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你越想逃,我就越让你逃不掉/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洁阿姨看着李赫和薄景宸愣了一愣,“你们两个小伙子怎么这么马虎,出个门,还能忘记拿房卡。”

李赫脸上挂着一丝尴尬的笑容,“对啊,门一关上就给忘记了,姐你帮个忙吧。”

清洁阿姨看了一眼李赫,就推着车子走向苏轻语的房间,从口袋里拿出通用的房卡,抬眼看了一眼薄景宸,一脸鄙夷的看了一眼李赫,“你们两个住一间房呀?”

说着滴的一声,房门就给打开了,薄景宸说了句“谢谢”就推门走了进去。

李赫抬手搔了搔头发,“哈?他是我老板。”

话音一落,清洁阿姨脸上的表情就黑了黑,不禁摇着头,“哎,小伙子,看你身强体壮的,长得也好,做什么不好,非要做这行?找个正经职业做吧,总能养活自己的。”

说着就推着车子离开了。

李赫听着一脸的尴尬,眉毛挑了两条,内心在吼,不是你想的那样啊!他只是我老板啊!老板啊!

薄景宸沉着一张脸,一步步的往里走去。每走近一步,心跳就不自觉的加速着,他害怕,他从来都没有此刻这般的害怕过,他此时不禁有些自嘲,他竟然会因为一个女人会有这样的感觉。

苏轻语,到底是你折磨我还是我折磨你!为什么我会这么的难受!!

一走到拐角处,看到床上凌乱,她露着香肩盖着被子,还在熟睡的苏轻语,薄景宸心态顿时就炸了。

听到身后李赫走上前来的脚步声,薄景宸头都没有扭过去,声音听起来十分具有压迫性,“到外面守着!”

李赫的脚步一顿,“好。”说着就转身关上门,站在门口等着,心里有些替苏轻语着急,也替薄景宸担心。

他无声的叹了口气,不知道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才可以真正的好起来啊,明明是互相在乎互相喜欢的,为什么就不可以友好的相处呢?

薄景宸眸子冒着寒光,胸腔一股怒火在熊熊的燃烧着,他现在完全就能猜测出,等会看到的是什么画面。

但是,他就是不死心,就是想亲自去确认!他甚至希望等会看到的并不是他猜测的那样!!

走到苏轻语的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睡颜,她的眉头微微的一蹙,一副欲将醒过来的模样,薄景宸紧紧的捏着拳头,没有将苏轻语身上的被子给掀开,他……犹豫了。

可能是那一抹目光实在太强烈而灼热,苏轻语就算睡觉都能感受到,她嘤咛了一下,翻个身,眸子就缓缓的睁开,开始眼前一片的模糊,但是依稀可以看到眼前是一个人影,顿时心里一惊,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仰头一看,就见薄景宸面若冰霜,眸子却燃着烈火……

她正要爬起身子,却发现自己竟然……竟然一丝不挂!

她整个人脑子嗡的一下就炸了,愣了好几秒,才猛得抬头看向薄景宸,脸上满是震惊和害怕,手连忙就护住自己的小腹,声音充满了恐惧,“你对我做了什么!!??”

薄景宸看到她这个模样,忍不住的冷笑一声,心却是被那怒火烧的一阵疼……对,他觉得痛,很痛!!他曾几何时有过如今这种感觉!

这种痛,胜过任何一种肌肤上的疼痛,那种痛入骨髓的感觉。真的是只有自己知道!

“我对你做了什么!!苏轻语!!你现在还要说,你在外面没有男人吗!你到现在还要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吗!!你要我拿什么去相信你!啊!!!让我相信你!!替你养别人的孩子!让别人的孩子,来继承我的家产吗!!”薄景宸失控了……他是真的失控了,他从来都没有如此愤怒过……

就算是那次误会了苏轻语害死了谈凡沁的孩子,薄景宸都没有像如今这般的愤怒!

爱上一个人,总会让你迷失自己,让你看到自己内心最讨厌的一面!这就是薄景宸最恨的自己,一次次的心软!如果不是心软,他不会和苏轻语牵扯到现在!!

薄景宸吼完苏轻语之后,身子就有些受不住,脑袋一阵晕眩,身子摇晃了好几下,最后还是扶住了身后的沙发,才稳住了身子。本来就没有血色的脸上,顿时就一阵煞白,唇瓣灰紫,一看就特别的虚弱。

苏轻语本来被吼得身心一颤,忽然看到薄景宸这样,顿时就紧张了起来,扯着被子,遮盖住自己的身子,爬到床边,脸上满是担心的神情,语气也是很紧张,“你怎么了?要不要紧?你就可以出院了??”

薄景宸站住身子用力的呼吸了好几口气,才抬眼阴冷失望的看向苏轻语,“现在内心是不是特别的希望出事!出事了你这个孩子就能平安的出世!就能被薄家当宝供着!你和方子荐也能有更多的相处时间!!我开始以为会是祝浩南!我还真是意外!!没想到竟然会是方子荐!!苏轻语,你真是让我一次又一次的意外!!”

苏轻语简直越听越迷糊,她紧紧的捏着身前的被子,脸上一脸的疑惑,眉头紧紧的蹙着,“薄景宸!你到底在说些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你现在真的是一个男人就能牵扯到我的身上来吗?你怎么不说,我跟全世界的男人都有染啊!!我真是看你越来越疯狂了!”

薄景宸忽然两三步就迈到了床上,将苏轻语的身子,猛地往后一推,单手紧紧用力的将她摁在身后的床头上!

眸中的怒火好像是要将苏轻语给烧毁似得。

苏轻语余光瞥到了薄景宸手上重新包扎好的伤口,没有挣扎,她怕会碰到他的伤口。

真是搞笑,这个男人一心要害死她的孩子,又一副想要将自己碎尸万段的模样,她竟然还有这个心思去替他着想着他的手臂!!

女人的爱真是卑微而可悲的!!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抬眼看着他脸上的惨白和唇瓣的灰紫,气色十分的不好,“你现在最好冷静一点!你的身子经不起折腾!”

话音一落,薄景宸就忍着手上的手臂上的疼,抬手就将苏轻语身前的被子猛地扯了下去。

苏轻语惊呼了一声,她第一个反应不是自己曝光的身子,而是满眼担忧的看着的他的手臂,她秀眉紧紧蹙着,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瞪着薄景宸,“你是疯了吗!!你的手臂不想要了吗!!”

“你看看你自己!!!真是令人恶心!!!”薄景宸眸光满是嫌弃,还有那几不可察的心痛和失望,忽然视频里的画面又涌入脑海,煎熬痛哭的低吼一声就将苏轻语的身子推倒在床上,低头就用力的啃着苏轻语的锁骨脖子!

苏轻语惊呼一声,抬手用力的推着压在自己身上的薄景宸,眼泪顺着眼角大颗大颗的流下来,再在枕头上。

“薄景宸!!啊!你放开我!!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睡了一觉醒来就这样了!痛!好痛!别咬了!”苏轻语真是疼的额头上冒着细汗,眼泪更加汹涌的流了下来。

薄景宸疯般的啃着她,眸子通红,他的心何尝不同,当看到她身前一个个吻痕,他真的感觉自己疯了!他该是疯了才会在意这些!对,他就是疯了,疯了才会爱上苏轻语,爱上苏轻语这个可怕的女人!

“这个地方!他是不是碰过!!还有这里!!苏轻语!!你是谁的女人!!你到底知不知道!!”薄景宸沉着嗓音一声声的低吼着!

苏轻语疼的眼泪如没有关闸的水龙头,“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除了你!真的没有任何人碰过我!!我是你的女人!!我是你薄景宸的女人!”

苏轻语的哭声撕心裂肺,不单单是因为身上传来的疼痛感,更多的是心上的疼痛!这段时间她真的过的太煎熬太难受了。她甚至都快要对这生活失去了信心,失去了希望!她为什么会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却没有让她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和幸福!

听到苏轻语的话,薄景宸的动作一顿,他停了下来,可是苏轻语的哭声却没有停下来,眼泪还顺着眼角滑落在被单上。

薄景宸的头部不能强烈的晃动,刚才那疯狂的动作,令他一阵的晕眩,但是他就是想要惩罚苏轻语!比起身体传来的难受,根本就抵不上心上的痛和煎熬!

他的眸子通红,但是脸上和唇瓣却是一点点的血色都没有,看着如同一个死人,灰白的令人害怕。

“苏轻语!你是怎么敢说是我的女人的!你是怎么敢这样承认的!!你才跟方子荐苟且!现在却可以义正言辞的说着是我的女人!!你是在打我的脸吗!!告诉我,你就是要替我戴上一顶绿帽子么!”薄景宸的声音虚弱。停在苏轻语的耳里,却觉得心如刀割!

她与薄景宸的眸子对视上,眼泪的泪水根本就止不住,声音里满是哽咽和哭腔,“方子荐!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将我和他牵扯在一起!我也不知打为什么我一觉起来,身上就一丝不挂!我……”

苏轻语的话还没有说完,薄景宸就抬手捂住她的嘴,他的眸子的失望和冷漠,同时也让苏轻语绝望,她知道了,他不信她!闭上眸子,一滴热泪,又滑落了下来。

“别解释了!苏轻语。我只相信我看到的!”薄景宸声音虚弱低沉,却听得她身心一颤,字字诛心。

薄景宸低头看着苏轻语的身上,全是他的咬痕,胸上更是惨不忍睹,本来好看的胸上此时看着竟然有些渗人。

薄景宸忍着脑袋的晕眩,缓缓的站起身子,眸光阴冷,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好像刚才那个情绪失控,疯狂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他的眼底此时看起来好像没有任何人任何的事可以激起波澜。

“这个孩子,必流无疑!这就是你背叛薄家的下场!你越想逃!我就越让你逃不掉!”薄景宸的声音冰冷的好像是地狱走来的使者,在给她宣判着最后的死刑!

说着薄景宸就将沙发上苏轻语的衣服。丢在了她的身上,最后一句话都没有说的就迈着步子一步步的走了出去。

一迈出那个房间,薄景宸的身子就撑不住了,身子猛地就往前倒去,还是李赫眼疾手快连忙就扶住了他。

声音满是惊恐的一声声喊道,“薄总!薄总!你怎么了!!薄总?!!”

薄景宸脸色煞白的厉害,根本就没有一丝的血色,看起来很吓人,有服务生看到这情况,连忙就跑上前来,跟着李赫一起扶住薄景宸,“什么情况要不要叫救护车过来?”

薄景宸声音极其的虚弱,“李赫你在这里守着苏轻语出来,我在车上等你。”说着就让那服务生扶着他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每走一步,薄景宸就觉得眼前的景象天旋地转,根本就站不直身子。

扶着他的那个人,简直都紧张的死了,“先生你真的没事吧?看你这个样子好像很严重的样子。”

李赫满眼紧张的看着薄景宸,只见他忽然就走向走廊边上的垃圾桶,吐了起来。

李赫一惊,连忙就走上前去,“薄总!!还是让我先送你去医院吧!你这样拖下去不信的!薄总你的手臂!!手臂又受伤了!!”

薄景宸吐了之后,整个人都好多了,但是身子却更加的虚了,扶着他站起身子,“没事,我还撑得住,这次你要是敢再放苏轻语走!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说着就走向了电梯。

李赫一脸担心的看着他的身影,心里沉重的厉害。

薄景宸对他确实是好的,他母亲要钱治病,他根本毫不犹豫的就借给他十万块钱,虽然这笔钱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小数目,不值一提,但是对于李赫来说,却是就命只恩,当初如果不是那十万,他的母亲早就连命都没有了。

到现在那十万块钱,李赫都没能还给薄景宸,有一次拿着存了一年的两万块钱给薄景宸,薄景宸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我拿了一个整数给你,你还也得还我一个整数!”

当时就将他感动的一塌糊涂,他知道他攒这钱不容易,每个月的开销那样的大,房子还是租的,水电费,还有母亲的医药费等等一些开资,薄景宸知道他需要钱。

再有钱的人,也不会不把钱当钱,也不会将钱给一个不相关的人,而且,越有钱的人,就越知道抠,李赫是真的很感恩薄景宸。

这次帮苏轻语,完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觉得苏轻语不可能是那样的人,觉得苏轻语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薄景宸的,才会让她走,他不想看到薄景宸以后因为这件事,而愧疚的模样。

“李赫。”正在晃神中,就听到身后苏轻语的清冷的声音响起。

扭头看过去,只见苏轻语的脸色也不太好,李赫走上前去,眉头一皱,脸上神色沉重,“你的脸色也很不好……”

“我没事,薄、薄景宸他怎么样了?”苏轻语刚才在里面,听到李赫那一声声的薄总,真是听得她心颤。这个男人明明对她如恶魔一般,她却还是会情不自禁的替他担心。

薄景宸将衣服丢在她的身上的时候。她的心都疼到窒息了,只是她很想知道,为什么会忽然这样,她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点的印象。

她只记得……记得吃了时婉月带过来的饭菜还有那杯红糖姜茶,没有一会她的身子就特别的沉!然后就睡了,然后就到薄景宸的出现……

时婉月……这件事难道跟时婉月有关,想到这里,苏轻语的身子顿时就是一颤,身子不禁起满了鸡皮疙瘩,头皮一阵的发麻,连眼眶都不禁一热。

想着薄景宸的那些话,苏轻语大概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是她叫来了方子荐玷污自己??但是她却没有感觉到一点点身子累和不舒服的感觉,但是身上的薄景宸刚才看到的吻痕!

苏轻语想着脑袋真的是要炸了,但是她的一种直觉,这件事情,跟时婉月肯定有关!!但是仅仅是这一件事,就足够苏轻语心痛欲绝了!!

所有她的道歉都是有预谋的!!所有人都要让远离她远离她!可是她却想个傻子一样的!一次次的选择相信!!

苏轻语想到这些,身子就忍不住的颤抖着,被最好的闺蜜背叛、欺骗、算计!心真是感觉顿时就哗啦开来一道大大的口子,鲜红滚烫的热血,汩汩的往外冒着!!疼得苏轻语连眼泪都哭不出来,唯有心疼还有冷笑。

她简单的冲了下身子,根本就没有避开刚才薄景宸啃咬的地方,她这就是故意的,故意的去感受那如针钻的疼痛感。

穿上衣服,她根本就没有要清理准备的东西,就开门走了出去,就只见李赫挺拔清瘦的身子望着电梯失了神。

说到薄景宸。李赫的脸色就非常的不好,眉头紧紧的蹙着,说话时候的语气也十分的沉重,“薄总他看起来状态十分的不好,他本来还不能出院的,但是……不知道薄总看到了什么东西,就气到将手机给砸了,然后就要出院过来找你……刚才他还吐了,我们现在赶紧下去吧,我担心薄总的身子撑不住。”

砸了手机,苏轻语脸色微微一沉,估计是拍了她什么视频或者是照片给了薄景宸吧。这样想着,心又不禁一阵抽疼,满脑子都是时婉月过来找自己时候那楚楚可怜。道歉认错的样子!

她说不上有多恨她,但是不怨是不可能的!!

李赫简单的说了一下薄景宸的情况,两个人就往下走去。

上了车,薄景宸一脸难受痛苦的坐在车内闭着眸子,苏轻语心里担心,但是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时不时的会偷偷的瞥向他一眼看他的情况。

薄景宸应该是真的和难受,才会在苏轻语上车的时候,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下。

到了医院,薄景宸根本连车都下不了,李赫赶忙就叫来了医生,苏轻语即便全程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担心和紧张全部都写在了脸上。

薄景宸被扶上病床,医生和护士着急的将他推入急症,苏轻语正要小跑的跟上的时候,被李赫给拦住了,“你不要着急,慢慢走,我先跟上去看看,要照顾好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说着李赫就追上那医护人员。

苏轻语的眸子顿时就红了,手不只觉得就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现在就算是她想要照顾,也照顾不好了啊,只要薄景宸一醒过来,这个孩子就肯定包不住。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是祝浩南的电话。

她根本就忘记了还有祝浩南这回事,“喂……”

刚接通,就听到祝浩南紧张的声音从电话的那边传过来,“小秘书,是你吗?你现在在哪里?”

听着他如此紧张的语气,苏轻语心里一阵难受,她现在真是可怜,可怜到是个人关心,就会感伤。

“我在医院。”

“医院??你怎么在医院!发生什么事情了,听说,有两个人男人来过你的房间,是不是薄景宸找过来了?”祝浩南担心的说着,还能听到一个中年女人着急的快要哭的解释的声音。

“恩,薄景宸过来了。对不起,没来得及告诉你。”

“你那边的情况怎样?他没有把你怎样吧?我过来找你。”

“别!你不要过来了,你过来只会让事情更加的严重,今天谢谢你。”说着苏轻语还不等祝浩南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

她深吸一口气,她不想麻烦祝浩南,她知道他是真心的关心自己,但是她真的不想再让他牵扯到自己的这些事情里面来了,不想让他在成为自己和薄景宸之间的矛盾!

苏轻语到薄景宸的病房的时候,医生的检查已经出来了,脸色非常的不好,看向刚走进来的苏轻语和李赫,压抑这语气的不满,“我不是提醒过,患者的手臂不能再裂开不能再裂开!你们怎么就是不注意呢!你们是真的想要他截肢了才开心?他这手以后都不能再提重物了!还有他到底干什么去了,不是说要注意脑部的安全吗??”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没有说话,脸色极差,她满眼担心的看着床上脸色惨白的跟张纸片似得的薄景宸,心一阵的抽痛着。

医生看着他们两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算了,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是没用的,现在你们就要比之前更加的注意了,不要让本来一个小伤酿成大祸了。还有你是患者的妻子吧,你怀孕了吧,怀孕了适当的走走可以,还是要多注意休息。”

说着医护就走了出去,出门前还能听到他小声不满的嘀咕一句,“这夫妻俩也真是能折腾!”

李赫扭头看着脸色很不好的苏轻语,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苏秘书,不然你先回病房里休息吧。这里我来守着就好了。”

苏轻语看着病床上的薄景宸,紧抿了下唇瓣,深吸一口气,最后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哪里麻烦,应该做的。”

说着苏轻语就走出了病房,她不是不想待在那里,也不是不想守在他的身边,只是就算她守着,也没有任何的用。

等他醒过来一看到自己,肯定会逼着她吧孩子打了……

回到自己的病房,就见那些医护人员一个个都瞪大着眸子,那个经常给她换药的小姑娘,赶忙就走上前来,扶住苏轻语,“薄太太,你回来了啊,孩子……孩子没事吧?”

苏轻语双目空洞无声,听着她的话摇了摇头,“没事。”

扶着她走进病房,小护士就忍不住的说道,“我真是吓死了,以为你……那个了。现在没事了就好,没事了就好。你的伤口呢,我看看。”

苏轻语根本就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只听到她一惊一乍的,“呀,本来都快要好了,这又出血了。”

看着她的神情,小护士也不敢说什么,只是满眼的担心,“薄太太,你现在真的不要想太多了,你们这样折腾真的对孩子……不太好。哎……”

见苏轻语根本就一点的反应都没有,就端着手中的盘子,推着车子走出了病房。

只听到身后房门关上的声音,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就拿出手机,看着时婉月的号码,拨通过去,响了两声,就接通了。

“喂,轻语?你醒了啊?”时婉月的语气和平时没有两样。

但是听在苏轻语的耳朵里却是嘲讽和虚伪。“是你对不对!”

一句话,电话里就沉默了,只听到时婉月那疑惑的问到,“轻语你在说什么啊,什么是我啊??”

“你不要装了,就是你下的药!你就这么恨我?为了一个男人!你竟然对我下药!你到底让方子荐对我做了什么!”苏轻语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番话的,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不禁颤抖着。

“轻语……我不恨你,我真是一点都不恨你,你不觉得你跟薄景宸在一起过的太不顺心了吗,他……甚至还要打掉你的孩子,对你这样不好的男人,你为什么还要留在他的身边呢?方子荐没有把你怎么样,我不忍心……让他对你做那样的事情。”时婉月柔声心疼的说着。

苏轻语听着只觉得一阵的嘲讽。她句句是为了自己,但是为什么却让她更觉得虚伪!!

“时婉月!你就是这样安慰自己对我做的那样的事情吗??你说的这些你觉得你自己说的过去吗?!我愿不愿意跟薄景宸在一起,需要你替我做决定吗?需要你用如此龌龊的手法来促成吗?不要再说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了!”苏轻语握着手机,冷声说着,心口的难受恐怕只有她自己懂!

对时婉月,她到现在都说不出难听的话,尤其是在听到她说的那些理由的时候,她真的觉得满满的心寒!

苏轻语的一段话说完,时婉月就沉默了。

久久的才不满的说道,“难道上面的我说错了吗?你难道跟薄景宸过的很幸福很快乐?薄景宸爱你吗?他根本就不爱你!爱你的话怎么可能会一定要打掉你的孩子!!而且你觉得你的家世配的上他吗??他一开始就不想娶你!你却为了你自己为你的家人,一定要嫁给他!如果不是你自己的私心,你觉得你现在会过上这样的生活吗!你现在所遭遇的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苏轻语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这些话真真实实的是从时婉月,她最要好的闺蜜的嘴里说出来的啊,这真是比任何人都话都让苏轻语扎心,真是感觉千万根针穿透她的心脏……

深吸一口气,脸上除了冷漠,就真的没有任何的表情了,原来在她的心里,自己一直就是那样的一个人??一个你推心置腹、视为亲人的人,用着那般手段,说着如此刺心的话,这感觉真是比吞一千根针还要难受!

“恩,对,就是我自己造成的!但是我活成什么样子,我过的开心或者不开心,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也不需要你来替我决定什么!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厉害。你自己做了龌蹉的事,却要将责任推卸到别人的身上!你家世那么好,为什么薄家的人没有娶你??”苏轻语从来都没有用过这种语气跟别人说话,但是她今天真的是生气了,比任何时候都要生气!

就在她庆幸她们两个还有挽回的余地的时候,偏偏现实啊,又给了她响亮的一耳光,哦,不!这次是直接将她推入了深渊。

不过这又怪得了谁,薄景宸已经很多次都提醒过自己了,要离时婉月远点,但是她呢,坚信着自己的友情没有问题!坚信着她和时婉月这四年的感情没有问题!

她此时除了生气,更多的却是伤心难过。她红了眼眶,却硬忍着没有让它落下来。

“呵,苏轻语,我忽然真是后悔!后悔那个时候没让方子荐上了你!!!这样薄景宸就更加讨厌你了!!”久久的就只听到时婉月咬牙切齿的说着这番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