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你是不是想要嫁了!/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听到这话,心顿时颤了两下,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忍不住的冷笑两声,这话谁说出来,她都受得了!偏偏!偏偏就是时婉月说出来,就像是本来就将死的人,又被她狠狠的毫不犹豫的朝着致命的地方捅上了两刀。

她最不想发生的事情,最后还是发生了。

闺蜜还是因为一个男人反目成仇了,就算她不想成仇,但是时婉月想!!她的那一心只为自己的虚伪的话,真是让苏轻语觉得恶心和心寒。

“恩,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当时你还真是应该让方子荐那种禽兽上了我!时婉月,我们的朋友就做到这里吧!你一次又一次的将我逼上绝路,你在心里应该恨不得就等着这一天了吧!可是就算你逼得我跟薄景宸离婚又能怎样?他永远都不会喜欢你!就算你有手段嫁进薄家来,你知道你的后果是什么吗?成为第二个我,甚至会比我更惨!因为薄景宸如果不爱我的话,他就不会像此时一样如此的生气!”说着苏轻语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挂断后身子根本就忍不住的瑟瑟发抖,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也有一天会说出这样的话,可能就是因为两个人彼此了解,才知道对方的弱点和痛处在哪。

但是苏轻语真的忍不住了,心真的快要难受到爆炸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偏偏自己最好的朋友要喜欢薄景宸!她真的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们两个友谊分道扬镳,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深吸一口气,心顿时就颤抖的厉害,眼泪在眼眶中打转,门忽然被打开。苏轻语连忙就抬手擦拭着眼眶。

“轻语……”周奕冰刚笑吟吟的推门走进来,就看到苏轻语红着眸子一脸委屈的模样,眉头一蹙,就三两步的走上前来,将手中的东西一放坐在床边,“你这是怎么了??谁又欺负了你了?薄景宸?他都受伤了了怎么还不消停一会啊??真的是要气死我了!”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摇了摇头,“奕冰……我现在真的好难过!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月月她!”说到一半苏轻语就说不下去了,只换来浑身的颤抖……

周奕冰听着眉头蹙的更加紧,“你都知道了?”

苏轻语一愣,刚控制住的泪水,顿时就涌上来,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周奕冰,“她喜欢薄景宸的事,你是知道的??奕冰?你们两个……两个人合着伙?欺骗着我?”

一听到这话,周奕冰就着急了,“哎呀,不是不是不是!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我没有告诉你,就是怕你像现在一样的伤心!我当时只是觉得,月月如果不会有什么作为就算了……我们三个人的感情……也不会受到什么破坏,但是现在看来……纸始终是包不住火的。你们两个吵架了?”

苏轻语听着周奕冰的话,紧抿着唇瓣,她大概能猜到时婉月是怎么跟周奕冰说的了,周奕冰这个人最爱恨分明了,时婉月肯定是可怜卖乖……周奕冰才会选择不告诉自己。

苏轻语将所有她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跟周奕冰说了,周奕冰一听,脸都黑了,“她……竟然……我的天!她怎么能做的这么出格!!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当初跟我说没有做过任何伤害过你的事……我才会替她瞒着这事的。轻语……”说着周奕冰就一把抱住苏轻语,她知道此时苏轻语是怎样的难受。

“恩,我也没有想到,我至今都还不能接受……她竟然……会给我下药找来方子荐!”苏轻语声音微颤。

“等等……你说她告诉了薄景宸,薄景宸呢?他信了吗??”苏轻语没有将薄景宸要流掉孩子的事告诉周奕冰……

她觉得薄景宸现在的状态的不好,她担心周奕冰会去闹他,所以就跳过了这件事没有说,但是周奕冰虽然平时看上去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但实际上,她的心思细腻的很。

一句话就问得苏轻语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脸色微微的一沉,“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了??说,薄景宸他到底什么态度!!”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紧抿了下唇瓣。“奕冰,你就别问了。”

“我别问了??你是不是怕我知道了,回去闹得薄景宸不得安宁!”苏轻语瞬间又沉默了,周奕冰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一个人了。

“我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就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苏轻语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啊!!我每次都要被你气死!你就是太好欺负我了所以他们都欺负你!我告诉你你就应该强硬一点!!谁咬你你就要谁!狗咬了你,你就他妈的踹狗啊!总不能让它更加肆意的咬下去!!狗把你往死里咬,你就往死里踹!!谁厉害还不一定呢!!我说的这些你到底有没有在认真听啊!”周奕冰看着苏轻语这晃神的模样,就气。

苏轻语苦涩的一笑,忽然很庆幸,自己至少还有周奕冰。

“我听着呢,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羡慕你这样的性子,爱恨分明的,就算有人欺负你了,你也不会让她得逞。我也试着像你这样子,但是……我做不到,那些话我说不出口,那些事我也做不来。”苏轻语脸上一阵的苦涩,看疼了周奕冰的心。

“你真是个傻丫头!我才羡慕你呢!温温柔柔的多好!我在公司里如果不是有周泽成照顾着,就我那暴脾气,可能早就被人踩在脚底了。我啊,只是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周奕冰深呼吸一口气,眼眸中尽是无奈和心疼。

苏轻语抿唇一下,点了点脑袋,浅浅的一声“恩,我知道的。只是,我真的到现在都我到现在反应过来,月月她……竟然会那样对我。”

一说到时婉月,周奕冰的眉头也跟着蹙了蹙,“我也没有想到……当我知道的她、她对薄景宸有意思的时候,她真是说从来就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所以我才没有跟你提的。”

苏轻语浅浅的一笑,脸上尽是苦涩,连笑起来的模样都让人看着心疼。

“轻语,薄景宸他是不是要打掉你的孩子?”久久的周奕冰才问道。

听到这一段话的时候,苏轻语的脸色顿时就一沉,紧抿着唇瓣,没有回答。而答案就这样写在了脸上了。

“真的啊?他怎么这么残忍??连他自己的孩子他都要打掉?轻语,难道你也要打掉和这个孩子??”周奕冰确实有些气愤,简直是要气炸了。

“他觉得这个不是他的孩子,加上时婉月发给他的视频,他就更加的坚信,这个孩子不是他的了。就算我想挣扎,想要逃,也没处逃去。他到天涯海角都会给我抓回来。”苏轻语眼眸中尽是绝望,她没有忘记在酒店的时候,薄景宸是怎么疯狂的啃咬自己,现在想起来,身上还觉得疼的厉害。

“轻语!你可想清楚了?这个孩子你当真不要??薄景宸他不要,我们自己留着!离婚什么的随他去!他不愿意承认,不愿意养,我这个当干妈的来养!反正近几年我和周泽成也不可能要孩子。”周奕冰激动的说着,“打孩子真的是太伤身体了。”

苏轻语紧紧的攥着被子,唇瓣上没有半点的血色,室内忽然就沉默了,周奕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眼眸认真坚定的看着苏轻语,“轻语,你告诉我,你到底想不想要这个孩子?如果你连你都不想要,我尊重你的选择!”

听着这番话,苏轻语顿时就失神了,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在刚查出她怀孕时候,薄景宸那柔情温柔的模样,那个时候她是真的很感谢这个孩子的到来,只是现在,这个孩子,真的是她想留就能留住的么?

房门忽然被敲了敲,苏轻语顿时就回过了神来,只见苏兰雪一家子人手里提着东西,满脸笑意的就走了进来。

“小语啊,姑妈来看你了,前两天真是太忙了,这一下飞机,一刻都没有耽搁就来医院看你了。”苏兰雪笑呵呵的走上前来,周奕冰很不喜欢这一家子,所以脸上也没有什么好脸色,看向苏轻语,“我下去找泽成去了。你好好休息着。”

苏轻语点了点头,周奕冰站起身子,朝着他们礼貌的笑了笑,就走了出去。

人与人之间都是相互的,就像是周奕冰不喜欢苏兰雪,苏兰雪自然也不会喜欢周奕冰。看着她离开的身影,苏兰雪一脸想嫌恶,冷哼一声,“这个小姑娘,真是越来越神气了,要不是因为你,她可能和你们那个副总裁在一起吗?”

话音一落,苏兰雪就见苏轻语的脸色瞬时就变得很不好,咳了两声,“那个,小语啊,最近感觉怎么样?这个孩子在你肚子里乖不乖?有没有孕吐什么的情况?都说酸儿辣女,有没有特别想吃的?”

苏兰雪说这些话的时候,向佳琪简直都是白眼翻上天了。“妈,你说你操这个心干什么啊?她现在怀孕了,薄家的人应该会比你更加上心吧。”

话音一落,苏兰雪就扭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向佳琪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就闭上嘴巴没有说话了。

倒是感觉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她了,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一样的让人讨厌,但是不禁的苏轻语倒是有些怀恋看到她那副嘴脸。

毕竟相处了那么多年,又或者说是血浓于水?反正再看到她那副神情的时候,苏轻语并没有多少的生气,倒还觉得有些好玩儿。

“姑妈,我暂时还没有你说的那些情况,就感觉跟没怀上似得。倒是有些嗜睡。”苏轻语淡声说着。

苏兰雪点了点头,“恩,该是孩子还太小了,小景呢?”

一提到薄景宸,苏轻语的脸色黑了黑,“他……他出了车祸,在病房里躺着。”

一听到说薄景宸出了车祸,向佳琪的脸色顿时就紧张起来,“什么?车祸?他在哪个病房??”

看到向佳琪这个反应,苏兰雪的脸色顿时就是一黑,苏轻语的的心情也不大好,当有别的女人对你喜欢的人又是关心又是担心的,怎么都不会高兴起来。

“在哪个房间,要你这么着急??你再在医院吵吵的就给我回家去!”苏兰雪沉着一张脸训斥着。

苏轻语没有说话。也没有告诉他们薄景宸在哪间病房。

“小景这孩子,怎么就出车祸了呢?严重不严重??”苏兰雪紧皱着眉头担心的问着。

“还好,还是需要好好的养着。”

“哎,你们两个还真是不容易,好不容易怀上了孩子,又出现这码事,没事,雨过就是天晴,等这些污糟晦气事情都过去了,什么都会好起来的。”苏兰雪本来神色还忧愁着,但是考虑到苏轻语肯定心情更加不好,就顺势开口安慰着。

苏轻语微微的有些失神,到底是什么时候,这些污糟晦气的事情才会过去,又什么时候,她才会好起来?为什么总感觉这个生活根本就望不到头呢?

——

周奕冰从苏轻语的病房出来之后,就去了薄景宸的病房找周泽成,刚从电梯里走出来,就看到周泽成轻手轻脚的关上薄景宸的房间的门,走了过来。

“我正打算去找你们两个,你怎么就先下来了?”周泽成轻声说着,抬手将周奕冰揽到自己的怀里。

“嗯啊,轻语她姑妈过来看她了,我不想呆在那里就下来了。”周奕冰仰头笑嘻嘻的说着,眼角旁的泪痣,显得她格外的俏皮。

这副小模样,周泽成看着根本就忍不住的捧着她的脸蛋,狠狠的亲上了一口。

周奕冰呀了一声,就抬手拍打着周泽成的胸膛,“真是的,一点都不安分,这里可是医院医院医院!”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周奕冰娇嗔的瞪了他一眼,周泽成笑得一脸幸福,他就是喜欢看见周奕冰这个模样。

两人等了会走进电梯,“对了,薄景宸的情况怎么样?”

“一般吧,反正就是没有醒过来,你知道苏轻语的事情了吗?”周泽成试探性的问着。

周奕冰听着这话,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干什么啊,套我的话?我知道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怎么?怕我去折腾你的好基友啊?”

“嘿嘿嘿,哪里哪里,我可没有这么说,我就是问问而已嘛,你不知道我就告诉你嘛。”

看着周泽成这个模样,周奕冰是有气也洒不出,娇哼了一声,就懒得理他,两人上了车之后,她就忍不住大叹了一口气,“我本以为这次这件事之后,他们两个关系会好些的。没想到还有更多的矛盾了,哦对了,你送我去月月家里去。”

“恩,她好像还没有来医院看过苏轻语的?”周泽成疑惑的问了一句。

周奕冰的眉头皱了皱。犹豫了一下还是跟周泽成讲了那事,听了之后,脸色顿时就沉了,忍不住的就冷哼一声,“从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觉得她心术不正的。不对,那你去找她干嘛?又要当女英雄了?”

话音一落,立马就一个响亮的巴掌声,还有周泽成的一声轻呼,“啊呀!我错了,我错了,再打我的手都要被你给打废了。”

周奕冰收了手,哼了一声,“要你调凯我!我就是想去跟她谈谈。就这么简单,不然我还干什么?”

到了时婉月家的楼下,周奕冰就打开车门下车,只听到两声嘭,关门的声音,周奕冰连忙扭头,就见周泽成也下了车。

“你干什么?”

“啊?我什么干什么啊?跟你一起上去坐坐啊。”

“不准!在车里给我等着!女生说事情,你个男生凑什么热闹?!”

话音一落,就见周泽成忽然一脸的委屈,一副娇媚的模样蹭着周奕冰,“嘤嘤嘤,别这样嘛~人家也可以很女人的~”

周奕冰看着真是哭笑不得,一脸嫌弃的将他推开,“你真是要恶心死我!听话!不然今晚你就给我睡沙发!”

一句话,周泽成就安分了,神色也严肃起来,没有刚才半点的玩笑,“好好好,你去去去,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啊!我觉得她这阵子的情绪肯定会有些抓狂。你注意一点。”

见到他这个模样,周奕冰还有些不习惯,抬手揉着周泽成的脑袋,“好好好!我知道了!你放心啦,她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那可不一定,她都能对苏轻语做出那样的事情了!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周奕冰听着心里很不是滋味,不再和他说话,就上楼去找时婉月。

时婉月打开房门,她刚洗了头,头发上还包着干发布,看到周奕冰还惊讶了一下,“奕冰,你怎么过来了?”

走进她家,换上鞋子,就坐在沙发上,看到时婉月忙着给她倒水,准备吃的身影,连忙喊住,“月月,你不要忙了,我和泽成就是路过这里,然后顺道上来看看你,坐会我就走。”

时婉月听着,还是倒了杯水过来,“那周总呢?他没有上来?”

“恩,提前又没跟你说,万一上来不方便呢?”周奕冰端起水喝了一口,笑呵呵的跟没事人一样。

时婉月坐在她的对面回了句“也是”气氛顿时就陷入了尴尬。

周奕冰轻咳了一声,“我刚从轻语那里回来。”

“恩,然后呢?”一说到苏轻语时婉月的脸色顿时就沉了沉,语气都没有了刚才的轻柔。

周奕冰真的不是一个憋的住事的人,也不会委婉说话的人,这一进来已经把她给憋坏了,“月月,你不是说,没有做对不起轻语的事吗?那你发给薄景宸的视频又是怎么回事?”

话音一落,时婉月不禁就冷哼一声,“苏轻语可真是会拉拢你,跟以前在学校的时候,真是一模一样,反正一受委屈了,就一定要告诉你,因为啊,她知道你一定会替她出气,所以,奕冰你过来是替她出气的么?”

周奕冰又想过时婉月肯定会不高兴,但是在看到她这个样子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在她们两个人的印象里,时婉月一直都是那种家教很好,在温室里长大的花儿。她要比苏轻语看起来,还要温柔几分。

“月月?”周奕冰平时对外人可以很横打,是对自己的在乎的人,真是一点都横不起来。

“好了,你不用说什么了,反正我跟苏轻语的已经不可能再和好了,我知道你们两个从来都没有真把我当朋友过,反正从来你们两个有什么秘密都不会告诉我,但是一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就会找我了。如果你是替苏轻语来出气或者是来说服我什么的,真的就不必了。”时婉月紧抿着唇瓣,冷声说着。

听着她这么说,周奕冰的眉头紧紧一皱,“到底是我们从来没把你当朋友,还是你从来都不把我们看在眼里?你是不是觉得,像我,像轻语,就没有资格能和泽成或者薄景宸这样的人在一起。这次你对轻语做的那些事情,你难道良心上真的就不会感觉到一点点的痛?轻语她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没有吧,要说错,也错在你喜欢上她的男人吧!”

话音一落,时婉月的脸色顿时就一黑,拿起周奕冰身前的水,就泼在了她的脸上,只是还好……是常温的水,不然周奕冰就要毁容了。

“她果然说的对!!你们两个才是一伙的!从来都是在利用我!现在倒好!你们反过来说我的不是!难道你觉得你们两个配得上他们吗!!你看看你的家世!你觉得周泽成的父母真的就能接受你吗?知道为什么周泽成跟你在一起这么就都没有带你去见他的父母吗!就是因为知道,他爸妈一定不会同意!你可没有苏轻语的好运气,有个娃娃亲。就算是景宸不想娶,都没有办法!”时婉月的表情看在周奕冰的眼里只觉得特别的丑恶,那些话从她的口里说出来,真是特别的扎心,她停过的嘲讽很多,但是没有哪一个有时婉月这样让她难受的。

那一杯水泼在脸上的时候,周奕冰真是连心都凉了,她扯过纸,擦着脸上的水,从沙发上站起身子,要是放在平时,有人敢这样拿水泼她,她早就冲上去得把那人给抓毁容了。

“时婉月,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真是让人心寒!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好自为之。”周奕冰冷声说着几个字,就迈着步子要走出去。

但是这下她想走,时婉月却不想让她走了,一个箭步上前,就一把抓住周奕冰的手,“你心寒!!你心寒什么!!你今天过来找我说这些,难道我就不心寒吗!!”

周奕冰抬手一脸嫌弃的甩开她的手,“恩,对,我就不该过来找你谈这些事!所以我现在要走了。”

说着周奕冰的脚步就加快了,鞋子都没有穿稳就打开门走了出去。坐进了电梯里,她才松了口气弯下身子穿着鞋子。

想着她刚才那癫狂的样子。周奕冰的情绪非常的不好,脸上的表情也十分的沉重。

周泽成看到从楼梯口走出来的周奕冰,小跑着就走了上去,“怎么样?你头发怎么湿漉漉的?怎么了?她欺负你了?”

周奕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径直就往车的方向走,第一次看到她这个样子,顿时周泽成就气不打一处来,“我靠,这个小贱人!你等着我,上去收拾她!真是要逼我动手打女人!”

说着他就转身往楼梯口走去,周奕冰烦躁的朝他大吼一声,“你给我站住!上车!我要回家!”

周泽成听着脚步立马就是一顿,扭过头就见周奕冰一脸委屈的模样,真是看疼了他的心啊,他上前一步就将周奕冰紧紧的抱在怀里,“真是的!你不是女英雄吗!哪里有女英雄这么弱的!要怼回去啊!不然你这样一个人在外面我都不放心了!”

他一直当宝供着,一点都舍不得欺负的女人,此时竟然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他真是心疼的要死。

他不安慰还好,一安慰就不得了了,周奕冰将头埋在他的肩窝里就哭了起来,“她变了,变成我不认识的样子了,当她泼我水的时候,我真的是心都凉了,一点的脾气都发不出来。她说我配不上你,说你这么就不告诉爸妈就是因为,你爸妈肯定不会接受我……她真是知道我哪里是我痛处。就戳我哪里!妈的!我好难受啊!”

周泽成紧紧的抱着周奕冰,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不好,“就知道瞎j8乱讲!!你别听她胡说八道,你是不是想嫁了?想嫁了明天就跟我回去见家长去!我不带你见我爸妈,是因为我怕你还不想结婚,到时候他们要知道我有女朋友了,肯定会催婚的!”

周泽成真是气到爆粗口,听着那句瞎j8乱讲的时候,周奕冰的功立马就破了,笑道鼻涕都飞了出来,她也没觉得恶心,直接蹭在了周泽成的衣服上。

“哼!要你逗我笑!!”周奕冰有些害羞的扁着嘴巴说着。

周泽成看了看她蹭了鼻涕的地方,皱了皱眉,摁着她的脑袋朝那地蹭。“来来来,再靠在这里哭会。”

“呀”了声,周奕冰就推开周泽成跑开,“不要、好恶心啊!”

“恶心你个头!恶心还不是你的!!今晚你给我洗衣服!!”周泽成看到她笑了就松了口气,朝着她小跑的身影喊着。

——

薄景宸是被窗外的轰隆隆的雷声给吵醒的,他缓缓的睁开眸子,室内只有一盏暗淡的灯光亮着,李赫在一旁的沙发上睡了过去,一脸的倦容。

薄景宸唇瓣极干,脑袋也沉的厉害,他抬眼的看了下墙上的挂钟的时间,此时竟然才三点钟,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他睡了多久?抬手就要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看日期。才忽然想起手机被他给砸了。

他从床上爬起身子,打了杯温水喝下,正准备在躺会床上继续睡下的时候,脑海中忽然想起了苏轻语。

薄景宸站在床边的动作一顿,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睡得有些熟的李赫,最后还是转过身子,走出了病房。

三点的医院,极其的安静,医护人员在没有接到伤员的情况,都有些扛不住睡意,趴在桌上小憩着。

上了电梯,就到苏轻语所在的那个楼层。

走到她的房间门前,他没有着急进去,而是望了望里面,确定她是在睡觉,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床头哪站昏暗的灯没有关,看着她有些微肿的眸子,薄景宸的心口不禁有些微微的疼着,睡前她又哭过吧。

她的呼吸声很浅,和她睡觉的时候,完全就不会被她的呼吸声吵着,感觉……已经很久都没有和她一起睡过了。

薄景宸望着她根本就不安稳的睡颜,眉头一蹙,抬手就抚上她的额头,一会就见她的眉头舒展开来。

往下看去,就只见苏轻语的双手护在自己的小腹上,薄景宸的脸色一沉,白天那些画面顿时又涌入脑海中,拳头不自觉的捏紧,心口顿时就闷着一口气。

我很想相信你,我比任何人都想要相信你,我也比任何人都希望你怀上的是我的孩子……可是,苏轻语你到底要我怎样去信你??

薄景宸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平缓了一下情绪,眸子没有开始的柔情,只有冷漠,他忍不住的抬手放在苏轻语的小腹上,隔着被子轻轻的在她的小腹上转着圈,眼眸有些发红,他是渴望这个孩子的,手上的力道一下没控制住,稍稍用了下力。

就只见苏轻语一个激灵,双手瞬间就紧紧的抓住薄景宸的手,整个人蹭的一下就弹了起来,眸子瞪得很大,声音也里满是惊恐,“不要、不要碰我的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