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对不起,还疼么?/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颤声说着那些话,手上微微一紧,苏轻语低头看去,就只见薄老太太紧紧的握了握自己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不祥有种不祥的感觉,看着薄老太太此时的模样,她竟然有一种预感,她……她活不了多久了。

一想到这里,苏轻语的眼泪就更加的汹涌,但是她忍着,生生的忍着没有让眼泪掉下来,只是同样握紧着她的手,回应着她。

耳边再次传来粗重的呼吸声,这次的说的话,比起前两次的要稍稍的清晰些,“原谅、原谅、宸儿……他、他也不想的。”

一句话,苏轻语再也忍不住的坐直身子,捂住嘴巴哭了起来。

原谅?怎么原谅?如何原谅?他不想?他真的不想吗?他应该就是恨不得将自己逼上绝路吧。

她永远永远都忘不了,忘不了他一心想要打掉她肚子里孩子的说的那些话,还有那些表情,更加让她绝望的,是昨天!周奕冰一定要护住这个孩子的时候,他说的一句话,这是全南城最好的人流医师……

怎么?还要她去感谢他?感谢他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医师?然后?这个医生差点要了她的命??

现在回想起来,苏轻语心里除了难受伤心之外,恐怕就只剩下深深的绝望和冷漠。

今天刚醒的时候,是她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心心念念的还是他!生怕他出了什么事情!

现在好了,冷静下来了。她告诉自己,对薄景宸不能再有半点半分丝毫一点的感情。

苏轻语在心里跟薄老太太说了一万个对不起,她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可能唯独这件事,她不能答应了。

自从嫁给薄景宸,她委屈求全,处处隐忍,但是隐忍、逆来顺受换来的又是什么呢?

周奕冰看到苏轻语这个样子,脸上也是一片阴霾,走上前去就将她抱在怀里,“好了、好了,别难过,都会好起来的。”

她没有听到薄老太太跟她说的是什么,但是她也大概能猜到,肯定又是跟薄景宸离不开的。

苏轻语抬手擦点脸上的泪水,看着了薄老太太,眼眸中满是抱歉,自从自己嫁到薄家之后,她确实为她操了不少心的。

可是偏偏最后她……她可能不能完成薄老太太的心愿了。

站起身子,跟医生护士交代了几句,就走了出去。

走出icu病房,外面没有里面那样压抑,深吸了几口气,苏轻语的心情才舒缓了一点点。

周奕冰站在一旁,全程不敢说话,她知道此时这种时候,安慰只会让她更加的难过和伤心,她只要静静的陪在她的身边就好了。

两人走进电梯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周奕冰看着她空洞的眸子,咬了咬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苏轻语虽然有些失神,但还是能感觉到她的异常的,“奕冰,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我……没事的。”

“你、要不要去看看薄景宸?他至今都还没有醒过来……情况虽然没有严重到要进icu病房的情况,但是……情况也没有多好。”周奕冰有些心虚的说着。

苏轻语听着愣了下神,淡漠的回答,“不看了,他……身边应该有人陪着吧。”

“他爸妈昨晚倒是一晚上在医院,今天泽成过来了,就让他们先回去休息了。”周奕冰试探的说着,斜眼看着她脸上表情。

滴的一声,电梯的门就打开了,周奕冰迈了一步,只见苏轻语没有要走出去的意思。她也停了下来。

“奕冰,他、还是在之前那个病房吗?”苏轻语最后还是没有忍住。

两人走到薄景宸的病房门口,刚要开门,就听到女声从里面响起。苏轻语的动作顿时一顿,抬眼透过门窗望向里面。

只见谈凡沁坐在床边,哭得梨花带雨,但是薄景宸并没有醒过来。

周奕冰看到这情况简直就不得了,气得差点要开门进去,但是被苏轻语拦住了,她脸上没有丝毫情绪,冷静的让人觉得有些异常。

“既然有人守着他,我也就不去看了。我有些累了,回去吧。”苏轻语轻声说着。

刚一转身就看到了周泽成手中拿着药走了过来,看到周奕冰本来面无表情高冷的脸上,顿时就绽放这笑容。

但是周奕冰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娇哼一声,就将脑袋撇开,拉着苏轻语的手就要离开。

周泽成一愣,大迈一步就挡在了她们两个人的面前,“这是怎么了?谁又欺负我的小祖宗了?”

“除了你还有谁!谁让你把那个贱人给放进去的!!”周奕冰在他面前说话毫不避讳。

周泽成立马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一脸的委屈,“昂,奕冰,那我能怎么办,她一开门就哭哭啼啼的,我……我还把她赶走不成?”

“对,就是赶走!”

看到周奕冰生气的样子,周泽成简直是又无奈又好笑,直点头道,“好好好。你说什么都是对的,我这就去把她赶出来。”

说着就朝着薄景宸的病房走去。

“周总!别听到奕冰说的,就让她在里面陪着吧,毕竟他们两个人的感情那么的好,这样也行还能让薄景宸早些醒过来。”苏轻语将周泽成喊住,说着看着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扇紧闭着的门,好像她是又透视眼似得,可以透过那扇门,看到里面的谈凡沁和薄景宸。

他们两个的这段感情……已经……走不下去了。至少在苏轻语这里走不下去了,她已经不知道又什么理由去坚持了。

苦涩的一笑,就转过脑袋,周泽成和周奕冰两人视线相对,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说什么。

苏轻语的手机忽然响起,拿起一看,是云恩晴的,心中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有种不祥的预感,心口更像是压着一个巨大的石头,根本就喘不过气来,明明她什么都不知道,却好像能预知一般。

“轻语?”周奕冰小声的喊着她的命,提醒着她。

苏轻语划过屏幕,将手机放在耳边,就听到云恩晴哽咽而又着急的声音,“轻语,医院刚才来电话……说奶奶……奶奶不行了……”

顿时,苏轻语整个人都懵逼了,好像正整个世界瞬间乌云密布,雷声四起……

还没有听云恩晴说完,苏轻语就疯了般的朝电梯的方向走去,周奕冰也是一紧张,这一天天的,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

周泽成想要跟上,但是却被周奕冰给喊住了,“你留下看着薄景宸!”

说着就小跑着跟上苏轻语,“轻语!轻语!你慢点!!小心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怎么……”她跑到苏轻语的身旁,只见她忽然满脸的泪水和惊恐,她瞬时就猜到了发生什么事,“不会是……奶奶……”

苏轻语狂按着电梯,摇着脑袋,“不会的、不会的、奕冰,不可能的对不对……奶奶她、她刚才还、还跟我说话了,她、她还让我……让我原谅薄景宸……”

说着苏轻语自己都有些泣不成声,周奕冰不知道为什么,眼眸也跟着一红,两人下了电梯,就赶忙的朝着病房跑去,薄家的人还没有赶过来,苏轻语只在门口看到医护人员在做着最后的抢救……但是那机器上,始终是一条直线,发出着难听刺耳的声音……

苏轻语看着躺在病床上没有了半点反应的薄老太太,根本就撑不住了,身子一软,要不是周奕冰早有防备的扶住了她,她可能都要倒在地上了……

只见最后……那些医护人员动作都静止了几秒,相互摇了摇头,苏轻语胸口所有的忧伤顿时就爆发了,“奶奶!!奶奶!!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说着苏轻语就欲将要冲进的门,但是被护士和周奕冰拦住了。

“你们救救我奶奶,她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啊!刚才!刚才还跟我说话了!!她刚才真的还跟我说话了……医生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奶奶!!再坚持一下,不要放弃,你们不要放弃她……”苏轻语满脸泪水痛苦的喊着。

周奕冰不知道什么时候,脸上也满是泪水,声音里尽是心疼,“轻语、轻语,你冷静一下,奶奶、奶奶也不想在离开之后看到你这个样子啊。”

“不不不、奕冰,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刚才奶奶是不是还跟我说话了,奶奶以前的身体是不是很好,经常有说有笑的,而且饮食也很健康,饭量也正常。奶奶不可能就这样去的。”苏轻语扭头紧紧的抓住周奕冰的手臂。痛声哭嚷着。

只见医护人员也很无奈,只听到主治医生叹了口气,“让她进来吧,陪患者……走完最后一程。”

听到这话,苏轻语疯般就冲了进去,跪在了床边,紧紧的握着薄老太太还有一丝余温的手。

她不再大喊大叫,说话的声音也轻柔了许多,“奶奶!奶奶你醒醒,快别睡了,你不是想要看你的曾孙子吗?我已经怀上了,在等八九个月,明年的冬天你就可以看到了……奶奶,你醒醒啊……”可是无论她怎么说着,薄老太太。始终都没有醒过来,苏轻语将脑袋撑在她苍老粗糙的手背上,呜咽了起来,“奶奶,你是不是在怪我,在生我刚才的气,我原谅他!原谅他!你醒过来,我只要你醒过来!奶奶……”

周奕冰最后终于看不下去了,也跪在了地上紧紧的抱住苏轻语,“轻语,你别哭了,你怀孕了,不可以这样伤心的,你快起来,地上凉!!你这样难受。孩子是受不住的!轻语……薄家已经……这样了,你不能再有事了啊。”

可是此时的苏轻语什么都听不进去,摇着脑袋痛哭着,周奕冰看到她这个样子,眼眸中也满是泪水,说话的声音都满是哭腔。

只听到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扭头看去,是刚刚离开的云恩晴和薄旭祁……

云恩晴抬手就捂住唇瓣,眼眶中顿时满是泪水,但是她却强忍着没有让眼泪流下来,可以说,她对这个薄家是没有什么感情的,但是对薄老太太她还是一直都很尊重的,因为她每次回来,薄老太太都会对她特别的热情和亲切,在整个薄家里,也只有薄老太太,对她被薄旭祁强上的那件事道了歉。

华丽容和薄逸阳赶到的时候,薄老太太已经盖上了身上白色的床单,苏轻语整个人如同被抽了丝的木偶一般,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

华丽容从病房里出来,满眼通红,看到坐在椅子上的苏轻语,顿时就冲了过来,抬起手就狠狠的给了她一耳光。

苏轻语的脸上瞬间就多了一道清晰可见的手指印,她没有半点吭声,她甚至连眼眸都没有抬起来一下。

周奕冰愣了几秒,蹭的一下就站起了身子,“你干嘛动手打人啊!!”还要说什么,手就被苏轻语紧紧的握住,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苏轻语!你说你是不是有预谋的嫁到薄家来的!!你看看你来了之后,我们薄家都成了什么样子!!你就是个灾星!你就是故意来祸害薄家!祸害宸儿的是不是!!”华丽容也失控了,薄逸阳看到就疾步走了过来,将华丽容揽在了怀里,华丽容找到一个依靠瞬间就大哭了起来。

苏轻语的眸中依旧空洞无神,她的双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奶奶已经不在了,她是不是可以彻底离开了。

她觉得自己真是可怕,在薄老太太尸骨未寒的时候,她竟然想到的第一件事……是离开。

她该是对薄家,对薄景宸彻底失望了……才会有此时这种想法。

最后连苏家的人都赶了过来,但是苏轻语全程就像是没有看到他们似得,两家人在说些什么,她也根本听不进去。

她忽然想到还在昏迷的薄景宸……心忽而剧烈的疼痛着,薄景宸最听最尊重最在乎的就是……薄老太太,他如果再醒来……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苏轻语瞬间就不敢想象,薄景宸会是什么样子的反应。

她只知道,应该会很难过,会全世界都变得黑暗,会觉得这个世界真是残忍,既然迟早会离开,为什么又要创造他们出来,感受这令人绝望痛苦的生老病死。

她体验过,在她只有十五岁的时候就体验过了,这并不是一个会让人习惯的事情。

肩上忽然一紧,扭头看去,是苏瑾之,自从结婚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的苏瑾之。

看到他,苏轻语的心里顿时一阵委屈。但是她扁着嘴巴,却始终强忍着没哭,只听到他心疼无奈的叹了口气,抬手就揉着她的头发,“这段日子,过的很不好吧?过不下去了,就来我这。养你,还是养的起的。”

在最关键的时刻,还是自己的亲人会义无反顾的出现,给自己一片安稳的港湾。,

苏轻语只觉得心中划过一股暖流,唇瓣苦涩的上扬,点了点头,却一个字都没有说。

那天很忙……但是她却觉得自己什么都帮不上忙,她只知道折腾到了很晚,她去看了薄景宸两次,他都没有醒过来……她怀孕了,身子根本就撑不住睡了过去,薄老太太的遗体被接了回去,华丽容不想见到苏轻语,苏家人却想着要让苏轻语回苏家,但是她给拒绝了,她今天的脑子很乱,总是在理智和感性间相互矛盾着。

她想着薄景宸还昏睡着没有醒过来,就选择了留在医院,甚至还主动要求要和薄景宸去一间病房。

这下连周奕冰都看不懂苏轻语了,她看似无情却又总舍不得,好像今早上看到谈凡沁在病房里的事她都给忘记了一样。

苏轻语只说,最后一次,就当是……完成奶奶的最后的心愿,选择原谅,但是不会留下,原谅他,不过是为了解脱自己而已。

等薄老太太的后事处理完之后,她就离开。

——

第二天的天气很好,苏轻语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扭头却看到薄景宸坐在了的床边,她吓得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她甚至有一种错觉……好像昨天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假象,都是梦境……都是不存在的!

她的眼睛还红肿着,嗓子也因为哭喊而干哑生疼着,浑身都还酸痛着,这都是因为昨天的事……

一想到薄老他太太离开了,眼眶里的泪水,又一次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

“我睡了几天了。”薄景宸沉声问着,“你怎么会在我的病房里?奶奶呢?她的情况怎么样?”

薄景宸看到苏轻语忽然流泪,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眸中嫌弃。

苏轻语抬眼擦掉自己的泪水,沉声无力的说着,“你睡了两天……奶奶她……”说道奶奶,苏轻语的声音忽然一顿,眸中是隐藏不下的忧伤,薄景宸一眼就看懂了。

薄景宸忽而一把用力的就抓住她的手臂,很用力,好像要将苏轻语给捏碎了似得,声音更是低沉的可怕,“快说!奶奶到底怎么了!”

苏轻语抬眼就看到薄景宸有些微红的眸子,心中顿时一阵难受,紧抿着唇瓣,那些话说不出口。

门忽然被打开。周奕冰和周泽成出现在门口,一看到这情景,周奕冰就冲了上去,“薄景宸!你又要干什么!你嫌还对轻语造成的伤害不够么!!”

薄景宸只见周泽成和周奕冰身穿黑色的正装,手里拿着早餐,脸上的神情凝重,身子顿时就猛烈的颤抖了两下,他看了一眼周泽成,只见周泽成的眸中满是心疼,他在看向苏轻语,声音忽然就哑了,“轻语……你告诉……奶奶她,怎么了?”

病房内瞬间就安静了,只有压抑和沉闷,还有那怎么都散不去的悲伤。

“奶奶她……她去了。”苏轻语颤声说着,泪水又一次的夺眶而出。

薄景宸身子往后倒去,眼眸满是不相信,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脸上的难受看疼了苏轻语的心。甚至连对他的恨,此刻都恨不起来。

苏轻语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薄景宸这个伤痛的模样,他无声的难过比有声的难过,让人更觉得痛心。

“泽成,我的衣服给我备好了没有。我要回去看奶奶。”薄景宸的眸子通红,但是他愣是没有让泪水流下。

周泽成手里有个袋子,面色沉重的递给他。

等到薄景宸换上了衣服,他脸上瞬间又回到了之前的冷漠……只是眼睛不会骗人,他的眼眸中是大片散不去的悲伤。

薄景宸回到家中,就看到大堂中央,薄老太太的慈祥和善的遗容,薄景宸跪在遗容的面前,低下头将烧着纸钱,声音低沉而压抑,“奶奶,对不起,我来晚了!奶奶!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

说着一滴热泪砸在了地上,苏轻语在看到薄老太太的遗容的时候,她就忍不住了,在看到薄景宸这个沉痛哀悼的模样,她更加难受,将脑袋埋在周奕冰的肩上无声的哭着。

来哀悼的人很多,所有来哀悼的人,都跟着他们说着节哀。

只听到周奕冰冷声惊讶的说道,“她竟然过来了!”

苏轻语扭头一看,是时婉月!

心上一疼,但是眸中确实冒着寒光。今天这个事态会变成这样,跟她脱不掉关系,两人对视上,苏轻语就冷漠嫌弃的将视线转移。

生人可以变成很熟的人,但是很熟人的变成生人的时候,会比生人还要生!

时婉月刚走到遗像面前,准备哀悼,就听到薄景宸沉声一个“滚”字!在周围的人皆是一惊,苏轻语也有些意想不到。

时婉月顿时就红了脸,眼眶微红,可怜委屈的看着薄景宸,“薄总……我只是过来给老太太哀悼的。”

薄景宸眼眸冰寒,抬眼就觉得自己会被冷冻成冰一半,时婉月紧抿着唇瓣,华丽容有些看不下去走上前来。“宸儿,来者都是客……”

华丽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薄景宸冷声打断,眸中满是煞气的瞪着时婉月,“奶奶不喜欢你这种小人,上次的视频,是你发给我的对吗?!”

时婉月有些不敢置信的身子猛然一颤,往后退了一步,她第一个反应就是看向苏轻语,那眸中的恨意,真是让苏轻语心寒。

苏轻语听到薄景宸话的时候,心中也是有些惊讶,她从来都没有跟薄景宸说过那件事……他怎么会知道?而且现在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说她,时婉月脸都红成猪肝色了。

“薄总……我……我、我、没有……”时婉月顿时就语塞了上前一步想要抓住薄景宸的手,薄景宸眉头猛的一皱,嫌弃的往后退了两步,“不想你干的那些肮脏的勾当被人知道的话,就给我滚!”

时婉月听着薄景宸的话浑身颤抖着,“我、我是被人……”

“李赫,请她出去!薄家不欢迎她!”薄景宸冷声道,时婉月的话也被打断。

“时小姐,不好意思,这边请!”李赫走上前来,给她做了个手势,薄景宸不想在薄老太太的哀悼会上弄出太大的动静,所以对她已经很是客气了。

时婉月看着满眼疑惑的华丽容,低头道了声,“伯母,打扰了。”

就看向薄景宸,声音微颤。“不用麻烦了,我自己走……”在路过苏轻语的时候,还斜眼给了她一记阴冷而充满恨意的目光。

她肯定以为,这件事是她告诉薄景宸的了,她对自己的恨意更加的深了。但是那又如何呢?苏轻语心里一阵苦涩的笑。

到了深夜,所有的宾客都已经散去,薄家人和苏家人累了一天也都歇着了。

苏轻语中途身子就熬不住躺着休息一下……只听到楼下传来一点声音,她顿时就醒了过来。

缓了缓才从床上爬起来身子看了看时间,此时两点多钟,床边没有薄景宸的身影……

她打开房门,楼下还点着一盏小小的灯在奶奶的遗像前,所以她还看得清路,走到楼梯口,就见薄景宸仰头喝着一口酒,跪在地上。脸上满是痛苦的神情。

她站在楼梯口,不敢动,怕发出声音打扰到他,只见薄景宸喝完了一瓶酒,又从身边拿起第二瓶酒,苏轻语的眉头不禁就是一皱,匆匆的走下楼,引来了薄景宸的目光。

他眯着醉眸看着自己,冷哼一声,什么都没有说,就打开了瓶盖。

苏轻语走上前,在他仰头喝下的那一瞬间,就一把将他手中的酒水抢过,眼眸中尽是冷漠。

两人对视了一眼,薄景宸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也没有去抢苏轻语手中的酒水,只是自顾自的又接着拿起了新的一瓶。

苏轻语见着他这个模样,眉头猛的一皱,眼里又是心疼,又是嫌弃。她真是不喜欢这样自暴自弃的薄景宸,虽然,她觉得他能有这样的情绪,至少说明他还是个正常人,还有血有肉!

苏轻语将手中的那瓶放下,又将酒水抢过来,小声的呵斥道,“别喝了!你真的想在医院呆一辈子了是吗?还是你想就现在去陪着奶奶!你在奶奶面前这个样子!你觉得奶奶不会心痛不会难受?”

薄景宸听着,动作猛然一顿,抬眼就看着面前高大的黑白遗像,他的眸子顿时就红了。他心里的难受。她知道。

“想哭就哭吧……”苏轻语柔声安慰着。

但是薄景宸却始终一滴眼泪也没有掉下来,久久的才听到他的一声,“对不起……”

苏轻语身子颤了颤,不知道他是跟自己说的,还是跟奶奶说的……

只见他将头给扭了过来,看向自己,眼眶因为含着泪水,而亮晶晶的,他伸手就将苏轻语扯到了自己的怀里,一把扯开她的领子,看着她胸前锁骨上的一些痕迹,愧疚浅声问道,“还疼吗?”

“你是怎么知道那个视频是时婉月发给你的?”苏轻语只想知道为什么他会知道,她边说着,还想着边睁开薄景宸的怀抱。但是他手上的力道很大,根本就挣脱不开。

“抓到了方子荐,他招供了时婉月……”薄景宸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脖颈上那些深深浅浅的吻痕,心里满是内疚。

忽而他的手放在苏轻语的小腹上,苏轻语的身子顿时一颤,潜意识的就抬手抓住薄景宸的手,眼里满是惊恐和害怕,“你、你要干什么?”

薄景宸看到她此时害怕的模样,不禁苦涩的一笑,“孩子……真的是我的吗?”

薄景宸醒来之后,在知道了视频是时婉月发的,还有那个一心想要苏轻语流掉孩子的医生,他就觉得这件事……好像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再想着苏轻语对孩子的态度,薄景宸的心顿时就颤了两颤,如果苏轻语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他的?

那他真的是个天大的罪人!他竟然曾经一心想要流掉自己的孩子!!

苏轻语看着这样的薄景宸面上苦涩一笑。为什么?为什么每次在她绝望心灰意冷,决定离开的时候,他就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

“孩子,是谁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已经离婚了。这个孩子,我也不会留下的。等奶奶的丧事办完,我就离开。”苏轻语咬着唇,一字一顿的说着这些话。

薄景宸听着,眸子顿时一沉,搂着苏轻语的手上力道更加重了些。

“不准离开!婚离了我们可以再结!我不准你走!”说着就钳住苏轻语的下巴,低下头狠狠的吻了下去,口腔内,立马就满是浓烈的酒味。

苏轻语心口一颤,抬手推攘着他。他吻的汹涌而令人窒息,苏轻语一下就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知道两个人的呼吸声都变得粗重,薄景宸一点点的吻着她的脖颈,嗓音低沉的响起,“肯定很疼……对不起……对不起……”

热气喷洒在苏轻语的脖颈上,让她身子都不禁颤抖着,她抬起迷蒙满含泪水的双眸,声音微颤道,“薄景宸,算了吧,我已经决定离开了。”

话音一落,唇瓣又被堵上,这次比起之前的要温柔许多,不知道吻了多久,薄景宸才松开她的唇瓣,“等奶奶的丧事办完,我们再去做个产检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