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这重要吗?/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的话音一落,就见时婉月眼眸中带着泪光,脸上是大片散不去的难过,她直摇着脑袋,声音都不禁抽泣起来,“不放开,我要是放开了,以后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了。我知道你没有那么喜欢轻语,轻语的家世你家人也不满意,但是我的家世,你家人一定会满意的。苏轻语什么都帮不了你,但是我可以。”

听着她的这番话,薄景宸的眼眸越来越阴沉,周身的气息也变得冰冷起来,“苏轻语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朋友,她的家世如何,我不在意,但是你的家世再好,我也看不上!就算你现在不放手,你以后也不会有机会。”

薄景宸语气冷漠嘲讽的说着,然后用力的就将脚抽了回来,时婉月的身子随着他的力,身子扑在了地上。

眼眸中大颗大颗的泪水就砸在地上,声音更是撕心裂肺的。

薄景宸刚坐进车内,就见周泽成的车从外面开了进来,车窗一摇下是周奕冰。

她看到跪坐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的时婉月,顿时一愣,将视线移向坐在驾驶位上冷着眸子的薄景宸,心中顿时满是疑惑。

她的眉头紧紧一皱,赶忙就从车上下来,小跑着过来蹲在时婉月的身边。

时婉月一见周奕冰心里顿时大惊,连忙抬手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声音还有哭腔,“奕、奕冰……你、你怎么在这里?”

周奕冰满眼疑惑的看着她,“月月,你这是怎么了?”说着扭头看着神色冷漠等着她将车子移开的薄景宸。

“他把你怎么了?他欺负你了?”周奕冰心里疑点重重,有些不敢往那方面想。

无论是那个结果,最后受伤的只会是苏轻语,而苏轻语至始至终都只是个受害者啊,为什么什么事,都让和她牵扯上,越这样想,周奕冰的心情就愈发的沉重,连着眉头都紧紧的皱了起来。

听到周奕冰的话,时婉月连忙就摇着脑袋,“没、没有,薄总、没有欺负我。”

时婉月说着,还抬眼看向薄景宸的方向。

只见车窗缓缓摇下。他冷着眸子看向周奕冰,“把车移开!”

周奕冰扭头看着他的方向,扶着时婉月站起身子,“你到底对月月做了什么!!薄景宸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

周奕冰看着时婉月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心里顿时就一股火气,朝着薄景宸就吼道。

时婉月吓得连忙就抓紧了周奕冰的手臂,一副又要哭的模样,委屈的说道,“奕冰,真的不关他的事。薄总真的没有欺负我,你去把车移开吧。”

周奕冰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一脸懵逼的看着时婉月,“没事,你刚才为什么哭的那么难过……月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时婉月心里顿时一咯,抬眼看着周奕冰。周奕冰一直都是她们三个人之间最没有私心的一个,对谁都特别的好,更加见不得她们两个之间谁被欺负。

时婉月和苏轻语也都比较依赖她。

紧紧的握着周奕冰的手,心中早就乱成了麻,她不敢说,那件事情……她真的一点都不敢让比别人知道,她一定是脑子抽风了,才会在今天跟薄景宸说这番话,不但没有成功,还让薄景宸更加的讨厌自己。

看着周奕冰质疑的眼神,时婉月心里一阵的慌乱,最后只能低着嗓音,难过的委屈说道,“奕冰,你可不可以不要问了,你先把车开走吧……”

周奕冰听到这话。立马就收起目光,然后不动声色的将时婉月抱住自己的手抽了出来,点了点头,“好,可以。”

说着就朝一直一字不吭的薄景宸道了声对不起,就冷着一张脸走向自己的车,将车开到周泽成的停车位,停了下来。

薄景宸见周奕冰将车开走,还是依旧一句话都不说的,就一脚踩上油门,车子就飞驰了出去。

时婉月看着薄景宸的离开,心中的难过更加的难受,但是她现在不能表现出来,等会要是被周奕冰给看出来……她也许……或许已经猜出来了吧。

手机忽然响了声,只见周奕冰给她发了条微信,“到我车上来。”

时婉月看到这条信息,握着手机的手不禁就紧了几分,瞬间整个人都有些紧张,犹豫了一会,她还是迈着步子找到她的车,打开副驾驶的位置坐了上去。

她已经缓解了情绪,脸上虽然还有泪痕,眼眶也依旧还有些微红,时婉月扭头看向周奕冰,尽量使自己看起来跟平时一样。

“奕冰,我真的没事了……刚才就是个误会,这车是周总送你的吗?”时婉月说着,还试图转移话题。

周奕冰冷着眸子扭头看向她,没有回答她后面问的这个问题,“月月,你真的不打算跟我说实话?你跟薄景宸,到底有些什么!”

她从开进来的时候。就听到了时婉月那痛彻心扉的哭声,而更加巧的事情,是薄景宸当时也在那里,她看到他们两个的那一瞬间,脑子里就划过了许多种可能性,一时,薄景宸喜欢她,而是时婉月喜欢薄景宸,三,他们两个之前可能瞒着所有的人在一起了,现在薄景宸玩腻了要分手,四、五、六、七种的可能就不提了。

苏轻语见周奕冰如此执着的和肯定问着这件事,心里顿时就慌了,紧抿着唇瓣,望着周奕冰的眸子,久久的才缓缓的再次说道,“奕冰,别问了……我不想说。”

周奕冰听到这话,脸上的神情更加的严肃和郁闷,连着说话的语气都不自觉的提高,“不想说?到底是什么事情要你这么不想说?而你,又为什么会到盛宇集团来?月月,我忽然有些疑惑了。你到底是想做什么?”

听着周奕冰愈发接近她答案的话,时婉月的心顿时就彭彭的加速起来,车内的气氛也愈发的尴尬起来。

时婉月久久的都没有回答,车内顿时就陷入了一场死寂。

“奕冰……你不要逼我……”时婉月低声难过委屈的说着。

周奕冰越听越郁闷,又不太敢确认自己心中所想的,“我逼你?月月我逼你什么了?你刚才跟薄景宸在一起,为什么哭的那么的伤心?你们两个之前到底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月月,不要让我猜!”

时婉月听到周奕冰的这番话,顿时心里就一阵的不好受,紧抿着唇瓣,越想心里就越委屈,为什么,她喜欢上一个人,就不可以让别人知道,她甚至连一个交心的人都没有,她就这样一直一直一直将这件事压在心底,越积压越难受,尤其是看到薄景宸和苏轻语那些互动的时候,心更加是难受,又愧疚又伤心,时婉月都快觉得自己要得精神病了。

想着这几个月,自己内心的憋屈,时婉月的眼眶就不自觉的红了,“奕冰,我不能说,我说了……说了,你跟轻语就、就不会要我了。”

周奕冰听到这话,心里顿时就不是滋味,她大概猜出了事什么事情,“所以,你喜欢上薄景宸了?!”

周奕冰直接就将这话给亮了出来,时婉月心口顿时一颤,她是唯一一个知道她喜欢薄景宸的人。

时婉月没有立即肯定,抬眼看向周奕冰的眼神的时候,其实是十分的手上,她的眼神中根本就不存在理解两个字,她只觉得不可思议。

确实,要是自己的男朋友,被自己最好的闺蜜看上了,她肯定会特别的气愤,而现在她就做着这种事情,按照周奕冰那火爆的性子……时婉月不敢细想。

肩膀忽然一疼。周奕冰用力的捏住自己的肩膀,有些不敢相信的再一次的问道,“月月,你回答我!是那样吗?”

望着周奕冰的眸子,时婉月心里也十分的不好受,但是她更加受够了这无止境的隐藏。

“嗯,我是喜欢上薄景宸了……奕冰,你现在是不是、是不是很讨厌我,我也不想那样的,但是我真的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的情绪,从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就告诉我自己,不可以,不可以,他是轻语的男人……但是……根本就没有用……奕冰,你知道我的。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谁,他……是我喜欢的第一个男人……”时婉月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但是第一次有这样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好像这阵子心里的压力一下子就缓解了。

周奕冰越听眉头就皱的越紧,即便她心里早就做好了这个准备,但是当她亲耳听到时婉月说的这些的时候,还是十分的震惊,甚至觉得可怕。

“月月,他是轻语的老公!名正言顺的老公!你怎么能喜欢他呢!你有没有想过轻语的感受!你有没有想过,在她知道这件事之后,心里会有多么的难过,自己的老公一直被自己的最要好的闺蜜给盯着!!还蠢蠢欲动!”周奕冰说话并不好听,时婉月的脸都黑了。

“奕冰,你不要把话说的这么难听……我虽然喜欢薄景宸,但是、但是我从来、从来都没有要拆散他们的意思……我要是想动手,我早就动手了……奕冰。我真的……没有想让他们两个怎么样。而且薄景宸也根本就不喜欢我。”越说时婉月就越激动,越说也就越委屈,越难过。

只是最让她难过的是周奕冰的态度,她根本一点都不理解自己对薄景宸的感情,她一心就只站在苏轻语那边。

“是我说话难听吗?月月?你如果从来都没有想要做些什么,今天这个是怎么回事?你喜欢薄景宸这个没人会阻止你,这是你自己的事,是你自己选择用这件事折磨你自己,但是,你明知道她是轻语的老公,你却还要跟他说!让他知道!你又没有想过万一,有一天他告诉了轻语!你让轻语怎么办!她肯定会难过很长一段时间!”周奕冰一想到苏轻语如果知道这件事,她的心情就顿时很不好。

假想,如果今天时婉月喜欢的不是薄景宸而是周泽成……这想想都是一件特别惊悚的事情,她这种人都不能接受这件事情,更何况是苏轻语。

“我知道……奕冰……你不要告诉轻语好不好?我以后……以后……再也不这样了,薄景宸他根本就不喜欢我,一点点都不喜欢我……”说着时婉月眼眸就蒙上一层泪水,周奕冰看着她这个模样,顿时犹豫了。

两个人都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哪一个都不想伤害,但是如果时婉月愿意放弃薄景宸的话。她倒是真的可以将这件事懒在肚子里,不让任何人知道。

“你真的不在这样了?你真的不在喜欢薄景宸??”周奕冰反问。

时婉月顿了几秒,然后才十分不舍的沉沉的嗯了声,说话的声音都不禁透露着难受,“我……我真的不在这样了。”

周奕冰望着时婉月的眸子,心里顿时很不是滋味,伸手一把就将时婉月紧紧的抱住,声音十分的沉重,“月月,你跟轻语,我真的谁都不想伤害。我也希望你,不要伤害我们两个,我知道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谁,但是这个人,真的不是你该喜欢的。放手吧,不要再爱了。”

最后一句话,时婉月再也忍不住的泣不成声,这么久了,终于、终于有一个可以说这段感情的地方了,只是……她真的就要放手了吗?她舍得下吗?

周奕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里的感觉十分的不好受,抬手拍着时婉月的后背,心里却早就乱成了麻。

“月月,轻语怀孕了。”周奕冰犹豫了好一会,还是打算告诉她,这样她应该更容易死心一点。

听到这话。时婉月反应有些大,她猛的就带起满眼泪水的脑袋,“轻语怀孕了?薄景宸的孩子?”

见到时婉月这个反应,周奕冰的眸子一皱,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没好气,“不然会是谁的?”

时婉月看到周奕冰这个反应,一下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眉头微微的一蹙,“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奕冰……我……”

话还没有说完,周奕冰的手机就忽然响起来,拿出来一看是周泽成,“我接个电话。”

跟时婉月说着,就接通周泽成的电话,“哎呦,吓死我了,你到哪里了?怎么还没有来?”

“我已经在公司楼下了,慢来一会就吓死了你,怎么还怕我出车祸啊!”周奕冰没好气的笑说着,脸上根本就隐藏不住那幸福的模样。

“我这不是担心嘛,我正好忙完,你别上来了,我直接下来。”周泽成说着就站起身子整理着东西。

“好好好,担心我担心我,你下来吧,我在车库等你。”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时婉月抬手扯过一张纸,擦拭着脸上的泪水,“他对你真好。”

周奕冰将手机放好,眸中满是凝重的看着时婉月,“月月,你要是不把心思放在薄景宸身上,你也会找到一个对你好的男人。”

听到这么一段话,时婉月顿时心中一阵的苦,“如果跟你一个你不爱的人生活,他再怎么对你好,也会过不下去吧?”

周奕冰见她这副神情,眉头顿时一蹙,正要说话,时婉月就继续说道,“好了,奕冰,你放心吧,我不会做伤害轻语的事情的,我先走了。今天的事,你真的不会告诉轻语吧?”

她的话音一落,车内又陷入了沉默,周奕冰实在是想不通,“你既然这么害怕轻语知道。你又为什么要将这份感情暴露出来?”

“因为我们所有人都不舍得伤害轻语,所以轻语她……根本就不会知道。”时婉月心里满是苦涩,那晚她其实在想如果薄景宸告诉了苏轻语也好,她就不要这样躲躲藏藏这份感情了,但是薄景宸没有告诉她……

时婉月有庆幸又难过,庆幸是她没有伤害苏轻语,而难过是因为她知道薄景宸不告诉苏轻语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她……为了她不受伤!

时婉月说完那话,就打开车门,下了车,周奕冰看着她走到自己的车旁,然后开车离开,周泽成也下来了。

她整个人都快要因为这件事烦死了,然后,最后遭殃的人是周泽成。

————

薄景宸一出公司,就直接去了谈凡沁那里。

一走进别墅内。薄景宸就闻到一股香甜浓郁的蛋糕的味道,只听到从厨房里传来谈凡沁说话的声音,“阿景,是你来了吗?你等等啊,我的蛋糕很快就可以做好了。”

薄景宸眉头轻轻的一蹙,将钥匙放在玄关处,就迈着步子走向厨房,只见厨房一片狼藉,灶台上还有好几个烤焦了的蛋糕。

“呀!阿景,你来了啊!我很快就好了。这次这个一定成功。”谈凡沁的脸上还沾着奶油,面粉,笑起来的时候,让薄景宸有些慌神,好像是六年前,她也常这样在自己的面前笑。

一想到今天过来找她的目的,心头不禁就涌上一阵愧疚,眉头都不禁微微的一蹙。

谈凡沁望着他的神色,笑意也渐渐的僵住,小声的问道,“阿景,你怎么了?心情不好?”说着就抬手碰到他那受伤的受。

“阿景,你受伤了?!!”谈凡沁一脸惊讶和担心的看着他的手。

因为他穿着外套,所以看不到,谈凡沁简直是要紧张死了,小心的端起他那受伤的手。

薄景宸轻轻拂开她的手,神色冷漠,“没事了。我今天来是要跟你说一件事……”

话音一落,就听到烤箱滴的一声,谈凡沁乘机就神色慌张的转过身,“等等啊,我先看看蛋糕……”

说着连防热手套都不带,直接就伸手去碰电磁炉里的盘子。刚一碰到,谈凡沁就热得尖叫了一声,手上立马就烫伤了,顿时就气了一个很大的泡。

薄景宸一步迈到她的面前,看着她手上被烫伤的泡,眉头紧紧的皱着,抬手关掉电磁炉的电源,揽着她的肩膀就往外走,“怎么这么不小心!”

谈凡沁疼的小脸紧紧的皱在一起,眼眶都红了,“阿景,我好疼。”

让她坐在沙发上,“等会,我去拿医药箱。”说着就转身去找医药箱,拿出烫伤膏就走到谈凡沁的身边。

低头给她擦着药,这个情景。薄景宸不禁想到苏轻语,心口顿时有些难受,手上的力道没控制住,微微的用了下力。

只听到谈凡沁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眶的泪水都快要掉出来了,声音更是委屈,“阿景,你轻点,真的好疼。”

薄景宸回过神来,擦完药,冷着眸子看着谈凡沁,心乱如麻。

谈凡沁低着头紧咬着唇瓣不说话,眼角还挂着泪花,薄景宸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以后小心些。”

话音一落,谈凡沁就一把拥住薄景宸,“阿景,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刚才看到你为我紧张的样子,我真的好感动,我好久好久都没有看到你为我紧张的样子了。”

薄景宸的神色沉了几分。

相遇是不期而遇,离别却总是蓄谋已久,这句话真是一点都没有说错。当初说在一起时,都没有此时要说离开困难。

“阿景,你不要离开我,你离开了我……我真的……真的活不下去了。在这个世上我除了你,真的就在没有任何的亲人了。我可以等你,无论多久我都可以等你。只要、只要你别离开我。”谈凡沁说着,就哭出了声。

听着她这番话,薄景宸的心中愈发的沉闷,紧抿着唇瓣。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

只感觉到谈凡沁搂住他的腰又紧了几分,薄景宸才缓缓的开口,淡声说道,“苏轻语怀孕了。”

这件事她总会知道的。

一句话,谈凡沁就愣住了,抱住薄景宸腰的手上的力道也松了几分,一脸不敢置信的抬起脑袋与薄景宸对视着。

“苏轻语怀孕了……怀孕了……她竟然怀孕了……”谈凡沁像是复读机一样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薄景宸眉头轻蹙,沉沉的一声,“恩”。他知道,这件事肯定会对她的打击很大,所以没有急着说下面的话。

只见谈凡沁忽然猛地抬头,一把抓住薄景宸的肩膀,“阿景,那个孩子一定不是你的,对不对?你答应过我,你不会让她怀上你的孩子的!!所以。苏轻语她怀上了别人的孩子!你快跟她离婚!这是个好机会!”

说着谈凡沁的眼泪一颗颗的砸在薄景宸的手背。

“那孩子……是我的。”薄景宸紧拧着眉头看着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她这个真相。

听到这话,谈凡沁濒临崩溃的情绪,终于崩了,将脑袋埋在薄景宸的肩窝上,大哭了起来。

薄景宸无声的叹口气,“沁儿,对不起。”

“不要对不起,不要你的对不起!你对不起的不是我,是我们死去的孩子。阿景,你……忘记我们的孩子了吗?你、你今天过来要跟我说什么?就是说这事?是要跟我,你要留下她的孩子吗?”谈凡沁声音满是哭腔,身子气得瑟瑟发抖着,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衣服。

薄景宸听到这些话,脸色顿时一沉。没有再说话。

谈凡沁深呼吸一口气,脸上满是泪水,眼眶通红,说着忽然扯出一抹笑容,故意不再说那件事,站起身子,“我去看看那个蛋糕做的怎么样,我今天做了好多个了,那个一定会成功的。”

薄景宸一把拉住她的手,她这个样子让他有些无奈,“我不吃。别去忙了,等会叫阿姨给你整理一下厨房。”

谈凡沁没有回过头看她,但是看到她涩涩发抖的肩膀,无奈的叹了口气,从沙发上站起身子,“沁儿。对不起,这个孩子……我会留下。”

话音一落,谈凡沁就抱住膝盖大哭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女人一出现,属于我的东西都不见了!!阿景,你有没有一点点的心疼过我!哪怕是一秒的心疼,我跟了你六年,我怀过你的孩子,到现在,我不孕!你跟我说,你要留下苏轻语的孩子……阿景,你知道,你这样真的……好残忍……那个女人,她根本就不爱你,她喜欢的是祝浩南,不是说公司的方案也是她盗取的吗!她就是帮祝浩南盗取的。阿景,你当真就看不出来吗?”

一提到苏轻语和祝浩南,薄景宸的内心就有些炸毛,眼眸一沉,声音都凶狠了几分,“好了!别说了!”

一声吼,顿时谈凡沁就不敢再说什么,只是抱着自己的膝盖嘤嘤嘤的抽泣着。

薄景宸的心情顿时一阵郁闷,那些本来想要跟她说清楚的话,顿时就不想说了,他现在只想回去见苏轻语,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心头再也挥之不去的女人。

“烫伤的地方小心不要碰水,我先走了。”说着薄景宸就迈着步子往外走去,谈凡沁从地上爬起来连忙上前抱住薄景宸,“阿景,你别走。我不闹了不闹了,我知道,你留下苏轻语的孩子,肯定是因为你奶奶。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

薄景宸见她这个模样,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紧抿着唇瓣,转过身看着已经泣不成声的人儿,“不是”两个字正准备说出口,薄景宸的电话就忽然响起。

拿起电话一看,是医院的,心中顿时一阵的不安,挣脱开谈凡沁的手,冷声吐出四个字,“我先走了。”

就迈着步子往外走去,谈凡沁一声声的“阿景”叫着,但是薄景宸连头都没有回一个。

看着薄景宸开着车离开,谈凡沁气得身子一阵阵抖着,脸色十分的难看,甚至可以用狰狞来形容,她真是恨不得可以将苏轻语给碎尸万段了。

拿出手机给张英楠打着电话过去,“喂,英楠~”

“恩,怎么了?喉咙坏了?”张英楠淡声说着。

“没有,刚才薄景宸来过了,他……要留下苏轻语的孩子。他好像还想跟我断绝关系…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明明在报告单上做了手脚的。”

张英楠听着,手上的一停,“要留下孩子?呵,我倒要看看,等明天,她产检之后,还想不想要这个孩子。上次跟你商量的事。你也可以准备准备了。”

“英楠,一定要弄掉苏轻语这个孩子!!我们要让她的孩子,来赔我们孩子的命!”谈凡沁说着眼眶里顿时布满红血丝。

挂断电话,谈凡沁就又拨通了个号码,“今天的照片拍了,给苏轻语了吗?”

“嗯,已经按你说的招办了。”

说着谈凡沁脸上就露出一抹笑容,此时苏轻语是孕期,肯定接受不了薄景宸过来找她!

薄景宸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是苏轻语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楼下,坐在凉亭里怎么都不肯回病房,而且情绪看起来特别的低落。  挂断电话,薄景宸就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了医院。

急急忙忙的小跑带医生说的那个凉亭,夜晚的医院,有些阴凉。尤其是这里环境十分的好,周围的虫鸣声,薄景宸听着都有些起鸡皮疙瘩,苏轻语却像是没事人一样。

她周围站着两三个护士,看到薄景宸刚准备开口,他就招手示意她们离开。

薄景宸走上前,蹲在了她的面前,声音轻柔,“怎么一个人下来了?你应该多休息,肩膀上的伤口还没有好,要多注意。”

话音一落,苏轻语将视线移到薄景宸身上,他很少有这样温柔对她的时候,不过在她怀上这个孩子的时候,好像很多事情就都变了。

恩,是她以为,都变了!!

“我以为你今晚会在那里睡下。”苏轻语轻启唇瓣,脸上尽是冷漠嘲讽。

一次次的信任和爱,换来的是一次次的欺骗和伤害。

这个世界上,可能最傻的人就是她了。

《狼来了》故事里面的村民都知道事不过三,只有她……一给点好,就忍不住对他灿烂的绽放,交出自己的心。

“谁告诉你我去找她了?”薄景宸脸色顿时一沉。

苏轻语听到这话,扯唇一笑,心口顿时就被划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声音清冷的说道,“这个重要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