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离开他吧,我带你走/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祝浩南的话,苏轻语的心顿时颤了两颤,望着祝浩南的眸子都不禁湿润了,只觉得他握着自己的手,越来越紧,眼眸越来越炽热。

苏轻语紧咬着唇瓣,垂眸看着被他紧握着的手,眉头轻轻一蹙,就将手给抽了出来,将头扭向一边,也不再和他对视,车内的空气立马就变得尴尬令人紧张。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声音清冷淡漠的,缓缓响起,“祝总……对不起,我知道你对我好,很多东西可以不在乎,但是我在乎,这样对你太不公平了。而且……我也不想这样耽误你,你会遇到更好的女生。”

话音一落,苏轻语根本就不敢抬眼看他,他没有说话,瞬间就安静了,紧咬着嘴唇,虽然知道自己这样说可能有些伤他,但是,除了这样说她真的是找不到更好的理由了。

她不喜欢祝浩南,她也无法没有一点内疚的享受着他的好,即便会有感动,即便也会被他的那些行动和语言,惹得双目通红湿润,但是好感不是心动,感动也不是爱。

忽然脑袋上被祝浩南用力的揉了揉,声音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真是忽然跟我说这些干什么,听着怪难受的。我没有觉得什么不公平,我只知道爱屋及乌,因为喜欢你,所有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也喜欢。我会不会遇到更好的女生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现在的你,就是我遇到的最好的女生。我只活在当下。”

苏轻语听着那些话,心口有些难受,紧咬着嘴唇,是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眉头微微一皱,抬眼就看到祝浩南眼中的无奈。

如果……对自己这样好的人是薄景宸,那该有多好……可是不是的。他不是薄景宸,而薄景宸也不会跟她说这些话,他甚至很多时候,连话都不说。

“祝总……”

“不要叫我祝总……你又不是在我公司上班,也不是我的合作伙伴,不准叫得这么官方,小秘书,难道你到现在都还没有把我当做是你的朋友?”祝浩南没好气的说着。

苏轻语被打断,愣了几秒,他确实很抗拒自己叫他祝总,每次这样叫他,他都有些抓狂,深吸一口气,“你是真的不知道我的意思么……”

“我懂啊,但是我不想懂,你如果是讨厌我。我立马马上就消失在你的眼前,你如果只是内疚你不能给我想要的,觉得自己不能平白无故的接受着我的好,那我绝对不会离开。我会守在你的身旁,这些都是我自愿的,不管最后会不会在我的身旁,我都不会对你有任何一点的责怪。”说着祝浩南的眼眸十分的认真,“你现在懂我的意思了吗?”

苏轻语听着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深吸一口气,将眸子移开,“祝浩南,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知道我最后真的什么都给不了你。就算你不责怪我,我也做不到没有任何回报的接受你的好。”

“喜欢一个人,就想对她好啊,没有什么为什么啊。你要是不好意思接受我的好,你也可以给我点回报啊,就比如,嗯……我想想啊,哦对!不要再叫我祝总,不要再推着我走!对对对,这些就是回报了!你都不知道,你每次叫我祝总,我的心啊,就拔凉拔凉的,你每次说着那些意思让我离你远的话啊,我就觉得难受。”祝浩南夸张的说着,苏轻语知道,他不想把气氛搞得太严肃,他想要自己更能够接受他些。

苏轻语跟他说了会话,虽然心情还是会有些郁闷,但是比起在医院的时候,要好很多了,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扭头看了看附近,才发现祝浩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到了一个沿江的公园。

“下车走走吗?”祝浩南像是看出了苏轻语的意思,轻声问着。

苏轻语将头扭头去看向他,抿了下嘴唇,点了点头。

两人在江边走着,今天是阴天没有出太阳,从江面上吹拂过来的风,还带着丝丝的寒意,只不过,祝浩南的衣服套在肩膀上,到也没感觉到怎样的冷。

“若北最近过的怎么样。”苏轻语忽然想着很久都没有祝若北的消息了,她们两个虽然不是很熟,也就见过那么一次面。但是,苏轻语对她却是感觉不错,可能是因为她跟周奕冰差不多,都是那种直来直去的性子,不转转弯弯的,就让她不禁就心生好感。

“若北?你都叫那个鬼丫头若北了,你竟然还叫我祝总!!”祝浩南在意的并不是她的问题,而是称呼上面,苏轻语愣了两秒,扭头看向他那个模样,特别像那种争风吃醋的小媳妇,看着竟然莫名的有一种喜感。

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心情也顿时好了些,“我这不是……改过来没有叫了吗??”

祝浩南听着扁了扁嘴,一副算你这个理由行得通的表情,“这个鬼丫头,这阵子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喜欢上一个乐队的小伙子!那还真是个小伙子,比她都小!这鬼丫头竟然想要老牛吃嫩草!!然后有事没有事的就追在那个人的身后跑,屁颠屁颠的都不带累,比小时候追着我跑好勤快!”

看着祝浩南这个嫌弃的表情,苏轻语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不禁想到了苏瑾之,她和苏瑾之小时候应该没有他们两个这么活跃,苏瑾之从小就比较乖,看起来也安安静静的,从小就很讨女孩子喜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给她带一个嫂子回来。

小时候的苏轻语倒是很活泼,不是追在苏瑾之后面跑,就是粘着她母亲,她唯一不敢惹的就是苏岩海,他太凶了……总会让她觉得很害怕,别说小时候害怕了,到现在都还怕他。

这次她怀孕,苏兰雪他们一家子都在外地,说回南城了再过来看她,苏岩海则和苏瑾之在忙新项目的事情,都是打个电话说了几句,语气都是那种开心激动,一副终于等到她怀上孩子的那种语气。

听到他们的那种语气的时候,她真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她只觉得会是未来更多的利用。

现在好了,孩子也保不住了,到时候薄景宸不但不会站在她这一边,就连她的家人也会跟着责怪她。

忽然有些晃神,还是脸上一疼,才稍稍的回过了些神,“你在想什么呢,怎么忽然就不说话了。”

“没有,就是忽然想到我哥了。”苏轻语轻笑一声,淡声说着。

“你和你哥其实还真的挺像,我跟你哥见过一面,还是一个挺严谨也挺有看法的一个人,但是他不是很善于沟通交流,所有人脉这一方面有些欠缺,这就是为什么你哥一直都没有坐起来的原因,不过这次有我,你哥会渐渐的发展起来的。”

听着祝浩南说的这些话,苏轻语又有些不好意思,“我哥的事……一直都没有来得及谢谢你。下次……下次我请你吃饭吧。”

“恩,好啊,是该请我吃吃饭了。”祝浩南也不客气,笑呵呵的,“哦。对了,若北喜欢的那个小伙子,好像是你们学校的?听那个鬼丫头说,之前是喜欢你的?”

听到后面的一句话,顿时就有些尴尬,“你妹妹喜欢的那个人我知道,是黎家若。”

祝若北倒是打电话给苏轻语,跟她说过几次黎家若的事情,每次都特别的愤慨。

开始基本上就是,黎家若不理她,正眼也不看她一眼,难道是嫌她老,觉得她长得不好看?

后面就成了,黎家若终于理她了,跟她说话了,虽然语气很不好。和不情愿,但是那就是一个好的开端啊。

在后面,黎家若唱歌真好听啊,在舞台上简直就是光芒四射,太帅了!得去帮他找个公司,给他包装包装。

再后面,联系到公司了,但是黎家若却不愿意去,祝若北还让苏轻语去劝他……这又给苏轻语给为难的。

苏轻语其实也挺惊讶的,开始的时候,只觉得祝若北也许只是有点兴趣玩玩而已,但是没有想当她每次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那语气都是很认真的,顿时心里就有些欣慰,至少不只是玩玩而已,她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如果他们两个能在一起,也不免是一对佳人。

只听到祝浩南有些激动的点头道,“对对对,就是这个叫黎家若的。你都不知道这个鬼丫头简直可以说是着魔了,我还从来没有看到她把那个男生的照片做成手机壁纸的!我倒是偷偷的去找过这个男的,他根本就对我们若北没有意思啊!你说生气不生气,然后等到我回家问她的时候,你知道这个鬼丫头怎么说的?她说,对啊,我没说他现在是我的男朋友啊,但是那是迟早的事,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他别再对苏轻语抱有想法!”

难得看到祝浩南这么无语的模样,但是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苏轻语不禁无语了一下,怎么又跟她扯上关系了??

苏轻语尴尬的笑了笑,“我对这个黎家若也不太了解,我上次手机丢了,他借给了我一个,只不过那个手机后面被薄景宸给摔了,这事一直都觉得挺抱歉的。我和他其实真的没有什么。不过你妹妹喜欢她,你也别插手吧,只要没有做出很过分的事情。”

“当然啊,我才懒得管她,我现在就希望她别来管我,别一天到晚的给我爸妈告状!”祝浩南说到祝若北,简直就是脑袋疼。

苏轻语看到他平时一个云淡风轻,偶尔来点幽默的男人,会有这么抓狂的一面,看来平时在家里,祝若北没少折磨祝浩南。

“你们两兄妹的感情真好。”苏轻语由衷的总结了一句。

“你和你哥呢?”

“我跟我哥啊……自从我妈去世,我爸公司倒闭,然后就有很多年没有见过面。两个人现在就算是见面了,也有一种陌生感,说不上两句话。”苏轻语有些无奈的说着。

跟祝浩南这边走边聊的,心情也顿时好了不少,心中的也没有刚才在医院那时的那么压抑。

手机忽然响起来,苏轻语顿时神经就紧张了,她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薄景宸。

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是的。

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本来舒缓了下的心情,顿时又开始紧张起来,祝浩南站在一旁看到薄景宸的名字,眉头也是微微的一蹙,他们两个人刚才其实在可以的避开这件事不去提。

只见苏轻语的犹豫了好久,最后按下了挂断,接着就按下了关机。

“你这样,薄景宸应该会炸吧??”祝浩南调凯的说着。

苏轻语此时却没有了那个心情,她紧抿着唇瓣。脸色不太好,“他炸就炸吧……如果我被他抓回去,他肯定会逼着我……打掉我肚子里的孩子……”

说着手就不禁捂住自己的小腹,心里也是一颤,头皮一麻,从医院跑出来的那种害怕的感觉,根本就没有散去,心里还有些后怕,如果……如果当时她没有冲出来,现在她的孩子……是不是、是不是就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苏轻语的身子不禁晃了晃了,祝浩南抬手就揽住她的肩膀,眼眸中尽是担心,握住她肩膀的手也是紧紧的,“离开他吧!我带你走。”

苏轻语听着这话蹙眉望着他,紧抿着唇瓣没有说话。

“小秘书,你别误会我,我的意思是……我带你走,但是我不要求你跟我在一起,我只是觉得你跟薄景宸在一起过的……太难受了。他甚至……连你们的孩子都不要。”祝浩南一脸认真的说着。

苏轻语的心都被他给说疼了,但是他这样对自己,她是真的承受不起。

“谢谢祝……”那个总字差点就脱口而出了,连忙就开口道,“谢谢你,我现在跟他……很多事情都没有弄清楚,我要是现在了走了的话,他就算是到天涯海角也会要把我抓回来的。”

苏轻语苦涩的说着,深吸一口气,就转过身,往回走着,“浩南,我可不可以找你帮个忙?”

那声浩南是真的叫的苏轻语全身的尴尬癌都给犯了。

“难得你找我帮忙,说吧,是什么事?”

“我没有带身份证,现在也不方便回那个医院再去拿,你等会把我送到我朋友那里去吧,我在她家里住两晚。”苏轻语有些无奈的淡声说着。

祝浩南听到朋友两个字,眉毛一挑,“朋友?你哪个朋友?”

听到祝浩南这个反问,苏轻语微微的一愣,“时婉月。怎么了?”

听到这个名字,祝浩南的眸子几不可察的一寒,“不如你到我公司旗下的酒店住几天吧,你去你朋友那里住也不太方便,万一薄景宸找过来了,不是也还打扰了她。”

祝浩南说着这话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但是苏轻语听着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她怎么觉得他好像是让自己跟时婉月保持着距离呢。

“你告诉我……月月她……是不是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你们总有人有意无意的提醒着我要我跟她保持着距离?”苏轻语犹豫了好一会,最后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祝浩南扭头看了她一眼,将手插在口袋里,神色有些凝重,“你确定你要知道?”

听着这话,本来不慌的心,瞬间就慌乱了起来,苏轻语瞬间就有些不太敢知道了,她生怕……自己会承受不了。

看到苏轻语沉默了,祝浩南也不在说什么,直到上了车,苏轻语深吸一口气,“你告诉我吧…”

祝浩南扭头看了她一眼,无声的叹了口气,不知道这件事会不会伤到苏轻语,她这个傻姑娘。

发动车子。祝浩南就往他公司旗下的那个酒店开去。

“我想你肯定听过一句话吧,防火防盗防闺蜜,也就是这个道理。”祝浩南没有直接跟她说明,简单的提示着。

苏轻语眉头顿时皱的更深了,“然后呢……月月她到底做了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什么事……恩……也不是什么大事吧。就是一个很平常的桥段。”祝浩南说着,然后轻咳了一下,他在组织语言,想着要怎样说能更加委婉一点,能减少苏轻语的难受一些,顿了十几秒,才挤出这么一句话,“就是,她吧,喜欢了一个她本不应该喜欢的人。”

苏轻语听着,立马就懂了,脸色顿时一白,心口瞬时就堵的发慌,忽然脑海中就浮现出好多的事情……

“你是说……月月她……她喜欢薄景宸?”苏轻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说出的这句话,她甚至不敢想时婉月竟然会喜欢上她的老公。

所以……那次方子荐把自己抓到宾馆去,薄景宸送她回来的时候,才会说那样的话,所以,她才会来盛宇集团……所以,苏瑾之项目要投资的时候,她才会找到祝浩南……所以!那次她喝醉了,时婉月才会将自己交给祝浩南!??

苏轻语简直不敢想象,还有多少她不知道的时候。所以薄景宸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自己,就是因为他知道这件事……

眼眶不禁就红了,心里顿时就好像被放进一个密封的玻璃瓶里,里面的空气变得越来越稀薄,苏轻语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想要将心中那抑郁的气息全给吐出去。

但是一想到之前,时婉月因为了自己做的那些事情,苏轻语心里就难受的厉害,为什么、为什么时婉月偏偏喜欢的会是薄景宸呢??

一个是闺蜜,一个是丈夫,苏轻语顿时内心觉得十分的难受,深吸一口气,都觉得心上扎着千万根针。

祝浩南看着苏轻语这个模样,眉头不禁微微一皱,无声的叹一口气,“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但是……她这样做确实算不上你什么闺蜜了。你把她当朋友,可是她并没有把你当朋友。很多次看似无意的举动,实际上,都是将你推入深渊,这个女人的心机太重了。小秘书,你还是离她远点吧,我犹豫了很久,都没有告诉你,但是我现在觉得你还是需要知道,你必须要有防着她的心,不能再给她欺负了。”

眼泪本来还忍住的住,但是一听到祝浩南的话,泪腺瞬间就发达了,泪水根本就控制不住的往下砸,抬手就擦着泪水,但是怎么擦都擦不掉。

她怎么都不敢回想,自己当亲人一样的时婉月,曾经竟然不止一次将她推入深渊,她还傻乎乎的相信着她每一次的解释。

祝浩南轻叹一声,将纸递给她,苏轻语接过就捂住脸哭了起来。

哭了好一会,苏轻语才缓了过来,眼眶、鼻尖都通红的,看着楚楚可怜,红灯停了下来,祝浩南心疼的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你现在心情不稳定,不然我先陪你去哪里玩一下?电影院怎么样?我带你去看电影?”

苏轻语摇了摇头,“我没事,我不去。把我送到酒店去吧。”

听到她这么说,祝浩南最后也没有在说什么,还是将苏轻语送去了酒店。

将她送到房间,祝浩南正准备迈着步子进去的时候,苏轻语就站在门口挡住了,“浩南,今天谢谢你帮我这么多忙。也谢谢你告诉我真相,我真的累了,我想你也一定很忙吧,你先去忙吧,我一个人静静就好了。”

祝浩南知道她这是避嫌,不过也是,看到她能这样保护自己,他到也放心一点,心里倒也没有因为她这个动作而多么的难过,扯唇一笑,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恩,那你有什么事就打我电话,我就先走了。”

苏轻语扯出一抹苦涩的微笑带你了点头,“恩,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我知道啊。所以,留着以后慢慢的还我!好了,你好好休息吧,等会我让你给你送吃的来,你想吃什么?”祝浩南柔声问着,面上挂着淡然的笑容。

“吃什么……我、我现在不饿也不知道要吃什么,等会我自己叫外卖就好了。”

祝浩南知道她并不想麻烦自己,笑着点了点头,“好,那行,我走了。不要随便开门,开门前记得看看猫眼。”

说着才十分不安心的离开。

苏轻语将门关上,无奈的大叹一口气,此时心里十分的郁闷、难受,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活成这个样子,最要好的闺蜜背叛。自己的丈夫要打掉自己的孩子,家人也不站在她这边支持她。

身子软绵绵的坐在沙发上,深深吐出一口气,内心十分的苦涩,她此时此刻真是好无助。

她不知道薄景宸那边怎么样了,不知道李赫……不知道薄景宸会把李赫怎么样,紧抿着唇瓣,心里一阵的愧疚。

犹豫了好久,还是决定开机问问李赫的情况。

开机,苏轻语就给李赫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就在苏轻语以为这通电话打不通的时候,电话给接通了,“喂?李赫,你怎么样了……薄景宸应该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话音一落,听到电话那边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声音,苏轻语心里顿时一阵慌张。心跳都跟着加速起来。

两个人沉默了几秒,就在苏轻语决定挂断电话的时候,就听到那个熟悉到令她害怕的声音,“你觉得我应该把他怎么样?”

听到这话,苏轻语的动作一顿,他说话的这声音,就如同恶魔一般,令人心神俱颤。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紧咬着唇瓣,“这件事不关李赫的事,是我自己不愿意,自己跑的,你不要连累到别人!”

只听到薄景宸冷哼一声,“连累到别人?到底是我连累到别人,还是你连累到别人?你听话乖乖的把孩子给流了,李赫不就没事了。我顺便告诉你我会怎么处置李赫。辞职,并且让他在南城在找不到工作,你应该不知道吧,李赫的母亲得了重病,一个月的医疗费就够他花销的了,如果他没有了工作……呵,我不说你也该知道后果是什么吧。”

苏轻语听着眼眸顿时瞪得很大,她从来都没有听李赫提起过这些,她只知道,只要不加班,李赫就会回去的很勤快,公司的一些聚餐聚会他也从来不会去参加……

“薄景宸!”苏轻语咬牙切齿的叫着他的名字,语气中满是气愤!

“呵,你要想李赫不失业也可以,回来。”薄景宸声音极其冰冷的说着这番话。

苏轻语的心顿时一咯,手不自觉地就抚在自己的小腹上。“回去?让你打掉孩子么?”

“不想打掉孩子也行,那就让李赫失业,让他的母亲没有医药费,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苏轻语造成的。”薄景宸了解苏轻语,知道苏轻语的弱点在哪里。

紧紧的握着手机,苏轻语的心里一阵的难受,深吸一口气,“薄景宸!你这个恶魔!你会遭到报应的!”

“报应吗?我遭到的报应还不够吗?我的女人跟别的男人滚床单,怀上了别人的孩子!”薄景宸说后面这话的时候,语气中尽是隐忍的怒气。

“我没有!!薄景宸,我真的没有!我是你的妻子……可是你从来都不信我。”

“恩,你第一次说没有的时候,我是信了你的。”

“……”瞬间苏轻语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脸上除了挂着苦涩的笑,就在没有其它的表情了。

“给我一天时间,我要去弄清楚一件事情。”苏轻语深吸一口气难受的说着。

话音一落,薄景宸就冷声命令道,“今晚必须回来!”

苏轻语听着他这个语气,顿时心里一股气,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就要一天的时间!”说着也不等薄景宸说什么,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挂断电话之后,苏轻语就给时婉月打了个电话过去,她还是想要问清楚……即便已经很多事情都已经很清楚了,但是她就是想听听时婉月是怎么说的!

对待自己在乎的人,总是会给她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尤其是苏轻语这种心软的人,更是如此。

电话打过去,苏轻语是紧张的,在祝浩南告诉她时婉月喜欢薄景宸的时候,就已经很打击她了,她很怕……很怕电话打过去之后。时婉月的反应……

嘟的一声,接通了,听到时婉月熟悉的轻柔的声音,“喂,轻语,我刚到家。”

“恩,月月……你……最近在盛宇工作的还好吧。”等到电话接通的时候,苏轻语就怂了。

“还好,对了……听说薄总出车祸了……然后今天才刚醒过来?”时婉月语气自然中透出着一丝的担心。

放在以前苏轻语肯定听不出来,但是她现在听着,完全味道就不一样了,握着手机的手不禁紧了几分,抿了下唇瓣,“月月,你有没有觉得,你太关心薄景宸了。”

听到这话。电话那边顿时就沉默了几秒,苏轻语的心里不知道是愤怒多些还是难过多些。

“轻语……是不是谁……跟你说了些什么?”时婉月明显是有些惊讶。

“谁跟我说什么?我只想知道,那次方子荐把我抓到酒店,你是真的因为害怕才忘记打电话让人来帮我么?来盛宇真的是你觉得自己需要来公司学习一下,你爸刚好给你安排到盛宇的么?还有我哥的项目!你真的没有别的私心么?月月……你就当真那么喜欢他,喜欢到不惜要牺牲我?”苏轻语说着就不禁有些难过。

苏轻语完全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些话的,她只知道说完后之后,心里没有一点点的放松,更多的是难过和失望。

“轻语……对不起……我……我……我真的很喜欢景宸,可是我真的真的没有想要对你做些什么,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害你些什么的。轻语……你不要生气,不要怪我好不好?”时婉月忽然就声音满带着哭腔的说着。

听着苏轻语本来坚硬失望的心,顿时就软了,深吸一口气,语气里满是难过和无奈,“你喜欢谁不好,偏偏……要喜欢他……从你们还没有见面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他是我日后的丈夫!月月,你知道吗?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真的是一点都不愿意相信,我觉得这个世界上谁都有可能背叛我,但是你和奕冰不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