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孩子是你的!/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薄景宸的话,杨荔媛的眸子顿时就放大,满眼惊悚和恐慌的瞪着薄景宸,双手紧紧的捧着自己的肚子,整个人都害怕的将身子往后退缩。

“你、你要干什么、你想对我的孩子干什么!”

苏轻语看到薄景宸捏住她下颌,顿时就是一惊,连忙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只是动作有些大,微微扯动了伤口,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单手抓住薄景宸的手,轻轻摇了摇了,“算了,这里这么多人看着。”

薄景宸扭头看向苏轻语,本来冰冷的眼眸,不禁就变得柔和,“恩,只是给她些提醒。”说着就斜眼瞥了眼杨荔媛,“还不滚?”

她的身子微微颤了颤,就满眼恨意的瞪着苏轻语,最后迈着步子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杨荔媛离开的声音,苏轻语不禁松了一口气,刚才看到薄景宸那个样子,其实还是真是怕他会刺激到杨荔媛,她本来就因为方子荐的事情,情绪很不稳定,万一再被薄景宸气到动了胎气什么的就不好了。

虽然她说的那些话很难听,但是苏轻语从心里竟然觉得她很可怜。

想到这里苏轻语不禁苦涩一笑,抬手抚着自己的小腹,她有什么资本去觉得别人可怜?

只听到护士喊着苏轻语的名字,微微一愣,心里顿时就有些紧张,扭头看向薄景宸,只见他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只是检查,不是做手术,不用怕。”

苏轻语望着他眼里的柔情,点了点头,两人就走进了孕检室。

一系列的检查检查做完,苏轻语和薄景宸在外面等着,过了两分钟,医生就戴着口罩。手里拿着检查单出来,“胎儿健康,只是孕妇的身体有些差,需要回去多调理一下。这个是孕检单,你们拿着吧。”说着就看看向护士,眼神示意可以叫下一位进来了,她便坐回了办公的位置。

薄景宸接过孕检单就扶着苏轻语往外走,边走边看着单子,脚步忽然一顿,苏轻语只觉得周遭的气压瞬间都变低了,扭头看向薄景宸,只见他将手中的孕检单都捏变形了,脸上的表情阴沉而满是怒气……

苏轻语心里一惊,手臂上就猛地一疼。眉头一蹙,心里有些疑虑的轻声问道,“怎么了……”

薄景宸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是满眼煞气和失望的瞪了一眼苏轻语,吓得苏轻语的心跳都不自觉的漏跳了一拍,“孕检单出什么问题了吗?”

她今早一见到薄景宸,心里就隐隐的有着不安的感觉,现在看到薄景宸这个模样,就知道肯定出事了。

手臂忽然一紧,薄景宸扯着她就往电梯的方向走去,完全就没有了开始的温柔,也根本就不管不顾苏轻语肩膀的伤。

苏轻语小步快速迈着,尽量跟上薄景宸的步伐,不然她就很可能摔上一跤了。

“薄景宸你又发什么疯啊!你放开我!你弄痛我了!”苏轻语肩膀上的真是传来一阵阵令她无法忍受的疼痛的感觉。

站在电梯的门前。薄景宸停下了步子,捏着苏轻语的手腕上的力量很大,好像是要将她的手腕给生生捏碎似得。

苏轻语疼的眉头紧紧的蹙着,单手想要挣扎出薄景宸的魔爪,但是很显然,这个是不现实的。

这周围有人,苏轻语除了用眼神狠狠的瞪着他,也没有再说什么,手腕都被捏红了,薄景宸也没有半分想要松手的意思,电梯的门一打开,薄景宸就扯着苏轻语走进了电梯。

一下电梯,苏轻语就忍着肩膀上的疼,挣脱开薄景宸的手,精致的小脸,因为疼痛而紧紧的皱在一起,说话的声音都能听出痛的味道,“薄景宸!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那个孕检单上又哪里不对了吗!”

薄景宸眸子异常的阴冷,冷得让人都不寒而栗,尤其是看得苏轻语心一颤一颤的害怕,苏轻语朝薄景宸伸出手,声音忍不出的微微颤抖,“孕检单给我!”

话音一落,薄景宸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又一次的扯过苏轻语的手,就往病房走去。

一开打病房的门,薄景宸就将苏轻语的身子甩了进去。

肩膀上的疼,真是让苏轻语额头上都不禁冒着冷汗。本来今早才好了些的脸色,此时又是一阵的煞白。

苏轻语单手捂住自己受伤的地方,用力的呼吸着,紧皱着眉头抬眼狠狠的瞪着薄景宸。

只见薄景宸一步步的朝她走过去,苏轻语心中不禁有些害怕,她现在没有这个身子和他抗衡。脚步不自觉的就往后退着,腿忽然抵住床边,薄景宸也一个迈步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苏轻语这次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冷冷的抬眼望着他那令人畏惧的眸子。

下巴忽然一疼,薄景宸猛的一用力捏住了自己的下巴,“苏轻语,骗我是不是很高兴!看到我被你骗的团团转的样子,是不是很得意!”

最后一句话薄景宸的音量微微的提高,苏轻语的身子顿时一颤,“我没有骗……”

话音一落,薄景宸手上里的力道猛地又是一重,苏轻语的话顿时就被卡在嘴边,眼里都感觉要疼出来了,眼眶微红的带着泪光的与他对视着。

“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的演技了……我竟然信了你!!!”说着薄景宸一把就将苏轻语往后面的床上推去。

苏轻语狠狠的砸在床上,肩膀的痛,真的让她倒吸一口冷气,身上忽然一种,一张纸就狠狠的砸在了她的脸上,薄景宸压在她的身上,脸上满是戾气和凶狠,“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果然……还是这个孕期出了问题。

苏轻语满眼绝望的看着同样绝望的薄景宸,她能看出他眼眸中的失望……

“这个孩子是你的!”苏轻语声音不禁带着哭腔,有些哽咽的说着。

薄景宸听到这话,好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得,笑的极其的冷漠嘲讽,小腹上忽然猛地一疼,苏轻语惊得连肩膀上的疼都顾不上,就抬手抓住他的手,满眼惊恐的看着薄景宸,声音颤抖的厉害,“薄景宸!!你要干什么!!”

“你怎么就敢说,这个孩子是我的?第一次检查可以是失误,难道这第二次的检查还是失误吗!苏轻语!我真是越看你越觉得恶心!!!”薄景宸眸光中透着阴狠和嫌弃,说话很难听。

苏轻语听着立马就红了眼眶,身子也忍不住的颤抖着,说话的声音满带哭腔和哽咽,“这个孩子就是你!除了你我没有跟任何一个男人接触过!!”

“哦?是吗?方子荐呢??那个你谈了五年的男人呢!还是祝浩南?你可知道那晚我是从哪里把你带回来的!他的房间!!”薄景宸整个人都有些不受控制,在他看到那个报告单的事情,情绪就特别的抓狂。

苏轻语听着他的这些话,眉头紧紧的一皱,心脏好像顿时就被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此刻正汩汩的往外冒血,根本连止都止不住,看着他通红嗜血一般的眸子,苏轻语整个人都瞬间掉进深海里,连呼吸都成了困难。

久久的,她缓缓的闭上眸子,一滴泪水就顺着眼角缓缓的滑落,滴到枕头上,“就算你问我一万次,我的回答还是那个。孩子,是你的!”

薄景宸见她这个样子,心头猛的颤着,他紧紧的捏着杯子,非常的用力,他是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做了伤害到苏轻语的事情。

“孩子是我的!你用什么证明孩子是我的!!昨天要跟我离婚!就是因为这件事情?苏轻语!你怎么就这么能耐呢!!”从他说话的语气,很明显的就能听出他的生气、愤怒和几不可察的难过。

苏轻语听着这话,她甚至连辩解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切都被设计的那么好,所有能跟自己有关的因素都能被薄景宸牵扯在了一起。

她没有回话,也没有睁开眼睛,唯有眼角不断流出来的泪水,在告诉她,她有多难过!

她不想哭。至少她不想在薄景宸的面前哭。

“那你想怎样做?”苏轻语忽然声音颤抖哽咽的问道。

薄景宸望着她缓缓睁开的通红湿润的眸子,瞬间就只觉得胸口上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得令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尤其是她这个模样,他此时心里明明非常的气愤生气,恨不得要将苏轻语给生吞活剥!但是在看到她通红难过的眼眸的时,他却心疼了。

从她的身上站起了身子,薄景宸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冷漠,让人觉得他脸上好像附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孩子流了!然后离婚!你这个肮脏的女人不配做我的妻子!!”薄景宸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番话的,只觉得心好像疼到麻木了。

所有人都只看大他的愤怒生气,还有不可理喻,却没有人看到他的伤口,他的心口早就血流成河了,他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的难受过。比生生的矮上几刀,更加让他疼,痛不欲生的疼!

他也曾以为,苏轻语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他也曾幻想过自己终于要当爸爸了!他甚至在知道自己有孩子的那一晚,激动的睡不着觉!就是因为他想要这个孩子,才会在第一次知道周期不对的时候,选择相信苏轻语!他才会一声声的说着,我信你,别让我失望!

他就是害怕这样明明就要得到了,却又一次失去的失望。

他不是不想相信苏轻语,只是他能还去信么!

他冷着一双眸子,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的看着一脸震惊绝望的苏轻语,只见她忽而扯唇一笑,十分的凄冷,看疼了薄景宸的眸子。

“你要杀了我们的孩子么?”她眼眸内已经存满了泪水,薄景宸高大挺拔的身影在她的眼前渐渐的模糊。

一句话,让薄景宸的身影几不可察的一颤,“是你的孩子,不是我的孩子!”

疼、除了疼,还是疼,苏轻语真是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疼到裂开了。

她双手紧紧的护着自己的小腹,眼眶的泪水汹涌的往外冒着,“宝宝,爸爸他不要你,妈妈该怎么办?”

说着苏轻语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薄景宸不禁眼眸也微微的泛红,他忍不住的抬手,余光瞥到床上的那张报告单。动作一顿,唇瓣紧的一抿。

“不用演了,我会联系医生,流掉这个孩子!”薄景宸说着就转身匆匆的离开了这间病房。

苏轻语听到关门的声音,再也抑制不住的嚎啕大哭了起来,紧紧的护着自己的小腹,她能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也很难过。

因为他的爸爸不肯认他!

苏轻语蜷缩着身子,最后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看不得她半点好,为什么,一定要让她去承受这些,为什么要她的孩子也去承受这些,孩子是无辜的啊!!

对不起、孩子,对不起。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没有这个能力,对不起对不起!

薄景宸阴冷着一张脸走到车子旁一上车,他就忍不住的狠狠的一下砸在了方向盘上,他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手臂上因为用力而轻颤着,苏轻语那痛苦的模样,还在他的脑海中浮现着。

心口越来越疼,疼的越来越厉害,薄景宸抬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心口,难受的厉害,忽而一滴滚烫的泪水砸在了手背上。

他为什么……会这么的难受。

薄景宸自嘲的一笑,他竟然为苏轻语这个满嘴谎言的女人,掉眼泪!!可笑!真是无比的可笑!!

薄景宸深吸一口气,一脚踩上油门离开了。

那一整天,薄景宸都没有出现,苏轻语也没有看到管家过来,也没有李赫过来,苏轻语整个人都傻愣的坐在床上。

今天送来来的是护士,她吃的医院的饭菜,饭菜十分的难吃。

她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护士给苏轻语换药,看出了苏轻语脸上的不开心,“薄太太,你现在怀孕了,可不能整天这么多愁善感的,你的孩子可是会被你给影响的。孕期要多保持身心愉悦哦。不然也很可能会产前抑郁什么之类的。反正就是要多笑笑……”

“没事,这个孩子,很快就保不住了,他也不用再我的肚子里受苦了。”苏轻语眼神幽远,根本就不知道她到底在看哪里。

护士听到这话动作微微的一顿,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今天和薄先生吵架了?”

苏轻语苦涩一笑,眼眸不禁又泛起泪光,“弄完了,就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她不想说,今天的薄景宸就是她的噩梦,一个将她一次又一次推入深渊的恶魔!这次连带着她的孩子,也要一起推下去。

护士听着苏轻语的这番话,神色微微的一愣,“薄太太……”

“我真的没事。谢谢你。”苏轻语知道这个护士小姑娘心善担心自己,勉强给她露出一抹笑容,心上的难受早就承受不住了。

只见这个护士小姑娘,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就算想宽慰她,也得苏轻语配合,很明显的是她也不愿意配合自己。

“那薄太太早些休息,有些事情还是要多沟通的~我看得出薄先生对您是真的很在乎,可能中间存在什么误会也不一定。那我就不留在这里打扰您了。”说着就推着医药车出了门。

苏轻语心里头早就难受的厉害了,深呼吸一口气,走下了床,打开窗户站在了窗口,任夜晚的凉风吹拂着自己的脸庞。

另一边,薄景宸一个人在酒吧里醉生梦死。一杯又一杯的酒水入肚,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家丑不可外扬!她苏轻语不要脸怀上了别人的孩子!他薄景宸不可以不要脸,将自己被带绿帽子的事情给说出去!

薄景宸一杯接着一杯,根本就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忽然眼前一亮,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轻语!是苏轻语!

他是真的醉了,根本就没有想到苏轻语此时应该是在医院里。

他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身子,摇摇晃晃的就朝那熟悉的的身影走过去,还没有看清人脸,薄景宸忽然张开双手就从后抱住那个人,“轻语,轻语……”

只听到那个女的一声尖叫,惊恐的就挣开了薄景宸的双臂,连忙小跑开来,一扭头就见薄景宸的身子往后踉跄了好几步,撞到了好几个人。

最后被一个男人嫌弃的一推,推倒在了地上。

薄景宸浑身都不得劲,倒在地上缓了一会,抬眼看向一脸惊奇的瞪着自己的女人,眉头紧紧的一蹙,她不是、不是苏轻语!!心瞬间就低到了谷底,希望再一次的破裂。

艰难的爬起身子,薄景宸踉跄着步子就往原来的位置走去。

那个女人微微一愣,怎么?这事就这么结束了??难道不是应该有句对不起什么的我认错人了?或者是像刚才一样紧紧的抱着她,然后是死都不撒手吗??

那女人想着,就大步一迈准备朝他走去,但是刚迈上一步。就被扯了回来,一扭头就见一个男人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道,“你这要干嘛去啊?一看那个男人的就知道是喝醉认错人了,别跟他计较,来!我们继续来喝酒!刚才你输的那杯还没有罚的!!”

那女人抬眼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他妈没看到是个极品吗!一看就是受了情伤的!姐姐要去好好的安慰一下!自己喝去!”说着一回过头,哪里还有薄景宸的身影,张望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

气得躲了躲脚,扭头就端起一杯酒仰头喝了下去,然后指着刚才那人的鼻子,没好气的吼道,“啊啊啊,就是你!人我找不到了!!”

薄景宸坐回位置上,继续给自己倒着酒水。何以解忧,唯有烂醉。

喝到后半夜,薄景宸早就没有了意识,酒吧要打烊了,不止一个像他这样喝得烂醉又没人管的人。

酒吧将他扛起来丢到门外的马路边,薄景宸胃里一阵反胃吐了出来,“苏轻语,苏轻语,苏轻语!你这是在报复我吗?!是在报复我吗!!我真的信了你啊!我真的以为,我要做爸爸了!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骗我!!骗我!”

薄景宸口齿不清,神智不清的,在那里嚷嚷着,他可能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这么一天,会落到这样的下场,竟然和一群醉汉躺在马路上。

只见一辆豪车驶过,忽然停了下来,一个踩着高跟的女人,迈着步子就朝薄景宸走去。

她蹲下身子,看着已经醉倒没有意识的薄景宸,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哼!!最后还不是让我找到了你。”

这个就是刚才那个被薄景宸认错了的女人。

“诶!格子,你要干啥呢!不要管他啦!你知道他是谁吗?盛宇集团的薄景宸啊!!等会肯定会有人过来拉他走的,我们走吧!困死了!”这说话满是困意的就是和蒋格子一起来的伙伴。

“陆遇你说你烦不烦啊!刚才就是因为你,我才错过了他,现在真是天助我也,就是说明了我跟他肯定有着扯不掉的缘分,才会再次的遇见!所以,今天我要带他回去。可不能让这个薄大总裁在外面着凉了!”蒋格子抬眼瞪了一下陆遇,就朝他吼道,“好啦!你过来帮我把他抬上车,他已经醉倒不省人事了!”

“不管!又不是女人!女人我就帮你!”陆遇一眼就知道这个祖宗打着是什么主意,将头撇开不理她。

“呦呵!!陆遇你胆子肥了是不是!我今天刚从美国回来,好不容易遇到一块美味的鲜肉!你到底过不过来帮忙!”蒋格子没好气的朝着陆遇吼着,一副要干架的架势。

陆遇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嘴上是一万个不情愿,但是还是默默从从车上走下来,“那你可真是眼神不好,这位薄总啊,不但不是小鲜肉,还有家室了!你就做个好事赶紧把他送回家去吧!”

蒋格子听着,抬眼就是一瞪。“要你管啊!有家室怎么了啊!我又不打算把他干嘛!我不知道他家在哪里!你也别告诉我!赶快的把他抬上车!”

陆遇跟这个蒋格子是发小,她从小就是个小霸王,陆遇从来都拿她没有办法,心里即便一万个不情愿,但还是乖乖听话的将薄景宸抬上车。

到了蒋格子的公寓,将薄景宸扔到客房,陆遇还想跟蒋格子说些什么,她就赶着他离开,“好了,陆妈妈,我什么都不想听!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我就是好心收下了这个美男子!仅此而已!这事不准跟你妈说!”

说完蒋格子就将门猛地关上。

然后一蹦一跳的走到客房,扯过椅子坐在床边,对着薄景宸的脸发呆。

以前就只在杂志上看到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看到真人了!!货真价实的薄景宸啊!当她一转身看到是薄景宸的时候。她都高兴炸了,第一反应不是自己在做梦吧!!

她这样想着,就抬手就狠狠的捏了一把自己的脸,疼的龇牙咧嘴的,连最后那一点醉意都给掐醒了。

紧皱着眉头,揉着刚才自己掐的地方,然后忍不住的抬手就戳了戳薄景宸的脸。

他睡的很安静,有轻微的呼噜声,只是眉头紧紧的皱着,他一个人去喝酒,还喝那么多久……肯定是有心事,是因为他的老婆??

——

薄景宸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疼欲裂,抬眼环视了这陌生的环境。眉头猛的一皱,蹭的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只见他除了内裤,身上什么都没有穿。

脑子嗡的一下就炸了,他对昨天正式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这不是酒店,看装修这房子的主人还是个个性鲜明的人!

看到床上平整也没有暧昧的气息,昨晚应该没有发生那种事情。想到这里,薄景宸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房门忽然被推开,只见一个面容精致,而且看起来颇有灵气的女生站在门口,与薄景宸对视的那一瞬间,她呆住了。

她没有想到他会醒这么早!像陆遇要是喝到烂醉,肯定是要睡到十二点去了。这现在才七点半!他怎么就醒了!

只见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神情看上去十分的严肃,完全就没有了昨天那个癫狂的样子。

“嗨、嗨,你、你就醒啦,我、我给你买了醒酒的汤还在路上,你、你先洗漱?或者、不舒服的话,再、再睡会。”蒋格子完全就没有昨晚上跟陆遇说话的那架势。

“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我的衣服呢!”薄景宸语气没有任何的温度,看到她也没有任何的感觉,只是冷着一张眸子,让人看起来特别的难相处。

“报告,我叫蒋格子,你你你,你昨晚喝醉了,硬要跟我回来。我就带你回来了!你吐了一声,我就把你的衣服扒了拿去洗了!回答完毕!”蒋格子尴尬的朝着薄景宸笑了笑了。

薄景宸见她这个模样,眉毛一挑,冷哼一声,“去把衣服给我拿过来!”

蒋格子“哦”了声,转过身走了一步,脚步就忽然顿住,然后又转过身子,“那个,你的衣服我刚才看过了,还没有干!”

听着这话,薄景宸的眸子微微一沉,“有没有烘干机。”

“我刚从美国回来,刚入住没几天,那玩意还没有买……不如你把你的尺码告诉我,我让人给你买上来?”蒋格子积极的说着。

“你一个人在这里住?”

“啊?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我的手机在哪里。”一个女生住在这里,竟然还敢把他接回家,估计是个常在外面玩的女人。

蒋格子迈着小碎步,就拿过薄景宸的手机给他,“你的手机昨晚没电了,我就给你拿去我房里充电,一个叫周泽成的给你电话,还有李赫,还有、还有你妈。我怕他们误会我就没敢接。”

薄景宸沉沉的“嗯”了声,抬起手臂,示意她把手机给他。

蒋格子才傻愣愣的咧嘴一笑,把手机递给了薄景宸。

薄景宸虽然盖住了下半身,但是精壮的上半身。还是暴露在空气中的,蒋格子偷偷的打量了一下,又一次的没出息的脸红了。

昨晚给薄景宸脱衣服的时候,看到他的身材,简直是差点被喷鼻血出来。

“送一套衣服过来。”说着薄景宸的声音就顿住了,抬眼看向蒋格子,“地址。”

“哦!澜桦公寓1603”蒋格子说着,薄景宸又复述了一次,才挂断了电话。

见薄景宸挂断了电话,蒋格子还傻愣愣的站在旁边,空气中沉默了几秒钟,“蒋小姐是还有什么事要说吗?”

一句话就令蒋格子回过神来,“哦哦哦,没、没有了!我、我去!”说着就急匆匆的走出房间。将门关上。

她靠在门上,大口的呼吸着,真是太紧张太激动太亢奋了,薄景宸刚才那个样子真是太酷太帅了!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李赫就送了衣服过来,开门的人是蒋格子,在看到蒋格子的那一瞬间,李赫愣住了,倒不是因为蒋格子长得很好看,只是他有些意想不到,薄景宸竟然……会和别的女人住在一起。

接过李赫手中的衣服,她热情一笑,“你要进来坐一下喝杯茶吗?”

话音一落,第一反应就摇头,然后转身就离开了。讲实在的,李赫心里有些爆炸,他脑海里第一个想的就是苏轻语怎么办,她怀孕了,还受伤了,还在医院里……可是薄总却……

蒋格子有些郁闷的拿着薄景宸的衣服敲了敲门,只听到一声请进,就见薄景宸围着浴巾,头发湿湿的接过她手中的衣服。

一瞬间,她就看傻了,只觉得鼻子顿时就是一热,深吸一口气,连忙就转过身,然后小跑出了房间,脸上跟滴了血似的红。

薄景宸换好衣服出来,头发吹的半干,蒋格子已经缓过神来了,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矜持一点,朝着他微微一笑,“早餐给你备好了,去吃早餐吧。”

薄景宸冷漠的看着蒋格子,声音冷漠而生疏,“谢谢蒋小姐的昨晚的留宿,我会回报,只是今天之后,我们两个不会有任何关系。”说着就朝她礼貌的点了点头,然后迈着步子走向门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