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你不介意,但是我介意/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的脑海里响起这两句话,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听到耳后薄景宸无声的叹气,接着就听到沉声说道,“没事,我给你时间考虑。好累……睡了。”

说着没一下就听到身后均匀的呼吸声,还有带着沉沉的鼾声,他就这样睡了过去,他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的睡过觉,躺在床上,闻着苏轻语头发上的清香,自然熬不住就睡了过去。

见他没有逼问,苏轻语心里不禁还松了一口气。她轻轻转过头,就看到薄景宸疲惫的睡颜,心口有些闷,她……会留下吗?

应该不会吧,一次又一次的绝望,让她再也没有信心和勇气跟他在走下去了。

在未来她也不知道还有多少的误会和陷害在等着她,她害怕了,也没有再去斗的力气了。

第二天,苏轻语缓缓的睁开眸子,微微的移动身子,就感觉到腰上的力道,迷迷糊糊的转过身子,就和薄景宸脸对上了脸,心里顿时一惊,第一反应就是要弹开,但是薄景宸好像也猜到了她这样的反应,手上一用力,她的身子就还在原地,苏轻语深吸一口气,一仰头想要说什么。嘴巴就忽然被堵住。

心跳瞬间砰砰砰的加速,身子就忽然就被翻了个身压住,感受他身体上的变化,苏轻语耳根顿时一热,脸上也变得粉红粉红的,瞪大着眸子看着眼眸迷离的薄景宸,心跳顿时就漏了一拍。

薄景宸松开她的唇瓣,吻着她的脖颈,她抬手抗拒着,声音还有些懒懒,“你要干什么!不可以!”

尾音还没有说完,嘴巴就被薄景宸用手指抵住,只听到他小声的在她耳边,”嘘“着,示意她别出声,好似生怕她破坏了此时的气氛一样。

薄景宸魅惑的模样,细细的看了看她,手轻柔的抚着她的脸颊,又一次的低下头,就吻住苏轻语的唇瓣,苏轻语的意识渐渐的迷糊,虽然知道自己应该拒绝,但是却抵不过生理的需求……

——

这早上苏轻语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在自己意识最薄弱的时候,好像……被自己给卖了……

等到她清醒之后,她只想一脑袋钻到床底下去,她昨晚上才跟薄景宸说了那些决绝的话。

所以,有些严肃的事情,是不能在床上谈的,是很容易误事的!!

她抬眼瞪了一眼一脸似笑非笑的薄景宸,就从床上下来,匆匆的跑到了浴室,看着镜子里脸色绯红的自己,想着刚才的画面,身子都不禁一颤,脸上又红了几分,打开淋浴,等水热了就冲洗着只觉得身子。

深呼吸一口气,人才冷静下来。

她不能……不能被美色迷惑了,她要冷静!冷静!

正洗着门就忽然被打开,苏轻语抬手就遮住自己的胸,但是……还有一个地方呢?

“薄景宸!你出去!我还没有洗完!”苏轻语有些恼羞成怒的朝着赤果着身子的薄景宸吼道。

但是他却像是没有听到似得,一步步的朝她走去。

苏轻语顿时一惊,就将水关了,抬手要扯过浴巾,却被他给摁住了,眉头一皱抬眼看着已经走到眼前的薄景宸。

“还没有洗干净,我帮你洗。”薄景宸这语气……不禁让苏轻语联想到那种出来卖的小哥哥,顿时身子一颤,有些疑惑的问道,“薄景宸……你、你今天早上到底怎么了?”

“没怎么,听话!”薄景宸白了她一眼,沉声说着。

热水就洒在苏轻语的身上,薄景宸微微有些茧的手抚在她嫩滑白皙的背上~

这样的薄景宸让苏轻语有些不适应,总觉得这一晚上的时间,他的转变有些大,往后退了一步,眉头微微的一皱,“你洗吧,我真的已经洗完了。”

说着就扯过一块毛巾就往外走去,薄景宸这次没有拦住她,而是神色忧愁的看着她跑开的身影,心口的位置温温的疼着,他的好,让她害怕、让她抗拒么?

苏轻语擦拭着身上的水。换上衣服,看着床上的凌乱,那个香软的画面又在脑海浮现。“昂”了一声,苏轻语就推开房门,只见云恩晴走在楼梯口。

忽然想到昨晚她和方子荐在楼下争吵的事情,“恩晴……”

云恩晴听到声音,脚步微微的一顿,扭头就看到苏轻语,眼眸顿时就红了,苏轻语看到她脸上微微肿着,并不是很明显,但是苏轻语只觉得她今天的妆容好像比以往要重些,眉头不禁一蹙,就走上前,只见她的脖子上还有些痕迹,她不禁想到薄旭祁是个何等变态的人,完全就能想象到昨晚,他到底对云恩晴做了些什么了。

“他对你动手了??”苏轻语秀眉紧皱,眼里满是心疼。

云恩晴深吸一口气,眸子忽然变得阴狠,身子不禁瑟瑟发抖,隐忍着心中的怒火,“轻语,我一定要离开薄家!一定!薄旭祁就是个变态,就是个恶魔!”

苏轻语看到她这样,心里顿时就是一阵难受,抬手就将她抱在了怀里,紧紧的,很用力,“好了、别想了!别害怕!我们想办法!想办法离开!”

还能感受到云恩晴在怀里的瑟瑟发抖,苏轻语神色严肃,紧抿着唇瓣,就听到身后开门的声音,云恩晴敏感,抬手就将苏轻语的身子微微推开,转个背擦掉冒出眼角星零的泪水。

“轻语,我先去薄氏那边看看了,我今晚上的飞机。”云恩晴浅声说着,看了眼一步步朝着她们两个走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薄景宸就下楼离开,连早饭都没有吃。

苏轻语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心里有些难受,听到已经走近了的脚步声,苏轻语轻抿了下唇,扭头望去,就正好和薄景宸的眸子对视上,心口微微一颤,耳根微微的有些发烫。

只见他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只是看向自己的眸子里没有以前那种嫌恶,“看什么,不认识了?”

忽而听到他这样冷声说着,苏轻语连忙的就将眸子给移开,迈着步子就往下走。

刚走下楼,就见薄逸阳走到餐厅,礼貌的喊了声“爸,早上好。”

三人就坐下,薄逸阳没有多在意的端起手边的开水,浅声问着,“昨晚你哥又和你嫂子吵架了?”

薄景宸浅声“嗯”着,沉声问道,“妈,不出来吃早餐?”

“昨天淋了些雨,今早上有些不舒服,已经叫了家庭医生过来了,让她多睡会,这阵子都没有休息好。”

他们父子两的谈话的语气十分的冷淡,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看上起根本就不想是在聊家常,而是在谈生意一样。

反正他们两个的谈话,苏轻语插不上嘴,也不想说话,她就一个劲的默默的低头吃着饭。

“你们两个现在是什么情况??好不容易怀上了孩子,这下又要打掉?”薄逸阳说这话的时候,苏轻语微微一愣,抬眼就看到他凌厉的目光扫视着她和薄景宸。

“这事不劳您操心,当时就是有些误会。”薄景宸拿着筷子当时候不禁紧了几分。

薄逸阳收回目光,冷哼一声,“夫妻之间有误会,吵架,这些都是正常的。但是吵架也要有分寸,不要动不动就拿离婚!流产!当儿戏!如果不是因为你们两个的事!你觉得奶奶可能会死吗?”

薄逸阳这次说话的语气是有些严肃的,尤其是后面的一句话,甚至还带着一丝的责怪,餐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有些沉重,提到薄老太太的死,苏轻语的心里也难受的厉害。

吃完了早餐,薄景宸就去了公司,苏轻语整理了下东西,正准备回和薄景宸的别墅,手机就忽然来了电话,打开一看竟然是时婉月的。

眉头微微的一蹙,心情忽然就有些郁闷了,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通了电话,“轻语……我以为你不会接我电话了。”

听到她如此可怜兮兮的声音。苏轻语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回应的还有些冷漠,“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

苏轻语的冷漠让时婉月愣了一下,“我们……真的没有可能在回到了从前了吗?”

“你觉得有可能吗?如果你换做是我,我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情,说了那样的话,你觉得你还会跟我回到从前吗?”

“我阵子想了好多,我发现没你们两个陪伴的日子……真的好难熬,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想去哪里了也没有人陪……轻语……我想你们了。”说着时婉月的声音还有些哽咽。

如果苏轻语在心软,她是不是就是傻了?可是当你曾经的好闺蜜,如此难过的说着我想你的话,说不心软是假的吧?

苏轻语是心软了,但是她也知道吃一堑长一智,“会有的,以后你总会遇到别的朋友。我们回不去了。南城,我也不会待下去了,好好对待你身边的人。我还有事,就先挂断了。”

说着苏轻语就挂了电话,这阵子真是有一堆处理不完的事情。

她抬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轻轻的安抚着,拿起包包往楼下走去,就见一脸憔悴的华丽容坐在客厅。

苏轻语微微的一愣,礼貌的喊了声,“妈……听爸说你有些感冒,现在感觉好了些吗?”

华丽容眼神微微一寒,冷眸看着她,“看到你,就好不到哪里去!”

一句话,就让苏轻语愣在了原地,满脸的尴尬。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只见华丽容忽然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子,一步步的朝着苏轻语走近,“我知道你和宸儿签了离婚协议!既然签了就赶快的搬出薄家!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你不想要就打掉!想为我们薄家生孩子的女人多了去了,并不少你这一个!你你看你自从跟你嫁到薄家来!薄家都成了什么样子!如果不是因为你,妈!可能是死吗!”

苏轻语一直到知道华丽容不喜欢自己,不喜欢自己的身世,不喜欢自己的一切,以前她跟自己说话的时候就没有好到哪里去,如果,薄老太太才刚走没几天,华丽容的言辞就更加的犀利难听了。

苏轻语紧抿了下唇瓣,深吸一口气,仰起脑袋,看着她的眼睛冷声说道,“恩,如果您能让您的儿子把离婚协议交给律师,我就是最高兴不过了。您说的这些都不需要担心,我这就离开你们薄家!”

说着还朝着华丽容露出一抹笑容,然后收起目光,就迈着步子朝着门外走去。

华丽容很明显的没有想到苏轻语会这样跟自己说话,她从来都是温温柔柔,逆来顺受的一个人……今天这忽然反驳自己,着实让她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甚至觉得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呵!我还真是看错你了,我一直觉得你这个人吧,虽然家境各方面的条件不怎样,但是性格倒还是不错,今天这一看,平时温柔的样子都是做个老太太看的吧!”

苏轻语已经走到玄关处,换上了鞋子,直起身板看着华丽容此时此刻的模样,她真是觉得无言以对,扯唇冷漠的轻笑一声,“反正我都是一个要离开你们薄家的人了,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到底是不是装的,是不是在讨好奶奶,这些恐怕都不重要了吧!您还是多保重身子,才好给薄景宸多物色一些你喜欢的媳妇!”

说着苏轻语就匆匆的开门,跑出了薄家,华丽容听着她的话,真是瞬间没有气炸,想要再说什么的时候,她已经跑远了。

苏轻语舒了一口气,她也不会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反正就是越来越受不了他们这些说的这些话了,就像她刚才跟华丽容说的那些,反正都要离开了,她为什么在离开之前还要忍气吞声的?

谁尊重她,她就尊重谁,就是这么个道理。

本来是想叫司机送她回去的,但是刚才那种情况也是实在不好意思,她边走边等的士路过,这个地方她想打个滴滴附近都没有车。

忽然一辆车停在她的身旁,苏轻语一愣,只见车窗摇下是祝若北,“嘿,小轻语,你怎么一个在这里走着?要去哪里我送你一程啊?”

告诉了祝若北去处,就见她眉眼一笑,“那正好,我正准备回去拿点东西。来,上车吧。”

坐上车,祝若北就忍不住的吐槽道,“你这是在你薄景宸他爸妈家吧?怎么说你也好歹是薄景宸的老婆,怎么待遇还不如个佣人呢?”

听着她这话,苏轻语自嘲的苦涩一笑,“习惯了就好了。”

祝若北扁了扁嘴,“我听我哥说了你的事了,昨天他还去参加薄老太太的葬礼了,你看到他了吗?”

听到这话,苏轻语一愣,扭头看向开着车的祝若北,“我……还真的没有看到他。他没有跟我说。”

“哼,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肯定是不会让你知道的!”祝若北冷哼一声,一副意料之后的模样。

苏轻语心情就有些郁闷,他上次在手术室救了她。她都还没有来得及谢谢他,这阵子也忙的厉害,她就更加没有想那事了。

听着祝若北说昨天奶奶的葬礼他来过,可是她真的还是一点都不知道……顿时心里有些内疚。

“我说小轻语,我哥真是很喜欢你啊!我一告诉他,薄景宸要你打胎,他就马不停蹄的过来了!生怕你出一点点的事呢!你看看我哥!再看看那个薄景宸!我跟都不在乎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别人的,他就在乎你这个人!如果他不是我哥!我都想嫁了!”祝若北激动的说着,还时不时的斜眼瞥着苏轻语的表情。

“对了,我上次不是跟你说吗?我把这事告诉我爸妈了!然后我爸妈各种给我个相亲,那些女的不是我说,长得好看,气质还好,而且还是写千金大小姐的,不是性格开朗就是性格温顺的,哪个和你比起来也……额。然后我哥呢?愣是一个都没看上,去死去了,过去买了个单,然后没了??把人都要得罪光了!我妈差点没气的飞过来了。”祝若北越说越激动,苏轻语越听就越郁闷。

“恩……我知道你哥哥很不错,但是我确实没有办法,先别说我是二婚,再加上现在我还怀着孩子,就算我决定打掉孩子,也配不上你哥了。所以你们还是劝劝你哥吧。”苏轻语有些无奈的说着,这不是敷衍,是真心话。

“什么?你还打算打掉孩子??”祝若北有些微微的惊讶。

苏轻语手不禁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将头扭向车窗外,浅浅的“嗯”了声。

“那个是这样的啊,你完全不要觉得什么配不上我哥!我哥呢完全就不在意那些,他就是喜欢你这个人!而且,他也并不介意喜当爹,只是比较尴尬的是什么呢,是这个孩子啊,是你跟薄景宸的。你也知道的,他们两个有仇。”祝若北简直就是个身助攻,一个劲的怂恿。

苏轻语看着她这个样子,都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扯了扯唇,无奈的说道,“看缘分吧。”

祝若北将苏轻语送到别墅门口,下车说了声谢谢,就目送着她离开。

转身走进大门,走进别墅内,就看到管家,感觉已经好久都没有回家了……

“夫人,您回来了。”只见李嫂从房间走了过来。眼底还有些淡淡的黛青色,眼睛也有些肿,苏轻语看着有些心疼,奶奶过世,李嫂也是很伤心的。

回到房间,苏轻语就开始整理着东西,这个家,没有什么她必须一定要带走的,这是她才发现,在这个家里,她竟然连一点和薄景宸的回忆都不可以带走,在这别墅里,她和薄景宸之间可能除了噩梦,就只剩下噩梦了吧。

苏轻语想着这些不禁苦涩的一笑,深吸一口气,看着自己整理好的东西。苏轻语坐在床边发呆,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她不知道当薄景宸回来看到这一切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

他这几天一直都说着不让自己离开,还说要留住孩子的话,如果让他知道自己还是执意要离开,他会怎样?

——

到了下午,苏轻语走下楼,就见李嫂走上前来,”夫人,今天少爷不回来吃饭了。饭菜厨娘已经在准备了。

“不用准备了,我不在家里吃。我有事需要出去一下。”苏轻语淡声说着就让管家给备上车,让司机将她送到了目的地。

苏轻语下车,走进餐厅,告诉了服务生预定的位置,他们就主动为她带路。

只见位置上,祝浩南早就在那里等候着了。

祝浩南是她约的,没有别的原因,只是为了在离开南城之前谢谢他。

看到苏轻语走过来,他放下手机,站起身子来,绅士的将她的椅子扯开,让她坐下。

“这是你第一次约我。”祝浩南说着脸上的笑意都散不去,今天他接到苏轻语的电话的时候,都开心坏了,才不管她到底是以什么名义请自己吃饭的。

苏轻语听着这话,尴尬了一下,浅浅的“嗯”了声,“就是为了谢谢你那次在手术室救了我……”

祝浩南知道她在提醒自己,这就是一顿很纯洁的饭局,没有其它的意思,“恩。我知道了。好不容易请我出来吃饭,不要增加那么大的心理负担。来点菜吧。”

说着招手叫来了服务员,苏轻语点好菜一抬头就看到祝浩南撑着脑袋,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耳根顿时就是一热,有些不好意思的将脑袋给撇开,“额……那个你昨天来参加葬礼了,怎么不说一声。”

“你怎么知道我来参加葬礼了?”说着他顿了一下,“我知道了,肯定是祝若北那个鬼丫头告诉你的!”

每次看到祝浩南说祝若北的神情的时候,她都不禁有些想要笑,看到苏轻语的笑意,祝浩南也露出了一抹会心的笑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你这样笑了,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听到祝浩南这样说着,苏轻语的脑海里不禁就浮现出,那是的画面。是在一个宴会上,她看到祝浩南的时候,都激动兴奋了,但是随后就惹怒了薄景宸。

“那个时候的你,还是像个孩子一样的,然后从那以后,就发现你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我知道我的每次出现都会给你造成麻烦,但是有的时候,看到你有危险就是忍不住的想要帮你。”祝浩南忽然深情的说着这些,苏轻语整个人都慌张了,紧抿着眉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那个……我听若北说,你爸妈给你介绍了不少的对象,一个个都长得好看,气质也好,不是活泼开朗就是温柔体贴的……”苏轻语试着转移话题,想要化解一下尴尬。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祝浩南打断了。

“我喜欢的是你,她们如何的优秀完美,我都没有半点的感觉。”祝浩南的突然的告白,着实让苏轻语一惊,总觉得他今天哪里有些怪怪的。

只见他身后走来两个人,手里拿着乐器,走到他们的餐桌面前停了下来,苏轻语听不出是什么歌,但是却很深情很好听,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也变得不一样了。

没一会,苏轻语的面前忽然多了一束香槟玫瑰,顿时一惊,扭头看向身后还是服务员。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花,但是却觉得这个花很像你。”祝浩南柔声说着,苏轻语瞬间就慌了。

“祝……浩南,我今天就只是单纯的来请你吃饭的。除了谢谢你的,真的就没有其它的事了……你不要误会。”

祝浩南的笑容慢慢的僵在脸上,神情忽然认真严肃,“恩,我知道,我也没有误会你,你是单纯的请我吃饭感谢我,但是我来却不是单纯的接受你的感谢。”

望着他眸子的认真,抱着手中的花也紧了几分,祝浩南这小浪漫,引来了周围不少人的视线,有着不少的惊呼声。

她紧抿着唇瓣,眉心一皱,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过祝浩南好似也不准备等着苏轻语的回答,就继续说着,“我也听若北那丫头说了。你要打掉孩子!我知道你并舍不得肚子里的孩子,不然第一次的时候你也不会逃跑,小语,你离开薄景宸,跟我在一起吧,他能给你的那些我也能给你,他不能给你的爱和包容,我也能给你!就算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我也不会介意!”

苏轻语垂下脑袋,心里一阵的难受,每次看到祝浩南如此的深情跟自己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她就会特别的无奈。

“你不介意,但是我介意。这样对你不公平。我之前是舍不得我肚子里的孩子,但是不是现在,我已经心死了……和薄景宸有关的一切,我都想留下。包括这个孩子。孩子流了,我就会离开这里。这也许,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所以……不要聊这些影响情绪和环境的话了。”苏轻语苦涩的一笑,就见服务生端着饭菜上来了。

苏轻语拿起筷子,就低头夹着菜,不再说话。

祝浩南看到她这个样子,脸色微微的沉了沉,摆手让演奏的人离开,便也不在说话,两人只见的气氛瞬间就尴尬了起来。

久久的祝浩南才沉声道,“对不起。”

这三个字,让苏轻语特别的无奈,她不是不想给祝浩南想要的,她有时候也会在想祝浩南根本就不比薄景宸差,甚至比他更加的温柔。更加体贴,更加的善解人意。对自己也是真的好,无条件的那种好,而她为什么偏偏……就是不喜欢他。

“不是你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你很好,你真的很好,只是我……不想而已。就算我和薄景宸离婚了,我也不会那么快的就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我需要时间去沉淀。”苏轻语始终没有抬眸看向他,她无法对视上他灼热深情的眸子。

祝浩南浅浅的“嗯”着,就夹起一块肉递到苏轻语的碗里,“恩,没事,反正我也不喜欢将就,我等你,等到你想要找个依靠为止。”

“祝浩南……”听到祝浩南那话,苏轻语终于是忍不住的抬起脑袋看向他。“你已经三十多岁了,需要成家了,你父母的年纪大了,你应该替他们考虑一下了。”

“三十岁怎么了?只要你不嫌弃我比你大那么多,这些都不是问题,说到孙子,若北那丫头只要能和黎家若那小子成了,就不是问题了。他们的孩子也还是我祝家的。”祝浩南笑说着,反正就是一副只要能在一起,什么都不是问题的模样。

苏轻语听着,却觉得很无奈,无声的叹了口气,瞬间就不知道要怎样委婉的跟他说了,手机就忽然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薄景宸的。

眉头不禁微微的一皱,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祝浩南,他要是知道自己和他在一起,不知道又是怎样的爆炸,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在哪里!”

还是这句话,每次只要他打电话过来,就一定是这句话。

“在外面吃饭!”苏轻语说着看了一眼对面的瞥了自己一眼的祝浩南,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和祝浩南!”

电话那边听到苏轻语这话,声音低沉而满带煞气,“呵!苏轻语!你到底是想干什么!不要再挑战我的底线了!”

只听到薄景宸的声音好像有些近,一抬眸就见到站在自己对面不远处一步步的走来的人。

心里顿时漏掉了一拍,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神色有些沉闷难看。

祝浩南注意到苏轻语的表情,扭过头,就和薄景宸的视线相对,他的眸子顿时一寒。

薄景宸走过来,神色冷漠严肃,扯过凳子坐在苏轻语的旁边,眸子冒着寒光,与祝浩南对视了一眼,就转头看向神情有些不好的苏轻语,“请祝总吃饭,怎么不跟我说一声?他保护了你和孩子,我们该一起好好的谢谢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