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你让我拿什么去信你/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婉月听着苏轻语的这番话,她知道苏轻语是真的生气,是真的难过了,她平时很少会这样,就算再对自己生气的,她也会忍着不说出来,她宁愿自己忍着,也不想让自己的言行伤到她们。

“对不起、对不起,轻语,你不要这样,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就那样了,我克制过我自己……但是……轻语你现在在哪里,我过来找你当面跟你说清楚吧,这阵子我真的想了好久,真的知道自己错了,自己大错特错了,我明知道他是你……可我还……轻语……你怀孕了,我都还一直没有去看你……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时婉月真的都是要哭出来了,苏轻语深叹一口气,心里难受的紧,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地址告诉了她。

“你怎么在酒店里?出什么事了吗?”只听到时婉月语气满是担心的问着。

苏轻语此时听在耳朵里十分的不是滋味,就是有一种不知道她这个到底是真关心,还只是客套。

“没事,你过来再说吧。”苏轻语有些无奈,当自己开始防着她的时候,她不禁有些心疼自己。

时婉月自然也听出了她语气里的生疏,“好吧,轻语真的对不起。”

说着两人就挂断了电话。

其实苏轻语忽然松了一口气,至少、至少两个人没有像电视剧里的那样,闺蜜两个人反目成仇。没有说着那些难听伤人的话,因为是闺蜜,所有知道对方的弱点是什么。

她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是真的很害怕会有那种情况出现,万一真的出现了,苏轻语都不知道自己会怎样做,应该不会跟她吵吧,应该会直接断关系,然后挂断电话吧。

无论怎样,反正她害怕的那种情况没有出现就好。

等了大概四十多分钟,房门响了起来,苏轻语走到门口,看了看猫眼,确定外面的人是时婉月才开的门。

两个人此时见面,气氛有些尴尬,时婉月手里拿着一些吃的,看了一眼苏轻语,眼眸还不禁红了,让她此时看着更加的楚楚可怜,看得苏轻语顿时连脾气都没有了。

“轻语……”

“恩,进来坐吧。”苏轻语心里百感交集,说不清的滋味。

坐在沙发椅上,时婉月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上,“我猜你这个点肯定没有吃东西,所以我给你买了些来,都是一些清淡的,这个是我在家煮的红糖姜茶,驱寒的。”

看着时婉月一一介绍着,不禁让苏轻语回想起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放个长假回家,时婉月总会带一些吃的,或者一些好看的发夹饰品给她们两个。

只是时过境迁,眼前的人也不是之前的那个人了,内心不禁有些惆怅和感慨。

见苏轻语听着桌上的饭菜不说话,时婉月有些难受,伸手抓住她的手,“轻语,你是不是在怪我,不肯原谅我……”

苏轻语将视线转移到她握着自己的手上,她的手腕上戴着的还是自己在她去年生日的时候送的一个银手镯。

她本来戴着一个手表的,那个手表都几千块钱,但是收到苏轻语这个礼物的时候,她就毫不犹豫的给拆了,换上了她的礼物,然后就再也没有换过了。

此时看着那手镯,心中不禁有些动容,她抬起微红的眼眸看着时婉月,声音里是失望和难过,“我不知道要怎样去原谅,我也一直在告诉自己,你不可能做那些想要害我的事情……可是我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有些害怕。”

“所以……轻语,你不愿意原谅我么?你宁愿要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也不接受我的道歉吗?”时婉月也有些难受。

苏轻语听着这话,瞬间无言了,空气中顿时就散发着一丝火药的气息。

她收回看着时婉月的眸子,“我没有不愿意原谅你,我只是根本无法接受你因为薄景宸……对我做的那些事。”

“轻语……对不起……”时婉月说着,眼眸就红了,苏轻语轻叹一口气。低头看着桌上的饭菜。

“我有些饿了,你吃过饭了吗?”见苏轻语转移着话题,就知道她有要原谅自己意思。

“我吃过了,这些是特地给你买的。”时婉月抬手擦掉眼角的一抹泪水,热情的说着。

看着她这个模样,苏轻语心中不禁叹了口气,如果她真的知道自己错了,自己也不会去追究什么了。

喝了一口红糖姜茶润了润喉咙,暖了暖胃,就拿起碗筷,“那我就吃了……”

时婉月点着脑袋,看着苏轻语吃着饭菜,她的手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衣角,手心里都出了汗。

“轻语,你怎么会在这个酒店里。又跟薄景宸吵架了?”时婉月柔声担心的问着。

苏轻语吃着饭菜,只是浅浅的“嗯”了声,就没有再说什么,就是有意的防着她,这样防着一个曾经无话不说的人,真的是一件很令人心酸的事情,其实她也好像更时婉月说说为什么,但是她不敢。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都不信任我了,对不起都是我,都是我才让我们两个的感情变成这样的。”时婉月眼眸中透露着伤心,语气中也满是自责。

“我只是需要缓缓……”苏轻语吃一口饭,淡声说着。

时婉月浅浅的“嗯”了声,就没有再说什么了,苏轻语吃的很少,她其实并没有什么胃口的,只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才勉强的吃两口饭,她倒是将那个红糖姜茶给喝完了。

吃过饭,时婉月就主动要去整理着桌上的东西。

苏轻语看着她的忙碌的身影,心里上说不上有多么的生气,只是对她已经做不到无话不说和亲密无间了。

就算给她一段时间缓缓,也很难和时婉月关系再似从前了。

时婉月去浴室洗了个手,就拿出手机,快速的在屏幕上打着字,内容编辑完之后,忽然就犹豫了,手放在发送两个字上面,停住了。

眉头紧紧的蹙着,心也跟着不自觉地加速着,握着手机的手也不自觉的握紧,深吸一口气,紧咬着唇瓣。

她犹豫了……但是犹豫了没多久,最后还是将内容给发了出去。

发出去之后,时婉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轻语,你不要怪我,这些、这些本来就不该是你拥有的,你看看你现在……过的多么的难过,我、我是在帮你。

这样想着,时婉月心里才好过些,走出去的时候,只见苏轻语一脸的睡意,脸上的神色十分的疲惫,单手撑着脑袋,抬眼费劲的看了一眼时婉月,声音有些弱弱的,“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觉得好困。你等会自己回去吧,我先去睡会了。”

说着就要从椅子上站起身子来,时婉月脸上是几不可察的紧张,她连忙走上前,一脸担心的问道,“轻语,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看你这脸色有些不对啊。”

苏轻语摆摆手拖着沉重的身子走向床边,躺在床上睡意就更加的重了,“没事,就是……有点困。”

说着苏轻语就没有再说话了,时婉月心里顿时一咯,她第一次做这种事,此时紧张的厉害。她小心翼翼的走到床边,轻声唤道她的名字。“轻语?轻语你睡了吗???”

连续叫了几声,确定她没有醒过来,时婉月才快速的从口袋中又拿出手机给刚才那个号码打着电话过去。

“喂,你到哪里了!轻语……轻语她已经睡过去了!”时婉月说话的时候语气里满是紧张和害怕,尤其是看到苏轻语那睡颜的时候,心中更是愧疚……但是……一想到谈凡沁跟自己说的那些话,心肠顿时又硬了一些。

前不久,谈凡沁就找到她了,谈凡沁跟她说了很多,关于薄景宸的事情,以及薄景宸根本就不喜欢苏轻语,都是苏轻语用尽了手段,才嫁给的他。

时婉月听着不是不生气,不是不气愤。谈凡沁找她合作,说有办法让苏轻语离开薄景宸的身边,但是前面两次她都给拒绝了,她虽然喜欢薄景宸,也想跟薄景宸在一起,但是从来……从来……至少没有一次真的……想要害苏轻语的,更何况是和谈凡沁合作,万一她将自己的事情,告诉了薄景宸,告诉了苏轻语,她就完了……

但是在今天,接到苏轻语的电话的时候,在苏轻语知道了她喜欢薄景宸,知道了以前她那一念之间做的事情的时候……她的内心其实是放松了的……

在挂断了苏轻语的电话之后,时婉月就给谈凡沁打了电话过去。简直就是鬼使神差一般!她虽然跟苏轻语说着对不起,但是心里……却很恨,凭什么苏轻语就能嫁给薄景宸,她要什么都没有!!

尤其是苏轻语还一副特别心痛自己会喜欢薄景宸的语气,那简直就是让时婉月内心那不平衡的心理更加的旺盛。

“喂,你竟然给我打电话?是决定要跟我合作了吗?”谈凡沁轻笑一声,好像早就猜到了肯定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

时婉月秀美微微一紧,深吸一口气,声音冷淡的说着,“她知道了我喜欢薄景宸的事情。”此时这种事,除了谈凡沁,她竟然连一个可以诉说的地方都没有。

“她知道了?那你问了是谁告诉她的没有?应该不会是阿景,他要告诉早就告诉了,而且还听说,今天阿景让苏轻语去打胎了……”谈凡沁声音带着一丝得逞的语气。

时婉月微微一愣。忽然就明白过来为什么,苏轻语会在那个酒店而不是在医院,也不是在家里。

“可是……刚才她给我电话的时候,是在酒店……”时婉月猜到了大概,但是还是想从谈凡沁这里确认。

“呵,就在手术要开始的时候,她逃了。苏轻语想要留住那个孩子!”谈凡沁的语气中满是凶狠,“你打电话过来,应该不仅仅就是想从我这里知道消息吧,你有没有想过到底是谁告诉她你喜欢薄景宸这件事的?你上次不是跟我说,周奕冰知道吗?”

听到周奕冰三个字的时候,时婉月脸色都黑了,紧抿着唇瓣,手紧紧的握着手机,顿时一句话偶读说不出来了。

“我看你啊,是被她们两个给抛弃了,不过也是,你和她们本来就不是一类人,她们两个的条件哪里和你比得,我估计啊,从在学校的时候,她们两个就是在利用你,根本就没有把你当真朋友,你自己自己想想,是不是其实她们两个关系要更好一些,很多事情,你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谈凡沁一点点的分析着,跟时婉月说着。

时婉月顿时眼眶就红了,心里也愈发的难受,深吸一口气,“她们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她们没有什么没告诉我的,她们知道的我都知道!你是在挑拨我们的关系!”

谈凡沁轻笑一声,“你还真是个傻姑娘,难怪可以被她们两个人给哄得团团转,还不知道,你现在看看她们两个人,哪个不是找到了一个条件非常优越的男人,你说周泽成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苏轻语要帮周奕冰而不是帮你呢?难道你不应该和周泽成更加配一些吗?这说明什么,说明在她的心里,周奕冰比你重要!你再想想现在,她们是不是跟你说话聊天聚会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所以,我说别傻了,阿景根本就不爱苏轻语,只是一直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跟苏轻语离婚!你只有让苏轻语离开了薄景宸,你才会有机会接近薄景宸!”

时婉月听着她的这番话,心里其实还是有一丝警惕的,“你为什么要帮我?你这分明就是在利用我!?让我给你当枪使,让苏轻语离开薄景宸,然后重新回到薄景宸的身边!”

“我这自然算不上是在帮你,我已经不能生育了,我跟阿景啊,是不可能的了,我只是心里气不过!她抢走了阿景!害死我的孩子,还让我不能生育!我气不过!所以我们两个只是各取所需。你不必怀疑,我也可以顺便提醒你一下,就算你然苏轻语离开了薄景宸,薄景宸也不会喜欢你,但是,你可以从薄景宸的母亲着手,就你这样的书香世家,还有你的气质相貌,她母亲一定会很喜欢你,他是个孝顺的人,到时候娶你就只是时间的问题!”谈凡沁继续一点点的引诱,“我有个方法,可以让你不暴露,又可以让你毁了苏轻语。”

话音一落,时婉月就沉默了,谈凡沁也不着急,对付这种小姑娘,她真是不费吹灰之力,脸上尽是嘲讽的笑容。

久久的时婉月才颤声问道,“什么方法……”

——

时婉月挂断电话,整个人都焦虑不安的在房间踱步。过了大概十分钟的样子,房门终于响起,她迈着步子就去开门。

将门一打开,就看到一个穿着服务生的男人。

时婉月看清他的脸,深吸一口气,低着嗓音冷声说道,“赶快进来吧。”

那男人一进门就将头上的帽子给摘掉,眼神阴狠猥琐的看着床上熟睡着的苏轻语,“最后,他还不是会成为我的人!!”

这个人是方子荐,很久都未曾出现的方子荐。

时婉月看到他说这话,紧抿了下唇瓣,“轻语……她怀孕了……你……你对她温柔点……”

方子荐的脸上顿时就露出林时婉月觉得恶心的表情,“孕妇?呵呵,孕妇我可熟悉了,你放心,我可舍不得轻语出什么事!!不过倒是你,你倒是让我很惊讶,你说轻语醒过来,知道这些事都是你做的会是怎样的想法??真是绝!真不是一般的刺激!!这些都是她应受的!!”

说着方子荐看着苏轻语的神情就变得凶煞,眼里满满的都是恨意,“如果不是她!我现在怎么可能是这个地步!我早就成了杨氏集团的董事长了!”

时婉月没有心思听他说这些,语气中尽是不耐烦,“好了,你快点吧!等会她醒了不好了!说着就从包里拿出摄像机。”

方子荐看了一眼,眸光一亮,不禁啧啧摇头,“我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苏轻语醒后会是怎样的表情了。”

时婉月握着摄像机的手微微一紧,抬头就朝方子荐吼道,“你到底开不开始。不开始就出去!”

方子荐看了一眼时婉月冷哼一声,就开始脱着自己的上衣,“呦呵,还生气了,自己做这种龌蹉的事情,还生气了。”

时婉月听着紧抿着唇瓣没有说话,抬眼狠狠的瞪了一眼方子荐,方子荐就直点头,“好好好,我闭嘴,你说你等会拍的时候会不会也想??想的话别忍着,我们三个可以一起来的。”

话音一落,时婉月就拿起桌上的遥控器往他身上砸去,“你要是再多说一个字,就给我滚出去!!”

方子荐听着冷笑一声。就不在说话了,脱的只剩下内裤就一脸猥琐的走上苏轻语。

时婉月心跳不停的加速着,举起相机的手都不禁有些颤,深吸一口气,心里不断的给自己暗示,都是苏轻语她自己……她自己要将自己逼到这绝境的。

方子荐压在苏轻语的身上,就开始解着她衣服上的扣子,性感明显的锁骨,丰满雪白的高峰顿时就暴露在空气中,他看了一眼,根本就忍不住,俯下身子就吻着她的锁骨,然后一点点的游至她嫩白的胸脯。

时婉月涨红着脸,看着方子荐的动作,呼吸都不自觉的加重,握着相机的手,不自觉的紧了几分,深吸一口气,直看到方子荐将苏轻语的内衣扣给解开……她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将相机一关,便冲上前去,拉住了方子荐。

只见方子荐眸中通红,嘴巴都要快含住苏轻语的高耸了,忽然被打断,顿时整个人都有些不爽,“你又要干什么?!!你要是看着想要,也先等我把苏轻语这丫的吃干抹净了再说!我可是等了五年,终于等到了今天!!我就是想要那个薄景宸看看!!看看他的女人臣服我身下会是怎样的表情!!”

“你……你走吧……”时婉月声音颤抖的说着这话,根本就不敢低头看方子荐此时的模样,他除了内裤,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穿,此时他还起了生理反应。

“时婉月你怕是有病吧!你是过来玩我的吗?!!”方子荐顿时就有些暴躁。

方子荐和在学校的时候比起来,确实改变了许多了,根本就没有了当初在学校时候的斯文和彬彬有礼,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个流氓,脾气也没有以前的好,被他这么一吼,时婉月还吓到了。身子颤了颤,顿时就没有说话了。

方子荐白了她一眼,冷声道,“要是看不下去就出去!不要到关键时候打扰我!”

“我只是提醒你,你要是再不走,薄景宸可就过来了!苏轻语这次是逃出来的,薄景宸到处找她,她的手机开机了,你觉得薄景宸找到这里来需要多久??”时婉月心跳顿时加速着,忽悠着方子荐。

方子荐听到这话,眉头猛地一蹙,一脸不相信的瞪着时婉月,冷哼一声,“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薄景宸要过来了??”

时婉月抬手看了看时间,“我不知道他多久过来,但是以防万一你最好现在走,不然被薄景宸抓到你可真是别想走了,上次他怎样对你的,你应该忘不了吧,刚才拍的那些已经够了,到时候苏轻语跟薄景宸离婚了,你想怎样都随你了!”

方子荐半信半疑的从床上站起身子,但是他此时宁可信其有都不可信其无,如果不是薄景宸他现在也不会沦落到,各大小公司都不肯收他,他只能沦落到去那种不看简历,不看档案的小地方去工作!!他根本就不甘心,但是却也一点的办法都没有!

薄景宸这个人惹不起!

他穿上衣服,满眼恨意的瞪了一眼床上的苏轻语,“苏轻语,你不要怪我!这都是你的报应!!”

时婉月推攘着方子荐,就让他快点走,“赶快离开南城,最好永远都不要出现在南城了。”

送走方子荐,时婉月顿时整个人的身子都软了,一点的力气都没有,心跳还在砰砰砰的加速着。

她转身看着床上的衣衫不整,上身暴露的人儿,紧咬着唇瓣。

轻语……你得谢谢我……是我……是我!才没有让你失身的……这是你欠我的一个人情……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

时婉月走上前就将苏轻语身上剩下的衣服都给脱了,盖上被子,望着床上的人儿,不禁深吸一口气。

拿起床上的相机,打开看了一眼,确定视频保存了,才将它放到包里,然后转身离开。

她坐到车上,就将视频转到自己的手机上,然后发给了谈凡沁,看到她接收成功之后,时婉月才删除了所有跟这个视频有关的记录。

深吸一口气,手到现在都还是颤抖的……

——

苏轻语挂断电话之后,薄景宸的脸色就十分的阴沉,扭头看向低着头一脸严肃的李赫,冷哼一声,“我还真是意外,想不到你们两个关系可真是好!”

“薄总,苏秘书绝对不会做出那些对不起你的事的!苏秘书肯定是被人给陷害的!您该再查查……万一那个孩子是您的……流掉了,到时候伤心难过的就不是苏秘书一个人了……”事已至此,李赫只能破罐破摔。

薄景宸冷眸瞪向他,“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我的家事了?你忘记你是拿谁的薪水替谁办事了吗!”

冷冷的一句话,吓得李赫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薄景宸将视线收回,“去查她现在在哪里!和谁在一起!”

李赫低头沉声应着,就转身要走,只听到身后薄景宸疲惫的声音缓缓响起,“手机!”

他愣了下,才转过身去拿。

过了不知道多久,薄景宸打了针吃了药身子有些沉就睡了过去。

门再次响起的时候,他才疲惫的睁开眸子,喊了声进来,“薄总,找到苏秘书在哪里了。”

“嗯。”薄景宸坐起身子,接过李赫递过来的水,“她在哪里。”

“苏秘书在凌云酒店。”李赫低声说着。

一听到凌云酒店,薄景宸喝水的动作一顿,眸中忽而就冒着寒光,“凌云?祝浩南公司旗下的酒店?”

李赫紧抿着唇瓣,“恩,是的……”

话音一落,薄景宸就将手中的杯子狠狠的摔碎在地上,“苏轻语!!你到底要我拿什么去信你!!!”

薄景宸只觉得心里最后一点点的信任都快要被磨光了,他每次逼着苏轻语打胎,看到她难过伤心的模样的时候。他都心软了。现在回想起来,他该是个傻子吧!!

一次次的被苏轻语的可怜哄得忘记自我!

手机忽然响了一声,薄景宸气愤的就拿起,是发在邮箱里的一条连接,眉头不禁一蹙,心中顿时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点开一看,方子荐亲吻苏轻语上身的香艳画面顿时就出现在眼前。

还没有看完,薄景宸就猛的一甩手,将手机狠狠的扔在了墙上,只听到啪的一声,手机摔在了地上,顿时他的胸口就燃起了一股火,眸中的怒火都快烧了出来,“苏轻语!!苏轻语!!!苏轻语!!你个贱人!!”

他真的觉得整个人都要爆炸了。那画面一入眼薄景宸,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他从来没有如此生气过,他猛的就将自己手上手背上的针头拔掉,鲜血直接就喷洒了出来,溅在了白色的床单上,李赫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薄景宸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

看到薄景宸那个动作更是一惊,连忙就上前扶住准备站起身子的薄景宸,“薄总!薄总!您要去干什么?您的身子还没有好全,不能太过于激动,要养好身子啊!!”

“你给我滚开!!别拦着!!”薄景宸一把就将李赫推开,摇晃着站起身子,就要往外走去,李赫连忙就上前扶住他,“薄总,您要去哪里我送您去!您现在的手不能开车,要是再伤口裂开,您的手就废了!”

“你打电话给周泽成,让他马上给我找方子荐在哪里!现在送我去凌云酒店!!”薄景宸刚走两步就觉得脑袋一阵的晕眩,还好是李赫扶住了自己,不然他可能就会倒在地上了。

能让薄景宸如此生气,肯定跟苏轻语有关,而这个男人是苏轻语的前男友……李赫只觉得苏轻语肯定是又被陷害了!

薄景宸连出院手续都没有办,一走出病房,就正好碰到医护人员,“薄先生这是要去哪里?现在还是需要在床上静养。”

薄景宸抬眼看了一眼医生,“我就是去楼上看看我妻子。一会就回来了。”

听到薄景宸这样说,医生犹豫了一下,“那好。薄先生要主要脑部的安全。”

薄景宸沉声“恩”着,点了点头,就眼神示意了一下李赫,两人走向电梯。

上了李赫的车出了医院,他只觉得头疼欲炸,在车上一直抬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但是一闭上眸子,脑海中浮现的就是苏轻语那香艳的照片,只听到嘭的一声,薄景宸抬手一拳头就狠狠的砸在了身前的储物箱上。

李赫斜眼看了一眼薄景宸,紧抿着唇瓣,心里担忧,但是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很担心苏轻语……

他就有些想不明白,苏轻语明明谁都没有惹。为什么总会有阿么多人看不惯她,要陷害她!

以最快的速度开到了凌云酒店。

李赫扭头看了一眼脸色极差,唇瓣都有些乌紫的薄景宸,一脸的担忧,“薄总,您还好吗??看你的状态很不好啊……”

薄景宸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我没事。”

说着李赫就赶忙下车,扶着薄景宸下车,直接走进酒店内,上了苏轻语所在的那层楼。

“薄总,就是这间房。”李赫眉头轻蹙,“要敲门么?”

话音一落,就看到推着清洁车的酒店清扫员走了过来,薄景宸眼神示意了一下李赫,他便明白了意思,脸上挂着笑意就走上前去,“姐,帮个忙,我们的房卡放在房间里忘记拿出来了,您可以帮我们开一下门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