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你在帮她说话?/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薄景宸的话,苏轻语心口猛的一颤,抬起泪眼与他对视着,冷嘲一声,“薄景宸,你到现在都还不相信我是吗?你到现在都还在怀疑这个孩子是不是你!你到现在都在想我不是和祝浩南有牵扯就是和方子荐有关系!是吗?”

话音一落,薄景宸的眼眸顿时一寒,周围一下就寂静了,除了他们两个人呢的呼吸就没有任何声响了。

只感觉到薄景宸抱着自己的手劲微微松了松,苏轻语推开他的身子就站了起来,“算了吧,不用去做什么产检了,这个孩子,我不会留下,我……也会离开。这是我们一开始就约定好的。麻烦薄总不要毁约。”

苏轻语声音微颤,眼眸泛红,心口的位置难受的厉害,像是千万根针在心上扎着。

薄景宸没有看向苏轻语,而是抬眼看着薄老太太的遗像,声音有些干哑低沉,“不早了,你去睡吧。”

头一次看到如此低落的薄景宸,苏轻语顿时就心软了,眼眸都不禁泛红,紧抿着唇瓣,没有说话,也没有挪动步子。

“薄景宸!你说你这算什么??算什么?给了我一巴掌又给我糖吃么??你知道吗?在你一次次的要打掉我的孩子的时候,我就对你心死了!我们就这样吧!”苏轻语声音微颤小声的说完这番话,深吸一口气,看着薄景宸至今连眸子都没有抬一下。她转身就迈着步子离开了。

听到脚步声,薄景宸才抬眼看着苏轻语清瘦的身影,他心口不禁一颤,只觉得她好像真的离自己越来越远,他伸手都抓不到她。

直到看不到苏轻语的身影,薄景宸才将眸子给收回,望着薄老太太的遗像,眸子顿时就红了,没一会他就底下脑袋,一滴热泪砸了下来,然后越来越汹涌……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哭过了,他的哭声都压在喉咙里,眼泪却很大颗。

在知道奶奶的死讯的时候,薄景宸忍着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但是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是真的忍不住了。

苏轻语回到房间里,整个人都失神落魄的,脑海中浮现出薄景宸刚才的神情和说的话,心口就不禁一颤。

有些事情,不是说一句对不起就可以的!

那晚苏轻语没有睡好,薄景宸也守到了后半夜~第二天是薄老太太下葬的日子,两个人的气色都十分的不好,眼底的黛青色有些严重。

今天是个雨天,雷声大作,雨也下的很大,整个墓地都灰沉沉的,加上参加葬礼的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打着黑色的伞,让本来就沉闷的墓地,看着更加的肃穆和压抑,薄景宸和苏轻语站在一起,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苏轻语在看到奶奶的棺材被搬起放进墓坑里的时候,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砸了下来,她这几天只要一想到奶奶曾经对自己的好,眼睛就收不住,所以眼睛一直都是红红的肿肿的。

只听到旁边的华丽容忍不住哭出了声,一声声的妈叫着,还要冲上去,拦住那些放棺材的人,薄逸阳上前就紧紧的抱住被淋湿了的华丽容,华丽容将脑袋埋在他的肩窝里就大哭了起来。华丽容虽然平时对自己不怎样,但是对奶奶却是真的尊重和好的。

苏轻语心口上的难受就更加的浓郁了,这种时候情绪是很容易被感染的,根本忍不住的小声的哭着,肩上一紧,扭头就看到红着眼眶的薄景宸,紧抿着唇瓣,眼眸间是散不去的伤感和难过,他的眸子始终盯着那缓缓被放进墓坑的棺材,一刻都没有移开。

他的难过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苏轻语知道,他比任何人都要难过,抬手很用力的握住他冰冷的手,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薄景宸忽然扭过头看向自己,只见他眸中通红,还含着泪水,苏轻语的眼泪就更加汹涌了,脸上一热。薄景宸抬手擦拭着她脸颊上的泪水,声音干哑而有些哽咽,“奶奶,舍不得看见你哭的。”

苏轻语听着这话,再也忍不住的就将脑袋埋在了薄景宸的怀里,哭得更加的大声。

她只觉得,好多事情好像都恍若昨日,好像一回到薄家,奶奶还坐在客厅,一脸慈容,笑呵呵对自己摆着手说,“小语,过来。”

周奕冰看到苏轻语哭成这个模样,也跟着难受,眼眸红红的,扁着个嘴巴,肩上一紧,就见同样难受的周泽成低头吻了下她的额头,“你个傻姑娘。”

人群中,祝浩南的眸中始终都没有离开过苏轻语,看到她伤心流泪,看到她靠在薄景宸的怀里,他不禁苦涩的一笑,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是那个可以站在她身旁的男人。

“我们走吧。”祝浩南沉声跟身旁的助理说着,就离开了。

葬礼结束,回到家中,就准备吃饭,华丽容淋了些雨,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好,回到房间洗了个热水澡就没有出来过了。

餐桌上,瞬间就空了两个位置,这餐饭吃的很压抑,没有个人说话,都自顾自的吃着饭,大家的胃口都不好,都吃的很少。

两人回到房间,苏轻语只见薄景宸一脸的倦容,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又给咽了下去。

她拿了睡衣,就去洗漱。等到出来的时候,薄景宸已经在沙发上睡了过去了。

她轻手轻脚的走到了他的身旁,看着熟悉的面容,心口一阵难受,好好看看吧,过不了几天……她就没有机会再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他的睡颜了。

想着不禁苦涩的一笑,只见他的眉头紧紧的蹙着,还是忍不住的抬起手抚向了他的额头。手忽然就被抓住,苏轻语一愣,就见薄景宸缓缓的睁开满是红血丝疲惫的眸子。

苏轻语心里一咯,顿时有些心虚的将眸子移开,“你、你去、你去洗澡吧。我先睡了。”说着就要挣脱开薄景宸的手。

但是薄景宸抓得很用力,苏轻语挣脱了两下,根本就挣脱不开来,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紧抿着唇瓣没有说话。

两人对视着,只见薄景宸的唇瓣微微开启,他的电话铃声就忽然响起。

薄景宸一愣,松开了苏轻语的手,拿起电话,看到备注,脸色微微一沉。

他一松手,苏轻语就连忙站起身子跑到了床上,但是在站起身子的同时,她瞥了一眼来电显示,心口还是猝不及防的一疼。

是谈凡沁打过来的,这两天她都不曾出现过……谈凡沁不来找薄景宸,她还觉得奇怪呢。

只见薄景宸从沙发上坐直了身子,看了一眼苏轻语,接通了电话,“喂?”

“喂,阿景……我在你家附近……”谈凡沁轻声说着。

房间里很安静,苏轻语是可以听到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的,听到这话,苏轻语攥着被子的手,都不禁紧了紧。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过来了。一个人?”薄景宸沉声问着。

“恩,我猜想你前面两天一定很忙,所以我就一直都不敢打扰你,我知道今天你奶奶下葬了……我不放心你,所以就过来了。阿景……”谈凡沁说的善解人意。

苏轻语越听心里就越烦躁,最后干脆就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薄景宸注意到了苏轻语的模样,继续说着,“我现在就下来,你等下。”

说着就听到薄景宸从沙发上起身,迈着步子走出房门的声音。

听到“嘭”的一声,房门关上的那一刻,苏轻语才睁开了眼眸,她难受个什么劲,反正是要离开的了!!以后就可以再也不受现在的委屈了!深吸一口气。苏轻语爬起身子准备关灯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从床上下来,走到窗边……就看到薄景宸一步步的走向谈凡沁的车。

只见薄景宸的脚步忽然一顿,一扭头,就看向苏轻语的方向,吓得苏轻语连忙就往后退了好几步,小心脏还扑通扑通的跳着……他就是猜到自己会忍不住偷看吗?

等到苏轻语再往下看去的时候,薄景宸已经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

薄景宸脸上很疲惫,看到谈凡沁也没有什么心情,本来看到她电话的时候,连接的欲望都没有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苏轻语偷偷看自己来电显示的那个模样的时候,他却又像接了。

刚坐进车内,谈凡沁就扑了上来。紧紧的抱住他,“阿景,你这几天肯定很难过对不对?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么想要陪在你的身边,但是又害怕自己来了会给你造成不好的影响。我真的好想你,好担心你。

薄景宸看着抱着自己的谈凡沁,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好像是一种陌生和一种抗拒的感觉。

他的眉宇微微的皱着,抬手就将谈凡沁的身子给推开了。

“不用担心我,奶奶的年纪大了,本来就是过一天少一天的,她的离开……我早就做好了准备。”薄景宸沉声说着。

谈凡沁听着薄景宸过于冷静的话,微微一愣,然后柔声安慰着,“阿景……你要是难过就说出来,不要一个人撑着。”说着就抬手握住薄景宸的手。

“恩。我没事,不早了,你早些回去休息吧。”薄景宸沉声说着。

听着他这样的语气,谈凡沁脸上不禁有些委屈,握着薄景宸的手也更加紧了几分,“阿景,你又没有觉得我们两个越走越远了?你这样子对我真的好心慌。”

薄景宸脸色微微一沉,与她对视着,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面孔,陪他一起度过六个春夏秋冬的人,他的心中除了抗拒和愧疚,竟然就没有了其它的情感。

他的心,好像在不知不觉间被另外一个人占据。

“沁儿,我今天很累,不想再讨论这些。”薄景宸疲惫的将眸子移开,看向薄家的二楼,他和苏轻语的房间,窗边并没有所他期待的人影。

谈凡沁看着他没有耐心的模样,扁了扁嘴,“好吧,对不起阿景,我……我不应该烦你的。那你早点休息吧。我就先回去了。”

看着她这低眉善目,委屈可怜的模样,薄景宸犹豫了一下,便抬手将她耳边的发丝捋到耳后,“路上注意安全。”说着就欲将下车。

手忽然被抓住,扭过头就看到谈凡沁的眸子亮晶晶的,“阿景,我一直在等你,等了你六了。”

心口忽然就有些沉闷,无声的叹口气,抬手便将她揽到了怀里,什么话都没有说,他发现此时的自己,竟然连一点承诺都给不了她。

他搂着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却是苏轻语的模样,心情顿时就有些烦躁,松开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路上注意安全。”

说着就下了车。

谈凡沁看着薄景宸高大挺拔的背影,眼眸寒了寒,真是有点气的抓狂!!

以前就算没有多热情,也不会想此时此刻这般的冷漠!!

薄景宸!!但凡你对我好一点!你们薄家此时都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走进大门,就见云恩晴从一旁走出来,“景宸。”

薄景宸的脚步一停,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恩。”

“那个是……”云恩晴看到薄景宸走出别墅,忍不住好奇也跟着走了出去,就看到他上了谈凡沁的车。

薄景宸听着神色冷漠,迈着步子就想要离开,“这不关你的事。”

说着云恩晴就挡在了他的面前,“轻语现在怀了你的孩子……你对轻语就不能稍微关心一点?”

“恩,多谢嫂子关心了。”说着就冷漠的收回视线。

云恩晴听着那句嫂子,心口不禁微微的有些难受,但是这些年,她也免疫了,“轻语真的是个好姑娘,别错过了。奶奶在临死前,嘴里都念叨着轻语和你,别让奶奶……带着遗憾死去。”

话音一落。就听到身后响起尖锐刺耳的声音,扭头看去,就见薄旭祁不知道什么出来的,“呦,我的好弟弟和我的好妻子大晚上的在这里干什么呢??”

薄景宸和云恩晴看到他,脸上嫌弃的冷漠的神情倒是如初一辙。

云恩晴没有离薄旭祁而是看向薄景宸,“我先进去了。”

说着就转身要往别墅内走去,刚走一步,手臂就被猛的一扯,被薄旭祁紧紧的抱在怀里,“老婆,我一来就着急走啊,你是又在跟我的好弟弟在聊些什么我不能听的话呢?”

云恩晴的眉头紧紧的一皱,抬眼嫌恶的看着薄旭祁,“你又发什么神经!!放手!”

薄景宸对他们两个这样的行为可以说是一紧见怪不怪了。他连一句客套话都懒得说,就迈着步子离开。

“诶!景宸,就走了啊,不准备再多聊会?我看你们不是还有话没有说话的吗?怎么我来了,就不说了??”薄旭祁阴阳怪气的,但是薄景宸连头都没有回一下的就迈着步子离开。

云恩晴看到薄景宸已经走进了别墅内,眼眸中的怒火和嫌弃更加的浓郁,用力的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掉薄旭祁的禁锢,“薄旭祁!!你个变态!!放开我!!”

话音一落,薄旭祁抬手就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云恩晴的身子一下就被甩了出去,踉跄了好几步,没有稳住身子就摔在了地上。

手上都蹭掉了皮,脸上的五指印十分的明显。薄旭祁的眼眸阴狠的望着倒在地上,毫不畏惧的回瞪着自己的云恩晴,“你个贱人!!已经嫁给我多少年了!!竟然还心心念念的想着他!!你可真是恶心!!”

云恩晴爬起身子冷哼一声,眸子冰冷的没有任何的情绪,“对!我就是心心念念的想着他!我就是恶心!我嫁给你再多年!!我都不会爱上你这个人渣!变态!”

说着喉咙就是一紧,薄旭祁的眸子都有些泛红,泛着杀气,云恩晴挣扎着脸上越来越涨红……她抬脚就要往他的命根子处踢去,但是他反应快给躲开了,一把扯过她的手就往别墅内走去,云恩晴各种挣扎,但是却不敢大喊出声,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除了奶奶会管这事,他们薄家人根本就不会管她,她也不想惹来他们的嫌弃。

一路被扯进房间里,猛的将门关上,薄旭祁就将云恩晴狠狠的抵在墙上,开始疯狂的斯扯着她的衣服,“你是不是最讨厌我碰你!!可是我啊!就喜欢你讨厌我!害怕我!还无能无力的样子了!!”

薄旭祁此时的模样如同恶魔一般,疯狂而又渗人,云恩晴拳打脚踢的挣扎着,吓得眼泪都掉了下来,“你放开我!!变态!啊!!!”

云恩晴挣扎的动作特别的大,张牙舞爪的抓破了薄旭祁的脸,他的脸上立马就多了两道血印子,“你别碰我!!薄旭祁你要是敢碰我!!我就杀了你!!我就杀了你!!”

说着,薄旭祁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打得云恩晴耳朵一鸣,身子倒在地上还么有一下。就又被猛的扯了起来,扔到了床上,他动作粗鲁,身上的衣服被扯的不成样子,云恩晴开始还挣扎,后面就只剩下求饶,但是越这样,薄旭祁就越是兴奋,它抽出皮带就狠狠的打在她的雪白的肌肤上,“你让你还想他!!我让你对他念念不忘!!我让你不守妇道!!”

一下下……云恩晴的身上立马就是一道道猩红的印子,他停了下来,压在她的身上,将她的双手,用皮带绑了起来,单手就掐住她的脖子。眼眸猩红的吓人,“云恩晴!你的老公是谁??你还敢想他吗!!”

云恩晴瞪着满是泪水的眸子,朝着薄旭祁的脸上就吐了一口唾沫!!“我没有你这样的老公!!”

话音一落,又是狠狠的一耳光,将她翻过背,找准位置!!就听到云恩晴痛哭而又绝望的声音!

“没有老公!!那你这是被我强了?老子就喜欢这样的感觉!!真是爽!!比老子在外面找的那些舒服多了!!”薄旭祁的话语龌蹉而又恶心,云恩晴都绝望了,泪水止不住的低落在被单上,一句话都说不出……但是心里却满是恨意!就是这个男人!毁她一辈子的幸福!

——

苏轻语躺在床上,闭着眸子,脑子里却没有歇过一下,满脑子在脑补着薄景宸和谈凡沁会在车内干什么!

一想到他们两个卿卿我我的时候!她就气的抬手一拍床!只听到楼下好像有争吵的声音,眉头不禁皱了皱,犹豫了一下,只听到一个女声,好像有些熟悉,爬起身子打开床头灯,就下床走到窗边,只见是云恩晴和薄旭祁两个人吵起来了,而且吵的还很凶,微微一愣,转过身就往门口走去,一打开门,就撞到一个结实的胸膛上,往后退了一步,抬眼就看到薄景宸疲惫而又冷漠的面庞。

“去哪里?”薄景宸沉声问着。

苏轻语看到他就来气,根本就没有心思理他,收回看着他的视线,不说话,就准备越过他走出去。但是却被他给挡住了,“去哪里!”

他不是说话不喜欢说两遍么?这怎么还说两遍了!

“恩晴跟薄旭祁吵起来了!我要下去!”苏轻语冷眼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着,语气里有些着急。

薄景宸将苏轻语给推进了房间,将门关上,声音低沉而不容抗拒,“回床上躺着!别凑热闹!”

苏轻语听到这话,情绪就有些不好了,“你哥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等会恩晴要被他打残!”

“这是他们夫妻俩的事情,需要你去插手?你过去万一伤到孩子怎么办!?”薄景宸语气十分的严肃,尤其是最后那一句话,让苏轻语心上不禁一寒。

他此时对她肚子里的孩子的关心,总会让她回忆起他一心只想流到孩子的那些时候。

苏轻语看着他不禁冷笑一声,“这不是正好。如你所愿了!”

“苏、轻、语!”薄景宸听着她这话,心上一颤,一字一顿的叫着她的名字。

苏轻语毫不畏惧,心上只有冷漠和嘲讽,“难道我说错了吗?难道那个只想杀死我孩子的人不是你吗??薄景宸你知道当初的我有多么的绝望吗?绝望我自己连保护他的能力都没有!还要用他的死去换我的自由!但是现在我想通了,你的孩子,我不要!第一次打胎的时候,我真是不应该跑!”

说的话明明是为了刺痛薄景宸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她自己却十分的难受想要哭。那段日子,真的是让苏轻语觉得生不如死,万分的难过,而那样的绝望就是眼前这个男人赐予的!

薄景宸看着苏轻语眸中的恨意,紧抿着唇瓣,心上却好像被针扎了的疼。心里满是愧疚和难过,他此时却连一句对不起,我错了这样的话都说不出口!

只是握紧着拳头,眉头也紧皱着。

苏轻语看着他这个样子苦涩的一笑,微微仰头,擦掉冒出来一点的泪水,就要打开门。

身子忽然被猛的抱住,“你恨我吧,别伤害了孩子。”

一句话,让苏轻语的身子瑟瑟发抖着,不禁一阵冷笑,想要推开他,却被薄景宸死死的抱在怀里,再用力一点,感觉都可以将苏轻语的身子给弄断了。

“我恨你!我是恨你!所以我那么恨你!这个孩子我也不会留下!我当初那样求你留下这个孩子!而你呢?没用的!我已经绝望了。明天我就搬出薄家。”苏轻语的声音由激动转为清冷。

薄景宸搂着苏轻语也是始终都舍不得松手。

只听到一声“嘭”对面响亮的关门的声音,苏轻语的身子都不禁颤了颤,眉头不禁一蹙抬眼瞪着薄景宸。

只见薄景宸的眸子忽然一寒,他松开了苏轻语的身子,沉声道,“离婚协议,我还没有交去法律认证,所以,你现在还是我的妻子!”

苏轻语一听,整个眉头就皱在了一起,甚至觉得薄景宸这样的做法有些不可思议,胸前不禁就燃起了一股怒火,“薄景宸!你凭什么!当初不是一万个不愿意吗!当初不是一直逼着我离婚吗?现在我离!我愿意离了!你又想闹哪出了?你别忘了,就在刚才,你的旧情人还来找你了!你这样跟我牵扯不清。就不怕她难过不怕她伤心吗?人家跟你了你六年!!你就没有一点点的内疚吗!”

薄景宸的听着这些话,眸子顿时一寒,心口猛的一疼,“你在帮她说话?你就这么不想跟我在一起?你就这么希望我和她走下去!”

苏轻语将头撇开,眼眸里满是受伤,一声轻笑,“我没有在帮她说话,你忘了么?是我推她滚下的楼梯,让你们的孩子没的,也是我害的她自杀,公司竞标也是我泄露的机密,这些在你的心里不都是认为是我的做的吗?怎么?现在这些你都原谅了?都能接受了?不认为我和祝浩南或者是方子荐有关系了?”

薄景宸的脸上顿时一黑,他紧紧的捏着拳头,忍着胸前的怒气,“苏轻语!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我没有挑战你的底线。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而已,我可不想以后,你还用这些事情威胁、折磨着我!所以,薄景宸我们两个人之间,有太多解不开的结了,我们两个没有再在一起的必要。”苏轻语说着声音就冷漠无情起来。

她任何胸口传来的难受,转过身子,一步步的走到床边,躺在上面,缓缓的闭上眸子,“明天让李赫把离婚协议交上去吧,我们放过彼此吧。”

薄景宸没有说话,就站在原地看着躺在床上闭着眸子的苏轻语,他只觉得苏轻语今天说的那些话,就像是一把把刀子毫不留情的捅在他的心上。原来心痛是这种感觉……

他本来想要离开,离开这个让他压抑的房间,但不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忽然舍不得走,他洗漱过一番,就躺在了苏轻语的身旁。

苏轻语一直闭着眼睛想要自己睡过去,睡过去她就可以什么都不知道了,但是她越想要自己睡,她的神经就越清醒,感觉到薄景宸身子的灼热,苏轻语的身子几不可察的一颤,但是她没有动。

腰上忽然一紧,薄景宸身上的味道萦绕着她,他湿热的呼吸喷洒在苏轻语的脖颈处,心跳忽而不自觉的加速。脸上也微微的有些发烫。

只听到耳边,薄景宸低沉而又深情的小声说道,“我可能是中了你的毒了。不然为什么你说那些话的时候,我会那样的难受。”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在黑夜中,她睁开了眸子,心口微微的疼着,她却始终没有吭一声。

薄景宸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苏轻语的小腹,这一动作令她鼻尖一酸,孩子是她的死穴,原来真的当成为一个准母亲的时候,自己的身心是和肚子里的孩子相联系的。

“宝宝,对不起,都是爸爸不好,你别生气,别难过……”薄景宸小声哄着,苏轻语心口的位置越来越难受,呼吸一下身子都不禁颤了颤。

薄景宸的声音一顿,抱着苏轻语的手也是微微的一紧,室内忽而就变得很安静,安静的只有他们两个的呼吸声,还有那心跳的声音。

“我听你的呼吸声就知道你没有睡了,如果你之前说的那些我都选择原谅选择不追究,谈凡沁那边我也去安顿,轻语你……愿意留下吗?”薄景宸声音低沉而微颤,他从来没有想此刻这么紧张过,就连当初高考的时候他都没有如此紧张过。

苏轻语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她觉得如果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那就是薄景宸疯了,他疯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用力的呼吸着,唇瓣紧紧的抿着,眼眶微微发热,一时之间她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心里有两个声音。

“留下吧!他竟然都说出这样的话了,肯定是爱上你了,以后等你的孩子出世,就是幸福的一家三口,还圆了奶奶的一直以来的心愿,而且,你也根本就放下不他。”

“肯定是不愿意啊!他之前是怎么对你的,你忘记了吗?他简直就是个恶魔!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是不会变好的!千万不要又被他的甜言蜜语给骗了!!一定要清醒啊!!离开!必须要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