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协议拿过来,我签字!/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也被苏轻语这突如其来的惊醒给吓着了,苏轻语的手微热,紧紧的抓住他的手,好像生怕他会一个用力就将她的小腹给捅破,然后将孩子给掐死似得。

苏轻语用力的呼吸了两下,缓了几秒钟,一脸惊恐的扭头看向站在一旁的人儿,握着薄景宸的手不禁更加紧了几分,只见他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下,“你还要抓多久?”

她才缓过了神来,立马松开了手,这不是做梦,眼前这个人确实是薄景宸!!她听到他的声音,赶忙就松开了他的手,声音里的害怕和颤抖还没有散去,“你、你过来干什么?”说着就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看着时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更是不可思议,“才三点多?”

“我过来干嘛?哼,我就过来看看你,老实不老实,有没有跑走!”薄景宸冷声说着,完全就没有了刚才柔情的模样。

苏轻语听着这话,紧抿着唇瓣,心里顿时一寒,只是看到薄景宸那虚弱的模样,她真是一点气都生不起来,苦涩的一笑,声音清冷的响起,“你是刚刚醒过来吧?醒来了就不要到处走动。等会让医生看看你的情况。”

一段话,室内就安静了下来,薄景宸脸色本来就不好,此时更加的不好了,“怎么?换套路、换招数了?准备用软的来说服我了?可是这样的伎俩是不是太没用了?你觉得你这样做有可能改变那视频里的画面吗?”

苏轻语无声的叹了口气,将看向薄景宸的视线给收了回来,又重新躺在了床上,脸上满是疲惫,她缓缓闭上还有些通红的眸子,“改变不了,我也没想改变。孩子我已经打算流掉了,但是让我流掉孩子的前提,是签下离婚协议!不然……我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薄景宸听到这段话,身子几不可察的猛然一颤,他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内容,“苏轻语,你在威胁我?”说这话的时候,他周遭的气温都跟着降低了几度,苏轻语紧抿着唇瓣,嘴边尽是苦涩。

“威胁?原来我这个还算得上威胁啊?怎么,薄先生,您现在是不想跟我离婚了吗?”苏轻语睁开有些湿润的微肿的眸子,看向薄景宸。

只见他的脸色铁青,好像恨不得要将苏轻语给碎尸万段一样。

这个想法她想了一晚,从苏兰雪走后,她简单的洗漱之后躺在床上,就在想这个问题。

周奕冰问她想不想留下这个孩子,答案肯定是想的,但是她留得住吗?等第二天薄景宸一醒来,这个孩子估计就留不住了吧。

今早上薄景宸并没有让李赫拿离婚协议过来。看来他并没有嘴上说的那么想要离婚,他还想留着她,继续折磨她么?

她的孩子,他都舍得打掉!她不能……不能再呆在这样的恶魔身边了,她要离开……永远的离开。

可是一想到这些,苏轻语的泪水就忍不住的往下砸,过往的回忆一段段的涌入脑海,有他对自己好的,有不好的,那些美好的场景回想起来的时候,真的是一把把的利刃,刺穿她的心脏,简直是让她痛不欲生。

回忆太伤了……她宁愿薄景宸从来都没有给过她希望,从来没有!

最后她还是抵不住困意,脸上的眼泪都没有来得及擦。就浅浅的睡了过去。

当薄景宸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的时候,她还在做梦,梦到有人要对她的肚子下狠手,当他那微微的一用力,直接就将苏轻语给吓醒了。

“离婚……呵,离婚!你利用孩子!来跟我离婚!”薄景宸显然是没有想到苏轻语竟然会以这样的条件去做交易的,他的脸色极其的差。

苏轻语听着他的语气中,有着几不可察的难受,这一定是她的错觉,薄景宸怎么会因为要跟自己离婚而难过呢!他欢喜还来不及!

“随便你怎么说吧,利用也好,威胁也好,这就是我的条件!我们两个,已经再没有在一起的理由了。你不要折磨我,也不要折磨你自己了。你既然不爱我,就放了我。”苏轻语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眸顿时就红了,但是她的声音极其的平静,平静的让薄景宸害怕,他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好像离他越来越远了,他想要伸手去抓,都根本抓不住。

薄景宸冷冷一笑,唇色不知何时,更加的灰紫,脸色也更加灰白起来,“你这么想要跟你的旧情人在一起!好!那我就成全你!!明天!离婚!打掉孩子!!你可别像几天一样再给我跑了!!”

说着薄景宸就转过身子,往外走去。

苏轻语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眼泪又一次很不争气的涌了上来,这些话明明都是她自己说的啊。她为什么还是这么的难过?为什么?

她为什么看到了薄景宸眼中的伤心?为什么他觉得薄景宸根本就舍不得自己?这些是她的错觉……肯定是她的错觉,这个恨不得弄死自己的男人,怎么会因为自己的离开而伤心难过!他怎么可能会舍不得自己!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薄景宸一走出苏轻语的病房门,身子就撑不住了,坐到走廊的椅子上,用力的呼吸着,脸色奇极其的难看,有执勤的护士打着哈欠,一脸困意的走过来,看到薄景宸顿时就清醒了几分,连忙小跑着过来,看着薄景宸的情况,“先生,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您是哪个病房的?”

薄景宸眉头紧紧的蹙着,将捂着心口的手放了下来,他就是觉得心脏疼,很疼!

“我没事,可以麻烦你把我送回病房吗?”护士连忙站起身子,“好的,你等会,我去给你推个车过来。”

薄景宸坐在轮椅上,缓了下才舒服了些,电梯里,护士有些疑惑的问道,“您怎么会跑到上面

来呢?”

“看我妻子。”薄景宸想都没有想,就说出这么一句话。

话音一落,薄景宸的心脏顿时又疼了一下,好像一个千斤重的石头压在了心头上,难受的厉害。

恩,很快啊,她就不会是自己的妻子了。很快她就成为别人的女人,和他薄景宸再无瓜葛了……再无瓜葛……

纠缠了这么久,真的……就要放过你了……你等这一天是不是等了很久了?

我带给你的除了噩梦,就没有其它的了,是么?我是个恶魔,一个一心……只想折磨的你的恶魔,这个就是你心里的我……

薄景宸紧抿着唇瓣,眼眸竟然不禁有些泛红……

电梯滴的一声,到了,薄景宸才猛然回过神,护士将他推到所在的病房,一打开病房的门,李赫就惊醒了,看到坐在轮椅上的薄景宸的时候,半天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薄、薄总,你这是怎么了??”李赫根本没有睡醒,从沙发上站起身子,抬手揉着眼睛。

护士小姐看到他这个模样忍不住的笑了笑,“先生,您的病情还不稳定,还是不要乱走动的好,我去叫值班的医生过来,给你检查一下。”

话音一落,就被薄景宸给叫住了,“不用麻烦,我没事,谢谢你。”说着就从轮椅上站起身子,躺在病床上。

护士小姐犹豫了一下,将车子留在了病房里,应了声“好”就走了出去。

“薄总。您刚才去了哪里?怎么不叫醒我呢?”李赫走上前来,还是一脸的睡意朦胧。

薄景宸冷眼瞥了他一眼,“你回去睡吧。”说着声音顿了一下,“明天联系好流产医生,准备好离婚协议过来。”

本来还没有睡醒,听到薄景宸的这番话的时候,瞬间就清醒了,眸子都瞪大了些,“薄总……”

“怎么?没听清?还要让我再讲一次?!”薄景宸眸子微寒,但是李赫看得出,他眸中几不可察的难过。

“薄总,你明明……不舍得……”李赫小声的说着,但是还没有说完,就被薄景宸一声呵斥给打断了!

“李赫我看你是真的不想在我身边干了!”

一句话就吓得李赫半句声没有作,缓了下。李赫才再次问道,“薄总,还是上次那份么?”

这些轮到薄景宸沉默了。

“五百万的支票,两套别墅,两辆豪车……还有……就这些吧。”薄景宸说完就闭上了眸子,他想给很多,但是……他怕多了,就显得他……不可以,他不可以让苏轻语看出他的不舍和不忍!

李赫看着闭着眸子的薄景宸,心上也跟着难受了一下,无声的叹了口气,什么都不敢再说就离开了。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薄景宸才又缓缓的睁开眸子。

明天过后,该结束的,都结束了。他的世界里。是不是就不会再有她的出现。他能感觉到苏轻语会去很远很远的地方,远到让他根本就找不到她……

就这样吧,不折磨了,该散的都散了。。

——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外面还下着雨,感情这雨下了一夜都没有停过?

苏轻语睁开眸子,走到窗边,将窗户打开,雨水就飘了进来,扑洒在脸上,还有丝丝的凉意。

“哎呦呦!你这是干什么呢!”这声音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眉头微微的一蹙,扭过头,就看到祝若北手中抱着花,小跑着上前将窗户给关上了。

她的身旁还跟着黎家若。

看到黎家若。苏轻语礼貌的朝他笑了笑,“你们两个怎么过来了。”

话音一落,祝若北就不高兴的翻了个白眼,“我啊,想要约他出来,他怎么都不肯出来啊!!我就只好说你在医院!!这才把他给约过来的!而且还一大早的,我真是!容易吗我!”

祝若北真是一点都不怕黎家若尴尬,直接就当着他的面跟苏轻语说这些。

黎家若本来就是个大男孩,祝若北这样直接,脸上立马就飞上一片绯红,耳根都热了。

祝若北扭头看着,一脸绝望的摇着头,“没药救了、没药救了!这样就脸红了!我真是好生气啊!”

黎家若眉头不禁微微的一皱,“轻语,你是不是还没有吃东西?你要吃什么?我下去给你买?”

说着就站起了身子,匆匆的往门外走去。

祝若北看着她离去的身影,脸上的一脸的不爽,扁着个嘴巴就回过头看向苏轻语,“这孩子对你用情太深,怎么办,我觉得我要失恋了!!”

“你是真的喜欢他吗?”苏轻语轻笑一声,柔声问着。

“我看着像是玩玩而已嘛??”祝若北瞪大眼睛疑惑的问道。

苏轻语“额”了声,“有一点点吧……或许你可以稍微表现的认真一点点,你看看你刚才说的那些……那个人会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去替他跟他喜欢的人说那些啊。”

祝若北的眉头一皱,“我生气啊!我生气他竟然是因为你才愿意出来的啊!我就是要告诉他,让他看看,你根本就不会有半点的反应!得让他死心。”

“恩,也没有错,或许……你该换个方法。比如用柔的……弄点小浪漫去告个白什么的。或许他会心动。”

“啊~小浪漫~我、到时候回去研究一下~成功了请你喝喜酒。其实我这次过来呢,也是顺道替我哥看看你的,他知道他不方便过来,所以就派我来了。怀小宝宝的感觉怎么样?我看你的脸色还没有以前好了呢!”祝若北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

苏轻语扯唇一笑,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等你怀上了就知道了,如果你喜欢残暴的,或许可以把黎家若灌醉了,然后来个霸王硬上弓,最后说是他……让他对你负责。”

祝若北一听到这个就来劲了,眼眸顿时一道亮光!

“这个不错!我喜欢!简单粗暴!想不到啊小苏苏!你竟然还有这种小心思,我都没有想到!哈哈哈。”

跟祝若北开着玩笑,苏轻语都差点要忘记了,今天的大事……

心口一顿,房门就忽然被推开,只看到李赫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薄景宸站在了门口。

“她当然有这种心思,当初不就是用这个手段爬上我的床的吗?怎么?现在要传授经验了?”薄景宸脸上尽是嘲讽。

苏轻语听着,脸上一阵煞白,眼眸是大片大片散不去的忧愁,紧抿着唇瓣,没有接话,而是将视线转移到祝若北的脸上,声音有一丝无奈和难过,“今天谢谢你过来看我,祝你早日追到黎家若,你们回去吧,我这里还有些事要处理。。”

祝若北听着这话,眉头紧紧的一蹙,“不对不对,你这样我怎么会觉得有大事要发生??到底怎么了?”

苏轻语刚扯唇苦涩一笑,就见李赫已经将薄景宸推到她们两个面前。只见薄景宸声音冷漠而强势,“祝小姐,我们要处理家务事了,麻烦你先离开。”

祝若北神色微微有些严肃,满眼担忧的看了一眼苏轻语,然后再扭头看了一眼薄景宸,李赫手中的文件顿时就让她心里一惊,离婚协议??

满眼惊讶的转过头看向苏轻语,只见她神色冷漠,虽然痛苦,却好似终于要得到解脱了一般。

祝若北最后犹豫了一下,握了握苏轻语的手,她和她算不上交情好,也不能说很熟,但是,她对苏轻语却很有好感。

“照顾好自己。我先走了。”最后只说下那一句话,就三步一回头,满眼担忧的离开了病房。

刚走出病房,就看到黎家若手里拿着早餐从电梯的方向走过来,看到站在门口的祝若北愣了愣,“你怎么出来了?轻语呢?”

黎家若一脸疑惑的看着她,然后朝着苏轻语的病房看了看。

祝若北就一抬手揽住他的手,就往回走,“好啦,你就别想了,别人的老公来了,你的早餐还是给我吃吧。”

说着就露出一口大白牙,笑了笑。黎家若握着手中的袋子紧了紧,脸色也是微微一沉,祝若北看了眼,没说什么,犹豫了一下,就转身将耳朵贴到门上,试图听清里面在聊什么,在看到薄景宸出现,注意到苏轻语的表情的时候,就觉得有事情发生。

看到祝若北走出去之后,苏轻语的脸色就更加的冷漠,薄景宸瞥了她一眼,她的笑容对他还真是吝啬,她跟别人可以有说有笑,可是每次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

不禁冷哼一声,“刚才不是笑的挺开心的吗?怎么,不笑了?”

苏轻语冷眸看了他一眼,余光也被李赫手中的离婚协议四个大字给吸引到了目光,心口猛烈的一颤,这又不是第一次……

她以为自己可以承受的……她以为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做好准备迎接今天的这一切……但是没想到在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之前的准备只是一个安慰,该疼的心,还是会疼。

“你直接让李赫过来就好了,何须自己亲自过来!协议拿过来吧,我签字。”苏轻语没有理会他前面的两个问题,直接进入今天的主题。

“我自然得过来,万一你再给我跑一次怎么办?”薄景宸危险的半眯着眸子,冷哼一声。

他还真是厉害,在最后的这一点点的时间里,也不放过一点点的机会往她的心口上划着刀子,是真的觉得她不会疼吗??是真的觉得她的肉是石头是铁块吗!!

心早已千疮百孔。血肉淋淋,但是它不是死的,薄景宸的一字一句都让它痛不欲生!!爱一个人爱到一个程度了,受伤也就成了一件很容易的事,一个眼神,一个表情都会成为利刃。

苏轻语听着薄景宸的那话,拳头不自觉的就捏起来,嘴角苦涩,脸上却坚毅而冷漠,“你放心吧,签了离婚协议,我就不会逃了,而且我也没必要逃了。你不需要担心。”

听着苏轻语的话,眸光顿时一寒,“看着还真是淡定,等这一天等很久了吧?”

“是你等这一天等很久了吧。”说着就双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只是可怜了这个孩子,成了你我之间的牺牲品!离婚协议拿过来吧,我们两个没有那么多可以说的。”

看着苏轻语这冷漠无情的模样,薄景宸心中就不禁来气,心里一阵的烦闷,她难道就一点点的心痛不舍都没有!!她就当真这样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自己!!

薄景宸紧紧的握着轮椅的手把上,手臂的青筋都爆了出来,但是没有人会注意到,因为他的脸上是波澜不惊。

“李赫,离婚协议给她。”薄景宸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说这话的时候,也好像是在谈一桩合作似得。

这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合作,他给协议,她流产离开!然后两不相干,老死不相往来。

就当风没来过,我没爱过。

李赫拿着离婚协议的手紧了紧,眸中有些忧伤的看着他们两个,明明……是相爱的两对人!偏偏就闹成了这般模样。

将胸前的笔扯了出来和离婚协议一起递给了苏轻语。

接过,苏轻语轻声说了句谢谢,内容看都没有看就翻到了最后一页,只见薄景宸三个字,大气工整,就如他这个人一般,她看过他那么多次的签名,唯独这一次的签名,她忍不住的多看两眼,这一看,眼前就不禁模糊了。

苦涩一笑,苏轻语就提笔。签上了她的名字。

好了,结束了,都结束了,所有该结束的,不该结束的,都让它结束吧。

深吸一口气,将离婚协议合上,就递给了李赫。

李赫看着她微红湿润的眼眶,心口就像是压着一个石块,难受的发紧,他手接过这离婚协议,却感觉今天这一切都是在做梦一样,明明才几个月时间,却觉得过了好几年,再看向苏轻语的脸的时候。才又恍惚是昨日。

她胆怯无奈的走进办公室,柔声介绍着,“你好,我们见过,我叫苏轻语。”

室内陷入一场令人窒息的安静,久久的才听到薄景宸沉声而压抑的声音缓缓响起,“十一点半,李赫会过来接你。吃点东西,休息好。”

说着就示意李赫推着他离开。

祝若北听着他车轮的声音,连忙就从门上弹开,拉着黎家若的手,就赶忙跑开,跑到拐角处就大口呼吸着,脸上的震惊久久的没有散去。

“你听到什么了?”黎家若看着她的神情,就感觉苏轻语要出事了,整颗心都跟着提到了嗓子眼上来,眸中满是担心。

祝若北皱眉看向黎家若,犹豫了一下,缓缓的小声说道,“他们要离婚,而且要流掉孩子……”

话音一落,黎家若愣了两秒,才一声怒吼,“什么?!!”说着就要走去苏轻语的病房,但是一把被祝若北给抓住,“黎家若!你要干什么!”

黎家若的表情满是生气,胸腔的怒过熊熊燃烧着,“我去干什么!!我去弄死那个孙子!!怎么将轻语肚子弄大了!然后就不负责了是不是!这算的上是什么男人!!”

说着就一把甩手,将祝若北给甩开,大迈着步子走了过去。只见薄景宸刚被推到电梯的门口,正在等电梯,黎家若的眼眸中,不禁就冒着怒火,疾步的朝着他走去。

祝若北踉跄了两下,稳住身子,连忙就冲上前去,紧紧的抓住黎家若的手臂,“你不要闹!!不要意气用事!!你弄死了薄景宸能怎样?啊!然后苏轻语的婚离不了,孩子也不能打掉!然后守一辈子的活寡是吗!!你看看你这个意气用事的样子!难怪苏轻语不喜欢你!!”

被这么一吼,黎家若瞬时就觉得脑袋上一袋冰水浇了下来,心口尽是凉意。

看到黎家若冷静了下来,薄景宸也被进了电梯,祝若北才松了一口气,抬手顺着他的后背。“你不要着急,会有办法的……”说着就从口袋中拿出电话,黎家若瞥了一眼就见她找到祝浩南的电话打了过去。

“喂,哥……”

“嗯,让你去看人,看的怎么样了?”祝浩南低头看着文件,沉声问着。

“不怎样,他们两个好像已经签好了离婚协议,我听到消息……十一点半苏轻语要人流……”祝若北着急的说着。

听着这小消息,祝浩南手上的动作一顿,神色一沉,抬手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

“好,我知道了。”

“然后呢?”祝若北被祝浩南的淡定给郁闷到了,她着急的要死。然后他就这个样子??

“然后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就这样??你不担心??或者说……哥,就你是等着这么一天??”祝若北简直被他反常的给郁闷到了。

“这不是很好吗?婚离了,孩子流了,然后我在上场。”

“……”祝若北沉默了一下,“额……可以……很好……确实没有毛病。”

“恩,挂了。”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祝若北一脸疑惑的摇着头,这个世道真是变了,她真是看不懂了看不懂了……

“我是不是很没用?”忽然黎家若失落的声音传入耳内,祝若北连忙扭头看向他。

“你想什么呢??这件事跟你有没有用没关系啊,这是他们的家务事,也是苏轻语自己选择的。而且我哥都没什么办法。好了,我们走吧,苏轻语她现在肯定需要一个人静一下,不想我们知道这事,别打扰她了。”祝若北说着就推着黎家若离开了。

在薄景宸离开房间之后。苏轻语就如丢了魂魄的人似的,傻呆呆的坐在床边,低头苦涩一笑。

说心头的一个结终于揭开了,也没有错,但是她就是很难受。

电话忽然想起,拿起一看是周奕冰的,“我已经到医院附近了,你今天想吃什么?”

“随便吃点什么就好了,不要太油腻了。”苏轻语回过些神来,淡声说着。

“好好好,知道了,清淡清淡~”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只听到外面一声轰隆隆的雷声,苏轻语身子微微一颤,扭头看去,雨还在下着。

“宝宝。这是你在哭吗?妈妈……对不起你。”苏轻语说着眼眸就红了。

今天只有周奕冰一个人过来了,薄景宸不在公司,周泽成简直要忙炸了,恨不得有几个分身。

“我昨天找过月月了。她真是变得太恐怖了。”周奕冰自己也没有吃早餐,坐在苏轻语的对面,吃着桌上的早餐。

一提到时婉月,苏轻语的脸色就不太好,不过她现在也无所谓了,等到孩子打掉,她休养一段时间,就离开。

到时候这里的人和事,就再也与她无关了。

周奕冰将昨天的事情,跟苏轻语说了一遍,简直就是心痛难耐,吃了一嘴的东西。眼眶都红了。

苏轻语本来还忍得住的看着周奕冰这个样子,也跟着红了眼眶,最后两个人抱在一起痛哭了起来。

哭了好一会,扯过纸巾擦着眼泪,深吸一口气,“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值得不值得,用她的话来说,我们就跟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是千金大小姐,我们攀不上。”

“奕冰……”苏轻语忽而叫到她的名字。

“嗯?怎么了?”周奕冰的声音里还有些哭腔,睁着红红的眸子看着苏轻语。

“我跟他……离婚了。”苏轻语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跟着颤了颤了。

周奕冰顿时一愣,“什么?离婚了?这么快??”

“恩,就在不久前。离婚协议已经签了,就等最后法律敲定了。”苏轻语说的云淡风轻,好像这件事根本和她没有关系一样……

“那孩子呢!你们的孩子怎么办?”周奕冰眉头紧紧皱着,只担心苏轻语肚子里的孩子。

苏轻语低头抚着自己的小腹,如果没这个孩子……或许她可以走得决绝一点,但是如果不是这个孩子,她可能这辈子都喝薄景宸牵扯不掉关系。

“孩子……孩子……我保不住……”苏轻语说着,只觉得心肝脾肺都狠狠的揪在了一起,疼的厉害。

周奕冰听着,握着苏轻语的手都不禁用力,她顿时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没有像以前一样,瞬间就炸了,而是出奇的冷静,“你真的决定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