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孩子很坚强/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恩,决定了。我要离开他,离开南城。”苏轻语声音清冷,眸中空洞无神,看起来就好像是个布偶娃娃。

周奕冰紧咬了下唇瓣,深叹一口气,“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也不说什么了。如果你想要这个孩子,我可以跟你一起养!一起带!真的。”

“薄景宸不会留下他的。算了吧……我还有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就真的什么都结束了。”苏轻语苦涩的一笑,眼眸亮晶晶的。

她的难过,周奕冰知道。

“时婉月陷害你的事情,你没有告诉薄景宸……对不对?”周奕冰忽然说道。

苏轻语听着愣了下,“恩,不说了,说了也解决不了问题。或许我离开之后,他们两个还真的有可能在一起。”

“轻语!!你是不是傻啊。她都那样对你了,你怎么还……哎,真是个傻姑娘!”周奕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所以,昨天呢,你又把她怎么样吗?”苏轻语扭头看着她,周奕冰顿时语塞。

“我们两个事情的概念不一样!她要对你那样对我,我肯定得报复回去的!”

“是吗?”苏轻语一副将信将疑的模样。

周奕冰见着无声的叹了口气,“你是想顺便就借这个机会跟薄景宸瞥清关系是吧?”

听到这话,心口忽然就一疼,深吸一口气,可是还是觉得胸口闷的厉害。

“恩,能这样离开。我也觉得挺好的。我和他没有在纠缠下去的必要了。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在一起除了误会陷害就没有其它什么美好的事情了。在待下去,我可能就会变成一个怨妇?或者是泼妇?我不要也不想看到那样的自己。”苏轻语眼眸中满是恐慌和害怕。

周奕冰紧抿着唇瓣,眼里慢慢的是忧愁,深吸一口气,伸手就紧紧的抱住她,“既然你已经做好决定了,我支持你。不管怎么样,你的身后都有我!我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

“周泽成对你真的不错,希望你们两个最后能成。”苏轻语眼眸有些不舍。

“你这是干什么啊?又不是做什么生离死别的事情,以后再也见不到了!还开始交代事情了你!!”周奕冰红着眸子,不满的说着。

苏轻语扯唇笑着,病房的门就被敲了敲,周奕冰从床上下来,小跑着过去把门打开,就看到一脸凝重的李赫。

周奕冰一看到他就没有什么好脸色,这并不是针对他这个人的,只是知道他过来的目的是是什么。

“干什么啊!到时间了吗?还有二十分钟!你们着什么急啊!给我等着!”周奕冰没好气的说着。

李赫站在门口无奈的叹口气,看着从病床上站起身子来的苏轻语,眼眸中满是歉意。

“奕冰,你就不要为难他了。我去洗把脸就出来。”苏轻语柔声说着,就走到浴室洗了洗脸。

这次苏轻语连队都不用排,直接请了医院最好的妇科医生。

当她下了电梯,看到坐在椅子上脸上没有一点点血色沉着一张脸的薄景宸的时候,她的心,竟然波澜不惊……

这次,她是真的准备好了吧,所以在看到薄景宸的时候。没有她欲期的那么难过。

他们两个对视着,苏轻语一步步的靠近,这每一步,都在告诉苏轻语,离解脱不远了。很快她就自由了,不为任何人而活,只为自己。

周奕冰一看到薄景宸,顿时就来气,她刚迈上一步,想要张口大骂,就被苏轻语给拦住了,“奕冰,这是我自己选择的。”

顿时语塞,只有满满的心疼。她紧紧的握着苏轻语的手,眼眶都红了,她这辈子都没有流过几次眼泪,这两天,她却频繁的想要哭。

如果是周奕冰自己遇到这事,她打碎了牙也不会掉一滴的眼泪,但是她能自己忍受这些,却不忍心看到苏轻语去承受。

“好了,你别这样,我又不是去送死的。”苏轻语看着周奕冰的模样,她又何尝不心疼不难受,她扯唇笑着用她刚才跟自己说的话打趣。

“打胎哪里有你说的那么轻松啊!!医术在高明,也有失误的时候!!你忘记那个学姐了吗!就是打胎!!母子双亡!!不打了!!轻语!!我们不打了!!这个孩子他薄景宸不要!我们自己养!!如果你怕不能找到好对象!就说这个孩子是我的!!我来替你养!!我不能看到你出事!!”说着周奕冰的眼泪就再也控制不住的砸了下来,拉着苏轻语的手就要走。

她的理智和在病房里说的支持,都给忘在了脑后面,她害怕,她真的害怕,害怕苏轻语会在手术台上再也下不来了,虽然她知道这种几率不大!但是她真的是一点点的风险都不想让苏轻语去承担。

看到周奕冰这个模样,苏轻语再也忍不了了,眼泪也大颗大颗的砸了下来,还好,这个世界上还有她,还有她义无反顾的爱着自己,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出现,保护着自己。

她也并不是一无所有,至少在离开的时候,这座城市里。还有她是值得自己牵挂的。

“奕冰!你说过的尊重我的决定。”苏轻语没有挪动步子,周奕冰也背对着他们。

“不尊重了!尊重你就是让你去送命的!!那还尊重个屁啊!尊重能保你健康吗!能保孩子和你的命吗!!”周奕冰没有回头,声音却满是哭腔。

“放心,今天请过来的医生,是全南城人流技术最顶尖的。”久久的薄景宸才缓缓开口。

一句话,就将苏轻语的心打入了冰寒无比的谷底,浑身一颤。

周奕冰紧皱着眉头回过头看着面无表情,好像这件事与他无关的薄景宸。

“你在说什么??薄景宸,你他妈还是个男人吗!!”说着就朝着薄景宸走过去,苏轻语没有拦着她,她伤痕累累,真的没有拦着的力气了。

最后是李赫挡在了薄景宸的面前,拦住了欲冲上来的周奕冰,“周小姐,您冷静一下,这里是医院。”

“冷静!!面对这个人渣我真的是冷静不下来!!薄景宸,你把轻语的肚子弄大!然后就不想承认了是吗!哦!我知道了!你想跟谈凡沁那个贱女人在一起!!所以无论怎样你都不会承认这个孩子,你要将所有的脏水都泼到轻语的身上!!然后最后全身而退!!你这个男人真是恶心到令人发指!!我告诉你,你不想跟轻语在一起可以啊!!我们还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你呢!离婚协议已经签了,这个孩子就算生出来也不会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周奕冰说得满脸涨红,心脏都要给气出来了。

可是薄景宸却一点的反应多没有,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周奕冰转过身就看着双眼空洞无神的失魂落魄的苏轻语,声音轻柔,“轻语,我们不要难过,不要为这种渣男难过,不值得的,我们走,我们离开这里!”

“奕冰,这个孩子,我要打掉。”苏轻语忽而冷声打断周奕冰的话。

周奕冰顿时就没有说话了,紧皱着眉头,一脸看不懂苏轻语的模样,“轻语……”

只见苏轻语抬眸就和薄景宸的眸子相对,忽而冷笑一声,声音冰冷而充满怨气,“我要打掉这个孩子,让他愧疚一辈子!!是他亲手将他的孩子逼上这条路的!”

薄景宸的心顿时一颤,视线转移到苏轻语的小腹上,只见她收回目光,就迈着步子走向手术室。

周奕冰这次没有拦着她了,她知道,拦着也没有用了,她要将自己的心彻彻底底的弄死,不再为这个男人再难过半分,流半滴的眼泪。

视线中一空,薄景宸猛的回头,抬手就抓住了苏轻语的手。

苏轻语的身子一颤,想要将手抽回,可能是能感觉得到她的意思,薄景宸抓得紧紧的。

“薄景宸!你要干嘛!!”苏轻语回过头就朝着他歇斯底里的吼着。

他抬眼看着她的面庞,久久的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松开了手。

苏轻语冷笑一声,“你放心,这次我不会逃的!我会乖乖的把手术给做完!”

说着就加快脚步走向手术室。

薄景宸看着她清瘦高挑的身子消失在门后面,心口就猛烈的一疼。抬手用力的捂住,紧抿着已经灰紫的唇瓣。

“薄总,你怎么了??要不要去休息一下?这里我来守着就好了。”李赫满眼的担忧的看着薄景宸。

只见他摆摆手,声音有些沙哑,“我没事,我陪着她。”

周奕冰看到苏轻语的周金玉的时候,真是难受到连骂他的心情都没有了。拿出电话就给周泽成打着电话,电话一通,就大哭了起来。

吓得周泽成连忙就放下了手中的事,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他的脸色也非常的沉重,“这件事,我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奕冰,你等我一下……我、我、我马上过来!”

周泽成手上真是太多事了。但是实在是放心不下周奕冰,还是决定去看一下。

“不用了,你过来干嘛!你过来轻语的孩子都没了!你好好工作吧!!”周奕冰跟周泽成都说了,心里才好受一些。

周泽成深叹一口气,“对不起……”

“对不起你个头,又不是你的错!好了,你去忙吧!”说着,周奕冰不等周泽成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

再一次躺在这上面,苏轻语心如死灰,连一点挣扎的力气都没有,看着医生护士这熟悉的动作,她内心真是在冷冷的嘲讽。

逃的掉吗?逃不掉的,该来的总是会来,这就是命。

“苏女士。我们要开始麻醉了。您准备好。”说着,苏轻语的眸子就缓缓的闭上,眼角的一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只感觉到一疼,没一会,下半身就没有了感觉。

心中的恐惧害怕瞬间再次袭来,这种未知的恐惧,让苏轻语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心如死灰的望着天花板,泪水此刻也根本就停不住。

对,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孩子,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

——

就在苏轻语走进手术室的那一刻,电梯的门忽然滴的一声。打开了,薄景宸扭过头,就见华丽容扶着薄老太太急匆匆的走上前来,“小语呢!!!小语人在哪里!!!”

薄景宸的眉头猛的一皱,紧抿着唇瓣,“刚进去。”

听着这话薄老太太抬起拐杖就要打薄景宸,但是被李赫给拦住了,“老妇人,薄总现在打不得。”

薄老太太的身子颤了两颤,顿时老泪纵横,哑着嗓音喊道,“你赶快给我去!!!给我去把小语接出来!!!小语要是有半点事!!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有半点事!!我就不活了!!我就陪着我的孙子一起去了!!!”

说着薄老太太的脸上就一阵涨红,顿时就上气不接下气的,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吓人。

华丽容着急的顺着薄老太太的后背,“妈!!妈!!你别着急!!!宸儿!!快去!!快去拦着!!”说着薄老太太的身子就倒了下去,华丽容紧紧的抱着,薄景宸也着急的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大声的吼道,“奶奶!!奶奶!!李赫赶快去拦住医生!!!”

李赫听着,就连忙拍着手术室的门,“医生!!!医生!!!!”

身旁忽然多了一个人,扭头一看是祝浩南,他神色极其的紧张,甚至还用脚踢起了门。李赫见着,心里也是一慌,心想着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也跟着用力的踢起了门来。

顿时走廊上一片混乱……

苏轻语下半身虽然没有了知觉,但是上半身的意识还是在了,医生也是动作一顿,扭头

看着门外,眉头皱了皱,眼神示意了一下身旁的小护士就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你去看看。”

护士应了一声,就急匆匆的走向门口。

苏轻语见着眼前这医生过于冷漠的眉眼,心中顿时一慌,“医生!!你等一下!!”

只见她的动作根本就没有停,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苏轻语下半身根本就动了不了,连忙撑着上半身,想要挣扎着,但是刚刚坐直身子,手臂上就一麻,身上顿时就没有了劲。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救命!!救命!!景宸!!薄景宸!!!”苏轻语惊恐之余想到的第一个人竟然还是他……要不是他……她怎么会在这个手术台上。

“是谁派你过来的!!”苏轻语的颤声问着,

她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有这个时候,她才抬眼看了下苏轻语,冷声吐出三个字,“薄景宸!”

苏轻语心上顿时一寒……甚至有些不敢置信……所以刚才在外面,他扯住自己的时候……是犹豫了,这个人不单单的要弄死她的孩子,看她的样子,简直是想弄死她。

她不再说话,手上的动作非常的快,苏轻语内心的恐惧简直要吞噬她整个人。

小护士刚一打开门,一句话都还没有说,小腹上就生生的挨了一脚。倒在了地上。

祝浩南飞速的就奔跑过去,只见那个机器已经启动,苏轻语躺在上面根本不得!!

“小秘书!!”情急之下,拿起一个东西就狠狠的朝着那医生的方向扔去,那医生一下就被打倒,机器也停了下来。

苏轻语扭头看去,只见祝浩南满眼的紧张和担心。

祝浩南走上前就一手就将她提了起来,刚要说话,就一道道光划了过来,还好祝浩南的动作快,只是脖子的地方被划了一刀口子。

祝浩南的眉头一皱,抬脚就狠狠的踹了她一脚,她后退几步,他就迅速上前,刀手打在她拿刀的手腕上,刀掉在地上,抓住她的双手就给她转了过来。

只见她奋力挣扎着,祝浩南喊了一声刚冲进来的李赫,把人交给了他。

他没有立即转身,而是将自己的外套脱掉,然后仰着头,就盖在了苏轻语的下身。

苏轻语吓得眼泪都掉了出来,“祝浩南……”

祝浩南抬手揉着她的额头,满眼的担心,“没事了没事了没事了,不要怕。”

“轻语!!轻语!!”周奕冰吓得连忙就跑了进来,她根本就没有心思管祝浩南,“天呐,你有没有事??吓死我了,我就打了个电话……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她应该全身打了麻醉,你给小秘书穿下裤子,好了,叫我。”祝浩南全程冷静,转过身等着。

苏轻语望着他的身后,心里是说不出的感觉。

感激,很感激,非常的感激,但是除了这些呢……

“祝先生,穿好了。”

说着祝浩南就转过身,将苏轻语从手术垫上抱了起来,走了出去。

门外非常混乱……她扫视了一圈,竟然连薄景宸的身影都没有看到,心再次的坠入谷底……他竟然不在……刚才那么危急的时刻,她多么希望出现的是人能是他!!可以是他!!

但是呢……并不是,她甚至还听到那个女的说,她是薄景宸派来的……

说实话她是真不信,谁会那么快而且毫不犹豫的就将幕后指使给交代出来。

“薄老太太过来了,然后气晕了,薄景宸送她去了手术室。”祝浩南好似猜到了苏轻语的心思,沉声跟她解释着。

周奕冰有些佩服的看着祝浩南,这个时候,如果她是祝浩南,可是没有这么好心还给苏轻语解释,就是让她误会!然后趁热打铁趁虚而入!

一听到薄老太太气晕了,苏轻语整个心都跟着提了起来,眉头猛的一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脑袋顿时一沉,说话都十分的费劲,“你说什么?在哪个手术室,快带我去……”

说着就只听到周奕冰着急的呼喊声,“轻语!!轻语!”

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意识。

看到薄老太太进手术室,薄景宸的就靠在墙上,脸上的毫无血色,华丽容一扭头就紧张的走上前去,“宸儿!!宸儿!!医生!医生!”

薄景宸缓了缓,脸色稍微好了些,他睁开眸子,就站直身子,“妈,你在这里守一下,我去看看苏轻语……”

说着,脑袋就一阵晕眩,眼前的景象再次天旋地转,心口一阵发闷,喉咙间不自觉的就发出两个字,“轻语……”紧接着眼前就是一黑。

————

苏轻语是惊醒的,她做了一个噩梦,噩梦中那个戴着口罩的女人,将冰冷的机器放进了她的体内……就只见一阵血肉模糊的东西出现在眼前……

只见那个戴口罩的女人,笑的十分的疯狂,“这就是你的孩子!!哈哈!是薄景宸!!是薄景宸要我这样做的!!”

苏轻语猛的就从床上弹了起来,额头上满是汗,第一个反应就是抬手捂住自己的小腹……

“小秘书,你醒了?你放心,孩子很坚强,孩子没事。”听到熟悉的声音,苏轻语连忙就扭过头,只见祝浩南端了杯开水过来,脸上挂着柔和的微笑,“喝口水。”

苏轻语看到是他,心中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扫视了一圈,确定这个是原来的那个病房,“我睡了多久?”

“就一天。”祝浩南坐在椅子上。

苏轻语眉头微微的蹙了下,“那个……怎么会是你……薄景宸呢??”

在这家医院里,薄景宸怎么会让祝浩南出现在这里……这简直……简直太不现实了,可是这偏偏就是真实存在的。而这种真实存在,让苏轻语内心一阵的恐慌,甚至觉得十分的不正常。

想着昨天的事情,苏轻语的内心就更加的不安了。

“你饿不饿?我去让人给你带饭过来吃。”祝浩南笑着转移话题。

“我问你!!薄景宸呢!!!”苏轻语见他转移话题,心态忽然就崩了,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朝着祝浩南一声大吼,眼泪都要被吼下来了。

祝浩南见着她这个模样,无声的叹了口气,抬手擦着她眼角的泪水。

“祝浩南,你告诉我……薄景宸在哪里……我要见他……我要见他……”苏轻语哭嚷着就要下床。

“好好好……你冷静一下!冷静下来,我就带你去见他!”祝浩南看到苏轻语如此激动的样子,眉头都不禁紧紧的皱着,抬手就抓住她的双臂,满眼的担心和紧张。

听到祝浩南的话。苏轻语瞬间就不在哭闹,扁着个嘴巴,眼眸中是乞求和担心,这个模样,真是深深的刺痛了祝浩南的心。

看着她这个楚楚可怜的模样,祝浩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抬手就揉了揉她的头发,“哎,真是拿你没有办法。薄景宸在病房里至今没有醒过来。”

苏轻语听着心里顿时一咯,声音微颤的继续问道,“然后呢?”

“然后……就没然后了。你放心吧,他身强力壮的,不会有事的,只是……”祝浩南话说一半就停住了。

苏轻语本来就没有放下的心,听到他这样子说话,心又跟着提到了嗓子眼上。

“只是什么??你说啊……”

祝浩南看到她如此紧张的模样,犹豫了一下,沉声说着,“只是,你更加需要担心的是,薄老太太的安危,她现在还在icu病房。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语毕,苏轻语整个人都懵了,她前一秒还整颗心担心紧张着薄景宸,这后一秒就又给了她这么大一个噩耗。

祝浩南看到她空洞无神的双眸,满眼的心疼,声音都柔和的许多,“小秘书。你不要这个样子,不要把什么都想得太悲观了,事情可能没有你想的那么的严重。”

苏轻语忽而摇着脑袋,“不……带我去看看奶奶……”比起薄景宸,此刻她确实更加担心的是薄老太太的情况。

话音一落,房门就打开,就见周奕冰神情紧张的走了过来,“谢天谢地,轻语,你终于醒过来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薄老太太有了一点点意识了,只是神智不清醒,但是嘴里一直嚷嚷着你的名字,估计是想要见你。”

听到这。苏轻语的眼眸立马就红了,二话不说就从床上爬起了身子,在薄老太太昏迷的时候,薄老太太心中想到却是自己,可是自己却从来都没有为她做些什么。

祝浩南看着苏轻语这模样,无声的叹了口气,“这个是你们的家务事,我不好陪你去,那个周小姐,轻语就麻烦你多照顾了。”

“祝总还真是客气,不用你说,我也会照顾好乞丐与的,您公司应该还有很多事吧,照顾了轻语一晚上。赶快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周奕冰估计将祝浩南照顾了苏轻语一晚上的事说出来,就是为了告诉苏轻语的。

苏轻语听着眉头一蹙,抬眼看着祝浩南,“你……昨晚是你一直照顾着我的?”

“好了,你感觉洗漱一下去看薄老太太吧,我先走了。照顾好自己,别再出什么事了。”祝浩南语清淡的说着,就离开了病房。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苏轻语的心里顿时就有些不是滋味,眉头轻蹙,紧抿着唇瓣。

“诶,轻语,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跟你说,这个祝总对你可真是用情至深啊!昨晚愣是守了你一晚上。还有昨天你在那手术室出来。你晕倒的时候,他真的是比谁都着急。你和薄景宸的离婚协议不是签了吗?我觉得你可以跟这个祝总在一起,也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的。”周奕冰一脸坏笑的说着。

可是轻语却没有这么好的闲心跟她在这里开玩笑,薄家现在肯定乱成了一锅粥,薄景宸昏迷不醒,薄老太太在icu病房生死未卜,她……昨天还遭遇了打胎遇害的事情……

怎么短短几天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看似好像就是由自己引发的,但是又好像不完全是。莫名的有些心慌,苏轻语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还是决定先不去想这些了。

“你就不要开我的玩笑了,你看我现在有半点心情开玩笑吗?”苏轻语无奈的说着,就走向浴室。

简单快速的洗漱了一番,她现在的脸色跟以前比起来真的是差多了。但是她现在根本就没有这个心思去管这些,急匆匆的走到薄老太太所在的icu病房门口,就只见云恩晴和薄旭祁从里面走了出来。

苏轻语看到薄旭祁,就想到那晚他对自己做的那件龌蹉恶心的事情,浑身鸡皮疙瘩顿时就起满了全身,和他对视了一眼,就冷漠嫌弃的收起目光。

云恩晴眼底有丝淡淡的黛青色,眼眸中有些疲惫,估计是昨晚守了一夜,根本就没有睡的缘故。

“轻语,你来了,你赶快进去看看奶奶吧。奶奶的情况很不好,嘴里一直嚷嚷着你的名字。哎……我才出去了多久,家里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云恩晴无奈的说着。

“你累了一晚上了。你赶紧回去歇歇吧。我去看看奶奶。”苏轻语现在满心就只有薄老太太。

云恩晴点了点头,就和薄旭祁一起离开了。

苏轻语和周奕冰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换上了消毒服,就走进了病房。

只见薄老太太带着氧气管,本来就苍老的脸上此时看上去比起之前要老上更多,仅仅看了一眼,苏轻语的眼眸就不禁红了,薄老太太对她是真的好的没话说的那种,此时她为什么会躺在这里,苏轻语也在刚才上来的时候,听周奕冰说了。

她坐在床边,握住薄老太太苍老的手,声音有些哽咽颤抖的轻声喊着,“奶奶。我是小语啊……我来看你了。”

苏轻语看着,连忙就俯下身子,将耳朵贴在她的嘴边,就只听到她声音虚弱的喊着,“小语……小语……”

心口顿时就闷着一口气,紧紧的握着我老太太的手,“奶奶,我在、我在呢。”

紧接着就又听到她嘴里吐着另外两个字,“孩子、孩子……”

苏轻语眼眶顿时就湿润了,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孩子,薄老太太估计现在也不会躺在这里。

声音不禁有些哽咽,“奶奶,你别担心,孩子很坚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