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只要你愿意,我不在乎/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华丽容并不待见苏陪着轻语,只是还好后面周奕冰过来了,周泽成眼神示意了一下周奕冰,她就陪着苏轻语回到了自己的病房。

“轻语啊,我们也别搭理你这个婆婆,反正从你嫁给薄景宸,她就从来都没有给过你好脸色。你啊,现在主要的任务呢,就是给我吃好睡好天天开心,给我生个活泼可爱白白胖胖颜值超高的干儿子出来!”周奕冰提到苏轻语肚子里的孩子,脸上就洋溢着笑容,说着还抬手摸了摸她的肚子,“小宝宝,我是干妈,你要乖乖长大,不要让你妈妈难受呦!”

听着周奕冰前面的那一段话,苏轻语的心情还是舒畅的,但是听到后面那番话的时候,左胸腔的位置,又顿时又闷了一口气,低下头看着自己还并未隆起的小腹,心脏一阵阵的疼着。

“奕冰……”苏轻语语气满是难受的叫了她一声。

周奕冰正在将饭菜摆在病床自带的小桌上,听到这一下奕冰顿时就慌了,一脸疑惑的停下手中的动作,担忧的问道,“啊??怎么了?你这样真是吓到我了……”

苏轻语抬起脑袋和她对视了一眼,话到嘴边就说不出了,如果她将薄景宸不相信自己的孩子是他的,要打掉这个孩子的事告诉他的话……指不定周奕冰要怎样把薄景宸给闹翻天去……

犹豫了一会,忽而大叹一口气,扯唇苦涩的一笑,端起身前的饭,“你买了什么好吃的?这几天我都吃的好清淡。”

“你到底要说什么啊,怎么话说一半就不说了呢!”周奕冰一脸不爽的瞪着苏轻语说着。

苏轻语听着脸上笑吟吟的,好像是没事人一样,但是苏轻语越是这样,她就越是觉得不对劲,一把抢过她手中的碗筷,神情严肃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快说!”

“我真的没事,我就是忽然想要叫你而已,这阵子一个人在医院太闷了……”苏轻语昨天和薄景宸吵架之后,就是一个人在医院度过了一天……

“你和薄景宸又吵架了?吵的很严重?因为什么事情啊?你们前两天经历的那个事情,难道不是让你们两个感情大好么??”周奕冰简直都快郁闷死了,好不容易看到他们两个的感情快要进入正轨了,怎么就又闹矛盾了。

苏轻语无奈的低下头,抿嘴一笑,“没事。我已经习惯了,我跟他永远都不会有正轨!奕冰我饿了。”

她实在是不想再说这件事了。

周奕冰见她这样,虽然还想问,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将碗筷递给她,“好吧好吧,你不想说就算了!但是,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不能一个人扛着!”

苏轻语扒着一口饭,点着脑袋。

“哦,对了,就是你竞标被陷害的那件事,李倩茜那边已经又线索了。再过不了多久,应该就可以洗清你的嫌疑了。”周奕冰撑着个脑袋,松了口气的说着。

苏轻语浅浅的“嗯”了声。对这件事,好像并不能提起多大的兴趣,也没有要知道终于要真相大白的喜悦,好像这就是一件和她根本就没有关系的事情一样。

“轻语啊,你这个状态不对啊,你到底怎么了??”周奕冰一脸担忧的问着,“你这样真是要急死我了。”

苏轻语浅浅一笑,“我没怎么啊,我只是有点累而已。”

周奕冰打量了一下苏轻语,看她确实是一脸倦容,无声的叹了口气,“好吧,我还是不打扰你了,等会你吃了饭就先休息一下。薄景宸那边有泽成呢。”

苏轻语吃着饭摇了摇头,“不行,吃了饭我要下去看看他。”

“他那个讨嫌的妈肯定还在那里的。你去了不是又要被她白眼被她骂。不然等你那个婆婆走了,我们再下去?”

苏轻语听着愣了愣,华丽容在下边,肯定还会继续刁难自己,而且还要把气都撒在她的身上,犹豫了一下,点了点脑袋,“好吧。”

苏轻语吃过饭,就躺在床上小憩了一会,她这个身子真是越来越熬不住累了。

被周奕冰叫醒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了,“恩?她走了??”

“恩,刚走我就过来叫你了。”

“好,我去洗把脸。对了,薄景宸他醒来了么?”苏轻语说着就从床上爬起来,走向浴室。

“还没有醒过来,问过医生了,说这是他自己不愿意醒来。”

听着周奕冰的话,苏轻语的心一咯,紧抿下嘴唇,用冷水清洗了把脸,才稍稍精神了些。

到薄景宸的病房,只见他还是跟开始一样,根本就没有醒来的迹象,坐在床边,周奕冰和周泽成相互对视了一眼,就走出了病房。

“我总觉得他们两个有什么事……”周奕冰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病房内小声说着。

只见周泽成同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假正经的道,“恩,媳妇分析的很透彻,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听着这话周奕冰忍着笑意,抬眼瞪了他一眼。娇嗔的捶打着他的肩膀,“我在跟你说认真的,真是烦人!”

周泽成爽朗的一笑,就将周奕冰揽在怀里,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好好好,我错了,我们暗中观察着,一旦有对你家小苏苏不利的事情,我们就冲上去,好嘛?”

周奕冰斜眼一瞪他,脸上洋溢的全是幸福的笑容,周泽成真是将她当成女儿养了,不管对错,反正他先认错,连搓衣板他都自己备好了,但是却一次都没有用上,每次都将周奕冰逗得苦笑不得的。

他们两个人走后,病房内就只有她和薄景宸两人,看着他的睡颜并不安稳,很疼么?还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苏轻语握住他微凉的手,如果不是旁边的机器一切正常,苏轻语都要紧张了,他的手,从来都没有这么的凉过,不禁眸子就红了。

“薄景宸,你怎么还不醒过来?你已经睡了快一天了,你醒来,看看……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我就跑了,让你根本就找不到我,我自己一个人把孩子生下来!你说你为什么就是不信我!不信这个孩子是你的呢?为什么……你一定要流掉这个孩子。”说着苏轻语一滴热泪就砸在他的手背上。

苏轻语缓了缓,抬手擦掉眼角的泪水,只感觉手心里的手微微动了下,顿时心中一喜,低头就看到薄景宸的手缓缓的动了两下,苏轻语情不自禁的脸上就露出笑容,声音都满是惊喜的喊道他的名,“薄景宸?!你醒了吗?你别睡了……醒醒,醒醒吃点东西。

苏轻语柔声的唤着他,只见他眼皮子挣扎了几下,然后才缓缓的睁开眸子,眼眸中布满了红血丝,眼皮微微的有些浮肿,不是特别明显的那种。

他满眼疲惫的看着苏轻语,那个眼神好像不认识她似得,苏轻语心中微微的一惊,握着他手上的力道都不自觉地的加重了些,声音微颤害怕,“景宸……你有感觉哪里不舒服么??我……我去喊医生过来看看……”

苏轻语说着就要站起身子,但是手上一紧,薄景宸反手就将她的手给按住了,苏轻语疑惑的望着他,只见他眉眼紧紧一拧,看似很难受的样子,他想抬手揉揉脑袋,但是稍稍一抬手,就觉得手臂好像要断裂似得疼,那是之前就受伤的手臂,这次车祸让本来缝个针然后拆个线的手,愣是加重了伤势。

“你不要乱动,等会伤口又裂开了。”苏轻语秀眉一蹙,语气中满是担心的说着。

薄景宸沉沉的嗯了声,声音有些沙哑。“水。”

苏轻语听着,立马就站起身子,“对,你等会。”说着就站起身子给他打了一杯水来,沾湿棉签涂在他的唇瓣上。

“你先休息一会,我去叫医生过来。”说着就起身往外走去。

薄景宸抬起没有受伤的手揉着太阳穴,紧紧的闭着眸子,病房的门被打开,苏轻语和几个人员就走了进来。

给薄景宸做了检查,确定没事了,苏轻语才松了一口气,一个劲的跟那些医生说着谢谢,转过身的时候,只见薄景宸面无表情,冷着一对眸子,盯着自己。

苏轻语的身子顿时就顿住了。紧抿了下唇瓣,一步步的走上前,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保温盒,这是华丽容带过来的,里面是粥。

“你这么久没有吃东西,应该饿了吧,先喝点粥。”说着端着那一碗粥,犹豫了,他的手臂受伤了,是不方便动手的……所以,是要她喂他是吗?

“那个……你的手不方便,我、我喂你吧……”苏轻语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微颤。

只见薄景宸冷冷的一瞪向她,微薄有些干裂的唇瓣缓缓开启,“你这是在讨好我吗?讨好我,让我不要打掉你肚子里的孩子?”

听到这话。苏轻语的动作顿时一停,脸色瞬间就变得煞白,眼神中带着一丝受伤和自嘲。

在知道薄景宸受伤的时候,苏轻语正是比谁都紧张,她全速跑到手术室门口的时候,还真是没有顾到自己的肚中还有个孩子,而他呢,在他醒过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却是……说她在讨好他。一瞬间,苏轻语只觉得之前对他的紧张,全是啪啪打脸。

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碗放在病床上自带的桌子上,脸色十分的不好,紧抿了下唇瓣,深吸一口气,声音清冷的道,“我没有半分要讨好你的意思,不需要照顾,你就自己吃吧,我让周泽成过来。”

说着苏轻语就要站起身子来,“怎么,这就要走了?这就受不了了?你跟别的男人滚床单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薄景宸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满是嫌弃,他一想到苏轻语那娇媚柔软的躺在别的男人的身下,心中就一股怒火,抬手就将桌上的那碗粥打飞了出去,苏轻语一惊,身子都不自觉的缩了缩,一脸惊恐的看着忽然暴怒的薄景宸。

“薄景宸,我看你真的是疯了!!我是你的妻子!我怎么可能和别的男人滚床单!我跟你在一起的这些日子里,你从来都没有一刻是相信我的!!好!你不相信我!可以!明天!不用你去安排人!我自己就去打了!然后离婚!!可以了吗?满意了吗?你一定会后悔的!孩子也一定会恨你的!因为是你。是你一心想要杀了他!!”苏轻语越说越激动,越说眼眸中的泪水就越汹涌,眼前被泪水模糊,忍了好久,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眼泪缓缓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薄景宸的模样也在眼前渐渐清晰,只见他眸光依旧冰寒,看得苏轻语最后一点的温情都不复存在,“那晚我信了你,而最后,换来的是什么?明天我让李赫陪着你。”

当他选择相信她,甚至决定去跟谈凡沁瞥清关系的时候,他换来的确实她的出轨和欺骗,真是自嘲。

听着他的话,苏轻语冷冷的一笑,她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冷漠的说道,“让李赫陪我?还是让李赫守着我让我把孩子打了?”

“自己心里知道答案,还需要我明说?”薄景宸脸上没有半点的情绪,看向她的眼眸也没有半点的柔情,只有冷漠。

两人对视了几秒,最后还是苏轻语败了,她真的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她真的再也经受不住薄景宸这样的眼眸和情绪了,打吧打吧,就当她从来都不曾爱过这个男人,就当她只是做了一个虐心的噩梦,就当她……可以重新活过!

苏轻语摇晃着站起身子来,眼眸空洞无声,冷笑一声,声音冰冷,“恩,不需要了,已经很明显了,麻烦明天让李赫也直接将离婚协议准备好,我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跟你这个恶魔没有任何一点点的牵扯!!”

苏轻语说着就转过身,步子飘浮无力,身影看着十分的凄冷。

她最后离开的表情,真是毫无预兆的就狠狠的刺痛了他的心,他真的就差点将她一把搂到怀里来,狠狠的用力的抱着,不让她离开,但是他没有这样做。

那一晚,苏轻语到很晚才浅浅的撑不住睡了过去,她就呆呆的望着天花板,眼泪根本就止不住的流了一夜,她双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无声的哭着,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了一样的难受。

“孩子,对不起,妈妈真的坚持不住了,妈妈真的很想很想留住你,可是……我留不住啊。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妈妈不好。下次投胎,一定要投一个好人家。”

苏轻语早上醒来的时候,眼睛肿的跟核桃似得,眼底也是一圈深深的黑眼圈,气色看起来,真是十分的不好。

她正准备起身用热水敷敷眼睛,门就被敲了敲,只见开门进来的是李赫。

苏轻语微微一愣,随后就想起来是怎么回事了,心里一阵的苦涩和难受,只见李赫的脸色也十分的不好。他看到苏轻语红肿的眼眸的时候,眉头都紧紧的皱在了一起,“轻语……你和薄总怎么会闹到这种地步?”

听到这些话,苏轻语心口还是不禁狠狠的一疼,无奈的紧抿了下唇瓣,苦涩的一笑,深吸一口气,摇了摇脑袋,“就是这样了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了,我先去洗把脸。你坐着等等我吧。”

说着就起身走到浴室,门一关上,苏轻语就靠在门上,用力的呼吸着,昨晚哭了一夜。眼泪都哭干了,这下连眼泪都哭不出来了。

洗漱出来,苏轻语的眼睛还是没怎么消肿,让人看了特别的心疼。

苏轻语看着李赫手里空空的没有东西,“离婚协议呢?”

听到苏轻语的话,李赫一愣,“离婚协议?薄总……没有跟我说离婚协议的事情。”

听着这话,苏轻语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紧抿着唇瓣,心口顿时就闷着一口气,她从来都不知道薄景宸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缓缓的吐出一口气,看向一脸担心看着自己的李赫,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扯出这一抹笑的,“我们走吧。”说完她就转身走向门口。

李赫看着她清瘦高冷的背影,心里一阵的难过,但是他没有这个身份和能力去帮助她……只能看着她难受伤心,而在一旁无力。

挂了科,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等着,她前面还有两个人,有一个是男朋友陪着的,哭哭啼啼的十分的难过,男朋友在一旁哄着,一个劲我错了,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苏轻语听着不禁苦涩一笑,这些男人的情话真是最听不得的,如果没有能力要这个孩子,那么当初就别让它怀上!!

知道打掉一个孩子是多么残忍的一个过程么??

还有一个人是单独一个人来的,看她的肚子,肚子里的孩子……估计都已经成型了。只见她面无表情,眼眸空洞无神。她该是受了很大的刺激,才会决定不要这个孩子吧……

这样想着就只见一个穿着西服的戴着眼镜的男人神色匆匆的走上前来,一把就将她从位置上拉了起来,二话不说的就朝她吼道,“你要干什么!!你来这里要干什么!!!”

只见那个女人眼神冰冷,没有任何情绪的看着他,“你说来这里干什么?流掉这个孩子,给你机会和自由啊。”

那个男人听到这话,额头上的青筋立马就爆了出来,抬手就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周围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有医护人员看到连忙就冲上前去阻止,“你们要干什么!这里是医院!!你是个男人怎么可以对一个孕妇动手呢!”

“她要打掉我的孩子!!我告诉你赶快跟我回家!”那个男人底气瞬间就没有那么足了。

只见那个女人,顶着脸上的五指印,嘲讽冷漠的笑着,“对!我就是要打掉你的孩子!!这是你的报应!你的报应!!回家?我还有家吗??那里还是我的家吗!”

苏轻语看着那个女人的模样。心里头不禁就一阵的心疼,好像在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老婆……你不要生气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那是我们的孩子啊……乖,不要闹了,跟我回家吧,好不好?我回去给你弄你最爱吃的番茄炒鸡蛋……”那个男人忽然语气就软了,走上前哄着那个女人。

只见那个女人,顿时眼泪就掉下来了,直晃着头,“不……在你跟那个女人上床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这个孩子的死亡!!我不会让他生下来的!!”说着就见她从包里拿出一把刀,眼看着就要插到自己的小腹上,那个男人从上去就一把的抓住那把刀,顿时鲜红的血液滴了下来,苏轻语眼眸瞪的很大,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我错了,老婆我真的错了,你捅我,捅我身上,孩子是无辜的……我跟那个女人,真的……真的没有联系了。”

那个女人看到她男人手上的鲜血,手顿时就一松,身子往后退了好几步,靠在墙上,身子就缓缓的滑落,再也忍不住的大哭了起来……

最后他们两个走了,苏轻语的心情也变得越发的沉重。

到那对小情侣了,那个女的害怕难过的紧紧的抓着她男朋友的手,只见那个男人的紧抿了下唇瓣,“我们不打了……生下来吧,我去跟我妈说……打胎太伤害你身体了。”

只见那个女的摇了摇头。“不行,我要是怀着孩子……怎么面对我爸妈,还有家里的亲戚,学校的老师还有同学……不行……你在外面等我……我进去了。”

说着就走进了手术室。

苏轻语无声的叹了口气,等到那个女孩子出来的时候,脸色煞白,抱住她男朋友就大哭了起来,只听到护士拿着名单大喊着,“苏轻语!苏轻语来了吗!”

顿时苏轻语整个人身子都是一颤,还没有打掉孩子,脸色就已经跟那个刚出来的女生的脸色没两样。

手臂忽然被摇了摇,苏轻语双眼没那回事害怕的扭头看向李赫,只见他眸中满是心疼,她站起身子,不知道自己喊出了声没有,只觉得脚上好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一步步缓慢的走向手术室门口。

手臂忽然被猛地抓住,很用力的那种,眉头微微一种,思绪也被拉回来了一些,扭过头就看到李赫担心的模样,“轻语……要不你跑吧……我知道你舍不得打掉这个孩子……”

看到李赫这个样子,心里顿时一阵感动,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竟然跟自己说着这样的话,内心都不会知道是怎样的感动。

她摇了摇脑袋,苦涩的一笑,“不了……我跑了,薄景宸肯定会罚你的……这是我该承受的,李赫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

李赫望着她的眸子,一点点的松开了手,苏轻语就走进了手术室。顿时李赫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都十分的无力。

苏轻语看着这个冰冷的手术室,一个穿着白大褂脸上没有好神情的医生,声音也尖锐难听,医生很敷衍的问了句,“你确定要打掉孩子吗?”

苏轻语心口微微一疼,手护着自己的小腹,顿了几秒,就听到那个医生不耐烦的说道,“动作快点磨磨蹭蹭的,把裤子脱了,双腿张开坐到上面去。”

听着她这话,苏轻语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会,解开自己的裤子脱到一半坐上面,将裤子拉到最下面。张开双腿,躺在上面,心跳瞬间就加速,手术室里很安静,除了医生护士准备仪器的声音,就只剩下苏轻语的沉重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了。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这个手术室让她觉得分外的压抑,“苏女士要打麻醉吗?”

听着医生的话,苏轻语用力的咬了下自己的唇瓣,不打麻醉她该会痛死过去,她没有匆匆那年里面方茴的那种勇气。

“打吧……”苏轻语感觉自己说话的声音,她都紧张的快听不到了。

只见她们带好手套,将仪器对准她的……顿时苏轻语就觉得一紧,看着护士手中的针,往下放去,只觉得那处越来越凉。就在要碰到的那一刻,苏轻语起身就抓住那个护士的手,眼眸瞪得很大,呼吸十分的粗重,她连忙就从上面下来,声音颤抖,应该说浑身都在颤抖,她边穿着自己的裤子,边说道,“对不起,医生,我不打了。麻烦你。”

说着,穿好裤子就急急忙忙的往外跑去。

苏轻语打开手术室的门,就看到李赫着急的站在门口等着,一看到苏轻语,眼神中还有疑惑。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苏轻语就二话不说的抬腿就跑。

李赫一愣,就见里面的护士小跑出来,“怎么了,这是?”

“你是她的家属吗?正要打麻醉的时候,她就不做手术了,叫下一位吧。”

李赫听着,扭头看着苏轻语捧着肚子,不敢跑太快,他跑了两步,就停了下来……走吧……走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没有人能伤害你的地方……

苏轻语一头栽进电梯,满眼的惊恐,用力的呼吸着,这个狼狈的样子,就好像后面有什么坏人在追杀她一样。

“小秘书,你怎么在这里??”

只听到一个熟悉的声,苏轻语愣了愣,扭头就看到祝浩南,“你……你怎么在这里?”

见她的很明显的不对,祝浩南抬眼看着楼层的科室,眉头不禁紧紧的一皱,眼眸尽是担心和心疼,“我是来看你的,但是刚才去找你的时候,你已经不在病房里了。”

苏轻语点着头,浅浅的“嗯”着,然后就没有说话了,她现在的状态很差,她躺在上面的时候,那一刻她好像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极度的恐惧和拒绝,她的心脏顿时就难受的要死。根本想都没有想,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跑,跑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自己将孩子生下来。

以后就他们两个相依为命……

电梯一响,苏轻语就急急的往外走去,祝浩南从后一把拉住她的手,她扭过头,语气中透露着害怕,“你要干什么?”

“你觉得我会对你干什么?你觉得你这样子出的去吗?我开车来了,你跟我走吧。”说着就将外套套在苏轻语的身上,揽着她的肩膀就往外走去。

又一次闻到了祝浩南身上的香味,苏轻语心中忽而好像安稳了些,扭头看着他严肃认真的侧颜,跟着他上了他的车。

直到车子开出去,开出医院,苏轻语才松了一口气。

“薄景宸要你流到孩子?”一直没有提起这件事的祝浩南。语气冰冷的问道。

苏轻语身子微微一颤,心口的伤疤好似又一次的被掀开,刚才那种恐惧的感觉不禁又一次袭来。

“他这么对你,你为什么还要跟着他?”苏轻语没有回答,但是祝浩南已经确定那就是答案了,继续冷声问着。

他的语气已经透露出他已经生气了,他确实很生气,为什么一个这么好的一个姑娘,薄景宸这个混蛋竟然一点点都不知道珍惜!竟然残暴到连自己的孩子都要打掉!!越想祝浩南的心中的气焰就越大。

苏轻语没有回答他,她自己的都没有缓过神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这些问题。

祝浩南看着她这个状态,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冷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没有说话,让苏轻语一个人静一静,她现在心里应该难受着。

她将头扭向车窗,看着窗外行驶过的车辆,越过的树木房屋,她的脑子里一片的浆糊,她不知道自己这次逃出来应该去哪里,又能够去哪里……她的家人……她的家人肯定不会站在她这一边,肯定会将她送回薄家……

车子忽然停住,冰冷的手上忽然一热,苏轻语神色慌张的扭过头,就看到祝浩南眼眸认真的看着自己,“不要怕,还有我在!只要你愿意,小秘书,我不在乎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只要是你的,我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