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你说过,会留下孩子的。/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格子一脸懵逼的听着薄景宸说的那些,想要反驳的时候,薄景宸已经关门离开了。

她蹭的一下就从沙发上站起来,朝着门口的方向小跑了两步,动作就停了下来,算了她怂!还是不去追了,扭头看着阳台上薄景宸的几件衣服,她总有理由再去找他。

薄景宸阴沉着一张脸走出公寓,他昨晚是喝了多少,才会断片到一点记忆都没有的就去了这个人的家!

走到楼下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李赫,也没有看到他的车,眉头轻轻一蹙,拿出手机又给李赫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薄总。”

“干什么去了!”薄景宸的声音阴沉一听就知道是心情不好。

李赫顿时脑子就懵了,“我在回公司的路上,您有什么吩咐?”

“谁让你回公司的!给我回来!”薄景宸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李赫顿时就有种不祥的预感,转个弯又将车给开了回去……

只见薄景宸站在公寓门口,接着电话,他深吸一口气,将车停在薄景宸的面前,然后连忙开门下车,小跑到他的面前,“薄总……”

薄景宸将电话挂断,冷眼瞪了一眼李赫,“谁让你走的!”

“我……您也没有让我等您……我以为您有车……”李赫解释着。

“钥匙!”薄景宸冷哼一声,朝他伸出手。

李赫默默的将车钥匙递给薄景宸,他接过钥匙,就径直走到驾驶室,“自己回去!”说完就一脚踩上油门,车子就扬长而去了。

李赫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昨天他就感觉到了薄总的心情不好了,躲了一天,没想到还是在今天遭殃了!!

薄景宸一路将车开到医院,他本来想去公司的,但是大脑好像就是受控制一样,来到了医院,他昨天忍了一天没有想她,也没有忍了一天没有派任何人去看她!

走出电梯,薄景宸阴沉着一张脸,每走近一步苏轻语的病房,他的心就往下沉一分。

走到苏轻语病房的门口,薄景宸的身子猛地就顿住,他透过透明的玻璃窗口,往向里面,只见苏轻语已经醒了,站在窗口望着外面。明明是一个孕妇了,背影却如此的清瘦!手情不自禁的扶上门把,心口猛然一疼。

昨天孕检的结果还历历在目,在提醒着他,苏轻语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不是他的!是别的男人的!!

心口顿时就燃起了一股怒火,一扭门把,薄景宸就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苏轻语听到开门的声音,缓缓的回过头,就看到眼神凶煞的薄景宸,心里顿时一惊,潜意识的就是双手护住自己的小腹,只是一个母亲对自己孩子的保护欲。

看到她这一个动作,刺痛了薄景宸的眸子,忍不住的冷哼一声,“怎么?知道害怕了?当时跟别的男人的苟且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还是你觉得我会允许你生下这个孩子!!”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看着如同恶魔一般的薄景宸,深吸着一口气,身子忍不住的颤抖着,“你今天过来是想干什么?!来打掉我的孩子的吗?!”

真的有那么一刻,苏轻语还真是希望永远都不要看到薄景宸这个人,这样她的孩子是不是就可以平安的出世了。

“打掉你的孩子!现在你也承认了,那个只是你的孩子!”薄景宸声音让人不寒而栗,更是充满了危险,薄景宸眼神冰寒,没有任何的温度,前面几天的柔和在昨天白天孕检结果出来之后荡然无存!好像他的温柔柔情只是苏轻语做的一场梦,这个!才是他!真正的他!

苏轻语看到他走近自己,身子微颤害怕的往后退去,直到身子抵在墙角,没有了退路,才用力的呼出一口气。冷着眸子与薄景宸对视着,“你说过,你会留下这个孩子的!”

本来以为自己的情绪早就处理好了,早就不会因为这件事而难过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眸还是情不自禁的变得通红。

她想起了前天晚上,薄景宸缠绵温柔的吻着自己的唇瓣,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他明明前天晚上,还说着要留下这个孩子,还说不要离婚的这样的话……

想到这些,苏轻语还是心疼了,很疼很疼。

薄景宸听到苏轻语声音微颤的说着那话,心头颤抖的厉害,但是更多的确实嘲讽,“你这是在得意吗?得意我前两天对你的信任!还说着那些傻透了的情话?让我留下你和别人的孩子?苏轻语你怎么这么好意思?”

他的这些话,让苏轻语深吸一口气,收回了刚才差点就流出来的泪水,眼神中满是无奈和伤心,她苦涩的一笑,紧咬着唇瓣,一句话都不想说。

“今天下午,就联系医生做引流!”久久的,薄景宸才咬着牙齿说出这一句话。

苏轻语听着,身子猛地颤了颤,抬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薄景宸,有那么一刻,她真想说,好,你打掉吧!!你杀死的是你自己的孩子!!她以后要让你为这件事后悔愧疚一辈子!!

但是她没有这样说,她鼻子忽而一酸。心脏被薄景宸捅了一刀又一刀,疼得她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她抬手抓住薄景宸的手,竟然如此的冰冷……

第一次碰到薄景宸的手,有这么冷的时候,之前就算是冬天,薄景宸的手也没有如此冰凉的时候,更何况是现这个温度,眉头微微一蹙,“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话音一落,薄景宸就将手给抽了回来,转过身声音冷漠的不容抗拒,也没有抗拒的能力,“别想着逃走,我会让人随时看着你!做好准备!”

薄景宸说着就要迈着步子往外走,苏轻语一惊,连忙上前一步又一次的抓住薄景宸冰冷的手,“薄景宸,你真的、真的要流掉这个孩子么!流掉这个孩子!你要怎么跟奶奶解释!”

薄景宸听着这话冷着眸子扭头看向她,“奶奶喜欢你,是因为你在她面前演的好!等到她看出你的真面目的时候!你觉得她是护着你还是护着薄家的名声!!”

苏轻语眸子又一次的泛红,她真的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她最后的耐性真的快要被一点点的被薄景宸刻薄尖酸的话语给磨没了,只觉得胸口闷的厉害,苏轻语冷着眸子和薄景宸对视着,声音忍不住的颤抖,“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当真不要这个孩子!你当真不怕后悔!你当真!要当这个杀人凶手!你当真不怕你断子绝孙!永远都没有孩子!!”

话音一落,只见薄景宸的手迅速的仰起,朝着苏轻语精致的脸蛋甩去,苏轻语只感觉到一股强劲的风,吓得紧忙就闭着眸子。

等了一会,并没有预想的疼痛,她心激烈的跳动着,苏轻语惊恐的睁开眸子只见薄景宸青筋都爆了出来,脸色极黑,手停在了半空中,离苏轻语的脸颊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就差那么几厘米,他就要给苏轻语狠狠的甩上一耳光!

但是他忍住了!或者说是不舍得!下不去这个手!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用力的呼吸着,她看出来薄景宸眼中对自己的感情,他肯定是对自己有感情的!

抬手握住薄景宸扬在半空中的手,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声音哽咽颤抖,“我们不吵了,好不好,不要吓到我们的孩子,昨晚上他可难过了。”

说着,苏轻语的眼泪最后还是没有忍住,顺着脸颊滑落,眼睛亮晶晶满眼乞求和难过的仰头望着他。

只感觉到薄景宸的手微颤着,轻轻的抚着苏轻语的小腹,场面忽然变得和谐。

但是仅仅几秒,薄景宸就猛地抽回手一把将苏轻语往后推去,苏轻语踉跄几步才稳住身子,抬眼就见薄景宸收起了刚才一闪而过的不舍。

“威胁不了我了,现在要打感情牌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真的很恶心?以后不要碰我!你让我觉得脏!”薄景宸冷声一字一句的说着,而这一字一句也像是一把沾满毒药的刀,一刀刀直击她的心脏。

苏轻语脸上的泪水干涸,她也没有在流泪,只是双手放在小腹上,低下头,声音里满是歉意和难过,“孩子,对不起!妈妈没能保护好你。怀上了你。却没能让你来到这个世界!”说着她就仰起脑袋,眼神里满是绝望和放弃,“怎样,都随你便吧,孩子流掉以后,立马就离婚吧,不用拖了。”

说着就一步步的走到床边,躺了上去,闭上眼眸,不在看薄景宸一眼,泪水还是没有忍住的顺着眼角滑落。

作为母亲,最后还是没有保护住自己的孩子,是怎样的伤心,这或许只有苏轻语知道,有那么一瞬间,她都想要用自己的命。去换他的命!

薄景宸脚步朝着苏轻语移动了一下,但是仅仅一下,就立马顿住了。

“你无论做出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再相信你了,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说着薄景宸就迈着步子朝门外走去。

只听到嘭的一声,病房的门关上,苏轻语才再也控制不住的整个人身子抽动起来。

薄景宸离开了没有多久,病房的门就再次被敲了敲,苏轻语拿起纸巾擦拭着脸上的泪水,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听起来没有哭过,“进来吧。”

门一打开,就只见祝浩南手里捧着花就走上前来。

苏轻语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他,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你怎么过来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祝浩南没有说话,而是盯着苏轻语刚哭过的眸子一直看着。将手中的花放到柜子上,然后一把扯过椅子坐在床边,伸出手想要触碰她通红的鼻尖,苏轻语就本能反应的往后一躲,“祝总,请你自重!你过来到底是干什么的?”

只见苏轻语好像十分的抗拒自己,祝浩南无奈的苦涩一笑,将手收了回来,“我能来干什么?我就是听说你和薄景宸出事了,我过来看看你。倒是你,你怎么了,怎么一个人在哭成了小花猫?”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将头撇开,语气故意疏远冷漠,“我没有哭。这个点你不会是应该在公司或者是去哪个公司应酬么,祝总怎么就这么闲,还有时间过来看我。”

“对你,我总是有很多的时间。只是缺少一个见你的理由而已。”祝浩南忽而神情而又无奈的说着,“你伤到肩膀了?伤口深么?”

听到他的话,苏轻语底下脑袋看向自己的肩膀,不禁又想到那个冰冷无助的雨夜,那亮着寒光的刀狠狠的刺进她肩上的那一刻……

现在想起那个疼痛,还似那晚一样……只是还好……她的孩子没有受伤,如果那一刀是刺向她的小腹……她根本就不敢想。

不过,现在看来,还不如那一刀是往她的小腹刺去的……她就根本就不用承受现在这么大的痛苦和难受……这个孩子,终于是留不住的。

想着苏轻语的手,就不自觉的放在自己的小腹上,有些出神。

祝浩南看到她这个动作,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本来就抑郁的情绪,此时更加爱的沉闷。他收起目光。“听说……你怀孕了。”

苏轻语听着这话,才微微的回过神来,扭头看着祝浩南,心顿时就沉了……

“祝浩南,你接近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接近我,是想对薄景宸做些什么?”苏轻语紧皱着眉头,满眼不信任的看着祝浩南。

与苏轻语的眸子对上,仅仅几秒,祝浩南就不动声色的将眸子移开,故作轻松的说道,“小秘书,你说我好不容易抽空过来看你,你竟然就这样的态度对我!真是心寒啊。”

“你和张英楠,是不是一伙的?!”苏轻语秀眉紧拧,冷声逼问着。

“我没有跟谁是一伙的,我和薄景宸的恩怨。也不会牵扯到你……我承认我开始接近你,确实是想为了针对薄景宸,但是后面,从来都只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有能得到你的一天”祝浩南沉着一张脸,严肃认真的说着。

苏轻语看着他那诚恳的眸子,紧抿着唇瓣,她总觉得这些人,根本就不像她表面看着的那样,只是祝浩南对自己,也确实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前阵子还帮她去抓那个清洁大妈。

祝浩南轻笑一声,抬手顺着苏轻语的头发,声音温软,让人听着十分的舒心,“小秘书,医院这种地方还是不要待太久的好,我刚才问过你,你差不多就可以出院了,过几天再来医院拆线就可以了。”

他这个动作让苏轻语有些不习惯,抬手将他的手给挡开,脸上不禁有些微微的泛红,“祝总……”

苏轻语的话还没有接着说下去,祝浩南就笑着接话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也是抽空过来的,并没有多少时间,小秘书你不要一副如此防着我的样子,我过会儿就要走的了。”

抬眼看向祝浩南,苏轻语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咬了下唇瓣,不禁想到那次祝若北找到她说的那些话,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来,“祝总,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把心思放在我的身上了,我已经说薄景宸的妻子了……如今、我、我也怀上了他的孩子,我跟你是不可能的。我也听你妹妹说了,你的家人已经开始给你安排相亲,也极力阻止这事了,所以……对不起。”

她虽然很快就要没有这个孩子,也很快就要离婚了,但是她……跟祝浩南终究是没有可能的,他们家世显赫,先不说苏轻语对祝浩南没有那方面的感情,就算有感情,就以自己这情况,祝家也绝对不会同意的,她也不想再和这些豪门再牵扯上什么关系。

祝浩南是个好人,对自己也是极好的。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如果当初早些遇见的是祝浩南,或许,在一起的就是他们两个了,爱情这种东西谁也都说不准,先后出现的时间很重要。

祝浩南听着苏轻语的话,扯唇轻笑了声,笑声中的无奈可能就他自己知道,“我就知道你要说这样的话,你别替我想,你就享受我对你的好就成了,我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又不是初经情事的小伙子,有分寸的。好了,你好好休息。我也要去公司了,改天有空……有机会再见。”

说着揉了两把苏轻语的脑袋,才站起身子,迈着步子离开她的病房。

看着他离开的身影,苏轻语心里头很不是滋味,心里不是没有感动,对于他的这份感情,她也很是无奈。

祝浩南其实在薄景宸他们出事的那一晚,他就知道了。

张英楠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这件事后,还告诉了他,苏轻语怀孕的事情,那晚谈凡沁并不是偶然出现在医院,而是专门在那等着,薄景宸是没有什么大事,但却查出了苏轻语怀孕。

祝浩南并不在意张英楠对薄景宸做了些什么,但是一听到苏轻语三个字,还正在工作,动作猛的就停了,眼眸都不禁变得阴冷、严肃,“张英楠,我警告过你,不要碰苏轻语!”

“我知道,这次我们的目标也并不是苏轻语,只是给薄景宸一点点小小的教训而已,你对他啊,实在是太温柔了。你现在关心的难道不应该是苏轻语怀孕的事情么?对了,苏轻语的孕期,我给稍稍的改了改。”张英楠冷笑着说着,祝浩南却在电话的那头发飙了。

“谁允许你这样做的!!张英楠!我看你是不想你爸出狱了!想要你爸后半辈子都在牢里度过!?”祝浩南的语气很凶狠,听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开玩笑。

话音一落,电话两边。就都沉默了。

最后还是张英楠开口打断这尴尬,“祝总,不要生气,我知道你对苏轻语有意思!既然有意思难道你就想要她永远都呆在薄景宸的身边?让你爱你的人呆在别的男人身边,你放心吗?更何况,你觉得薄景宸会对这个苏轻语好吗?不如制造假的孕期,然后等到他们离婚,祝总,您在上……不就两全其美么?及毁了薄家的名声又让苏轻语逃离了薄景宸的魔抓,祝总这下你就有机可乘了,不是吗?”

祝浩南淡漠的听着,脸上的神色有些凝重,见祝浩南没有反驳他,也没有说话,张英楠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深了,“祝总。不早了,休息吧。”

说着两人就挂断了电话,祝浩南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私心,他一千万个觉得,苏轻语跟自己在一起比跟薄景宸在一起好。

早祝浩南离开之后,苏轻语的情绪稳定了许多,只是身子比较乏,没一会实在是觉得眼皮有些沉就睡了过去。

——

薄景宸真的觉得自己的心态要炸了,从来都没有像如今这样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也从来没有想现在这样复杂难受的感情。

他只差想要将这颗心给挖出来,扔了,这样他是不是就可以不疼了!这样,他是不是就不会像如今这样优柔寡断的不像他自己!

如果放在以前,他怎么还会来跟苏轻语说这么多,他甚至今天找都不会去找她!

一脚踩上油门,薄景宸就开着车子飞驰了出去。

他一直踩着油门,车速急速上升,他的眼眸看着前方,却又像是没有焦距,只见红绿灯处,红灯忽然亮起,前面的一辆车踩下刹车停了下来,只听到嘭的一声,薄景宸的车狠狠的就撞了上去。

等到薄景宸反应过来的时候,踩下刹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还是将前面的车子直接撞到变形。

薄景宸的身子因为一股惯性,又因为开车前没有扣好安全带,往前猛的一倾,脑袋狠狠的砸在了挡风玻璃上,只见挡风玻璃立马就裂开一道扣子,身前的安全气囊膨胀一起。薄景宸手上的手臂上,白色的绷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鲜血个染得鲜红,特别的刺目。

薄景宸挣扎了一下,只听到有剧烈的敲玻璃的声音,还有人说话的声音,只是无论他怎么努力的想要看清,眼前的景象就是越来越模糊,耳边的声音也越来越听不清,感觉整个世界都在转,脑袋特别的晕,薄景宸想要抬手揉自己的脑袋,却浑身无力,手根本就抬不起。

眼前忽然出现苏轻语的模样,有哭的生气的难过的,却唯独没有笑的……她从来都没有在自己的面前笑得跟朵花似得。心口忽然猛的一疼,这下连苏轻语的模样也在眼前渐渐的消失……最后终于,还是没有了意识。

——

苏轻语接到周泽成的电话的时候,都懵了,想都没有想的就从床上爬起来往手术室赶去。

只见手术室的门口只有周泽成一个人,他一脸紧张,紧皱着眉头,看到苏轻语过来转身看向她,“你怀孕了!慢点走!!”

苏轻语哪里听得进周泽成的话,她眼里只有那紧闭大门的手术室。

周泽成站在门口,伸手拦住了苏轻语,脸上的表情是十分的凝重,“轻语,你不要着急,景宸,现在正在里面做手术。你坐在那里等等。”

苏轻语满眼泪水惊恐的抬眼看着周泽成,“怎么会出车祸?怎么忽然会出车祸?他伤的怎么样?伤的严重吗?周泽成你告诉我啊!!”

只见苏轻语十分的激动,眼眸中是掩饰不住的担心和害怕,在她接到周泽成的电话说是薄景宸出车祸的时候,她真的脑子瞬间就炸了,怎么就过了半个小时,薄景宸就出车祸了……

“轻语不要着急,不是什么很重的伤,他追别人车的尾,然后有没有系安全带,脑袋就撞到了挡风玻璃上,手臂那晚的旧伤口又一次的裂开,流了不少的血……其他地方就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周泽成轻声跟苏轻语说着,“我们坐在那等着,你放心,景宸命硬着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苏轻语听着。根本就不在状态的点着头,坐在椅子上,紧紧的捏着自己的手,只见手术室的门打开,苏轻语蹭的一下就站起了身子朝那医生走去,“医生……”

“放心,病人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脑袋受到了创伤,不能晃动他的脑袋,还有手臂上的伤口不能再裂开了!现在送病人去普通病房吧。”医生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就见薄景宸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

“送到我的病房去吧……我的病房还有位置……”话音一落,苏轻语就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她前面没多久,才和薄景宸吵成那样,现在……她竟然还要和他去一个病房……他要是醒过来……

手不自觉的抚上自己的小腹,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算、算了。还是送去普通病房吧。”

周泽成看着苏轻语的走上前,“你和景宸怎么了?是不是闹什么矛盾了?昨天他在公司就特别的不正常,而且连下班都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电话也不接……”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低着脑袋,苦涩的一笑摇了摇头,“我、我们没事。”

见苏轻语根本就不想回答,周泽成犹豫了一下也没有再追问。

两人跟着一起去到薄景宸的病房,周泽成的手机就忽然响了起来。只听到他礼貌的喊了一声,“喂,伯母。”

苏轻语便知道,是肯定是华丽容打过来的电话。

“恩,您放安心吧,景宸已经没有大碍了,只需要静养几天就会好了,恩,已经在病房里了。好。等你过来,您路上注意安全。”说着周泽成就将电话挂断。

苏轻语坐在薄景宸的病床旁,眼睛一刻不离的看着他的面庞,模样有些痴。

她只不过是看着他这张脸想到了很多的事情,从他们第一次认识到现在……从来就没有哪一刻是顺风顺水的。

他们两个在一起,好像就注定会有一个人要受伤。

即便到现在两个人明明已经确认了对彼此的感情,却始终还是走不到一块。

“景宸已经没事了,你也不要太担心,你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这里有我守着就好了。”周泽成难得没有开玩笑,全程都严肃着一张脸。

苏轻语听着周泽成的话,摇了摇头,“我没有太担心,我、我就在看看他。”

见苏轻语这样,周泽成也实在没有什么办法,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他真是搞不懂他们两个人了,明明相互喜欢,现在好不容易查出有了孩子,感情刚和缓没有一天,这又吵上了。

“你要是身体撑不住的了就不要强撑,毕竟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肚子里还有一个,你吃饭了没有?奕冰等会要过来,我让她给你带点。”

苏轻语就早上吃了些东西,胃口不好,也没有吃多少,这一折腾,更是没有吃东西,其实她并不饿,但是……肚子里的孩子要吃……不管这个孩子,她最后能不能保住。只要在她的肚子里一天,她就要养他一天。

“让奕冰带点吧。”苏轻语声音清淡的说着,就又看着薄景宸的脸上发呆。

周泽成站起身来,就走到病房外去给周奕冰打电话。

后面先到医院来的,是华丽容,她急匆匆的就冲上前来一把就将站起身来的苏轻语给推开,眼神尖锐的狠狠的瞪了她一样,“平时宸儿开车都很稳的!!是不是从你这里离开之后!!宸儿就出车祸了!!”

苏轻语听着这话,身子几不可察的微微一颤,眉头一皱,抬眼和华丽容满眼恨意的眼神相望着,一句话都没有说。

周泽成见华丽容一上来就怪苏轻语,连忙出面,顺便转移一下话题,“伯母、伯母,您先别气。这件事您也不能怪上轻语,是不是?景宸出事了,轻语也很担心,很难过,您放心,景宸没什么大事了,就等着他醒过来了。”

华丽容听着周泽成的话,收起凌厉的目光,一脸难过担心的坐在床边,握住薄景宸的手,“宸儿啊,你不要吓妈妈啊,一定要快点醒过来。”

苏轻语就站在一旁,紧抿着唇瓣,脸色不太好的,静静的看着薄景宸,心口不禁有些难受,薄景宸确实是从她这离开之后没有多久才出的车祸……

是因为早上两人的那些对话,影响到他的情绪了么?他是不是同样也因为这个孩子而感到难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