,“随便,不要太甜。好了,我开车了。”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谈凡沁立马就去找莉莉确认情况。

“喂,莉莉,昨天的血样报告被拆穿了吗?”谈凡沁的语气有些紧张。

莉莉一听到这话,顿时就心虚了,“什么?你被……你不要吓我!!”

一听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事,说明医院那边并没有出什么问题啊,“没有没有,我只是问你有没有而已,既然你没事就是没有,你放心吧。”

“小凡,我……我害怕,不然我去把那准确的报告给他们吧?”莉莉有些心虚的小声说着。

谈凡沁一听立马就急了。语气也有些凶,“不可以!你要是给他正确的报告单,那就是自投罗网,按照薄景宸的性子,肯定不会饶了你的,你放心吧,会没事的。”

说了几句安慰的话,谈凡沁就挂断了电话,总觉得心中很是不安。

——

苏轻语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只觉得接电话那边的耳朵还有些发烫,抬起冰凉的手就附在上面,这才稍稍降了些温。

薄景宸在走之前还给苏轻语在床头准备了一本书,是张嘉佳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她以前看过,但是没看完,这正好可以接着看下去。

拿过书翻开找到自己看到的那篇故事,苏轻语就津津有味的接着往下去过去了,每个故事看完,苏轻语都得好好的回味一番,然后才接着看下面的故事。

门忽然被敲了敲,苏轻语放下书说了声“请进。”

病房的门就被推开,只见华丽容扶着薄老太太,脸上挂满着笑容,一点点的迈着步子走上前来。

苏轻语看到薄老太太,想要下床去迎接她,薄老太太看出她的意思了,抬手就示意她不要下床,“小语你就在床上休息着,别又牵动着伤口了。”

听着薄老太太这样说,苏轻语也不再挣扎着下床了,就坐在床上满脸的不好意思,薄老太太坐在椅子上。抓过苏轻语没有受伤的那只手,脸上满是开心满意的笑容。

“小语啊,奶奶听到你怀孕了,高兴啊!还是你争气给奶奶怀上了个小小孙子。”薄老太太满脸乐呵呵的,看到她这样,苏轻语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脸上也挂着笑容。

“那万一生下来的是个孙女呢?”苏轻语跟薄老太太打趣的说道。

“孙女更好!一直想要个女娃娃,最好能跟你一样乖巧懂事,啊哈哈哈”薄老太太说着就乐开了怀。

苏轻语从来没有看到薄老太太有笑得这么开心过。

“生男生女都要像景宸才好。”华丽容在旁边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苏轻语微微一愣,但是脸上还是挂着笑容,她这应该也很是开心自己怀上了这个孩子。

薄家盼这个孩子应该盼了很久了,从薄旭祁和云恩晴结婚的时候,就一直盼望着。

这下终于有个动静了,自然是一家都乐呵呵的。

“小语啊,听说昨晚上你和景宸遇到了麻烦。伤的严重吗?让奶奶看看?”薄老太太忽然想到这事,表情微微的严肃起来。

刚才跟她们说话,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伤口,现在提到,才感觉到它在那隐隐作痛着。

“恩……伤的还好,没什么大碍了,静养几天就好了。”苏轻语淡声说着,低头看着右肩膀微微隆起的地方。

只见薄老太太一脸的严肃,“竟然有人敢对你们动手!那些人一定要找出来!!”

看到薄老太太那个模样,苏轻语心中不禁一暖,反手扣住她粗糙褶皱的手,“奶奶,你这个样子就像是个黑帮老大。”

“你这个臭丫头,奶奶这是在为你担心,你倒好,还开我的玩笑。”

“我才没有开奶奶的玩笑呢。奶奶说那话的样子可帅了。”

薄老太太被苏轻语逗得咯咯直笑,“就你这个丫头嘴甜!!真是哄得我这个老太婆开心的很。对了,宸儿呢?怎么没有见到他?”

“景宸,他去公司了。公司最近事多。”苏轻语淡声说着。

薄老太太脸色顿时就不好,“给他打电话要他过来陪着你,你这又是受伤又是怀孕的,他还去管公司那些事!!”

苏轻语见薄老太太这样说着,心中真是说不出的感动,能遇到她这是自己此生幸运,奶奶,你一定、一定要活很久很久。

苏轻语还没有说话,就听到华丽容阴阳怪气的说道,“妈,你这也不能怪宸儿啊,轻语在公司被人抓住了把柄,他不去处理。公司和薄家不就是要因为她招黑了。”

薄老太太听到这话抬眼就瞪了一眼华丽容,华丽容立马就闭上了嘴,不在说话。

苏轻语听着华丽容的那些话,好心情顿时就荡然无存了,紧抿着唇瓣,只觉得委屈,但是华丽容却说的没错。

“这件事肯定不会是小语做的,小语你也别自责,景宸会帮你找出真正的那个指使者,还你一个清白的。”薄老太太安慰着。

苏轻语苦涩的一笑,在所有人都不相信她的时候,只有薄老太太这样毫无理由的选择信任她。

“谢谢,奶奶。”

“谢什么谢,自家人都不相信自家人了,不是让别人看了笑话去,尤其是那些个心思黑暗的人。不是正好就着了她的道。小语咱们不怕啊。”

苏轻语听着薄老太太说的这些,心里一阵的感动。

又聊了会天,薄老太太身子就有些乏了,“真是年纪大了,这样自己就撑不住了。既然宸儿没有空,那你就让你那些朋友们哪个小空的过来陪陪你,一个人闷在这里也怪无聊的。”

苏轻语笑着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奶奶。”

薄老太太站起身子,“你身子也虚,注意好休息。”说着华丽容就扶着薄老太太离开了。

苏轻语也觉得身子有些累,缓缓躺在床上,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薄景宸在公司忙着,李倩茜那边还没有消息,那些人的作案手法还是很谨慎的。可能是需要一些时间。

忙完公司的事情,已经七点了,华灯初上,天还没有完全黑,这个天真是越来越热了。

等到孩子出世……该是春冬时节,那个时候有些冷。

薄景宸的心口不禁微微的一颤,他已经在这里期待着孩子的出世了,一想到在过九十个月,将会有个生命诞生在这个世界上,喊着他爸爸,心情就异常的激动。

他真的是恨不得现在就马上赶过去看苏轻语,今天一天都没有给她打过电话,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

穿上外套往门外走去,拿起手机就给苏轻语打着电话。

“喂~”苏轻语的声音有些懒懒的,还有些疑惑,仿佛是很惊讶自己给她打电话过去。

“吃过饭了吗?”薄景宸听到她的声音,心情就莫名的很好,脸上挂着的笑意都根本隐藏不住,尤其是电梯门一打开,时婉月看到的时候,她的心都感觉颤了颤,差点没反应过来,以为那个笑死给自己的。

薄景宸一看到她,脸色就沉了,瞬间就面无表情,时婉月犹豫了一下,跟着同事一起走进了电梯内。

“恩,吃过了,你那边有点吵,下班了?”

“恩,在电梯里,你好好休息。我处理完一些事情就过来。”薄景宸柔声说着,电梯那些女同事说着,各个都是一副八卦的模样,只有时婉月脸色十分的不好。

到了一楼,那些同事都出去了,最后只有薄景宸和时婉月在一个电梯里。

薄景宸将电话挂断,电梯门一打开,就迈着步子走了出去,手忽然被一扯,薄景宸眉头一皱,就将手猛的抽了回来,一脸嫌弃的瞪着时婉月,“那些话不要让我警告第二次!”

说着就懒得看她哭丧着一张脸,迈着步子就朝电梯旁的停车位走去,时婉月小跑的用身体挡在驾驶室的车门上,声音带着哭腔。“薄总……我错了,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看到我都那样的眼神,真的、真的好难过。”

薄景宸见到她这个模样,眸子越来越沉,也越来越让人觉得不寒而栗,“让开!”

时婉月的身子微微一颤,紧咬着唇瓣,摇了摇头,抬手就刚好抓住了薄景宸受伤的那只手,薄景宸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冷气,薄景宸眉头一皱,甩手就将她摔在地上。

“薄总,你受伤!!严重吗?”时婉月脸上挂满了泪水,只见薄景宸已经打开车门就要进去。

时婉月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整个人都特别的疯狂,爬着身子就一把抱住薄景宸的一只腿,“景宸,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我真的再也不想控制自己对你的感情了。我知道我这样对不起轻语,但是、但是我真的不想忍了。”

薄景宸眉头紧紧蹙着,满眼嫌弃的垂眸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人儿,声音满带威慑力的吐出两个字,“松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