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生孩子的工具/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抬眼望着双眼空洞无神,眸子中尽是嘲讽和受伤的苏轻语,心口不自觉的也跟着温温的疼着。

“你不说,我大概也知道是谁了。”薄景宸眼眸冷漠,沉声说着,黑亮的眸子,泛着令人看不透的光。

苏轻语本来接了薄景宸打过来的电话,心情挺不错的,继续看着书,她一直都是个喜欢看书的人,所以一个人看起书来,也根本就不会觉得无聊。

只是,不知道看了多久,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响了两声,苏轻语将手中的书放下,抬手拿起手机,只见是邮箱来了提醒。

苏轻语眉头不禁微微的一皱,打开手机,点开链接,是一个她不认识的号码,而且看号码的数字,应该说最近新创的号码。

往下一滑,苏轻语的眼眸顿时就放大了,心口顿时就像是被无形丢过来一把致命的刀,不歪不移的直接插在她的心脏上,疼的苏轻语龇牙咧嘴,连深吸一口气,都觉得胸腔的位置难受的厉害。

照片里面是薄景宸去了谈凡沁那里,忽然就觉得分外的嘲讽,他既然一心放不下谈凡沁,今早的温柔是什么?为什么下班了又要给自己打个电话,跟自己说忙完了就过来?忙完什么事?去找他的真正的爱人,谈凡沁??

苏轻语越想,心脏的负重就越大,深吸一口气,握着手机的手都不禁颤抖着,眼眶不知道什么和时候,已经存满了泪水,眼前的东西瞬时就模糊了。

她应该才想到的,她应知道的,她应该不会再这样受伤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却比之前还要难过!!

她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的难受过,就算那次,她打开办公室的门看到薄景宸和谈凡沁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没有此时看到这个照片让她,她不是应该早就免疫了这种事情了吗?

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昨晚上。薄景宸拼命都要护着自己的模样,还有他紧紧的抱住自己,一声声的说,“我这次信你!”

三个人的恋情里,总会有一个人受伤……

忽而一滴热泪砸在了手机屏幕上,瞬时手机也息了屏,苏轻语用力的呼吸着,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抬手却不禁捂住自己的小腹。

这里……有他们的孩子……

心口又是一下暴击,苏轻语再也忍不住的瑟瑟发抖着,泪水也不受控制的往下砸。

怎么办,你爸爸他……不爱我们……

苏轻语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只觉得这个小小的房间里,让她觉得十分的压抑,忍着肩膀上的疼,就走了出去。

她想离开。但是她知道,自己穿成这样是肯定出不去的,就一个人行尸走肉一般,走到了那个凉亭,还没坐几分钟,就好多医生护士走了过来。

一个个劝着她回病房里……但是苏轻语全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她这一辈子,都在乖乖的听话,小时候,乖乖听妈妈的话,长大了乖乖的听姑妈的话,然后乖乖听老师的话,因为不听话,他们就不爱你了,他们就会离开你。

可是,乖乖听话的后果是什么,是他们更加肆无忌惮的利用。

他们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给薄景宸打了电话。

她看到薄景宸赶过来的时候,她忽然内心就说不出的冷静。好像之前已经将她的伤心、生气给消耗完了。

听着薄景宸说知道谁了,心中不禁一阵冷笑,“无论是谁告诉我的,她的目的是什么,这些真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去找她了,不是么?不过也是,我本来也就没有什么资格和权利去说你些什么。”

薄景宸眼眸一沉,看着苏轻语这个模样,没有说什么,而是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套在了她的肩膀上。

本来冰凉的身上,顿时就热了,苏轻语紧抿着唇瓣,本来坚硬的心,好像瞬间就软了些,爱一个人都是这样么?只要对方一示好,自己的情绪就会被改变。

苏轻语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提醒自己想起他是从谈凡沁那里回来的,抬手就准备将身上的外套扯掉,薄景宸也看出了她想要干什么,双手按在她的肩上,俯下身子,与她对视着,“外面冷,再吹下去你就又要感冒了,等会受罪的,可是你和孩子。”

薄景宸的眸子好像有一个股魔力似得,对视了一眼,苏轻语就丢了魂魄一样。听着他的话,手不自觉的就摸着自己的小腹,心脏忽而就是一抽,喉咙顿时也有些发紧,“薄景宸,你真的……在意这个孩子,在意我吗?”

一句话,空气好像就静止了,苏轻语也毫不畏惧的抬眼与他对视着,薄景宸如墨一般亮黑的眸子,是苏轻语看不懂的深邃和情绪。

他缓缓的张唇,吐出一句话,“我在意这个孩子。”

话说到一半,就顿住了,“我也在意你”……这几个字,卡在喉咙里,却怎么也说不出口,薄景宸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话音一落,紧抿着唇瓣就站直了身子,仰起脑袋再也不看苏轻语。

他的内心,明明是想要对苏轻语好,但是那些动人撩人的情话,就好像是卡在喉咙里的刺,根本就说不出口。

苏轻语听着,冷笑一声,眼眶没出息的冒着泪水,点着头,“哦,对,是该在意孩子,毕竟奶奶一心想要个曾孙,而你又那么听奶奶的话,这个孩子你当然最在乎不过了。而我,也成你薄家生孩子的工具。”

不知道是不是孕妇的原因,苏轻语的情绪根本就有些不受她自己的控制,只想冷笑嘲讽,像个怨妇一样。

怨妇……

想到这两个词,苏轻语忽而有些同情自己,她最后变成这样的人了么?

“说完了吗?说完了,就上去睡觉休息!还有,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我对女人,一向没有什么好耐性。”薄景宸虽然这样冷声说着,但是却没有离开,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好像就是为了吓唬苏轻语一样。

而他……确实也只是再吓唬她。

苏轻语听到他的那番话,整个人瞬间就像是掉进了冰窖里似得,周身冰寒刺骨,连呼吸进鼻腔里的空气都像是带着刺的……任何东西都是血淋淋的。

“你不是对女人没有耐性,你只是对我没有耐性而已。如果顺利,我可以生下这个孩子,我们就离婚吧,不让奶奶他们知道。”苏轻语这一刻,终于对她的婚姻再也不抱任何的希望,这个男人,不爱她。

当初的那次离婚,被奶奶及时阻止,她其实也有想过,两个人偷偷的把离婚给办了,但是她忽然就舍不得……她竟然还想坚持……可是坚持换来的是什么呢?又一次的绝望。

如果你问我,放弃一个很喜欢的人是怎样的感觉,大概就是,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掉了。不过是砸到了自己的脚。

她不是不爱,只是不能再这样卑微的爱下去了,她才二十三岁,她还有大好的青春年华,薄老太太,再怎么活得久,估计也就是这两年的事了……

只要她一西去,也就是她真正离开的时候。

想到这些,苏轻语心头瞬间就像是压着一个千斤重的石头,心中是说不出的难受。这是她最不想要的结果。

她在嫁给他之前,不是没有幻想过和他的未来,只是一次次的希望破灭,她真的再也没有力气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离婚两个字的,但是,她是认真的,她一个人坐在这里真的是想了很多很多。当她见到薄景宸竟然赶回来的时候,她其实是心软了的,因为,他竟然为了自己赶回来了,只是他的态度和表现……

终于还是逼她说出了,她一直没敢说出来的话。

薄景宸听到最后一句话的身形几不可察的一颤,心脏更猝不及防的猛地疼着,他垂下阴冷的眸子,冷森森的看着苏轻语,语气更满是威慑力,“苏轻语,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苏轻语根本就不敢看他的眸子,冷漠着一张脸,将脑袋瞥向一边,“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这不一直都是你想要的结果吗?跟我离婚。和谈凡沁在一起!!”

话一落,苏轻语的身子,忽然就被打横抱了起来,肩上的伤口不小心就撞在了薄景宸的胸膛上,疼得她龇牙咧嘴,倒吸一口冷气,精致妍丽的一张小脸,瞬间就皱在了一起,“薄景宸,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肩膀上的伤口实在是太疼,苏轻语根本就不敢动,只能扭动着身子避开自己的肩膀撞着他,薄景宸好像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动作太过鲁莽弄疼了她,后面走路的步子都不禁稳健了不少。

将苏轻语抱回病房,只见病服肩膀处一片刺目的鲜红,到光亮的地方,薄景宸才看清她的脸,竟然如此的惨白无色,仿若一张白纸似得,她躺在病床上,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眼眶依旧微红,唇瓣紧抿着,惨白而干裂,让人看着心口不禁一疼。

薄景宸走上来的时候就喊了医护人员,他坐在床边,心一阵阵的疼着,他刚才在楼下到底都说了些什么话……不禁就有些后悔。

薄景宸忽而抬手轻轻的放在已经渗出血来的肩膀上,苏轻语惊了一下,身子微微颤抖着,很明显是害怕自己会对她做些什么。

看到她这个反应,薄景宸不禁苦涩的一笑。他竟然会让苏轻语如此的害怕自己,“对不起,弄痛你了。”

一句话,让苏轻语的眼眸更加的通红,但是她却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流下来,她不能、绝对不能再被薄景宸突然的柔情给欺骗了。

“这点痛算什么?有心里痛吗?”苏轻语冷嘲一声清冷的说着。有她这颗伤痕累累的心疼吗?眼前这个男人,她都不敢称之为老公!!

他们两个从来就没有那些所谓的夫妻感情,这么久了,两个人也没有培养出感情,只有无尽的折磨。

病房的门响起,薄景宸收起受伤的眸子,沉声应了句,“进来”

就见医护人员急忙的推着医药车走了过来,一看到苏轻语肩上的渗出的血,脸色都不好了,但是大概猜出了是他们两个吵架了。医护人员也不说些什么,这能住的起vip病房的人,都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更何况是这个主,随时都可以让他们的饭碗不保。

将苏轻语的病服剪开,拆掉纱布,肩膀上的鲜血更加的刺目,薄景宸望着眸子猛地一紧,心口也跟着一疼,内心里忽而满是内疚,他紧紧的捏着拳头,看着苏轻语扭坐直身子,将头扭过一边,根本就不看那伤口,只有紧皱着的眉头,紧咬着的唇瓣,还有额头上冒出来的汗珠,让薄景宸知道,她是在强忍着疼痛,而且她此时惨白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血色,看起来十分的憔悴,那么一刻,他多么希望这个伤是在他身上的……

她竟然让一个女人,替他生生的挨了一刀,而他,却还在刚才,说着那些气话……

如果不是苏轻语……那把刀插进的是他的心脏,是这个女人救了他……救了他一条命。

苏轻语的伤口处理好了,医生站起身子来,还是忍不住想要提醒薄景宸,便将他叫到了门外,“薄先生,您也看到了,您的妻子此时需要静养,她肩上的伤口还有高烧,已经让她动了胎气,身子更是虚弱,而且现在薄夫人的情绪也很不稳定,您这个做丈夫的需要多宽慰她的心情,调解她的情绪,等过两天观察没事之后,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毕竟医院这个地方,并不会给人带来什么好感。”

薄景宸全程冷漠的听着,“恩,我知道了谢谢医生。”说着就推门走进了病房,医生看着他们进去的背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多么好的一个小姑娘,竟然变成了这个模样。

果然是一入豪门深似海,让人根本就看不透也看不懂,他明明能从这个男人的眼里看出他对苏轻语的爱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还能将感情闹得这么的僵。

薄景宸走进去的时候,苏轻语已经将灯关上,闭上了眼睛,她的意思很明显,不想理会薄景宸。

薄景宸也没有开灯,借助着窗外的投射进来的路灯,慢走走到床边,轻轻的坐下,适应了一下这黑暗的环境,也能看清楚苏轻语的睡颜。

他抬起手轻抚着苏轻语的脸颊,她一偏脑袋就给躲开了。只见她忽而睁开眸子,在黑暗中和薄景宸对视着。

“我累了,你回去吧,上次的离婚协议应该还有备份吧。”苏轻语说着这番话的时候,心一抽一抽的疼。

“苏轻语,你就这么想要离婚?如果我说,我不同意呢?!”薄景宸冷声说着,拳头不自觉的就捏紧了,他真怕自己一冲动,就扑倒苏轻语,让她除了呻吟,就再也说不出其它的话来。

但是他忍住了,他不能让苏轻语的伤口再次裂开。

薄景宸的冷漠强势的声音滑入耳膜,苏轻语听着心口一颤,更多的却是无奈,“不同意……呵,怎么?折磨我折磨的还不够?还是说,你是准备着要让我肚子里的孩子为谈凡沁的孩子赔命?”

苏轻语后面的一段话,根本就是满声颤抖的说出来的,当她知道自己怀上孩子的那一晚,这个想法就浮现在脑海里,她没有忘记,谈凡沁流产的那一天,薄景宸如同恶魔的眼神和戾气……她没有忘记,薄景宸说,总有一天,都会让自己还回来的……

就算这个孩子生出来了,也一定会跟着自己一起受苦……今天晚上她算是看清了,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薄景宸想要自己还账……还他所以为的那些帐!!

听到苏轻语的最后的那话,眉头紧紧一拧,心口顿时就燃起一股怒火。俯下身子,与苏轻语面对着面,仅有几尺的距离,她脸上的表情就这样更加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手不自觉的抚向她的小腹,“在你的心里面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就让你这么觉得害怕?跟我在一起,就没有一刻让你觉得开心过?”

苏轻语没有想到薄景宸会忽然凑到自己的面前来,呼吸顿时一屏,眼眸不禁放大,心跳也跟着加速起来,薄景宸一句句反问,问得苏轻语鼻尖不禁一酸,反应过来后,苦涩的一扯唇瓣,“难道不是这样吗?”

薄景宸眼眸死死的盯着苏轻语,久久的才冷声问道。“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去找她吗?”

听到他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苏轻语一口一颤,为什么?能有什么为什么?难不成还是为了她?

一句话之后,两个人都沉默了,苏轻语在等着薄景宸接下来的话,可是等了几十秒,薄景宸好像根本就没有想要说下去的意思,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要是不说……”

话还没有说完,苏轻语的嘴巴就忽然被堵住,眸子不禁猛地瞪大,唇瓣被他细细的吻着,动作十分的轻柔缠棉,他的手不安分的在她的腰间打转,苏轻语的身子微微一颤,整个人都如触电一般,他这是在欺负她受伤了不可以挣扎么?

不知道吻了多久,只知道已经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呼吸也渐渐的粗重,没受伤的那边,也情不自禁的抬起手环在他的脖颈上。

薄景宸松开她的唇瓣,两人的眼眸十分的迷离,苏轻语喘着粗气,有些娇羞的将头扭到一边,明明就气都还没有撒完,就忽然给来这么一招,整个人都软了,别说什么生气了。

只见薄景宸动作温柔的给苏轻语扣着衣服的扣子,想着刚才他对自己做的那些羞羞的事情,苏轻语脸上不禁就是一热。

“好了,别生气了,生气对你对孩子都不好。今晚上的事情是我的错。对不起,你现在应该不想看到我,那我走了,让李姨过来陪你。”话音一落,两个人又一次的陷入沉默。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之前那些狠心的话,此刻一句话都说不出,尤其是他说他要走,让李姨来陪她的这话,更是让苏轻语难受,只是嘴硬的她并没有要留他。

薄景宸站起身子,给苏轻语盖上被子,走前在她的额前印下了一个吻,“孩子我会留住,婚,我不会离!苏轻语。既然你已经落入我的手中,除了我让你走,你别想离开我的掌心!”

说着他就站起身子,迈着步子离开了。

苏轻语的心砰砰砰的加速着,剧情有点变换太快,薄景宸这是忽然怎么了……她根本就有些反应不过来,难道正常的情况下,他不是一腔怒火发在自己的身上,才不管自己是不是怀孕,是不是受伤……

他刚才那些话,是在告诉自己,他很在意自己吗?

苏轻语不敢想,心口顿时就有些发闷,看来今晚又是一个难眠的夜,她扭头看去,薄景宸正好关上房门离开了。

今天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解决。她甚至越发看不懂薄景宸在想些什么,她能感觉到薄景宸对自己那莫名的感情……只是她不敢承认,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受失望了,所以她此刻根本就不想再拥有,不曾拥有,就不会有失去后的难过。

那一晚,李姨真的过来了,陪着苏轻语说了几句话,就让她快些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醒过来,苏轻语睁开眼睛,看到的周奕冰的时候真的是吓了一大跳。

只见她一张放大的脸凑在自己的面前,苏轻语真是吓到叫都叫不出声音来,整个人就是瞪大着眸子看着她那张明明熟悉却莫名惊悚的脸。

周奕冰嘿呦一声就坐到了椅子上,“轻语,你干嘛这个表情啊,真是要吓死我啊??”

苏轻语闭着眼睛深吸了几口气。缓了缓,扭头看向她,没好气的说道,“难道不是你吓死我吗?你贴我脸这么近干什么啊?”

听到这话,周奕冰嘿嘿的笑着,一脸的坏笑,“好啦好啦,我就是看你快醒来了,所以凑上前去,没想到你的表情可以惊悚到那种程度,难道我真的长得有那么恐怖?”说着,还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苏轻语听到她这话简直就是哭笑不得,自己是怎么认识这个一个主的,“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放假,你也真是够了,怀孕了竟然不告诉我!不告诉我!不告诉我!还是泽成告诉我的!我真是快要被你气死了!!”周奕冰真的是整个人要爆炸了。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还是周泽成告诉她的,她都没脸说苏轻语是她闺蜜了!

苏轻语苦涩的一笑,“对不起……我错了……”

“得!好了,认错就别唱了!”周奕冰及时打断苏轻语道歉,抬手摸着苏轻语的肚子,一脸惊喜的表情看着苏轻语,“你这个小小的肚子里,竟然有个宝宝~天呐~真是好激动,你的肚子怎么还不大起来?孕妇不都是挺着一个大肚子的么?”

见周奕冰这个傻样,苏轻语一大早醒来的心情就特别的好,不过忽然她意思到一个问题,“只有你一个人?周泽成呢?月月呢?”

一提到时婉月,周奕冰的脸色忽然沉了沉,与苏轻语对视了一眼犹豫了下,最后还是选择什么都不说,“周泽成?你老公把一堆任务都丢给他了。他现在正在公司苦命加班呢,我再陪你一会,我就去公司陪他了!”

周奕冰没有替时婉月,她现在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说那件事情,她不是个会说谎的人,是个直肠子有什么就说什么,要么不说,说的就一定都是些真话。

周奕冰的话来一落,门就被推开,只见薄景宸手里又拿着早餐走了进来,周奕冰顿时有种看到救兵的感觉,连忙就从椅子上站起身子来,“既然已经有人过来陪你了,那我还是先走了,去陪我家那个。哦对了!下个星期,我们就要回学校了准备论文答辩和毕业了。”

苏轻语愣了愣,这时间怎么一下子就过去了,她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就又要返回学校了……

说着还不等苏轻语从感慨中反应过来,就笑嘻嘻的转身离开了。

苏轻语总觉得周奕冰走得匆匆的哪里不对,但是又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劲。

薄景宸沉着一张脸,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看到他,不禁想着昨晚的那些事情,好像心中的气愤莫名的就没有那么浓了。

难怪有一句话说,床头吵架床尾和,夫妻没有隔夜仇~

“先把早餐给吃了,等会去产检。”薄景宸将病床上的小餐桌拉出来摆好,就将饭菜给放了上去,苏轻语本来想自己动手吃饭的,但是只见薄景宸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就自顾自的拿起饭夹着菜递到自己的嘴边。

好像昨晚的争吵根本就不曾发生似得。

吃过饭菜,休息了一会,两个人就去妇产科排队产检。

两人正找到一个位置坐下,就听到一声满是怒气的声音,喊道她的名字,“苏轻语!”

薄景宸和苏轻语两人同时将头扭过去看向正前方不远处挺着一个大肚子,一手撑着腰,一手拿着单子,一脸气愤的杨荔媛。

看到她,苏轻语的眉头不禁一蹙,薄景宸则面无表情的瞥了她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杨荔媛气势汹汹的走上前来,“苏轻语,你竟然还怀上了孩子!你说你这种恶毒的女人是怎么能怀上孩子的呢!!”

她说话的声音很大,惹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看向他们,苏轻语简直是无语。怎么这些人,总是能这样没事找事。

苏轻语刚抬眼看向杨荔媛,就见薄景宸已经站起身来,冷漠着一张脸站在苏轻语的面前,眼神满是煞气的与杨荔媛对视着。

一看到薄景宸的眼神,杨荔媛就不禁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她知道薄景宸不好惹,连她爸都要让他三分,但是她就是咽不下那口气!

“薄总,你要干什么!这里是公共场合我是个孕妇!你不要乱来!”杨荔媛有些害怕慌张的大声吼着,好像声音大就能赢了一样。

薄景宸仅仅是微眯一下眸子,就让人心生害怕,“原来杨小姐还知道这里是公共场合,不要乱来的是你,如果再让我听到你对我妻子有半点的谩骂,那么你爸公司和盛宇的合作关系就可以终止了!”

杨荔媛愣了几秒,气势瞬间就下去了不少,但是看到薄景宸身后的苏轻语,就不禁想到自己为什么会一个人挺着大肚子来产检,越想心里就越委屈。

“苏轻语,你真是了不起了!如今找到了这个靠山!!但是你那龌蹉的内心永远都是改变不了的!如果不是你!我如今根本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我的孩子!!也不会生下来就没有个爸爸!!”杨荔媛越说越激动。

薄景宸眸子阴冷两分,就见有护士跑过来,薄景宸拿出手机,就给李赫打电话,“准备材料,盛宇和杨氏集团的合作终止!”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杨荔媛顿时就懵了,上前两步就被护士拉住,“杨小姐,这里是医院麻烦你冷静一点!”

“薄景宸,你干什么!!你竟然因为这件事就要和我爸的公司终止合作??你疯了吧!!”杨荔媛整个人都傻了,朝着薄景宸就大吼道。

薄景宸双手插在口袋里,眼眸阴冷的没有任何的情绪,“你是女人,是孕妇,我不可以让你的言行付出代价,但是我会让你们家付出代价!”

杨荔媛整个人都愣住了,她就说了苏轻语两句……就让杨氏没了和盛宇的合作……

苏轻语!!都是苏轻语!!

“苏轻语!你个贱人!都是你!!你害的子荐落魄!害得我没有老公,孩子孩子没有爸爸!!你的孩子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话音还没有落下,薄景宸抬手就用力的捏住了杨荔媛的下颌,他的眼神凌厉的盯着他,满眼的怒气,杨荔媛的话立马就听着,满眼惊恐的和薄景宸对视着。

只听到他低声威胁,“如果不想你的孩子顺利生下来,就继续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